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花蜜蜂剧场  
既已化云聚天穹,何又成雨洒西东?落地入土润苍生,飞天志在搭彩虹!  
我的名片
花蜜蜂
来自: 中国
注册日期: 2012-09-16
访问总量: 1,493,50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漫谈:中国怎么会崛起
· 英雄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 毛泽东思想融合中西贯通古今
· 新西部片《禁枪令》
· 谈谈塑料的前世今生
· 交朋结友要忠实如狗
· 中国在路上 世界在路口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老张:老张的博客
· 水晶:水晶的博客
· queen:开洋荤去
· 华蓥:华蓥的博客
· 香椿树1:香椿树的博客
· 绿岛阳光:绿岛阳光的博客
· 瑾子:瑾子的博客
· 西木子:西木子的博客
· 北雁高飞:北雁高飞的博客
· 老冬儿:老冬儿的博客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落基山人:落基山人的博客
· 琴韵:琴韵阁
· 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起码货美国
分类目录
【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
 · 看杀猪那阵仗
 · 又见野猫来觅食
 · 清晨的第一支歌
 · 微电影剧本《西伯利亚之雪》
 · 蜜蜂斗狗的故事
 · 又是端午节“划龙船”
 · 当好父亲当好儿子都不容易
【梦游系列】
 · 溪水潺潺入大河
 · 雾里看花花含露
 · 那年我也是条汉
 · 大难来时肩抗起
 · 早春、赞春雨
 · 湘水泽东
 · 冷山披雪更好看!
 · 野歌一唱忽而还啊!
 · 儿歌:家乡梦——夏夜
【全民抗战众志成城】
 · 中国抗战究竟击毙多少日寇?
 · 日本侵华野心由来已久
 · 抗战胜利是全中华民族的光荣
 · 张学良没罪日本鬼子才有罪
 · 中国日本都忍受着屈辱
 · 资料:日本侵占东北掠夺了多少财富
 · 野石的问题高伐林的回答
 · 人鬼分离举一步 不怨良禽恨碧波
 · 明辩忠奸分别是非
 · 中国抗战兵工伟业(1-4)
【毛泽东评价】
 · 毛泽东秘书林克评李志绥回忆录
 · 李志绥回忆录被增删译改谬误百出
 · 美蓝灯出版社增删译改李志绥回忆录
 · 毛泽东和纪登奎的“六问六答”
 · 毛泽东系统论述抗日“持久战”
 · 戚本禹怒斥李志绥撒谎造假
 · 毛泽东留下的十大遗产
 · 中共开国元勋没有谁死于事实处决
 · 民心是杆秤 神鬼谁不知
 · 金小丁评张戎的毛故事(转贴)
【知青那几年】
 · 周末一笑:你蒜那根葱?!
 · 解梦看相说手纹
 · 关于知青后来的网友知道多少?
 · 三个知青故事
 · 知青看到的农民
 · 我的洋鸡公鸡婆(1-8)
【毛泽东的中国梦】
 · 老党员:谁成就了毛泽东!
