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雨斤的博客
  时常发呆,立钩无饵三尺悬, 太直伤人。偶尔抽风,渭水北岸一番癫,太真伤己!
我的名片
雨斤
来自: 美国
注册日期: 2016-04-04
访问总量: 252,55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更多海外原创作品,点击这里!
~~~~~看戏去了。。。~~~~~
最新发布
· 瞎掰几句老李的凤凰台(供批判用)
· 他是唯一能让李白蒙羞折服的人
· 侃一个杀人如麻弑君有数的大孝子
· 且看“官二代”是如何搏上位的
· 闲侃青海花儿的两大流派
· 京剧里的旦角为什么叫旦角?
· 王二姐思夫
友好链接
· 北雁高飞:北雁高飞的博客
· 安博:安博的博客
· 芨芨草:芨芨草的博客
· 七分儿:七分儿
· 不列颠地主:不列颠地主的博客
· 万维互动Zone:万维互动Zone
· 万湖小舟1:万湖小舟
分类目录
【红谜系列之七】
 · 闲侃蘅芜君的死因
 · 你知道贾蓉的续弦姓什么吗?
 · 贾母为之守灵的老太妃是谁?
 · 老太妃之死与红楼梦纪年
 · 宝玉和茗烟祭的真是金钏吗?
 · 宝玉为何老爱把北静王的东西送给黛
 · 黛玉为什么叫潇湘妃子?
 · 枉凝眉曲子里唱的是谁?
 · 北静王名字为什么叫水溶?
 · 贾赦是不是贾母的亲生儿子?
【京剧】
 · 京剧里的旦角为什么叫旦角?
 · 程派脑后音的发声方法
 · 转贴:妙趣横生的“的”字歌
 · 京剧练气的五个阶段
 · 分享行家的戏曲演唱技巧十二条
 · 爱唱歌唱戏的人如何保护自己嗓子
 · 来一段大保国
 · 关于京剧程派的三句话(附三段唱)
 · 留声机-槐里学唱程派青衣9段专辑
 · 槐里学唱梅派青衣选段专辑(四)
【红谜系列之六】
 · 黛玉口内的“臭男人”骂的是谁?
 · 贾府属月派又一证据
 · 宝玉挨打是谁告的密?
 · 贾元春的马嵬坡在哪里?
 · 秦可卿为什么要寄养在曹家?
 · 贾元春到底是怎么死的之三?
 · 贾元春到底是怎么死的(二)?
 · 贾元春到底是怎么死的?
 · 芦雪广辨正
 · 为什么说“造衅开端实在宁”?
【红谜系列之五】
 · 贾蔷和贾珍到底是什么关系?
 · 论曹雪芹两极的语言艺术
 · 曹雪芹是怎样暗示贾珍那事儿的
 · 闲侃几句刘姥姥的行酒令
 · 三议薛蟠粗俗酒令里的神秘人物
 · 补议薛蟠粗俗酒令暗喻何事?
 · 薛蟠的粗俗酒令暗喻何事?
 · 高鹗后四十回的一处明显的谬误
 · 关于贾宝玉的结局之谜
 · 再议林黛玉诗论之‘不以詞害意’
【红谜系列之四】
 · 刍议林黛玉诗论要义之对错
 · 说说习大他大和曹雪芹的关系
 · 贾府里的大姐大-贾元春(三)
 · 贾府里的大姐大-贾元春(二)
 · 说说贾府里的大姐大-贾元春(一)
 · 闲侃四大丫环的名字寓意
 · 有功无运也难逢之谜
 · 踏雪寻梅的薛宝琴
 · 龄官划蔷写的是个什么字?
 · 曹雪芹笔下的大观园在何处?
【红谜系列之三】
 · 红楼梦被纳入高考必考范围有感
 · 王熙凤最后是怎么死的?
 · 红楼梦里这首诗是谁写的?
 · 巧姐的名字是谁给取的?
 · 红楼梦里神秘消失的丫鬟--茜雪
 · 从长生果看曹雪芹的佛道观
 · 周末闲侃:红楼梦里的猛张飞-焦大
 · 曹雪芹为什么要给小红改名字?
 · 红楼梦的作者究竟是谁?
 · 扑朔迷离说妙玉
【红谜系列之一】
 · 雪芹故居今安在?
 · 你知道曹雪芹的第二部著作吗?
 · 八十年代初的一桩红学公案
 · 曹雪芹唯一存世的遗物
 · 脂砚斋到底是谁呢?
