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我的名片
一草
 
注册日期: 2016-07-29
访问总量: 735,02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本博客原创文章版权属作者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新发布
· 象牙制品背后的血腥与恐怖
· 周末闲聊:有关毕福剑的最新情况
· 从阿拉巴马参议员竞选看共和党的
· 今中国一现象:穷人家的富二代越
· 从阿拉巴马参议员竞选看共和党的
· 朝鲜已饥饿到什么程度?事实令人
· 【关于国会税改提案的几大讨论】
友好链接
· 南来客:南来客的博客
· 安雅云:安雅云的博客
· 天宝:天宝的博客
· 山城兄弟:山城兄弟
分类目录
【中华大地】
 · 周末闲聊:有关毕福剑的最新情况
 · 今中国一现象:穷人家的富二代越来
 · 天堂门前身上满是命运鞭痕的林风眠
 · 违规被删文:个人崇拜病毒为何再袭这
 · 国防部长十九大高调颂习 被部分删除
 · 记者的良知与不可触碰的新闻禁区
 · 宿命与反抗:中国房地产之殇之债
 · 趣史:不止周莹,古代也有其他女大企
 · 风光无限的玻璃栈道,背后却让国人心
 · 人性如何堕入暗夜—听贾植芳先生讲
【美国政治经济科学】
 · 从阿拉巴马参议员竞选看共和党的内
 · 从阿拉巴马参议员竞选看共和党的内
 · 【关于国会税改提案的几大讨论】zt
 · 川总的登基周年大礼包 zt
 · 民主自由派的振作与局部胜利
 · 看新州种族攻击事件后华川团体众生
 · 在美大使馆听一堂生动的川普新闻课
 · 从新州排外等看美国改变:歧视亚裔不
 · 全面最新纽约恐袭报道!凶手计划数
 · 看时评怎样砌谣传谣—以“奥通俄实
【人在美国】
 · 美华史记|旧金山唐人街上的天使 z
 · 美华参政:第一线亲历北卡华人创造
 · 德州枪击伤亡惨重,缺德媒体将丧办成
 · 美最大教堂血洗案/德州最大枪击案细
 · 加州大火怪非法移民?借灾难煽动仇
 · 美华史记|南迁华人在困境中的崛起
 · 本土民疑议移民参选 美华教授回应得
 · 加州山火23人亡包括俩百岁老人/救援
 · 好莱坞世纪性丑闻/性骚扰直男癌在美
 · 昔日纳帕谷酒庄风光/北加酒庄仙境陷
【人生旅途】
 · 琼瑶最新文章【再寫《握三下,我愛
 · 关于死亡,这可能是篇颠覆你认知的文
 · 她俩是怎么当上毛时代娃娃兵的?
 · 人生百年唯此二十年为金,千万珍惜
 · 海华提前退休前的纠结(上)/附联合国
 · 海华提前退休的好处和美妙
 · 忆倾千万身家助学的赵家和老师(二
 · 猛然看到数十年前“素颜”的自己,
 · 一对海华的珠婚恋:千经百历化珠联
 · 一对海华的珠婚恋:喜结佳缘/异国立
【上海味道】
 · 《我的前半生》你怎成了虹口宣传片
 · 在我们生长的街区寻觅光阴旧迹-淮海
 · 幻梦般的悠扬:父亲湮埋70年的《青
 · 留住心中上海的味道
 · 其实,上海人是作风剽悍的一个族群
 · 上海市民圣诞夜排队4小时只为进教堂
 · 记上海滩最后的老克勒 zt
 · 功德无量的奇迹:徐平羽在上海外事
【家史亲友】
 · 逸草:父亲节里暖暖的回忆
 · “77”精神 受用一生zt
 · 母亲的儿女情-- (1)宽松民主的家庭
 · 周梅森 | 快马矫健 胜天半子
 · 亲爱的朋友 清明的思念
 · 我们身边美丽又坚强的女性
 · 三姐回忆:大大讲述的故事
 · 一位清华老教授身上闪耀的人性光辉
 · 逸草原创:《数理化自学丛书》的出
 · 去除尘事养心田 — 回忆外公(家人
【中外关联】
 · 象牙制品背后的血腥与恐怖
 · 中国朝核外交中的关键失误
 · 微号被屏蔽文:西方价值观到底碍中什
 · 部分中网民对美枪击案的留言被译成
 · 遭中抵制后韩出口增幅跃居世界首位
 · 这样的微信文竟也会导致帐号被屏蔽
 · 沈志华:中朝血盟是人造神话,早已
 · 读《查无此人—善与恶之间的距离》
 · 反人类言论为何在华人自媒体上分外
 · 享受清新甜味空气 对网络暴力说NO!
【海外人生】
