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9,490,67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为什么这么多穆斯林如此憎恨西方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毛泽东并未授意炮制“第一张大字
· 余英时教授论戊戌政变失败的真正
· “爱国”与“卖国”的恶性循环
· 聂元梓新回忆录删去的中共高干特
· 20世纪东亚演义,在21世纪如何续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 民众对袁世凯的兴趣之大令我吃了一
 · 读到了几首痛悼追念刘晓波的诗
【识】
 · “爱国”与“卖国”的恶性循环
 · 言论自由所面临的异化危险
 · 世上事情分三类:黑的,白的,灰的
 · 专家解剖党代会:权力的剧场
 · 从汉语中的外来词,看中外文化交流
 · 五四在台湾没声音,在大陆则要辨真
 · 世界新闻自由日,让我们来谈谈删帖
 · 全球化为什么在中国和西方都加剧不
 · 世界读书日反省:哪些因素冲击阅读
 · 鸿茅药酒有毒不算啥,酱茅特供才真
【史】
 · 余英时教授论戊戌政变失败的真正原
 · 20世纪东亚演义,在21世纪如何续写
 · 当年的功劳簿,历史的黑名单
 · 敢有歌吟动地哀,于无声处听惊雷
 · 悼念一位刚刚去世的彪炳青史的英雄
 · 西方博物馆中的中国瑰宝都是赃物吗
 · 乌托邦不要紧,千万别不择手段去实
 · 毛泽东搞文革的动机,这个问题很重
 · 介绍一套面对年轻人的通俗民国史
 · 瞿秋白的启示:中共领袖为何被打成
【事】
 · 改变这个世界的往往是边缘人
 · 达赖喇嘛点评几代中共领袖
 · 一个幸运者来美国看病得救的经历
 · 他的目标:让人们能识别出胡说八道
 · “钱能通藤”“有钱能登象牙塔”?
 · 升级版文革已经开场,还有谁怀疑吗
 · 川普要见金正恩,抢了习近平的风头
 · 习近平修宪,为何人大代表“掌声雷
 · 秦晖教授少年时“盲流奇遇”让我忆
 · 拥护可以反对的政权,反对只准拥护
【视】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拾】
 · 为什么这么多穆斯林如此憎恨西方?
 · 毛泽东并未授意炮制“第一张大字报
 · 聂元梓新回忆录删去的中共高干特务
 · “中国故事”怎样才能讲得好?
 · 当代俄国历史教科书对这一百年怎么
 · 从英法联军的眼睛来看圆明园劫难
 · “文革再来一次”气氛日浓意味着什
 · “遇到红灯绕着走”,到底对不对?
 · 国际法庭审判红色高棉刽子手旁听记
 · 叙利亚为何蠢到用毒气招来美国攻击
存档目录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汪精卫有一个判断比蒋介石高明
   

  以历史后见之明,汪精卫1937年初春对中共的判断无疑高于蒋介石。3月6日,陈诚宴请梅贻琦、王世杰、翁文灏、傅斯年等知识分子,“对于西北之事变无不痛骂,并均主张彻底解决。”只是他们和汪的想法都未能变成决策,蒋只能在1949年痛别大陆


  老高按:今天下午我将对新泽西的一位退休老人进行视频访谈,题目是:汪精卫河内遇刺还有多少谜?这位老人叫何重光,是汪精卫的外孙女。十多年前,我对她的父母、汪精卫的长女汪文惺、女婿何文杰,做过系列长篇专访,可惜当时视频技术尚不成熟,两位老人都在两三年前以百岁高龄去世,我未能留下视频资料。
  从今年春天开始,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五下午我主持的《历史明镜》节目,对何重光女士进行访谈,讲题当然都是围绕她的外祖父、中国近代史上争议最大的人物汪精卫。迄今已经谈了多个话题,像汪精卫的红颜知己、汪精卫与孙中山的关系、汪精卫刺杀摄政王、汪精卫南京遇刺经过……等等。有些话题,是我感兴趣的,但是并非从事历史研究的何重光,对这些话题不了解,未必能回答我的提问。于是我吸取教训,挑选她相对熟悉的话题来请她讲。这一访谈,将持续下去,今后几个月,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五下午的《历史明镜》视频访谈节目,都是请她当嘉宾。
  今天恰巧读到中国大陆学者傅国涌在台湾《上报》的一篇文章,写的主角是蒋介石,但提起汪精卫来作为对比,有点意思,转载在这里,供读者参考。


