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欧阳峰的blog
  以文会友,不亦乐乎!
我的名片
欧阳峰
 
注册日期: 2007-09-18
访问总量: 1,463,84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本博客近期内不定期更新
最新发布
· 对“全民基本收入”的数学分析
· 充满“科学元素”的2018年诺贝尔
· 别开生面的2018年诺贝尔物理奖
· 杨安泽(Andrew Yang)和《对普通
· 行为经济学和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
· 引力波探测:成就“不可能之任务
· 怎样制定好的合同?2016年诺贝尔
友好链接
· 老秃:老秃笔侃山
· 潜伏:潜伏的博客
· 2cents:2cents博客
· 伊萍:伊萍的多彩世界
· 谷语草鸣:谷语草鸣
· Beaubien2010:Beaubien2010的博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汪翔:汪 翔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刘以栋:刘以栋的博客
· 水柔石刚:水柔石刚的博客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怡然:怡然博客
· 寄自美国:寄自美国的博客
· 椰子:椰风阵阵,思绪如河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昭君:昭君的博客
· 高伐林:老高的博客
分类目录
【政治经济-2020大选】
 · 对“全民基本收入”的数学分析
【旧贴回顾】
 · 衔接量子与经典物理:2012年物
 · 数字通信介绍(5) 什么是MIMO?
 · “免费”的代价
 · 美国的收入差距:社会流动性(完)
 · 那是谁建的?谈谈大小政府之争
 · 成功者的心态
 · 政经随想(5)资本主义之后是什么
 · 亚洲传统价值在西方:财富还是包袱
【书山有路-心理篇(2)】
 · 自律的本能
 · 诚信的心理学
 · 如何点燃天才的火花?
 · 怎样对待老与死?(下)
 · “双管齐下”的变革秘诀
 · 实现自我,完成中年转变 -- 《中年
 · 成功有秘诀吗?《超人》读后
 · 惊险小说中的上品 -- 《Ambler War
【书山有路-宗教篇】
 · 关于道德与宗教问题与网友的讨论
 · 进化论是上帝的克星吗?(下)
 · 进化论是上帝的克星吗?(上)
【政治经济-12大选】
 · 论保守派该投票克林顿
 · 美国大选投票:除了“罗马”别无选
 · 谁动了Medicare的奶酪?(下)
 · 谁动了Medicare的奶酪?(上)
 · 那是谁建的?谈谈大小政府之争
 · 正戏开场——简评美国两党全国大会
【政治经济:政经随感(2)】
 · LGBT与“宗教自由案”
 · 奥巴马健保的新考验
 ·  美国的言论自由与政治正确
 · 美国铁路面面观
 · 提高执政效率:自适应(下)
 · 提高执政效率:自适应(上)
 · 谁是乐善好施之人?
 · 美国中期选举:谁是赢家?
 · 围观美国打老虎
 · 美国教育体系中的“扶贫”措施
【政治经济-美国华人】
 · 华人和黑人:盟友还是对手?
 · 亚裔传统月:关于美国亚裔的几个统
【书山有路-心理篇(3)】
 · 性别差异与神经心理学
 · 怎样对待老与死?(上)
 · 思维快慢道(下)
 · 思维快慢道(中)
 · 思维快慢道(上)
 · 如何避免决策误区(下)
 · 如何避免决策误区(上)
 · 沟通技巧:“粘性学”(下)
 · 沟通技巧:“粘性学”(上)
 · 习惯的力量
【政治经济:亚裔爬藤(2)】
 · 高院判决,平权与亚裔入学
 · 控告哈佛歧视案讨论小结(转)
 · 反抗种族歧视,何不从帮助亚裔子弟
 · 亚洲传统价值在西方:财富还是包袱
【书山有路-经济篇(3)】
 · 《国家为何失败》读后
 · 北欧模式与《北欧理论》
 · 关于认识论:涌现和贝叶斯法则
 · 从《大空头》看颠覆性创新
