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我的名片
一草
 
注册日期: 2016-07-29
访问总量: 626,34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本博客原创文章版权属作者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新发布
· 美华移民百年风云(4)经济危机的替
· 外资撤中名单: 数千万人或将失饭
· 【推荐收藏】FEMA灾后援助/洪灾索
·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 为什么中国同意对朝鲜断油zt
· 伦敦恐袭与文明社会的新挑战 zt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一)年金
友好链接
· 南来客:南来客的博客
· 安雅云:安雅云的博客
· 天宝:天宝的博客
· 山城兄弟:山城兄弟
分类目录
【中华大地】
 · 外资撤中名单: 数千万人或将失饭碗
 · 为什么中国同意对朝鲜断油zt
 · “群友犯错处罚群主”愚蠢又违宪
 · 毛殁日回顾文: 毛时代的幸福感
 · 傅雷逝世51周年纪念
 · 荒谬年代绝人伦 女医师弑父为救父
 · 江西丰城活埋乡长和全国取消农业税
 · 刘晓波先生讣告zt
 · 今日国民养活着多少作协类零绩效公
 · 中国的“长寿之乡”都是伪造的zt
【美国政治经济科学】
 ·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 怎样讲一个“政治正确”的童话故事
 · 在灵魂深处回望911
 · 邦联纪念碑和美国历史记忆
 · 川普的贸易战,损人不利己?
 · DACA争议影响到川普选民基本盘?
 · 何为塞什斯两大谎言/DACA被终结后果
 · 总统特赦权有多大/川普所赦警长有冤
 · 巨婴当总统?其言语与朝将难辨
 · 大西洋月刊:美国如何渐失理性
【人在美国】
 · 美华移民百年风云(4)经济危机的替罪
 · 【推荐收藏】FEMA灾后援助/洪灾索赔
 · 看某些华川领如何频出污言秽语辱骂
 · 冒死报道飓风的现场记者们zt
 · 冒险家镜头下的飓风艾玛和洪水滔天
 · 艾玛改道数百万人将断电/客厅里的琴
 · 美华退休必须要知道的几个关键年龄
 · 美华移民百年风云—排华法案始末与
 · 政客德州赈灾作秀被实拍
 · 美华移民百年风云—早年排华骚乱惨
【人生旅途】
 · 海华提前退休前的纠结(上)/附联合国
 · 海华提前退休的好处和美妙
 · 忆倾千万身家助学的赵家和老师(二
 · 猛然看到数十年前“素颜”的自己,
 · 一对海华的珠婚恋:千经百历化珠联
 · 一对海华的珠婚恋:喜结佳缘/异国立
 · 逸草:情定武康路(天赐鹊桥/师长首
 · 逸草:情定武康路(恢复高考/阿山/
 · 逸草:情定武康路 — 一对海华的珠
 · 雨田:四、五十年前上海过年杂忆
【上海味道】
 · 《我的前半生》你怎成了虹口宣传片
 · 在我们生长的街区寻觅光阴旧迹-淮海
 · 幻梦般的悠扬:父亲湮埋70年的《青
 · 留住心中上海的味道
 · 其实,上海人是作风剽悍的一个族群
 · 上海市民圣诞夜排队4小时只为进教堂
 · 记上海滩最后的老克勒 zt
 · 功德无量的奇迹:徐平羽在上海外事
【家史亲友】
 · 逸草:父亲节里暖暖的回忆
 · “77”精神 受用一生zt
 · 母亲的儿女情-- (1)宽松民主的家庭
 · 周梅森 | 快马矫健 胜天半子
 · 亲爱的朋友 清明的思念
 · 我们身边美丽又坚强的女性
 · 三姐回忆:大大讲述的故事
 · 一位清华老教授身上闪耀的人性光辉
 · 逸草原创:《数理化自学丛书》的出
 · 去除尘事养心田 — 回忆外公(家人
【中外关联】
 · 这样的微信文竟也会导致帐号被屏蔽
 · 沈志华:中朝血盟是人造神话,早已
 · 读《查无此人—善与恶之间的距离》
 · 反人类言论为何在华人自媒体上分外
 · 享受清新甜味空气 对网络暴力说NO!
 · 谷歌学者质疑“看脸识罪犯” 交大
