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梦中不知身是客
  本人拥有本博客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未经本人书面许可不得转载。谢谢合作!
我的名片
枫苑梦客
 
注册日期: 2009-05-01
访问总量: 4,169,34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版权声明
最新发布
· 习特“海湖会晤”意义深远
· M-103动议通过,警钟长鸣,加拿大
· 加拿大保守党党魁选举,我为什么
· 回国:莫谈政治,可能吗?
· 当官不为民做主:从一桩命案看中
· 回老家过年:爆竹、雾霾和红包
· 川普就职,一个新孤立主义时代开
友好链接
· 沁霈:沁霈的博客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高伐林:老高的博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牛北村:洛山夜话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落基山人:落基山人的博客
· 刘以栋:刘以栋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凡平:凡平的博客
· 百草园:百草园
· 虔谦:虔谦:天涯咫尺
· 椰子:椰风阵阵,思绪如河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昭君:昭君的博客
· pumbaa:【PUMBAA 说故事】
分类目录
【2009年中国之行】
 · 故乡行(之三)
 · 故乡行(之二)
 · 故乡行(之一)
 · 北京奥林匹克主题公园一日游
 · 北京游
 · “桑间濮上”话濮阳
 · 安阳殷墟之游
 · 回国旅行日记 Day Seven
 · 回国旅行日记 Day Six
 · 回国旅行日记 Day Five
【杂谈】
 · 卡斯特罗去世,古巴向何处去?
 · 江曾倒习政变流产记
 · 叙利亚难民问题:困境与出路(三)
 · 叙利亚难民问题:困境与出路 (二)
 · 叙利亚难民问题:困境与出路 (一)
 · 毛偶像建得再高又有何用?
 · 追踪圣诞老的童心
 · 庞贝城的覆灭
 · 我看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最后一场
 · 被误解的鲁迅
【婚姻家庭】
 · 放飞小卫星!
 · 同性婚姻合法化之我见
 · 这年头我们怎样做父亲?
 · 中国弃婴,寻找真爱
 · “食色性也”、婚姻、换偶及其他
 · 网婚与当代中国婚恋观的畸变
 · 女性的第二次解放:女人回家去
 · 女士们,你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中国
【政论】
 · 习特“海湖会晤”意义深远
 · 加拿大保守党党魁选举,我为什么要
 · 川普就职,一个新孤立主义时代开始
 · 卡斯特罗去世,古巴向何处去?
 · 川普上台与美国进步主义的终结
 · 美国大选、全球化与西方文明的终结
 · 《行尸走肉》、川普现象与美国后现
 · 川普有没有资格当总统?
 · 李克强能否咸鱼翻身?
 · 习近平和王岐山会不会翻脸?
【人生感悟】
 · 父亲节说父亲的责任
 ·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读梭罗
 · 北大32楼,我们永远的记忆
 · 鸟儿母爱也深沉
 · 人生多选择,如何避免“布里丹选择
 · 人生钟形曲线,你在哪一段?
 · 家园何处?
 ·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春天的追忆
 · 新年祈愿
 · 加拿大秋日即景
【信仰探讨】
