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芨芨草的博客  
来自地球那一边的遥远的地方  
我的名片
芨芨草
 
注册日期: 2015-04-03
访问总量: 1,313,00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读书15:《东京岛》和它的真实的
· 张郎郎:监狱里的杨首席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
· 也谈“正能量”
· 凌鼎年:衙门里的孩儿莲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
· 王克斌:辛亥革命的反思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温家宝传】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4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4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4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4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3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3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3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3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3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3
【北京行】
 · 北京行18:二十天目睹之现象(完)
 · 北京行18:二十天目睹之现象(下)
 · 北京行18:二十天目睹之现象(中)
 · 北京行18:二十天目睹之现象(上)
 · 北京行17:胡同印象
 · 北京行16:吃饭了
 · 北京行15:她是何方神圣?
 · 北京行14:钟鼓楼
 · 北京行13:什刹海
 · 北京行12:王府井美食街
【《血的神话》】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谁应为卞仲耘之死负责】
 · 没有结束的结束语
 · 这个七人名单是假的吗?
 · 谁是打死卞仲耘的凶手?
 · 伦敦客:声援93岁的王晶垚! ──兼
 · 宋彬彬未打人但与打人者是一伙儿的
 · 有关卞仲耘的一些事情
 · 宋彬彬向文革受害师生道歉 吁全面反
 · 王友琴:北京第一个被打死的教师─
 · 访王友琴:“红八月”49周年再谈“
 · 叶志江:也谈卞仲耘之死
【读书】
 · 读书15:《东京岛》和它的真实的故
 · 读书14:张爱玲和曹雪芹
 · 读书13《梦幻花》
 · 读书12:言之未尽的《蚁族》
 · 读书11:胡编乱造的《女医明妃传》
 · 读书10:《京子》(Kyoko)
 · 读书9:《战争与回忆》--美国要
 · 读书9:《战争与回忆》--特莱西
 · 读书8《战争风云》
 · 读书7:《凯恩舰哗变》
【三言两语】
 · 章莹颖能否平安回来?
 · 日本是在给中国增加一枚奥运金牌?
 · 勒索软件来自美国政府
 · 又是一个大忽悠--雄安新区
 · 日本的猫腻
 · 中国的官员就是不为民做主!
 · 金正男被暗杀是中国、韩国放水?
 · 日本小弟
 · 朱婷是超生女!
 · 为屠呦呦获中国最高科技奖鼓掌
【《政坛秘闻录》】
 · “纪实文学岂能信口编造”
 · “我不埋怨任何人,只是在反省我自
 · “当年人们对江青的意见并不以为然
 · “应当恢复康生的本来面貌”
 · “历史需要有胆识的人来写”
 · “我这个反革命分子,当的冤枉”
 · “一个人就是要在关键的时刻站出来
 · “我梦见毛主席了”
 · “毛泽东是为江青和张春桥等人扫平
 · “成功者是不受历史惩罚的”
【国府人物】
 · 永远的校长梅贻琦
 · “西北三马”迥异人生
 · 戴笠死於空難的隱情
 · 英雄無奈是多情,一代紅妝照汗青
 · 孙立人下令杀过日军俘虏吗?
 · 真正的《新一军军歌》
 · 国民党抗战名将、“从林之狐”--
 · 国民党抗战名将、“从林之狐”--
 · 国民党抗战名将、“从林之狐”--
 · 国民党抗战名将、“从林之狐”--
【历史人物】
 · 江山依旧 木槿花残--朴槿惠一生(
 · 邓小平与蒋经国曾是大学同班同学(Z
 · 同窗变死敌:吴国桢和周恩来(ZT
 · 周恩来文革中三次力保蒋介石的干儿
 · 陈梦家的绝路与汉字的生路
 · 千家驹的痛述与反思
 · 从战场上走来的外交家符浩
 · 冈村宁次的困兽犹斗
 · 真实的汪精卫(十二,完)
 · 真实的汪精卫(十一)
【以史为鉴】
 · 王克斌:辛亥革命的反思
 · 这才是苏联解体真相(ZT)
 · 中国在朝鲜战争问题上的教训
 · 从“彻底否定”到“彻底反思”
 · 史学家的深沉呐喊
 · 苏联大清洗70周年祭日,普京泪雨如
