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9,552,40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一位经济专家探讨多变环境中的不
· 从与上一代的代沟,转到与下一代
· 在红色国家做到“不要告密”有多
· 从贸易战到真正的战争有多远?
· 极权国家七种有效洗脑驭民术
· 王希哲批评阎淮《进出中组部》分
· 中国式合纵连横的传统战略思维此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 民众对袁世凯的兴趣之大令我吃了一
 · 读到了几首痛悼追念刘晓波的诗
【识】
 · 极权国家七种有效洗脑驭民术
 · 一位口述史专家细谈甘苦
 · 奇文共欣赏:“梁家河大学问”课题
 · 中国式社会焦虑如此严重,如何化解
 · “爱国”与“卖国”的恶性循环
 · 言论自由所面临的异化危险
 · 世上事情分三类:黑的,白的,灰的
 · 专家解剖党代会:权力的剧场
 · 从汉语中的外来词,看中外文化交流
 · 五四在台湾没声音,在大陆则要辨真
【史】
 · 从与上一代的代沟,转到与下一代的
 · 史学界关于毛泽东研究的“潘杨之争
 · 于光远前妻被红军烈士军长的女儿迫
 · 余英时教授论戊戌政变失败的真正原
 · 20世纪东亚演义,在21世纪如何续写
 · 当年的功劳簿,历史的黑名单
 · 敢有歌吟动地哀,于无声处听惊雷
 · 悼念一位刚刚去世的彪炳青史的英雄
 · 西方博物馆中的中国瑰宝都是赃物吗
 · 乌托邦不要紧,千万别不择手段去实
【事】
 · 在红色国家做到“不要告密”有多难
 · 改变这个世界的往往是边缘人
 · 达赖喇嘛点评几代中共领袖
 · 一个幸运者来美国看病得救的经历
 · 他的目标:让人们能识别出胡说八道
 · “钱能通藤”“有钱能登象牙塔”?
 · 升级版文革已经开场,还有谁怀疑吗
 · 川普要见金正恩,抢了习近平的风头
 · 习近平修宪,为何人大代表“掌声雷
 · 秦晖教授少年时“盲流奇遇”让我忆
【视】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拾】
 · 一位经济专家探讨多变环境中的不变
 · 从贸易战到真正的战争有多远?
 · 王希哲批评阎淮《进出中组部》分量
 · 中国式合纵连横的传统战略思维此路
 · 杨奎松:《毛泽东传》作者自辩很不
 · 《毛泽东传》作者潘佐夫反驳杨奎松
 · 杨奎松点出潘佐夫《毛泽东传》若干
 · 时代不一样,人完蛋的风险系数也不
 · 为什么这么多穆斯林如此憎恨西方?
 · 毛泽东并未授意炮制“第一张大字报
存档目录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耶路撒冷,何其有幸,又何其不幸!
   

  川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世界哗然。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长文解读耶路撒冷百年史:一座“圣城”如何成为冲突中心?——围绕耶路撒冷的冲突可追溯千年,但当前这场冲突完全是20世纪的事,根源在殖民主义、民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


  老高按:在朝鲜的原子弹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之际,地球上另一个冲突热点地区——中东,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中心:川普宣布认定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决定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这实在是一个同样具有极大爆炸性的举措,世界为之哗然。
  不少人剖析川普此举的动机,是他不脱商人本色,受到利益驱使,要以此来取悦犹太群体,获取他们对自己掌权的支持,于是置美国国家利益和全球稳定于不顾。不能说全无道理,但过于简单和肤浅。
  对这样一个复杂的问题,我自感知识储备不够,今天读到纽约时报中文网上一篇图文并茂的长文《耶路撒冷为何成为冲突的中心?》,转载于下,供各位关心国家大事的朋友参考。

  
耶路撒冷为何成为冲突的中心?