 · 解放台湾,斯大林怕美国干涉而拒绝
 · 揭秘:解放军进军西藏决策内幕
 · 毛泽东写给江青的信解读
 · 毛泽东时代并没有闭关锁国
 · 也说说江青不是反革命
 · 汪东兴伪造“中央决定”竟没被追究
 · 毛泽东拼搏斗争的一生
 · 李敖十评毛泽东
 · 澄清谣诼,还清白于毛泽东
【中共中国中国人】
 · 蒋介石与毛泽东十次人生轨道交叉
 · 没有蒋介石毛泽东就没有新中国
 · 中共为何没有随“苏东坡”滑倒?
 · 中国需要的是稳定转型
 · 大阅兵追求安全感和尊严核心利益
 · 中国民主美梦成真
 · 从俄罗斯民主后看中国前途
 · 中共中国中国人无法剥离
 · 推翻共产党 选翻共产党
 · 中国政府不存在“合乎理法”的问题
【看三年大饥荒历史】
 · 忆苦思甜紧跟党中央
 · 网上“用死人造假”恶习难改
 · 再说“大饥荒饿死人”
 · 谈“大饥荒饿死人”的罪责
 · 谁在“闭眼说瞎话”?
 · 科学家撒谎是时代的悲剧
 · 赵紫阳曾经忽悠毛泽东
 · 饿死3600万——谣言终究是谣言
 · 关于大饥荒怎么用统计来说谎
【说文革旧事】
 · 也谈谈毛主席纪念堂整修
 · 中国脊梁之“黄旭华院士”
 · 文革五十周年的反思
 · 五十年辩不清的文革
 · 反思文革我们反思什么?
 · 高干子弟“红卫兵”是如何脱罪的
 · 卞仲耘生命终结前后几个小时
 · 真实的文革拼图(一、二、三)
 · 文革中“迫害致死”有多少人?
 · 文革中被打倒的老革命(1-2)
【乡村故事】
 · 交朋结友要忠实如狗
 · 老故事:俄罗斯姑娘的寻金之旅
 · 中国有多少姑娘叫“王芳”
 · 郭文贵留下了一地鸡毛
 · 一首歌,唱哭韩红,唱哭13亿人
 · 从中国政府“迫害刘晓波”说起
 · 回首百年的沧桑巨变(旧照片)
 · 别出心裁的“树屋酒店”
 · 摄影师和他作品的故事
 · 美国记者1941年拍摄的四川农村
【100部精彩西部片】
 · 新西部片《禁枪令》
 · 新西部片《简有抢》
 · 新西部片《坏女孩》
 · 新西部片《生死有命》
 · 新西部片《豪壮七侠》
 · 新西部片《法外狂徒》
 · 新西部片《士兵蓝》
 · 新西部片《寻找失踪的女孩》
 · 新西部片《父亲的荣耀》
 · 新西部片《林肯总统的亲笔信》
【河山常入梦】
 · 奇文共赏 独文共批
 · 西藏是“和平解放”的吗?
 · 李敖笑谈“台湾人的尊严”
 · 《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爆红网络
 · 甲午战争的导火索为何是朝鲜?
 · 金正男被杀“屁顶不起被子”
 · 每个民族都需要自己的英雄
 · 也谈“台湾的困境”
 · 武统是霸道,独立是亡道。
 · 两岸“和平统一”是唯一途径
【国家求生之道】
 · 英雄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 毛泽东思想融合中西贯通古今
 · 朝鲜拥核众人不能只做鸵鸟
 · 有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确实不同
 · ZT:库尔德人独立建国能够实现吗?
