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xisipailou  
西四牌楼  
我的名片
羊市大街
 
注册日期: 2017-01-26
访问总量: 97,37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网坛上那些中文女作家
· 写文章与发昏热
· 北京公共汽车,电车线路追忆
· 新北京回忆“老北京”的笑话
· 书写诗作
· 我做的菜,红案菜肴
· 我做的饭,主食类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记忆中的老北京】
 · 北京公共汽车,电车线路追忆
 · 新北京回忆“老北京”的笑话
 · 怎么外地人老被北京人“歧视”
 · 北京皇城六门
 · 北京的东四,西四牌楼
 · 长安街那些消失了门和牌楼
 · 外地人就不要再回忆老北京了
 · 也说老北京
 · 老北京美食
【往事回忆】
 · 书写诗作
 · 我做的菜,红案菜肴
 · 我做的饭,主食类
 · 为香港资深媒体人蔡咏梅造谣立此存
 · 加入中国籍的美国人,沙博理
 · 明州前州长:美国和纳粹都一个德性
 · 也说说籍贯这事
 · 一张老照片
 · 忆北大文革旧事
 · 我的劳改难友-谭淮远
【文坛评论】
 · 网坛上那些中文女作家
 · 写文章与发昏热
 · 北京属于北京人,不属于外地有钱人
 · 北京也有美国的“政治正确”
 · 外地人写北京,找抽了吧
 · 一个北京人听上海话
 · 一个北京男人眼里的上海男人
 · 一个北京男人眼中的上海女人
 · 论“美籍华人”
 · 论“爱国侨胞”
存档目录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加入中国籍的美国人,沙博理
   


如今,中国人一窝蜂地往美国跑,穷偷渡,富移民,女人跑去下洋崽。只要和美国沾上点光,就觉得自己上了档次,尽管从小在老家养成的恶习一样没改。他们移民美国不是因为热爱美国,而是要用“美国”俩字往自己脸上贴金,在中国人圈子里炫耀,尽管连英文字母表也认不全。

我到是想起自己曾经认识的一个加入中国籍的美国犹太人,沙博理,他1947年来到中国,1963年由周恩来总理批准授予入籍证,一直居住在北京,2014年去世,终年99岁。他加入中国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和戏剧家凤子结婚。然而凤子于1996年去世后,他也没回美国,因为什刹海后面那个小院里,留下了太多他和凤子的记忆,他舍不得走。他的女儿沙亚美也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并没有因为有这个生在纽约的父亲而移民美国。

我是1994年认识沙博理的。我1987年国家公派出国,单位卡住我的儿子不许出来,逼我回国,直到他1992年小学毕业后才到美国。由本地一个著名家族的后人出资,送进当地最好的私立学校。这个学校高中外语课有中文,所以每年学校出资从中国招一名学生,与同学练习中文。1993年招的正好是沙博理的外孙女。她从北京一个人来美国上高中,那时候那个学校没有中国学生,她刚来有点不适应美国的环境。我儿子上初一,是那种调皮又招人喜欢的小孩,她特别喜欢和我儿子玩。

我当年回国,就帮她给父母,外公外婆互相带礼物,这才有机会到什刹海后面的胡同里拜会了“华籍美国人”沙博理。他在二战时期在美国军队服役,是高射炮手。因为美国政府在战争结束前就想到战后的国际地位,决定从士兵中培养外语人才,他被从隐藏在沼泽地的高射炮位招回国。他有点法语基础,但是学法语的人太多,这才转而学中文。在上海,他遇到了后来成为他妻子的演员凤子,从此留在中国67年,直到2014年去世。