 · 史铁生:她叫吴北玲(陕北知青的留美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三)长期护理保险
 · 周末消遣:后院的柿子红了
 · 退休理财三步曲(二)人寿保险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一)年金
 · 德祈:往事 | 一个遥远的故事
 · 美国部分大学退休计划(下)和 “炫富
 · 聊美国部分大学用的退休计划(中)
 · 举例补充《部分大学退休计划(上)
 · 聊聊美国部分大学用的退休计划(上
【教育学术】
 · 这些泄题/代考,害惨了多少留美申请
 · 耶鲁写生·独特绘述容闳的故事
 · 十个搜索申请大学奖学金的最佳网站
 · 读《美国华人的大学平权之争》
 · 招生官如何掂量你课外活动含金量?
 · 细分之争源头详情/亚裔教职人员公开
 · 纪念一门不再存在的课zt
 · 哈佛今年取新生少数族裔首度过半?
 · 【亚裔细分调查报告】细分教育数据
 · 从华裔青少年眼中看历史zt
【海外育儿】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三)高中选择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二)初中自推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一)少儿时的培
 · 逸草:写在那年名校提前录取后
 · 再聊美国大选与华人中的代沟
 · 把孩子培养成常青藤名校需要的人 (
 · 真相:凌晨四点半的哈佛图书馆 zt
 · 为是中国人而自豪 为成为美国人而喜
 · 访校东行漫记(13-14):康奈尔 —
 · 访校东行漫记(7-9):哈佛、MIT、
【史实真相】
 · 蒋经国:斯大林为何要割走外蒙
 · 风烛残年裹脚老人,流亡海外却无愧英
 · 中日俄持续三个世纪的混战战争真相
 · 看我们是怎样铭记历史的 zt
 · 日本NHK电视台自揭战争罪责
 · 宜宾白毛女真相 比半夜鸡叫更离奇
 · ZT今天,我们要怀念一个人
 · 一座名叫朝鲜形同毛恶年代中国的集
 · 不该遗忘的“东方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 抗美援越:两组令人震惊的数字
【歌声回荡】
 · 录一首《月圆花好》及歌曲的来历
 · 周末一歌:我的《九儿》和歌词的一
 · 大学年代的歌:心中的玫瑰 — 逸草
 · 请教一下,《草原儿女爱公社》这首
 · 我的《呼伦贝尔大草原》
【网络轶事】
 · 如何保护好自己的网路隐私?分享经
 · 普京"大厨"掌控俄网雇佣军/穆勒约谈
 · 再聊“高学历普通海华”之称
 · 万维“高学历普通海华”之称小争
 · 请薄浣网友珍惜万维这块园地
 · 文学城有个流氓“五”管理的《岁月
 · 且看文学城崇毛反华团伙之低劣下作
 · 转毛语录:我总不相信,像日本这样
 · 海外网站怪象:文学城『书香之家』“
 · 贼喊捉贼 ,假爱国真反华五毛水军的
【健身养生养老】
 · 如何面对老年、疾病与死亡-陈老师的
 · 每天摄盐不能超6克?柳月刀说了,净
 · 看上海顶级养老院的设施/费用和运作
 · 秋来秋去 好景美乐 心醉神怡
 · 为啥多病的长寿,没病的早死?zt
【乡土亲情】
 · 周末鸡汤:母亲的素质将决定孩子的
 · 老底子上海人怎么过中秋?zt (多图
【世界各地】
 · 朝鲜已饥饿到什么程度?事实令人震
 · 为何越南能政改,而朝鲜等却不可能
 · 十月革命始末|从德工人运动到俄苏维
 · 周末消遣开眼界: 世界独特的国界线
 · 二战中的质疑 (又一揭苏俄罪恶文)
 · 史上真人秀之最:新媒体王川普首遇劲
 · 美法总联大讲话 两文明程度对比
 · 伦敦恐袭与文明社会的新挑战 zt
 · 为何欧洲极右政党也谴责川普与新纳
 · 朝鲜红太阳如何升起
【母校风华】
 · 上海交大打造日本战犯审判文献数据
 · 2016年为国出征里约奥运会的交大人
存档目录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天堂门前身上满是命运鞭痕的林风眠
   