 · 钓鱼岛外,一片中国打渔船
 · 李敖隔空对骂刘晓波
 · “一箭多雕”盖过阿妞“一箭四雕”
 · 朝鲜太阳日掉弹的张惶
 · 从“当了裤子也要搞原子弹”说开去
【避险保命初一十五】
 · 避险保命常识之二
 · 跟着马黑牧羊再说雷洋
 · 雷洋会不会去嫖娼?
 · 三句话谈雷洋之死
 · 本.拉登本来有命 怪自家逃生无计
 · 身处恐怖袭击如何保命逃生
 · 孩子教育不宜超前
 · 漫谈爱孩子的父母
 · 避险保命常识
 · 地又震!居安思危有备无患
【不能忘却的记忆】
 · 日本人自己如何认识“神风突击队”
 · 网上的悲剧情节引导的幸福感
 · 也谈“为六四平反”
 · 六四后赵紫阳的“三个问题”
 · 天安门“四五”和“六四”的异同
 · 没有文革就没有89民主运动
 · 牧羊兄请验证万维的“话清池”
 · “六四镇压”老小右派的误会
 · 也谈“文革和六四”
 · 六四已经获得超额胜利
【家山远望新闻旧事】
 · 洪振快催生的法律正式施行
 · 看看朝鲜挑衅美国的底气
 · 金三和阿三,都是美国玩的牌!
 · 信谣不可悲,是造谣的太狡猾了!
 · 阿妞姑这次栽倒在微信段子上了
 · 你们不是要法制吗?辱母就该杀?!
 · 你不能污蔑“抗美援朝”
 · 摘录:美国前国防部长这样说朝鲜问
 · 鼓捣中国斩金三 其实是要颠中共!
 · 洪振快催生的法律已经出来了
【风花雪月 浮光掠影】
 · 《最忆是杭州》G20峰会文艺演出视频
 · 英语纪录片《最后的猎人》
 · 跟虔谦博寻“天鹅湖”音乐和芭蕾舞
 · “中南海放鞭炮”谣言一揭即穿
 · 《沉思中的周恩来》
 · 《老炮儿》告诉了哪些文革历史(高
 · 看儿子的猫咪九个月了
 · 儿子寄来的照片
 · 看花不吵架
 · 最早的红枫叶(图)
【在美国说美国故事】
 · 引爆坏弹:美国文艺界“潜规则”
 · ZT:从优秀走向卓越的幸运
 · 转贴:美国独立建国神话
 · 叹为观止!中国警察绘制章莹颖案嫌
 · 金钱和理想的人生
 · 比比看老布什的就职演说
 · 蜜蜂是干什么吃的
 · 艾玛和女儿艾米的故事 (完结篇)
 · 护理院的故事----天使麦克
 · 美国人老了怎么办?
【美国美国人】
 · 干涉他国内政是国际关系的常态
 · 苏联十月革命和美国独立革命
 · 朝美“玩蛋打蛋”表演接近尾声
 · 美国24位华裔领军科学家
 · 川普已经彻底溃败!
 · 梁彼得跟白人警Neri两案比较
 · 谈谈美国的超级大国霸权(三)
 · 谈谈美国的超级大国霸权(二)
 · 谈谈美国的超级大国霸权(一)
 · 父母、性、子女
【美国万象扫描】
 · 美国为何要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 郭文贵已经成为中美交易筹码
 · ZT:解析美国枪枝管制
 · 如何忽悠美国的持枪文化
 · 怪不得海外华文网站那么多反华博客
 · 成为美国的叛国者是啥滋味?!
 · ZT:美国不可能再次发动韩战
 · 给美联航高级别管理人进一言
 · 转贴《高尔泰 老莫》
 · 美国总统的抚慰式拜年
【梦里图画没声音】
 · 朋友转来的风景照
 · 震撼人心的美国国家公园
 · 堕落的沙漠都市拉斯维加斯
