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列颠地主的博客  
I am a Chinese, living in the UK, majoring in engineering, and interested in Chinese culture  
我的名片
不列颠地主
 
注册日期: 2015-08-24
访问总量: 311,43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门外汉眼里的新冠病毒、感冒、肺
· 对这次武汉新冠病毒疫情的几点思
· 借死人来整活人
· 台湾选举后国民党的活路在哪里?
· 新年第一炮,伊朗吃个哑巴亏
· 纪念一代伟人毛泽东
· 美国成立太空军的理想很丰满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旅游】
 · 中国兰州之行
 · 八月份陕西宝鸡行
【非原创博文】
 · 粟裕将军指挥的豫东战役
 · 许世友、粟裕在济南战役中的角色
 · <转载> 抗日战争中的“铁军”
 · 谁说张灵甫将军不是抗日名将?
 · 夫置之死地而后生---特种兵野战实例
 · 书评: 《大清相国》
 · 关于中国和印度的‘藏南’之争
 · 名家说戏: 陈素真的豫剧《宇宙锋》
 · 专家评戏: 梅兰芳的唱腔点滴
 · 看京剧名家怎样吐槽
【热点时事】
 · 对这次武汉新冠病毒疫情的几点思考
 · 借死人来整活人
 · 台湾选举后国民党的活路在哪里?
 · 新年第一炮,伊朗吃个哑巴亏
 · 祝贺英国保守党胜利,脱欧即将完成
 · 谁来给民主的香港擦屁股?
 · 马蜂窝里乾坤不大
 · 香港区议会选举不值得大惊小怪
 · 解析一下美国国会的《香港人权与民
 · 香港社会各阶层态度的初步分析
【英伦风光】
 · 跟踪、记录‘昙花一现’过程
 · 昙花开
 · 叶落归根好,好沉重
 · 魚翅瓜
 · 初游马德里
【工程学】
 · 门外汉眼里的新冠病毒、感冒、肺炎
 · 美国成立太空军的理想很丰满
 · 一句话捅了马蜂窝
 · 聊聊飞机的可靠性
 · 一则有关中国技术引进的往事
 · 干它一票,迎接 WTO
 · 再谈大飞机的制造技术
 · 面条是如何做成的 (二)
 · 面条是如何做成的 (一)
 · 谈谈"3D打印"技术
【艺术】
 · 《都挺好》揭示的社会问题
 · 古诗赏析 (9) 春夜喜雨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八: 《西厢记》中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七 张派名剧《西厢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六: 生活不是绯闻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五: 张派青衣的一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四: 关于"十旦九张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三: 张派青衣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二: 旦角的花衫
 · 闲谈京剧流派之三十一: 王派名剧《
【文史】
 · 纪念一代伟人毛泽东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6补)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5)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4)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3)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 (2)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 (1)
 · 30年后再读一下‘四二六社论’
 · 五四到六四,国家的执行力的变化
 · 长春战役中解放军的战争资源分析
存档目录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五: 张派青衣的一些趣事
   


前回说过,张君秋属于青衣行当中继王瑶卿、梅兰芳、程砚秋之后的一代宗师级的人物。既然有如此份量,出于对文化名人的敬仰和好奇,难免有善于八掛者闲得无聊,把一些艺术的、人生的趣事加些个佐料、色素和膨化处理,做成各式各样的杂文、评谈,把张君秋先生描绘得栩栩如生。也难怪,普罗大众早已习惯于"消费"名人。既然如此,地主编几个段子也就算不得无礼了,最起码俺比陈导演凯歌先生的道行还略深一寸。像那部《梅兰芳》电影,地主观看前也曾虔诚得近乎于沐浴焚香,期望能从中嗅出些"梅花香自苦寒来"的气味儿来,谁知道从头看到尾,几个卖点儿无非是不给日本人唱戏、到美国露脸等爱国情节,特别是把顶好的英雄救美一段仗义佳话的梅孟婚姻演成了一场情杀戏外加一个俗不可耐的《游龙戏凤》,真好比珍珠翡翠白玉汤里看见了两只绿头苍蝇的小翅膀。那是地主唯一一次观看"戏凤",从此,哈哈,俺戒了。

先说张君秋先生的成功之路。人常说,任何一位成功男士的身后都站着一个女人;又有人说,任何一位成功女士的身后站着一大群的男人。这话不错,您也先别偷着乐,它说的是个人的奋斗从来离不开某一方面或某一些方面的支持。张君秋也当然不例外,他首先遇到一位好母亲,您可以联想一下近些年来使用率颇高的一个词汇"虎妈",大概就这个意思。话说张君秋从母姓,父家姓滕,这其中缘由不必细表,重要的是在母亲的严格训导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的早年的艺术道路有强劲的驱动力,就象一个多级运载火箭,用于脱离大气层的第一级火箭的功率最大。不过,可没听说过张君秋对于演青衣行当有任何抵触情绪,不像那位《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 (张国荣) 那样依依不舍地"我本是男儿身"。从起初到成名的一大段艺术人生当中,学艺、投师、搭班演戏、经营生计,张君秋都得益于这位“虎妈"的督导。记得当年"批林批孔”时,批判过所谓"孟母三迁"的故事,说是东周末年的一个"地主婆"为了给单亲的独子寻找一个最适合的教育环境而不惜搬了三次家,终于培养出了孟轲这位一代大儒。这事说来年代久矣,远不如张母的故事更具体细致入微而感人。不过话说回来,单亲家庭的教育极为辛苦,可不是你我一杯清茶、两碟瓜子儿说来这般轻松。天不负人,母子从艺不仅维持生计,且娶妻生子,日子也奔了小康了。