 · 平安夜,圣善夜!愿平安常住你心中
 · 送别李天恩老弟兄
 · 胡石根如何 “颠覆国家政权”?
 · 圣诞节礼物你收到没有?
 · 我看远志明“致教会弟兄姐妹的信”
 · 永恒的答问:从姚贝娜之死说起
 · 基督教与罗马帝国的兴亡(四)
 · 基督教与罗马帝国的兴亡(三)
 · 基督教与罗马帝国的兴亡(二)
 · 基督教与罗马帝国的兴亡(一)
【吹枫】
 · M-103动议通过,警钟长鸣,加拿大基
 · 加拿大保守党党魁选举,我为什么要
 · 加东海洋三省游记
 · 今年庭院种植盘点
 · 小土豆国会施暴,接下来会是什么?
 · 加拿大原住民的困境与出路
 · 叙利亚难民问题:困境与出路(三)
 · 叙利亚难民问题:困境与出路 (二)
 · 盘点2015,展望2016
 · 叙利亚难民问题对加拿大多元文化提
【教育】
 · 加拿大原住民的困境与出路
 · 悲剧!中国留学生持刀伤人
 · 美国人说不说Out of question?
 · 周其凤校长,您走好!
 · 与其撒钱办孔子学院,不如设立中国
 · 普林斯顿素描
 · 美国大学生如何看中国?
 · 中国留学生造假谁笑了?
 · 中国留学生正在冲击美国大学校园
 · 堕落的北大,我为你叹息
【健康】
 · 道一声珍重啊,老班长!
 · Zt: 北京:厚德载雾,自强不吸
 · 不要相信癌症自愈的神话
 · 惜别抗癌美女赵若伊:兼谈癌症自愈
 · 湖滨消夏,归回安息
 · 中国的性解放运动将走向何方?
 · 孙爱武与数学天才约翰纳什
 · 如何预防H1N1-来自医生的忠告
 · 认识西班牙流感(病毒类型H1N1)
 · 从海归博士自杀谈接纳
【诗歌】
 · 海韵:二十年前的思绪翻飞
 · 恩师退休寄言三韻
【2017年中国之行】
 · 回国:莫谈政治,可能吗?
 · 当官不为民做主:从一桩命案看中国
 · 回老家过年:爆竹、雾霾和红包
【游记】
 · 去华盛顿赏樱花
 · 湖畔小憩
 · 东加勒比畅意游
【翻译作品】
 · 神州怨:一个海外毛粉的心路历程(
 · 神州怨:一个海外毛粉的心路历程(
 · 神州怨:一个海外毛粉的心路历程(
 · 神州怨:一个海外毛粉的心路历程(
 · 神州怨:一个海外毛粉的心路历程(
 · 神州怨:一个海外毛粉的心路历程(
 · 神州怨:一位海外毛粉的心路历程(
 · 神州怨:一位海外毛粉的心路历程(
【2013年中国之行】
 · 追忆独克宗古城
 · 壮哉,虎跳峡!
 · 云南行:大理游记
 · 云南游记:丽江印象
 · 我的中国之行:为父亲祝寿,并感受
【历史研究】
 · 看一张日军军用地图
 · 香港新界“六日战争”揭秘
 · 高岗:毛刘权斗的牺牲品
 · 毛泽东的乌托邦试验为什么失败?(
 · 马可波罗到过中国吗?
 · 日本人的华夷之辨及其对中国的影响
 · 蒙古帝国的征服战争(二)
 · 蒙古帝国的征服战争(一)
 · 最后的蒙古女王
 · 开封犹太人为什么被同化?
【好文转贴】
 · ZT:二战中的一个圣诞夜
 · zt: 加国大选:这张选票投给谁?
 · 仇和倒台,剑指李源潮?
 · 转贴:我的伊斯兰--这是怎么了?
 · zt: 吴祚来在习大大文艺座谈会上的
 · zt: 这个故事,太狡猾了?
 · 好文推荐:中国与中国教会访谈录
 · zt: 朱自清《春》两会版:有中国特色
 · 燕京大学和校长陆志韦的命运沉浮
 · 周末一笑:看咱们的汉字有多么牛!
存档目录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10/01/2009 - 10/31/2009
09/01/2009 - 09/30/2009
08/01/2009 - 08/31/2009
07/01/2009 - 07/31/2009
06/01/2009 - 06/30/2009
05/01/2009 - 05/31/2009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当官不为民做主:从一桩命案看中国的司法不公
   