 · 收入差别,市场经济与左右之争
 · 保守主义该怎样帮助穷人?
 · 从金融危机看政府的角色(上)
 · 资本:贫富差距之源?(下)
 · 资本:贫富差距之源?(中)
 · 资本:贫富差距之源?(上)
【学海无涯-诺贝尔经济奖】
 · 充满“科学元素”的2018年诺贝尔经
 · 行为经济学和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 怎样制定好的合同?2016年诺贝尔经
 · 大数据经济学 (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
【政治经济:亚裔爬藤(1)】
 · 亚裔学子的大学门槛:几本有关书籍
 · 虎妈猫妈,异途同归?
 · 亚裔学子的大学门槛:统计证据一例
 · 亚裔学子:大学门槛格外高
【政治经济-收入差距】
 · 收入差别,市场经济与左右之争
 · 保守主义该怎样帮助穷人?
 · 美国的收入差距:社会流动性(完)
 · 美国的收入差距:政府能做什么?
 · 美国收入差距的原因
 · 美国的收入差距:谁是最富和最穷的
 · 美国的收入差距:中产阶级与贫穷劳
 · 美国的收入不平等:非主流意见
 · 美国收入不平等:引言与现状
【政治经济:政经随感(1)】
 · 简讯:美国竞选经费比往年减少
 · 再谈科学的威力与局限
 · 读奥巴马“国情咨文”有感
 · 政经随想(5)资本主义之后是什么
 · 政经随想(4):民主与市场经济
 · 政经随想(3)美国的末日到了吗?
 · 政经随想(2) 美国经济困境与全球
 · 政经随想(1)关于美国国债的几点争
【书山有路-经济篇(2)】
 · 大政府,小政府,聪明政府
 · 回首金融危机的来龙去脉(下)
 · 回首金融危机的来龙去脉 (上)
 · 窥视右派的内心:读《美丽的美国》
 · 中国起飞的发动机 ——民工
 · 介绍Peter Drucker
 · 信息时代的新生态 – What Would G
 · 书评:《讨还资本主义的灵魂》
【书山有路-政治篇(2)】
 · 一个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反思
 · 从金融危机看政府的角色(下)
 · 谁是乐善好施之人?
 · 关于普世价值的随想
 · 谈谈美国公知(4/4)
 · 谈谈美国公知(3/4)
 · 谈谈美国公知(2/4)
 · 谈谈美国公知(1/4)
 · 第三只眼看民主与专制
 · 赖斯与她的自传《无上光荣》
【书山有路-传记篇(2)】
 · 格林斯潘《动荡年月:新世界的冒险
【学海无涯-数字通信】
 · 数字通信介绍(5) 什么是MIMO?
 · 数字通信介绍(4) OFDM为何如此热
 · 数字通信介绍(3)信道编码
 · 数字通信介绍(2)香农与信息论
 · 数字通信介绍(1) 调制
【学海无涯-心理学(2)】
 · 心态是衡量快乐的一杆秤
 · 千里送鹅毛的心理学
【学海无涯-诺贝尔物理奖(2)】
 · 别开生面的2018年诺贝尔物理奖
 · 引力波探测:成就“不可能之任务”
 · 量子漩涡的奥妙-2016年物理诺贝尔奖
 · 神秘的中微子
 · 换灯泡,得诺奖
 · 半个世纪后的大奖:2013年诺贝
 · 衔接量子与经典物理:2012年物
 · 谈谈2011年物理诺贝尔奖:成功的道
 · 对称破缺之美:2008年物理诺贝尔奖
 · 石墨烯的传奇:2010年诺贝尔物理奖
【政治经济-美国政治(2)】
 · 剖析美国国债难题:让数字说话
 · 大政府能救美国吗?
【政治经济-美国教育(2)】
 · 美国理科教育(5)教育改革话题
 · 美国理科教育 (4) “不让一个孩子
 · 美国理科教育(3)成绩差距
 · 谈谈美国理科教育(2)教育与国力(
【政治经济-美国经济】
 · 关于美国经济的对话
 · 奥巴马的赤字
【政治经济-国际政经】
 · 阿富汗天上掉馅饼儿,福兮,祸兮?
 · 中国的优势在哪里?
 · 关于美国核武新政策的随想
 · 伊斯兰与西方文明:冲突还是和解?
【政治经济-美国贫困】
 · 美国的救济陷阱
 · 社会阶层分析的标尺:收入还是消费
 · 美国穷人:另外的百分之十五(下)
 · 美国穷人:另外的百分之十五(中)
