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7,926,06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旧房装修要安全可靠
· 吃塑料的虫子
· “庙小妖风大”
· 交通事故中的追尾
· 流浪狗成了英雄
· 明末农民军
· 中国白酒的制作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协
· 董胜今:董胜今的博客
分类目录
【小说】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四)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三)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二)
 · 人有脸,树有皮
【随感杂谈】
 · 旧房装修要安全可靠
 · “庙小妖风大”
 · 交通事故中的追尾
 · 信任政府?
 · 由中共种鸦片谈起
 · 读美国前副总统的话
 · 这是什么心态
 · 北朝鲜人的表情
 · 寂寞就寂寞吧
 · “生于泥土,归于泥土”
【摘编文章】
 · 吃塑料的虫子
 · 流浪狗成了英雄
 · 明末农民军
 · 中国白酒的制作
 · 北朝鲜现状(下)
 · 北朝鲜现状(上)
 · 民国时期有关鸦片的情况
 · “文革”时爱捉奸
 · 战争时期中共军队的津贴
 · 瑞士与联合国
【旅游】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 黑河之旅(二十)
 · 黑河之旅(十九)
【纪实】
 · 她是否特倒楣?
 · 在中国人圈子里
 · 我这位朋友
 · 当年的火车
 · 人性,人的本性(下)
 · 人性,人的本性(上)
 · 黄昏恋?
 · “文革”之初的日子
 · 大吃马肉
 · 魂断女儿湾
【散文】
 · 自斟自酌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 过年包饺子
 · 这酒我喝了
 · 去世和去势
 · 漫步冰雪
 · 春雪,春雪
 · 纽约和北京的比较
 · 飞机上看景
【转贴文章】
 · ZT:诺贝尔文学奖是这么评选出来的
 · ZT:在东北养老的俄罗斯人
 · 春晚是一场极致的互虐:看不惯又干
 · ZT: 华人在美国就业最多的三大行业
 · ZT:从“风投”到“债转股”
 · ZT: 申纪兰被爆料全家都是高官巨富
 · ZT:你越对,就越得罪人
 · ZT: 一个残疾农民工的故事
 · ZT:郎平为什么能成功?
 · ZT:今天只为女排醉,只陪朗平泪
【随手一拍】
 · 雾
 · “霜叶红于二月花”
 · 传统与现实
 · 照月亮
 · 两张照片的比较
 · 家门口的早霞
 · 一朵朵花
 · “彩云追月”
 · 蜻蜓
 · 照日出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自斟自酌
   

自斟自酌

 

  互有联系的小学同学联系到了另外一位当年的同窗。她曾与我同桌,此前我应该五十多年一直没有听到她的任何消息。人家热情地把我和她都拉到“群”里,我们开始相互寒暄,并逐渐试探着问些自己想知道的对方的情况。

  说实话,我虽然在小学这个班里与同学们朝夕相处了五年,但很多班上发生的事情都已无法记清。几年前在热情的小学同学们找到了我,并拉进微信群里时我颇尴尬;因为男生还记得一部分名字,女生叫得出来的则寥寥无几。再对照相片,对着一片老头儿、老太太更是“不识庐山真面目”。但这次小学同学们找到的这位女士我却有很多印象,因为我们曾是同桌。小学的时候我很是“自由散漫”(班主任评语)。因为我老“扰乱课堂纪律”,那小老太太派了位小小班干部来“督促我守纪律”。我们管这位班主任的“乖乖女”叫Z吧。

  半个多世纪后才联系上,我对同桌的Z很“得体”地说了一番当年对她的印象:学习功课好,老师的左膀右臂,特别负责的班干部,还能登台跳舞,跳皮筋是女生中最棒的等等。不想Z当即说我在“取笑”她,因为在Z的印象中我是专门欺负她的“皮孩儿”。“我只记得你总欺负我。在课桌上刻‘三八线’,我没留神,胳膊刚过去一点点,马上凶狠地推人”。

  哎哟,可不是嘛。我记起来了,确实“总是”欺负Z,而且显得特别不讲理,蛮横得很。可Z从来不在班主任面前“告状”,每次都忍了,我有时甚至挥拳就打,还觉得自己特“英雄”。有时,上课的老师发现了,我立即被叫起来罚站。我整个一个毫不在乎,可Z在放学时悄悄跟我说:“多不好啊,你以后别总违反课堂纪律。好吗?人家求你了。”我呢?继续是“皮猴”,仍然欺负她;到时候又被老师叫起来罚站。我当时就是这样重复着这种“把戏”。

  既然想起来了,那赶紧道歉:“我那时是完全不懂事的皮猴子。现在郑重向你道对不起。你是否接受我的道歉都没关系;我的道歉虽然太晚,但还是真诚的。”没想到Z在微信中说“不用道歉;那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我有些发愣。她说“那是一段美好的回忆”,美好在哪儿了呢?我反正是没什么具体的印象。仔细在脑海里过一遍,我们同桌的时候自己真的没有表现过很友爱的一面。难道一个脏兮兮的“皮猴”对同桌的小姑娘的蛮不讲理会是“美好”?

  对于我自己来说,小学的那段时光怎样评价?平心而论,还真是挺美好的。好在哪儿?又是想不出特别具体的事例。这真是有点……或许我可以这样表白:那是我生活道路上纯真的岁月,且日后再也不曾有过这种少年儿童的天真烂漫。

  那么Z说的“那是一段美好的回忆”也应该是这个意思。我想在微信中再和她聊聊,人家却再也没有了回音。你说我当年是个“皮猴”的时候是否心里潜意识地喜欢这个“乖乖女”?真想自己是这么想过,甚至日后几十年中曾这么想过,可没有“证据”呀。要不是热心的小学同学把我拉进这个“群”,我甚至都有点忘却了我当年的“皮猴”相。可现在沉淀在心底的往事被“翻腾”起来了,仔细斟酌,还真的只能用“美好”来定义当年自己对“乖乖女”的蛮不讲理。那是一个小顽童天真无邪的内心世界。

  可Z怎么说了“那时一段美好的回忆”后就不再回话了呢?心中有着些没有答案的疑惑。咳,不去多想了吧。我呆呆地坐在电脑前,脑海里翻阅着以往,自斟自酌。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