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格致夫的博客
  格物致知,嗯,挺爱干的活儿!
我的名片
格致夫
 
注册日期: 2013-06-11
访问总量: 1,494,59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某些华裔的选择 糊涂还是聪明?
· 川普闹大了 反政治正确川粉咋辩解
· 美国与中国 谁是世界最大威胁?
· 中共隔代指定接班人尚有活路
· 习近平班底正向危险的歧路漂移?
· 胡耀邦何种舆论武器打败华国锋?
· 极左理论禁区是如何被突破的?
友好链接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分类目录
【社会时事(2)】
 · 习近平班底正向危险的歧路漂移?
 · 汉堡G20峰会面临的N重尴尬
 · 中国的严峻形势— 负面清单
 · 海外中文媒体“谋财害命”及其乱象
 · 苹果公司的圣诞礼物:思想政治工作
 · 2016刷爆中国的14个另类事件
 · 聂树斌改判无罪 一个值得深思的新开
 · 小偷意外亡 追者被起诉是哪门子法治
 · G20峰会上谁羞辱了奥巴马总统?
 · 从傅园慧现象看中国人的性格优化
【国际政客(2)】
 · 川普闹大了 反政治正确川粉咋辩解?
 · G20峰会 习近平压轴出场的真正答案
 · 川普的总统角色即将玩儿完?
 · 习川峰会的规定动作与自选动作
 · 真面临第二次韩战?金正恩笑了!
 · 朴槿惠被弹劾 成也中国 败也中国
 · 中美关系走低?特朗普无可奉告!
 · 含蓄的中国VS张狂的美国
 · 就职典礼上特朗普如何争宠于美国人
 · 红卫兵逻辑 万维文章都不合格!
【国际事务(2)】
 · 美国与中国 谁是世界最大威胁?
 · G20峰会 习近平压轴出场的真正答案
 · 汉堡G20峰会面临的N重尴尬
 · 习川会超预期 中美合作闯急流险滩
 · 切·格瓦拉 东西方世界共同崇拜的偶
 · 出席卡斯特罗葬礼的各国政要规格有
 · 卡斯特罗辞世 一个时代终结!
 · 历届G20峰会闹场子那些事儿(下)
 · 历届G20峰会闹场子那些事儿(上)
 · 奥运开幕式的独特明星——难民队
【亚洲事务(2)】
 · 中国可对朝鲜采取的大动作及界限
 · 真面临第二次韩战?金正恩笑了!
 · 再谈朝鲜威胁 究竟谁威胁谁?
 · 反萨德入韩 被世人忽视的重大理据
 · 朝鲜威胁是伪命题 反萨德入韩有理!
 · 朴槿惠被弹劾 成也中国 败也中国
 · APEC峰会众口铄金 中国角色亮了?
 · 中国是朴槿惠执政危机的背后原因?
 · 萨德入韩 中国被动中的主动契机
 · 南海酣斗 中防长为何缺席亚安会?
【中美关系(2)】
 · 美国与中国 谁是世界最大威胁?
 · 川普的总统角色即将玩儿完?
 · VOA中断郭文贵直播的真相究竟是啥?
 · 习川会超预期 中美合作闯急流险滩
 · 习川峰会的规定动作与自选动作
 · 再谈朝鲜威胁 究竟谁威胁谁?
 · 反萨德入韩 被世人忽视的重大理据
 · 朝鲜威胁是伪命题 反萨德入韩有理!
 · 中美关系走低?特朗普无可奉告!
 · 含蓄的中国VS张狂的美国
【中国外交(2)】
 · G20峰会 习近平压轴出场的真正答案
 · 中国的严峻形势— 负面清单
 · 中国可对朝鲜采取的大动作及界限
 · 再谈朝鲜威胁 究竟谁威胁谁?
 · 反萨德入韩 被世人忽视的重大理据
 · 朝鲜威胁是伪命题 反萨德入韩有理!
 · 格瓦拉访华 小失误导致两国闹翻
 · APEC峰会众口铄金 中国角色亮了?
 · 习近平与特朗普通话有哪些讲究?
 · G20峰会上谁羞辱了奥巴马总统?
【左右之争(2)】
 · 胡耀邦何种舆论武器打败华国锋?
 · 极左理论禁区是如何被突破的?
 · 舆论宣传改变历史进程的范例
 · 郭文贵VS刘晓波 天地间至理
 · 如何纪念刘晓波——被永恒的偶像?
 · 换个视角看郭爆料后五毛不见了
 · 不信郭文贵爆料者:面壁思过吧
 · 再谈对郭文贵事件的荒谬解读
 · 郭文贵一个人的革命?!
 · 看看对郭文贵爆料的荒谬解读
【郭文贵现象】
 · 官媒批郭不署名 预示王岐山被动了!
 · 郭文贵身份及爆料计划有重大变化?
 · 郭文贵的对手:“国家”之进退失据
 · 郭文贵爆料何以导致老人政治抬头?
 · 不信郭文贵爆料者:面壁思过吧
 · 再谈对郭文贵事件的荒谬解读
 · 郭文贵一个人的革命?!
 · 看看对郭文贵爆料的荒谬解读
 · 郭文贵是何种“齐天大圣”?
 · 从托克维尔、郭文贵谈中国为何没有
【国家民族(2)】
 · 世界领袖们的话有多假?