 · 人间地狱:文革的数据统计
 · 一名农民思想家的理论震怒了毛泽东
 · 志愿军第五次战役中的第180师(4,
 · 志愿军第五次战役中的第180师(3)
【健康长寿】
 · 从太空俯瞰全国雾霾 一条灰带斜穿中
 · 中国女性减肥靠吃药
 · 日本研究发现老年人独自用餐易患抑
 · 郑伟建博士:“生命在于运动”是严
 · 优雅地老去(ZT)
 · 一谷补一脏 五谷杂粮的吃法有讲究
【艺海拾贝】
 · 张郎郎:监狱里的杨首席
 · 竹久梦二与那些慵懒美人
 · 《涛声依旧》和毛宁
 · 《我的前夫》(zt)
 · 李长声:最后的晚餐
 · 日本女人和服背后的小枕头
 · 俄罗斯艺术家描绘的性感苏联(zt)
 · 万景路:《楢山节考》观后
 · 杨志宽:邓丽君的贴身随从张夏莲
 · 红叶:“上厕所”与“下厨房”
【开心一笑】
 · 拔牙
 · 明清两代帝王集体给全国老百姓拜年
 · 金家王朝家谱
 · 在日本吃生鱼片的尴尬
 · 美女为何剩下了
 · 有话好好说
 · 如果我生个像我一样的儿子
 · 男人们成立个“夫联”吧
 · 参差不齐的儿童节
 · 唠唠回国遇到的事儿
【借鉴东瀛】
 ·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惨遭众多“女克星
 · 日本人曾经有多爱奢侈品(zt)
 · 黄文炜:中国人对日感情的变迁
 · 蓝熏:日本企业为何呈现溃败趋势?
 · 杜海玲:和服下一抹绯红
 · 万景路:日本人的死亡认识
 · 日本国家债务创新高,市场却无诧异
 · 万景路:原来空姐、护士和学生妹还
 · 花滑女王浅田真央退役深层揭秘
 · 毛丽敏:毕业典礼
【凡人小事】
 · 凌鼎年:衙门里的孩儿莲
 · 颜安:我的家在金沙江上
 · 汪先恩:德州回想
 · 汪先恩:说不清的医疗情事
 · 汪先恩:沈冲岭上
 · 韩国新总统文在寅:得年轻人者得天
 · 可越:幸福的地瓜
 · 可越:给孩子的未来加个望远镜
 · 坑娘、坑总统的富二代
 · 阿海:无事献殷勤 传销迷魂术
【灵光一现】
 · 怎样及时发现倾覆轮船?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 冯学荣:我为什么瞧不起中国历史学
 · 《红楼梦》的作者是否不是曹雪芹?
 · 黎阳:川普上台将欲何为?
 · 民主失败了还是专制失败了?(ZT
 · 如果特朗普当选会怎样?(ZT)
 · 中国贫富差距新特点:从穷人太穷转为
 · 中国政治现状及可能的走向
 · 中国人的怨气从哪儿来?
 · 中国的问题并非在转型
 · 2016年中国政经形势空前复杂
【寻幽探密】
 · 一千年后人类消失!
 · 最新科学颠覆了人类世界观(ZT)
 · 和老度探讨“空间弯曲”
 · 神秘的中微子
 · 牛顿对宗教的影响
 · 宇宙从何方而来
 · 也谈引力波
 · 新疆十八怪
 · 宇宙不可知
 · 煮酒君:“支那”一词本非蔑称
【美食美游】
 · 阿坝草原上飘着祥和的云
 · 冯学敏:初访重庆
 · 旅游当然去成都
【王朝旧事】
 · 崔敏谈文革和父亲崔巍之死
 · 沈志华:中朝关系内幕
 · 令人魂飞胆丧的“斯大林晚年”风波
 · 胡平:从戚本禹的命运看文革期间的
 · 戚本禹说:庐山会议是彭德怀和刘少
 · 戚本禹说反右派
 · 戚本禹:中南海内反右斗争:“二王
 · 理应公开---不能公开的邓小平讲话
 · 邓力群的梦30年后全都成了事实
 · 电影《知青》不敢公开的真实故事
【红朝故事】
 · 中国经济是怎么被玩垮的?
 · 资中筠在习总书记与民主党派“共识
 · 中国失控的县委书记
 · 交警罚你没商量
 · 重税治国时代的来临
 · 血色奢华
 · ​2015年中共反腐回顾及2016年
 · 中国顽固贪腐势力何以充满必胜信心
 · 郎咸平堕落到与骗子同台
 · 中国农民贫困的真正原因
【小感动】
 · 回香港
 · 年·春晚·年夜饭
 · 孩子,别忘了你的笑容
 · 来自陌生人的感动
 · 女儿的情人节
 · 玫瑰:父亲节 写封信给老爸
 · 鲁强:奶奶
 · 挺感人的一个故事———我用生命守
【顺手牵羊】
 · 也谈“正能量”
 · 鲁强:从李小龙的面试视频说起
 · 钱理群:鲁迅与毛泽东
 · 九个小故事(zt)
 · 朴槿惠若被总统“特赦”仍能东山再
 · 比特币:几分钟转移资产(zt)
 · 德国工匠:我们不相信物美价廉!
 · 人们为什么会变得残暴?(zt)
 · 鲁强:“滚回中国去”
 · 黄文炜:海外边缘人的爱国
【乱弹】
 · 六四之后说六四
 · 美朝开打?
 · 美国先发制人打击朝鲜有多大胜算
 · 也说老虎咬人
 · 支持率低又何妨
 · 戏说川普时代
 · 雾兮?霾兮?
 · 2017年的“日本小姐”会是谁
 · 日本天皇想退休
 · 感恩节后话感恩节
【科技点滴】
 · “毛粒子”的始末
 · 有关屠呦呦的争议
 · 这个诺奖应该发给谁?
 · 屠教授得诺奖后的思考
 · 从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看中国人的劣
 · 数学家小传:费尔马
 · 小保方晴子学术造假之十三(终结篇)
 · 小保方晴子学术造假之十二:一竿子
 · 小保方晴子学术造假之十一:科研大
 · 小保方晴子学术造假之十:追根寻源
存档目录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彩色胶卷拍下文革期间的中国(zt)
   

