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勵施浙甯
  思索雜談
我的名片
勵施浙甯 ,117岁
 
注册日期: 2010-02-07
访问总量: 481,21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惨胜如败:斯大林的战争神话 我们
· 500个特权家庭绑架垄断中国大陆
· 讳莫如深 六四血腥镇压事件中一个
· 习近平释放了江泽民最大的敌人
· 谢选骏:周舵高新刘晓波侯德健作
· 六四坦克人是生是死?网爆内情
· 白宫档案:中共8964天安门广场杀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雜談】
 · 惨胜如败:斯大林的战争神话 我们都
 · 500个特权家庭绑架垄断中国大陆 朱
 · 讳莫如深 六四血腥镇压事件中一个最
 · 习近平释放了江泽民最大的敌人
 · 谢选骏:周舵高新刘晓波侯德健作伪
 · 六四坦克人是生是死?网爆内情
 · 白宫档案:中共8964天安门广场杀死
 · 不寒而栗的历史真相
 · 习近平胡锦涛联手公布江泽民卖国条
 · 一个轰动东西方的“恐怖”遗嘱……
存档目录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5/01/2014 - 05/31/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中共土改:乡绅美貌女儿惨遭10多人轮奸致死的经过
   

中共土改:乡绅美貌女儿惨遭10多人轮奸致死的经过

——民兵采访录

谭松是重庆人,他在2002年开始调查川东土改历史,走访了十二个县市,访问了四百多个土改亲历者,包括当年的土改工作队队员、民兵、地主子女和知情者、甚至还有受尽酷刑而活下来的地主,所有采访均做了录音录像。最后完成了一部土改专访录,共三十六万字,尚未出版。

阿波罗新闻网 2017-03-17 讯】

作者:谭松(重庆师范大学的副教授)

http://www.aboluowang.com/2017/0317/897839.html

梁文华一家在土改中的遭遇,是这场血腥罪恶运动中的一个缩影。(网络图片)

土地改革运动(简称〝土改〞)是中共建政后,于1950年代发起的一场大规模政治运动。在中共官方的宣传中,土改被涂抹成为一次〝改革〞,是中共在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对老根据地土地改革的继续,目的是〝将土地所有制改变为农民的土地所有制,提高农业生产力,为中国的迅速工业化作准备。〞

然而,无数的事实证明,〝土改〞只是一场不折不扣摧毁传统中国农村伦理和文化传统,消灭中国农村精英阶层,并使中国农民沦落为无法自由迁徙的农奴的残酷政治运动。数以百万计的传统地主、勤俭富农,以及作为传统文明基层载体的乡绅,在这场运动中被肆意侮辱、批斗、折磨、剥夺财产,并被各种难以想像的残忍方式杀戮。

重庆师范大学的副教授谭松曾经对发生在川东的土改运动,进行过一次全面调查。他调查的川东土改,是指原四川省所辖的重庆市、万县市、涪陵市、广安市和黔江地区,即大致今天重庆直辖市区域。

谭松是重庆人,他在2002年开始调查川东土改历史,走访了十二个县市,访问了四百多个土改亲历者,包括当年的土改工作队队员、民兵、地主子女和知情者、甚至还有受尽酷刑而活下来的地主,所有采访均做了录音录像。最后完成了一部土改专访录,共三十六万字,尚未出版。

在一次赴香港中文大学的学术活动中,谭松曾发表了题为《川东地区的土地改革运动》专题演讲。当时室外是7月盛夏的艳阳,但室内却弥漫着一股刺骨的寒意。在谭松平静的讲述和墙上视屏图像中,土改的种种酷刑展现在听者眼前,恐怖得令人脊背发凉。

一位中文大学女教授一度听不下去,突然插话要求谭松〝请不要再讲了!〞谭松稍作停顿后予以回绝。他说,如果我们不去正视苦难和残酷的真相,这样的历史就会重演。他还以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为例说,这个集中营是很残酷的,但学校老师依然带领学生去参观,因为应该要学生知道真相。

下面这段采访实录,来自谭松对川东土改调查中的一段经历,这个惨烈而真实的故事几乎可以说是整个土改运动的缩影。很难相信,这段令人心颤的文字所记录的足以窒息人的罪恶,曾经如此真实的发生在我们生存的这片土地。

采访时间:2006年9月22日

采访地点:重庆市忠县香山宾馆

采访者:谭松(重庆师范大学的副教授)

被采访者:李朝庚(土改时期民兵,梁文华事件当事人)

前记

1950年,在忠县西山公园附小,有一个叫梁文华的年轻女教师,她的父亲梁树棻是忠县的绅士,县银行经理,也是地主。土改工作组和民兵们在斗打梁树棻追逼财物时,决定把梁文华也抓来斗。10多个民兵前去执行任务。但是,梁文华未能被解押到斗争会场,她死于途中一个山坡上。

梁文华是当时忠县城里一大美女,见过她的人都赞叹她的美貌。那天晚上,梁姑娘落入10多个如虎似狼的民兵之手,他们将梁文华押到一个山坡上,将她轮奸致死。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我们听说,当年参与轮奸的民兵中还有一个人健在(那10多个土改民兵没有任何人受到任何惩罚),我们决心找到他。经过了许多周折,我们终于同他见了面。

采访正文

李:土改的时候我当民兵连长,站哨、防空降特务、掌握(斗争)会场。斗争地主的时候,把梁树棻弄来斗,要他的钱。其实那时他已经没得钱了,他虽然是银行经理,但是银行已经被共产党接管了。但还是斗,他没法,就说钱在他女儿那里,于是就去抓他女儿……只一晚上,(他女儿)就莫得事了(就没命了)……是轮奸,不是20多个人,是10多个人,10多个人把她弄去,一晚上就莫得事(命)了……

