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格致夫的博客
  格物致知,嗯,挺爱干的活儿!
我的名片
格致夫
 
注册日期: 2013-06-11
访问总量: 1,371,72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中共19大七常委名单明朗化!
· 郭文贵身份及爆料计划有重大变化
· 郭文贵VS刘晓波 天地间至理
· 从误读“平庸之恶”到人性的弱点
· 如何纪念刘晓波——被永恒的偶像
· 郭文贵的对手:“国家”之进退失
· G20峰会 习近平压轴出场的真正答
友好链接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ladybug:ladybug
分类目录
【社会时事】
 · 郭文贵身份及爆料计划有重大变化?
 · 郭文贵VS刘晓波 天地间至理
 · 从误读“平庸之恶”到人性的弱点
 · 如何纪念刘晓波——被永恒的偶像?
 · 郭文贵的对手:“国家”之进退失据
 · 汉堡G20峰会面临的N重尴尬
 · 换个视角看郭爆料后五毛不见了
 · 中国的严峻形势— 负面清单
 · 习王结盟或公开决裂都是伪命题
 · 海外中文媒体“谋财害命”及其乱象
【政治动物】
 · 中共19大七常委名单明朗化!
 · 郭文贵身份及爆料计划有重大变化?
 · 郭文贵VS刘晓波 天地间至理
 · 从误读“平庸之恶”到人性的弱点
 · 如何纪念刘晓波——被永恒的偶像?
 · 郭文贵的对手:“国家”之进退失据
 · G20峰会 习近平压轴出场的真正答案
 · 换个视角看郭爆料后五毛不见了
 · 习王结盟或公开决裂都是伪命题
 · 郭文贵爆料何以导致老人政治抬头?
【国际观察】
 · G20峰会 习近平压轴出场的真正答案
 · 汉堡G20峰会面临的N重尴尬
 · 川普的总统角色即将玩儿完?
 · 中国可对朝鲜采取的大动作及界限
 · 习川会超预期 中美合作闯急流险滩
 · 习川峰会的规定动作与自选动作
 · 真面临第二次韩战?金正恩笑了!
 · 再谈朝鲜威胁 究竟谁威胁谁?
 · 反萨德入韩 被世人忽视的重大理据
 · 朝鲜威胁是伪命题 反萨德入韩有理!
【以史为镜】
 · 中华文化终将败下阵来?还是大放异
 · 含蓄的中国VS张狂的美国?
 · 格瓦拉访华 小失误导致两国闹翻
 · 切·格瓦拉 东西方世界共同崇拜的偶
 · 罕见空难拷问人性 谁能成为食人肉者
 · 胡耀邦顶峰跌落被忽视的因素
 · 中美俄三角关系的七大演变
 · 底特律鬼城会在中国重演?(图集3)
 · 底特律鬼城会在中国重演?(图集2)
 · 底特律鬼城会在中国重演?(图集1)
【偶思调侃】
 · 海外中文媒体“谋财害命”及其乱象
 · 女权主义里程碑 男人不“内射”罚款
 · 中国人 虫子 活着
 · 2017新年献词:我们继续大战风车
 · 红卫兵逻辑 万维文章都不合格!
 · 山东人说话爱用倒装句? 接轨世界嘛
 · 剑桥学霸美臀大赛 考考你的审美和
 · 为嘎虔之争矫情——洒向网络都是爱
 · 习近平与朴槿惠照片的惊奇发现(图)