彩色胶卷拍下文革期间的中国(zt

 

5.jpg

翁乃强退休后仍然带着一台相机到处跑

1.jpg

北大荒知识青年的日常生活系列之一

2.jpg

1966年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局部)

1968年,一批知青从黑龙江大兴岛乘船来到北大荒新建的知青点。翁乃强在《人民中国》日文版杂志社当摄影记者已有四年,他也背着相机,出现在这批拖船上。

狭窄的船上挤满了人。大家穿着相似的蓝棉布上衣、斜跨军绿色布包,与背景同样色调的水草、天空相融。拥挤在一起的年轻人们,相互沉默不语,脸上似乎透出疲倦。船中间有一位侧身站立的女孩,一缕刘海从帽檐处露出来,闭着眼,微微皱眉,内心似有波动。翁乃强觉得这个安静的场景有种动人的力量,于是举起手中的相机,拍了下来。

2011年,在北京做律师的陈秀改在这张照片里认出了自己。她特地找到翁乃强当面致谢,还拉他去参加荒友聚会。那张照片中18岁的她,如今已67岁。

历史照片很有意思,记录的是平凡人的生活。我很喜欢纪实摄影,从里面看到环境变了、人变了,也看到社会的发展。”80岁的翁乃强刚从海南过冬回到北京,在望京工作室里接受了第一财经专访。

他在两只老派的白瓷杯里冲泡了速溶咖啡,端出来请记者喝。茶几上放着两盒招待客人的点心。在这个两室一厅的公寓套间里,存放着数不胜数的照片、底片、画册,是他在过去半个多世纪留下的宝藏。