说到张君秋的艺术成才道路,可谓吃的是"百家饭"。就主要流派的传承而言,他早年间拜师一位王瑶卿的弟子李某,后来主要得益于尚小云的教授。而尚小云在那一批京剧艺人中是最热心于育人的,更何况张君秋的天生一条好嗓子也深得尚小云的喜爱。后来,地主听到的张派传人、弟子们演唱的骨子老戏唱腔,里边的确有不少尚氏的韵味儿,例如《四郎探母》的《坐宫》一折里,铁镜公主的一段西皮慢板唱腔中,"莫不是我母后将你怠慢"之后有一个类似于嘎调儿的高腔,那是来自于尚小云,张君秋也将它用于其它唱段中。此外,据说张君秋也从程派学过戏,只是地主未仔细考究,写来无味,不过,张君秋与梅兰芳之间却有一段师生传奇故事。

这故事还得从国粹京剧说起。话说满清异族入主中原,崇尚汉学,自顺治朝开始,到了玄烨一代终于天下一统,接着后边的几代君主的汉学造诣都甚高,京剧更是历经百余年的发展,集徽、汉、昆曲以及北方曲艺之大成,特别是在西太后及一班人马的精心呵护之中,成为上层社会的宠儿。打住! 地主并不是说京剧不接地气哈,单表其阳春之白雪,是为了引出一位名人。曾任淮军首领、北洋大臣和两广总督的李鸿章中堂大人有一位公子李XX,不仅有社会名望、长袖善舞,而且也是和当今李大爷一样精通音律,与许多梨园中人交情甚厚,包括梅兰芳先生。这李公子看张君秋面貌姣好,人材出众,唱腔和嗓音与梅兰芳有几分相像,是唱青衣的好材料,遂心中喜爱,有意栽培,便修书一封、赠银若干,交于张君秋,推荐他拜梅兰芳为师。那时节,张君秋虽有天份,却尚无多少知名度,和诸多名家自不在同一层次。如今有贵人相助,自然是喜出望外。于是,张君秋怀揣着李公子的介绍信和盘缠银子,离京城一路向南,到上海去投奔梅大师。诸位,这大青衣卸了妆走起路来,可不是在戏台子上的苏三,边唱边唠叨,三十分钟就离开洪洞县、来到太原城,况且也没有现时的高铁、高速、航空器,他真得慢慢走。咱地主忘了考证张君秋当时用的什么交通工具,反正是一路上人吃马喂的,没见着梅兰芳,却把盘缠用尽了。京剧骨子老戏里有一出生、丑折子戏《卖马》,唱的是《说唐》中的故事,山东历城县好汉秦琼赴长安京城公干,到山西潞州天堂县时盘缠用尽,落了难,无奈何店主东的逼迫,是先卖掉了黃骠马、后典当了熟铜双锏,那是谭富英和李少春两位大帅的拿手好戏。这张君秋当时的处境还不如秦叔宝,也是出于无奈,为生计只好到歌厅茶楼中卖唱。吉人自有天相,这茶楼掌柜的看来也是个听戏的行家,帮张君秋打出个招牌“梅兰芳亲传弟子",倒是也聚了些人气。

好嘛! 小张爷把师傅给提前“消费"了,哈哈哈!

话说两头儿。这一天梅兰芳闲来无事,和朋友在街上行走,见一座茶楼前赫然挂着“梅兰芳亲传弟子"的大招牌,心中好奇,就走进去落了座,看见台子上一位青年正唱得起劲,倒也不错,听得也是有滋有味,虽不曾记得何时有这么个徒弟,也挺喜爱他的才气。这青年就是张君秋。张君秋哪曾想会有梅兰芳真佛显现,一见台底下端坐着一位真的梅老板,顿时失了方寸,涨红脸儿、硬了舌根儿,木桩似的一句也唱不下去了。这尴尬劲儿就甭提了。由于事发突然,满堂的茶客们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还是人家梅老板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走上台去自报家门,拱手言道,诸位海涵!  这后生的戏断了篇,全是因我而起,若蒙不弃,我就接着他把下面的戏唱完。地主读到此处,也不由得感慨万千哪: 这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普天下的艺人当中有梅兰芳大师如此宽宏的能有几位?  等戏终人散,(喔! 那时节还不兴签名、合影啥啥的,否则这戏终人也不会散),张君秋一番解释,从怀里摸出那位李公子的手书呈上。梅兰芳于是欣然应允,正式收了张君秋为徒,据说,还支付了拜师礼的费用,这待遇,可丝毫不亚于牛津麻省的全額奖学金。

八掛还没有完,下回接着侃。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