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8,990,26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运用日本史料对照检验杨成武将军
· 对民国历史,我们还应该好好补课
· 在海外教文革历史课不是件容易事
· 北京主政者乱折腾背后的逻辑更值
· 西方学者怎么看中国大饥荒?
· 耶路撒冷,何其有幸,又何其不幸
· 朝鲜怎样将中美日韩玩弄于股掌之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 民众对袁世凯的兴趣之大令我吃了一
 · 读到了几首痛悼追念刘晓波的诗
 · 为什么历史再怎么写都很难不是假的
 · 老友长信详细介绍家乡武汉一年巨变
 · 元旦女儿来电话让我深感开年见喜
 ·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10分钟一挥而就的
【识】
 · 朝鲜怎样将中美日韩玩弄于股掌之中
 · 真相不重要,怎么表演真相才重要
 · 2017年初冬的事件,内涵比我想的更
 · 安全不能托付给人性善,而要防止人
 · 世界两大巨头,横论历史文化
 · 比起人工智能,人在逻辑上确实甘拜
 · 这样的川普,习近平求之不得!
 · 十月革命:理论家的鸡汤,阴谋家的
 · 共青团会存在下去,但共青团派画了
 · 自由民主人士对习近平这次该死心了
【史】
 · 运用日本史料对照检验杨成武将军回
 · 对民国历史,我们还应该好好补课
 · 陈云下令“要特别警惕”的人士出了
 · 历史这一团乱麻,是否真能理出线头
 · 苏联插手打断了中国历史正常进程
 · 被害者人数惊人,杀人者人数更惊人
 · 塑造“新人”:红色帝国的梦呓和结
 · 好一位“全党拥护、人民爱戴的领袖
 · 听一位令人敬重的“红二代”一席谈
 · 十月革命百年祭来临,中国人理应关
【事】
 · 北京主政者乱折腾背后的逻辑更值得
 · 中国“后真相”时刻的“罗生门”
 · 旁观者清:外国人看中国言论审查制
 · 我一向不相信领导表态,我只相信行
 · 本届政治局常委会与工农兵学员
 · 中共怎会无缘无故冒着风险对付郭文
 · 中共政坛上的共青团派已经进入残局
 · 十九大开幕之际略谈共青团派的兴衰
 · 誰能跨进中国顶级名校?北大档案解
 · 恢复高考40年,武汉大学77级返校大
【视】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 翻阅地球古老的地质史页(组图)
 · 造访一座名不见经传的首都(组图)
 · 克罗地亚更多美景不容错过(组图)
 · “升级版文革”的危险更逼近了
【拾】
 · 在海外教文革历史课不是件容易事
 · 西方学者怎么看中国大饥荒?
 · 耶路撒冷,何其有幸,又何其不幸!
 · 红歌,在中共夺权掌权大业中起什么
 · 中共媒体自揭:1934年被捕变节率达
 · 驱赶之后,如何解决城市化中新移民
 · 将底层民众逼上绝路,全社会都没安
 · 中国人反美心态的历史根源
 · 四桩几乎未遂的“学术诈骗案”展現
 · 十月革命成功之道:敢于打破底线
存档目录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我一向不相信领导表态,我只相信行动
   

  在中国,做有良知的记者太难了!套用北岛名诗:良知是良知记者的下岗令。正因如此,我对在大陆严峻环境下秉持良知、探寻真相的媒体工作者,十分敬佩。对他们为让读者知悉真实内幕而不得不讲求策略甚至有时“人在矮檐下,不能不低头”,十分理解


