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瑞典茉莉的博客  
流亡的地平线向内心和远处延伸  
我的名片
瑞典茉莉
 
注册日期: 2011-02-03
访问总量: 597,80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 常怀感恩的越南船民——“欧洲难
· 关于唐柏桥骗捐的推特短评(2)
· “极权下的困兽”她玩颜色——艾
· 专制者的天敌──洪哲胜
· 请伸出援手为已故的李旺阳主持公
· 非洲难民杀死瑞典姑娘之后
友好链接
· 一草:逸草
分类目录
【李旺阳铜像捐款案】
 · 关于唐柏桥骗捐的推特短评(2)
 · 请伸出援手为已故的李旺阳主持公道
 · 茉莉追问唐柏桥为李旺阳铜像募捐的
【评论美国之音断播门事件】
 · 从明镜访谈看龚小夏忽悠公众——观
 · 我支持澳洲孙立勇的建议!请不要捐
 · 美国之音处分未下,龚小夏募捐圈钱
 · 美国之音能变成公园里的肥皂箱吗?
 · 知名主持人为何卷入龚式乱拳?(瑞
 · 龚小夏的猎巫运动
 · 张裕致杨建利:对龚小夏停职审查是
 · 茉莉问:杯葛VOA,依据在哪里?
 · VOA断播门,龚小夏台前台后的表演
 · 茉莉章立凡辩论龚小夏在丑闻中的责
【欧洲难民故事】
 · 常怀感恩的越南船民——“欧洲难民
 · 非洲难民杀死瑞典姑娘之后
 · 伊朗女难民:平民、导演与王后
 · 茉莉:藏在萨拉热窝的秘密——欧洲
【吴弘达性侵案】
 · 美国之音:雅虎给中国政治受害者的
 · 廖天琪:吴弘达——一个共产文化的
 · 廖天琪:声援王菁,谴责无德无行的
 · 王菁:所有揭穿吴弘达的证据都会呈
 · 王菁等六四受害者妻女控告吴弘达性
【诺贝尔文学奖】
 · 刘晓波先生千古!
 · 穆斯林女性获和平奖的意义
 · 谈莫言的“获利恐惧”心理
 · 颁奖中俄作家,为何南辕北辙? ——
 · “鼹鼠”斯维拉娜与理想倾向——评
 · 女院士萨拉和她的前任(图文)
 · 与瑞典国宝“秃鹰诗人”相逢(图文)
 · 西方缪斯从监狱到厨房(图文)
 · 出埃及的孩子走进瑞典文学院(图文
 · 马悦然太太,请你自重!
【遥望西藏】
 · “请西藏佛母向我的智慧鞠躬!”—
 · 日内瓦,我们不伤心!──联合国人
 · 幸福的不丹和痛苦的西藏
 · 蔡咏梅:为受压迫民族仗义执言——
 · 香港书展专题讲座:支持西藏在台湾
 · 忆土耳其人权之旅
 · 曾建元:茉莉《反彈的彎枝與巨無霸
 · 我和西藏的缘分---《山麓那边是西藏
 · 在乌贼喷射的墨汁中追问西藏——《
 · 唯色:怎能打开我的西藏?(瑞典茉
【北欧经验】
 · 在瑞典批评首相之后
 · 和平奖“干涉内政”第一例——德国
 · 《欢乐颂》中的欧洲认同
 · 当瑞典被诬为“罪恶的渊薮”
 · 他们给冰岛首相设下“陷阱”
 · 当北欧知识分子面对纳粹
 · 合影
 · 流亡北欧二十年(图文)
 · 瑞典解除对华武器禁运的争议(图文
 · 长鼻子女巫与瑞典税收(图文)
【品书识人】
 · “极权下的困兽”她玩颜色——艾晓
 · 专制者的天敌──洪哲胜
 · 自由缺席,抗争即命运──尼日利亚
 · 阿曼达台长演讲:我們需要英雄般的
 · 北村小说与杨佳杀警
 · 我看哈维尔和布罗茨基之争
 · 以传统非洲的正义--读图图自述《
 · 人心中无尽的拱门——读特朗斯特罗
 · 王艾:我与胡平的相遇经过
 · 王艾:谢谢你,流亡
【时事评论】
 ·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 傅希秋牧师为2006年“余王排郭“认
 · 湖南八九入狱者捐款被截留一案——
 · 瑞典“中国商城”气泡破灭
 · 从南非和解到东德审判——六四问题
 · 从海葬荒诞剧谈妻儿的安葬权
 · 刘晓波被海葬是否侵权违法?
 · “流动的恐惧”解释欧美现状——茉
 · 当罗琳被川粉揪住“吊打”——茉莉
 · 戴晴:“接受茉莉立场,要迈过多少
【散文小品】
 · 爱吃辣椒的湖南老乡――鲁德成印象
 · 翻旧照,翻出两张与刘宾雁的合影
 · 我的两则推文
 · 沉醉在南欧的乡村
 · 绝对坦诚--也谈汉娜·阿伦特
 · 宽衣诗社社长第一号通告(瑞典茉莉
 · 读廖志峰《书,记忆着时光》
 · 等待女儿——忆我的父亲
 · 名声与恐惧(图文)
 · 母亲的嫁妆(图文)
存档目录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瑞典“中国商城”气泡破灭
   



