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芨芨草的博客  
来自地球那一边的遥远的地方  
我的名片
芨芨草
 
注册日期: 2015-04-03
访问总量: 1,473,11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终于明白人为什么生孩子
· 林彪到死也没亮出自己观点(zt)(4
· 林彪到死也没亮出自己观点(zt)(3
· 曜变天目茶碗(5)
· 林彪到死也没亮出自己观点(zt)(2
· 为何获诺奖的是屠呦呦而不是袁隆
· 林彪到死也没亮出自己观点(zt)(1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温家宝传】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完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6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5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5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5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5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5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5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5
 ·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5
【北京行】
 · 北京行18:二十天目睹之现象(完)
 · 北京行18:二十天目睹之现象(下)
 · 北京行18:二十天目睹之现象(中)
 · 北京行18:二十天目睹之现象(上)
 · 北京行17:胡同印象
 · 北京行16:吃饭了
 · 北京行15:她是何方神圣?
 · 北京行14:钟鼓楼
 · 北京行13:什刹海
 · 北京行12:王府井美食街
【《血的神话》】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
【谁应为卞仲耘之死负责】
 · 没有结束的结束语
 · 这个七人名单是假的吗?
 · 谁是打死卞仲耘的凶手?
 · 伦敦客:声援93岁的王晶垚! ──兼
 · 宋彬彬未打人但与打人者是一伙儿的
 · 有关卞仲耘的一些事情
 · 宋彬彬向文革受害师生道歉 吁全面反
 · 王友琴:北京第一个被打死的教师─
 · 访王友琴:“红八月”49周年再谈“
 · 叶志江:也谈卞仲耘之死
【读书】
 · 读书16:《武士道》和新渡户稻造
 · 读书15:《东京岛》和它的真实的故
 · 读书14:张爱玲和曹雪芹
 · 读书13《梦幻花》
 · 读书12:言之未尽的《蚁族》
 · 读书11:胡编乱造的《女医明妃传》
 · 读书10:《京子》(Kyoko)
 · 读书9:《战争与回忆》--美国要
 · 读书9:《战争与回忆》--特莱西
 · 读书8《战争风云》
【三言两语】
 · 叫板“蓝色尼罗河”博主
 · 章莹颖能否平安回来?
 · 日本是在给中国增加一枚奥运金牌?
 · 勒索软件来自美国政府
 · 又是一个大忽悠--雄安新区
 · 日本的猫腻
 · 中国的官员就是不为民做主!
 · 金正男被暗杀是中国、韩国放水?
 · 日本小弟
 · 朱婷是超生女!
【《政坛秘闻录》】
 · “纪实文学岂能信口编造”
 · “我不埋怨任何人,只是在反省我自
 · “当年人们对江青的意见并不以为然
 · “应当恢复康生的本来面貌”
 · “历史需要有胆识的人来写”
 · “我这个反革命分子,当的冤枉”
 · “一个人就是要在关键的时刻站出来
 · “我梦见毛主席了”
 · “毛泽东是为江青和张春桥等人扫平
 · “成功者是不受历史惩罚的”
【国府人物】
 · 永远的校长梅贻琦
 · “西北三马”迥异人生
 · 戴笠死於空難的隱情
 · 英雄無奈是多情,一代紅妝照汗青
 · 孙立人下令杀过日军俘虏吗?
 · 真正的《新一军军歌》
 · 国民党抗战名将、“从林之狐”--
 · 国民党抗战名将、“从林之狐”--
 · 国民党抗战名将、“从林之狐”--
 · 国民党抗战名将、“从林之狐”--
【历史人物】
 · 高傲骄纵乔冠华
 · 江山依旧 木槿花残--朴槿惠一生(
 · 邓小平与蒋经国曾是大学同班同学(Z
 · 同窗变死敌:吴国桢和周恩来(ZT
 · 周恩来文革中三次力保蒋介石的干儿
 · 陈梦家的绝路与汉字的生路
 · 千家驹的痛述与反思
 · 从战场上走来的外交家符浩
 · 冈村宁次的困兽犹斗
 · 真实的汪精卫(十二,完)
【以史为鉴】
 · 文革没死,只是潜伏了下来(zt)
 · 王克斌:辛亥革命的反思
 · 这才是苏联解体真相(ZT)
 · 中国在朝鲜战争问题上的教训
 · 从“彻底否定”到“彻底反思”
 · 史学家的深沉呐喊
 · 苏联大清洗70周年祭日,普京泪雨如
 · 人间地狱:文革的数据统计
 · 一名农民思想家的理论震怒了毛泽东