 · 美国穷人:另外的百分之十五(上)
【政治经济-随想杂谈】
 · 用事实说话:循证决策
 · 关于维基解密与媒体的随想
 · 谁打败了麦卡锡?
【政治经济-税法福利】
 · 扯扯美国的“税务局丑闻”
 · 关于税法数据的分析 (评《纽约时报
 · 税季谈税
 · 社会安全保险及其危机
【政治经济-健保改革(2)】
 · “健保法案”为何“好事多磨”?
 · 美国医疗保险:既太多又太少
 · 健保法案解读(4)健保改革的目标达
 · 健保法案解读(3)怎样从Medicare“
 · 健保法案解读(2)“公共选项”与政
【政治经济-健保改革(1)】
 · 健保改革法案H.R.3962解析(1):算
 · 美国医疗服务真是倒数第一吗?
 · 奥巴马能完成医疗改革大业吗?
 · 旧文重贴:美国政治的下一个热点话
【政治经济-金融危机(2)】
 · 关于做空,赌博与趁火打劫的随想
 · 从高盛的“欺骗”与“趁火打劫”谈
【政治经济-金融危机(1)】
 · 冒险的代价:美国“信贷社危机”回
 · 旧贴重放:关于AIG副总裁辞职信的讨
 · 旧文重发:“奖金门”争论中震耳欲
 · 华尔街的信用危机
【生活百感-心态心情(2)】
 · 人到中年:从耕种到收获的过渡
【生活百感-子女教育(1)】
 · 如何点燃天才的火花?
 · 谈谈美国高中课外活动(下)
 · 谈谈美国高中课外活动(上)
 · 孩子该读文科还是理科?
 · 中小学数学的存废之辩
 · 虎妈猫妈,异途同归?
 · 从“网上直播”引起的自杀谈起
 · 育儿漫谈:“高指标人”和“多情趣
 · 也谈大学教育:作为家长的期望和对
【生活百感-新大陆点滴】
 · 也谈一位“海二代”:国防部CIO高井
 · 从“网上直播”引起的自杀谈起
 · 民族主义是非谈
 · 节日食谱:中式烤火鸡
 · 美国进入“节俭时代”
【生活百感-人际社会】
 · 谈谈《蜗居》中的三个男人
 · 关于人际交流的模式: 何时需要较真
 · 参与公益,从娃娃抓起
 · 科学与宗教之我见
【学海无涯-全球变暖(2)】
 · 全球变暖的科学根据之检讨(7)其他资
 · 全球变暖的科学根据之检讨(6)关于全
 · 全球变暖的科学根据之检讨(5)全球变
【学海无涯-全球变暖(1)】
 · 全球变暖的科学根据之检讨 (4) 有
 · 全球变暖的科学根据之检讨 (3) 人为
 · 全球变暖的科学根据之检讨(2) 全
 · 全球变暖的科学根据之检讨(1) 目
【学海无涯-博弈论】
 · 也谈博弈
【学海无涯-科学方法】
【学海无涯-科普读物】
 · 无所不在的“网络”
 · 科学的未知与伪科学 -- 《科学的十
【书山有路-科普篇(2)】
 · 也论科普的风格 – 三本科普书的读
 · 人脑比电脑到底强在哪里?
 · 无所不在的“网络”
 · 科学的未知与伪科学 -- 《科学的十
【历史纵横】
 · 美国南北战争:到底是为了统一还是
 · 真相,正义与和解:“肯特屠杀”以
 · 谁打败了麦卡锡?
 · 西雅图的“地下城”
【法律观察】
 · 邦联旗与言论自由
 · 美国最高法院关于GPS跟踪的判决
 · 案例分析:“米兰达警告”与“毒树
【好文欣赏】
 · 好文欣赏:《糖水》
 · 转载mendel文:《从“胎教”开始》
 · 甘阳:自由主义:贵族的还是平民的
 · 【转贴】朱学勤:金重远 复旦首席教
 · 好文推荐:村外
 · 酒到陈时味方醇
 · 转贴:“專訪袁偉時:不恪守法治觀
 · ZT: 铁腕戴上丝绒手套
 · 血缘(转帖)
 · 秦晖: 全球化的第三种可能
【政治经济-美国教育(1)】
 · 美国理科教育(2)教育与国力(上)
 · 谈谈美国中小学理科教育(1)关于国
 · 谈谈美国中小学理科教育(1)关于国
 · 从华府公立学校总监Michelle Rhee
【政治经济-美国政治(1)】
 · 奥巴马2.0?
 · 从华府公立学校总监Michelle Rhee
 · 也谈工会
 · 谈谈美国的民主制度:“一票定乾坤
【生活百感-心态心情(1)】
 · 放暑假乐!休博到九月。
 · 初秋随想
 · 人生如流水,只有变化是永恒
 · 人性与理性:你是“99一族”吗?
 · 随感:后院的野猫
【生活百感-愚人节笑话】