 · 【足球公理】最牛特色:足球拒绝权
【法治建设】
 · 设监察委并非为王岐山留任铺路!
 · 【道德浅论3】实现途径:道德无需教
 · 【道德浅论2】道德的属性与本质
 · 【道德浅论1】概念质疑:如何定义道
 · 万维整风之建议 嘎哈啦最新道歉信
 · 2016刷爆中国的14个另类事件
 · 聂树斌改判无罪 一个值得深思的新开
 · 小偷意外亡 追者被起诉是哪门子法治
 · 万科之争的中国式逻辑之拷问
 · 台湾之民主灯塔闪烁出何样光芒?
【知识系统】
 · 名家眼中的热力学定律与世界末日
 · 【商榷】大脑存在感性思维吗?
 · 中国奥数队败给美国是好事!
 · 改变中国的“汉译学术名著”
 · 演变在最前列的汉语之优势(下)
 · 演变在最前列的汉语之优势(中)
 · 演变在最前列的汉语之优势(上)
 · 地球灾难史与机遇图解(7)——小行
 · 海洋钻井史上最惨重的6大事故
 · 揭秘南海对峙中世界最先进981号钻井
【经济发展】
 · 中国的严峻形势— 负面清单
 · 如何看1%富人占有中国1/3以上财产?
 · 中国缘何“被”GDP世界第一?
 · 习李新政首个改革大手笔出台
【生活娱乐】
 · 女权主义里程碑 男人不“内射”罚款
 · 某博婚姻危机 还是大家的危机?
 · 人体彩绘 在情色与艺术之间
 · 山东人说话爱用倒装句? 接轨世界嘛
 · 质疑:无望绝症患者选择安乐死应该
 · 去阿冈昆感受秋天的色彩(4)
 · 去阿冈昆感受秋天的色彩(3)
 · 去阿冈昆感受秋天的色彩(2)
 · 去阿冈昆感受秋天的色彩(1)
 · 北美原住民舞蹈大赛什么样?(多图
【人物私事】
 · 某博婚姻危机 还是大家的危机?
 · 马英九与奥巴马惊人的八大共同点!
 · 习近平第一!全球民调显哪些重大信
 · 习近平的鸿运有多好?(下)
 · 习近平的鸿运有多好?(上)
 · 高仓健的性格缺憾——偶像崇拜反思
 · 可否理性对待周、花之“红与黑”?
 · 我不劝说“虔谦”博友留在万维
 · 邓丽君愿不愿去中国大陆演出?
 · 朝鲜金正恩 最火爆炒作如何炼成?
【专题探讨】
 · 中共19大七常委名单明朗化!
 · 【道德浅论3】实现途径:道德无需教
 · 再谈朝鲜威胁 究竟谁威胁谁?
 · 反萨德入韩 被世人忽视的重大理据
 · 朝鲜威胁是伪命题 反萨德入韩有理!
 · 【道德浅论2】道德的属性与本质
 · 【道德浅论1】概念质疑:如何定义道
 · 万维整风之建议 嘎哈啦最新道歉信
 · 中华文化终将败下阵来?还是大放异
 · 苹果公司的圣诞礼物:思想政治工作
【美图分享】
 · 中国人 虫子 活着
 · 人体彩绘 在情色与艺术之间
 · 剑桥学霸美臀大赛 考考你的审美和
 · 去阿冈昆感受秋天的色彩(4)
 · 去阿冈昆感受秋天的色彩(3)
 · 去阿冈昆感受秋天的色彩(2)
 · 去阿冈昆感受秋天的色彩(1)
 · 北美原住民舞蹈大赛什么样?(多图
 · 历届G20峰会闹场子那些事儿(下)
 · 历届G20峰会闹场子那些事儿(上)
存档目录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从误读“平庸之恶”到人性的弱点
   