  中共不足为患:蒋介石1937年的决策依据

  傅国涌,上报

  1937年1月13日,蒋介石在奉化溪口,私下对张学良有个评价:“胆大而怕死,狡狯而糊涂,不可以道理喻也。”西安事变因斯大林需要蒋介石来对付日本人,蒋才得以脱险,不仅张学良、杨虎城两个主角此后的命运已注定,以历史的后见之明,国民党政权在大陆的崩解也由此开启,虽然当时毫无迹象,但仅仅12年蒋就被迫离开故土,永无归期。不能不说,西安事变,无论张、杨还是蒋都是输家,唯有中共成了唯一的赢家,其关键就是蒋在西安脱险之后的抚共决策,几乎一念就决定了未来的变局。历史常有出人意料之处,常常不是一个人凭一己之智所能事先料定。蒋如知后事如此,绝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是年1月5日,蒋研究对共党方针,认为:“应与共党以出路,而以相当条件收容之;但须令其严守范围。”1月30日,又说:“故对于共匪之处置,应慎重考虑。彼于苏俄既无接济,而于主义又难实行,若其果有民族观念,不忘为黄帝后裔,则于其穷无归时而收服之,未始非一良机了。”2月1日,他反省上个月的事,说:“陕甘问题,尚未能和平解决;然逆匪内部涣散,同床异梦,共党虽从中操纵作梗,亦不敢明目张胆,而且中央对共已有相当示意,忽使其失望,料彼亦终于屈服也。”2月13日,他研究对共党处理方针,“先监视,后统制”,三天后,又定下“对内则编共而不容共”的方针。到3月1日,他反省上月的事,特别提到三中全会完成,对共党方针决定。他在3月15日思考所处的时代环境和地缘政治,说:“中国始终在倭俄夹攻中,尤以今年必须在日本伪亲善、共匪假投降,阴沉情势之下,稳定阵线,充实国力,或可免于危险。”
  不难看出,他虽与中共打了十余年交道,劳民伤财,耗费国库,牺牲惨重,其实对中共的本性并无深切了解,他幻想过中共会屈服,可以通过收编解决的,但又清醒中共只是假投降。这大概是他一生做出的最重大的决定。他在西安事变脱险之后,为何非得容共,是否有苏联的因素在内?以往我也觉得苏联的压力可能是他做出这一决定的重要因素。但从3月3日的陈诚日记来看,这一思路有些问题,至少与蒋的判断不合。

  蒋大错特错

  这一天上午,陈诚见蒋介石时,说起一般对于西北的处置,似有奖乱之意。蒋不以为然,“认为用兵是不得已之事,须过虑部下及人民之牺牲及国家之地位,对张部拟待调出后再行设法,使其为国家武力,对杨仍极主解决,对匪则视国际及国内变化如何而定,因今后匪不足为患,而大患在军阀。又复员后部署,应以监视四川为主,对于李、白拟以国防会议名义,使其来京,如李、白同意,即定开会日期。”他嘱陈诚拟军事部署:“汉中、宜昌、施南、沅陵均应置重兵。”
  陈是他的亲信,这些私下交谈,比那些冠冕堂皇的公开说辞无疑要更真实,他说得很清楚,中共已不足为患,大患是军阀,除了他提到的桂系李宗仁、白崇禧,四川的刘湘、刘文辉、邓锡侯这些人,没有提及的韩复渠、陈济棠、龙云、阎锡山,到处都是他眼里的军阀,他在私下对这些人常有点评,比如他说阎锡山:“此人阴险卑劣,不顾大局”、“此人投机取巧,趋新附奇”,他说韩复渠“奸诈卑劣,尤可痛也”。此时,他将这些有地盘、有枪杆的军阀视为心腹大患,宁愿放过中共,以收抚的方式来处置,虽然他在做这一决定时也很艰难,甚至夜不成眠。但这一决定对未来将产生的根本影响,是他完全估计不及的。军阀要的是无非地位、金钱、权力,而中共要的是政权,这一点从未改变过。蒋认为他们已不足为患,真是大错特错。作为政治领袖,既有如此重大的判断失误,就要为此承担一切后果。
  陈诚见蒋的当天下午,又见了汪精卫,相比之下,汪对中共的认识要比蒋清醒得多——“对于赤匪极力主张肃清,并谓第三国际指赤匪之四点极堪注意:服从中央推动抗日。占领临潼、宝鸡以北地区,树基础。尽力分化国民党,使其成为容共、剿共二派。待机发动推翻国民党之统治。”
  以历史的后见之明,汪的这一判断无疑高于蒋:80年前,1937年的初春,唯有将中共彻底肃清,才能免除后患。3月6日,陈诚宴请梅贻琦、王世杰、翁文灏、袁同礼、何廉、傅斯年等知识分子,“对于西北之事变无不痛骂,并均主张彻底解决。”只是他们和汪精卫的想法都未能变成决策,蒋介石也只能在1949年痛别大陆了。

  高看(每日一图,与文无关。九月图片主题:古镇)

普林斯顿镇1.JPG

  本月图片主题,告别沧海,走进小镇。离我最近的古意盎然的著名小镇,是美国头号名校普林斯顿大学坐落的普林斯顿(Princeton),普林斯顿比哈佛所在地麻省剑桥、耶鲁所在地康州纽黑文、哥伦比亚大学所在地纽约曼哈顿上城、宾州大学所在地费城……都更有韵味,更有底蕴。因为近,我常去,也常带远道慕名而来的朋友去,在普林斯顿大学和普林斯顿镇,拍下的照片没有一千,也有数百。只是我太笨,拍不好,奈何!


  近期图文:

  不能让他们再次惨死:我的五分钟发言稿  
  
在“政治正确”背后:为什么取舍这么难  
  
文武集团两方对案回忆武汉“七二○”  
  
自由自由,多少诡辩和悖论假汝以行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面对历史最重要的不是知识,而是诚实  
  
清算权贵弊政,必须从否定维稳开始  
  
谈了“谁是中国人”,再看“何为中国”  
  中共为什么超乎寻常坚持“党的领导”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