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芨芨草的博客  
来自地球那一边的遥远的地方  
我的名片
芨芨草
 
注册日期: 2015-04-03
访问总量: 1,223,43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朴槿惠若被总统“特赦”仍能东山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
· 杜海玲:和服下一抹绯红
· 万景路:日本人的死亡认识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
· 读书13《梦幻花》
· 比特币:几分钟转移资产(zt)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温家宝传】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2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1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1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1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1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1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1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1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1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1
【北京行】
 · 北京行18:二十天目睹之现象(中)
 · 北京行18:二十天目睹之现象(上)
 · 北京行17:胡同印象
 · 北京行16:吃饭了
 · 北京行15:她是何方神圣?
 · 北京行14:钟鼓楼
 · 北京行13:什刹海
 · 北京行12:王府井美食街
 · 北京行11:东安市场里的日本料理店
 · 北京行10:东安市场里的日本料理店
【《血的神话》】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谁应为卞仲耘之死负责】
 · 没有结束的结束语
 · 这个七人名单是假的吗?
 · 谁是打死卞仲耘的凶手?
 · 伦敦客:声援93岁的王晶垚! ──兼
 · 宋彬彬未打人但与打人者是一伙儿的
 · 有关卞仲耘的一些事情
 · 宋彬彬向文革受害师生道歉 吁全面反
 · 王友琴:北京第一个被打死的教师─
 · 访王友琴:“红八月”49周年再谈“
 · 叶志江:也谈卞仲耘之死
【读书】
 · 读书13《梦幻花》
 · 读书12:言之未尽的《蚁族》
 · 读书11:胡编乱造的《女医明妃传》
 · 读书10:《京子》(Kyoko)
 · 读书9:《战争与回忆》--美国要
 · 读书9:《战争与回忆》--特莱西
 · 读书8《战争风云》
 · 读书7:《凯恩舰哗变》
 · 读书6:《婚活》
 · 读书5:《菊花与刀》
【三言两语】
 · 勒索软件来自美国政府
 · 又是一个大忽悠--雄安新区
 · 日本的猫腻
 · 中国的官员就是不为民做主!
 · 金正男被暗杀是中国、韩国放水?
 · 日本小弟
 · 朱婷是超生女!
 · 为屠呦呦获中国最高科技奖鼓掌
 · 红色政权为什么容不下科学家?
 · 中国什么时候能够雄起?
【《政坛秘闻录》】
 · “纪实文学岂能信口编造”
 · “我不埋怨任何人,只是在反省我自
 · “当年人们对江青的意见并不以为然
 · “应当恢复康生的本来面貌”
 · “历史需要有胆识的人来写”
 · “我这个反革命分子,当的冤枉”
 · “一个人就是要在关键的时刻站出来
 · “我梦见毛主席了”
 · “毛泽东是为江青和张春桥等人扫平
 · “成功者是不受历史惩罚的”
【国府人物】
 · 永远的校长梅贻琦
 · “西北三马”迥异人生
 · 戴笠死於空難的隱情
 · 英雄無奈是多情,一代紅妝照汗青
 · 孙立人下令杀过日军俘虏吗?