格致夫:从误读平庸之恶到人性的弱点


本文缘起于对刘晓波的纪念和对阿伦特“平庸之恶”理念的探讨。但此“平庸之恶”非彼“平庸之恶”,这是首先应该明确的。这里的“平庸之恶”,只是借用阿伦特的这个特定概念,表达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流露、表现的某些另类平庸之“恶”。这样的“恶”,很多情况下谈不上是一种恶,而只是人性弱点导致的某些小瑕疵。

令人多少有点意外,笔者拙作“如何纪念刘晓波——被永恒的偶像?”一文,没有在如何纪念刘晓波、如何评价他的观点和思想遗产等这类本该不缺迥异认识的核心议题上带来多少争论,除了个别博友,相关评论相对平和、理性,倒是在似乎并不相干的“平庸之恶”问题上引发一场意外纷争!


1】现实方法论之平庸

同样有点意外,阿妞并不同意对刘晓波亦应遵守基本方法论——正如对任何人都应该客观、理性、一分为二,而一味吹捧,无异于高级黑!由于几位博友对其评论直言不讳的多条批评,阿妞情绪化地只甩下一句:“请你对希特勒一分为二吧。”

我对阿妞的答复是: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重大差异之一是,在自然科学领域,只要找到一个反例,整个论断或理论假说就被否定了!而社会科学领域则不同,很多规律、理论都允许特例的存在。这就是社会领域所谓的特殊性与普遍性并存。希特勒就是无需对其一分为二的特例。

应该承认,要在日常生活面对具体的人和事的时候,始终做到不受情感、情绪、立场和与生俱来的主观倾向的影响,一贯秉持客观、理性、一分为二的基本方法论和态度,谈何容易!对我们大多数普通人而言,这是一个很难达到的高度!而难免犯下方法论平庸导致的一些错误,这是另类“平庸之恶”之一。

阿妞的再次回复就更有意思了:在刘晓波去世时,有良知的人们关注的,不是刘晓波言论的正确与错误,而是一个政权的邪恶,一个书生的残弱。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Hannah Arendt

对于中文部分,我问阿妞:盖棺定论是什么意思?还有比这个时候客观地评价逝者更合适的时机吗?换个角度看,在一个自由的言论环境,有谁有权力规定大家应该发表什么样的评论吗?只有满版都是千篇一律的颂扬文章才更可取吗?这不正是人们深恶痛绝、缺乏言论自由国度的特色吗?

而对阿妞这番论调,牧人还有个帮腔:“有无良知,区别于此。” 我的回应是:这太有讽刺意味!你和阿妞们都是整天喊着要中共给人民言论自由的人,一遇到现实问题,却试图干涉他人在刘晓波去世一事上发表哪类言论!”

另类典型的平庸之“恶,看官们是否开始有点感觉了呢?


2】迷信名人名言之平庸

而阿妞抛出汉娜•阿伦特这句孤零零的英文名言: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才是引起一场激烈争论的导火索。我的首次回复是:简直令人震惊!按这个逻辑,纳粹第三帝国的evil,主要不是由希特勒负责!而是该由“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负责?!这就是阿妞想要告诉大家的结论?

的确,对于迷信名人名言的“善男信女们而言,要破除崇拜心理导致的思维屏障,要一眼出阿伦特这句话中的偏激成分,或许需要有逻辑思维的基本信心和一定理解力。没错,很多名言属于至理,信之无虞。但也有些名言,并非因为其在理,而在于其偏激,令人过目难忘,而成为名言!

与阿妞一样,博友Pascal也未能理解我举例推论希特勒责任时,对阿伦特论断的严格逻辑运用。他指责我 “扭曲”、 “转移话题”,并举出名言中is done与我回复中的“负责”不是一回事!这是令人哭笑不得的逻辑思维乏力所致!我只好用一句话解释其中的逻辑关联:谁“犯下(is done)”的罪恶,谁就该为其“负责”,并接受法律的制裁!

值得一提的是,他还搬来介绍汉娜·阿伦特《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关于平庸的罪恶的报告》的一篇评论文章。虽然不注明引用他人不妥,公平地讲,其内容对读者理解“平庸之恶”这个理念、以及阿伦特哲思之本意是有帮助的。但问题的关键是,这篇评论同样不足以挽救阿伦特论断内容和逻辑上的致命伤!

该长篇评论中就有一个结论:“阿伦特不是在简单地描述一个法律案件,她的观点或许不符合当时甚至现在的法理,但是她的哲学思想却是划时代的” 对阿伦特的这个概括已经很清楚:她贡献了哲学思想,但不符合法理!而这正是我质疑阿妞孤零零地引用那句名言的关键所在!