 · 总统亲家玩火,EB-5行业雪上加霜zt
 · 库什纳家就打川普女婿名号在华集资
 · 力证解密:朝战发动者系斯大林 欲拖
 · 官方5.4文:中国承担了朝鲜当年任性
【海外人生】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一)年金
 · 德祈:往事 | 一个遥远的故事
 · 美国部分大学退休计划(下)和 “炫富
 · 聊美国部分大学用的退休计划(中)
 · 举例补充《部分大学退休计划(上)
 · 聊聊美国部分大学用的退休计划(上
 · 两组数据见证高学历普通海华的收入
 · 再聊老海华是否难以达到50万401K
 · 50万401K是个难以达到的极大数字吗
 · 一对普通老海华的401K退休收入(约
【教育学术】
 · 读《美国华人的大学平权之争》
 · 招生官如何掂量你课外活动含金量?
 · 细分之争源头详情/亚裔教职人员公开
 · 纪念一门不再存在的课zt
 · 哈佛今年取新生少数族裔首度过半?
 · 【亚裔细分调查报告】细分教育数据
 · 从华裔青少年眼中看历史zt
 · 袁劲梅:写给被开除中国留学生的信
 · 国内学子攀美藤 艰辛堪比长征路?
 · 茹月:和女儿一起道别普大
【海外育儿】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三)高中选择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二)初中自推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一)少儿时的培
 · 逸草:写在那年名校提前录取后
 · 再聊美国大选与华人中的代沟
 · 把孩子培养成常青藤名校需要的人 (
 · 真相:凌晨四点半的哈佛图书馆 zt
 · 为是中国人而自豪 为成为美国人而喜
 · 访校东行漫记(13-14):康奈尔 —
 · 访校东行漫记(7-9):哈佛、MIT、
【史实真相】
 · 日本NHK电视台自揭战争罪责
 · 宜宾白毛女真相 比半夜鸡叫更离奇
 · ZT今天,我们要怀念一个人
 · 一座名叫朝鲜形同毛恶年代中国的集
 · 不该遗忘的“东方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 抗美援越:两组令人震惊的数字
 · 伊斯兰教义中没有任何容忍恐怖主义
 · 交大民国年代的准考证和入学试题zt
 · 普京彻底追责 全面否定列宁zt
 · 访谈|麦卡锡主义阴影下的中国留学
【歌声回荡】
 · 录一首《月圆花好》及歌曲的来历
 · 周末一歌:我的《九儿》和歌词的一
 · 大学年代的歌:心中的玫瑰 — 逸草
 · 请教一下,《草原儿女爱公社》这首
 · 我的《呼伦贝尔大草原》
【网络轶事】
 · 再聊“高学历普通海华”之称
 · 万维“高学历普通海华”之称小争
 · 请薄浣网友珍惜万维这块园地
 · 文学城有个流氓“五”管理的《岁月
 · 且看文学城崇毛反华团伙之低劣下作
 · 转毛语录:我总不相信,像日本这样
 · 海外网站怪象:文学城『书香之家』“
 · 贼喊捉贼 ,假爱国真反华五毛水军的
 · 逸草原创:我们相识在网络
【健身养生】
 · 秋来秋去 好景美乐 心醉神怡
 · 为啥多病的长寿,没病的早死?zt
【乡土亲情】
 · 周末鸡汤:母亲的素质将决定孩子的
 · 老底子上海人怎么过中秋?zt (多图
【世界各地】
 · 伦敦恐袭与文明社会的新挑战 zt
 · 为何欧洲极右政党也谴责川普与新纳
 · 朝鲜红太阳如何升起
 · 美国安全的最大威胁是川普的行为zt
 · 一个两袖清风的“巨额贪腐”韩国总
 · ISIS败走摩苏尔城 伊拉克庆祝这重大
 · 战火下的基督教逃亡者与穆斯林英雄
 · 人民币在欧洲替代了美元?
 · 16亿穆斯林拒绝背锅,他们同样谴责
 · 伦敦恐袭 华裔记者英雄感动英国zt
【母校风华】
 · 上海交大打造日本战犯审判文献数据
 · 2016年为国出征里约奥运会的交大人
存档目录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一座名叫朝鲜形同毛恶年代中国的集中营
   