 · 台湾之民主灯塔闪烁出何样光芒?
 · 马英九登太平岛带来的三重微妙
【国内政客(2)】
 · 中共隔代指定接班人尚有活路
 · 习近平班底正向危险的歧路漂移?
 · 胡耀邦何种舆论武器打败华国锋?
 · 极左理论禁区是如何被突破的?
 · 舆论宣传改变历史进程的范例
 · 官媒批郭不署名 预示王岐山被动了!
 · 中共19大七常委名单明朗化!
 · 郭文贵身份及爆料计划有重大变化?
 · 郭文贵VS刘晓波 天地间至理
 · 如何纪念刘晓波——被永恒的偶像?
【国家制度(2)】
 · 某些华裔的选择 糊涂还是聪明?
 · 中共隔代指定接班人尚有活路
 · 习近平班底正向危险的歧路漂移?
 · 如何纪念刘晓波——被永恒的偶像?
 · 郭文贵的对手:“国家”之进退失据
 · 换个视角看郭爆料后五毛不见了
 · 习王结盟或公开决裂都是伪命题
 · 19大是观察习近平20大去留的窗口
 · 设监察委并非为王岐山留任铺路!
 · 中共的常委会制应该废除吗?
【法治建设(2)】
 · 中共19大七常委名单明朗化!
 · 设监察委并非为王岐山留任铺路!
 · 中共的常委会制应该废除吗?
 · 【道德浅论3】实现途径:道德无需教
 · 【道德浅论2】道德的属性与本质
 · 【道德浅论1】概念质疑:如何定义道
 · 万维整风之建议 嘎哈啦最新道歉信
 · 2016刷爆中国的14个另类事件
 · 聂树斌改判无罪 一个值得深思的新开
 · 质疑:无望绝症患者选择安乐死应该
【专题探讨(2)】
 · 从误读“平庸之恶”到人性的弱点
 · 【道德浅论3】实现途径:道德无需教
 · 【道德浅论2】道德的属性与本质
 · 【道德浅论1】概念质疑:如何定义道
 · 万维整风之建议 嘎哈啦最新道歉信
 · 中华文化终将败下阵来?还是大放异
 · 质疑:无望绝症患者选择安乐死应该
 · 名家眼中的热力学定律与世界末日
 · 数据告诉你:世界真相与中国地位6
 · 数据告诉你:世界真相与中国地位5
【知识系统(2)】
 · 从误读“平庸之恶”到人性的弱点
 · 名家眼中的热力学定律与世界末日
 · 数据告诉你:世界真相与中国地位6
 · 数据告诉你:世界真相与中国地位5
 · 数据告诉你:世界真相与中国地位4
 · 数据告诉你:世界真相与中国地位3
 · 数据告诉你:世界真相与中国地位2
 · 数据告诉你:世界真相与中国地位1
 · 《巴黎气候协定》你该知道的8个问题
 · 咋看360被世界测试机构取消认证?
【人物私事(2)】
 · 高仓健的性格缺憾——偶像崇拜反思
 · 我不劝说“虔谦”博友留在万维
 · 邓丽君愿不愿去中国大陆演出?
【生活娱乐(2)】
 · 女权主义里程碑 男人不“内射”罚款
 · 万维整风之建议 嘎哈啦最新道歉信
 · 某博婚姻危机 还是大家的危机?
 · 苹果公司的圣诞礼物:思想政治工作
 · 人体彩绘 在情色与艺术之间
 · 2016刷爆中国的14个另类事件
 · 山东人说话爱用倒装句? 接轨世界嘛
 · 质疑:无望绝症患者选择安乐死应该
 · 去阿冈昆感受秋天的色彩(4)
 · 去阿冈昆感受秋天的色彩(3)
【美图分享(2)】
 · 中国人 虫子 活着
 · 人体彩绘 在情色与艺术之间
 · 历届G20峰会闹场子那些事儿(下)
 · 历届G20峰会闹场子那些事儿(上)
 · 底特律鬼城会在中国重演?(图集3)
 · 底特律鬼城会在中国重演?(图集2)
 · 底特律鬼城会在中国重演?(图集1)
【以史为镜(2)】
 · 胡耀邦何种舆论武器打败华国锋?
 · 极左理论禁区是如何被突破的?
 · 舆论宣传改变历史进程的范例
 · 中华文化终将败下阵来?还是大放异
 · 格瓦拉访华 小失误导致两国闹翻
 · 罕见空难拷问人性 谁能成为食人肉者
 · 底特律鬼城会在中国重演?(图集3)
 · 底特律鬼城会在中国重演?(图集2)
 · 底特律鬼城会在中国重演?(图集1)
 · 美国对中国仁慈吗?
【经济发展】
 · 中国的严峻形势— 负面清单
 · 延迟退休 中国无法避免的选择?
 · 底特律鬼城会在中国重演?(图集3)
 · 底特律鬼城会在中国重演?(图集2)
 · 底特律鬼城会在中国重演?(图集1)
 · 冯小刚呼吁繁体 人大代表禁止“屌
 · “四个全面”看习近平时代全景图
 · 如何看1%富人占有中国1/3以上财产?
 · 中国缘何“被”GDP世界第一?
 · 习李新政首个改革大手笔出台
【中欧关系】
 · 中国接盘希腊危机?还是机遇?
 · 中国总理来了 欧洲首脑嗨了!
 · 历史的轮回?习普并肩红场阅兵
 · 普京为何称俄中关系达空前水平?
 · 雪中送炭!中国出席红场阅兵
 · 会哭的孩子土耳其真愿部署中国导弹