不可混淆的一点是,笔者对阿伦特提出的“平庸之恶”理念本身,并没有任何质疑。我也不相信阿伦特有意为纳粹和希特勒辩护!但该书出版后,引起“激烈的声讨和批判,阿伦特被指责为纳粹辩护,对犹太人缺乏同情心,甚至有人痛斥阿伦特是‘德国的婊子,许多昔日的好友毅然和阿伦特决裂,一生不再来往。”从这些现象至少可以得出一点推论:她在一些表述上是有问题的!那句断言就是最好的例证。

因为迷信名人名言,阿妞生搬硬套的这句断言: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从内容到逻辑都有问题!阿妞Pascal们始终不能回答我的两点质疑:

** 除了孩子和弱智,会有人从来不知道选择行善或者从恶吗?!

** 而且正是这些人犯下了大多数罪恶吗?!

只要有起码的理解力和逻辑推理能力,按照该偏激论断和逻辑,就不难得出一个荒谬结论:对于第三帝国的邪恶(evil),第一责任人就不是希特勒了!因为纳粹德国大部分邪恶的责任人是阿伦特断言中的那些人(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

不清楚阿妞是否源于对名人的迷信而导致这样的行为:她很快出笼一篇关于“平庸之恶”的大作,遗憾的是,其大部分内容照搬作者“悟空孙”的长篇评论,却不加注明,虚拟对其“大表哥”讲解的方式,足以误导读者全篇属本人撰写,而含糊地感谢Pascal提供资料,进一步加深了误导!当被指出这一点时,她的回应令人印象深刻:“哈哈,俺的土产不合你口味,我偷了别人的给你尝,你有意见。俺最多赔个笑脸”。我只能说,阿妞心理足够强大!

Pascal博迷信名人也好不逊色!不但粘贴作者“悟空孙”的长篇评论不加说明,对于阿妞大部分抄袭他人的新博文违心地称之为“阿妞思想重要长文”!更用阿伦特“656页的巨著篇幅”这类语汇支撑自己大无畏的论辩!我问他:656页的一本书就是真理?就能吓唬人?希特勒的《我的奋斗》720页(德文版),你敢说是对的?

迷信名人的平庸之“恶”到如此地步,是不是也挺害人呢?阿妞针对质疑的专门“原创”大作,也包括Pascal的论辩,为何依然没能答复我的两点质疑呢?唯一答案只能是,迷信名人的平庸之“恶”所致!现在是解开那两点质疑的时候了


3】阿伦特为何马失前蹄?

应该说,问题并没有想象的那般复杂。阿伦特的“平庸之恶”理念是一个洞悉人性的创举。而她那个论断则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了!这也是学者的通病之一。平庸之恶,或者说恶中平庸“贡献”的那部分,是人性弱点的必然!这算不上奥秘,只是需要从方法论或哲学的高度去正视,为挖掘邪恶产生的根源提供新的视角。但是,任何行为主体(人)的行为模式都是一种客观存在,学者只有准确表述的份儿!而没有权力对人性弱点导致的平庸之恶去“创造”一种特定行为模式——从来没有决定自己是行善还是行恶(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

而被阿伦特论断“创造”出来的这一行为模式在现实中是极其罕见的!严格说来,对心智健全的成人而言,该模式并非一种常态,而只能是一个短暂的过渡态。具体说来,正常人不会无所适从或弱智到“从来没有决定自己是行善还是行恶”!除了下意识行为,人们的言行都是判断并决定(决策)后的结果。哪怕是在毋容置疑和不可挑战的威权统治下、或者是在不可逾越的心理障碍影响下的行为(包括从恶,那也不可能“省略”主体()行为机制的决策过程!趋利避害权衡导致从恶行为本身就证明了决策过程的存在!人毕竟有思维能力,而非行尸走肉。

有鉴于此,具有阿伦特“独创行为模式的那类人就是子虚乌有的!所谓“大多数邪恶所为(most evil is done)”也就不可能是他们的责任。而希特勒毋容置疑地仍然是第三帝国整体邪恶(evil)的第一责任人。

