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椰风阵阵,思绪如河  
让思绪找到她栖息的地方  
我的名片
椰子
 
注册日期: 2008-02-25
访问总量: 4,765,33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帮助宣传中国功夫网站 wushuw.com
最新发布
· 这也是美国:一个中国学生受到的
· 原住民陈尸街头引发社区愤怒:记
· 十九天:回国感悟
· 《谁杀害了陈果仁?》精彩影评
· 给我钟爱的电影 La La Land
· 2016年回国感受:卖粽人
· 2016年回国感受:见老同学
友好链接
· 晓竹:晓竹之家
· 转悠:没事瞎转悠
· 白凡:白凡的博客
· 怡然:怡然博客
· 又一蛮夷:又一蛮夷
· 雨露:雨露的博客
· 北雁高飞:北雁高飞的博客
· 秋秋:海阔天空
· 偶灯斯陋:偶灯斯陋的博客
· Ottewell:Ottewell的博客
· 叶子:却道天凉好个秋
· 百草园:百草园
· 楚梅小居:楚梅小居的博客
· Rondo:Rondo的博客
· 笑咪咪:我思故我在-自由的心
· 昭君:昭君的博客
· 名子:名子的博客
· 熊小熊:熊小熊的小小天空
· 立青:立青的博客
· 夏天的雾:夏天的雾
· 寄自美国:寄自美国的博客
· 别煮啦:别煮的博客
分类目录
【2016年回国记录】
 · 2016年回国感受:卖粽人
 · 2016年回国感受:见老同学
 · 2016回国感受:回家
【随笔(3)】
 · 十九天:回国感悟
 · 一月二十一日全美“女性与社会全体
 · 想给林丹写几句话
 ·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test)
 · 纪念小铃铛(Bruno)
【随笔(2)】
 · 谢谢张贤亮
 · 三藩的风
 · 乡情同学情:聚散两依依
 · 令人难忘的美国青少年羽毛球比赛
 · 云也温柔
 · 2013春晚的女性掌权特点
 · 我看莫言诺贝尔文学奖感言
【思考(2)】
 · 这也是美国:一个中国学生受到的住
 · 这是2016年还是1916年?在自己的国
 · 少暴露亚裔特质就能被名校录取?
 · 给“种族苦情者”标签的主人识字而
 · 谈种族不该是任何一位美国总统的忌
 · 高等教育中的亚裔与太平洋裔APAHE
 · 简谈目前美国的制度性歧视
 · 社会学对我的影响
【我的小猫咪】
 · 昨夜
 · 家有小猫咪(照片)
【思考】
 · 《谁杀害了陈果仁?》精彩影评
 · 陈果仁后美国人怎样看“模范族裔”
 · 陈果仁后美国人怎样看“模范族裔”
 · 从“对毒品宣战”到今天Ferguson黑
 · 一位在港居住的朋友对于小童小便的
 · 培育社会学想象力的三个思维方式(
 · 像社会学家一样去思考 (译文系列)
 · SCA-5是配额制度所以违背“平权法案
 · 由于ABC事件:推荐一本讲述排华历史
 · 看李春燕面对CNN采访华人抗议游行的
【小诗】
 · 给我钟爱的电影 La La Land
 · 你的拉赫玛尼诺夫
 · 幸福在海边存着 (外一首)
 · 黑与白:无限延伸的旋律
 · 写给一个精神病人的时代
 · 握手我的对手我永远的朋友:写给李
 · 人生最初的爱恋(诗)
 · 音乐如月光
【蛇年2013】
 · 除夕夜归辩论队:手机短信
【我看枪支控制】
 · 美国学生和国际学生对枪支控制的讨
 · 与学生讨论枪支控制的问题
【社区学院二三事】
 · 《谁杀害了陈果仁?》精彩影评
 · “我也不愿被称为白人呢”
 · 有一个人被杀害以后
 · 几位美国青年对交换配偶的看法
 · 无语!!!康州小学枪击!!!
 · 我的欣赏和感谢:给我的学生
 · 向你致敬,我的学生志愿者!
【家有芦花鸡】
 · 给我的母鸡peachy
 · 纪念我的好鸡Berry
 · 窗外的惊悚:老鹰抓鸡
【2012回国随笔】
 · 那天我们去神龙潭:山顶农家饭
 · 那天我们去神龙潭:竹林,竹林
 · 人生双轨线
【学会生活】
 · 春花烂漫的六月八日(组图)
 · 粽子和芍药
 · 一个可爱的纪念日
【偶尔随笔】
 · 后院花红
 · 从中国好歌曲里看新中国人的崛起
 · 今年的第二场雪
 · 月亮是文学的母亲
 · 马路上动人的一幕
 · 我记忆中的一位大学少女
 · 今天是“dead day”
 · 费翔费翔,重见费翔
 · 龙来了:春节有感
 · 这样的午后
【二人世界(3)】
 · 谢谢你,我的爱人
 · 青春的回眸(3):重访918房
 · 青春的回眸(2):怀念研宿918房
 · 青春的回眸(1):我们的20年
【教学日记(3)】
 · 你学到了什么?社会学概论课学生的
 · 种族主义的另外两种逻辑谬误(续)
 · 种族主义合法性谬误和门面主义谬误
 · 种族主义的五种逻辑谬误:个人主义
 · 种族不平等是“依代际来积累的”(译
 · 21世纪美国的种族主义:一个癌症 (
 · 21世纪美国的种族主义:一个癌症 (
 · 网友评论“真爱究竟是什么?”辑录
 · 真爱究竟是什么?对爱情的探讨
 · Who Killed Vincent Chin? ?(录像