2006年北京华辰秋拍,翁乃强的《1966年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被拍出22万元的价格。随后,有更多他拍摄的文革时期的作品发表,并广为传播。

文革题材的摄影作品并不少见,人们之所以被翁乃强的作品吸引,主要是因为很少见到这一时期的彩色照片。毛主席站在天安门城楼的一角,向底下欢呼的红卫兵脱帽致意,墙面略带斑驳的砖红色、蓝色天空中飘起旗帜的鲜红色、还有角落一丛树木的葱绿色,都给人以魔幻又现实的深刻印象。

当时周总理和负责外事工作的廖承志都很重视《人民中国》,我们是用外汇进口的彩色胶卷。外面根本没有冲洗彩色片的地方,所以在进口胶卷的同时,也要买好配套药水,回来自己手工冲洗照片。六个瓶子摆开,还要用温度计量,温度正负不能相差多少,再一个一个地倒。他回忆,当时一个反转片的价格,能买三至五个彩色胶卷,或是二、三十个黑白胶卷。

在里屋的写字台上,他用原本装巧克力的塑料盒保存着许多当时冲洗出来的底片正片。大部分都没来得及发表,就成了如今珍贵的历史资料。退休后,他开始慢慢地整理以前的照片,其中很多被中国国家博物馆以及民间私人藏家收藏。

除了毛主席八次接见红卫兵,还有知青开发北大荒,翁乃强以记者身份见证了许多重要历史事件,比如1966年大串联,1977年恢复高考,1971乒乓外交1976年毛主席纪念堂落成。那时他的家就在王府井的校尉胡同,往往一有什么大新闻,他就背上相机跑到天安门广场去,一蹲就是一天。

3b.jpg

20世纪80年代初,在天安门广场上游玩的父子

1964年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1970年中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成功、1976四人帮倒台、1985年中国女排战胜古巴队实现四连冠,每逢这些重大历史事件,人们蜂拥到天安门广场欢呼庆祝时,他总在游行队伍中,拍兴奋的面庞,也拍人群散去后广场上清冷的一刻。

这个习惯,甚至在搬家之后还没有改。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消息一出,职业敏感就把他带去了天安门广场,有位路人请他帮忙拍下自己与当天头条公布这个消息的《人民日报》合影以作留念。

天安门广场在建国初期那几年很窄小,种了很多树、草地,还有几道墙、几道门,还有小摊小贩,蹩脚的电车从那边经过,看着像是要散架一样。后来这些都拆掉了、垃圾也被清理。现在多漂亮。翁乃强亲眼看着城市的巨大变化。

上世纪70年代,王府井大街进行改造时,他自己跑去王府井大街北边的金鱼胡同拍了一组反映历史变迁的照片。后来他找到一张相同角度的历史照片,打印出来夹在册子里,展示给记者看。同样的胡同口,曾经是留着长辫子的路人、两排黄包车,后来变成了小汽车,后面的两层小楼里曾经有赫赫有名的满汉全席台湾饭店,现在也成了高级百货商场。

4b.jpg

70年代,北京街头卖蝈蝈的小贩

归国

1936年,翁乃强出生于印度尼西亚的一个富裕的华侨家庭。父亲开照相馆和广告公司,与文艺界人士常来常往,给年幼的儿子营造出优良的美育环境。

大人给顾客拍照,我在边上看怎么拍,怎么跟对象聊天让他情绪变好、怎么去抓拍某个最好的瞬间。他说。画家李曼峰是他的义父,华侨进步报刊《生活报》摄影记者周昌平曾经在他家躲风头。1942年日军侵占印尼,父亲和义父因为曾经为中国捐款而遭逮捕,直到日本战败才从集中营逃生。

入狱前,父亲好像有所预感,特地给七个子女拍下一张合影。背景是家里的小汽车,车头上赫然横着一张封条,上面写着:大日本军接收。这张照片对翁乃强的影响很大,在数次采访中都提及此事,从那时起他渐渐明白了摄影的更深层意义。