逸草:充满生命活力的美丽画面后面,折射着经历过那些年代(尤其是毛时代)的学者名家黯淡命运的缩影。


他的孤独,来自不合时宜

作者:慕容素衣

转自“壹学者”/ 来源【好好虚度时光(ID:hhxdsg)】http://mp.weixin.qq.com/s/yzNWwQEa9jtC8400-SK8PQ

他一生孤独,也被孤独造就。




1991年8月12日,92岁的林风眠来到天堂门口。

“干什么的?身上多是鞭痕?”上帝问他。

“画家。”林风眠回答。

这是林风眠去世后,黄永玉在悼念他的文章中所写到的一幕。我总觉得,所有写林风眠的文字,都没有黄永玉这短短几句话这么有力。

他多舛的一生,就凝聚在这一问一答之间,这是一个注定为画画而生的灵魂,命运把鞭子抽在他身上,他笑一笑,仍然紧握着手中的画笔。

林风眠这辈子,当过校长,坐过牢;风光过,也落魄过,他所有的光荣和苦难都因画画而起,大半生都过着离群索居的日子,如同他画中反复出现的孤雁。

孤独是他的宿命,他这一生,总是在不断地离别,幼时与母亲诀别,动乱时与妻女分别,暮年索性去国留乡。

他一生孤独,也被孤独造就。

  1  

命运留在林风眠身上的第一道鞭痕,是母亲的下落不明。

林风眠出生在广东梅江边一个小山村里,原名叫作林凤鸣,村子前流过一弯清澈的溪水,水中荇藻青青,溪边芦苇摇曳。

他6岁那年,溪边新开了间染坊,那五彩的颜色,给单调的乡村生活添加了斑斓。

林风眠从小就对色彩感兴趣,总是缠着母亲带他去染坊玩。

母亲是个单纯美丽的瑶家女子,在家里地位很低,那一阵,她好像又重拾了以前的快乐,经常穿着染成青绿颜色的衣裳在镇上飘来飘去。

然后,就发生了那件令林风眠不堪回首的事:母亲被族人五花大绑在村口,被树枝抽打,被蚂蚁咬,被族人唾骂,他们都说母亲和染坊老板做出了见不得人的勾当。

小小的林风眠被家人关在屋里,听到母亲一声声惨叫,他奋不顾身地拿着把刀从屋里冲了出来,说要杀了全族的人。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抱回家里的,只记得从那以后,就没有见到过母亲。有人说她被“浸猪笼”了,也有人说她被卖到山里去了。

失去了母亲,林风眠的童年便变得孤独了,他不愿和村里人接近,总是对着一本《芥子园画谱》描摹。

或者跟着祖父去刻石碑,祖父是个石匠,长年累月地在一方方石块上画呀、刻呀,还告诉他长大了要老老实实做石匠,不要想什么读书做官。

林风眠跟祖父打石碑(曹立伟)

祖父让他少穿鞋子,并说:“脚下磨出功夫来,将来什么路都可以走。”

祖父对他影响很大,他后来回忆说:

“我的这双手和手中的一支笔,恰也像祖父的手和他手中的凿子一样,成天是闲不住的;不过祖父是在沉重的、粗硬的石头上消磨了一生,而我却是在轻薄的、光滑的画纸上消磨了一生。”

