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花蜜蜂剧场  
既已化云聚天穹,何又成雨洒西东?落地入土润苍生,飞天志在搭彩虹!  
我的名片
花蜜蜂
来自: 中国
注册日期: 2012-09-16
访问总量: 1,360,34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不怕今日闹又欢,只怕明天拉清单
· 看看朝鲜挑衅美国的底气
· 在中国成为富豪不能忘记党!
· 经典西部片《美国三部曲》
· 最好一篇谈中印对峙的文章
· 李敖隔空对骂刘晓波
· 这次应该怎么教训印度?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老张:老张的博客
· 水晶:水晶的博客
· queen:开洋荤去
· 华蓥:华蓥的博客
· 香椿树1:香椿树的博客
· 绿岛阳光:绿岛阳光的博客
· 瑾子:瑾子的博客
· 西木子:西木子的博客
· 北雁高飞:北雁高飞的博客
· 老冬儿:老冬儿的博客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落基山人:落基山人的博客
· 琴韵:琴韵阁
· 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起码货美国
分类目录
【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
 · 看杀猪那阵仗
 · 又见野猫来觅食
 · 清晨的第一支歌
 · 微电影剧本《西伯利亚之雪》
 · 蜜蜂斗狗的故事
 · 又是端午节“划龙船”
 · 当好父亲当好儿子都不容易
【梦游系列】
 · 溪水潺潺入大河
 · 雾里看花花含露
 · 那年我也是条汉
 · 大难来时肩抗起
 · 早春、赞春雨
 · 湘水泽东
 · 冷山披雪更好看!
 · 野歌一唱忽而还啊!
 · 儿歌:家乡梦——夏夜
【全民抗战众志成城】
 · 中国抗战究竟击毙多少日寇?
 · 日本侵华野心由来已久
 · 抗战胜利是全中华民族的光荣
 · 张学良没罪日本鬼子才有罪
 · 中国日本都忍受着屈辱
 · 资料:日本侵占东北掠夺了多少财富
 · 野石的问题高伐林的回答
 · 人鬼分离举一步 不怨良禽恨碧波
 · 明辩忠奸分别是非
 · 中国抗战兵工伟业(1-4)
【毛泽东评价】
 ·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 毛泽东秘书林克评李志绥回忆录
 · 李志绥回忆录被增删译改谬误百出
 · 美蓝灯出版社增删译改李志绥回忆录
 · 毛泽东和纪登奎的“六问六答”
 · 毛泽东系统论述抗日“持久战”
 · 戚本禹怒斥李志绥撒谎造假
 · 毛泽东留下的十大遗产
 · 中共开国元勋没有谁死于事实处决
 · 民心是杆秤 神鬼谁不知
【知青那几年】
 · 解梦看相说手纹
 · 关于知青后来的网友知道多少?
 · 三个知青故事
 · 知青看到的农民
 · 我的洋鸡公鸡婆(1-8)
【毛泽东的中国梦】
 · 毛泽东写给江青的信解读
 · 毛泽东时代并没有闭关锁国
 · 也说说江青不是反革命
 · 汪东兴伪造“中央决定”竟没被追究
 · 毛泽东拼搏斗争的一生
 · 李敖十评毛泽东
 · 澄清谣诼,还清白于毛泽东
 · 毛泽东反苏友美的历史贡献
 · 毛泽东临终说了什么?
 · 毛泽东不是经济学家
【中共中国中国人】
 · 蒋介石与毛泽东十次人生轨道交叉
 · 没有蒋介石毛泽东就没有新中国
 · 中共为何没有随“苏东坡”滑倒?
 · 中国需要的是稳定转型
 · 大阅兵追求安全感和尊严核心利益
 · 中国民主美梦成真
 · 从俄罗斯民主后看中国前途
 · 中共中国中国人无法剥离
 · 推翻共产党 选翻共产党