 · 艺术家好像都有精神病?
 · 五体投地拍马蹄
 · 巧夺天工话“拱门”续
 · 巧夺天工话“拱门”
 · 布莱斯峡谷晨光
 · 地谷进出叹神奇(上羚羊峡谷)
 · 地谷进出叹奇异(下羚羊狭谷)
【习近平和中国梦。】
 · 漫谈:中国怎么会崛起
 · 中国在路上 世界在路口
 · 周末,请大家品尝国宴
 · 川普习近平还谈成了更多大事
 · 中美分享“糖衣炮弹”的结果
 · 笑谈在故宫欢迎宴请美国总统
 · 成立监察委是为中国长治久安
 · 王岐山:中共执政基础是民心民意
 · 萧规曹随说共产党的“规矩”
 · 用脚投票:中国留学生“归国潮”
【漫谈网络和认识使用】
 · 外国媒体报道中国如何造假新闻
 · 互联网放大的自由话语权
 · 漫谈诗配画和蒙太奇
 · “网屏透明”和“masterkey”
 · 网络表演艺术123
 · “封皇上博”事件再嗡
 · 呼吁万维放弃“杀狼怂鹿”
【书画源流】
 · 转贴:毛泽东8种《沁园春·雪》手迹
 · ZT:岳飞手书诸葛亮《后出师表》
 · ZT:岳飞手书诸葛亮《前出师表》
 · 苏东坡手迹拓片《大江东去》
 · 王羲之《兰亭集序》拳大字体本
 · 王羲之传世名帖欣赏
 · 王羲之《兰亭集序》的印章解读
 · 王羲之《兰亭集序》的故事
 · 王羲之《兰亭集序》传世五大摹本
【闲情逸意】
 · 轻松谈:恋人接吻而大多数动物不会
 · 转贴:艺术品收藏是烧钱吗?
 ·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 千里走单骑---丽江到拉萨《转山》
 · 试试看转贴视频:麦克,杰克逊演唱
 · 奇异混色桃花盛开
 · 冷山披雪更好看!(重新发布)
 · 锻炼有益健康
 · 周末看图游戏
 · 长寿探秘(转贴)
【宗教和社会】
 · 看看这对老人怎么积极生活
 · 彝族情恋电影《别姬印象》
 · 跨大西洋奴隶贸易·为奴十二年
 · 终结猎巫(电影英语中字)
 · 欧洲历史的猎巫和宗教迫害
 · 巫术在中国社会的历史作用(转贴)
 · 视频:中国今古婚俗奇觀(中文字幕
 · “神”其实是人类创造的作品
 · 上帝为何不奖励好人
 · 圣诞节随想
【侃侃“中国崩溃论”】
 · 美国小妹看中国讲中国
 · 中国崛起右派价值观会崩溃吗?
 · 南沙群岛诸岛礁像海上城堡
 · 应对南海仲裁——文拒武决
 · 有问必答:中国不会变成朝鲜
 · 有问必答:文革回潮可能性很小
 · 习近平军改是政改的序幕
 · 中共会改变暂时不会死亡
 · 中国崩溃论次次崩溃
【饥餐渴饮、闻香下马】
 · 圣诞礼物“八宝糯米年糕”
 · 自己烤制早餐“八宝面包”
 · 成都小吃三大炮、夫妻肺片、龙抄手
 · 四川人做“蒜泥白肉”
 · 怎样做“夫妻肺片”
 · 延续川菜迷三首
 · 回国小吃图片
 · 四川担担面
 · 跟芦鹤博谈谈南方汤圆(旧文)
 · 四川人谈吃麻辣的原因
【三言两语周末趣味】
 · 赞我们家“虎威将军”
 · 医生为自己切除阑尾真实图片
 · 狼牙山五壮士是中国的抗日英雄
 · 硬文朗格说“拔火罐”哈哈!
 · 这样抓鱼简直是犯罪,嘿嘿!
 · 世界顶尖人类汇编视频
 · 蜜蜂跟机器比赛自认失败
