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列颠地主的博客  
I am a Chinese, living in the UK, majoring in engineering, and interested in Chinese culture  
我的名片
不列颠地主
 
注册日期: 2015-08-24
访问总量: 311,54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门外汉眼里的新冠病毒、感冒、肺
· 对这次武汉新冠病毒疫情的几点思
· 借死人来整活人
· 台湾选举后国民党的活路在哪里?
· 新年第一炮,伊朗吃个哑巴亏
· 纪念一代伟人毛泽东
· 美国成立太空军的理想很丰满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旅游】
 · 中国兰州之行
 · 八月份陕西宝鸡行
【非原创博文】
 · 粟裕将军指挥的豫东战役
 · 许世友、粟裕在济南战役中的角色
 · <转载> 抗日战争中的“铁军”
 · 谁说张灵甫将军不是抗日名将?
 · 夫置之死地而后生---特种兵野战实例
 · 书评: 《大清相国》
 · 关于中国和印度的‘藏南’之争
 · 名家说戏: 陈素真的豫剧《宇宙锋》
 · 专家评戏: 梅兰芳的唱腔点滴
 · 看京剧名家怎样吐槽
【热点时事】
 · 对这次武汉新冠病毒疫情的几点思考
 · 借死人来整活人
 · 台湾选举后国民党的活路在哪里?
 · 新年第一炮,伊朗吃个哑巴亏
 · 祝贺英国保守党胜利,脱欧即将完成
 · 谁来给民主的香港擦屁股?
 · 马蜂窝里乾坤不大
 · 香港区议会选举不值得大惊小怪
 · 解析一下美国国会的《香港人权与民
 · 香港社会各阶层态度的初步分析
【英伦风光】
 · 跟踪、记录‘昙花一现’过程
 · 昙花开
 · 叶落归根好,好沉重
 · 魚翅瓜
 · 初游马德里
【工程学】
 · 门外汉眼里的新冠病毒、感冒、肺炎
 · 美国成立太空军的理想很丰满
 · 一句话捅了马蜂窝
 · 聊聊飞机的可靠性
 · 一则有关中国技术引进的往事
 · 干它一票,迎接 WTO
 · 再谈大飞机的制造技术
 · 面条是如何做成的 (二)
 · 面条是如何做成的 (一)
 · 谈谈"3D打印"技术
【艺术】
 · 《都挺好》揭示的社会问题
 · 古诗赏析 (9) 春夜喜雨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八: 《西厢记》中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七 张派名剧《西厢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六: 生活不是绯闻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五: 张派青衣的一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四: 关于"十旦九张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三: 张派青衣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二: 旦角的花衫
 · 闲谈京剧流派之三十一: 王派名剧《
【文史】
 · 纪念一代伟人毛泽东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6补)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5)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4)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3)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 (2)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 (1)
 · 30年后再读一下‘四二六社论’
 · 五四到六四,国家的执行力的变化
 · 长春战役中解放军的战争资源分析
存档目录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转载> 抗日战争中的“铁军”——新四军七旅
   


论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渊源,几乎是和国民革命军同源。晚清时期,朝庭开始搞洋务,包括开始矿冶工业、建立以外购军舰为主体的海军、建立以外购军火为主体的陆军。特别是新式陆军的和与之相配套的陆军学校都明显地区别于满清的旧军队体系。这支军队不久即将清庭的话语权给夺了去,完成了一次政权的"禅让"。遗憾的是,新军的建立却未完成一个有效的指挥体系,使得民国的军队明显地带有晚清军队地方化的特征,尾大不掉。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俄国势力在南国登陆,建党军、建军校,联合东南诸省的地方军队势力,大举北进、造反,这是国民革命军的建军之初。

那时,国民党和共产党是受教于俄国布尔什唯克的一对师兄弟,其中的一支由共产党参于的第四军更是具有较强的战斗力,被称为"铁军"。在"铁军"中的一支武装参与了南昌暴动,成为第一支成建制的共产党的武装力量。这支军队几经周折,从潮汕、湘南、湘赣井冈山、瑞金,成为中央红军的种子部队、拳头部队。

若是从时间的座标系中逆向追溯,这支部队是隶属于中部战区的陆军第83集团军第127师,军改之前属于第54集团军建制,裁军之前属于第43军,全军整编之前它是东野6纵16师,再往前就是来自"黄三师"(新四军第三师,师长黄克诚将军)的第七旅。