 · 中国政府不存在“合乎理法”的问题
【看三年大饥荒历史】
 · 忆苦思甜紧跟党中央
 · 网上“用死人造假”恶习难改
 · 再说“大饥荒饿死人”
 · 谈“大饥荒饿死人”的罪责
 · 谁在“闭眼说瞎话”?
 · 科学家撒谎是时代的悲剧
 · 赵紫阳曾经忽悠毛泽东
 · 饿死3600万——谣言终究是谣言
 · 关于大饥荒怎么用统计来说谎
【说文革旧事】
 · 也谈谈毛主席纪念堂整修
 · 中国脊梁之“黄旭华院士”
 · 文革五十周年的反思
 · 五十年辩不清的文革
 · 反思文革我们反思什么?
 · 高干子弟“红卫兵”是如何脱罪的
 · 卞仲耘生命终结前后几个小时
 · 真实的文革拼图(一、二、三)
 · 文革中“迫害致死”有多少人?
 · 文革中被打倒的老革命(1-2)
【乡村故事】
 · 从中国政府“迫害刘晓波”说起
 · 回首百年的沧桑巨变(旧照片)
 · 别出心裁的“树屋酒店”
 · 摄影师和他作品的故事
 · 美国记者1941年拍摄的四川农村
 · 向女王陛下交差(有图)
 · 林妖的舞蹈(组图点击放大)
 · 房前屋后捡来几幅照片
 · 暴风雪过后的宁静(组图)
【100部精彩西部片】
 · 经典西部片《美国三部曲》
 · 经典西部片《镖客三部曲》
 · 新西部片《血溅娼楼2016》
 · 经典西部片《关山飞渡》
 · 新西部片《曾经是魔鬼》
 · 经典西部片《回家路更难》
 ·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 荷兰西部片《走过炼狱的女人》
 · 意大利西部片《荒野孤狼——强哥》
 · 新西兰西部片《窝囊废》
【河山常入梦】
 · 甲午战争的导火索为何是朝鲜?
 · 金正男被杀“屁顶不起被子”
 · 每个民族都需要自己的英雄
 · 也谈“台湾的困境”
 · 武统是霸道,独立是亡道。
 · 两岸“和平统一”是唯一途径
 · 再跟着阿妞谈两岸关系
 · 蜜蜂顺着妞姑说台海两岸关系
 · 历史的遗憾该骂谁?
 · 大陆台湾和平统一是大势所趋
【国家求生之道】
 · 李敖隔空对骂刘晓波
 · “一箭多雕”盖过阿妞“一箭四雕”
 · 朝鲜太阳日掉弹的张惶
 · 从“当了裤子也要搞原子弹”说开去
 · 日本侵华战争中轰炸延安17次!
 · 中美分歧下国际合作前景
 · 中美主导世界不必对立
 · 俄罗斯战争片“狙击手”
 ·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拒绝民主
 · 不要忘记清算日德二战罪行
【避险保命初一十五】
 · 避险保命常识之二
 · 跟着马黑牧羊再说雷洋
 · 雷洋会不会去嫖娼?
 · 三句话谈雷洋之死
 · 本.拉登本来有命 怪自家逃生无计
 · 身处恐怖袭击如何保命逃生
 · 孩子教育不宜超前
 · 漫谈爱孩子的父母
 · 避险保命常识
 · 地又震!居安思危有备无患
【不能忘却的记忆】
 · 也谈“为六四平反”
 · 六四后赵紫阳的“三个问题”
 · 天安门“四五”和“六四”的异同
 · 没有文革就没有89民主运动
 · 牧羊兄请验证万维的“话清池”
 · “六四镇压”老小右派的误会
 · 也谈“文革和六四”
 · 六四已经获得超额胜利
 · 六四是右派行为
 · 素花如雪
【家山远望新闻旧事】
 · 看看朝鲜挑衅美国的底气
 · 金三和阿三,都是美国玩的牌!
 · 信谣不可悲,是造谣的太狡猾了!
 · 阿妞姑这次栽倒在微信段子上了
 · 你们不是要法制吗?辱母就该杀?!
 · 你不能污蔑“抗美援朝”
 · 摘录:美国前国防部长这样说朝鲜问
 · 鼓捣中国斩金三 其实是要颠中共!
 · 洪振快催生的法律已经出来了
 · 谈中共体制内言论开放的窗口被封闭
【风花雪月 浮光掠影】
 · 《最忆是杭州》G20峰会文艺演出视频
 · 英语纪录片《最后的猎人》