  老高按:上星期偶然读到一本长篇小说《首席记者》(作者刘国民),开始只想随便翻翻,后来居然看完。之所以读它,一是用它抽空小憩,二来这种题材的小说,毕竟折射了部分现实:作品写了一个有良知的记者通过调查一起拆迁中的命案,揭示黑恶势力横行、拆迁户和农民工的苦难。远非杰作,甚至可以说某种程度上回避了、也就等于掩盖了现实生活中的黑暗,虽然被《当代》丛刊评为1998年全年文学拉力赛冠军(所谓“拉力赛”,是杂志吸引读者的一个噱头:每季评一个冠军,到年底再评出年度冠军),现在不会有人提起这本书。但书中主人公和他的媒体同行们的遭遇,让我生发感触:在中国,做一个有良知的记者,太难了!用“凤毛麟角”来形容,并不夸张,套用北岛的那句名诗:良知是良知记者的下岗令!
  正因为如此,我对在大陆严峻的言论环境下能够秉持良知、坚持探寻真相的媒体工作者“凤毛麟角”,十分敬佩;对他们为了让读者知悉真实内幕而不得不讲求策略甚至有时“人在矮檐下,不能不低头”,十分理解。此前我在老高的博客上,介绍过中国青年报社出色的新闻摄影记者贺延光,介绍过将镜头对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群的体制外摄影师杜斌……他们,是我们民族真正的脊梁,他们身体力行,才使中华民族的精神能够薪火相传。
  前几天又读到一位让我钦佩的新闻工作者——《新京报》的首席记者陈杰,将他图文并茂的演讲转载介绍于下。
  文中有一段话:“我一向不相信政府的表态,我只相信行动。我每次打电话给地方官员的时候,问怎么样,路修了没。他说正在修、正在修。我问老百姓,修了没有,老百姓说没有啊。所以我更相信老百姓,当然我更相信自己的实地考察。
  “我一向不相信政府的表态”,这不是出于偏见、成见或者是什么敌对势力的诽谤,这是基于经验。二十年前有一对学者夫妇来我家做客,聊天中他们说:如果你在纽约有一次被黑人抢了,第二次又被黑人抢了,到第三次你看见有黑人走近,你就避开他,这不是“种族歧视”,而是你的生活体验。而“我一向不相信政府的表态”这样的认识,也是出于记者陈杰多次的亲身经历才得出来的。
  现在西方很多学者、教授,对中共及其领导人推崇备至,对他们表的态信以为真,我相信有诸多原因,我不愿意猜测,但其中必有一个原因:他们没有与中共打交道的经验,没有在中共治下生活、挣扎的经历,而这个经验、经历,是我的同龄人拥有太多、太多,漫溢血泪的;现在有许多中国的年轻人也相信中共领导人的说辞和中宣部的说教,原因也很多,其中必有一个原因: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多次上当受骗,因而缺少痛苦教训。所以若批评西方这些学者、教授和中国这些年轻人,我想都很难让他们口服心服,只有让他们自己经历一番,才会明白“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不可触碰的新闻禁区
从旁观到介入

  陈杰,民营经济内参

  我叫陈杰,是《新京报》的首席记者。先来说一下这张照片。

  这张照片是我在2004年底拍摄的,是在河南上蔡的一个艾滋病村。这个女孩九岁,叫吴素敏,她的父母亲因为卖血染上艾滋病死去了,她也携带了艾滋病毒,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差。她的家是什么样的呢?土夯的房子,一半倒掉了,房子里面有一张床,上面堆着乱七八糟非常脏的衣服。孩子就靠一些亲戚给她施舍点食物活着。


  我拍完这张照片就走了,后来这个报道也发出来了,这张照片也得了很多奖。


  大概在几个月之后,有一天,同行的文字记者跟我讲,她说这个声音像猫一样的小女孩去世了。当时我的心被重重地撞击了一下。实际上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完全可以以我个人的力量来改变这个孩子的命运,比如说我找人资助她,让她有吃的、让她有住的等等。但我选择了走开,我的镜头是非常冰冷地走开的。


  到目前为止,这个孩子的眼睛一直在直视着我,一直在诘问着我。她让我从一个懦弱的摄影师、新闻工作者,变成一个坚韧的新闻工作者;从一个没有尊严的新闻工作者,变成真正有尊严的新闻工作者。


  在当记者之前,我在部队当了五年兵。当年在部队的时候我是兵王,大家看到我立的二等功、三等功、优秀士兵,荣誉很多。后来我还是选择到地方去,做我梦想的记者。

  

  2003年《新京报》在北京创刊,我就从地方到北京应聘。当时面试我的是现任的总编王跃春。她十几秒钟就把我精心准备的剪贴本和获奖证书翻完了,瞄了我一眼,说“你就这些?” 我当时非常的绝望,觉得自己没戏了。她又问我还会什么,我咬咬牙说:“我身体好。” 我说我一个小时能做1800个仰卧起坐,练过格斗,曾经抓过小偷、斗过劫匪,帮助警察抓过嫌疑人——到现在还是这样,前前后后有十几个这样的例子。当时她听了以后说:“哦。”


  然后我就收拾剪贴本,非常绝望地离开了报社,买了张火车票就离开了北京。车到石家庄的时候,社办的一个女孩给我打电话,她说王总让你来办入职手续。就这样,我成了《新京报》的一名摄影记者。

  

  多年以后,王跃春在一次聚会的时候跟我讲,她说为什么当年选择让陈杰进入《新京报》呢?她就看中了我的身体好。她说《新京报》创刊的时候,在北京肯定很艰难,需要一个敢打敢拼的人来打开局面。