 · 真正的《新一军军歌》
 · 国民党抗战名将、“从林之狐”--
 · 国民党抗战名将、“从林之狐”--
 · 国民党抗战名将、“从林之狐”--
 · 国民党抗战名将、“从林之狐”--
【历史人物】
 · 江山依旧 木槿花残--朴槿惠一生(
 · 邓小平与蒋经国曾是大学同班同学(Z
 · 同窗变死敌:吴国桢和周恩来(ZT
 · 周恩来文革中三次力保蒋介石的干儿
 · 陈梦家的绝路与汉字的生路
 · 千家驹的痛述与反思
 · 从战场上走来的外交家符浩
 · 冈村宁次的困兽犹斗
 · 真实的汪精卫(十二,完)
 · 真实的汪精卫(十一)
【以史为鉴】
 · 这才是苏联解体真相(ZT)
 · 中国在朝鲜战争问题上的教训
 · 从“彻底否定”到“彻底反思”
 · 史学家的深沉呐喊
 · 苏联大清洗70周年祭日,普京泪雨如
 · 人间地狱:文革的数据统计
 · 一名农民思想家的理论震怒了毛泽东
 · 志愿军第五次战役中的第180师(4,
 · 志愿军第五次战役中的第180师(3)
 · 志愿军第五次战役中的第180师(2)&#
【健康长寿】
 · 从太空俯瞰全国雾霾 一条灰带斜穿中
 · 中国女性减肥靠吃药
 · 日本研究发现老年人独自用餐易患抑
 · 郑伟建博士:“生命在于运动”是严
 · 优雅地老去(ZT)
 · 一谷补一脏 五谷杂粮的吃法有讲究
【艺海拾贝】
 · 红叶:“上厕所”与“下厨房”
 · 彩色胶卷拍下文革期间的中国(zt)
 · 夜来香,李香兰
 · 看看日本人拍的中国
 · 你梳过“小鹿纯子头”吗
 · 邓丽君的持续重复的力量
 · 出名靠包装
 · 兩份小提琴手抄譜
 · 江珊“四惊”
 · 讲述历史的照片(下)
【开心一笑】
 · 拔牙
 · 明清两代帝王集体给全国老百姓拜年
 · 金家王朝家谱
 · 在日本吃生鱼片的尴尬
 · 美女为何剩下了
 · 有话好好说
 · 如果我生个像我一样的儿子
 · 男人们成立个“夫联”吧
 · 参差不齐的儿童节
 · 唠唠回国遇到的事儿
【借鉴东瀛】
 · 杜海玲:和服下一抹绯红
 · 万景路:日本人的死亡认识
 · 日本国家债务创新高,市场却无诧异
 · 万景路:原来空姐、护士和学生妹还
 · 花滑女王浅田真央退役深层揭秘
 · 毛丽敏:毕业典礼
 · 一切从日本桥开始:东京房地产泡沫
 · 杜海玲:和服上的四季
 · 日本的共产主义村的照片
 · 陈骏: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四
【凡人小事】
 · 韩国新总统文在寅:得年轻人者得天
 · 可越:幸福的地瓜
 · 可越:给孩子的未来加个望远镜
 · 坑娘、坑总统的富二代
 · 阿海:无事献殷勤 传销迷魂术
 · 山里:儿时那浓浓年味
 · 与台北计程车司机闲聊
 · 川普为啥能赢?
 · 朴槿惠走不出韩国总统的政治魔咒
 · 铁流结案陈词
【灵光一现】
 · 怎样及时发现倾覆轮船?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 冯学荣:我为什么瞧不起中国历史学
 · 《红楼梦》的作者是否不是曹雪芹?
 · 黎阳:川普上台将欲何为?
 · 民主失败了还是专制失败了?(ZT
 · 如果特朗普当选会怎样?(ZT)
 · 中国贫富差距新特点:从穷人太穷转为
 · 中国政治现状及可能的走向
 · 中国人的怨气从哪儿来?
 · 中国的问题并非在转型
 · 2016年中国政经形势空前复杂
【寻幽探密】
 · 最新科学颠覆了人类世界观(ZT)
 · 和老度探讨“空间弯曲”
 · 神秘的中微子
 · 牛顿对宗教的影响
 · 宇宙从何方而来
 · 也谈引力波
 · 新疆十八怪
 · 宇宙不可知
 · 煮酒君:“支那”一词本非蔑称
 · 评“50年物理难题盖棺定论 爱因斯坦
【美食美游】
 · 旅游当然去成都
【王朝旧事】
 · 沈志华:中朝关系内幕
 · 令人魂飞胆丧的“斯大林晚年”风波
 · 胡平:从戚本禹的命运看文革期间的
 · 戚本禹说:庐山会议是彭德怀和刘少
 · 戚本禹说反右派
 · 戚本禹:中南海内反右斗争:“二王
 · 理应公开---不能公开的邓小平讲话
 · 邓力群的梦30年后全都成了事实
 · 电影《知青》不敢公开的真实故事
 · 江青法庭陈词:杀我灭口!