 · 跟虔谦博寻“天鹅湖”音乐和芭蕾舞
 · “中南海放鞭炮”谣言一揭即穿
 · 《沉思中的周恩来》
 · 《老炮儿》告诉了哪些文革历史(高
 · 看儿子的猫咪九个月了
 · 儿子寄来的照片
 · 看花不吵架
 · 最早的红枫叶(图)
【在美国说美国故事】
 · 叹为观止!中国警察绘制章莹颖案嫌
 · 金钱和理想的人生
 · 比比看老布什的就职演说
 · 蜜蜂是干什么吃的
 · 艾玛和女儿艾米的故事 (完结篇)
 · 护理院的故事----天使麦克
 · 美国人老了怎么办?
 · 女人杀男人多数会逃脱惩罚
 · 男人玩女人自寻死路
 · 当美国兵福多利好有荣耀
【美国美国人】
 · 川普已经彻底溃败!
 · 梁彼得跟白人警Neri两案比较
 · 谈谈美国的超级大国霸权(三)
 · 谈谈美国的超级大国霸权(二)
 · 谈谈美国的超级大国霸权(一)
 · 父母、性、子女
 · 美国并不支持中国内战(转贴)
 · 奥巴马论全球局势美国对策
 · 美国人也需要改变
【美国万象扫描】
 · 成为美国的叛国者是啥滋味?!
 · ZT:美国不可能再次发动韩战
 · 给美联航高级别管理人进一言
 · 转贴《高尔泰 老莫》
 · 美国总统的抚慰式拜年
 · 2015年新西部片《为死亡祷告》
 · 特朗普对华政策与中美关系未来走向
 · 川普当选几家欢几家愁
 · 旅居亚洲27年,他重新认识美国
 · 谁丢掉了中国?美国扶蒋反共势力
【梦里图画没声音】
 · 朋友转来的风景照
 · 震撼人心的美国国家公园
 · 堕落的沙漠都市拉斯维加斯
 · 艺术家好像都有精神病?
 · 五体投地拍马蹄
 · 巧夺天工话“拱门”续
 · 巧夺天工话“拱门”
 · 布莱斯峡谷晨光
 · 地谷进出叹神奇(上羚羊峡谷)
 · 地谷进出叹奇异(下羚羊狭谷)
【习近平和中国梦。】
 · 在中国成为富豪不能忘记党!
 · 最好一篇谈中印对峙的文章
 · 这次应该怎么教训印度?
 · 中美《注定一战》又在耸人听闻
 · 王岐山的妻子照片疑云
 · 中国又拿下巴拿马
 · 神秘力量支撑中国长盛不衰
 · 中国西部片《鸟瞰新重庆》
 · 习近平特朗普面谈面面谈
 · 含苞欲放:雄安新区
【漫谈网络和认识使用】
 · 互联网放大的自由话语权
 · 漫谈诗配画和蒙太奇
 · “网屏透明”和“masterkey”
 · 网络表演艺术123
 · “封皇上博”事件再嗡
 · 呼吁万维放弃“杀狼怂鹿”
【书画源流】
 · 转贴:毛泽东8种《沁园春·雪》手迹
 · ZT:岳飞手书诸葛亮《后出师表》
 · ZT:岳飞手书诸葛亮《前出师表》
 · 苏东坡手迹拓片《大江东去》
 · 王羲之《兰亭集序》拳大字体本
 · 王羲之传世名帖欣赏
 · 王羲之《兰亭集序》的印章解读
 · 王羲之《兰亭集序》的故事
 · 王羲之《兰亭集序》传世五大摹本
【闲情逸意】
 · 转贴:艺术品收藏是烧钱吗?
 · 千里走单骑---丽江到拉萨《转山》
 · 试试看转贴视频:麦克,杰克逊演唱
 · 奇异混色桃花盛开
 · 冷山披雪更好看!(重新发布)
 · 锻炼有益健康
 · 周末看图游戏
 · 长寿探秘(转贴)
【宗教和社会】
 · 看看这对老人怎么积极生活
 · 彝族情恋电影《别姬印象》
 · 跨大西洋奴隶贸易·为奴十二年
 · 终结猎巫(电影英语中字)
 · 欧洲历史的猎巫和宗教迫害
 · 巫术在中国社会的历史作用(转贴)
 · 视频:中国今古婚俗奇觀(中文字幕
 · “神”其实是人类创造的作品
 · 上帝为何不奖励好人
 · 圣诞节随想
【侃侃“中国崩溃论”】
 · 美国小妹看中国讲中国
 · 中国崛起右派价值观会崩溃吗?
 · 南沙群岛诸岛礁像海上城堡
 · 应对南海仲裁——文拒武决
 · 有问必答:中国不会变成朝鲜
 · 有问必答:文革回潮可能性很小
 · 习近平军改是政改的序幕
 · 中共会改变暂时不会死亡