  Mona Boshnaq, Sewell Chan, Irit Pazner Garshowitz, Gaia Tripoli
  翻译:陈亦婷、王相宜,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7年12月8日

       鸟瞰耶路撒冷老城。        

“圣城”耶路撒冷的百年冲突史

   


围绕耶路撒冷的冲突可追溯到数千年前,但当前这场冲突完全是20世纪的事,根源则在于殖民主义、民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

1917年12月,也就是100年前的这个月,英国将领埃德蒙·艾伦比(Edmund Allenby)击败奥斯曼土耳其守军,夺取了对耶路撒冷的控制权。出于对其神圣地位的尊重,他下了马,步行经由雅法门进入老城。

此后的一个世纪里,耶路撒冷成为各方争夺的猎物,不仅有犹太人、基督徒和穆斯林,还有外部力量,当然还有当今的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不顾阿拉伯国家、土耳其甚至是法国等亲密盟国领导人的担忧,选择本周宣布美国将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兴许是一个合适的时机。

围绕耶路撒冷的冲突可追溯到数千年前,包括圣经时代、罗马帝国和十字军东征,但当前这场冲突完全是20世纪的事,根源则在于殖民主义、民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纽约时报》请来了几位专家,为读者解读过去一个世纪的重要时刻。


1917–48年英国托管

1917年,英国士兵在雅法门等待埃德蒙·艾伦比将军的到来。    Culture Club/Getty Images

1917年,英国士兵在雅法门等待埃德蒙·艾伦比将军的到来。


1948年4月,耶路撒冷的哈伽拿卫军。    Israeli Government Press Office, via Getty Images

1948年4月,耶路撒冷的哈伽拿卫军。

1947年,英国当局驱逐犹太移民。    Pinn Hans/Agence France-Press - Getty Images

1947年,英国当局驱逐犹太移民。

英国托管期间,耶路撒冷老城的巴勒斯坦囚犯。    Fox Photos, via Getty Images

英国托管期间,耶路撒冷老城的巴勒斯坦囚犯。


“耶路撒冷对英国人非常重要,正是他们把耶路撒冷确立为首都的,”希伯来大学(Hebrew University)历史地理学者耶霍舒亚·本-阿里耶(Yehoshua Ben-Arieh)说。“在第一和第二圣殿时代过后,那里原本已经不是任何人的首都了。”

艾伦比进入耶路撒冷后,英国统治耶路撒冷30年。在建立犹太人家园的犹太复国主义愿景吸引下,大量犹太定居者在此期间涌入耶路撒冷。与此同时,当地的阿拉伯民众也接受了奥斯曼帝国灭亡的现实。从1517年开始,耶路撒冷一直处于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下。

“吊诡的是,犹太复国主义退出了耶路撒冷,尤其是老城,”耶路撒冷政策研究所(Jerusalem Institute for Policy Research)高级研究员阿姆农·拉蒙(Amnon Ramon)说。“一是因为耶路撒冷被视为海外犹太人的象征,二是因为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圣地被认为问题丛生,无法孕育出一个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犹太国家。”

很多早期犹太复国主义者是世俗的欧洲社会主义者,鼓舞他们的是对民族主义、民族自决和摆脱迫害的关心,而不是宗教愿景。

“耶路撒冷可以说是一潭死水,退化成了他们一直试图赶走的一种保守文化,”英格兰埃克塞特大学中东政治中心(Middle East politics at the University of Exeter)的教授迈克尔·邓普尔(Michael Dumper)说。“特拉维夫是在山上建起来的一座全新的城市,是现代化的结晶。”

他说,对阿拉伯人来说,“不再归属于奥斯曼帝国仍然是件不可思议的事。他们的社会在建立起一种新秩序。当地的巴勒斯坦贵族,耶路撒冷的大家族,成为了巴勒斯坦民族运动的领袖,突然与犹太移民形成了对峙。”

对这种移民的反对引发了巴勒斯坦民众的几场死伤惨重的暴乱,犹太人对英国的统治和1939年实施的移民限制措施——禁止很多逃离大屠杀的犹太人入境——极为不满。战后的1947年,联合国批准了一项两个国家——一个犹太,一个阿拉伯——分治的方案,耶路撒冷因地位特殊而由一个“国际特别政权”管理。


1948–67:被分裂的城市

1948年左右,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离开犹太人聚居地,前往阿拉伯人的领地。   Three Lions/Getty Images

1948年左右,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离开犹太人聚居地,前往阿拉伯人的领地。

1948年,犹太人离开耶路撒冷老城的一个区域。    John Phillips/The LIFE Picture Collection, via Getty Images