   瑞典“中国商城”气泡破灭

  

        茉莉

 

  上个世纪初,经历“戊戌变法”失败的康有为曾经来到瑞典,在斯德哥尔摩的东南方买了一座小岛,在岛上建起了一座名叫“北海草堂”的中国式园林,过了几年幽静的日子。一个世纪过去,物换星移,一位叫做骆金星的中国人大张旗鼓地,前来瑞典南方买地建房,扬言要建立一个集旅游、贸易、文化于一体的中国商贸城。

 

  一直羡慕中国古代文化的瑞典人,这次惊喜地期待,财大气粗的中国人带着大笔资金前来瑞典投资。然而,一两年过去,这个美丽而巨大的计划像气泡一样破灭了。傻乎乎的瑞典人终于明白过来:原来腐败成性的中国人,是以瑞典的永久居留权、国籍和社会福利为诱饵,吸引投资者,使用的是空手套白狼的谋利手段。

  

       ◎ 宁静小城刮起了红色中国风

 

  卡尔玛(Kalmar)是瑞典南部海边的一个宁静优美的小城,历史悠久,只有6万多居民和一个国内机场,并不是一个方便国际商贸的地方。自2006年浙江义乌商人骆金星第一次访问瑞典,并策划在这里建立一座中国商贸城之后,这里就刮起一股强劲的中国风。瑞典报纸形容说:“没有一把梳子能把这股中国风梳平。”

 

  去年2月,在漫天的雪花中,凡尔顿股份有限公司名下的“中国商贸城”,在卡尔玛举行奠基仪式。按照中国传统放花炮、舞狮……,红彤彤地热闹了一番。瑞典政府官员、中国驻瑞典大使,以及中国浙江凡尔顿集团总裁骆金星,为这一项目铲下第一锹土,大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在凡尔顿公司的高调宣传中,充满了醒目的“最”字,例如:“这是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在瑞典的最大投资项目,未来两至三年内将投入10亿克朗,占地90万平方米,设计展位1100个,建成后将成为瑞典最大的商业建筑群,也将是北欧地区最大的中国商品批发和集散中心之一。”
  
  
       ◎ 移民是这个项目中的最大卖点

 


  此时,凡尔顿集团在杭州的总部,一个叫做“1+3+3”的投资模式出炉,开始在全球华人中销售。所谓的“1+3+3”的投资模式是:一家瑞典国际公司,三套房产(瑞典商铺、住宅各一套、中国杭州住宅一套),三个瑞典居留证(PUT)、三个家庭去欧洲居住的机会。
    
  按照凡尔顿公司的价格表,上述吸引人的条件,只需要每个投资者付出360万元人民币,简直是再便宜也不过了。凡是懂得欧洲移民的黑市行情的人都知道,且不论三套房产的价值如何,且不论卡尔玛是否有无限商机,光是三家移居欧洲的机会,这笔钱就值了一大半。

 

    该公司董事长骆金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率承认:“在这个投资项目中,最具诱惑力的恐怕是瑞典的永久居住权。”为了更好地兜销移民这个最大卖点,该公司还大肆宣传瑞典的高福利制度,例如瑞典社会如何稳定安全,对中国人如何友好,拥有世界上最完备的社会福利和医疗保障,子女就学全部免费等等。

 

  据说,在这种“天上掉馅饼”式的诱惑性号召下,有9000名中国商人表示了对该项目的兴趣,不少人已经出资360万与凡尔顿签约。很多中国人有钱却没有安全感,盼望移民到西方民主法制国家去获得保障。

 

  做汽车配件出身的浙江商人骆金星先生,对此信心满满,目光灼灼:“我就是要打造一艘航空母舰,让中国的投资者在这艘战舰上安心、踏实,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全力以赴地投身商战。”

    

    ◎ 浙商相信“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在移民瑞典的卖点被大力推销之时,一个令人生疑的问题摆在人们面前:瑞典并不是一个移民国家,它为什么要给这样的优惠条件给中国商人?凡尔顿公司承诺投资者将获得瑞典的永久居留权,是否征得过瑞典政府的同意?

 

  瑞典驻上海领事Lars Anderson向前来咨询的记者表示:瑞典政府不能作这样的承诺,没有人可以保证拿到瑞典的永久居留权。卡尔玛市政府也对此感到吃惊,他们早就对凡尔顿公司清楚地说明,甚至给予有关文件,说明了投资者要获得居留许可种种程序。

 

  

据笔者所知,到瑞典经商的外国人,最初只能向移民局申请一年的居留许可,而后继续申请,直到该商人在瑞典成功经营两年以后,通过多方审查合格,才有希望获得永久居留权。


  那么,为什么在瑞典政府并未承诺的情况下,凡尔顿公司敢于把该国的永久居留权作为卖点推销谋利呢?