【季节的收获(2)】
 · 夏日盛开的玫瑰
 · 今年孩子们刻的南瓜 (独家图片)
 · 平安夜的惊喜:鸡下蛋了!(微博)
 · 秋叶私语
 · 我的小花园
 · 谢谢五彩教做鲜肉月饼
【做妈妈做爸爸(2)】
 · “他们不太懂得这里的文化…”
 · 女儿对“你长大了想做什么?”的回
 · 女儿是我的行为监察人
 · 写给儿子的十八岁生日
 · 我爱Valentine’s Day
 · 圣诞礼物中的细心
 · 孩子们写给父母的圣诞信
 · 家有少男:“你们讲话不要那么大声
 · 女儿病中感悟
 · 写给儿子的15岁生日
【了解美国(1)】
 · 原住民陈尸街头引发社区愤怒:记一
 · 今晚Open House: 儿子的高三老师们
 · 亚裔美国人在入学申请时受歧视吗?
 · NRA (国家来福枪协会)对12/14事件
 · 一位受害者姐姐写给总统的信
 · 我看到了20个孩子美丽的照片
 · 值得感谢的几个人
 · 一个不容错过的NPR关于种族主义的节
 · 给儿子高中的辩论比赛当裁判
 · 一位华裔美国士兵之死
【我的母亲父亲】
 · 我的奶奶(二)
 · 我的奶奶(二)
 · 我的奶奶
 · 妈妈写的生日祝贺信
【生活点滴(10)】
 · 芦花鸡与直升飞机:奇谈怪论笔录
 · 来到了青少年地区羽毛球超级比赛场
 · 一个美丽的“错误”
 · 我们家的两只芦花鸡
 · 小提琴老师和她的儿子
【孩子的作文(3)】
 · 牛牛的中文诗“风”
 · 小作文:儿子写给雨果的一封信
 · 女儿的作文:冬天
 · 儿子作文:辩论比赛
 · 儿子作文“我的初中的最后一天”
 · 女儿作文“我们家的小花园”
【读与听的笔记(2)】
 · 纪念陈果仁被害30周年
 · 张维迎教授谈《语言腐败导致道德堕
 · 英国和美国街头暴乱的互相借镜:阶
 · 浅议时代周刊《欧洲的终结》一文
 · 由健康保险法挺过了联邦第一轮法庭
 · 美国经济衰退与婚姻不再传统有关?
【影视欣赏(2)】
 · 进藏女兵的诗意爱情(2)
【深深的感动(2)】
 · 小猫“小铃铛”
 · “我们一生都会有做老师的时候”
 · 中国远征军:永不陨落的灵魂
 · 校巴站边的母亲和她的小孩
 · 儿子八年级毕业典礼
【短文】
 · 请教关于申请大学的两个具体问题
 · 与叶子惜别 (微博)
 · 为名子写点儿什么
 · 清华毕业的千万富翁《一虎一夕谈》
 · 儿子学武术后(微博三则)
 · 初中毕业快乐,儿子!(短文)
【女友(2)】
 · 我的漂亮女友(2):咱们的江姐
 · 我的漂亮女友(1):美的解读者和实
【灵机一动写的东西】
 · 今夜有雪
 · 琼海高铁站的那抹绿
 · 生活气息
 · 给珍惜亲情的朋友们
 · "我不再背15万的挎包了”(微博
 · 谁才可能随遇而安?
 · 充满阳光的屋子
【我看人生】
 · 一位海归的来信
 · 海归海不归:何妨就让我们互相羡慕
 · 谈谈海归和爱情的转化
【海南的回忆(1)】
 · 海南,我心中的海南4:木薯、木瓜和
 · 海南,我心中的海南(3): 玩捉迷藏
 · 海南,我心中的海南(2):四岁邻居
 · 海南,我心中的海南:我们住的平房
【椰公专栏(9)】
 · 椰公:“毛泽东是当今中国的一面旗
 · 椰公:占领运动的国际视野
 · 椰公:俄国总统说“打羽毛球的人能
 · 椰公:同中国亲友通电话和电子邮件
 · 椰公:通用核心课程----美国中小学
【杂文(6)】
 · 五年博客路
 · 生活本身就是在跳舞
 · 开博三周年:也谈从网络攻击看人的
 · 网事如烟,随烟而逝
 · 我看Amy Chua的《为什么中国妈妈高
【深深的感动(1)】
 · 赞聪敏勇敢的大雁儿(北雁高飞)博
 · 你是我深深的感动
 · 不仅仅是眼泪和感动:纪念Tuscon死
 · 博友联名平安夜快乐
 · Life is too beautiful to skip it
【2010年回中国点滴(4)】
【2010年回中国点滴(3)】
 · 中国变了吗?回国行十二篇
 · 上海的城市性格与历史的关联:回国
 · 在西安遭遇了这样一位司机:回国行
 · 我的公公婆婆:回国行第九篇
【2010年回中国点滴(2)】
 · 庐山的个性,庐山的美丽
 · 一个明星女孩:回国行第七篇
 · 绿茄子的感悟:回国行第六篇
 · 在广州看专科医生:回国行第五篇
【2010年回中国点滴(1)】
 · 拥挤的广州拥挤的办证中心:回国行
 · 广州东山湖公园:回国行第三篇
 · 女儿的苦恼:回国行第二篇
 · 我回来了:2010年中国行之第一篇
【杂文(5)】
 · 我是一个不愿苟且的人:陈凯歌在“
 · 想念不再在这里写东西的几个人
 · 深深地感动:纪念抗美援朝战争60周
 · 我的小小声明
【生活点滴(9)】
 · 女儿学会游泳对我的启发
 · 生活中的谈话(1)
 · 儿子对什么是幸福的理解
 · 一件小事:对父母说话夹英文
【社会学思考(5)】
 · 万维网站导读有倾向性是好事还是坏
 · 爱就是一切吗?戈尔夫妇40年的婚姻
 · 关于成功和不成功
 · 英语啊英语,做你自己
【做妈妈做爸爸】
 · 樱花散落里的母亲节
 · 我和儿子的一场暴风式谈话
 · 和我的儿子谈性教育