 · 中国崩溃论次次崩溃
【饥餐渴饮、闻香下马】
 · 圣诞礼物“八宝糯米年糕”
 · 自己烤制早餐“八宝面包”
 · 成都小吃三大炮、夫妻肺片、龙抄手
 · 四川人做“蒜泥白肉”
 · 怎样做“夫妻肺片”
 · 延续川菜迷三首
 · 回国小吃图片
 · 四川担担面
 · 跟芦鹤博谈谈南方汤圆(旧文)
 · 四川人谈吃麻辣的原因
【三言两语周末趣味】
 · 赞我们家“虎威将军”
 · 医生为自己切除阑尾真实图片
 · 狼牙山五壮士是中国的抗日英雄
 · 硬文朗格说“拔火罐”哈哈!
 · 这样抓鱼简直是犯罪,嘿嘿!
 · 世界顶尖人类汇编视频
 · 蜜蜂跟机器比赛自认失败
 · 蜜蜂采来的“汉字改革”的蜜
 · “乐山大佛”的前世今生
 · 中共定会主导政治体制转变
【时过境迁】
 · 腰斩《彭德怀元帅》电视剧你吃惊啥
 · 谁害死了彭德怀?
 · 彭德怀被红卫兵“揪回”北京
 · 毛泽东说服彭德怀去成都
 · 彭德怀上书惹祸为何又上书
 · 毛泽东想化解矛盾彭德怀无反应
 · 彭德怀被关押期间“没钱用”的信
 · 转贴:文革中谁敢打彭德怀?
 · 推荐:彭德怀的人生悲剧
 · 香港是西方的孙悟空
【育儿宝典】
 · 读写博文要不要“立场先行”?
 · 为何政府要高调“阅兵纪念抗战胜利
 · 多配偶婚姻也是人类的权利吗?
 · 为阿妞姑“添盐加醋”
 · 欢迎中国立法实行宪法宣誓制度
 · 中俄再拥抱,发展的新纪元
 · 普京露面谣言不攻自破
 · 为什么《穹顶之下》没有说服我?
 · “巴黎血案”新年一评
 · 中国的军训和禁枪令
【网络表演】
 · 蜜蜂采来的“汉字改革”的蜜
 · 接着看:不做就不会死
 · 天津爆炸事在人为
 · 为何只有普京想到女人
 · 误解一个评论这么容易么?
 · 起一个好网名这么难么?
 · 万维该请方舟子来开专栏
 · 酱爆胖皮猪 物理汉卿碗
 · 嘎拉哈应该有表演机会
 · Elwyen不是啸马(abswd)
【我忆家乡总有情】
 · 21世纪日本的文化外交战略
 · 再了解黑瞎子岛领土归属问题
 · 毛泽东如何处理周边国家边界问题
 · 吴今绝笔
 · 紫薇又撞上阿妞
 · 最大经济变革7月份惊世亮相
 · 中国大陆是富豪敛财佳境
 · 攀枝花的点点故事
 · APEC蓝和奥巴马震撼的一句话
 · “三线建设”攀枝花市的崛起
【时事龙门阵】
 · 金三真该死,说打就打!
 · 饥不择食,贫不择妻啊!
 · 川普示诚和谈,金三顺坡下驴?
 · 反共又出来个中华民族英雄
 · 解决“朝核问题”的最好选择
 · “叫停”郭文贵和“照发”温家宝“
 · 抗战时期国民政府重庆兵工厂地图
 · 谈奥运会的违规服用违禁药物
 · 游海推船的奥运难民代表团选手
 · 周末一笑:“台湾飞弹惊冷汗”
【闹剧不拖场】
 · 不怕今日闹又欢,只怕明天拉清单!
 · 金三阿三还能闹腾多久?
 · 为美国的空气生气发气
 · 台湾叛逃美国的爱国者
 · 朝鲜问题只能长期悬而不决
 · 江泽民还能领导谁?!
 · 郭文贵念错的成语“螳臂挡车”
 · 谁丢掉了中国?官僚权贵的贪腐
 · 围堵肯塔基麦当劳是在为谁忙活
 · 跟着老高说“冯胜平是否共特”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 王丹说得对“台独就是嘴炮”!
 · 对不起,上传失败。
 · 打朝鲜的新闻如何炒出来的
 · 不能诋毁建国以来的“中朝关系”
 · 巨星出演美国西部片《找死的死得早
 · 也谈抄袭(剽窃)的“北京折叠”
 · 二战时日本对华的“鸦片战略”
 · 抗日战争使中国走向现代民族国家
 · 事件过后看评论挺有意思
 · 真实的文革拼图(三)
存档目录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转贴《高尔泰 老莫》
   