 · 蜜蜂采来的“汉字改革”的蜜
 · “乐山大佛”的前世今生
 · 中共定会主导政治体制转变
【时过境迁】
 · 腰斩《彭德怀元帅》电视剧你吃惊啥
 · 谁害死了彭德怀?
 · 彭德怀被红卫兵“揪回”北京
 · 毛泽东说服彭德怀去成都
 · 彭德怀上书惹祸为何又上书
 · 毛泽东想化解矛盾彭德怀无反应
 · 彭德怀被关押期间“没钱用”的信
 · 转贴:文革中谁敢打彭德怀?
 · 推荐:彭德怀的人生悲剧
 · 香港是西方的孙悟空
【育儿宝典】
 · 触目惊心的世界“瓶装水”消费
 · 万寿无疆,是祸还是福?
 · 后脑扁平是人种基因还是后天加工?
 · 读写博文要不要“立场先行”?
 · 为何政府要高调“阅兵纪念抗战胜利
 · 多配偶婚姻也是人类的权利吗?
 · 为阿妞姑“添盐加醋”
 · 欢迎中国立法实行宪法宣誓制度
 · 中俄再拥抱,发展的新纪元
 · 普京露面谣言不攻自破
【网络表演】
 · 抗战将军孙立人的英雄故事和遭遇
 · 抗日将军刘放吾的英雄故事和遭遇
 · 蜜蜂采来的“汉字改革”的蜜
 · 接着看:不做就不会死
 · 天津爆炸事在人为
 · 为何只有普京想到女人
 · 误解一个评论这么容易么?
 · 起一个好网名这么难么?
 · 万维该请方舟子来开专栏
 · 酱爆胖皮猪 物理汉卿碗
【我忆家乡总有情】
 · 21世纪日本的文化外交战略
 · 再了解黑瞎子岛领土归属问题
 · 毛泽东如何处理周边国家边界问题
 · 吴今绝笔
 · 紫薇又撞上阿妞
 · 最大经济变革7月份惊世亮相
 · 中国大陆是富豪敛财佳境
 · 攀枝花的点点故事
 · APEC蓝和奥巴马震撼的一句话
 · “三线建设”攀枝花市的崛起
【时事龙门阵】
 · 谈谈塑料的前世今生
 · 看图说话:川普放文在寅的“白鸽”
 · 英国现代版《农夫和蛇的故事》
 · 美国北约深陷阿富汗战争泥潭无力自
 · 狡猾的金三探得反导系统的底
 · 金三真该死,说打就打!
 · 饥不择食,贫不择妻啊!
 · 川普示诚和谈,金三顺坡下驴?
 · 反共又出来个中华民族英雄
 · 解决“朝核问题”的最好选择
【闹剧不拖场】
 · 印度体面撤离,中印结束对峙
 · 不怕今日闹又欢,只怕明天拉清单!
 · 金三阿三还能闹腾多久?
 · 为美国的空气生气发气
 · 台湾叛逃美国的爱国者
 · 朝鲜问题只能长期悬而不决
 · 江泽民还能领导谁?!
 · 郭文贵念错的成语“螳臂挡车”
 · 谁丢掉了中国?官僚权贵的贪腐
 · 围堵肯塔基麦当劳是在为谁忙活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 ZT:成吉思汗是英雄还是恶魔?
 · 王丹说得对“台独就是嘴炮”!
 · 对不起,上传失败。
 · 打朝鲜的新闻如何炒出来的
 · 不能诋毁建国以来的“中朝关系”
 · 也谈抄袭(剽窃)的“北京折叠”
 · 二战时日本对华的“鸦片战略”
 · 抗日战争使中国走向现代民族国家
 · 事件过后看评论挺有意思
 · 真实的文革拼图(三)
存档目录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老故事:俄罗斯姑娘的寻金之旅
   