【海外华人】
 · 某些华裔的选择 糊涂还是聪明?
 · 川普闹大了 反政治正确川粉咋辩解?
 · 海外中文媒体“谋财害命”及其乱象
 · 本届美国人民不行?大揭秘与平反!
 · 抬出哈耶克反政治正确 可惜闹乌龙
 · 美大选催生华人政治生态升级版!
 · 美大选考验选民底线和华裔智慧
 · SCA-5博弈:华人这堂政治课的8点思
 · 华人底线与窝里斗——从ABC事件说起
【偶思调侃】
 · 海外中文媒体“谋财害命”及其乱象
 · 女权主义里程碑 男人不“内射”罚款
 · 2017新年献词:我们继续大战风车
 · 山东人说话爱用倒装句? 接轨世界嘛
 · 剑桥学霸美臀大赛 考考你的审美和
 · 首脑间那些吸引眼球的小插曲(组图
 · 为嘎虔之争矫情——洒向网络都是爱
 · 中国引领世界新潮:子女随母亲姓!
 · 没底线?从裸体女子足球赛说起(组
 · 球迷赛间酣睡希望能赢1000万美元!
【社会时事(1)】
 · 北京获冬奥会主办权令何人不爽?
 · 二战“僵尸肉”假新闻让谁蒙羞?
 · “8000留学生被开除”这事儿
 · 中央新闻单位撤并千余机构
 · 假新闻!印尼炸毁19/41艘外国船
 · 告密还是曝光?老毕事件折射的悲哀
 · 冯小刚呼吁繁体 人大代表禁止“屌
 · “四个全面”看习近平时代全景图
 · 令春晚汗颜——《我是歌手3》第8场
 · 约束与自由:巴黎惨案反思
【国际政客(1)】
 · 美国暗中扶植“伊斯兰国”意味着啥
 · 日首相“安倍吐血”悲情剧开演?
 · 安倍“反省”藏哪八大狡黠?
 · 鸠山一跪可否突破安倍心理防线?
 · 金正恩确认不出席北京9月阅兵?
 · 马英九与奥巴马惊人的八大共同点!
 · 习近平第一!全球民调显哪些重大信
 · 首脑间那些吸引眼球的小插曲(组图
 · 朝鲜金正恩 最火爆炒作如何炼成?
 · 17岁获奖女孩与诺贝尔和平奖的争议
【国际事务(1)】
 · 博弈5年 美同意提升中国投票权
 · 美国暗中扶植“伊斯兰国”意味着啥
 · 中美俄三角关系的七大演变
 · 美防长 冲进"中国店"的公
 · 美日或促中国获亚投行一票否决权!
 · 假新闻!印尼炸毁19/41艘外国船
 · 美国才是世界头号流氓国家!
 · 亚投行——世界金融玩法的中国测试
 · 2014中国外交三大布局意味着啥?
 · 里程碑式的中美“温室减排协议”?
【亚洲事务(1)】
 · 三国首脑缺席大阅兵化解三个难题
 · 日首相“安倍吐血”悲情剧开演?
 · 安倍“反省”藏哪八大狡黠?
 · 鸠山一跪可否突破安倍心理防线?
 · 日本拥核欲与中国破解之道
 · 安倍9月访华的如意算盘能否成?
 · 金正恩确认不出席北京9月阅兵?
 · 万维幸灾乐祸南海搅局者再落空
 · 中印关系如何跨越喜马拉雅?
 · 中国为何无偿援助阿富汗35亿?
【中美关系(1)】
 · 中国应对美南海挑衅的底气何在?
 · 美国为何转而协助中国反腐?
 · 里程碑式的中美“温室减排协议”?
 · 中国版习奥“庄园会”神秘地点在哪
 · 美国前总统卡特访华“受辱”真相
 · 美国对中国仁慈吗?
 · 中国进军美国“后院”的历史性机遇
 · 中美关系何以演变成“凉战”模式?
 · 美国总统奥巴马被大大冤枉了!
 · 相隔44年的两个520声明
【中国外交(1)】
 · 美日或促中国获亚投行一票否决权!
 · 中印关系如何跨越喜马拉雅?
 · 历史的轮回?习普并肩红场阅兵
 · 普京为何称俄中关系达空前水平?
 · 亚投行——世界金融玩法的中国测试
 · “任性”的中日关系何去何从?
 · 2014中国外交三大布局意味着啥?
 · APEC轮回 中式烦恼与美式忧患
 · 中国版习奥“庄园会”神秘地点在哪
 · 中国为何无偿援助阿富汗35亿?
【左右之争(1)】
 · 切·格瓦拉 东西方世界共同崇拜的偶
 · 卡斯特罗辞世 一个时代终结!
 · 抬出哈耶克反政治正确 可惜闹乌龙
 · 美大选催生华人政治生态升级版!
 · 中美丢掉的仲裁废纸谁还攒在手里?
 · 英脱欧脱出的那些脑洞大开的奇想
 · 马英九登太平岛带来的三重微妙
 · 从供拜纪委书记之悲哀说起
 · 北京获冬奥会主办权令何人不爽?
 · 美国才是世界头号流氓国家!
【国家民族(1)】
 · 中美丢掉的仲裁废纸谁还攒在手里?
 · 英脱欧脱出的那些脑洞大开的奇想
 · 谁在剥夺香港500万选民选举权?
 · 万维幸灾乐祸南海搅局者再落空
 · 中国应对美南海挑衅的底气何在?
 · 理念VS利益?格致夫与嘎拉哈之辩
 · 国共“求同尊异”还是“聚同化异”
 · “任性”的中日关系何去何从?
 · 中共上将“武统台湾”论意欲何为?
 · “占中”的落幕与香港的未来