谭:李师傅,据有人说你也参与了(轮奸)的。

李:没有,我没有参与,我没有做那个事。人民政府成立了,缺人手,我进去做事,送信,每天挣六斤米。当时我是掌握会场,他们去学校抓人。人呢?没见到,第二天早上才发现她死了。我是在事情出了之后去了解情况的。事情出在官家院子,就是现在的污水处理厂后面那个山坡上。她躺在沟沟里,仰天躺的。头发很乱,已经不像个人样……不过,衣服还是好好的……

当时那种情况,叫她站她就得站,叫她躺倒她就得躺倒,她遭不住打。喊救命?她敢!喊了就要挨打……不准她翻身……有种说法叫〝过七不过八〞,就是说七个人(轮奸她)还可以活,八个人就不行了。如果让她翻身起来走一下,只是人吃亏,不会丢命……我怎么懂这些事?我十一二岁就上重庆,在栈房里男女的事听的多。

用杠子压她肚子排污?那不是她,那是另外的事……梁文华我见过,相貌是很不错,那时她还没结婚……说啷个她就得啷个……过火了……当时找床席子就在那个坡上把她埋了。

受处分?那时有个啥子处分,只不过事没有办好,不受信任了。

现在啷个看?说不清楚,龟儿毛泽东的事情说不清楚。那杂种,说不清楚……这个运动没把你打倒,下个运动就把你打倒。同志之间自己整自己也扎实(忠县方言,意思是〝厉害〞),想不出的法子都想出来。三反五反时,你把我吊起来打,然后我又吊你,互相整。一个单位10个人,两个人在台子上互相打耳光,下面8个人参加批斗,其中有几个积极份子,要想往上爬、想升官就得积极整人。经过这么多运动,那些离、退休的,没有被整过的稀少得很。现在说毛泽东好,那是嘴上说说,你不说他好,脱不到手,怕下一个运动来你跑不脱……

啷个看土改?过火了。我在县政府干事,送信,看到的听到的多,还看到一些材料。城关镇里打(这儿指〝杀〞)的人多,打了几十个,张大柱(音)、孙达X(音)那些人都是在这儿打的。一般在河坝打,画个圈圈,人跪在里面。有的偏不跪,就强迫他跪。毛泽东要杀人,不杀人他坐不稳。土改也是这样,毛泽东把地主的土地和财产全部收了,地主没势力了,只有去讨口要饭,一切都是他说了算,毛泽东才坐得稳。

土改打人?是的,我见得多,几句话不对头就开始打,一般用棍子打。刑罚?刑罚就多了。就拿梁树棻家的亲戚方长辉(音)来说,方长辉是个40来岁的女人,破产地主。在黄金滩100多人的斗争会上,当众把她裤子脱光,用〝活马草〞(一种刺激皮肤、产生火辣辣灼痛的植物)再加上柑子刺在她下身来回拉。不过她没被弄死,后来还嫁了人。另一种刑罚就活不出来了,那叫〝点天灯〞——用黄泥巴在地主头顶上围一圈,中间倒上油,点〝天灯〞。我看见就这样把人整死的。还有〝吃咂酒〞——把两个大拇指用麻绳捆起,中间用木棍往下打,当场把指头整断了的都有。

我打过没有?没有,我没有打过人……干革命?啥子革命?!老子跟着跑一辈子,一分钱没得!现在饭都没得吃的!说打倒了地主富农过好日子,那是嘴上说。一个生产队,20多个公社社员,才一双胶鞋。我一没得饭吃就回想起当年那些事,过火了……梁文华那个妹子,样子长得可以……

采访后记

2006年5月,通过忠县周康杰先生我们找到了李朝庚的家。从那时起,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试图同他谈谈,李朝庚心存戒备,一次又一次地拒绝。2006年9月,在周康杰先生的大力协助下,经过一番曲折,我们终于从大街上把他〝拦截〞到了我们下榻的忠州香山宾馆。

采访是比较艰难的,尤其是提到那位美丽少女的死。在我们直截了当的追问下,李朝庚要么矢口否认,要么顾左右而言它。

他究竟参与没有呢?与他有交往的周炳昌老人十分肯定地告诉我们,当年李朝庚曾亲口对他说过,他参与了,几十年来他还多次梦到过那个女娃。周康杰告诉我们,他在河边曾问过李朝庚有没有这回事,李朝庚点点头,以一种很得意的心态说,他还很年轻时就搞过漂亮的地主小姐。

李朝庚的否认在我们的意料之中。其实,我们追问李朝庚又有什么用呢?当时和后来的几十年,没有任何人去追究那一群强奸犯的罪责。土改杀人劫财是毛泽东、共产党发动的一场〝国家行为〞,那些土改积极份子和民兵们后来都成为了〝国家的栋梁之材〞。(但是李朝庚有些不幸,他现在吃着〝低保〞,过着如他所说的〝饭都吃不饱〞的贫困日子。)

现在,已无法证实李朝庚到底参与没有,其实,这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无辜的、如花似玉的鲜活生命,在那一个漆黑的夜晚,被宰杀在〝土地改革〞的血腥祭坛上。我们希望历史不要忘记梁文华这个无辜的少女,不要忘记民族苦难史上的那一幕罪恶。这是我们坚持要找到李朝庚的主要原因。

梁文华全家在土改中的遭遇:

父亲,被枪毙;母亲,被整死;祖父,被整死;外婆,饿死;弟弟,失踪;妹妹,失踪。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7/0317/897839.html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