高尔泰(1935年10月15日-),江苏南京高淳人。画家、作家、美学家、哲学家。

1992年6月经“黄雀行动”悄然离开成都,7月11日抵达香港。1993年辗转抵达美国,现居美国东部地区。作品:

  • 《论美》

  • 《美是自由的象征》

  • 《异化现象近观》

  • 《寻找家园》

  • 《草色连云》

  • 1986年被中国国家科技委员会评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

  • 获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2007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


《老莫》


九十年代初,我来到美国。首站洛杉磯,一个熟人也没。租住聖蓋博,位于闹市区。很小的后院屋,在果树园里。闹中取静,桃李满枝,且主人慷慨,让随意採摘。黄尘行客,得此清凉,很庆幸。

不是政治人物,但是政治避难。身份引起误会,上了中文报纸。不时有流亡人士来访,各有派系,是非很多。我怕复杂,保持距离。后来搬了家,都没再联系。新的地址,只给了老莫。

老莫叫莫逢杰,在一家公司当保安。上夜班,很辛苦。年未五十,顶已微秃,鬓已微霜。短络腮胡,脏劳动服,粗獷驃悍。開一輛大卡車,老式道奇,造型橫蠻,結實耐撞,擦踫得坑坑窪窪,性能却依然良好,像他。

目光真纯,笑起来像个孩子。从不搬弄是非,心里惦记着的,是“老家里”(别人叫“祖国”)平民百姓的命运。上升到价值观,虔诚如清教徒。没有弯弯绕,喜怒形于色。其怒近乎专制,但不会拒绝倾听。只要觉得你对,他也可以接受。可以吵一架,依然哥们儿。

那天同来的,有他的北京同乡,替人搬家为业的老刘。老刘的父亲,是四九年前的銀行職員,五零年镇反被枪毙了。十四歲的他,同母亲一道去收尸,脑子里留下一个鲜红的惊叹号,锋利如锥。用粉筆在牆上寫了几句什麼,被以“反標” 論處,一關二十年。中年出狱,帶著父亲的血衣、血繩、子弹费收据之類,他所谓的“物证”,逃出边境,辗转到了西非洲的小国多哥。

老莫出生在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家庭。父母在美国行医,四九年响应召唤,回到祖国。父亲出任北京海星医院院长。医术高明,又精通英法两语,各國使館的外交官都愛請他看病。當局要他協助收集情報,他坚拒被捕,判刑十五年。两年后反右,母亲又成了右派,被医院开除。文革第二年,老莫十七岁,正上高中,以“恶攻”罪获刑。十一年后出來,才知道父親已死在狱中。四处游荡,四处碰壁。碰来碰去,也碰到了多哥。

在码头扛磷酸盐包,碰上老刘。一同到洛美市场,街边摊档谈心。“说到恩仇心事湧”,喝掉整整一罈子棕榈酒。老刘最痛心的,是带出来的证物没人要看,看了也没反应。证明不了什么,反而成了累赘。想丢掉,又不服气。老莫说这可是要紧东西,难得你妈保存下来!难得你带出来!怎么能想到丢掉!?话是这么说,不丢掉又能如何?他也不知道。

为了能参加海外民运,两个人辗转来到美国。没有学历政历,没有背景人脉,没有任何组织、团体的照顾,没有任何媒体、舆论的关心,办难民身份很难,多次申请多次被拒。好在最终得以留下。好在体格强壮,吃得来苦。各自打拼几年,都买了房子,成了家,立了业,过上了正常生活。