  王跃春选择是对的。从2003年我进入《新京报》之后,到2004年、2005年,国内发生的空难、海难、矿难等等一系列重大的事件,我总是最快速度出现在第一现场,是拿到独家新闻最多的记者。北京的媒体一听说我在现场他们就特别紧张,他们甚至会派很多记者来盯梢我。

  

  

  2005年7月份的时候,视觉部主编跟我说:“陈杰,我太累了。” 他带了70多个人的团队。他说你帮我管理摄影部,当视觉部的副主编,分管20多个摄影记者。


  我当时一听:这么快就当官了,觉得挺开心的,而且待遇也好。后来我从副主编到主编大概经历了九年吧,这九年里面我生活得并不快乐。因为我渐渐离开了一线那种激情澎湃的时光。在这个九年过程中,我不断地给自己戴上枷锁,患得患失,内心懦弱,很多东西觉得被掏空了。


  在2014年7月份的时候,我选择了离开主编的岗位,回归到一线做摄影记者。迄今为止,在两年的时间里,我的行程达到30多万公里。几乎把国内走了两遍,很多省市走了很多遍。


  我离开管理岗位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腾格里沙漠污染的报道。


  腾格里沙漠是在宁夏、内蒙古和甘肃三省交界的地方。沙漠地下富含第三纪残留水,下面的水都是通的,非常珍贵,而且它的植被也是非常丰富的。在沙漠交界的地方,这三个省在比学赶超地建工业园区。这些工业园把污染的水直接排放到沙漠里,不做任何的处理,不仅污染了地下水,也威胁着8公里之外的黄河。而且这些工厂大量地抽地下水之后,会造成地下水下降,对本来脆弱的生态造成了巨大的危害。


  环境污染事件是路人皆知的,环保、司法、媒体都知道。但是因为它背后巨大的利益链,没有人能撼动。

  

  

  

  我决定要触碰一下这个禁区。我徒步从腾格里沙漠腹地进入到这个地方。我平时经常跑一万米,成绩到现在还非常好,40分钟多一点,所以我的体能非常好。尽管沙漠到这个地方只有三公里,但当时这三公里我其实是跑的。因为天快黑了,如果黑下来我就拍不了照片了。我是等所有的管理人员撤走的时候往里去的,为了赶这个时间拼命跑,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后来央视播的我的那个视频,全部都是我的喘气声。这几公里跑得比我平时跑一万米还要累。


  《新京报》用两个版把这个事实呈现出来。宁夏迅速做出了反应,关停了企业,对企业负责人和环保局进行了追责。


  内蒙古恰恰相反,他们找了一些中央或地方媒体,做了一个颠倒黑白的报道。同时通过我们的上级主管部门,对《新京报》施压,对我个人施压。


  在这种双方角力的过程中,我再次跟中科院的专家、中国政法大学的律师一起到腾格里沙漠进一步取证。我要做最坏的打算,跟他们法庭上来对峙。

  

  

  在博弈的过程中,国~务院对这个事情做出了批示,专门成立了调查组进入内蒙古、宁夏和甘肃,对整个腾格里沙漠进行普查。出了40多项的整改意见。总~书记对这个事件先后做了三次批示。


  因为这个事件,内蒙古、宁夏和甘肃一共有100多名官员被问责,有几十名官官员,包括高职厅级官员被免职。这些污染的所有的区域都按照环保部的要求进行了彻底的整改。


  腾格里沙漠的报道也在法律界、环保界,包括NGO圈里面产生了巨大影响,我的朋友圈迅速扩大,线索蜂拥而至。此后我又做了十几篇重大环境污染的报道。

  

  2011年的时候,我在日本大地震的第二天进入日本,在那个地方待了十五天,发回了一系列海啸之后的惨状的报道。我更重要的关注到它的次生灾害,也就是大地震之后福岛第一核电站被冲击后带来的次生灾害。在福岛方圆四十公里的无人区,就是我独家进入的这个地方。

  

  

  当时的(辐射物质)浓度大概是四百到一千倍,我在这个地方停留了短暂的时间被劝回来了,然后做了这一篇报道。

  

  

  

  

  过去五年,这里一片死寂,包括这个超市里面。

  

  这个是中国水果,我还专门看了一下牌子。

  

  这也是超市。

  

  这个是什么呢?