 · 儿子要cool不要再练piano
 · 一个“四脚并用”的妈妈:卡通分享
 · 爱的日记:母亲节
【20年后来相会(2)】
 · “你还没有换老婆?太落伍了!”
 · 往国内网站放文章遭遇“敏感词”实
【小小衣橱(1)】
 · 我在广州买衣服之二:三川之外
 · 我在广州买衣服(图示):2010冬天
【生活点滴(8)】
 · 妈妈,我永远记得你那句叮咛
 · 女儿的第一次钢琴评审
 · 给儿子13岁生日的一封信
 · 孩子们写给奶奶的生日信(图)
【椰公专栏(8)】
 · 椰公:农村老家的变化
 · 椰公:从“恋爱自由”到“言论自由
 · 椰公:学校有色人种教师的活动
 · 椰公:温家宝,奥巴马,美国主流媒
【怀旧一点点(2)】
 · Ottewell的《也聊豆汁儿》带给我的
 · 何妨就让我们互相羡慕?
 · 由连环画《伤逝》想起的
【社会学思考(4)】
 · 校园社会运动:马赛克
 · 从“我”到“我们”:少数族裔,走
 · 学生所理解的反向歧视---与高天阔海
 · 当我问了当地精英学校的教授一个问
【我的性别视角(1)】
 · 聊聊女性要不要工作的话题
 · 妈妈织毛衣、女性的传统与现代
 · 温柔地杀我们:广告中的女性形象
 · 性别是“做出来”的
【20年后来相会(1)】
 · 相见:20年同学聚会散记1
 · 同学聚会是一场“成人游戏”
 · “如果你们不出国,现在会怎么样?
 · 我们是兄弟,我们是姐妹
【椰公专栏(7)】
 · 椰公:西藏,一个说不完的话题
 · 椰公:一位美国CEO对中国经济的看法
 · 椰公:“误导”,谷歌的商业模式
 · 椰公:秋天的晚上
【二人世界(2)】
 · 因为有爱 (重贴一首诗)
 · 关于爱情:我的新年感悟
 · 小雨中的你
 · 我和我的老公
【教学日记(2)】
 · 苏醒(1):一个学生从课堂里带走的
 · 同性恋学生给我出了道难题
 · 1963年9月15日,Birmingham Sunday
 · 终于等到了让我动容的Re-do:对种族
【自己笑自己(2)】
 · 漏斗如我
 · 自己笑自己:咱怎样应付上课打盹的
【杂文(4)】
 · 答各位网友评论的信:出国已经不再
 · 谢谢新天地:心底的乡情
 · 一场改变误解的平权法案Affirmativ
 · 一跳解千愁吗?想起我读研时也有人
【在美国的中国人(1)】
 · 在美国的中国人:朋友的幸福农场生
 · 她:“我这辈子已经完了”(国人百
【小诗系列(2)】
 · 多年以前和现在(外一首)
 · 我爱你,中国
【Reading Journals(2)】
 ·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结束文革的时间
 · Obama 明天会说什么?
【论坛(2)】
 · 目前最严厉的移民法案可能在Alabam
 · 看温家宝总理答记者招待会印象
 · “消费主义与精神成人”:夏中义演
【杂文(3)】
 · 我和孩子一起学中文(续)
 · 母子同写:孩子怎样学中文
 · 小议“中国妈妈”
 · 为什么大多数人并不写博客?
【孩子的作文(2)】
 · 少年对《双城记》两段的翻译
 · Rosie作文:秋天
 · 牛牛黄石公园日记(驼鹿 Moose)
 · 牛牛黄石公园日记(熊)
 · 孩子的作文:怪石城堡(另一篇)
【椰公专栏(6)】
 · 椰公:学生们怎么看医疗改革
 · 椰公:海外华人学者应该具备更强的
 · 椰公:中国人在美国生根、开花、结
 · 椰公:新疆7.5和拉萨3.14
【季节的收获】
 · 今年感恩节爬梯的几个菜:谢谢欧阳
 · 请北雁高飞和叶子指教窝头做法
 · 火鸡节的火鸡:请欧阳峰检验
 · 樱桃红了(图)
【Reading journals】
 · 一个戴着种族面具的警察滥权案?浅
 · 美国的医疗保险公司有多黑?
 · 新医改:一个两党严重分歧的健康医
 · 资本主义危机、全球化与道德危机:
【生活点滴(7)】
 · 小小的背影(带图)
 · 静静的哥伦比亚河(图)
 · 哭Lucile
 · 想念爸爸
【孩子的画】
 · 全家来画一只猫(组图)
 · 我们家的群体画像
 · 女儿(6岁)的画:2009
 · 儿子的画:2009
【杂文(2)】
 · 新疆7.5事件引起的一点思索
 · 把青春进行到底
 · 我在台湾看到的一些民运人士
 · 在六四的镜子前照照自己
【爱的日记(1)】
 · 爱的日记:修养
【说说女人吧(2)】
 · 喜欢陈蓉
 · 喜欢陈果
 · 我独爱潘虹
 · 女人有中间的路可以走吗?
 · 为了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母亲
【小诗系列(1)】
 · 上学了:写给孩子们开学的第一天
 · 巴黎,我梦中的爱人
 · 想起了你
 · 哦,西雅图的春天!
【教学日记】
 · 种族主义学生作业后面的故事(续)
 · 令我倒吸凉气的两份种族主义学生作
 · 教学日记2: 结婚一分钟,学位要四
 · 教学日记:离婚文化和言论自由
【椰公专栏(5)】
 · 椰公:一个俄罗斯人评6.4.
 · 椰公:我在6.4中的所见所闻(二)
 · 椰公:我在6.4中的所见所闻(一)
 · 椰公:拉萨
【种族话题】