原标题:寻找俄罗斯失踪的黄金宝藏        

莉娜·泽尔多维奇        (Lina Zeldovich)   

       

  • 2017年 11月11日 来源:BBC中文网
    (转贴保留了原文链接)

臭名昭著的宝藏列车是俄罗斯最神秘的传说之一(图片来源:Maarten Udema/Alamy)                                                

七月中旬,这是我们在西伯利亚大铁路列车上度过的第三个夜晚,我们已经习惯了车上的闷热。陈旧的车厢既没有空调也没有淋浴。我丈夫丹尼斯不会说俄语,只能摆弄自己的新摄像机,幸好我还能听得懂人们的对话。我站在列车的狭窄走廊上,排队等着上卫生间。队列前面有两个中年俄罗斯男人在激烈地争论着臭名昭著的宝藏列车。一个世纪之前,那趟列车曾沿着这条铁路驶过,也许它还决定了俄国革命的方向。

争论的两个人中,有一个向窗外飞快后退的广袤的西伯利亚平原伸出手指说:"黄金就埋在森林里。卫兵们在途中偷走了一捆金条。"

"不,金子是掉进(贝加尔)湖里了!所以才没有人能找到它的踪迹。"

两人争论的是俄罗斯最神秘的一个传说——沙皇尼古拉二世(Tsar Nicholas II)家族的黄金储备。据说,其中一大捆金条在100年前的俄罗斯革命中失踪了。

这个故事是我们坐火车的原因之一,所以我忍不住要打断他们一下。"难道不是历史学家认为所有的黄金都已发现和解释清楚了吗?"我问道。"我在谢尔盖·沃尔科夫(Sergey Volkov)的书《高尔察克的黄金列车幽灵》(The Ghost of Kolchak's Gold Train)中读过这个。"

站在前面的那个人笑了。"是的,没错。我们总是相信自己在书里读到的东西!"

卫生间的门开了,一位老太太从我们身边挤了过去。前面那人走进卫生间,但在关上门之前,他探头对我说:"书里的东西谁都能随便写。如果你想知道真实的故事,就要听听人民的声音。"

                                                                                                

在西伯利亚大铁路,白军转移了沙皇尼古拉二世近500吨黄金(图片来源:Tuul & Bruno Morandi/Getty Images)                                                

近30年前,我的家人从俄罗斯移居纽约,但我仍然被这个国家的古老传说所吸引,而沙皇失踪的黄金就是其中一个最引人入胜的部分。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俄罗斯拥有世界上第三大黄金储备,仅次于美国和法国。战争爆发时,支持沙皇的白军(White Forces)从首都圣彼得堡转移了近500吨黄金。他们认为首都距离俄罗斯西部边境太近,不利于黄金保管,于是将黄金转移到喀山(Kazan,我的家乡),这是西伯利亚大铁路沿线一个主要贸易城市,位于莫斯科以东约640公里。为夺取宝藏,由列宁和他的指挥官列夫·托洛茨基(Leon Trotsky)领导的布尔什维克(Bolsheviks)红军(Red Army)在喀山包围了沙皇军队。无论谁得到黄金,都将有足够的资金供养武器和士兵,并赢得革命。

1918年夏天,经过与白军的激烈战斗,托洛茨基和布尔什维克部队夺取了喀山。但是,当红军士兵得意洋洋挺进喀山银行时,他们却发现金库空空如也。这批财宝已经在前往西伯利亚的途中,它并没有落入革命政权之手。于是,托洛茨基集结自己的列车展开追逐。

                                                                                                

100年前,从喀山前往西伯利亚的火车之旅还需要几个月时间(图片来源:DEA PICTURE LIBRARY/Getty Images)                                                

在火车狭小的卫生间洗漱完毕后,我躺在自己的铺位上,开始翻阅沃尔科夫的书。作者一生致力于俄罗斯历史研究,对西伯利亚和贝加尔湖(Baikal)尤为专注,这本书于2011年出版,书中描绘的两列装甲列车行驶的正是我所在的西伯利亚大铁路。我要花三天时间才能从喀山抵达西伯利亚,但一个世纪前,同样的旅程却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当时,由人工上煤的蒸汽锅炉火车行驶速度非常慢。更重要的是,由于时断时续的战争、燃料短缺、恶劣的冬季天气以及战争带来的一片混乱,白军和布尔什维克部队都不能迅速前进。这种追逐更像一个遭遇重重障碍的拖车,进展非常缓慢。

几个月后,在前往西伯利亚中途,这一宝藏列车落入白军新任总司令亚历山大·高尔察克(Alexander Kolchak)将军手中。由于托洛茨基军队尾随在后,高尔察克就指挥着列车一路继续向东,尽可能远离敌人。他带着列车抵达贝加尔湖附近的伊尔库茨克(Irkutsk)。而那里正是我所在列车的下一个停靠站点。

                                                                                                

黄金被捷克军队夺走,他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曾被困在伊尔库茨克城(图片来源:Lucille Kanzawa/Getty Images)                                                

