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7,868,84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参加婚礼有感
· 并非虚构的故事
· 咱也八卦一把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我看“毛泽东时代”
· 钱最重要?
· 我不知该怎么想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协
· 董胜今:董胜今的博客
分类目录
【小说】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四)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三)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二)
 · 人有脸,树有皮
【随感杂谈】
 · 参加婚礼有感
 · 咱也八卦一把
 · 我看“毛泽东时代”
 · 钱最重要?
 · 我不知该怎么想
 · 冬季风暴“斯特拉”
 · 王岐山这三段话
 · 汉族人……
 · 算算通膨
 · 女人的固执
【摘编文章】
 · 并非虚构的故事
 · 骑兵如何作战(下)
 · 骑兵如何作战(中)
 · 骑兵如何作战(上)
 · 刘庆棠的回忆(下)
 · 刘庆棠的回忆(上)
 · 鳄龟
 · 说说情人节
 · 二战末期的华沙起义
 · 乌冬面及发源地
【旅游】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 黑河之旅(二十)
 · 黑河之旅(十九)
【纪实】
 · 在中国人圈子里
 · 我这位朋友
 · 当年的火车
 · 人性,人的本性(下)
 · 人性,人的本性(上)
 · 黄昏恋?
 · “文革”之初的日子
 · 大吃马肉
 · 魂断女儿湾
 · 美国少女玛丽娅
【散文】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 过年包饺子
 · 这酒我喝了
 · 去世和去势
 · 漫步冰雪
 · 春雪,春雪
 · 纽约和北京的比较
 · 飞机上看景
 · 来自远古
【转贴文章】
 · ZT:诺贝尔文学奖是这么评选出来的
 · ZT:在东北养老的俄罗斯人
 · 春晚是一场极致的互虐:看不惯又干
 · ZT: 华人在美国就业最多的三大行业
 · ZT:从“风投”到“债转股”
 · ZT: 申纪兰被爆料全家都是高官巨富
 · ZT:你越对,就越得罪人
 · ZT: 一个残疾农民工的故事
 · ZT:郎平为什么能成功?
 · ZT:今天只为女排醉,只陪朗平泪
【随手一拍】
 · 雾
 · “霜叶红于二月花”
 · 传统与现实
 · 照月亮
 · 两张照片的比较
 · 家门口的早霞
 · 一朵朵花
 · “彩云追月”
 · 蜻蜓
 · 照日出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我这位朋友
   

我这位朋友

 

  就叫他金锁吧。初次认识他是在“文革”初。那时我们这些小学六年级的孩子们因“停课闹革命”在街头晃荡了一年半了,一声“复课闹革命”我们就近上了中学;上学就是“初二”。那时校园里总是乱哄哄,打群架司空见惯。忽一日全年级开“批判会”,台上被批的有几个专门打架斗殴的主儿;这我们都熟知,还有个很瘦小的男孩儿也被批判,同学们对他大都不认识。有知情者说“他是‘佛爷’”,也就是街头小偷。他就是金锁。

  上中学一年多我们这些“六九届(初中毕业生)”的全体“上山下乡”。我因“出身”不好,黑龙江省生产建设兵团拒收,结果去了“北大荒”一个农场当“知青”。同校的学生中大约有二、三十个去了那个农场。并非所有去的人都是“出身”不好,其中一半是因为“政治表现差”。金锁就是。其实他“出身”很好;父亲是老工人。家里就他这么一个男孩子,所以娇生惯养,逐渐品行不端,开始在公交车上偷钱包。据说金锁是惯偷,“手段”高超。

  金锁到了农场总是惹是生非。因为他特别任性,所以总和周围的人发生口角,并因此打架。他因为个子小总吃亏;不过他有和我们这些同学校来的“知青”关系好,所以每当他打架吃亏的时候,都有人来劝架。他手也真狠,曾有一次,和同宿舍的一位膀大腰圆者打架,虽然我们及时拉开,他已经鼻青脸肿。第二天早上,金锁突然拿着个镐把儿冲出门,朝那膀大腰圆者后脑狠狠的一下,当时就把那壮汉打晕。金锁还不依不饶,抡着镐把儿继续打;我们赶紧冲出去阻止,不然真能把人打个好歹。

  在农场金锁从来不偷同宿舍人的东西,但他偷连队里的鸡鸭。有一次,青年食堂准备过节抬来很多鹅蛋、鸭蛋和鸡蛋,放在库房里。我们从库房的没玻璃的窗户能看到那两大筐蛋,真想偷上几个。可是窗户上都钉着铁条,胳膊伸进去根本够不到。金锁看后诡秘地一笑。那天夜晚,我们几个人在他的带领下,来到库房窗户那儿。金锁用一根竹竿绑上个大大的汤勺,伸进窗口将那些蛋一个个“盛”了出来。啊哈哈哈。

  金锁在农场的时候耐不住艰苦的日子,他不辞而别回了北京,干起了“老本行”——在公交车上行窃;同时,他还干溜门撬锁的勾当。终于,事发,他被逮到。当时我们听说的就是他被判了五年徒刑。金锁刑满后又遣返回原来所在农场。那时“知青”都已返城。他后来形容那段日子是“透不过气”来。周围的人都是“刑满就业”的单身老农工,每天收工宿舍里没人说话,一个个剥麻(把麻从麻杆上扒下来用于拧麻绳)“义务劳动”。整个宿舍里充满了老农工们抽的烟雾。那是所谓的“关东烟”,极其呛人。

  后来金锁的母亲退休。那时北京市有个规定,退休职工的子女可以顶替其工作岗位。这样金锁便回了北京。金锁回来后已长成大汉子。个头相当高大魁梧,他五官端正,看起来相貌堂堂。他后来说,想到自己过去的荒唐,决心洗心革面,做个老老实实的人。他谈起刑满回农场后的那几年心有余悸,说“那日子能把人憋死”。

  金锁在工厂当车工,非常的敬业。居然被一位同厂姑娘看中。那女孩儿家里是干部,开始坚决不同意。后来姑娘为此竟然自杀未遂。这她家里只好随了女儿的心愿。我们这些农场的朋友知道此事后都很欣慰,说金锁是浪子回头。

  可是谁成想,金锁在六十三岁时突然去世!而去世的原因和他有了“小三”有关。有关金锁有外遇的事儿就别细讲了吧。他在五十五岁就退休了。后来应聘在家乡办企业当技术指导。他那时心脏有些问题。他讲“退休在家闲得没事反而感觉更不好”。也倒是,他应聘这些年身体一直没什么问题。可他有了“小三”那阵子便格外活跃,聚会上喝大酒,唱卡拉OK疯疯癫癫的样子。

  知情者说到金锁有外遇后就闹离婚。他自己和“小三”住在一起,还特地在郊区买了栋公寓。看来金锁还有几个钱嘛。是的,他原来的房产卖掉,自己又当技术指导,确实有几个钱。一天就在他去看装修公寓的时候,突然心梗!在现场就不行了。金锁就这么走了。

  原农场的朋友们议论纷纷。我在微信上说“别说了,事情已经过去。再说,这是他的个人私事。让我们愿金锁一路走好吧”。我很伤感,想起我们每每聚会的时刻。你可以说金锁不是个精神境界很高的人,但他和我曾在农场朝夕相处了多年。是啊,他有“小三”是“作死”。人哪,总有七情六欲……还好,他走得痛快。我猜测,如果他和那位“小三”泡下去,或许命运更惨。

  金锁曾有那样让朋友们交口称赞的一个家,他还有个很孝顺的女儿。这一切都结束了。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