但是对于老莫,这仅仅是个开始。他對發財没有興趣,自筹经费,成立了一个“政治避難者協會”,帮助新来的逃亡者获得身份。同时作为草根组织,不分派別地支持一切民主运动团体发动的街头运动。不争资源,不过问精英领袖们之间的矛盾。当后者乘着豪華遊輪在流動風景里開會,從斯德哥爾摩一路開到聖彼得堡的時候,他和老刘一起,上街游行,扛標語、呼口號,汗流浃背。或者在中領館門前静坐,绝食抗議,不吃不喝。

为此他經常请假,不在乎被扣掉工资。家里人来人往,大都是有些国仇家恨的劳工。谁有大难,他倾囊相助。听到国内受害者求救,必定捐款。没钱就加班加点,拼命打工补充。他夫人常说,有一次因为拖欠房贷,险些被银行没收了房子。那是一棟墨西哥社區的老舊平房,开间大,客房多。我去看过,说一间客房够了,干嘛三间?他说这样方便,临时没处住的,这里可以凑合。

凑合就是凑合,不收钱,白住。一天,他看到街边的长椅子上,蜷缩着一个褴褛憔悴骨瘦如柴的中国青年,停车下去搭讪,是一个右派的儿子,只身来美,走投无路。带回家换洗吃住,直到办了身份找到工作才离开。是个有为青年,几年后就当了地方法院办案开庭的同声翻译,人称“赵翻译”。我和这个人通过一次电话,他对老莫的“当仁不让见义勇为”,心存感激至今。

流亡海外的人们,谋生不易,各有难处苦楚,时不时总会有人,到他家借住几天。节假日,也都爱到他家聚聚,随意地或坐或站,沙发里一埋,墙上一靠,满屋子风霜沧桑。有什么说什么,苦水倒出来,心情开朗了,偶有谁幽它一默,满屋子哄堂大笑。气氛就像列宾画的《给土耳其苏丹写信》。有时也商量商量,怎么給那个流氓政权找點兒麻煩。 能力有限,办法有限,说到为难处,又全都沉默了。

有一家中国企业,在洛杉矶买了一个淘汰下来的工厂,派了一批工人来拆卸运回。老莫老刘知道了,带着大家去策反,为愿意逃跑的人找住处找工作办身开 记者会,忙得不行。但那些人身份一到手,就“褪套儿”消失,没一个参加民运,又气得不行。其实冒充被迫害要求帮办政治庇护,成事后就不再理他的人 很多,但是不到最后不知道,那怎么办?

老刘带出来的物证,就放在老莫家,破烂衣服上深黑色铁硬铁硬的几大块血渍,触目惊心。 一位民运领袖(劳改基金会主席)要拿走,说他可以到国会作证,也可以收藏和展出。老莫趁此机会,请领袖照顾一位原先在国内大学里教俄文,现在一家中餐馆打工洗盘子的朋友,“给他一个发挥的机会”。领袖说他的基金会里,正缺俄文翻译。但是开出的工资,比中餐馆的还低。老莫脸色一变,正要发作,俄文老师按住他,表示愿意接受。但老莫还是说,再加一点吧,太少了不像话。

俄语老师没被雇佣。血衣拿走后,再没联系上。老刘要把东西追回来,老莫说,算了算了,放在人家那里,有个起作用的机会,也好么。大家七嘴八舌,议论起领袖们之间的各种传闻,都有损名誉。老莫又说,算了算了,不说那些了,大方向还是一致的么。俄文老师说越是大方向一致,越是大的应当帮助小的。老莫说,什么大的小的,比起老家里那个吃人的党,我们全都是小不点儿,小得和没有差不多了。还不团结,那就真的没了!

这种政治正确论,可能不正确。但,没人答得上来。忧伤的沉默中,有谁哼起歌来,好像是王洛宾的民歌,蓝天白云悠悠。大家跟着哼,声音很低很齐,听上去却悲凉压抑。老莫的夫人说,一股子哭丧调,实在是受不了。夫人上海人,给人做管家,早出晚归,精打细算,一心奔着更好的日子。一直没有融入老莫的这个圈子。后来我搬家到哈岗山上,请他们夫妇来玩。来的只老莫一个,说她离婚走了,不怪她想走,我太委屈她了。

老莫喜欢山上的清净和开阔,对花草树木鸟兽,都有极大兴趣。但他更喜欢的是,我们能参加民运活动。有一次抱来一大卷纸,让我们给写标语口号,游行时用的。我们写了,但没去游行。他说,写了就是参加了,参加了就好。好像是在上帝面前,替我们辩护似的。