【国内政客(1)】
 · 胡耀邦顶峰陨落被忽视的因素
 · 马英九与奥巴马惊人的八大共同点!
 · 习近平第一!全球民调显哪些重大信
 · 习近平的鸿运有多好?(下)
 · 习近平的鸿运有多好?(上)
 · 中共上将“武统台湾”论意欲何为?
 · 可否理性对待周、花之“红与黑”?
 · 小平发紫 方舟被封 何人搅局?
 · 习三大建树在手,危险论可以休矣!
 · 习近平自画像:奠定10年执政基础
【国家制度(1)】
 · 谁在剥夺香港500万选民选举权?
 · 中共培养了三代“变色”人?
 · 习近平的鸿运有多好?(下)
 · 习近平的鸿运有多好?(上)
 · 从联合国首次谴责美国警察说起
 · 依法治国重大决定含哪六大试金石?
 · 可否理性对待周、花之“红与黑”?
 · 小平发紫 方舟被封 何人搅局?
 · 四中全会将体现习近平哪些新提法?
 · 王伟光“阶级斗争”论能复活吗?
【法治建设(1)】
 · 从联合国首次谴责美国警察说起
 · 依法治国重大决定含哪六大试金石?
 · “收礼罪”与制度化反腐“基础设施
 · “占中”的落幕与香港的未来
 · 四中全会将体现习近平哪些新提法?
 · 百家海外华文媒体保卫香港宣言
 · 王伟光“阶级斗争”论能复活吗?
 · 苏格兰公投告诉世界什么?
 · 香港普选乱象有没有外部势力的影响
 · 香港普选的命运掌握在谁手中?
【专题探讨(1)】
 · 同性婚命名、妥协与建设性
 · 我的同性恋观和几点质疑
 · 中央新闻单位撤并千余机构
 · 改变中国的“汉译学术名著”
 · 演变在最前列的汉语之优势(下)
 · 演变在最前列的汉语之优势(中)
 · 演变在最前列的汉语之优势(上)
 · 冯小刚呼吁繁体 人大代表禁止“屌
 · 中共培养了三代“变色”人?
 · 里程碑式的中美“温室减排协议”?
【知识系统(1)】
 · 【商榷】大脑存在感性思维吗?
 · 改变中国的“汉译学术名著”
 · 演变在最前列的汉语之优势(下)
 · 演变在最前列的汉语之优势(中)
 · 演变在最前列的汉语之优势(上)
 · 地球灾难史与机遇图解(7)——小行
 · 海洋钻井史上最惨重的6大事故
 · 揭秘南海对峙中世界最先进981号钻井
 · 地球灾难史与机遇图解(6)——超级
 · 地球灾难史与机遇图解(5)——生物
【人物私事(1)】
 · 某博婚姻危机 还是大家的危机?
 · 国内声明:人民日报“三大建树”一
 · 现代中国12位第一夫人(12)——彭丽
 · 现代中国12位第一夫人(11)——刘永
 · 现代中国12位第一夫人(10)——王冶
 · 现代中国12位第一夫人(9)——李伯钊
 · 一份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小刊物(图
 · 现代中国12位第一夫人(8)——梁伯琪
 · 现代中国12位第一夫人(7)——林佳楣
 · 现代中国12位第一夫人(6)——李昭
【生活娱乐(1)】
 · 同性婚命名、妥协与建设性
 · 我的同性恋观和几点质疑
 · 邓丽君愿不愿去中国大陆演出?
 · 如何看女为悦己者毁容现象?
 · 中国引领世界新潮:子女随母亲姓!
 · 没底线?从裸体女子足球赛说起(组
 · 球迷赛间酣睡希望能赢1000万美元!
 · 习近平与朴槿惠照片的惊奇发现(图)
 · 【足球公理】最牛特色:足球拒绝权
 · 黄海波嫖娼被拘与李银河的性观念
【美图分享(1)】
 · 剑桥学霸美臀大赛 考考你的审美和
 · 去阿冈昆感受秋天的色彩(4)
 · 去阿冈昆感受秋天的色彩(3)
 · 去阿冈昆感受秋天的色彩(2)
 · 去阿冈昆感受秋天的色彩(1)
 · 北美原住民舞蹈大赛什么样?(多图
 · 英议会开幕式多传统?下跪肃立(图
 · 地球灾难史与机遇图解(7)——小行
 · 地球灾难史与机遇图解(6)——超级
 · 地球灾难史与机遇图解(5)——生物
【以史为镜(1)】
 · 英议会开幕式多传统?下跪肃立(图
 · 试析“汉文化同化是灾难”的荒谬逻
 · 对蒙元史的讨论何止是逻辑混乱!
 · 如何看蒙人元朝与中华历史的关系?
 · 没有四五运动,就没有今天的中国!
 · 甲午战争失败的深层原因何在?
 · 一份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小刊物(图
 · 改良/革命?观察中国的误区何在?
 · 现代中国12位第一夫人——(4)王光美
 · 北大教授陈独秀嫖妓改变中国历史进
存档目录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极左理论禁区是如何被突破的?
   