夜深人静时,我们到达伊尔库茨克。城里空空荡荡,连出租车司机都无处可觅。丹尼斯和我只隐隐知道我们酒店的位置,我们拖着行李穿过漆黑的街道,还要避开杂草丛生的灌木丛中无家可归的流浪狗。在伊尔库茨克的这个区域,街灯也不亮,所以我们花了一个小时,借着月光、也是惟一的光源,绕了一圈又一圈。当最终在一大片高大的树木后面找到旅馆时,我们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

在一战中,俄罗斯雇佣捷克军团共同作战,但是在布尔什维克占领了俄罗斯西部地区,切断了通往欧洲的所有路线之后,捷克军团被困在伊尔库茨克。捷克人想要回家,所以当宝藏列车到达伊尔库茨克时,他们抓住高尔察克,控制了黄金,并把他们交给了布尔什维克,以此作为交换,获得他们许可,从俄罗斯远东港口海参葳(Vladivostok)动身回家。俄罗斯东部的基础设施并未遭到战争或革命的破坏,因此,对于捷克人而言,向东走比向西走更直接的路线更为安全。

抵押品发挥了作用。布尔什维克拿走黄金,让捷克人踏上回家之路,并迅速击毙高尔察克。在随后的70年里,高尔察克被苏联历史书描绘成人民的敌人,死有应得。

                                                                                                

长期以来,亚历山大·高尔察克一直被认为是俄罗斯公敌。而现在,伊尔库茨克为他树立雕像向他致敬(图片来源:Wolfgang Kaehler/Getty Images)                                                

但在第二天,当丹尼斯和我沿着伊尔库茨克宽阔的街道漫步时,我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在一个城市广场上,我发现了一个最近为高尔察克树立的纪念碑,将他视为一位重要的政治人物。俄国历史学家显然已经改写了革命编年史的那个篇章;纪念碑的黄铜匾说明,他曾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并为保护俄罗斯帝国的宝藏而牺牲。

高尔察克的故事在伊尔库茨克达到了高潮,但宝藏的旅程却并非如此。布尔什维克把黄金装上了另一辆火车,然后把它送回了喀山。根据沃尔科夫的说法,这些宝藏被全数归还。但一些历史学家坚持认为,宝藏的数字没有统计过,很容易就会有200吨的出入。当地的传说站在后者一边:在掌握着如此巨大的财富时,那些饥饿、愤怒、饱受战争摧残的捷克士兵真的会把所有的钱财都交给红军,而不会为他们的回家旅程留一些钱吗?当地的理论声称,捷克军队在他们自己的火车上藏了一箱黄金,他们向东穿过了萨彦岭山脉(Sayan Mountains)的悬崖峭壁,那里几乎与贝加尔湖垂直。这是在摇摇晃晃的老旧轨道上,据说其中一辆超载的火车失去牵引力,坠入贝加尔湖千米之深的水中。

就像传说中的那样,那些黄金今天依然深藏湖底。

                                                                                                

据说,沙皇的一些黄金现在沉没在贝加尔湖的湖底(图片来源:Annapurna Mellor/Getty Images)                                                

第二天,我们乘坐一列只能带两节车厢的老式燃煤机车,跟踪传说中那些黄金的最后旅程。在探险之旅的第一站,我们站在悬崖上的一块平地上,俯瞰贝加尔湖,我们温和的金色头发导游塔蒂阿娜(Tatiana)发出警告。"小心往下走,坡很陡!"

我们经过村子,见到有俄罗斯农妇兜售卖面包和熏制贝加尔白鲑鱼。我们沿着一条曲折的小路蜿蜒而下,路边长满了带刺的荨麻。脚下土壤松软,不堪受力,我们需要抓住树枝和岩石才能保持身体平衡。这时,还有一些勇敢的人在贝加尔湖冰冷的水里裸泳(此时温度几乎不足摄氏10度)。我坐在一个小土堆上,盯着陡峭的斜坡,此时已经看不到我们的火车了。是的,任何列车在这里失去立足点都将不可避免地要滚落到湖里。

塔蒂阿娜就坐在我旁边,我忍不住问道:"这里就是著名的黄金火车掉下来的地方咯?"