 

  这令笔者想起国内一部披露浙商灰色发家史的小说《不得往生》,作家阿耐说,“平时接触的也是一些浙商,这些人大多起点很低,他们的经历很符合那句话——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不懂法的人反而很敢闯。”

 

  要说凡尔顿公司不懂法,也不尽然,他们在瑞典聘请了律师,不会不知道瑞典的永久居留权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在中国成功的发家史,令他们相信,只要有利可图,没有搞不掂的事情。在中国那阴暗的商业丛林,在政府官员那里拿到什么证件都不难,浙商们的灰色手段往往很有效。

 

  于是他们把这一套搬到瑞典来了。骆金星看准了瑞典人的弱点,说:“卡尔玛曾经是瑞典著名的工业城市,现在随着几个大企业把生产基地移走,开始慢慢衰落。市长很想重振雄风,愿意为了吸收我们的投资,尽可能给我们需要的优惠条件。”

 

  鉴于卡尔玛市政府急于招商引资,改变目前经济不景气的状况,骆金星便相信,由于他的宏伟规划将给卡尔玛市带来税收、增加就业等种种好处,瑞典人便会在利益的诱惑之下,给中国投资商解决身份问题。于是他的销售人员敢于公开撒谎:“凡尔顿的这个项目有瑞典议会的特许,保证颁发永久居留证。”

  

     ◎ 卡尔玛政府收到“最后通牒”

 

  尽管骆金星拥有一个浙商的全部精明和胆量,但他毕竟只是在中国———一个以专制腐败著名的国家成功了的商人。他看准了卡尔玛市有重振经济的需要,但他看不到,这个国家有着严肃而又健全的民主法制制度。瑞典政府虽然对该项目表示支持,但他们不可能为此破坏本国的移民法规。

 

  于是麻烦来了。2007年12月,卡尔玛市政府收到来自凡尔顿公司的一封信,信中说:请瑞典方面给予中国投资商工作许可和国籍,否则这个项目就不能继续下去。这是一封带有要挟意味的“最后通牒”,凡尔顿公司的理由是,如果瑞典方面不能给予中国商人工作许可和国籍,他们就不能获得中国政府的许可把资金带到瑞典来。

 

  对卡尔玛市政府来说,这样的要求是无法满足的。虽然希望有中国人前来投资,但他们不能做违法乱纪做有关身份的黑市买卖,不能为凡尔顿公司虚假的诺言背书。即使这个小城的官员想要这么干,他们也无法让国家移民局和他们共同作弊。

 

  于是,那曾经五星红旗招展的凡尔顿建筑工地一片荒凉。按照瑞典人的说法,这个项目被迫放置在冰上。 其实,这个现已搁浅的中国商城项目,一直就在给瑞典人惹麻烦。

 


  早在2007年3月,瑞典电视台揭露。商贸城内中国工人的工资远低于当地用工市场行情。瑞典的建筑工人工会看到报道后,曾一度打算封锁卡尔玛工地。此外,该工地还接到瑞典生产安全管理部门的警告,说他们工地存在不安全因素,将罚款惩罚。

 

  《南瑞典报》曾有一篇文章揭露批评凡尔顿公司的虚假承诺,被凡尔顿公司起诉。后来瑞典人向这些中国人解释说,这是瑞典的言论自由,凡尔顿这才不得不收回起诉。

 

      ◎ 美丽的大气泡是怎样吹出来的?

 

  在这个美丽的气泡被吹大的过程中,中国各大媒体都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当今中国发酵的民族主义思潮,也在这个事件中插上一脚。例如,在凡尔顿公司的广告中,就有这样令民族主义者热血沸腾的口号:

 

  “让我们共同创造中国人的世界化!/我们要让老外看到我们中国人并不是等着他们进来投资,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中国人在国外的投资更加庞大。/让世界人都知道我们中国人是好样的!”

 

  骆金星豪迈地扬言,要以中国的文化和资本,去西方先进国家实践“另一条全球化的道路”。但在实际上,他和他的公司向西方传播的是中国的痼疾——腐败之癌症。如果是瑞典公司在中国投资,中国人或许还有可能把一些洋商人拉下水,进行“本土化”污染。但要在法制严明的瑞典本土搞假冒伪劣那一套,他们的本事实在还很不够。

 

  在胡锦涛于去年六月访问瑞典时,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曾在王宫举办宴会,招待这位中国国家首脑。当时骆金星也应瑞典国王之邀出席了这个宴会,因此大肆宣扬:胡锦涛主席访问瑞典,促进卡尔玛项目的成长。但现在,胡锦涛主席也帮不上这个项目了。

 

-----------------
2008年2月18日 原载《北欧华人通讯》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