 · 曹雪芹生卒年岁私考
 · 鲍二家的何以死而复生?
 · 红楼梦里男人们穿什么衣服
 · 红楼梦里贾敬之死为何这么突然?
 · 红楼梦女人里谁是小脚?
【红谜系列之二】
 · 令人胆颤心惊的咏菊螃蟹诗
 · 脂砚斋是不是数学家?
 · 关于宝玉最钟爱的女性是谁的争论
 · 聊一聊画家曹雪芹的画风格调
 · 您见过曹雪芹亲笔所画的画作吗?
 · 红楼梦里众说纷纭的十个诗谜
 · 破解红楼梦灯谜四则(下篇)
 · 破解红楼梦灯谜四则(上篇)
 · 曹雪芹“不学之纨绔”骂的是谁?
 · 七律 步杜工部原韵西山怀古
【秦腔】
 · 京剧练气的五个阶段
 · 分享行家的戏曲演唱技巧十二条
 · 爱唱歌唱戏的人如何保护自己嗓子
 · 关中大儒牛兆濂传奇
 · 唱一段陕西家乡戏答谢朋友
 · 无知,还是故意装蒜?
 · 陕西也有个蒲松龄
 · 槐里学唱秦腔老生选段专辑(三)
 · 元迎探惜
 · 香山还愿:仁爱为本亲情至上
【音乐】
 · 闲侃青海花儿的两大流派
 · 王二姐思夫
 · 丢戒指
 · 门德幸福说尔松
 · 玛丽的优雅:当你老了!
 · 一个为情所伤女子的内心独白
 · 铮铮硬汉也有柔情似水的时候
 · 海外拾遗:艺术残缺美三例(附图)
 · 逝去的青春:化蝶
 · 闲侃唱戏:平民的娱乐
【图片】
 · 十天
 · 2017母亲节
 · 快讯:小鸟正在出壳!
 · 春王正月,天子万年
 · 感动:风雪里的妈妈
 · 春天里的桃花
 · 槐里学唱余杨派老生选段专辑(二)
 · 海外拾遗:艺术残缺美三例(附图)
 · 槐里学唱程派青衣选段专辑(一)
 · 探访流落美国的家乡“二骏”
【诗词】
 · 瞎掰几句老李的凤凰台(供批判用)
 · 他是唯一能让李白蒙羞折服的人
 · 侃一个杀人如麻弑君有数的大孝子
 · 且看“官二代”是如何搏上位的
 · 步林梦屏题临安邸原韵
 · 侃几句松下问童子
 · 闲侃七月流火的争议
 · 春天里的桃花
 · 五律 新年寄语步王湾
 · 五绝 步河东韵耶诞夜感怀
【杂文】
 · 瞎掰几句老李的凤凰台(供批判用)
 · 他是唯一能让李白蒙羞折服的人
 · 侃一个杀人如麻弑君有数的大孝子
 · 重拾歌德与缺德的争论
 · 外嫁洋人的华女们(一)
 · 也谈章女绑架疑案
 · 万维文学城比较
 · 网上对朋友的认识
 · 望文生义又一例:牧野
 · 试论我国俊男产地的历史渊源
【散文】
 · 你知道习近平老婆的这个嗜好吗?
 · 网名趣谈
 · 尘封的记忆
 · 论学戏
 · 春天里的桃花
 · 小学毕业,还是大学肄业?
 · 瓦楞谈唱戏
 · 猜谜(谜底已公布)
 · 梦回东晋南北朝 (附视频)
 · 父亲的一九八四年
【笑话】
 · 唉,好可怜的章女!