逸草:悲惨的朝鲜现今,与毛恶年代尤其是文革间的中国何其相似。


戴领袖像章,夹道欢迎的“人肉道具”,数十万居民载歌载舞/歇斯底里,一手意淫出来的“盛世”,被幸福的民众…;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长大的我们,看得有多熟悉。


狱中狱,大约50个人当中就有一个受到专政机器的关押,犯人最常用的罪名有:对领袖大不敬罪、发表叛国言论、叛逃出国、收听敌台等等;无穷尽的某思想学习,然后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批评帮助”往往会上升为人身攻击并引发打斗,无孔不入的政治警察,党内派系进行大规模清洗…;在那年代的国人,谁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或见闻?


供奉领袖圣像,为保全领袖画像而献出生命的“英雄”;粮食配给制,家庭成份要追溯到前三代,不同出身的家庭在食品、住房、教育、就业、医疗等各方面条件有如天壤之别,约占人口一半的..阶级..长年处于半饥饿状态;不幸被划入地富反坏右的敌对阶级..注定一生都在死亡线上挣扎;高唱高叫《全世界都在羡慕我们》,但凡有领袖出现的地方,镜头面前..总是幸福到泪流满面,无法自持;这些能唤起我们多少类似的记忆。只不过“为保全领袖画像”可改成“为保护木头、化肥之类的国家财产”,《全世界都在羡慕我们》改为《社会主义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等。


『官方称之为“苦难行军”的大饥荒始于1995年,并迅速蔓延到全境,许多农村的树皮草根都被饥民吃得精光,随之而来的则是“人相食” 的炼狱景象。根据投诚韩国的前二号人物黄长烨记述,在“自然灾害”惨烈的95-98年间朝鲜就饿死了350万人,占当时2200万人口的六分之一。这也仅仅是1998年的统计数字,事实上,这场骇人听闻的饥荒一直持续到2001年。然而当局不会让可怜的朝鲜人知道,如果从当时建造金日成豪华停尸殿和无数“永生塔”的花费中拿出三分之一用于赈灾,这场人间惨祸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最终,英勇的朝鲜军民毫无疑问地“战胜”了苦难,这自然又是金将军彪炳青史的丰功伟业。』这不正是中国三年大饥荒的实情描述?只需将“350万”“占当时2200万人口的六分之一”,金什么什么..,相应改成数千万,占当时六亿人口的某分之一,毛什么什么..


文中这段话引人注目。2012611日,《人民日报》以《朝鲜的未来,在关爱中成长》为题,满怀诗情画意的描绘了朝鲜一日5餐并有营养师负责调配营养的幼儿园生活,简直超越了传说中的和谐社会,堪称天上人间。颇具喜感的是,就在刊载这篇奇文的第二天,612日,联合国人道协调厅发布了朝鲜形势最新报告,称其境内有1600万人严重营养不良,数百万儿童没有发育所需的食物、药物或者医疗,呼吁国际社会对朝鲜进行紧急人道主义援助。中国历届共政权和现当局在这座“叫朝鲜的集中营”打造中,起了什么样的重要作用?


“人类在上个世纪已经历过多次梦魇般的极权主义灾难,在民主文明成为世人普遍共识的现代社会,更值得深思的是:这座当世的奥斯维辛何以留存至今?何以结束?对中国来说,值得深思的是:如何不让这样的集中营在中国再世再现?


一座叫朝鲜的集中营——揭秘真实的朝鲜

2017-07-12 转自“机密历史档案”公众号






一个朝鲜26岁女舞蹈家,得过人民功勋奖章,趁到中国演出逃到辽宁,跟一个农民结婚生子,儿子不到一岁被发现。朝鲜要求遣返。中国警方送人到边境,对方手里拿着一个铁丝,一把榔头,人在桥上交接完,用铁丝穿过她的脸,用榔头敲碎她两个膝盖,带走了。


朝鲜不是一个有监狱的国家,而是一座有国家的监狱。所谓的国家机器的设立,无非是为了更持久,更高效地管理这座超级监狱罢了。这座“朝鲜民主主义集中营”是当代民主集中制最权威的诠释,它也代表了现代文明世界一个溃烂的脓疮。



示范监区


去朝鲜“旅游”的人与其说是观光,毋宁说是“探视”,窥探这座神秘监狱的管理和生活方式才是其真正目的。不少人还可以忆苦思甜,从中收获某种特殊的优越感和心理安慰,即便在一些自身也需要悲悯的人身上,也是如此。


