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7,868,87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参加婚礼有感
· 并非虚构的故事
· 咱也八卦一把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我看“毛泽东时代”
· 钱最重要?
· 我不知该怎么想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协
· 董胜今:董胜今的博客
分类目录
【小说】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四)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三)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二)
 · 人有脸,树有皮
【随感杂谈】
 · 参加婚礼有感
 · 咱也八卦一把
 · 我看“毛泽东时代”
 · 钱最重要?
 · 我不知该怎么想
 · 冬季风暴“斯特拉”
 · 王岐山这三段话
 · 汉族人……
 · 算算通膨
 · 女人的固执
【摘编文章】
 · 并非虚构的故事
 · 骑兵如何作战(下)
 · 骑兵如何作战(中)
 · 骑兵如何作战(上)
 · 刘庆棠的回忆(下)
 · 刘庆棠的回忆(上)
 · 鳄龟
 · 说说情人节
 · 二战末期的华沙起义
 · 乌冬面及发源地
【旅游】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 黑河之旅(二十)
 · 黑河之旅(十九)
【纪实】
 · 在中国人圈子里
 · 我这位朋友
 · 当年的火车
 · 人性,人的本性(下)
 · 人性,人的本性(上)
 · 黄昏恋?
 · “文革”之初的日子
 · 大吃马肉
 · 魂断女儿湾
 · 美国少女玛丽娅
【散文】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 过年包饺子
 · 这酒我喝了
 · 去世和去势
 · 漫步冰雪
 · 春雪,春雪
 · 纽约和北京的比较
 · 飞机上看景
 · 来自远古
【转贴文章】
 · ZT:诺贝尔文学奖是这么评选出来的
 · ZT:在东北养老的俄罗斯人
 · 春晚是一场极致的互虐:看不惯又干
 · ZT: 华人在美国就业最多的三大行业
 · ZT:从“风投”到“债转股”
 · ZT: 申纪兰被爆料全家都是高官巨富
 · ZT:你越对,就越得罪人
 · ZT: 一个残疾农民工的故事
 · ZT:郎平为什么能成功?
 · ZT:今天只为女排醉,只陪朗平泪
【随手一拍】
 · 雾
 · “霜叶红于二月花”
 · 传统与现实
 · 照月亮
 · 两张照片的比较
 · 家门口的早霞
 · 一朵朵花
 · “彩云追月”
 · 蜻蜓
 · 照日出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在中国人圈子里
   

在中国人圈子里

 

  小二十年前我们两口子“漂”到新泽西州。当时我在居所附近的一家华人办的公司找到份差事。这是家总部在台湾的分公司,以卖主机板为主,兼组装些各种工业用途的电脑。那时IT行业正在上升时期,各种电脑公司遍地开花。我在这家公司里主要是组装电脑。这活简单,按照要求把电脑的元器件装上就行了。

  我所在的组装组有七、八个人,工头是个台湾来的退役国军军官,五十岁左右;人们叫他老龙。我没觉的他人有什么毛病,组里其他人似乎对他不“感冒”。过后我才知道这组原来的头儿是位香港来的移民,人称阿蔺,三十出头;老龙是副组长。他们两人长期不和,组里的人大都比较偏向阿蔺。可前不久阿蔺忽然犯了心脏病差点死了,我来这个公司的时候正在家养病。那老龙自然就代行组长职责。我心想:一个小工头儿的职位有什么呀?怎么大家都觉得是什么了不得的官儿似的?此时有组里有好事者悄悄告诉我,大家都觉得阿蔺好,可老龙有公司的头儿撑腰。呵呵,一到中国人的公司就是这种事儿。

  两个月后阿蔺来上班了,每天干半天。他人微胖。别人告诉我说,犯病前他可胖了,这一病他减重好几十斤。既然同事们告诉过我,说阿蔺和老龙不和,我就不免观察,可发现他俩并没显出相互对立的样子。是啊,中国人往往这样。阿蔺每天半天工作干点儿电脑调试的工作;老龙仍行使组长职责。我在想,阿蔺身体不行,组长还是应该让老龙来干。

  过了没多久,这家分公司的一个头儿辞职到外州开餐馆去了。跟着老龙的代组长也干不成了,阿蔺再次上任组长。这时我知道,那好事者悄悄告诉我的不是捕风捉影。

  老龙当然是和我们这个组的人们一起干活。这时,我发现,组里的人们对老龙的态度有明显转变,再也不和老龙打招呼不说,时不时地还冷嘲热讽两句。老龙则显得有点尴尬。不过这些都不会影响我对老龙的态度。我心说了,你们原来的那些是是非非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也不想掺乎进去。就这样,组里只有我一个人还和老龙打招呼。

  阿蔺找我单独谈话了。他讲了老龙过去怎么怎么不地道,怎么怎么暗算他。我在一边听着默不作声。最后阿蔺说“我打算把你调来调试电脑,这是个技术活,现在IT行业这么兴旺,你也该学点技术”。我呢,不置可否。

  事后我明白,这是阿蔺对我“做工作”,目的是在组里进一步孤立老龙。不过我仍然不转变对老龙的态度。我还是那个态度:你们过去的恩怨和我没关系,我也不想“选边”。如此,阿蔺的说让我去调试电脑的活儿便没了下文。我心说:调试电脑算个什么技术活啊?也就是轻省些罢了。

  老龙后来辞职走了。华人开的小公司在新泽西州很多,他当然不会成天让阿蔺算计他。我想老龙走了,阿蔺也不用拉拢我了。可不知为什么这位组长对我渐渐有了敌意,总是目光怪怪地看着我。为什么呀?我有点不明白。

  有一天,我正一个人在一个角落里干活。阿蔺忽然走过来问“你为什么总代我签字”。我一时搞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他见我发愣,就举出了具体事例。原来组里进货时我随手在进货单上签了字。那不过是些固定主机板的螺丝钉。这算什么呀?阿蔺跟着又说,平日干活我总行使组长权力。“请你以后注意点。这里的组长是我。”他冷冷的说完转身就走。说实话我当时真觉得是“好心当成驴肝肺”。说实话,我在组里干活是挺自觉的;因为想到阿蔺身体不好,希望能给他省省心。不想他却看成“夺权”。

  组里同事们对我的态度也有所转变,似乎在孤立我。咱也没办法,上班干活如常,但谁想冒犯我,则不客气。我还真的对两个太过分的家伙破口大骂。组里的人都面面相觑。阿蔺呢?他假装没看见。其实阿蔺应该是怂恿同事们来挑衅的。

  老实说,阿蔺是特别注意“干群关系”的。时常买点小点心带到班上来分给大家吃。我也有份。我呢,吃归吃,平常该怎么做人有我的一定之规。知道了阿蔺的一些“小动作”后,我开始思量阿蔺这个人。他在香港是很一般的工人。移民美国之后日子过得也很一般。阿蔺的组长工资当时最多每小时十美元。一年下来加上奖金也就两万多。他太太是个中国超市的收银员,工资更低。他们两口子有两个很小的孩子,还买了房子。阿蔺在犯病前还在一家日本餐馆业余当侍者,妻子周末在家里帮人理发揽点生意。他努力工作尽可能地挣钱养家我很赞许,可如此地拉帮结派,搞个人小圈子有必要吗?对他到底有多少好处?想来想去,我只能用“中国人就这德性”解释。

  这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如今那家公司早就不存在了。因为我一直没搬家,所以时常会路过那里。我会想起这些令人哭笑不得的往事。阿蔺,你瞎折腾半天,公司关门的时候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怎么活得这么累呀?唉,一个小小的组装组,七、八个中国人的圈子里也这么复杂……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