格致夫:舆论宣传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范例(中)

—— 中共改革派如何干掉了党主席为首的保守派
  

华国锋成功接班后,“两个凡是”迅速成为由最高领导人“罩着”的保守派极左理论禁区。“凡是”派不仅把毛泽东的每一句话作为真理,而且作为真理的标准。所以,抓住真理的标准这个命题,也就捉住了“两个凡是”的要害!

胡耀邦先生另一件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的政治杰作,是早在上任中组部部长之初,就冒着极大风险拍板公开发表那篇突破极左理论禁区的著名檄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二)极左理论禁区是如何被突破的?  


一篇重磅檄文在精心准备中

“两个凡是”以中央权威昭告天下之后,南京大学哲学系一位讲师胡福明意识到,他抓住了批判文革错误路线的靶子。但“两个凡是”是“两报一刊”社论的主旨,显然也就是中央的方针。他不能去批社论,更不能反中央。于是,这位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和哲学研究班的哲思人士费尽心思,用迂回的笔触写了篇理论性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几番修改后,于1977年9月初投稿《光明日报》,寄给该报编辑、哲学组组长王强华。这位编辑是学法律出身,已在光明日报社工作20余年。王在一次会议上结识胡福明,发现他对一些问题有独到见解,便约他为《光明日报》“哲学”副刊写文章。 

虽然早在1977年5月,邓小平与王震、邓力群私下谈话时,就曾直言不讳地抨击过“两个凡是”,但要在报刊上公开点名挑战这一极左主张还是行不通的。“两个凡是”毕竟是“英明领袖”华国锋的主张! 

胡福明的文章寄出4个月无任何消息。直到1978年1月下旬才收到王强华回信,还附了两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清样。这表明编辑部要采用该文。王强华在信中说:由于他出差,《光明日报》另一位编辑代收了胡福明的稿子。那位编辑觉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虽提出了一个崭新论题,但文章引文和解释过于冗长,决定不用。王强华归来,看了该文后认为,文中虽然理论讲得太多,但观点切中时弊,修改后可用。 

王强华又请光明日报社主管理论部的领导马沛文仔细看了胡福明的来稿。他敏锐地意识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早有定论,胡文在理论上并没有太多创见,其贡献在于精心选择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一角度批判“两个凡是”,因而击中了要害,对政治斗争有很大现实意义。

于是,编辑部对此文进行了修改,删去冗长的引文及有关解释,排出清样。王强华在信中要求胡作进一步修改,争取早日刊用。胡福明按要求修改后,寄回。 

而就在胡福明找到批判“两个凡是”突破口的时候,几乎同时,北京也有人想到了这一点。北京这位是孙长江,当时在胡耀邦领导下的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工作。前篇已提及,胡耀邦在中央党校曾指出,编写党史要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孙长江记住了胡耀邦这个观点,也开始思索批判“两个凡是”的最佳突破口。结果与胡福明不谋而合,不约而同都选择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个命题。这样,在南京大学和北京中央党校,胡福明和孙长江各自都在撰写论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文章。


《人民日报》打响暗批“两个凡是”的第一枪!

胡福明的文章在此后3个月里,又在他与光明日报编辑部间进行了4、5个回合的反复修改,足见该报之慎重。 

而在此期间,人民日报理论部主任何匡和副主任汪子嵩,针对粉碎“四人帮”之后思想战线上诸多拨乱反正话题,提倡写“千字文”,即一题一文,要求说清道理,短小精悍,生动活泼。

何匡和汪子嵩出了一批题目,让理论部的编辑们自由选择。新调入人民日报社不久的编辑张德成拿到被选剩下的题目“标准只有一个”。据他本人讲:花了几天时间,才把文章写出来。汪子嵩对该文作了许多修改,何匡也作了些修改。“这篇只有一千余字的短文,事实上是当时理论部几位同志的集体作品,主要由我执笔。”该文署名“张成”,在1978年3月26日《人民日报》第三版发表。