  

  密密麻麻的,一个袋子大概1.6吨。日本现在在进行除染处理,也就是把受核辐射的污染大概30公分的土壤挖出来,放到这个软性编织袋里面存放五年。那么五年以后怎么办,他们也不知道。但是大量的土壤挖出来之后,怎么存放又是一个问题,所以说他们就存放在福岛这个沿海的地方。

  

  目前我们中国也在大力地发展核电,虽然日本是第三代核电,中国是第四代核电,相对来讲安全性要高得很多。但是当年日本也说它是世界上最安全的核电,同样出现这样的问题。实际上日本这个核的污染的问题,应该作为我们的镜鉴,值得我们去反思。


  当然作为记者,我们有很多不能言说的东西,有很多报道的禁区,我们是怎么去应对的呢?


  天津大爆炸这张照片大家可能知道,(获得了)今年的荷赛奖,包括一些国内的大奖。这是我第三天去拍的一张照片。

  

  我们《新京报》整个团队在第三天的时候接到上面的通知,要求必须全部撤离,不能够再进行追踪报道了。当时也是正好在“大阅兵”前夕,一切需要稳定。这个时候我的做法是什么呢?别人可以撤,我坚决留下。我可以不报道,但是我不能够停止记录,这是我的最基本的态度。

  

  


  《新京报》在这个过程中连续给我发了多个版的报道。这些报道受到上面的严厉批评,但是报社一方面写检讨,一方面在内部来表彰我,鼓励我的行为。所以说我做的这些报道它不是我个人的力量,是整个团队的力量在支撑着我。


  这个报道是在湖南桃源。它这儿有一个铝厂,是全球民企五百强,是湖南省排前几位的纳税大户。它造成的癌症村,还有大量的水污染、土壤污染、森林污染,没有人去触碰它。后来我就做了一周的调查,做出了这篇报道。

  


  这篇报道出来之后,这个企业的二把手给我打电话说:第一,你帮我把所有网上的稿子撤掉,因为网上的报道写的是癌症村,对他们刺激很大;第二,我是管钱的,我给你打电话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我说,等一会儿,等一会儿,其实他不知道我一般带着两个手机,一个手机免提,一个手机录音。然后我说,你继续说。他跟我说多少钱都可以什么什么的,跟我讲了很多条件。


  第二天我就写了一篇手记发出来了。


  发出来之后他们恼羞成怒,通过他们的关系——有钱能使鬼推磨嘛——又找到上级主管部门给我写了二十条罪状,要求《新京报》道歉,要求把我清理出记者队伍,说我做假新闻。他们同时在官方微博、官方网站写文章攻击我,弄一大堆水军咒骂我。


  后来我们报社领导王跃春找到我,跟我说这个情况。我说,我手里有更厉害的证据,足以让对方的这个负责人入刑。她说,那我们再去做追踪报道吧。当时《焦点访谈》找到我,说想做这个追踪报道,我说,正好我手里边有非常详实的证据,跟我走吧。第二天我们就进入了现场,第三天我就做出了追踪报道。


  这个报道之后,当地的环保部要求他们做了24项整改,我还专门看了它那个24项整改的指标。然后,他们把所有的官方的网站、官方的微博污蔑我的内容全部撤下来了。这个事件也平静过渡了。


  有一个省的县委常委,他是和我多次交锋之后成为朋友的。他说,陈杰,你是个好人,你能不能改行。我说,为什么?他说,太危险了,你这个报道影响了我们一大批官员,这些人都想各种方法构陷你,我听到都胆战心惊。


  但是还有另外一种声音。当时我做一篇报道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短信,他说,谢谢你救了我。我就打电话回去,他始终不接。后来春节的时候,他给我发了一个短信,他说他是谁,他说现在这个事情风平浪静了,我敢跟你说了,谢谢你。还有更多的像他这样的人,会在春节的时候还有平时不断地问我的状况,会给我寄咸菜,寄各样的东西。所以说我朋友特别多,这是我真正的动力,我一直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最近大家知道的悬崖村这个事件。悬崖村在凉山彝族自治州,凉山是目前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中国要求凉山在2020年脱贫。全国两会的时候凉山州委书记当场表态,说2019年脱贫。凉山,用一个著名的学者的话说,“三十年前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很多地方甚至还不如三十年以前。所以说用三年的时间解决三十年的问题是非常匪夷所思的。


  这个地方叫阿土勒尔村,彝族居民大概占百分之九十几。过去战乱的时候,他们在这个悬崖村上面一夫当关。

  

  这个悬崖村我是在一个更高的梯上拍的,向下那个楼梯的山层是中间的那一梯


  伸出来的。进入这个村的这条路上面有十七个天梯,也就是藤梯。有的是垂直的,最高的一百多米,村民和小孩都从这个地方上下。实际上入村有好几条路。其中,一条路只有三个月的枯水期才能够走,而且也非常艰难;有一条路可能要走七个小时;另外的一条路已经废弃了。这几条路死了很多人,包括这个天梯,近几年死了有十个人。我就特别想去看。后来我徒步五个半小时进入了这个地方。