1951年,14岁的翁家老三告别父母,追随两个哥哥的步伐前往中国。在印尼移民局办公室里,他被告知如果去了中国就再也回不来了,还是毅然用十个手指头按下了手印。

说到这一段,翁乃强从书橱抽出两本大开本画册,里面是伦勃朗、拉斐尔的速写和油画,外面包装的牛皮纸已经破损不堪,书页泛黄。这是刚回国那几年,爸爸妈妈从南洋邮寄给他的。扉页有题字:强儿存阅,为人民服务

1958年,翁乃强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在吴作人工作室学习,师承艾中信、韦启美。1964年被分配到《人民中国》日文版杂志社工作,先做了美术编辑,然后在组长黄祥坤的指导下正式成为一名摄影记者。1990年他被调入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筹建摄影工作室,从此开始了教书生涯。

25年的专业报道经历里,他不可避免地要站在官方的立场、出于宣传目的而拍摄。可是正如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主编冯克力曾评论的那样,本质上属于宣传照片,但相比同时期搞摄影的人来讲,抓拍的内容相对多一些。

摄影评论家那日松在中信出版社《彩色的中国》一书序言中把这种抓拍称为真诚的摆拍因为他的拍摄对象都已经自觉地变成了荒诞时代的无法啊主宰自己命运的演员,而翁老则真诚地记录了这个时代的荒诞与现实。”“那些带有强烈政治符号的彩色照片,在尘封了多年之后,却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影像具有特殊代表性的经典作品——有点荒诞,但又非常现实。这是一个时代政治美学的延伸。

生活

退休之后,翁乃强仍然喜欢随身带着一台单头索尼数码相机到处跑。参加美院师友同学的展览开幕活动,去外地旅行游玩,出门散步赏花,都会时不时拍上几张。不再需要搬着沉重的大相机,也不需要换胶卷,可以一直拍,然后从中选取最满意的,甚至还能通过WiFi实时传送发布,他认为这一切对于新闻纪录来说都是巨大的进步。

甚至连手机都可以拍!但是这样反而专业门槛更高,要做出专业照片反而更不容易。他对记者赞叹起最近在央视播出航拍中国纪录片,利用无人机以鸟瞰视角拍摄,把原来看不见的东西让大家看见了。

他平时常常坐在电脑前整理照片,跟现在常见的超大尺寸专业显示屏相比,他的这个大概只比iPad大不了多少。主机旁边是一台小小的扫描仪,还有成堆的光盘、好几个移动硬盘,里面全都是经过数字化的老照片。我这个人没什么逻辑思想,看着什么好就扫描出来。结果现在都不成体系,还有好多都没有弄完。他不好意思地说。

在翁乃强的摄影作品里,有大量反映百姓生活的场景,现在看来似乎要比常见的官方宣传照片生动有趣得多。比如冬储大白菜,是在计划经济时代北方地区特有的景象。大白菜易于储存,成为人们过冬的重要菜品,而由于需求量极大,白菜由公社、大队、街道统一安排购销,一到时间家家户户齐齐出动。照片里看到样板台上放着三种等级的白菜,每家按照人头统一按比例分配,好菜、坏菜都会有。人们用三轮车把白菜拖回家,整齐地码放在墙根、阳台角落、室外窗台上。

还有80年代初北京的换房会,所有职工都是单位统一分配住房,市民为了解决夫妻分居、孩子上学等问题,在民间展开换房活动。露天公园里,大家把自家房屋的基本情况写在纸板上,蹲站成排,方便来换房的人了解——这场面与近些年的招聘市场、相亲角无不类似。

而在他拍下的照片里,我们看到雪天骑自行车上班的人,早市买青菜的人,坐在爸爸自行车前座皱着眉头的人,好像是无数个自己。彩色照片更容易让人产生一种梦幻的现实感,而黑白照片则让我们仿佛看到某种历史的真实。那日松这样写道。

6b.jpg

70年代末期,上班时间,广州海珠桥上的车流

7b.jpg

70年代末期,河沿边的早市,各种新鲜蔬菜供人们挑选

8b.jpg

70年代,北京丰台,冬季清晨的蔬菜集散地

9.jpg

70年代,北京故宫城墙下的剃头师傅和他的老主顾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