“张成”的文章一开头,就毫不含糊地亮明观点:真理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社会实践。这个科学的结论,是人类经过几千年的摸索和探讨,才得到的。该文还着重谈到毛泽东《实践论》中的见解:毛主席说,判定认识或理论之是否真理,不是依主观上觉得如何而定,而是依客观上社会实践的结果如何而定。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实践。请注意!毛主席说的是“只能”,就是说,真理的标准,只有一个,没有第二个。除了社会实践,不可能再有其他检验真理的标准。

这篇评论,虽然通篇没提“两个凡是”,而实际上就是挑战这一极左主张。这是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角度,暗批“两个凡是”的第一篇文章。只是该文不是重磅长文,且发在《人民日报》非显要位置,当时没有引起太多注意。但该文意味着,除了胡福明、孙长江之外,有更多人找到了批判“两个凡是”的突破口。这预示着,之后在中国掀起的真理标准大讨论,并非偶然,而是一种必然!


关键时刻《光明日报》来了杨西光 

在“张成”的文章发表一周后,光明日报编辑部对胡福明的文章又作了一些修改,决定在4月11日该报“哲学”专刊第77期上发表,并已拼好大样。 

巧合的是,恰在此时,光明日报总编辑易人!新来的总编辑是杨西光,一位有多年经验的老报人。杨曾任福建日报总编、上海解放日报总编等职。之后,他升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上海市委书记处候补书记。其当时的职位,只略低于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张春桥。但文革中,当张春桥火箭般窜升为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副组长时,杨西光则遭批斗。在中央党校复校、胡耀邦主持党校工作之际,杨西光成为党校首批学员,跟胡耀邦有了许多接触。杨算是胡耀邦的“学生”。 

1978年,胡耀邦出任中组部部长后,得知光明日报总编辑缺人,便建议调杨西光接任。据杨回忆,耀邦同志说,北京四大报刊,二比二。《人民日报》《解放军报》是积极揭批“四人帮”,推动拨乱反正的;《红旗》杂志、《光明日报》是执行“两个凡是”的。现在要你去《光明日报》,就是要把二比二变成三比一! 

杨西光刚刚赴任光明日报,马沛文就把准备发表的第77期“哲学”专刊大样送他审阅。杨作为有多年经验的总编,一眼就看出,胡福明的文章是一篇批判“两个凡是”的力作。他当即决定:把该文从“哲学”专刊上撤下,他要把此文放在《光明日报》头版推出! 

同时,他提出更高要求:该文还要作大的修改。文章不能局限于理论问题,应从现实思想斗争的需要出发,要贯穿反对“两个凡是”,加强针对性和战斗性。 

碰巧,此时作者胡福明因参加全国哲学讨论会来到北京。更巧的是,恰在此时,有人告诉杨西光,中央党校有位孙长江也在写同一命题的文章! 

这“三巧”凑在一起——杨西光上任光明日报老总、胡福明来到北京、杨西光获知孙长江在写同题文章,促使事情发生重要变化。4月11日,《光明日报》“哲学”专刊没有发表胡福明的文章。两天后的晚上,五位核心人物聚集到光明日报总编辑办公室进行讨论。这五位是:光明日报新总编杨西光、南京大学的胡福明、中央党校的孙长江、光明日报理论部负责人马沛文、哲学组编辑王强华。 

有杨西光挂帅,胡福明和孙长江两位作者联手,加上马沛文和王强华参谋,汇成一个强大的写作班子,足以合力“攻坚”。杨西光作为总编辑,视野更老道。正如马沛文接受采访时所说,当时他虽然也知道要批判“两个凡是”,但并不知道背后的那些高层斗争。杨西光则不同,他站得比他高,也比作者高。 

在此关键时刻,《光明日报》有人反对发表这篇文章。反对者认为,发表此文,将使《光明日报》“与中央处于对立的地位”!杨西光排除干扰,决意发表。

胡福明回忆当时在北京对文章进行修改的情形:白天参加哲学讨论会,晚上则修改这篇文章。晚上修改好文章,第二天早上光明日报通讯员就把稿子拿走,傍晚又把修改后的小样送来。这样往返了三四次。胡福明修改稿清样,到了杨西光手中。在这位总编看来,该文应是摧毁“两个凡是”的一发重磅炮弹,所以,对其寄予厚望,要求也很高。


胡耀邦一锤定音发檄文 

在结束全国哲学讨论会后,胡福明被接到了光明日报招待所。杨西光多次去看望胡福明,跟他交换意见。这位总编还向胡福明“透底”:“这篇文章要请胡耀邦同志审定,他站得高。他在中央党校成立了理论研究室,办了个内部刊物,叫《理论动态》。发表在《理论动态》的文章,都要经过胡耀邦同志审阅批准。所以,我们这篇文章要交给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修改,请胡耀邦同志审阅,先在《理论动态》发表,《光明日报》第二天就公开发表。” 

