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7,868,83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参加婚礼有感
· 并非虚构的故事
· 咱也八卦一把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我看“毛泽东时代”
· 钱最重要?
· 我不知该怎么想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协
· 董胜今:董胜今的博客
分类目录
【小说】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四)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三)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二)
 · 人有脸,树有皮
【随感杂谈】
 · 参加婚礼有感
 · 咱也八卦一把
 · 我看“毛泽东时代”
 · 钱最重要?
 · 我不知该怎么想
 · 冬季风暴“斯特拉”
 · 王岐山这三段话
 · 汉族人……
 · 算算通膨
 · 女人的固执
【摘编文章】
 · 并非虚构的故事
 · 骑兵如何作战(下)
 · 骑兵如何作战(中)
 · 骑兵如何作战(上)
 · 刘庆棠的回忆(下)
 · 刘庆棠的回忆(上)
 · 鳄龟
 · 说说情人节
 · 二战末期的华沙起义
 · 乌冬面及发源地
【旅游】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 黑河之旅(二十)
 · 黑河之旅(十九)
【纪实】
 · 在中国人圈子里
 · 我这位朋友
 · 当年的火车
 · 人性,人的本性(下)
 · 人性,人的本性(上)
 · 黄昏恋?
 · “文革”之初的日子
 · 大吃马肉
 · 魂断女儿湾
 · 美国少女玛丽娅
【散文】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 过年包饺子
 · 这酒我喝了
 · 去世和去势
 · 漫步冰雪
 · 春雪,春雪
 · 纽约和北京的比较
 · 飞机上看景
 · 来自远古
【转贴文章】
 · ZT:诺贝尔文学奖是这么评选出来的
 · ZT:在东北养老的俄罗斯人
 · 春晚是一场极致的互虐:看不惯又干
 · ZT: 华人在美国就业最多的三大行业
 · ZT:从“风投”到“债转股”
 · ZT: 申纪兰被爆料全家都是高官巨富
 · ZT:你越对,就越得罪人
 · ZT: 一个残疾农民工的故事
 · ZT:郎平为什么能成功?
 · ZT:今天只为女排醉,只陪朗平泪
【随手一拍】
 · 雾
 · “霜叶红于二月花”
 · 传统与现实
 · 照月亮
 · 两张照片的比较
 · 家门口的早霞
 · 一朵朵花
 · “彩云追月”
 · 蜻蜓
 · 照日出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刻在记忆中的
   

刻在记忆中的

 

  前些日子初中同班同学建立的微信群把我也招了进去。说实话,我对上初中时的同班同学印象不深。那是从1968年初到1969年9月的一段日子。我那时很少去学校上课,很多时间都是与发小一起玩鸽子。当时在街道上我同一群小痞子混在一起,成天在街头寻衅打架。我“出身”不好,在学校几乎属于“不可救药者”。

  事情过去将近半个世纪,忽然间有初中的同班同学不知通过什么途径找到了我,还把我拉进他们的微信群。令我尴尬的是,我在微信群中能叫出名的仅几个原来的男生;原来的女生没一个认识的。现在同班同学都上了年纪,看照片一个个都是老头儿老太太,更无法认出几十年前的他/她。我一向被认为记忆力强,怎么居然连同班同学都忘记了大半了呢?

  在我记忆中有个同班男生外号叫D。他当时应该属于胡同里的小流氓一类的主儿。在我上中学之前(大概是在1967年的年底)曾因我们大院里的半大小子们欺负了他弟弟,他找上门来与我发生了殴斗。当时我和大院里另一小子与他对打,但根本占不到便宜。我与D面对面,他个子高大,身高臂长,打得我两眼直冒金花。最终我们打到了马路上,一辆过往的公交车连续的按喇叭通过,算是把我们三人分开。

  在记忆里我被打得相当惨,头上都打起了包,两腮红肿。那时我在街道小痞子中已“身经百战”,被他如此暴打真是不堪。很快,他和我各自在街道上找了同伙准备大打一场。因为两边同伙中都有相互认识的人,大家当时算是说和了(还真有点像黑社会的样子)。没想到1968年初我“就近入学”上初中竟与D同班。我记得上课第一天发现班上有D的身影,我是先下了一跳。头一天上课谁也没理谁;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我在袖口里揣了条粗粗的铁条,预备D如果和我挑衅打架,我将抽出铁条自卫。没想到D主动上来和我搭讪。他友好的态度让我很不好意思,不知该把袖子里那根铁条怎么藏。D说到我和他面对面的对殴时,他赞许我“勇猛无比”,打的他胸口疼了好几天。

  算是我俩不打不成交吧,另外他也养鸽子,我俩那时便成莫逆之交,成天泡在一起玩鸽子;当然也一起在街道上与其他小痞子对殴。这算是我在初中时最深刻的,也是记得最清楚的事情。我在微信中立即问到了D,可微信群里的人没有知道D的近况,因为没有什么同学和他来往;其中有个人说他曾和D(“上山下乡”去了黑龙江军垦农场)一个连队。当时在军垦D仍特别爱打架。返城回北京后,D不怎么和初中同学来往,也不玩儿微信。

  初中同学微信群里有人给了我D的手机号码,说是多年前的。我试着打了好几次,都没人接。但这个号码起码还在。因为我在美国用家里的座机拨打这个电话号码,无法写短信。我在想着D是不是日子过得不太好? D的家庭我是知道的,父亲是最一般的工人,母亲是家庭妇女,他有好几个弟弟妹妹。他回北京后或许也是干最一般的工作,现在退休了,日子也不会好得了哪儿去。如果日后回北京探亲访友,一定要去找他叙旧。想起过往,我是多么的想念他,怀念那时我俩彼此间的友情。

  跟着,初中同学微信群中有人提及,他认识我的小学同学C,还说C对我印象深刻,这些年总是在找我。C?我还记的这个名字,可并没有记的他是我的小学同学,更不要说非常熟悉。难道我竟如此失忆?想了很久,我终于决定还是给C打个电话。他马上接了,显得很高兴,谈及很多我们小时候的场景。然而我却毫无印象,不过最终渐渐地想起与他有关的一点点往事。打过电话他和我建立了微信联系,彼此还发了近照。我从他的照片中依稀看出他当年的影子。

  我事后一直在回忆我的小学时光,并和C在微信中谈及。可我能想起的小学同学,C都记不起来;而他提及的人我都没印象。C说他后来进了北京的一家军工厂子做喷漆工,后来作为“工农兵学员”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返回原单位,但朱镕基任总理期间他所在工厂“关门大吉”,他则开个小公司谋生。这样看起来,他的日子还算是过得不错的。当然,日后我们也有机会见面。我在想,见面后我们当然是叙旧,可我对我们曾经在一起的小学同班的日子几乎没印象,我们又能聊什么呢?

  我有位挚友,他说他以往的事情中,很多都“选择性”的失忆了。当他这么说时,我表示很难理解。现在我仍难理解,但不得不承认,我以往的记忆中,有些过去的事情真的就无影无踪,完全的失忆!比如我上小学和初中的日子中的部分记忆。然而这并不是说,我上小学和初中时所有的事情都没印象。我清楚地记的我的好朋友D。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同院的同班同学,那位长得很漂亮的小姑娘我就有深深的印象。我能记住的这些事情中,很多细节都记忆犹新的。

  这么说,塑造自己成长的生活痕迹将永远伴随着我;而这些生活的场景将作为记忆牢牢地印在我的脑海中。而其他部分——那些对我今天的思想没什么影响的过往生活将被遗忘;很可能早早地就被忘记得一干二净。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