 · 志愿军第五次战役中的第180师(4,
【健康长寿】
 · 从太空俯瞰全国雾霾 一条灰带斜穿中
 · 中国女性减肥靠吃药
 · 日本研究发现老年人独自用餐易患抑
 · 郑伟建博士:“生命在于运动”是严
 · 优雅地老去(ZT)
 · 一谷补一脏 五谷杂粮的吃法有讲究
【艺海拾贝】
 · 曜变天目茶碗(5)
 · 紫砂魂
 · 曜变天目茶碗(4)
 · 性感的告白、暧昧的告白(zt)
 · 曜变天目茶碗(3)
 · 大树底下好乘凉
 · 曜变天目茶碗(2)
 · 曜变天目茶碗(1)
 · 张郎郎:监狱里的杨首席
 · 竹久梦二与那些慵懒美人
【开心一笑】
 · “美女,你……”
 · 戏说七夕
 · 中国需要时间,请朝鲜同志挺住!(z
 · “我也是希拉里的丈夫”
 · 拔牙
 · 明清两代帝王集体给全国老百姓拜年
 · 金家王朝家谱
 · 在日本吃生鱼片的尴尬
 · 美女为何剩下了
 · 有话好好说
【借鉴东瀛】
 · 日本乌鸦的悲催
 · 混在日本温泉旅馆(zt)
 · 汪先恩:受神监管的日本建筑
 ·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惨遭众多“女克星
 · 日本人曾经有多爱奢侈品(zt)
 · 黄文炜:中国人对日感情的变迁
 · 蓝熏:日本企业为何呈现溃败趋势?
 · 杜海玲:和服下一抹绯红
 · 万景路:日本人的死亡认识
 · 日本国家债务创新高,市场却无诧异
【凡人小事】
 · 终于明白人为什么生孩子
 · 剖不剖?医生说了算(zt)
 · 凌鼎年:衙门里的孩儿莲
 · 颜安:我的家在金沙江上
 · 汪先恩:德州回想
 · 汪先恩:说不清的医疗情事
 · 汪先恩:沈冲岭上
 · 韩国新总统文在寅:得年轻人者得天
 · 可越:幸福的地瓜
 · 可越:给孩子的未来加个望远镜
【灵光一现】
 · 怎样及时发现倾覆轮船?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 为何获诺奖的是屠呦呦而不是袁隆平
 · 美国禁枪难是全球废核难的现实隐喻
 · 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 冯学荣:我为什么瞧不起中国历史学
 · 《红楼梦》的作者是否不是曹雪芹?
 · 黎阳:川普上台将欲何为?
 · 民主失败了还是专制失败了?(ZT
 · 如果特朗普当选会怎样?(ZT)
 · 中国贫富差距新特点:从穷人太穷转为
 · 中国政治现状及可能的走向
【寻幽探密】
 · 进击的智人
 · 一千年后人类消失!
 · 最新科学颠覆了人类世界观(ZT)
 · 和老度探讨“空间弯曲”
 · 神秘的中微子
 · 牛顿对宗教的影响
 · 宇宙从何方而来
 · 也谈引力波
 · 新疆十八怪
 · 宇宙不可知
【美食美游】
 · 荞麦面
 · 阿坝草原上飘着祥和的云
 · 冯学敏:初访重庆
 · 旅游当然去成都
【王朝旧事】
 · 林彪到死也没亮出自己观点(zt)(4,
 · 林彪到死也没亮出自己观点(zt)(3)
 · 林彪到死也没亮出自己观点(zt)(2)
 · 林彪到死也没亮出自己观点(zt)(1)
 · 9.13林彪坠机後,满朝文武谁的反应
 · 刘刚回忆李禄、柴玲和封从德
 · “不予考虑”的三个人大提案(zt)
 · 刘晓波活得投机、死得遗憾
 · 王鲁宁:我父亲不後悔被定“林彪死
 · 徐星:我所认识的刘晓波
【红朝故事】
 · 中共高层应当直面的六个问题
 · 中国经济是怎么被玩垮的?
 · 资中筠在习总书记与民主党派“共识
 · 中国失控的县委书记
 · 交警罚你没商量
 · 重税治国时代的来临
 · 血色奢华
 · ​2015年中共反腐回顾及2016年
 · 中国顽固贪腐势力何以充满必胜信心
 · 郎咸平堕落到与骗子同台
【小感动】
 · 回香港
 · 年·春晚·年夜饭
 · 孩子,别忘了你的笑容
 · 来自陌生人的感动
 · 女儿的情人节
 · 玫瑰:父亲节 写封信给老爸
 · 鲁强:奶奶
 · 挺感人的一个故事———我用生命守
【顺手牵羊】
 · 奢侈品为什么在中国卖得更贵?(zt)
 · 如果毛多活十年……(zt)
 · 朝核问题解决没有灵丹妙药
 · “9·11”事件16周年:美国反恐收效
 · 也谈“正能量”
 · 鲁强:从李小龙的面试视频说起
 · 钱理群:鲁迅与毛泽东
 · 九个小故事(zt)
 · 朴槿惠若被总统“特赦”仍能东山再
 · 比特币:几分钟转移资产(zt)
【乱弹】
 · 朝鲜半岛上的较量
 · 韩国不是一个国家!
 · 六四之后说六四
 · 美朝开打?
 · 美国先发制人打击朝鲜有多大胜算
 · 也说老虎咬人
 · 支持率低又何妨
 · 戏说川普时代
 · 雾兮?霾兮?
 · 2017年的“日本小姐”会是谁
【科技点滴】
 · “毛粒子”的始末
 · 有关屠呦呦的争议
 · 这个诺奖应该发给谁?
 · 屠教授得诺奖后的思考
 · 从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看中国人的劣
 · 数学家小传:费尔马
 · 小保方晴子学术造假之十三(终结篇)
 · 小保方晴子学术造假之十二:一竿子
 · 小保方晴子学术造假之十一:科研大
 · 小保方晴子学术造假之十:追根寻源
存档目录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北京行18:二十天目睹之现象(中)
   