一位受港支联委托,代理我們难民事務的朋友,坚持要我加入他所在的组织,我拒绝了,说我不相信你们那些头头。这话很得罪人,以至于移民局通知我們辦綠卡的信寄到他家,他轉告给我們辦手續的地點,讓晚上八點到達。电话来时,正好《国际日报》专栏作家成荷生先生在,說绝不可能是晚上八点,讓再問。再問還是,晚上八點。成送我们去,移民局已下班。

第二天老莫來,我把这事讲给他听,說以後再也不同那些人打交道了。他立即反对,正色說,一共才幾個人?!都不往來,那還有人麼?! 我說我不想湊數,我做單干戶。他苦笑了一下,说,還是得團結起來,團結起來力量大麼。我说你这话,像村干部说的。他说没关系,哪天我拉上某某,一起吃顿饭,敞开聊聊,消除誤會,大家團結起來好。

我說海外民的意义在于促進国內的變革。如果不能起那個作用,再怎麼团结沒用。他拧起眉头,眯缝起眼睛,说,没用?你说海外民运没用?我说,我说的是,如果不能影响国内,就没用。他说做了不一定有影响,不做肯定没影响。算准了结果,有胜利把握才做,和投机有什么两样?!

那年我为一个讨论民族主义的会议,写了篇《民族主义——中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从普林斯顿开会回来,和老莫谈讨论的情况,他不同意我的意见。他反對西藏新疆台湾獨立,說那些地方,歷史上都是中國。我說就算是吧,歷史上你是中國人,现在你獨立地選擇了做美國人。你用逃跑來堅持你獨立的權利,又怎麼能借口歷史,不許別人獨立?

他說不,我是永遠的中國人!我說那也是你的選擇。他警惕起來,目光如锥,尖銳地問道,不是你的選擇嗎?!

我說現在說的,不是選擇什麼的问题。而是承不承認,別人也有選擇權利的问题。他說,我知道了,你主張西藏新疆台湾獨立。我說我沒那麼說,我没资格说。愿不愿意同你合伙,要由对方自主决定。这就是民主。民主只是手段,自由才是目的。他没说话,似乎愿意考虑。我受到鼓励,又说,何况这里面,還有個国际政治大格局中代價和風險評估的问题。他說,又来了!这不是问题——前怕狼后怕虎的,还做什么事情?!

觉得他自相矛盾,再一想,又觉得不必说了。他的使命感和不计成败的人生态度,正因为自相矛盾,跨越了逻辑公式的平面,兼有诗的美丽,和宗教的崇高。倒是我俗气了,只知道评估实效,何况还,评估能力有限。我的梦想,是拥有两匹好马,两只好狗,一栋看得见地平线的小屋,和小雨一同,“归去青山好读书”。这个美国梦,和他的中国梦相比,不仅渺小,而且俗气。何况还,同样地不切实际。

那时的美国,正经济萧条。洛杉矶北岭地震,南加州房价溺水。据说十来万美元,就可以买个小农场。我路过一些农场,风景都美得难忘。十万美元禅画的润笔费一到手,就跃跃欲试。老莫说,你别以为只要雇人耕种,就可以得愣得愣,骑着马儿兜风?没那回事!你得懂行。不光懂农业,懂经营,还得会自己动手修汽车农机屋顶下水道灌溉系统什么什么的——你全不会,能行?!我有个朋友就是农场主,全都能幹,可不容易!对了,你们要是有兴趣,可以到他那里住几天,那没问题。

他也喜欢狗,没时间养。喜欢园艺,没地方种。下次来时,带着厚厚两纸袋剪报,一袋关于怎么养狗,一袋关于怎么栽花种树。新旧不一,分明是多年的积累。兴趣之浓,可以想见。他说他不喜欢猫,猫对人没感情,狗有。猫有妖气,狗没有。叭儿狗不算。叭儿狗金鱼一类,都像人造假货,不像天生的。天生的才好。夕阳下沐着晚风,望着远山,听他用严肃的口气,说这些闲散的事情,快乐难忘。后来我去了美东,两个做梦人各自奔忙,没再联系。

