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勵施浙甯
  思索雜談
我的名片
勵施浙甯 ,117岁
 
注册日期: 2010-02-07
访问总量: 476,48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惨胜如败:斯大林的战争神话 我们
· 500个特权家庭绑架垄断中国大陆
· 讳莫如深 六四血腥镇压事件中一个
· 习近平释放了江泽民最大的敌人
· 谢选骏:周舵高新刘晓波侯德健作
· 六四坦克人是生是死?网爆内情
· 白宫档案:中共8964天安门广场杀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雜談】
 · 惨胜如败:斯大林的战争神话 我们都
 · 500个特权家庭绑架垄断中国大陆 朱
 · 讳莫如深 六四血腥镇压事件中一个最
 · 习近平释放了江泽民最大的敌人
 · 谢选骏:周舵高新刘晓波侯德健作伪
 · 六四坦克人是生是死?网爆内情
 · 白宫档案:中共8964天安门广场杀死
 · 不寒而栗的历史真相
 · 习近平胡锦涛联手公布江泽民卖国条
 · 一个轰动东西方的“恐怖”遗嘱……
存档目录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5/01/2014 - 05/31/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中共延安活摘第一人 是同日军刺刀肉搏的国军英雄
   

中共延安活摘第一人 是同日军刺刀肉搏的国军英雄

——曾经被中共活体解剖的国军战俘

拒绝被共军枪毙后再解剖,抗日英雄史连长留下这样的遗言:“我身为一个革命军人,只杀过日本人。从未伤害过你们任何一个人。如果今后有人问我去了哪里,请你们不要告诉他们,我是在这里以这样方式死掉的,就说我是前线阵亡或失踪的。特别拜托:万万不要告诉我的老母。其次,别没收我身上挂着的那枚十字架,等你们干完活,准备埋葬前,把它塞进我的心脏与这堆无用的躯囊随便埋了吧!看在神的份上,打点吗啡吧!我会配合到最后一分钟!”

阿波罗新闻网 2017-05-09 讯】

作者:林辉

http://www.aboluowang.com/2017/0509/926675.html


用国军战俘当医学解剖的人民大学。(网络图片)

近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发布了2017年度最新报告,中国再次被列入宗教自由侵犯的特别关注国。在报告《中国》章节中,指2016年中共继续打压维吾尔穆斯林、藏传佛教徒、天主教和法轮功学员等信仰人士,以及人权律师和其他捍卫人权的人士。值得关注的是,在《中国》章节的“法轮功”小标题下,报告继2016年的年度报告后,再次明确提出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强摘器官的问题。

而2012年重庆市原公安局局长王立军逃亡美领馆后,亦将薄熙来、周永康等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证据交给美方。然而,中共活摘器官、活体解剖的罪恶并非始于1999年镇压法轮功后,早在国共内战期间以及建政后的若干年中,就已然存在。让我们将罪恶一一还原。

中共残忍对待国军战俘

国共内战期间,中共在苏联的帮助下,在“驱使平民当炮灰”等非人道的战术运用下,在埋伏在国民党内部的间谍的配合下,赢得了若干战役的胜利。中共1949年建政后,又开始了所谓的“剿匪”行动,即剿灭国民党留在大陆的残余力量。那么,中共是如何对待国民党战俘的呢?

据原中共国防部长秦基伟部曾参加剿匪的某军官的回忆录透露,国民党“除了团、营一级的俘虏军官留下审讯,其它俘虏由连一级指挥员自行处置,先开始还吸收部分降兵入伍,后来后勤供应紧张,各连队都把俘虏分批次处理掉,最常用的办法就是乘夜晚分批押到河边、山边用刺刀捅死,用他们自己挖的坑埋掉。”

而更为残忍的是,一些国民党战俘的心肝被挖出,供共军将官下酒。该军官回忆录中描述的一个身高一米八的张姓连长就是这样一个人,而他自己也被欺骗吃了人肝。当他从好友口中得知自己吃的是人肝时,不禁吐了一天一夜。这样畜生都不如的中共军官不知还有多少呢!