进入这个高度集中的集中营,游人首先被收缴一切通讯工具,并且只能在指定的“监区”范围内活动,通常去不到平壤以外的其他地方。这里基本是个没有笑容,也没有信任的世界。朝鲜人绝少敢于同陌生的“监外来客”进行沟通,因为惧怕招来便衣,街上也不会有三五成群的朝鲜人在一起交流的场面,大致可以领略到“道路以目”的真正含义。所有的朝鲜人胸前必须佩戴领袖像章(未成年人佩戴团徽或队徽),无处不在的金日成像章近日已“升级”为父子双人版,这是当地人与游客最明显的区别。尽管每个人都宣称佩戴领袖像章是无上的光荣,但这种标识更现实的作用显然是方便于管理,其意义类似于纳粹时代犹太人胸前的大卫之星,没有哪个朝鲜人胆敢轻易放弃这份“荣耀”。


作为唯一的对外窗口,平壤似乎一切都事关国体形象。这座城市不但禁绝残疾人,甚至营养不良的瘦弱者都被屏蔽在外,因为火车站往来的人群参差不齐,游人禁止在其周围摄影,居民上街更有专人检查衣着是否得体。若非根正苗红的核心阶层,绝无可能在平壤居住。不过,这些精挑细选出来的幸运儿也担负着特殊的政治使命:一是充当保卫领袖和军事目标的“人肉盾牌”,二是作为大型集会或老朋友到访时夹道欢迎的“人肉道具”,每逢政治需要,数十万居民便倾巢而出,或载歌载舞,或歇斯底里,尽显团结向上的精气神。平壤的市政建设投入不菲,道路宽敞且绿化率高,咋看之下并不比欧洲的城市逊色。到处是地标建筑或大型雕塑之类的形象工程,连用于唱红的体育场都属世界一流。每年在这里进行10万人表演的“阿里郎”艺术节,其气势之恢宏磅礴,完全秒杀国内的红歌会。


尽管当局对面子的爱护达到了痴迷甚至病态的地步,但这也纯粹是金氏一手意淫出来的“盛世”,无论是被引导的宾客还是被幸福的民众,没人相信这幅景象就是真实的朝鲜。恰恰相反,正是这座外表光鲜的城市映衬出极权主义的邪恶:它一方面集中了所有能够调动的资源“保平壤”,却只允许极少数用于“活体展示”的精英阶层居住,另一方面又把绝大部份的人口牢牢栓在贫苦的农村,即便是饿殍遍地的大饥荒时代,也绝不允许饥民逃荒进入城市。平日里除了组办大型活动,偌大的城市总是行人稀疏,车马寥寥,整洁宁静的路面却透着几分诡谲与阴森。重金打造的这张“国家名片”,其背后代价实际上是三代朝鲜人的累累白骨。从某种角度来看,平壤是一座充满罪恶的城市。



狱中狱


2010年,朝鲜当局为了昭示新主的“大度恩德”,一次性赦免了15万名囚犯,占到羁押人数的30%,也就是说,在人口2000余万的朝鲜,大约50个人当中就有一个受到专政机器的关押。


朝鲜用于惩戒、羁押和政治迫害的场所没有统一的名称,一般为强制收容所、管理所、教化所、集结所、监狱、劳动锻练队、拘留场等,名目繁多的“狱中狱”都是强化统治必不可少的暴力工具。半个多世纪以来,先后有150多万人在这些人间地狱中被折磨致死。犯人最常用的罪名有:对领袖大不敬罪、发表叛国言论、叛逃出国、收听敌台等等。


作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监狱,不可避免会有各种越狱的尝试,或曰脱北。作为“典狱长”的历代金太阳们对此深恶痛绝,越狱未遂的脱北者通常难逃一死。外界普遍认为,这些不幸的人都是被铁丝穿过锁骨,连成一串押走的,大概是为了警示沿途观众以儆效尤,不但如此,脱北者家属甚至没有举报的朋友邻居都会受到株连。当局鼓励所有民众互相监督、互相检举,以便将反革命犯罪通通消灭在萌芽状态。杯弓蛇影的独裁者甚至对人际关系融洽的“和谐社会”都充满恐惧,朝鲜规定一般人下班后要进行主体思想的学习,然后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每个人不但要自我检讨,同时还要揭发别人的问题,这种“批评帮助”往往会上升为人身攻击并引发打斗情况,而这正是领袖希望看到的景象,一群群互相算计的乌合之众是绝无可能联合起来推翻他的。媒体还大力赞扬那些勇敢告发父母的“小英雄”,并给予特殊的物质奖励。严酷扭曲的人际环境,加上无孔不入的政治警察,使得朝鲜人个个噤若寒蝉。