 · 祸中祸:日本核电站释放超级细菌
【学海无涯-心理学(1)】
 · 诡异的数字暗示:参照效应
 · “诱饵效应”和“心理相对论”
 · 从“破釜沉舟”谈起
 · 千里送鹅毛的心理学
【学海无涯-诺贝尔物理奖(1)】
 · 诺贝尔物理奖介绍2007:巨磁阻和自
 · 闲谈CCD
 · 闲谈光纤
【学海无涯-科技译文(2)】
 · 引力究竟是什么?
【学海无涯-科技译文(1)】
 · 大脑是怎样工作的?
 · 人类终将访问火星吗?
 · 战争是我们生物本性的归宿吗?
 · 科学重要吗?
【书山有路-政治篇(1)】
 · 自我推销的范文- 读奥巴马的《大胆
 · 信仰与政治
 · 伊斯兰与西方文明:冲突还是和解?
 · 《世界是平坦的》书评
【书山有路-心理篇(1)】
 · 面对灾难,你准备好了吗?
 · 完整大脑与后信息时代 《A Whole N
【书山有路-科普篇(1)】
【书山有路-经济篇(1)】
 · 古狗随想录(下):一统天下,“不
 · 古狗随想录 (上):“掌控中的混乱
 · 关于做空,赌博与趁火打劫的随想
 · 信息时代的新生态 – What Would G
【书山有路-文学篇(1)】
 · 一扇管窥当代大学生心灵的窗户——
 · 道可道,非常道 – 读《遥远的救世
【书山有路-传记篇(1)】
 · 华盛顿政治的一扇窗口:Tenet自传读
 · 《食祷爱》:心灵疗伤的良方
 · 股神巴菲特的人生 ——《滚雪球》读
 · 洋“愚公”的故事 – 《Three Cups
【学海无涯】
 · 充满“科学元素”的2018年诺贝尔经
 · 别开生面的2018年诺贝尔物理奖
 · 行为经济学和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 引力波探测:成就“不可能之任务”
 · 关于认识论:涌现和贝叶斯法则
 · 神秘的中微子
 · 大数据经济学 (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
 · 换灯泡,得诺奖
 · 半个世纪后的大奖:2013年诺贝
 · 衔接量子与经典物理:2012年物
【书山有路】
 · 北欧模式与《北欧理论》
 · 自律的本能
 · 关于认识论:涌现和贝叶斯法则
 · 性别差异与神经心理学
 · 保守主义该怎样帮助穷人?
 · 诚信的心理学
 · 如何点燃天才的火花?
 · 怎样对待老与死?(下)
 · 怎样对待老与死?(上)
 · 一个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反思
【政治经济】
 · 对“全民基本收入”的数学分析
 · 杨安泽(Andrew Yang)和《对普通人
 · 论保守派该投票克林顿
 · LGBT与“宗教自由案”
 · 华人和黑人:盟友还是对手?
 · 奥巴马健保的新考验
 ·  美国的言论自由与政治正确
 · 保守主义该怎样帮助穷人?
 · 美国铁路面面观
 · 美国的救济陷阱
【生活百感】
 · 如何点燃天才的火花?
 · 谈谈美国高中课外活动(下)
 · 谈谈美国高中课外活动(上)
 · 放暑假啦!休博到秋天
 · 孩子该读文科还是理科?
 · 休博到明年一月
 · 停博一阵
 · 也谈一位“海二代”:国防部CIO高井
 · 纪念汶川地震五周年
 · 中小学数学的存废之辩
【朝华午拾】
 · 为什么调制解调器会有不同速度?
 · 什么是网路电话?
 · 旧文重贴:谈谈学习中的思考
 · 菜鸟上路——我的第一份工
 · 怀念敬爱的黄老师
 · 感恩节前话感恩
 · 数学竞赛与我
 · 哲人讲座
存档目录
01/01/2020 - 01/31/2020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10/01/2009 - 10/31/2009
09/01/2009 - 09/30/2009
08/01/2009 - 08/31/2009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怎样制定好的合同?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介绍
   