林风眠最终没有听祖父的话,他18岁从梅州中学毕业后,立志不想和祖父一样,上山打石头刻石碑,而是选择去了上海,后又辗转去到法国留学。

他再也没有回过故乡,可故乡的山水一直在他心里,母亲的样子也一直在他心里。

他爱画秋鹜苇墉,正是岭南秋天常见的风景。

他笔下的仕女画,就像母亲一样有着向上微翘的丹凤眼,浮现着迷人而忧郁的微笑。

  2  

命运留在林风眠身上的第二道鞭痕,是妻子罗拉的骤然去世。

在此之前,他刚刚尝到一点人生的甜头。

林风眠生来就是个做画家的料,在梅州中学读书时,美术老师梁伯聪十分赏识他,常给他的作业打120分,理由是“他的画比我还好”。

▲林风眠与恩师梁伯聪(翁诞宪)

1921年,林风眠在报纸上看到招收勤工俭学的学生赴法留学的广告,就和好友一起报了名。

和同伴们坐四等舱来到了巴黎,一心想投身艺术的他把自己的名字从“凤鸣”改成了“风眠”。

临风而眠,我从未见过如此诗意的名字。

他先在法国第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学习,不到半年,院长杨西斯惊异于他的才华,劝他说:

“你在我校没有什么可学的了,我介绍你去巴黎最高美术学府吧。”

就这样,林风眠转入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师从柯罗蒙学素描和油画。

▲ 巴黎高等国立美术学院

他一度沉迷于自然主义,杨西斯看了他的画后批评说:

“你不要在这里学得太久,否则你就变成学院派了。你是一个中国人,你可知道你们中国艺术有多少宝贵、优秀的传统啊,怎么不去好好学习?”

一语惊醒梦中人,从此后,林风眠就从全盘西化走向了融合中西,后来成为他一生不变的艺术理想。

求学之余,他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博物馆,不光看画,也看雕塑、陶瓷、木刻、工艺。

他非常喜欢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每次静立在她面前时,感觉就像母亲在对着他微笑,总会感动得流下眼泪来。

他评价说:“那是感情与理智平衡得最好的画,别的画挂在它旁边都会掉下来。”

在巴黎待了一阵后,他去德国游学了,正是在这里,他遇到了生命中的挚爱罗拉。

罗拉和他一样酷爱艺术,经常为他弹奏德国古典和现代钢琴曲,那些美妙的音乐,融入了林风眠的生命中,他从未遇到过如此投契的姑娘。

就在林风眠的画入选了法国秋季沙龙展览,艺术上崭露头角时,罗拉却在分娩时不幸染疾,母子同亡于巴黎一家医院。

这是林风眠一生中最伤心的事,他使出祖父教他的刻石技艺,没日没夜地刻了一块石碑,安置在罗拉的墓前。

许多年以后,已是风烛残年的他回巴黎开画展,又来到罗拉的墓前久久伫立。

命运对他就是这样无情,每当他初尝到一点人世的温馨,又会骤然降落到冰冷的孤寂之中。

他第二任妻子叫阿丽丝,是个法国姑娘,曾送过他一朵野蔷薇花。和她生了女儿蒂娜,可他再也不能像爱罗拉那样炽热地爱上任何人。

▲林风眠和妻子阿丽丝,女儿蒂娜。

  3  

命运留在林风眠身上的第三道鞭痕,是他倡导的“艺术运动”的失败。

1926年,林风眠坐船回国。

下船后,码头上有几个人扯起红布横幅,上面写着“欢迎林校长回国”,有人向船上大声喊道:“我们接林风眠校长,哪位是林校长?”