高层方面的生态环境同样恶劣,金氏朝廷先后对苏联派、延安派、甲山派等多个党内派系进行大规模清洗,大约有10万名党员被肉体消灭。金正日对部下的一句警告广为人知:没有我的信任,你们只是一堆行尸走肉!2012年2月,金正恩处决了人民武装部副部长、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和一线军团长等十余名将领,理由是他们在哀悼金正日期间有酒色行为。正是这种告密成风、动辄得咎的窒息氛围,使得朝鲜上下如履薄冰,人人自危,唯一的自全之道就是寡言少行。朝鲜人的嘴巴除了用来吃饭和赞美全能的领袖,一般情况下很少工作。



万民的天


2007年,美国的宗教研究网站“adherents.com”发布世界各大宗教的排行榜,拥有近2千万信徒的金日成主义(即“主体思想”)荣登世界第十大宗教。


太祖金皇帝的叔叔原是平壤一个基督教牧师,这位“万民的天”深知信仰的力量,所以解放后的朝鲜全面取缔了基督教,一百多万信徒或接受改造或发配流放,但基督教的图像崇拜和宣讲布道的方式,却被他运用于自己的个人崇拜和造神运动。最后连源于耶诞的公元纪年也被他本人的“圣诞”所取代,成为朝鲜特色的“主体纪年”。


在朝鲜,所有的家庭必须供奉金日成父子的圣像,这一对“圣父圣子”拥有上千个封号,其画像被赋予某种神性,定期有负责公共标准的人上门检查其清洁状况,污损领袖画像的罪名足以使任何居民家破人亡,哪怕只是报纸上的画像。如果不出意外,“三位一体”的全家福将会是未来供奉的对象。忠顺的朝鲜人被告知,发生灾情时首先要抢救的是领袖的画像,其次才是家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官方的喉舌高度评价那些火灾洪灾中为保全领袖画像而献出生命的“英雄”,称之为“闪烁人性光辉的故事”。


当局不厌其烦地宣讲有关领袖超自然的“神迹”,例如遇到狂风恶浪的水手唱起赞美金日成的红歌,海面奇迹般地恢复平静,又如金正日死后,自然界出现的各种异象等等。至于捡起小石子打落美帝的卫星,更是名扬国际的惊世传奇。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一些朝鲜人信了。


有幸沐浴在金太阳的和煦春风下,子民们需要时刻怀有一颗感恩的心。在朝鲜,不但每一寸阳光都属于金家的私产,就连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是伟大领袖的恩赐,更不用说一切的成就与收获了。一位民间女子成功诞下了三胞胎,在媒体面前都不忘归功于无所不能的金将军,如果从神学的角度来解读,这大概就是东方版的“圣灵感孕”了。


既然是传播信仰,作为福音的思想体系当然必不可少。所谓主体思想,字面上理解即“人是自己命运的主人”,至于具体的教义则不适合心智健全的人群去研究。劳动党的标志交叉向上的铁锤、镰刀和毛笔,寓意工农与知识份子的联合,实际上是马列主义与“儒家思想”的结合,孕育出这种非驴非马的畸形体系。后者所提倡的“忠孝”之道,在官方组织的两次哭丧大赛中可以略见一斑。此外,朝鲜23个“法定节假日”中有18个来自金氏家族成员的生辰死忌,据说也是儒家忠孝思想的集中体现。



全世界都在羡慕我们


2012年6月11日,《人民日报》以《朝鲜的未来,在关爱中成长》为题,满怀诗情画意的描绘了朝鲜一日5餐并有营养师负责调配营养的幼儿园生活,简直超越了传说中的和谐社会,堪称天上人间。颇具喜感的是,就在刊载这篇奇文的第二天,6月12日,联合国人道协调厅发布了朝鲜形势最新报告,称其境内有1600万人严重营养不良,数百万儿童没有发育所需的食物、药物或者医疗,呼吁国际社会对朝鲜进行紧急人道主义援助。