合同精神(或称契约精神)是现代社会的重要支柱。在合同精神下,社会各成员之间的合作不是依赖于各人的善意,而是预先制定好的规则。从某种意义上说,不光经济活动,就是民主政体也是一种合同:为了社会的有效运作,人民把本来属于自己的一些权利外包给政府。而政府需要依照合同履行职责,否则人民可以收回那些权利。而法制就是各种合同得以实施的保障。

既然合同在社会运行中不可或缺,如何制定好的合同就很重要了。在经济学中,这被称为“合同理论”(contract theory)。2016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就是表彰哈特(Oliver Hart)和霍姆斯特罗姆(Bengt Holmström)在合同理论中的贡献。这两人分别是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教授。

经济活动中的合同主要有两部分内容。一个是规范各参与者的行为,以便得到最大的总收入。另一个是如何分配这个收入。对前者,我们的目标是收入最大化(效率)。对后者,我们的目标是分配的公平性。这里要介绍的两个得奖工作都是关于效率的。他们也考虑如何分配收入,但重点是分配方式对于各方面行为的影响,而不是分配的公平程度。【注一】

×××怎样设计报酬来激发工人动力?×××

霍姆斯特罗姆的开创性贡献是从1979年起,他的一系列工作为报酬与动力关系的研究奠定了数学基础。报酬与动力研究的是类似于雇佣关系的这样一种合同:代理人(雇员)提供劳力服务,换取委托人(雇主)的报酬。雇佣关系可以用以下的数学模型来简单地描述。假定代理人付出的劳动量是a,代理人的代价(时间,精力等)是a的函数,记为c(a)。如此劳动换来委托人的收益(也就是业绩)也是a的函数,记为d(a)。代理人得到的报酬是t。所以他的净得益就是t-c(a)。而双方的总得益是d(a)-c(a)。这个得益在某个劳动量a*的地方取得极大值。理想的雇佣合同就是要让代理人付出这个劳动量a*

当然最简单的做法就是按劳付酬,让酬劳成为劳动量的函数,记为t(a)。如果代理人的总得益t(a)-c(a)也是在a*处取得极大值,那么付出这个劳动量就是代理人的理性选择了。但是由于劳力的准确数量通常无法衡量和核算(除了劳动时间外还有工作态度,努力程度等),这种做法往往不现实。

为了描写这个不确定性,我们可以把委托人的收益写为 d(a)=b(a)+e,这里b是由劳动量a决定的,而e是一个随机量,是由超出代理人控制以外的因素(如天气,市场波动等)决定的。由于a不能直接衡量,一个自然的做法就是用可以衡量的业绩d(a)来代表a

我们可以考虑两个极端的报酬方式。一个是给代理人固定的工资,而不管业绩。也就是说t是常数,与a无关。这时候,代理人的理性选择就是让a最小,从而让c(a)最小,而使得自己的净收益t-c(a)最大化。这就是我们熟悉的铁饭碗养懒人的制度了。另一个极端是委托人收取固定的费用,而代理人保留剩余的收益。也就是说t=d(a)-ff是委托人的固定收费。很多连锁店中,总店和分店就是如此分成。这种情况下,代理人在自己净收益t-c(a)=d(a)-c(a)-f最大化的同时,也实现了总收益d(a)-c(a)最大化。这无疑是效率最高的报酬方法。但是如果代理人不是一个分店而是个人,他很可能不愿意承担收入波动的风险(d中的e那部分)。所以这个时候,一个折衷的方法就是双方分担风险,也就是报酬中既有固定的成分,又有与业绩d相关的部分。例如,可以选用t=f+kd,这里fk是两个常数,用来控制代理人承担风险的比例。当然,这种报酬方法不是最有效率的,因为代理人只分享业绩的一部分但却承担劳动力代价c的全部。所以他会倾向于过低地付出劳动。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另一个途径是降低效益中的不确定性,也就是设法排除与代理人的努力无关的因素。这样就可以增加代理人报酬中业绩因素的比重,而不至于增加他的风险。一般地说,报酬可以是t(d,s)。这里除了业绩d之外还增加了一个变量s,来补偿不可控因素造成的业绩波动。问题是怎样选择这个s1979年,霍姆斯特罗姆提出了一个模型。他在数学上证明了:包含不可控因素来计算报酬可以提高合同的优化程度,其充分必要条件是用ds来估计劳动量a时,d不是充分统计量(sufficient statistics)。通俗地说就是:s提供了关于劳动量的额外信息。这个应该很容易理解。但不那么直观的是:s不一定直接与劳动量有关。例如考虑一个公司经理,d可以是公司股价,而s则是股市价格的平均。这时候s与经理的劳动无关,但可以修正市场对股价的影响,使得通过d对经理劳动的估价更为准确。就是合同理论中有名的“信息性原理”(informativeness principle)。这是霍姆斯特罗姆对合同理论的一个影响深远的贡献。