【红朝故事】
 · 中国经济是怎么被玩垮的?
 · 资中筠在习总书记与民主党派“共识
 · 中国失控的县委书记
 · 交警罚你没商量
 · 重税治国时代的来临
 · 血色奢华
 · ​2015年中共反腐回顾及2016年
 · 中国顽固贪腐势力何以充满必胜信心
 · 郎咸平堕落到与骗子同台
 · 中国农民贫困的真正原因
【小感动】
 · 回香港
 · 年·春晚·年夜饭
 · 孩子,别忘了你的笑容
 · 来自陌生人的感动
 · 女儿的情人节
 · 玫瑰:父亲节 写封信给老爸
 · 鲁强:奶奶
 · 挺感人的一个故事———我用生命守
【顺手牵羊】
 · 朴槿惠若被总统“特赦”仍能东山再
 · 比特币:几分钟转移资产(zt)
 · 德国工匠:我们不相信物美价廉!
 · 人们为什么会变得残暴?(zt)
 · 鲁强:“滚回中国去”
 · 黄文炜:海外边缘人的爱国
 · 胡适对赵元任妻子说:你要写下去(z
 · 大国的伪创新与真创伤(zt)
 · 老大要有老大的样子
 · 金唢呐: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邪?
【乱弹】
 · 美朝开打?
 · 美国先发制人打击朝鲜有多大胜算
 · 也说老虎咬人
 · 支持率低又何妨
 · 戏说川普时代
 · 雾兮?霾兮?
 · 2017年的“日本小姐”会是谁
 · 日本天皇想退休
 · 感恩节后话感恩节
 · 东安市场的变迁
【科技点滴】
 · “毛粒子”的始末
 · 有关屠呦呦的争议
 · 这个诺奖应该发给谁?
 · 屠教授得诺奖后的思考
 · 从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看中国人的劣
 · 数学家小传:费尔马
 · 小保方晴子学术造假之十三(终结篇)
 · 小保方晴子学术造假之十二:一竿子
 · 小保方晴子学术造假之十一:科研大
 · 小保方晴子学术造假之十:追根寻源
存档目录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15)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15)

劉鉞聲

 

溫家寶下鄉勞動“肩膀都磨破了”

 

60年代初,連續三年嚴重的自然災害,生活極端困難。溫家寶和同學們在京郊平西府村參加勞動,體驗農村生活,和農民“三同”(同吃、同住、同勞動),給村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40多年後,同學們回京聚會,專程到平西府村回訪。
2009年7月,范興咦珜懸黄}為《平西府緣永垂青——原北京地質學院11603班老同學平西府村回訪紀行》的文章,回憶了三年自然災害期間,溫家寶等同學到京郊農村與農民交往的往事:
2005年9月11日,首都北京秋高氣爽。通往八達嶺的高速公路上,一輛旅行車在平穩地行駛,來自廣西、安徽、江西、河南、山東、河北、京津等地的十幾位老幹部,談笑風生憶當年,仿佛又回到了青年時代…… “十三陵水庫”,毛澤東筆鋒蒼勁的草書石刻映入眼簾。車子向昌平區北七家鎮平府村駛去。
這不是普通的觀光之旅,而是來自各地原北京地質學院11603班的老同學畢業40周年特別聚會——專程去曾經勞動過的平西府村回訪。