朝鲜自1957年就开始实行粮食配给制,现在的口粮供应为人均每天100克左右,比一包方便面多不了多少。大城市的情况当然好一些,中小城市和偏远地区的人们靠配给无法维持生命,只好去挖野菜,扒树皮。一些农奴甚至还练就一项特殊技能,从牛粪中提取出玉米粒来。朝鲜专家则出来宣称,根据科学研究结果,少吃饭有利于长寿,一天吃两餐为佳,野菜更是有利于健康的营养食品。


一个朝鲜人的出身决定了其一生命运,不同出身的家庭在食品、住房、教育、就业、医疗等各方面条件有如天壤之别。家庭成份要追溯到前三代,分为核心阶级、动摇阶级和敌对阶级三大类。就食品而言,为数不到三分之一的核心阶级基本能够满足温饱,居住平壤的市民大体上属于这个群体;约占人口一半的动摇阶级则视经济形势而定供应口粮,长年处于半饥饿状态;如果不幸被划入地富反坏右的敌对阶级,那就注定一生都在死亡线上挣扎了。


应该说,划入核心阶级的群体中,不排除一部份人从心底拥护这个体制,作为等级社会制度的“精英阶层”,尽管自身卑微可怜,但却可以从周围其他人更加不幸的遭遇中找到一种身份上的优越感和另类的满足感,久而久之甚至形成虚幻的幸福感。有一首唱得很响的朝鲜红歌叫《全世界都在羡慕我们》,的确,但凡有领袖出现的地方,镜头面前的朝鲜人总是幸福到泪流满面,无法自持。这项独特的“感恩”方式,相信世界上没有第二个民族体验得到。无论表达何种感情,温顺的朝鲜人总是选择了眼泪,不知道是不是隐喻了这一民族的悲苦宿命?



再苦不能苦了枪杆子


1995年1月,金正日视察某哨所时提出一切以军事工作为先,一切以军事工作为重,正式提出了“先军政治”的概念,并很快确立其压倒一切的地位。事实上,大流氓金日成从来视枪杆子为命根子,军费预算一直占到GDP的四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只是到了极品流氓金正日的手上,这项残民以逞的政策叫得更加肆无忌惮,更加理直气壮了。


为了使军队死心塌地效忠于己,金正日调整了社会各个阶层的次序,将军人置于工人、农民、知识份子3大阶层之前,以突出军人的社会地位。“没有糖果可以活下去,没有子弹就不能生存。”


人均GDP全球垫底的朝鲜,却豢养了一支110万的私人军队,世界排名第四。金正日多次强调:要视军事为第一国事,国家财政再困难,也要优先保障国防费用的支出,所有资源优先满足军队的需要。毫无疑问,军人阶层在朝鲜得到了最大的尊重和各种物质上的实惠。


经济上穷困潦倒的朝鲜一直在从事与其实力远不匹配的高端武器研发。近四十年来,朝鲜的原子弹计划从来没有间断过,并不顾国际社会的一致反对,目前已经进行了五次核试验;耗资数亿美金的“光明星”卫星计划屡败屡试,不撞南墙不回头。不难想像,如果其军费支出维持在正常水平的话,节约出来的钱可以解决多少民生问题。


除了核武,朝鲜还拥有全球排名第三的化学武器,数量大约为2500吨至5000吨,种类涉及芥子气、光气、沙林等多种致命毒气或毒剂,这不但严重威胁了世界和平与地区稳定,对于被金家绑架的所有朝鲜人质也是一把悬在头上的利剑。这种穷兵黩武的政策得以推行的前提,是让民众时刻生活在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妄想症之下,心甘情愿为“国家主权”和虚无缥缈的“政治理想”作出个体的牺牲。