短短二十年间,形势变化很大。恐怖主义,网际网路,金融风暴,颜色革命,都是新东西。极权大国崛起,硬软实力骤增,也快得出人意料。流亡者价值错乱,内斗刀刀见骨。诸山头相继瓦解,诸中坚各奔前程。以前大喊抓特务,一个都没抓着。后来卧底亮相,反而风光无限。不少人低头认错,以求回国发展。有的争当国师,有的与网路警察为伍。白云苍狗之间,好像大家都羞于承认,自己是曾经的反抗者了。

来到拉斯维加斯,这感觉尤其强烈。就民运而言,这个摇滚得震耳欲聋的城市,完全寂静无声。想起老莫那个松散的社交圈子,和他们不计得失的街头呐喊,不禁若有所失。不久听说,老莫当了“中国民联”主席,很高兴这个海外民运中影响最大的组织,虽人数遽减,底线还在。摧枯拉朽的狂潮过后,坚韧的质地露出水面,总归是壮丽的历史景观。只是不知道,老莫临危受命,既无粮草又无兵马,怎么能挽狂澜于既倒?一种国境以外的运动型诉求,又怎么能落实到实现诉求的国内政治?

那天,老莫和王丹一起来访。带来两大盆茉莉花, 盛开如白锦绣,满屋子清香四溢。还有两件T恤,上面用各种颜色,印着美国《独立宣言》上那一段著名的文字。老莫说,还缺伊斯兰文,我要找人译出来补上,再印一批。别来二十年,他已到七十岁,须发更白,还在上夜班。但风采体魄依旧,价值观先行依旧,说话开门见山依旧,让人欣慰。

我问起他的铁哥们老刘,他稍稍停顿了一下,说,我本来不想说,他回国去了。/怎么回去的?/  同那边做生意,那边老板介绍他认识了一个国安,国安让他写了个检讨,他就回去了。/  给你打招呼了没?/  打了,那个检讨,他给我看了,说他参加海外民运,是受了坏人的影响,坏人?不也就是我么。/  真想不到呀。/  想不到的事儿,多了去了。我老婆是个好人,叫我别再骂老刘,说他不过是想发财,倒也是。

对第二任妻子,老莫赞不绝口。说她心眼儿好,特别善良,很愿意帮助别人,对那些有困难没办法的人很好。说时满脸上,闪着幸福的光。王丹说,老莫家后院,种满了树木花草,绿荫荫的。老莫说,地方太小了,将来有地方,我想开一个苗圃,种的树苗,送给阵亡将士家属。背着手在我们家前后院转了一圈,看我种的竹木,如同检阅士兵。说,长得不好。这里是沙土地,只能栽沙漠植物——回头我给你弄些黑土来。

岁月无情,当年“八九民运”中最年轻的一代,“天安门的孩子”们,都已经四、五十岁。流亡二十多年,或销声匿迹,或两头通吃,或做个“原谅”独裁凶手的秀……不一而足。很高兴能有几个王丹这样的例外。王丹的诗文、回忆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展现出一个独立知识分子对中国命运的强烈关注。潮涨潮落,不改初衷,很难得。联名号召“天下围城”,更难得。

王丹他们和老莫他们的友谊,同样难得。知识分子瞧不起非知识分子,本是艾宾本斯坦《势利》一书中的常例,在中国流亡者中尤甚。洛杉矶那个“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的会,从世界各地请来当年的右派和右派子女,却不邀请本地的老莫。文人能源不足,难免思想贫血。我相信王丹的充沛活力,不仅来自哈佛图书馆里的浩瀚书海,也离不开民间英雄老莫他们野性思维的浸润。只可惜,他们都不能回国——且试待,风云际会。

看他们俩站在一起,一个矮壮雄健,一个瘦高英俊,对比强烈,画味儿十足,想起了郑板桥的竹枝词: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幹为扶持。想起现在香港和台湾的民运的主力,已经是八零和九零后的年轻人了。但愿得,明年更有新生者,十丈龙孙绕凤池。


~~~~~~~~~~~~~~


过去在网友的建议下,读过高尔泰许多文章,这是最近读到的。

他文笔简捷明快,塑造人物的能力很强。读他的文章,会帮助了解很多事。当年,仅仅是听到六四后民主人士通过“黄雀行动”流亡海外。读了他的文章后,才知道了那件事的来龙去脉。他的文章还讲诉过自己的人生、当右派在大西北的经历、在敦煌莫高窟的岁月、文革中的流浪以及平反后,在中科院写作和在大学任教的经历,这些文章书籍都可以在网络找到。

呵呵!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