1948年,犹太人离开耶路撒冷老城的一个区域。

1948年2月,在汽车爆炸袭击发生后,耶路撒冷中部被毁坏的建筑。    Hugo H. Mendelsoh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1948年2月,在汽车爆炸袭击发生后,耶路撒冷中部被毁坏的建筑。

1948年5月14日,戴维·本-古里安在特拉维夫宣读以色列独立宣言。    Zoltan Kluger/Israeli Government Press Office, via Getty Images

1948年5月14日,戴维·本-古里安在特拉维夫宣读以色列独立宣言。


阿拉伯人拒绝分治方案,并且在以色列1948年宣布独立一天后,阿拉伯国家就对这个新成立的国家发起了攻击。他们被打败了。在双方的武装分子和暴徒制造的暴力中,大量犹太人和阿拉伯人背井离乡。

耶路撒冷被一分为二:西边一半属于刚建国的以色列(按1950年通过的以色列宪法的规定,也是其首都),靠东的一半,包括老城,则被约旦占领。“对巴勒斯坦人来说,它就是一个集会地点,”邓普尔说。

他说,以色列和约旦基本上都把精力放在了其他地方。以色列把富饶的沿海地区,包括海法、特拉维夫和阿什凯隆变成了一个欣欣向荣的商业区,而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一世(Abdullah I)则把重点放在了发展约旦自己的首都安曼上。

据伊利诺伊州立大学(Illinois State University)历史学者伊萨姆·纳萨尔(Issam Nassar)介绍,建国初期,考虑到来自联合国和欧洲大国的压力,以色列不愿把太多精力放在耶路撒冷上。


1967–1993年:两场战争与一次起义

1993年,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在耶路撒冷发生冲突。    Menahem Kahana/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1993年,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在耶路撒冷发生冲突。

1967年,在大马士革门附近分割东西耶路撒冷的墙。    Micha Bar-Am/Magnum Photos

1967年,在大马士革门附近分割东西耶路撒冷的墙。

1967年,以色列占领东耶路撒冷后,士兵们拿着没收来的约旦国王侯赛因的画像。    Leonard Freed/Magnum Photos

1967年,以色列占领东耶路撒冷后,士兵们拿着没收来的约旦国王侯赛因的画像。

在1967年阿以战争期间,以色列士兵在阿克萨清真寺。    Gilles Caron/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在1967年阿以战争期间,以色列士兵在阿克萨清真寺。


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Arab-Israeli War of 1967)极大地左右了对耶路撒冷的现代争夺,在那场战争中,以色列不仅击败了入侵的阿拉伯军队,而且占领了埃及的加沙地带和西奈半岛,约旦的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以及叙利亚的戈兰高地。

“1967年有两个转折点:一是伟大的胜利,战前对失败的恐惧很快转变为欢欣鼓舞,以及认为一切皆有可能的感觉;另一个是占领老城对人们情绪上的影响,”以色列巴尔伊兰大学(Bar-Ilan University)的政治学家梅纳赫姆·克莱因(Menachem Klein)说。

从那以后,以色列士兵在哭墙祈祷的画面便深深印在以色列的国家意识中——在约旦统治期间,以色列人被拒绝前往那里。

“耶路撒冷成了狂热的宗教崇拜中心,之前从未真正出现过这种情况,”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现代阿拉伯研究教授拉希德·哈利迪(Rashid Khalidi)说。“对它的痴迷现在到了一种非同寻常的程度,因为强硬的宗教民族主义已经在以色列政治中占据支配地位,哭墙是它的焦点。”

1977年,右倾政党利库德集团在梅纳赫姆·贝京(Menachem Begin)的领导下取得胜利,以色列对耶路撒冷的重视得到了进一步强化,它被视为该国身份认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虔诚的定居者在以色列的政治生活中变得更加突出,其漫长的崛起过程从未真正中断。来自俄罗斯和东欧的老式社会主义者让位给来自中东和北非等地,更为多样化、也更加虔诚的以色列人。