 · 在美国的中国人是美国人吗??(三
 · 在美国的中国人是美国人吗??(二
 · 在美国的中国人是美国人吗??(一
 · 小孩与种族环境、种族歧视
【《大家》论坛(1)】
 · 韩美林的大实话(真理)
 · 别了,我热爱的《大家》栏目!
 · 文化大家余光中:乡愁,无尽的乡愁
 · 《大家》系列1:物理学家丁肇中
【诗天地(7)】
 · 你是一条河:给爸爸
 · 每天我们一起去上学(外两首)
 · 春节是什么 (另:09春晚印象)
 · 今夜的美国星光灿烂
【社会学思考(4)】
 · 第一代中国人在美国自我感觉是主人
 · 万维博客还是像一家人:从昭君回来
 · 口音
 · 一件小事:我遇到了种族歧视吗?
【香港,美丽的香港】
 · 香港中文大学校长致2013新生欢迎辞
 · 我在香港买衣服(4):薰衣草In We
 · 我在香港买衣服(3):惊鸿一瞥的M
 · 我在香港买衣服之二:乡村风格Laur
 · 香港,香港,我在香港买衣服 (1)
【生活点滴(6)】
 · 意外收获:在西雅图美美地蹭了一顿
 · 那两颗钉子也扎在了我心上
 · 自己笑自己:骑单车不会停车,等
 · 难忘的2008女儿生日party
【旧日的小文】
 · 熒屏上的郎朗印象
【杂文(1)】
 · 中年是一杯浓茶
 · 想想:是做家庭主妇还是工作妈妈?
 · 患得患失的我
 · 谁才是真正的土包子?
【孩子的作文(1)】
 · Seattle动物园;Seattle的植物
 · 女儿Rosie的诗:小星和小月
 · 姨姨来美国
 · 哥哥妹妹的小作文:我的小白鱼
【怀旧一点点】
 · 心动
 · 中文大学的杜鹃花
 · 你好,我是86级
 · 部队出来的孩子:初中生活拾零
【诗天地(6)】
 · 下大雪啦!(图片与小诗)
 · 你是我梦中的江南
 · 有一辆梦中的旧单车
 · 所有的苦难
【女友】
 · 我的漂亮女友 (1):结缘
 · 在九楼重病房门口的感悟
 · 女友之二:相忘还是不相忘?
 · 好朋友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社会学思考(3)】
 · 奥巴马多大程度上代表了黑人的利益
 · 现代种族主义是真的吗?Is Modern
 · 奥巴马当选表示种族主义被扔进了To
 · 美国的历史在今夜被改写
【葛人葛事】
 · 葛人葛事之四:搞笑夫妻
 · 葛人葛事之三:论文答辩?好“恶心
 · 葛人葛事之二: (儿童不宜啊)还是
 · 葛人葛事之一: 大摆乌龙的王医生(
【自己笑自己】
 · 世界上最短的笑话博客:雪就是钱
 · 自己笑自己之三:因为英文不好而闹
 · 自己笑自己之二:专找有“眼睛”的
 · 自己笑自己:我在加油站给自己“加
【生活点滴(5)】
 · 她是一位真正的美人
 · 今天的家长会:一个天赋学校老师的
 · 我爱你,女儿,你启发了我
 · 悄悄地请悄悄话作者吃一顿
【难以分类1】
 · 不知你能否打开悄悄话和写悄悄话?
 · 谢谢编辑工作,博文失而复得
 · 你发文章或诗会乱套吗?
 · 朋友,一路走好
【随感1】
 · 邮局里的圣诞气氛
 · 因为孤独而写博
 · 其实我们都喜欢看到别人说实话
 · 我喜欢出名前的人
【椰公专栏(4)】
 · 椰公:裁员 – 大学也吃紧了
 · 椰公:我和宁铂的关联
【孩子的世界(3)】
 · 女儿的四幅画和儿子的五虎上将图
 · 暑假最后一天了:马和蝴蝶
 · 儿童世界----兄妹俩的画:牛牛和Ro
 · Rosie 的画和中文字
【孩子的世界(2)】
 · 宝贝,你们真的长大了(亲子日记之
 · 儿子懂事了:向四川灾区捐款
 · 牛牛的画
 · 牛牛作文二:城市的秋叶
【诗天地(5)】
 · 如果生活总是充满了阳光
 · 我斜对面的房子要卖了
 · 夕阳,我想去看你
 · 五月我们在马丁街的最后一夜(附四张
【诗天地(4)】
 · “有一种纯粹的喜悦……”
 · 今夜 中国微笑着入眠
 · 爱您,爸爸 (再试一次)
 · 父亲,一个温情脉脉的名字
【诗天地(3)】
 · 你可以总是静静地思念一个人(三首
 · 暂别可以,不要永别:有感于近来万
 · 为了心中的同一首歌
 · 你是最美丽的人民教师:给袁文婷(外
【诗天地(2)】
 · 心系四川灾区
 · 妈妈,好想你
 · 永恒的爱 (Sweet Home Alabama 打
 · 生日快乐,宁!(外一首)
【社会学思考(2)】
 · English only?一场关于English On
 · 婚姻与家庭课上的一对曾经的“小夫
 · 我的几个“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学生
 · 一场交锋:大学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
【生活点滴(4)】
 · 鸡蛋花和人生:也写给晓竹
 · 亲情日记:女儿上学第一天(另三篇
 · 我们的新家照片
 · Austin郊外的晚餐
【生活点滴(3)】
 · 难忘的河边走 Unforgettable River
 · 回复《因上网而闹的笑话》的朋友们
 · 关于我上网而闹的笑话
 · 知足、惜福:我和妈妈星期四通电话