“我是林风眠,但我不是校长。”林风眠还不知道,蔡元培早已保荐他为北京国立艺术专科学校(现中国美术学院)校长。

林风眠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当了全国最高艺术学府的校长,那一年,他才26岁。

二十到三十多岁那个阶段,是林风眠一生中最意气风发的岁月。

有感于蔡元培的知遇之恩,他决定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那时的林风眠完全像一个斗士,他当校长,办画展,向传统的中国绘画“宣战”,试图“调和中西”。

他请来了齐白石任教,当时的齐白石,只是个画民间画的木匠,不敢到全国最高艺术学府执教。

林风眠多次登门,诚恳邀请,终于说服了他。每次齐白石上课时,他都会叫人预备一把藤椅,下课后还亲自送他到校门。

林风眠在北京做过最轰动的事是开办艺术大会,他大力主张“艺术救国”,认为在人生中,政治不如面包,面包不如艺术。

他在大会的宣传画上用诗一般的语言写道:

“人生需要面包,人生还需要比面包更重要的东西——艺术呢!”

他坚信艺术的力量,曾深情撰文说,艺术的第一利器,是他的美。美像一杯清水,美像一杯醇酒,美像人间的一个最深情的淑女,给人以温情和安慰。

他深信,艺术是一切苦难的调剂。

艺术大会一开就是一个月,展出作品3000件以上,试图将艺术的种子播撒到民众心中。

可惜民众大多并不理解,有人甚至写信批评说,多少可怜的百姓啼饥呼寒,你们却充耳不闻,还要开什么艺术大会!

林风眠大力推行艺术大众化,雇请人体模特,引起了教育总长刘哲的反感,他认为林是“赤化校长”,向张作霖报告要逮捕他。

幸好张学良在旁边说:“我看林风眠就是一个画画的,能有什么问题。”林风眠才得以脱险。

重压之下,他只得南下,在蔡元培的支持下,到杭州筹办艺术院并任校长。

艺术院坐落于美丽的西子湖畔,这成了中国美术家的摇篮,走出了众多后来蜚声画坛的大家,也流传着许多有关“林校长”的故事。

林风眠从不束缚学生,而是鼓励他们“放松一些,随便些,乱画嘛”,还对学生说“画不出来,就不要画,出去玩玩”。

学生赵无极平时只喜欢西画,国画考试不到十分钟,在纸上涂了一个大大的墨团,题上“赵无极画石”,就收起画具扬长而去。

老师潘天寿愤怒至极,认为是“目无师长,戏弄国画”,向校方提出开除赵无极,是林风眠极力说情,才让他免于开除。

学生洪毅然画画太理智、太冷静,他就劝洪在作画之前少量喝一点酒,这样就会狂热起来。

可惜的是,林风眠的性格并不适合做校长,他拙于事务,不擅应酬,在学生闹事时无法处理自如。

他领导的艺术运动最终没有成功,本人也不得不辞去艺专校长之职。

他一度爱画现实题材,试图以艺术为利器改造国民性。

1931年,蒋介石到艺专参观,见到了他画的《痛苦》,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说道:“青天白日之下,哪有那么多痛苦的人?”

这是促使林风眠画风转折的一个关键事件,此后他的作品由灰黑色调转向明朗色调,写实转向写意。

离开艺专的林风眠,彻底从斗士变成了隐士。

他先是迁居上海,躲到一个仓库里去画画,没有任何职务,只靠卖画为生。

后来索性独自跑到重庆嘉陵江边的一间茅草屋里住下,一住就是五六年。

据拜访过他的人形容,茅屋里仅有一张旧白木桌子,放了一把菜刀和一块砧板,以及油瓶。

就是在这样的陋室里,他不知疲倦地画,一种全新的画风诞生了,因为个人风格太过强烈,被称为“风眠体”。

所谓“风眠体”,就像他的名字一样,诗意中蕴含着淡淡的哀伤。

他笔下的风景不是现实中的景色,而是记忆中的景色,是艺术家主观表现的景色,是林风眠自我心灵的呈现,清逸缥缈但又有着深厚文化底蕴,就像杜甫诗句“渚清沙白鸟飞回”中的意境,孤独地美着。