作为这种转变的一部分,耶路撒冷作为象征的重要性被强化了。通过阅兵仪式和学校课程,它在犹太人历史上的作用得到强调,以色列各地的学生都会在学校组织下到那里去参观。这个进程在1980年达到高潮,当时的议会通过了一项法案,宣布“完整而统一的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尽管以色列中止了吞并东耶路撒冷的行动,否则很可能引起国际社会的愤怒。


1993年至今:奥斯陆及其他

11月,在以巴勒斯坦人为主的东耶路撒冷,一个犹太人定居点正在建造中。    Ahmad Gharabli/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11月,在以巴勒斯坦人为主的东耶路撒冷,一个犹太人定居点正在建造中

2001年,一名巴勒斯坦炸弹自杀袭击者将自己引爆之后。    Getty Images

2001年,一名巴勒斯坦炸弹自杀袭击者将自己引爆之后。

2016年,以色列士兵拒绝巴勒斯坦人从约旦河西岸进入耶路撒冷。    Daniel Berehul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016年,以色列士兵拒绝巴勒斯坦人从约旦河西岸进入耶路撒冷。

2001年,在第二次暴动中,巴勒斯坦人在阿克萨清真寺向以色列警察扔鞋子。    Getty Images

2001年,在第二次暴动中,巴勒斯坦人在阿克萨清真寺向以色列警察扔鞋子。


1993年的《奥斯陆协议》提议建立一个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管理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但没有就边界、难民和耶路撒冷的地位等核心问题达成协议。在之后的近四分之一个世纪里,达成持久和平协议的前景似乎变得更加渺茫。

2000年,右翼政治家阿里埃勒·沙龙(Ariel Sharon)访问了一处圣地,犹太人称之为圣殿山(Temple Mount),穆斯林称之为神圣禁地(Noble Sanctuary),那里坐落着阿克萨清真寺(al-Aqsa Mosque)和岩石圆顶清真寺(Dome of the Rock)。沙龙的行为引发了暴力冲突,导致第二次巴勒斯坦人大起义,在之后的五年里造成约3000名巴勒斯坦人和1000名以色列人丧生。

巴勒斯坦人认为,犹太定居者侵占了东耶路撒冷,以色列以取消巴勒斯坦人的居住许可作为回应,导致问题更加复杂。即便如此,在耶路撒冷的人口构成中,阿拉伯人仍占30%至40%左右。

“整个国际社会一致认为,1967年以来,以色列吞并东耶路撒冷并在那里定居是非法的,并且拒绝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哈利迪说,“如果特朗普改变这个立场,那么考虑到耶路撒冷对阿拉伯人和穆斯林的重要性,长期的巴以协议或阿以关系的长期正常化将会很难达成。”

本-阿里耶表示,争夺这座城市的冲突很可能会持续下去。“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冲突升级为国家冲突,耶路撒冷是核心问题,”他说,“耶路撒冷是三个宗教的圣地,但是现在,在以色列这片土地上出现了两个国家——一个是犹太人的,一个是当地阿拉伯人的,他们都想要耶路撒冷。不是耶路撒冷需要他们,而是他们需要耶路撒冷。”



  高看(每日一图,与文无关。十二月图片主题:嘉树)

1512757332427688.jpg

  美国加州北部有多个国家和州立的红木(redwood)公园,原始的加州红木森林曾经覆盖约81万公顷的海岸线,自加州北部一路绵延至俄勒冈州南部;然而今日,只剩约4%,即约3.4万公顷的树林残存下来。但幸存的也有数以万计棵北美红杉,足以让我叹为观止。像这样能容车通过的巨树,在这些公园中有多棵。红木公园有许多比这还大的树(我见过的有一棵树足要17人伸长手臂才能合抱),在这些公园多可免费漫游,唯独这样的树,要交五美元才能开车从中通过。但谁会舍不得五美元而绕道而行呢!开车穿过大树树干,是难得的体验啊。

  近期文章:

  朝鲜怎样将中美日韩玩弄于股掌之中  
  
驱赶之后呢?如何解决城市化中新移民问题  
  
中国人反美心态的历史根源  
  
世界两大巨头,横论历史文化  
  
十月革命成功之道:敢于打破底线  
  
这样的川普,习近平求之不得!  
  
历史这一团乱麻,是否真能理出线头?  
  
十月革命:理论家的鸡汤,阴谋家的鸡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