【2008夏天的中国(3)】
 · 成都女子:悠闲是一种平衡
【2008夏天的中国(2)】
 · 回乡记:四川结语 这里是成都
 · 回乡记:四川女人厉害,男人趴耳朵
 · 都江堰受灾的一组照片(续)
 · 2008回乡记:走进都江堰:触目惊心
【椰公专栏(3)】
 · 椰公回拉萨(4):拉萨3.14的痕迹
 · 椰公回拉萨(3):拉萨街头
 · 椰公回拉萨(2):初到拉萨(照片集)
 · 椰公回拉萨(1):飞往拉萨的飞机上
【椰公专栏(2)】
 · 椰公西藏生活回忆八----结束语
 · 椰公西藏生活回忆七----胡耀邦西藏
 · 椰公西藏生活回忆六----我的藏族同
 · 椰公西藏生活回忆五----我的藏族邻
【生活点滴(2)】
 · 想念衣服
 · 流浪汉对我们那么一笑
 · 兩地之秋
 · 椰子的自白:兼回笑眯眯评论
【2008夏天的中国(1)】
 · 2008回乡记之三:可亲可爱的成都籍
 · 2008回乡记之二:美丽深情的杜甫草
 · 2008回乡记之一:成都印象
 · 回来的感觉真好:兼椰子回国系列的
【人在旅途】
 · “人不留人天留人”:意外得来的两
 · 转眼开博已一年
 · 只要同行就别说再见:给我的万维网
 · 我怎么哭了:参观Austin的 L. B. J
【说说女人吧】
 · 有这样一位美丽的伊朗主妇
 · 又见杨澜
 · 做精致女人还是做真实女人?
 · 女人四十
【电影欣赏】
 · 进藏女兵的诗意爱情(1)
 · 在监视别人的时候发现了他的“自我
 · 推荐一部十分独特的电影:鸟巢
 · 生命的重生:不可不看的南非电影Ts
【椰公专栏(1)】
 · 椰公西藏生活回忆四----拉萨生活的
 · 椰公“西藏生活回忆三--七十年代的
 · 椰公的"西藏生活回忆----进藏
 · 椰公的“西藏生活回忆----进藏原因
【诗天地(1)】
 · 一个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
 · 初春的傍晚 (诗)
 · 无名小站 (诗)
 · 看了对3月14日拉萨事件的报道我流泪
【感谢生活】
 · 感谢生活(写在一、二后面的话)
 · 今宵难忘:给万维的朋友们
 · 感谢生活 (二)
 · 感谢生活 (一)
【好文共赏】
 · (ZT)"Model Minority"
 · 认识你的时代,带领你的时代(ZT)
 · 柴静和王安忆演讲摘录
 · 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电影“返老还
 · "有一窝野蜂就够了"(ZT)
 · 言传身教 (转贴)
 · 读看家狗的“婆婆”
【平凡而难忘的人】
 · 想起了我们所里的老范
 · 我那遥远的梁公公
 · 平凡而难忘的人:我的附小班主任郭
 · 平凡而难忘的人:卖玉女子
【社会学思考(1)】
 · 校园枪声犹然在耳:一个永远的问号
 · 婚姻与家庭课堂趣事之一
 · Michelle Kwan (关颖珊)是美国人
 · 一场关于种族歧视的争论
【二人世界】
 · 你是……
 · 秋天象征了爱情的颜色
 · 二十年间的两首诗:1988 和 2008
 · 一句爱的至理名言:Juno观感
【孩子的世界(1)】
 · 儿子的中文作文“我与画画” (外一
 · 儿子丰收和女儿的空篮子:Easter捡
 · 牛牛的画:全班第一名
 · 儿子没获选参加钢琴演奏(Recital)
【文化比较】
 · 中美学生与老师关系的文化比较:我
 · 一场无意中涉及了政治的晚餐谈话
 · “三十五个夏天”
 · 你要对自己好一点
【生活点滴(1)】
 · 一切都是赘肉……
 · 亲情日记:女儿的一声“妈妈”
 · 儿子没获选参加钢琴演奏(Recital)
 · 两个孩子争一个鸡头的故事
存档目录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10/01/2009 - 10/31/2009
09/01/2009 - 09/30/2009
08/01/2009 - 08/31/2009
07/01/2009 - 07/31/2009
06/01/2009 - 06/30/2009
05/01/2009 - 05/31/2009
04/01/2009 - 04/30/2009
03/01/2009 - 03/31/2009
02/01/2009 - 02/28/2009
01/01/2009 - 01/31/2009
12/01/2008 - 12/31/2008
11/01/2008 - 11/30/2008
10/01/2008 - 10/31/2008
09/01/2008 - 09/30/2008
08/01/2008 - 08/31/2008
06/01/2008 - 06/30/2008
05/01/2008 - 05/31/2008
04/01/2008 - 04/30/2008
03/01/2008 - 03/31/2008
02/01/2008 - 02/29/2008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2016年回国感受:见老同学
   