因为杨总编把该文看得非比寻常,他反复审阅胡福明修改稿小样,又请马沛文和王强华对胡福明的稿子进行进一步修改,并于4月20日排出新的小样。 

在这次修改中,马沛文在文章中加了一段极为重要的话,用“影射”的手法批判“两个凡是”。他借马恩对《共产党宣言》进行重要修改一事,加以发挥道:马克思、恩格斯对《宣言》的态度,给我们以很大的启发。他们并不认为自己的学说一开头就是完美的,绝没有把它看作一次完成的“绝对真理”,而始终用辩证法观点严肃地看待自己的学说,用实践来检验自己的理论。他们并不认为凡是自己讲过的话都是真理,也不认为凡是自己的结论都要维护。 

杨西光把小样派人送给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主任、《理论动态》负责人吴江,征求意见。吴江有深厚的理论功底,曾担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系主任、《红旗》杂志编委。此后几天,几位主要参与者继续讨论4月20日的小样,并进行了许多修改。杨西光反复斟酌马沛文加的那段话,还是决定“忍痛割爱”!“两个凡是”毕竟是“英明领袖”的话,不便如此直言不讳地点穿。虽然该文就是为批判“两个凡是”而写,但还是要讲究策略。

经再次修改,杨西光吩咐把新小样送中央党校,再请吴江、孙长江提意见。这时,吴江向孙长江提出一个重要建议:把孙长江写的文章和胡福明的文章“捏”在一起!因为两篇文章都是论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不如把各自优点合在一起,以加强文章份量。孙长江同意,杨西光也认为这个意见很好。 

由于胡福明已回南京,杨西光请孙长江动手,以胡福明的文章为基础,进行一次大修改,题目改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孙长江说,加上“唯一”两字极为重要。强调“唯一”,那就是说,除了实践之外,再也没有别的检验真理的标准。也就是说,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都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孙强调,“唯一”两字是文章的灵魂,加上“唯一”,使文章提高了一个层次。 

该文发表后,汪东兴果然对“唯一”两字兴师问罪,认为这是“砍旗”!但孙长江找出毛泽东的一段指示,其中有一句:“实践是唯一的标准。”凡是派这才没话说。 

孙长江对稿子作了不少删改,约一多半段落重写,对真理和社会实践作了定义式的简明界说,使逻辑、文字叙述以及定论都更加清楚,更加精确;文章又加了毛泽东修改自己文章中个别提法的例子,使论据更充分。文章最后一段写得更加有力,提出要反对躺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现成条文上,并指出共产党人要有责任心和胆略,要研究生动的实际生活,研究新的实践中提出的新问题,这就使针对性明显加强。 

胡福明也认为:孙长江老师下了很大力气,对该文作了多处修改。胡福明之所以称孙长江为老师,这里还有一个巧合:胡福明在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研究班学习时,孙长江是该校哲学系教师,曾给胡福明教过课,两人确有师生关系。 

最终定稿的这篇檄文交由中央党校于1978年5月10日在其内部刊物《理论动态》第60期先行发表。对此,读者难免有疑问:《光明日报》组织写作的文章,为什么要先在中央党校的《理论动态》上发表呢? 

除了吴江和孙长江在中央党校工作这个因素,更重要的是,杨西光深知此文非同小可,应该主动争取思想开明的胡耀邦的指导和支持。当时,胡耀邦已升任中组部部长,跟《光明日报》没有直接领导关系,也就无法以《光明日报》的名义将该文送胡耀邦审阅。但杨西光知道,在中央党校《理论动态》上发表的文章,事先都要经胡耀邦审定。他当时虽为中组部长,但仍兼任中央党校副校长。于是,这位总编决定先将此文交《理论动态》发表,可以借此听取胡耀邦的意见! 

另一个令人不解之处是:中央党校《理论动态》发表该文,明明本校的长江也是作者之一,却在文末注明“《光明日报》供稿,本刊作了修改”。 

孙长江对此有个解释。这样加注,有当时不便明说的原因:这篇文章是批判“两个凡是”的,而当时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兼任中央党校校长,《理论动态》作为中央党校的刊物有所不便,胡耀邦也有所不便。文末特地注明“《光明日报》供稿”,表示《理论动态》是转载外稿!

由于该文先在《理论动态》上发表,文章在发表前照例送胡耀邦审阅。这样,杨西光如愿以偿,争取到了胡耀邦的支持!头一回,胡耀邦在清样上画了一个圈,改了一个字和一些标点。这表示他同意发表。此文修改后,又送胡耀邦审阅。他看后说:“我认为这个稿子可以了。”他还提出两点修改意见。这意味着胡耀邦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最后拍板了!杨西光心中也就有了底。

檄文如何署名费思量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让杨西光颇费思量。本来,该文修改过程中一直署胡福明的名字,而孙长江独立撰写的那篇则署孙长江的名字。两文合并之后,吴江签发的文本,文前并无署名,文末括号内加了一行字:“《光明日报》供稿,作者胡福明同志,本刊作了修改。” 

5月10日,《理论动态》第60期刊出该文,也没有署名,但文末括号内注明的文字有所改动:“《光明日报》供稿,本刊作了修改。”即《理论动态》删去了原尾注中的“作者胡福明同志”7个字。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是因为中央党校有人(非孙长江)提出意见,认为文章很多段落已重写,后来修改过程中,胡福明没有参加,又来不及听取他的意见,而且其中有些观点是领导和其他同仁的,再署原作者名字已不恰当。经再三斟酌,才作了上述改动。 

《理论动态》的主要笔杆子孙长江对于如何署名,倒是丝毫不计较。他还透露,“本刊作了修改”一句,原本是“本刊作了较多修改”。后来删去了“较多”两字,以减轻中央党校的“参与”分量。个中原因如前所述,因为当时华国锋是中央党校校长,汪东兴是第一副校长,而《理论动态》是中央党校的刊物,发表反对校长的文章,不能不格外小心!“较多修改”意味着《理论动态》深深地卷入了此文的写作。所以,最后把“较多”两字也删去。由此足见当事人的用心之深! 