上面说的还是最简单的报酬问题。霍姆斯特罗姆在以后的工作中还回答了一些更复杂的问题。如:如果在工作过程中代理人可以看到现有的业绩状况而调整自己的劳动量,那么最优的报酬方法就是与业绩线性相关(也就是不重赏或重罚超出寻常的表现)。如果代理人有好几项任务而其中一些的业绩不容易观察到,那就也不要将其它业绩计入报酬,以免代理人偏重于会增加报酬的任务而忽略其它。对一个合作团队的报酬如何避免个别成员不努力而“搭便车”?霍姆斯特罗姆的解决办法是设立一个“预算总监”:在团队没有完成任务时重罚每个人。这样即使为了自己的利益,每个人也必须努力来保证团队完成任务(有点中国人破釜沉舟的智慧啊)。

雇佣关系中还有一个有趣而复杂的问题就是职业生涯考量。代理人工作的动力不仅是目前的报酬,还有建立好名声和好印象以后对未来报酬的影响。所以报酬的设计还应该包括这方面的动力。但是职业生涯的考虑是因人而异的。年轻人也许更愿意为未来的职场发展而投资。但快退休的人就没有这方面需求了。1986年,霍姆斯特罗姆与合作者也提出了一个模型来描述这个现象。

×××如何处理无法规定的细节?×××

说到合同,大家都熟悉莎士比亚的剧作《威尼斯商人》。居心不良的夏洛克凭着一纸合同,坚持要割下安东尼奥的一磅肉。而最后打败他的却是“细节”:合同中没有说他可以让安东尼奥流血,也没有说那“一磅肉”的误差是多少!这其实是一个相当普遍的问题。不论如何精心制定的合同,都不可能考虑到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那么执行的时候如何是好呢?

有一个办法,就是在合同中不是规定具体的决定,而是谁拥有决定权。决定权通常是和所有权连在一起的。所以这个问题也就关系到各种商业合作中的所有权结构问题。例如:一个产品的最终生产者和元部件供应者应该是同一家公司还是不同公司?

具体点说,可以考虑两个合作者订立一个合同。合作分为两阶段。第一阶段中,双方各自选择为自己的设施投资。第二阶段中,双方根据当时的情况作出一组决定。合作的结果是双方各有得益。一方的得益与自己的投资有关,也与双方的所有决定有关。但是一方在做决定的时候,并不知道(或在乎)这个决定对于对方的影响如何。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分配决定权,才能让双方收益的总和最大化?(至于双方收益分配是否公平,可以通过事后的补偿来调整,不在考虑范围。)

举个发电厂与煤矿合作的例子。第一阶段,双方各自投资建设发电机组和采煤设备。第二阶段,煤矿向发电厂供煤。但是合同中不可能规定煤的品质(相关参数太多了)。但第二阶段开始时发现,煤的含灰量太高,不适合发电厂建造的发电机组。这时候,煤矿就需要作决定如何改善煤的品质,例如筛选含灰量较低的矿井开采,从而降低产量但满足发电厂的质量需求。如果煤矿是独立拥有的,它只关心自己收入的最大化,而不见得能满足发电厂最优运作的需要。如果发电厂是煤矿的拥有者,它就可以指令煤矿调整运作来使得发电厂收入最优化,但由于发电厂主导了煤矿所有的决定而不知道这些决定对煤矿收入的影响,它也不见得能使得总收益最大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在合同中规定特定的决策权,例如电厂有权选择煤矿使用的矿井。那么究竟怎样的所有权(也就是决策权)分配是最好的呢?