2016年回国感受


二、见老同学

   我们大学同学来自全国各地,在康乐园美好的环境里度过了四年同窗、同宿舍的日子。毕业后有超过一半的同学留在广东省内的大城市或经济发展前沿地区/市,大多数留在广州这个富有文化魅力和生活气息的省城。近十年来同学聚会越来越频繁。然而于我,却有一些东西慢慢地在变化。

   16年7月回去以后,由于过去的经验,我决定先“保密”再说。因为我们大学同学中有一位同学,三年前建立了大学同班同学微信群,群主身份还挺响当当的。她也是我当年同宿舍的同学,我和她关系很好,我们一直是可以谈心、走得很近的朋友。近些年我感觉到她特别热心张罗聚会,甚至有点过了。一大堆具体细节都是她操办,还经常自己做东请大家吃饭。往往我一回国第二天,她就打电话来弄清我的行程,开始定聚会的时间地点。我回去一次,大小聚会能有五六次,花的时间真不少。我想和父母多呆一下、多吃几顿饭的愿望受到影响,而且聚会常常聊到很晚,睡眠很轻的妈妈总是睡不着要等我,令我过意不去,所以我回去前就决心这次要不同一些。我就没有主动到微信群报到,让人们以为我还没回来。

   就这样过了近一个星期。我心想这次看来可以“躲过”许多聚会。等我回南昌看了我的公公婆婆后回到广州再说。可是这时候,我们有一位当年也是同宿舍,后来去澳大利亚留学并定居的老同学丽,她回国第一天就在女生微信群里说,她回来了,过几天回老家,何时可以聚聚等。我一看这样,再也不好意思躲着了,就说我也回来了,希望一起聚聚,也能见见又是六年不见的丽。

   我可以感觉到群里一下鸦雀无声了好一会,才有人继续接腔说话。而且看得出来这位群主/朋友不太高兴了,基本都是跳过我说话。我心中有“愧”,就这么着吧----我不想再以父母休息的不便取悦我的老同学啦。

   微信上当即定了第三天聚聚,地点是珠江新城的一个高档饭店,由闺蜜群里一位经济状况特别好的同学做东。女儿很好奇,要去参加我同学的聚会,我就带着她坐地铁去,出站以后按照同学微信里的指示,穿过地铁站上的购物城找饭店去。虽然有冷气,走起来不热,但是因为前面有别的事情我无法准时赶到,在从未去过的陌生商场赶路赶得心焦,走了将近十五分钟,鞋还不是很跟脚,只盼快点好到。从还没开始热的美国西北部一下跌进已经盛夏的广州,我上街买了不少夏装可还没逛过鞋子店。鞋子可是一个人时尚度的标尺。我早就感受到,在干燥和四季分明的北方生活的我已变成粗犷型的,从我逛个难得一逛的街都是穿着旅游鞋窜来窜去这点可以证明。我和这个精致休闲的南方时尚都会已经格格不入。