北京行18二十天目睹之现象()

 

再说点儿不知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的事情吧。

1.jpg

这是长安街的东单北路口。

现在东西向是绿灯。

等灯的小三轮和骑车的人已经等得不耐烦,快凑到快行线上了。

维持交通秩序的协管员瞪着眼睛看着,见怪不怪。

4.jpg

这是劲松东口。

南北方向是红灯。

从北向南过马路的人和车已经过了马路中线。

前几年我回去时,要过一个丁字路口。我很守规矩地站在马路边上等着面前的车辆停止。可是站了五分钟,在我面前行驶的车辆也没有要停止的意思。然后发现横跨马路的行人纷纷从我身边掠过,投身到滚滚车流中,左穿右拐,过到马路那边。

这个路口原来是有交通灯的。

我抬头看,交通灯还在,灯却不亮了。原来这个路口改为无灯路口了。

明白了,也激起了我的豪情壮志。当年我也在无灯路口的车流中冲锋陷阵过,谁怕谁呀!提起丹田三寸气,抬脚就下了马路牙子。

后来和朋友说起这事,朋友说,这个路口有交通灯时总堵车,所以政府干脆把交通灯取消了,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去年回去,发现这个路口的交通灯又恢复了。折腾什么呐!

这个路口也就十几米宽,走慢点儿十秒钟也就过去了。

那天我还是在这个路口等灯。看见一个老太太,独自一人颤颤巍巍地迎着行人过街的红灯已经走到路中间了。过往的车辆不减速,不过都绕着老太太走。

看这老太太也不象要“碰瓷儿”的主儿,怎么就这么着急,等变到绿灯了踏踏实实地过马路,也晚不了两分钟。

这就是我不明白的地方了。

如果在无灯路口,过马路的行人得各显神威。

在有灯路口,看着红灯还要往前走,难道就差那么几分钟吗?早过几分钟又抢不着大礼包,为什么不能遵守交通规则呢?

国人是否有这个意识:和其他要过马路的人相比,自己早过去了,至少是在心理上是占了个大便宜。所以总有人不顾自身安危强闯红灯。

现在国内城市的各大路口都装了摄像头,便于交通部门监管交通情况,也顺带记录下违反交通规则的瞬发场面。

在电视上时常看到交通事故视频,多是行人或车辆不遵守信号灯,抢行,被顺行的车辆撞上,或受伤,或死亡。

什么时候国人有了起码的保护自身安全的意识,这个社会会多一些和谐。

坐公交车,看见每辆车上都有一个穿长袖黑衣黑裤的小伙子站在车里--八月份,车里有空座也不坐,不说话。大铰接车上会有两个黑衣人。有时上车的人多了黑衣人会帮助司机往里疏导,听口音是外地人。

上次回去时没有这个现象。

最初我以为这些穿着与众不同的人是国安局的,没敢和他们搭讪,怕被请“喝茶”。

有一次乘公交车,和售票员聊起这些黑衣人,售票员说这些人都是政府派给交通公司的。

我问,是不是交通公司给他们发工资?那不是给交通公司增加负担了嘛。

售票员说,这些人的工资是政府发,和交通公司没关系,我们也不知道每天来的人是谁,反正他们来了就让他们上车。

6.jpg

看见遮阳伞下站着的人了吗?

和公交车上的黑衣人相似,也穿一身黑的制服。

每条胡同的两端都有一个这样的人,长一点儿的胡同里胡同中间也站着一位。

几年前回去时没有这个事。新现象--至少对我是如此。

问朋友,朋友说这是保安。

保安不是都站住各大楼门前吗?

朋友说这是政府的维稳的一项措施。

有一次和朋友在一个小饭馆吃饭。其间我要方便一下。问饭馆的人,说饭馆里没有厕所,得去旁边胡同里的厕所。

我出门,进了那条胡同,没找到。

回头看见胡同口站着一个穿黑衣的小伙子,就过去打听厕所在何处。小伙子挺热心地告诉了我。

从厕所出来,看见那个小伙子坐在胡同口边上的一条长椅上。

我过去谢了他,经他同意,也坐在长椅上,和他聊了一会儿。

我问他:你坐在椅子上,不怕你们头儿过来看见吗?

小伙子说:没关系,头儿刚才来过了,不会再过来了。

我问他上班时间,他说从早晨六点到晚上十点,两班倒。

我问他是哪的人,他说从云南来。

我挺奇怪,问他怎么从云南来干这个活,是临时工还是合同工。

小伙子说,他刚从云南警校毕业,学校派他们到北京干半年,如果不来,就不给分配工作。

看来政府为了维护首都北京的社会稳定也是用尽了手段。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