  在这个地方采访之后,我了解到这个村里面有十八个孩子在村下面的小学里读书。这个小学它的落差只有八百米,但是一般外面人进来得三到四个小时才能上得上去。小孩的体能非常好,一般用三个小时就可以,像猴子一样爬得特别快。


  这个男士叫陈古吉,小孩叫陈木黑,六岁。他每次接他儿子的时候要带着背包绳把他拴着,防止他滑倒。

  

  这就是他们走的路,脚下都是万丈深渊。

  

  这就是孩子背着沉重的书包在上学的路上。当我用无人机拍这个画面的时候,我当时就震惊了。

  

  

  后来我在我微博里说,希望我的这个照片能够打动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汇聚力量来改变这里的现状。


  我是5月14号拍的,5月24号发的。正好汪洋副总理在凉山考察,他看到这个事件之后,就跟州里面和省里面问这个事。结果他们哑口无言,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个事,不知道这个现状。这么多年死了这么多人他们根本不知道。


  当天晚上,他们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了我,问,陈杰你要多少钱,帮我们做一个平抑舆情压力的稿子。后来那个中间人就把当官的说了一通,他说,你这是不可能的,只有如实地把你的解决方案拿出来。


  后来我电话采访了州委书记,采访了县委书记,第二天做了一篇追踪报道。州委书记表态要按照我的意见建一个带扶梯的道路。首先解决孩子上下安全问题;第二,让规划部门到这个地方设计一条道路,把四个悬崖村贯连到一起。实际上这里是四个悬崖村,有198个孩子在山上下来读书。这个学校在四个悬崖村里边是状况相对稍微好一点的。


  在这个报道之后,全国的媒体、公益组织,还有官员频繁地去造访这个地方。但是我没有去,我一向不相信政府的表态,我只相信行动。我每次打电话给地方官员的时候,问怎么样,路修了没。他说正在修、正在修。我问老百姓,修了没有,老百姓说没有啊。所以我更相信老百姓,当然我更相信自己的实地考察。


  5月31号,我带着报社四人的报道组,带了视频直播的报道组一起去了。我们第一天做了七小时的直播。从学校到天梯路,就看你们到底修了没有。什么地方断的,什么地方没有护栏的,所有的这种危险的地方我都把它记录下来,同时给出解决方案。


  在6月1号到6号,我们先后做了十个版,再次把这个事情推到风口浪尖。


  

  

  

  在这个过程中,四川省还几次想让我们停止这个报道,但是我们报社顶住了。我们的总编说了一段非常让我感动的话,她说,我们所有人欠孩子一条路,我们必须要做,再大的压力一定要让这条路能够通达。


  在6月6号,孩子们上学的那一天,我们所有的视频报道组准备直播孩子天梯上学的这个路,那将是非常震撼的。但是在我们到达悬崖边的时候,村干部接到电话,县里面要求孩子们不能走天梯,必须要绕道走。我就跟着他们去绕道走。绕了六个半小时,走的都是断桥、隧洞、泥石流,所以天梯这条路反而是最直接的一条路。孩子们走下来之后说,我再也不想走这条路了。家长说,我宁愿不让孩子上学也不愿意再绕道了。

  

  孩子一个个都累成这样。

  

  实际上,悬崖村只是整个凉山问题的冰山一角,它也是我现在所做的社会影像调查的其中的一个点,我将以悬崖村这个点来展开更多的对当地的调研。我们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寻找解决方案。我们所有的报道不是批评政府,是跟政府一起探讨,找到一个解决方案。大家都要诚实地面对现实的困境,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这样的话才能够共同地推动这个社会的进步。


  高看(每日一图,与文无关。十一月图片主题:集市)

10Oberstaufen3.JPG

  在德国巴伐利亚的一个风景名胜区内的小镇奥伯斯陶芬(Oberstaufen)住了几个月。这天听见外面人声鼎沸,推窗往下一看,社区正利用周末办yard-sell。


  近期文章:

  世界两大巨头,横论历史文化  
  
历史这一团乱麻,是否真能理出线头?  
  
乔治·奥威尔,这位预言家有了一座新铜像  
  
十月革命:理论家的鸡汤,阴谋家的鸡蛋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缝史  
  
迟到的正义,到底算不算正义?  
  
四桩几乎未遂的“学术诈骗案”展現人格  
  
数码文化崛起,改写文化和学术殿堂规则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