她咧嘴大笑。"这要看你问的是谁,"她说。"莫斯科人不相信这个故事——他们认为这是我们杜撰的。"但故事是当地长者从他们父母那里听到的,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你仔细想想,那时候事故总是不断。老火车摇摇晃晃,难以保持平衡。"

                                                                                                

环绕贝加尔湖小火车的行驶路线可能是黄金之旅的最后一程(图片来源:wei cao/Alamy)                                                

她的话不禁让我想知道100年前在这里坐火车是什么感觉,所以爬上坡后,我直奔火车站。出了一笔小费,列车员便让丹尼斯和我一起坐在老机车上,我们身旁是一个咝咝作响的、人工上煤的煤炉。

一名列车员问我,"来找黄金,对吧"?此时,火车发出震耳欲聋的汽笛声。"我朋友的父亲是潜水专家,他可以在水下呆5分钟。他每年夏天都要去寻找那些金子,但却一无所获。你知道,贝加尔湖会保守自己的秘密。"

"那么,黄金到底在哪里呢?"我问道。

另一名列车员插进来,"2009年,当探测潜水器和平号(Mir)在贝加尔湖进行潜水时,工作人员在700米深处发现了列车残骸。他们在一个裂缝里看到有小物体在闪光,但他们却无法到近处,无法抓住它,把它带到水面上来。我问你,那如果不是金条是什么?"

火车加快了速度,巨大的金属车轮声淹没了一切。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我们在狭小的车厢里上下颠簸,在人试图向窗外看的时候,会被树枝拍打。但是,我却能看到铁轨与险峻的悬崖边缘近得不可思议,那种虚无带来的刺痛感让我头晕目眩。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白军把沙皇尼古拉二世家族的黄金从圣彼得堡转移到了西伯利亚(图片来源:BBC)                                                

那天晚上,在贝加尔湖南端乡村度假小镇利斯特维扬卡(Listvyanka)酒店的露天阳台上,我从火车车厢的颠簸中恢复过来,看着阳光照进湖中,将湖水染成金色。我又卷入与另一名当地人的一场辩论中。这一次是位风韵犹存的女士,她的观点似曾相识、无可辩驳,她支持贝加尔湖存在黄金的论点。她的儿子,一个二十多岁小伙子,在静静地听着,但她却因为我敢于质疑这个传说而感到不安。她说:"你不能只看书里写的东西。""你该听听人民的声音!"

然后我就明白了。在俄罗斯,经过几十年的宣传,从一个政权到下一个政权,印刷的文字一变再变,就像贝加尔湖的天气一样反复无常。我在伊尔库茨克看到的高尔察克纪念碑就是一个完美的例子。但是,尽管在书籍报刊上发表的信息可能随着潮流而改变,但人们会看到、听到并流传他们所记得的信息,就像他们自己的历史学家一样。即使他们偶尔会添加一些新的细节和戏剧性事件,他们的记忆也会比连篇累牍的新闻媒体更加真实。

我在这突然得到的启示下沉默了,并未对这位女士的热情演讲作出回应;她一定认为我不理睬她,气哼哼地走开了。她的儿子解释道,"这个话题对我的家人来说很微妙,我母亲曾告诉我们,她的祖父帮助士兵们在树林里埋了一些金子,但当他返回时,他却找不到那个地方了。他每年夏天都去寻找,直到有一年他再也没有回来。他失踪了。"

"我很抱歉,"我道歉道,"我不是故意冒犯你的母亲。我只是好奇失踪的黄金是否真的存在。"

"我们也一样。"他微笑着安慰我。"这就是我们想让传奇继续流传下去的原因。"现在,它已成为我们的一道风景线,成为贝加尔湖的一部分,也是西伯利亚的一部分。它太美好了,不应该消亡。"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