   虽然我特意穿了刚在我最喜欢的品牌“犁人坊”买的一件深蓝底小白花连衣裙,是我最喜欢的棉麻质地,算是时尚,但是心理上我却觉得自己有点像“显或颜”()进城,说不出的窘。大概是看到众人若无其事的生活方式而我还在找高档饭店吧。食肆很多,都热闹得很。饭菜风味多元,看上去都很诱人,是我那个米国“乡村边的城市”无法奢望的。在这光线亮得令人惊异的珠江新城购物环境中,我想起了香港。我感叹着这里和香港真的没有两样了。22年前即1994年,我去香港读书时,那时的花花世界确实把当时的广州甩在后面,那时候觉得香港的生活配套程度、装修、档次都好先进。而现在呢,广州已经和它持平甚至已经超越了它许多地方。这是历史流动的见证。

   我们闺蜜都早到了,就等我们俩了。大家见面自然一番热闹问候。还拍照,然后就放到大群,叫“同步报道”。过去我们就玩这种模式,我感受得到老同学们对远道而来的我的热情,以前回来每回总有几位男生专程从东莞、珠海、深圳自己开车来中大聚会,然后还要当晚赶回各自的地方。而且在饭桌上都喝酒,劝酒辞一套一套的,我开始听着还没啥,后来就觉得哪来那么多废话和套话,好烦。而且我并不欣赏他们喝这么多酒。我特别感慨于我班男生体型的变化。人到中年了!这其实也是我不想通报我回来了的另一个原因:我宁愿不要打扰他们,我有啥资格让人家大老远来又大老远开车回去。

   这次女生们的兴趣点在澳大利亚的丽身上。她很有心,给每一位同学都带了礼物,还不止一件。我发现从澳洲回来的她和国内的女生们很搭调,就跟没出国似的,是不是澳洲毕竟离中国近呢?呵呵。她与人说话、开玩笑的方式还是那么融洽、天衣无缝,一个明显的例证就是她喜欢用“美女”了、“帅哥”啊来和同学说话、招呼。而我是尽量不用,因为这两个词我都不感冒,觉得轻浮。我用 “男生、女生”招呼老同学们。我以前也带过礼物每人一位,但后来就不再这么做,行李太重我只想偷懒。

   还有两位闺蜜也分别在网上订购了一批首饰和护肤用品,一样样地送给迟到的我。我觉得我真的是客人一样什么都没有只懂得接受。同时菜一样一样地上着,几位服务员姑娘殷勤地上汤、上菜。都是很贵的菜----这是日后我那好奇心很强的妹妹问我吃了什么菜,我学给她听的时候,她很专家口气地告诉我的。才明白了这顿珠江新城里的饭是超贵的。特别是第一个汤,就是200多元一位的。我的天。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我到底吃了啥高级汤了。

   话题渐渐转到丽工作上发生的一些不顺心的事情,她为何会辞职而另找工作。我听得很有兴趣,因为她和上司的对话听起来似曾相识,是白人与华人之间、权力高低态势之间的对话。我在春季学期,工作上也发生了系列很不愉快的事情,与种族偏见也有关系。过去在微信群我就说过,现在我利用这个机会和同学们详细地说了说。大家听得很专注,但是没有太多评论,一位同学感慨了几句,说美国还是有比澳洲处理冲突的更完备的机制和机构。我真想众闺蜜倒倒工作上有没有不爽待遇的话题,可是很快就被一位想提前退休去香港和老公团聚的同学带开,在国内的闺蜜们对如何可以既提前退休又保持福利等更感兴趣。我一听更觉得自己辛苦,我还要多少年才能想退休的事情,而她们已经在盘算这个,也有人已经退休状态了,就是请客的这位“富姐”。

   为了这难得的“国际大聚会”我们还有一位同学专程从广西坐高铁来参加,主要是为见到丽和我。但是和以往一样,这位同学还是话不多,听着,偶尔问一下事务性问题。

   第二天,我和这位从广西赶来的老同学还在中大走了好一会,看看我们昔日一起散步谈心的校园。校园还是那么美丽,当年让中大人骄傲的中区,今天还是那么让人迷恋。就算是建筑多了显得有些满,值得欣慰的是,中区草坪的中山先生塑像周围还是保持了一份学术胜地特有的庄重和典雅气质。那片梦幻般的绿草地,惹得我们不停地用手机给彼此照相,但是我的好心情在看到自己的形象后就变了,在我这位身材不变而且体重还比大学毕业时少了一些的老同学面前,我自惭形秽。虽然我一向认为太瘦不好,但是从远看去,瘦的人永远是镜头所爱。她们像风一样飘逸卓立,我的“丰满”被她的苗条衬托成了“肥”,看着总有哪儿不对似的。和她在一起我特别能感觉岁月的痕迹。我下决心我得锻炼,争取瘦一些。