 · 快讯:美联航视频新广告
 · 周末一笑:老太太过年
 · 双11过后,马云问禅
 · 周末一笑:精神病人
 · 笑话:老王不高兴
 · 周末一笑:开发票(饮者慎入)
 · 笑话:结巴老师
 · 笑话:缘分
 · 笑话:吃雪糕
存档目录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刍议林黛玉诗论要义之对错
   

刍议林黛玉诗论要义之对错

雨斤

世人皆知,曹公作诗的功力非凡。且不说红楼梦里那些海量的好诗,单看那前八十回的回目,对仗的那叫一个妙。难怪有学者甚至认为,红楼梦一书的本意旨在“传诗”。

在小说里,曹公把他对作诗的看法,也假借林黛玉之口,有一番高妙的论述。第四十八回“濫情人情誤思游藝 慕雅女雅集苦吟詩”的原文如下:

香菱因笑道:“我這一進來了,也得了空兒,好歹教給我作詩,就是我的造化了!”黛玉笑道:“既要作詩,你就拜我作師。我雖不通,大略也還教得起你。”香菱笑道:“果然這樣,我就拜你作師。你可不許膩煩的。”黛玉道:“什麼難事,也值得去學!不過是起承轉合,當中承轉是兩副對子,平聲對仄聲,虛的對實的,實的對虛的,若是果有了奇句,連平仄虛實不對都使得的。”香菱笑道:“怪道我常弄一本舊詩偷空兒看一兩首,又有對的極工的,又有不對的,又聽見說‘一三五不論,二四六分明’。看古人的詩上亦有順的,亦有二四六上錯了的,所以天天疑惑。如今聽你一說,原來這些格調規矩竟是末事,只要詞句新奇為上。”黛玉道:“正是這個道理。詞句究竟還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緊。若意趣真了,連詞句不用修飾,自是好的,這叫做‘不以詞害意’。”香菱笑道:“我只愛陸放翁的詩‘重簾不捲留香久,古硯微凹聚墨多’,說的真有趣!”黛玉道:“斷不可學這樣的詩。你們因不知詩,所以見了這浅近的就爱,一入了這個格局,再學不出來的。你只聽我說,你若真心要學,我這裡有《王摩詰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讀一百首,細心揣摩透熟了,然後再讀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次再李青蓮的七言絕句讀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這三個人作了底子,然後再把陶淵明、應瑒、謝、阮、庾、鮑等人的一看。你又是一個極聰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詩翁了!”

1466076620_7176.jpg

关于此段文字,红学界还有一段十分有趣的往事:大红学家俞平伯老先生,1954年在香港《大公报》发表了《读红楼梦随笔》一文,认为这里林黛玉谈诗的这段话,是讲错了。尤其针对“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一句,俞平伯说:“好像不错,实则大错特错。当真作律诗,把虚字对实字,实字对虚字,岂不要搞得一塌糊涂?难道林黛玉这样教香菱而《红楼梦》作者又这样教我们么?这是承上文‘平声对仄声’,句法顺下,因而致误。恕我不客气说,恐非抄者手笔之误,实为作者的笔误。语曰,‘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此殆万虑中之一失也。”

此后,大多数人都接受俞平伯的意见,认为曹雪芹写作时笔误。近年来,也有学者陆续对俞平伯的观点提出质疑。洒家我就不太认同俞老的观点。原因如下:

清初大学者沈德潜在《说诗睟语》中就有“中联以虚实对、流水对为上”之语。这说明林黛玉讲“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不是曹雪芹笔误,而是写林黛玉给香菱讲诗时,重点“着意于意,而非词”。俞先生把黛玉讲的‘虚的’、‘实的’误读为虚字、实字,才对于古人视为上格的‘虚实对’作了误判。黛玉的意思,是将对仗的上格教给香菱,有‘取法乎上’的意思。黛玉撇开流俗的套路,直接教以‘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就是要香菱初学写诗就不要落入村学究对法的俗套。曹公原文明明的点出作诗的高妙:叫做‘不以詞害意’。

黛玉道:“正是這個道理。詞句究竟還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緊。若意趣真了,連詞句不用修飾,自是好的,這叫做‘不以詞害意’。”香菱笑道:“我只愛陸放翁的詩‘重簾不捲留香久,古硯微凹聚墨多’,說的真有趣!”黛玉道:“斷不可學這樣的詩。你們因不知詩,所以見了這浅近的就爱,一入了這個格局,再學不出來的。”

当然,作诗如能“意”和“律”兼顾,自然最好。若不能,老朽宁愿舍“律”取“意”!曹公借黛玉之口,表达的也正是这个意思。

万维的诗坛,高手如云,欢迎方家拍砖指正!


札后记:

作诗如此,唱戏又何尝不是?只是‘不以詞害意’,可以改成‘不以音害意’!唱戏的第一要义,在于符合剧情,烘托气氛,用以达到感染观众的目的。人们常说的,那谁谁唱戏“没味儿”,指的就是这个。洒家觉得,整天强调“立音”,“耷拉音”,无异于缘木求鱼也!套用林黛玉的那句话:一入了這個格局,再學不出來的。”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