20世紀60年代,高等院校參加生產勞動是學生的必修課程(每年有兩次勞動)。當時適逢“三年自然災害”時期,農村生活極苦。同學們身背行裝,步行幾十公里,到京郊平西府村和農民群眾實行“三同”(同吃同住同勞動),進行社會調查,體驗農村生活,給同學們留下了深刻的記憶。人到老年更懷舊!難忘北京五年的校園生活,也難忘曾經勞動過的平西府村。
今日平西府,說“村”,然而已經城鎮化了。市區公車線路直達,交通十分方便。車在村頭停下。“平西府村”樓牌,高聳矗立,給人們一種到了“南天門”離“天堂”不遠了的特殊感覺。舊地重遊,老同學們用攝像機、照相機記錄著這平西府村的新貌。
來到當年第三生產隊馬大娘的新居,大娘不在。42年的時差,當年24歲的馬大姐馬淑敏已經是花發老人了。馬大姐熱情地接待我們,特意為我們煮熟了愛吃的鮮玉米,還高興地拿出當年的老照片給大家看,感慨萬千……
當年,全班同學在平西府村參加勞動,是多家分。我拿出一張老照片請馬大姐辨認。馬大姐憑者記憶,帶我去多家走訪。幾經周折來到當年三隊李淑蘭家。馬大姐指著坐在門口的一位白髮老人說:“這就是當年的三隊婦女隊長李淑蘭!” 平西府村李淑蘭同名者多,不好冒認。我拿出照片恭敬地說:“老人家您好!請認認一認這照片上的人。”李淑蘭帶上老花鏡指著照片說:“這就是我呀!”老人抬起頭神色凝重地端詳著我。我和顏地說:“老人家,記不記得當年幾個學生在你家住過?”老人家盯住我的臉看了許久,好象是在腦海裡檢索記憶。
“我叫范興撸谏┳蛹易∵^!”我躬腰說道。
“啊!范興摺阍觞N來了?”老人家一把握住了我的手驚喜地問道。
“陳朝胡、范興摺丶覍殹堄讋臁⒅苋f源、季茂政……”老人指著照片不假思索地說著。真想不到時隔42年,74歲高齡的李淑蘭老人還能夠在一張小小的黑白舊照片上準確地叫出每個人的名字,記憶太深刻了!
李淑蘭老人拿著照片站起來,喜淚橫流,一把攬住我的頭,緊緊地貼在她的臉上說道:“你們在我家住,掃地、擔水,溫家寶的肩膀都磨破了……”
俗話說“男兒有淚不輕彈”,然而此時此刻,我卻禁不住兩行熱淚落了下來。
“嫂子!陳朝胡,還有很多同學都來了!”我說道。
“金玲,快推車來,帶我去找陳朝胡他們!”老人急忙喊兒媳推車。兒媳王金玲年輕利索,騎上三輪車帶著婆婆飛快地來到街上。李淑蘭老人看見同學們,來不及下車就喊道:“陳朝胡——”同學們都圍了過來,陳朝胡上前握住老人的手說道:“嫂子,我是陳朝胡!”
“陳朝胡,你們這些年到哪兒去了?走,都回家去,多住幾天!嫂子給你們做好飯吃!溫家寶在我家住過三年,愛吃嫂子做的飯。”(三年實為三個學期約幾個月,這是老人的習慣說法——筆者注)老人緊緊握住陳朝胡的手久久不放和同學們照了一張合影。天若有情天不老,多麼好的農村嫂子啊!這就是中國勤勞樸實農民的縮影,中華民族的脊樑!幾個學期的農村生活,使我們這些學生比較深刻地認識了“農村、農業、農民”。
夢繞魂牽幾十年,終生難忘平西府這段農村情緣。詩曰:
半世風雨識人生,白髮無悔對銅鏡。
諸事滄桑雲煙過,平西府緣永垂青。
值得注意的是,范興咴谖恼轮刑匾鈴娬{了“北京地質學院11603班的老同學畢業40周年特別聚會”,作為同班老同學,溫家寶參加了這個在北京舉行的“特別聚會”,但他沒有隨同“來自廣西、安徽、江西、河南、山東、河北、京津等地的十幾位老幹部”一起回到平西府村看望仍記著他的“農村嫂子”。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