至于阿伦特论断错误的本质,可归结为概念表述上的偏激导致责任归属上与法理相悖。在她另一个表述中,偏激就更明显: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done in this world is not done by people who choose to be evil. It arises from not thinking(可悲的真相是,世界上的大多数邪恶并非选择从恶者所为,而是源于不思考)。作为行为主体人不可能不思考。问题的关键在于,无效思考被掩盖了!如果阿伦特不受一种创新思维追求的驱使,而是严格描述人客观、正常的行为模式——威权统治(物质与精神两个层面)扭曲个体人的行为决策结果导致平庸之恶,另一种形式的阿伦特论断还是可以成立的。例如:不幸的真相是,大多数邪恶是那些屈从于威权者所为。当然,或可有其它表述方式。但应该进一步明确:这些受威权统治左右的人们,固然不能免除所有罪责,但只能对其所犯罪恶承担次要责任,接受法律的次要惩罚,而接受法律惩处的主要责任承担者只能是威权统治者。唯其如此,才能纠正阿伦特理论不符合法理的部分!


4】自以为是之平庸——我们没自己想象的那么聪明!

不久前在万维看过一篇“你没有你想的那么聪明”。该文介绍了最近出版的一本新书《知识幻觉》(The Knowledge Illusion)。该书揭露出我们智慧的假象:“哪怕是对寻常事物的工作原理,我们个人掌握的知识也是粗略和浅显的。就个体而言,我们都是浑噩无知之人,却总能把智慧汇集起来,然后厚颜沉浸在这种集体荣耀之中。” 其实,早先就面世过一本书,书名更直接:《你没那么聪明》。书中写道:我们的自我认知并不准确,甚至还有许多错误的地方。我们喜欢找规律、编故事、找借口,还自以为与众不同、乐于助人、不屈不挠。其实,都是心理在作怪。另外,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哈耶克同样持有这一观点。

在此次意外争论中,当然也少不了这类自以为是之平庸的鲜活例子。比自以为是的本人走得更远的是博友Pascal。他认为俺不懂do这个最基本动词的含义!gmuoruo博友症状完全相同,不仅认定我不懂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的意思,我也分不清 “不知道选择不知道如何选择的区别!

而为了辩解do这个多义词不可以翻译成中文“犯(下)”,Pascal博居然罗列出do的36个义项!却偏偏没有意识到,“犯(下)”最贴切的词commit的同义词之一就是do!在宾语是罪恶、罪行时,将do翻译为“犯(下)”几乎是固定的习惯搭配!令人遗憾的是,不屈不挠的Pascal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确,将他人翻译的阿伦特的那句名言改为“不幸的是,大多数的邪恶是那些从来没有决定自己是从善还是行恶的人所执行的。”我们常能听到“犯下”罪恶,但谁听过“执行”邪恶?

Pascal的大无畏并未到此为止。令人愕然的是,他认为,高水平的中文译文应该能够让未见过原文的人再翻译回到原来的英文!我问他:"蝴蝶梦"能回到Rebecca吗?“乱世佳人”能回到Gone with the Wind?按他对翻译的这种奇葩理解,“银河”只能翻译成“牛奶路”,才能回到The Milky Way!想起此前,俺还在跟他侈谈直译与意译的区别、以及信、达、雅翻译标准等,挫败感油然而生!

但Pascal君不是凡人,又提出了新标准:单词翻译不算!只能看整句。应该以谷歌机器翻译为准!能翻译回去的就是好的,“翻歪了,跑偏了”的就是不行!这就意味着:机器翻译才是正确的!机器翻译才是有水平的!俺以好学的态度继续请教他:Rebecca,Gone with the Wind,The Milky Way等,是不是放在句子里,就该直译呢(如译成“牛奶路”)?

走笔至此,俺忽然意识到,这种自以为是的平庸之“恶”,或许并不那么讨人嫌!相反,其喜剧效果值得重点开发!至于前面的方法论平庸、迷信名人名言平庸之“恶”是否可以开发出同类效果,值得作为新课题,重点研究。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