但即使如此,该文在《理论动态》发表后,还是让华国锋和汪东兴深感不快。后来,中央党校举行开学典礼,胡耀邦请华国锋去讲话,华国锋不去;又请汪东兴去讲话,汪东兴也不去。这给胡耀邦造成不小压力。 

按约定,该文次日由“供稿”的《光明日报》公开发表,该报又该如何署名呢?照理,此文应署:“胡福明、孙长江。”然而,总编杨西光却决定改署“本报特约评论员”!

胡福明回忆杨西光对他谈改署名一事,杨说:“福明同志,我要跟你商量一个问题。这篇文章发表在第一版,不以你的名义发表,而以‘本报特约评论员’的名义发表,这样可以加重文章的分量。我们没有约你写这篇文章,但是现在我们聘请你作《光明日报》的特约评论员,你看行不行?”我爽快地表示:“行。”我说:“我写这篇文章,是为了批判‘两个凡是’,为了拨乱反正。文章发表后,能起更大作用就好。” 

其实,这并非改署“本报特约评论员”的全部原因。曾任《人民日报》总编辑的李庄,写过一篇专门介绍“本报特约评论员”奥妙的文章,详细记述了这一特殊署名的由来和作用。从1978年到1981年,《人民日报》署名“本报特约评论员”,用了3年多时间,以后则很少用。当时不少其他报刊也用该署名,发表了不少好文章。 

1977年2月7日宣扬“两个凡是”的两报一刊社论《学好文件抓住纲》,是党中央分管宣传的汪东兴决定、华国锋批准的。他们曾考虑组织一些文章,用社论形式发表,展开讨论,进行反驳,但这类社论绝难在宣扬“凡是”的同志手中通过。为了绕过这一关,曾考虑作为评论员文章发表,又担心在读者心目中分量不够。想来想去,想到“特约评论员”这个名称。它不必送审,又能引起读者较大关注。

杨西光决定署名“特约评论员”,也是出于两点:第一是富有权威性;第二是可以不必送审。第二条特别重要。本来,重要的文章送审是惯例,但考虑到要送到汪东兴手里,这篇批“两个凡是”的檄文很可能胎死腹中! 

杨西光这个主意又来自胡耀邦。本来,不署“社论”,改署“评论员”文章,就是避免报审。但是,由于当时《人民日报》已经多次使用“评论员”名义,汪东兴又规定,重要的“评论员”文章也要送审!为此,胡耀邦建议杨西光署名“本报特约评论员”。胡耀邦说:“用‘特约评论员’的名义,表明不是报社写的,而是社外同志个人写的,可以不代表党报,不送审也就更有理由。” 

遵照胡耀邦的意见,该文章特意署名“本报特约评论员”,也就未送汪东兴审阅。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推出酝酿达9个月之久、反复修改无数次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杨西光本打算以头版头条位置推出,由于那天有华国锋访问朝鲜归来的重大新闻,这篇重磅檄文只能屈居头版二条位置,占了头版下半版,转第二版。

杨西光深知,要打响这一炮,光靠《光明日报》,影响力还不够。所以,在该文发表前,他就向新华社社长曾涛、人民日报总编辑胡绩伟、解放军报社长华楠通报情况,打招呼。他们也曾向杨西光打听文章的“来头”。在当时,对于没有“来头”的文章,不敢随便转载、转发。杨西光告诉他们,此文经胡耀邦阅定! 

于是,在《光明日报》发表的当天,新华社就转发了此文通常,只有重要文章,才会被新华社转发。《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则在次日全文转载该文。由于新华社的转发,此后两天,有20多家省市级大报转载。

公开提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可谓石破天惊!这意味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也不能例外!是否真理,只有实践检验说了才算!“两个凡是”的错误就更是不证自明。这种令人脑洞大开的提法,在当时极左思想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国人心目中,特别是在思想理论界引起的震动,不亚于两年前发生的唐山大地震!按胡福明的说法,批“两个凡是”,实际上是批评“两个主席”——毛泽东和华国锋!文革是毛亲自发动的,其是非曲直也该由实践检验说了算。而实践已经摆在那里:它就是一场大浩劫,是国人的悲剧!指责这篇檄文为文革翻案铺路,也不为过。

 

一石激起千层浪,《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的发表,引发中国思想理论界一场大风暴……

【未完,待续】


相关博文 —— 舆论宣传改变历史进程的范例


(一)“两个凡是”强势出炉  改革派浮出水面

 

(注:该文主要取材于叶永烈的《邓小平改变中国—— 1978:中国命运大转折》。)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