今年春节期间回国探亲,合家团圆,非常高兴。酒席上见到了许多多年未见的亲戚,其中就有一位远亲,按辈分应称他为表弟。这人很能喝酒,也很能划拳,我和他猜了几盘,都输给他了。席间他似乎心事重重,欲言又止,后来我才明白,他是想借机和我讨论一桩发生在他家的案子,但可能怕影响宴会气氛,便忍着没有告诉我。


就在我临行返加的前一天晚上,他打来了电话,说想见我一面,谈一件发生在他家里的冤案。我告诉他,我很快就动身返加,在国内也不认识什么有权势的人,爱莫能助。他说,帮不上忙没关系,他只想让我了解这个案情,出出主意,于是连夜从几十里外的乡下赶到市内。


情是这样的,他有一个弟弟,多年前因一场无谓的口角被人枪杀,由于主凶父亲当时是许昌市的市政管理局局长,依仗权势,施展手段,暗中收买了办案警察, 致使凶手抓住又放,一直逍遥法外,直到几年后该案凶手再次持枪伤人,才被判刑。多年来他一直申诉,上访,向巡回法庭申诉,请人大代表联署,雇佣媒体调查,请律师打官司,等等,能用的手段都用了,都有没什么作用。公安机关推诿搪塞,谎称最初的案宗丢失,迟迟不予解决。他求告无门,心里非常无奈、愤怒、绝望,甚至打算自己要个说法,找人拼命。


听了他的叙述,看了他提供的有关材料,我发现这是一桩典型的葫芦僧判断糊涂案。执法部门徇私枉法,屈枉正直,销毁材料,掩盖真相,造成冤案。


被害人叫王文献,1996418日在河南省许昌市因与人发生口角被枪杀,凶手系马义军、尹红林、徐晋、刘宏涛等,作案时开着一辆牌号为豫01490的城管稽查车。案情并不复杂,公安机关对现场进行了勘察、记录,询问了目击证人,犯罪嫌疑人很快被魏都区公安局抓获,录有口供。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让人感到匪夷所思了。魏都区公安局办案人员竟然私自放走了犯罪嫌疑人! 而受害人家属对此一无所知!


平则鸣,多年来,受害人家属不断要求魏都区公安局秉公依法处理该案,办案人员竟然声称,王文献被枪杀一案的案卷材料丢失,当时案发现场的材料和对犯罪嫌疑 人、在场证人所做笔录均已丢失,连作案的枪支也丢失了。还煞有介事地开了一个证据丢失证明信。这种说法纯属故意搪塞,难以服人。人命关天,重要证明材料竟然丢失,如果不是故意说谎,就是故意销毁重要证据材料,有关人员应承担法律责任。


直到2015 10月,在受害人家属不断追问下,魏都区公安局才向受害人家属出示了(1999)许中刑一初字第53号《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显示,罪犯刘宏涛于1996418日晚伙同徐晋等人持单管猎枪击中王文献左肩,致王文献胸主动脉断裂大出血而死亡。但并未对马义军、尹红林、徐晋等人做任何处理。


受害人家属说,多年来他们遭受了巨大的精神痛苦,为伸张正义付出了巨大代价,请律师、媒体调查、上访等花了三十多万元,但至今仍未看到正义得到伸张,凶手受到法律制裁,有关渎职人员受到惩处,受害人家属得到合理赔偿,心里非常痛苦,愤怒。


虽然身在国外,但我对国内的司法不公和腐败内幕还是有所了解的。近些年出现的呼格案和聂树斌案一命两凶,司法机关枉杀无辜,如果不是真凶主动招认,这些冤案永远也不可能被昭雪。司法机关在明知错判的情况下死不认错,迟迟不予平反昭雪。2016还有两件轰动社会的事件:一是山西太原警察王文军被重罪轻判;二是北京警察邢永瑞虽然有罪却不判刑处理。这类案件的共同特点是:当事人大都是农民,或者进城务工人员,是底层民众。很多人被警察欺侮,心中不平,要么只能能忍气吞声,要么四处上访,却求告无门,费时费力费财,沉冤也无法昭雪,也有人绝望之下效法杨佳,手刃警察讨说法。


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习近平最近在谈到司法公正时说,我曾经引用过英国哲学家培根的一段话,他说: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这话说得多好啊!可是现实又是多么令人失望啊!在当下的中国,权力和金钱结合,凌辱、欺压底层的弱者,造成的冤案举不胜举,数不胜数。当官不为民做主,公权力机关就是罪恶的渊薮,在一些地方,警匪一家,警察和黑社会相互勾结,共和国的刀把子就掌握在罪大恶极的坏人手中,老百姓哪里还有活路呢?如果司法独立,有媒体监督,这样的冤案怎么可能发生呢?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