  大学时代,她是我四年的下铺,是我大学时最好的朋友,无话不谈的那种。奇怪的是,自从毕业十年以后,我们不像以前那样那么多话说了。我感觉到她回避谈自己的生活,而更愿意主动交流工作上的事情,工作上她有令人骄傲的成绩,几年前已经是大学里的系党总支书记、副系主任并兼职读了硕士学位还教书。支书这个工作对我越来越陌生,我问了一下情况之后就不知该怎样继续对话了。处于社会科学思维方式的我其实已经有很多“反动”思想,因为社会科学就是要有对建制(权力)的怀疑和批判思维。走着走着我心里就有些郁闷。后来我带她去小北路一个丝绸时装店,帮她挑了一条露出肩膀的连衣裙,瘦瘦的她穿着很飘逸。然后吃完耽搁了很久的午饭后我们在地铁里告别,她赶当天傍晚的高铁回广西。

   就在我快要回美国前,我们的群主张罗再聚一次。不过到最后她还是在别的地方赶场赶不过来了,我和她就只见了珠江新城那一面。五个女生在更热闹的东风路一带一个啤酒屋一样的饭店聚了一次。订的单间在乐队表演的乐池楼上,乐队现场表演,很吵,同学们说话还得扯着嗓子喊。很疲劳,话也说得少多了。来聚会的同学,这次是要提前退休去香港的那位,带来了港式迷你月饼,每人一盒。看来我们班闺蜜聚会有“规矩”----要带礼物。

   我和我妈交流过,这次回国,大学同学聚会让我感到特别无话可说,这是为什么呢?也许彼此感兴趣的事情不一样了。她们也不想从我这儿了解什么,大概她们断定她们想了解的我也不懂。而她们喜欢的话题是,要不要提前退休;群里离了婚的姐妹单身日子过得是不是很潇洒;孩子已经出国读书和将来要出国读书的,读得怎么样,以后怎么办。我看健身的话题是最有共鸣的。

   我们过日子的方式应该截然不同,周末我没有饭局应酬,平常更没有。而姐妹们已经是空巢家庭,在广州饭局、购物还不是家常便饭。我周末忙碌得很,要做些社区服务的事情,如中文学校,或发些通知鼓励华人关心当地时政。为社区服务、做义工是许多第一代华裔从美国人身上学到的一种东西。我不好问我们同学有在做社区服务吗,显然这不是一个拿出来议论的话题。2008年四川地震时,我们群主是去映秀做了义工的,当时我特别感动和佩服!她说做义工让她感恩生活,我一直记得这句话。我想如果能说说自己做义工的经历,会有很多互相启发的东西能聊出来。

   最根本的原因,大概是大家的生活态度不太一样了。比如说对社会不公的事情,有没有看法,说不说出来。我偶尔转微信上一些对热门事件评论的链接,然后我爱问大家看法,而我们同学总体反应很淡,偶尔男生还接腔讨论一下,女生则多数沉默,或者说些要宽容、要难得糊涂这类不痛不痒的话(我认为是四平八稳的废话)。由于回应者寥寥无几。慢慢地我就不再这么做了。

   每逢节假日大家最热衷的事情是发红包和转各种有点颜色的段子。看到一个个红包抛下来,大家欢欣鼓舞奔走相告的样子,我无动于衷、假正经。抢了一百个红包也不能发财,但是发红包就能收到一箩筐又一箩筐的吉祥话,发红包的都是大美女、大帅哥、大老板。几十层上百层楼梯全是这样的话。

   蓦然回首,我们都走出校园很远了。是生活改变了我们吧!同学大多数从事政府机关工作、行政工作,都是大大小小的“官”。对社会事件不表态大概是最安全的,发红包也是最安全的,转有颜色的段子也是安全的,反正是转的,博君一笑而已,又不是他们自己写的。现在特流行一些以小学生或中学生语气写的揭示时事或社会风气的段子,总是以老师说的一句“滚!”作为结束的那种,这种段子也不知是对中小学生的污蔑还是对现实真诚的嘲讽?反正转的人不评论,看的人也不评论。我开始评论几句但总有人劝我“何必这么认真”。

   在把这些本身内容和立场都模棱两可的段子转来转去的随大流中,在没有人愿意分享真实感受的时尚中(这不也是一种时尚吗?),我们是不是变了?变得麻木;只有美酒佳肴能勾起人们说话的欲望,对于一些该讨论的东西噤若寒蝉或不说话,是不是在默认一些有问题的“时尚”或强化他们?我仍然会书生气地想:我们学的是社会学,社会学的人还不讲真实感受,不议论议论社会公平?

   岁月不饶人,它带走了二十多年前毕业时我们挺拔的身材和年轻的容颜,更带走了血气方刚的情怀,使许多人成了不说话、不交流感受,热衷于用一些所谓的心灵鸡汤灌注肠胃的人。

   青春是我们心中的一曲圣歌,一个欢宴,一本相册,同学聚会当然是因为怀旧,但怀旧与交流看法并不矛盾吧。我们的聚会已经有些为聚而聚的味道,因为没有深层的交流,甚至在我的大学闺蜜们中,可谈的话题也越来越少。是她们变了还是我变了?我想都变了。我只愿我们保存一点点初见时那份幼稚和热情,和而不同,别太以世故为荣。也许在下几个站台重逢时,我们还能找到更多的话题,毕竟从两个世界走到一起,共同的话题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2017,2,15

注:“显或颜”是我家乡话(江苏南通话)的发音,即乡下人。此处为自嘲。


1487234296782829.jpg

1487235215119527.jpg

中大(康乐园)中区和通往南门口的千层皮树的路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