我感觉他非常爱自己的妻子,在凤子面前就像个孩子,不管凤子说什么都很听话,一句都不争论,顶多是觉得被误解了可怜兮兮地解释一下。所以凤子去世后,他舍不得离开与凤子一起生活了近半世纪的小院,我特别能理解这份真情。沙博理是个翻译家,英文作家,全国政协委员,社会活动很多。但他只穿一双黑色牛皮软底鞋,从来不穿名牌新款皮鞋。他对我说,穿这双鞋,即可以到什刹海遛弯,又可以到大会堂开会,一双就可以适用于所有场合。因为他不需要像暴发户那样靠鞋的牌子表现自己的身份。

当时计算机在美国都不怎么普及,沙博理已经有了一台286计算机 ,虽然386已经上市,但他说不想换,只要能打字就够了,“我就是当打字机用”他对我说。

沙博理送我一本他的英文著作,介绍在延安参加中国抗日战争的美国医生马海德《The Saga of American Doctor George Hatem in China 》。此人和斯诺一起到延安,并且留了下来,在敌后根据地为战士,农民疗伤看病,直到抗战胜利。虽然在延安整风运动中被康生打成“特嫌,受到迫害,但是他没有回美国,一直留在中国。马海德的妻子苏菲是上海的电影演员,与江青一起演过电影,是1938延安的十大美女之一。

沙博理在书中写到,“延安整风”时,只要出身于有钱人家庭的青年,就被打成“特嫌”,逼他们认罪。有些血性青年认为自己为抗日来延安,无罪可认,以自杀抗争。仅鲁艺就有四,五个人自杀。那 些“三辈贫农”出身的军人认为,你生活优越怎么可能参加革命?肯定是特务。因为他们自己参加革命,就是为了“翻身过好日子”,所以怎么也不理解知识分子的爱国情怀。一直到文革,贫,下中农“左派”还是用这套思维方式迫害知识分子。(直到现在选拔官员,出身贫农依然是重要条件。因此几乎所有的贪官认罪书上都有一句相似的话:是党把我这个穷苦农民的孩子培养成高级干部。)

我和凤子聊天才发现,她和我姑姑是五,六十年代一个单位的同事。经历过文革的磨难,他们都很珍重当年的友情,并通过我互致问候。想想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虽然凤子守着一个美国老公几十年,英语却一直没有长进。我看是沙博理太爱她了,宁可自己刻苦学中文,也不愿意让妻子受累学英文。刚一见面,我不由自主地和他说英文,他却一直用中文和我对话,我想就是为凤子能懂。

然而,我们的联系却因一个小小的误会没有继续下去。我门见面后,他又活了20年,我完全有机会解释这个误会,我却没有去,以至于留下不可弥补的遗憾。我告诉他,因为山西政府不让我儿子来美国和我团聚,我们四处找人疏通关系,最后辗转托人找到基辛格,给中国驻美国大使朱启桢写了信,请他出面协调。此信通过外交部,国务院,转到山西省政府,我儿子才拿到护照。沙博理说,基辛格访华期间, 经常来看望他这个“犹太裔华籍美国人”,他们是朋友,希望我在离开北京前到他家吃饭,把基辛格的信拿给他看。

我离开北京前,事前安排好先到沙亚美工作的北京人民医院看牙,然后一起骑车回去取信。由于在医院的时间拖得太久,北京下班高峰马路不是一般的堵,回去取信就赶不上约好的见面时间了。我们直接去了她家。当沙博理问我要信时,我说没来得及去拿,他立刻不高兴了。开饭了也不上桌,把音乐开的大大的,在那里生气。凤子到无所谓,对我说,不管他,我们吃饭。又对他说,你不来我们吃完了啊。沙博理就像个听话的孩子,悄悄过来坐下来吃饭,但再没和我说一句话。大概他觉得我不可能找到基辛格,是个骗子。

温州人,潮汕人说自己是“中国的犹太人”,像沙博理这样的犹太人,温州人,潮汕人里有吗?更别说还有马克思,爱因斯坦和二百名诺贝尔奖获得者。而且,以色列政府承认的“中国犹太人”是指居住在河南开封的犹太人后裔,冒名顶替是不被以色列政府承认的。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