哈特与合作者在1986年的一篇论文中对这个问题建立了数学模型。根据这个模型,哈特指出最优的方案是:如果一个问题的决策对一方的收入更重要,就把决定权给这一方。在上面的例子中,如果煤矿是专门给电厂供煤的,那么煤矿的运作决定对电厂的收入最重要,就应该让电厂控制煤矿。反之,如果煤矿有很多其它的客户,那么它自己独立的利益更重要,它就不该受电厂控制。

哈特等进一步指出,决定权的分配还会影响投资的决定。如果电厂拥有煤矿的话,它就肯定自己能控制煤的质量而使发电机发挥最好效益。这时候它就更愿意投资建设或改进发电机。但这个投资决定并不一定总体最佳,如果煤场有自己的独立利益(例如有其它客户)的话。在这种情况下,也许投资煤矿能得到更大的回报。【注三】

在以后的工作中,哈特与合作者更发展了这个模型来包含“第二次合同”,也就是之第二阶段开始前,双方根据当时明确了的情况来制定最佳安排。这时,双方在谈判中通过“信息游戏”来交流各自的状况(当然既然是谈判,双方都不一定是坦诚的)。在这种情况下,哈特等也分析了是否能达到最佳方案的问题。

除此之外,哈特还对另一些不完全合同的问题作出重大贡献。例如,他指出如果甲方不能完全控制乙方服务的质量,那么甲方拥有乙方是最好的选择。所以有些公共服务应该由政府直接做,而不是外包给私营企业。另一个是企业投资问题:投资者需要依靠企业经理去管理企业得到最大受益,但这种所有权/决策权结构不能防止企业经理中饱私囊损害投资者利益。哈特的解决办法类似于前面说到的霍姆斯特罗姆对于团队搭便车问题的办法:在企业正常运作时就让经理决策,一旦企业表现低于某个标准,就由投资者收回企业变卖,类似于抵押贷款的做法。

×××精密而神秘的合同理论×××

上面说的霍姆斯特罗姆和哈特的种种研究结果听起来都很直观,似乎没啥了不起的。但作为经济学研究,他们对这些问题建立了具体严格的数学模型,而把种种直观的认识(如决策与一方的受益关系更大)“翻译”成模型中的数学性质。这就为后来的众多研究者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因为有了数学模型,这方面的研究还可以借用很多现成的数学结果,如博弈论。由于参与者对外界形势和对方反应的估计不完全,就产生了很多“超直觉”的行为模式。

但是,数学模型并不一定反映了现实。一方面,数学模型必然包含种种简化,其中的种种参数也需要附加的信息才能设定。另一方面,人的表现不是纯理性的。所以受益极大化等并不一定能描述合同各方的行为。所以,这些理论还要接受实际案例的检验。两位得奖者的一部分工作就是研究实际案例来验证这些模型,别的研究者在这方面也有许多工作。

而且,即使是理性的合同,也不能只考虑得益最优化。例如,在雇佣关系(委托人和代理人)中,工作动力的设计还与企业文化,传统有关,家庭企业和上市公司就会很不一样。需要创造性的工作和简单重复的工作也不同。这方面平克的《动力》(Drive by Daniel Pink)有很好的阐述【注四】。在产业链应该整合还是外包的问题上,一个经典的工作是克里斯坦森(Clayton Christensen)的观点。他认为关键是目前产品是处于颠覆性发展还是渐进性发展阶段。在颠覆性阶段,产品的性能是主要竞争方向,所以需要整体上的配合和优化,同一公司拥有整个产业链比较好。而在渐进性阶段,主要改进目标是降低成本,提高质量,扩大功能。这就可以制定比较稳定的模块界面,而让各个模块分别改进。这时候就可以把各个模块的开发和生产分包出去。至于政治体制(人民和政府的关系),那更是和历史,地理环境,国家发展阶段等很多因素有关,不可能有普适的数学模型。所以虽然“合同”关系在我们的社会中无所不在,它的内涵却千变万化,不可一概而论。但不管怎样,2016年诺贝尔奖的两个系列工作开拓了使用数学模型揭示了合同设计与参与者动力之间复杂而有趣的关联,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重要的视角,让我们对商业和社会的理解更为深入。


(本文首发《金融博览》20175月号)


【注一】本文中的数学模型都比原论文中的有所简化和特殊化,但仍然反映主要的结果。

【注二】因为dd-c(a) 含有随机成分,这里和以下所说的优化其实都是关于它们的数学期望值。

【注三】当然,投资的动力还来自于收益如何分配。如果一方要把受益按比例分给对方而不是支付固定数额的费用,它投资的意愿就会降低。但这是另一个问题了。

【注四】见相关博文:超越胡萝卜与大棒:探究内在动力:http://blog.creaders.net/fouyang/user_blog_diary.php?did=94038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