国军战俘被活体解剖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不少国民党战俘还成为了中共医学院学生活体解剖的对象。一位化名鲁大明的中共著名军医在晚年将这段尘封的往事吐露了出来。

鲁大明是山东人,1937年入伍。抗战胜利后,他考取了中共建政前的第一所正规综合大学--北方大学。当时的北方大学在河北邢台市西关,是后来北京人民大学的前身。1946年5月,该校正式开课,校长是范文澜。

鲁大明被分配到医学院,成为了中共第一批军医学员。当时的教学条件十分简陋,教师有苏联人,有从国统区归来和留苏回来的中国人,也有日本投降后留下来的高级军医,他们都受过正规的大学教育。

在入学后的第二年,他们进入了军事医科学必须完成且很重要的人体解剖阶段。此时学校急求供教学用的专用死人,但是华北是一个土地贫瘠、生活落后的地方。钱财很缺的北方大学医学院,不能免费找到供学校上课解剖的死人尸体。即使有大把银元可用于收购尸体,华北人出于千年的民俗,也不愿把亲人的遗体当成商品一样随便卖给别人用来肢解。

不久,学校缺少尸体的困难,被中共边区长官杨秀峰等政要知道。很快,一车车国民党军队战俘运到了学校,一些据说还参加过远征印度缅甸、同日军打过许多恶仗。起初,鲁大明等学员和老师都并不知道为何送国民党战俘到学校,后来才知道他们是供学员们进行活体解剖用的。

让鲁大明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编号为甲014号的史连长。听到他半夜痛哭,鲁大明过去询问原因。其他战俘告诉他,“明天是我们二十八岁的生日。他已有十二年没有回浙江江山老家了!他曾在缅北森林同日本军刺刀肉搏,鬼子的刀穿透肩膀肉,骨头都露出了,血都飙了出来,他也没哭过。他是官派留学意大利、学装甲的长官,他是个很传统很爱母亲的孝子……”而史连长告诉他,他梦见母亲跪在家乡的村门溪涧石桥上,哭喊著儿子的乳名在烧银色纸钱……

就是这样一个铮铮铁汉,却在次日成为中共军医学员第一个解剖的对象。在被拒绝枪毙后再行解剖后,史连长留下了这样的遗言:“我身为一个革命军人,只杀过日本人。从未伤害过你们任何一个人。如果今后有人问我去了哪里,请你们不要告诉他们,我是在这里以这样方式死掉的,就说我是前线阵亡或失踪的。特别拜托:万万不要告诉我的老母。其次,别没收我身上挂着的那枚十字架,等你们干完活,准备埋葬前,把它塞进我的心脏与这堆无用的躯囊随便埋了吧!看在神的份上,打点吗啡吧!我会配合到最后一分钟!”

无需再引述那残忍的一幕……当一个月的活体生理解剖实验结束后,曾经生龙活虎的国民军战俘只剩下了残肢剩骨,而后这些残肢剩骨又被林子地的野狗、乌鸦吞食……那两年四乡的老百姓都在问:那片林子地的树怎么长的特别绿?各家的狗儿怎么肥的特别快?野狗的毛儿怎么特别的油光非常亮?又有多少人知道这阳光下的罪恶呢?

在披露这段史实的军医鲁大明忏悔之际,还有多少人亟待忏悔啊!

结语

这样的罪恶在1949年中共建政后继续延续著。当年,由于器官供体的匮乏,1999年前,一般只有中共高官或有关系者才有机会在患病后换取器官,而在这些中共高官换取器官的背后,就是一条条无辜的生命。1999年7月,江泽民掀起镇压法轮功的狂涛后,中共则开始了大规模的摘取、盗卖人体器官的罪恶,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这样的罪恶至今未休。这样的罪恶还要延续到何时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7/0509/926675.html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