“风眠体”是在孤独寂寞、痛苦贫困中诞生的。

  4  

到了六七十年代,命运的鞭子如雨般落到他身上。

在徐悲鸿式写实风格主宰的年代,没有人再欣赏他的写意画,甚至有人称他的画作不为社会主义服务,是“黑画”。

柳和清回忆:“在那段‘凄风苦雨’的岁月里,南昌路上经常可以看到林先生瘦小、孤单的身影,悠悠地在马路边徘徊、踟蹰,冷冷清清,孤孤寂寂……”

没有工作,也卖不出画,生计都成问题。

他的妻女去了巴西投靠亲戚,他一个人在上海,经常一天烧一顿稀饭,配烧得发黑的霉干菜烧肉吃。

这一别就是22年。

▲1963年,林风眠在上海。

傅雷与林风眠是知交,曾许诺说要帮他写传。可惜,1966年9月,傅雷夫妇愤然双双自杀。

听闻这个消息,林风眠悲痛难当,并预感到自己也无法幸免,决定亲手毁掉自己的画以绝后患。

我多么希望这一幕未曾发生过:

林风眠关紧门窗,烧画的烟把他的脸熏得乌黑。

他怕烟囱冒烟被人发现,又改了办法,把画撕碎,泡成纸浆,然后从马桶冲下去。

▲吴宪生 《夜间毁画》

据义女冯叶回忆,林风眠的脸坚毅决绝,一反平时的和蔼可亲,帮他毁画的学生舍不得撕碎其中几幅精品,林风眠毫不犹豫地说:

“我不要连累任何人,我不要留下任何一张可以作为证据的作品,我要亲手毁了它,我还会再画……”

2000多幅画,一个时代的巨匠,将半生心血,一幅幅毁灭在自己眼前。

不久后,他就被关押起来。双手被反铐,手腕肿得厉害,手铐嵌进了肉里。

吃饭时不给解铐,他把嘴凑到饭盆边吃以求生存。这样牲口般的日子,持续了整整五年。

每天都有朋友自杀的消息传来,他说:“我绝不自杀。我要理直气壮地活下去。”

5年后,在周恩来的关照下,一批艺术家被释放,其中就有林风眠。

他出狱时,已经72岁,没有人记得这个白发苍苍的小老头是名动一时的大画家。

回到家,他取下女儿的照片,在背面写了一行字: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 1972年的林风眠。

有一天他忽然接到通知,说有外宾要见他。匆匆赶去,外宾竟是30余年未见面的学生赵无极。

众目睽睽之下,林风眠正不知如何应对,赵无极已疾步来到面前,长跪不起。师生当场抱头痛哭。

  5  


78岁那年,他受到关照准许去香港,只准他带走34幅画。


带不走的画他都送给了亲友,学生吴冠中收到的是芦塘和归雁,吴冠中想到先生此去孤雁离群,潸然泪下。

生命中最后十几年,林风眠是在香港度过的,妻女仍住在巴西,他去短暂探望过两次。

孤独就像是他的宿命,晚年他已全盘接受这宿命,不再抵抗,而是自觉地与世隔绝,凭着记忆重画在浩劫中毁掉的作品,几乎一直画到生命的终点。

他活到92岁才去世,最终依风长眠于香江。临终前留下绝笔:

我想回家,要回杭州。

林风眠的一生,总让我想起苏轼笔下的那只缥缈孤鸿。

生前离群索居,死后声名也被遮蔽。在清寂的天地里,宛若一只惊鸿,翩然飞过。

奇怪的是,越是这样一个生性冷清享尽孤独的人,越喜欢浓郁、明快、通透的色彩。

我喜欢他画中的秋天,大团大团的金黄色,那么明亮,那么绚烂,满是生命的热情和活力,只看他的画,你根本不知道他经历过那么多磨难。

在给木心的信中,林风眠写道:

“我像斯芬克斯,坐在沙漠里,伟大的时代一个个过去了,我依然不动。”

有人说,“在那样一个时代,他的孤独来自他的不合时宜。”

从晚清到民国,历经抗战,到新中国,时代天翻地覆,他的艺术理想从未变过。

越在喧嚣热闹的时代,他那不合时宜的孤独与坚守,越是一股难得的清流。真正闪耀的星辰,从来都与时代保持距离。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