金家的天堂


与民生多艰的朝鲜老百姓相比,金家帝王般的宫廷生活之奢侈难以想象。金正日个人的花费就占据了整个财政预算的20%,即使在朝鲜的“困难时期”,其生活质量也没有丝毫降低。金正日喜欢带Omega手表,坐奔驰S600 Guard轿车,皮鞋只穿意大利的Moreschi,一套人民服的Scabal布料就值1200美元,喜欢喝法国Perrier瓶装水和Martell Cognac干邑白兰地,此外,自诩电影艺术大师的他收藏了2万多部电影,而号称世界最大的中国电影资料馆也不过是3万个电影拷贝;金正日的私人酒窖内还收藏了上万瓶法国名酒,并且经常用名表等奢侈品赏赐手下要员。这位人民的“慈父”消费能力如此强悍,以至于联合国制裁朝鲜的决议中针对他规定了奢侈品的禁运。


娱乐休闲方面,金氏父子都组建了各自专属的私人文工团——欢乐组,金正恩的生母高英姬即是从欢乐组中脱颖而出的新贵;金正日还经常派人到欧洲物色金发美女到朝鲜“联欢”,可见这位伟大领袖对“世界大同”理想的追求是何等执著。


至于朝鲜那些享受特供的达官显贵们,其生活质量也远比我们想像的惬意,某些方面甚至可以实现按需分配,不过前提是要得到伟大领袖的宠信,一旦这种信任被收回,哪怕一时位极人臣也会马上坠入地狱。官二代崔龙海的经历差不多就是朝鲜“廉政建设”的一个缩影。崔龙海是前武装力量部部长崔贤大将之子,1986年起任劳青中央委员长,曾私吞创汇机关在海外赚取的外币,90年代“苦难行军”时期依然生活奢靡,在平壤保龄球馆的地下娱乐场一掷千金“阅人无数”,引起民愤沸腾,1998年因受贿等非法行为被撤职,鉴于身份特殊只是被贬为平壤市上下水道管理所党委书记,2003年重新回归权力中心,2010年,毫无军部经验的崔龙海被授予大将军衔。2012年4月更晋升为次帅,军中地位仅次于金正恩。可见,对一个专制政权而言,为了防止体制内精英滑入另一阶层或阵营,对腐败的适度容忍是保证其革命队伍“纯洁性”的必要前提。


相对而言,朝鲜的基层公务员没有高官的特权,社会地位也稍逊于军人,享受到的福利待遇也就比较有限,但是作为等级社会的核心阶层,至少都可以保证衣食无忧,职务上便利的,还能通过克扣饥民的口粮来捞取外快。不过,这些看似无伤大雅的“适度腐败”,造成的结果却往往是若干鲜活生命的凋零。


苦难行军


90年代初,朝鲜经济上重工轻农、大干快上的“千里马运动”开始受到重挫,加上东欧“社会主义大家庭”瓦解带来的连锁反应,最终演变成灾难深重的现实噩梦。这场官方称之为“苦难行军”的大饥荒始于1995年,并迅速蔓延到全境,许多农村的树皮草根都被饥民吃得精光,随之而来的则是“人相食” 的炼狱景象。根据投诚韩国的前二号人物黄长烨记述,在“自然灾害”惨烈的95-98年间朝鲜就饿死了350万人,占当时2200万人口的六分之一。这也仅仅是1998年的统计数字,事实上,这场骇人听闻的饥荒一直持续到2001年。然而当局不会让可怜的朝鲜人知道,如果从当时建造金日成豪华停尸殿和无数“永生塔”的花费中拿出三分之一用于赈灾,这场人间惨祸是完全可以避免的。看猛料请加小编微信号:niancaihong2。最终,英勇的朝鲜军民毫无疑问地“战胜”了苦难,这自然又是金将军彪炳青史的丰功伟业。刚刚完成修订的朝鲜“宪法”,将罔顾人命、自绝于世界潮流的独夫奉为“绝世爱国者”。


2012年5月,在庆祝金日成百年寿诞约耗资30亿美元的奢华盛典之后,朝鲜官方宣布其境内正面临“50年一遇”的旱灾,这意味着又一次大难将至。朝鲜内部文件也同时披露,由于物资过度供应部队,各地已开始出现饿殍。想当初,荣登大位的金正恩向朝鲜人许下愿景,三年后让这些世人艳羡的子民们吃上米饭,喝上肉汤。如今看来,望眼欲穿的朝鲜百姓恐怕连味也闻不上……


人类在上个世纪已经历过多次梦魇般的极权主义灾难,在民主文明成为世人普遍共识的现代社会,更值得深思的是:这座当世的奥斯维辛何以留存至今?何以结束?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