下面这一篇文章记录的是这支军队在抗日战争时期的足迹,有一定的史料价值。与此相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9军军史中反复写到它,吴法宪将军的回忆录里更是详细记叙了他本人在这支军队中的成长经历。

最奇特的是,它始终是共产党统领的军队里最强悍的一个作战单位。甚至于在今日,从它的装备和训练內容也可以判明一些中国军队的战略关注点。


(下边是原文)

由北伐战争中著名的“叶挺独立团”、并冈山“朱毛红军”(红4军)逐步发展形成的红一方面军红l军团第2师,素有“铁军”之称。在抗日战争中,这支部队先后改称八路军第115师第343旅第685团、八路军苏鲁豫支队、八路军第5纵队第1支队、八路军第115师教导第1旅、新四军第3师第7旅,转战华北、华中战场,沉重打击日本侵略军,为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红一方面军第1军团第2师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115师第343旅第685团,开赴抗日前线,首战平型关

1937年7月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国共两党实现第二次合作。根据国共两党达成的协议,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红一方面军红1军团第2师改编为八路军第115师第343旅第685团,杨得志任团长,陈正湘、肖文玖任副团长,彭明治任参谋长,邓华任政训处主任。红2师原辖的第4、第5、第2团依次改为第1、第2、第3营。

七七事变后,华北日军迅速攻占了北平、天津,尔后沿津浦、平汉、平绥三大铁路线向华北腹地展开战略进攻。为解救华北危局,第685团不待改编就绪,即誓师出征。8月22日,由陕西三原出发,途经韩城芝川镇,东渡黄河,沿同蒲路向晋东北抗日前线挺进。

9月22日,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一部从灵丘向平型关方向进犯。第115师确定在平型关东北方向的关沟经乔沟至东河南镇长约13公里的公路旁,采取伏击战术,将日军歼灭于狭谷之中。

9月25日拂晓,日军第五师团辎重联队等部沿灵丘至平型关公路由东向西开进。7时许,全部进入第115师预伏地域。依据第115师首长的命令,第685团于小寨至老爷庙之间的乔沟实施突击,歼日军先头部队。第687团在蔡家峪和西沟村之间切断了日军的退路。第686团于小寨至老爷庙之间的乔沟实施突击,把日军压缩在狭谷之中。在此期间,先期进至东跑池的日军一部试图回援老爷庙,亦被685团所阻。日军多次反扑,但一次又一次被击退。随后,第685团与第686团密切配合,将该部日军全部歼灭。

平型关战役首战告捷,歼灭日军1000余人,击毁汽车100余辆,马车200辆,缴获长短枪1000余支,取得全国抗战开始后中国军队主动寻歼日军的第一个大胜利。这个胜利是在日军长驱直入、友军节节败退、华北危急的形势下取得的,因此沉重打击了日军的气焰,粉碎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提高了八路军的声威,鼓舞了全国军民抗战的信心。第685团在这次作战中,伤亡206人,其中干部50人。

10月,沿平汉铁路进攻的日军,占领石家庄后,以第20、第109师团沿正太铁路西犯,企图配合沿同蒲铁路南犯的日军会攻太原。为配合国民党军保卫太原,11月初,第685团与第686团和第129师一部在晋东广阳镇地区又伏歼日军1000余人,缴获步枪300支、骡马700余匹及一批军用物资,牵制了日军进攻太原的行动。

12月,第685团第2营(即原红5团,于1938年2月扩编为第八路军第115师第5支队,7月上旬由冀南挺进冀鲁边的乐陵、宁津地区,9月编入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解放战争时期,编为第二野战军第16军第46师第136团)和第1营4连,由2营营长曾国华率领进至阜平地区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争。团长杨得志率第685团主力在洪洞以北赵城地区发动群众,补充部队,另组建新2营。

1938年2月,第685团随第115师师部进至晋西吕梁山隰县、午城地区,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寻机歼敌。时值日军对晋西和黄河渡口进攻。3月14日至18日,第685团会同第686团在蒲县至大宁间公路沿线的井沟、午城地区,多次袭击、伏击日军,歼日军近1000人,焚毁汽车60余辆,缴获骡马200余匹及大批军用物资,收复午城,切断了蒲县至大宁的交通线,对开辟晋西南抗日根据地有重要意义。

6月,团长杨得志调第344旅任代旅长,第685团团长由彭明治继任。

9月中旬,第685团和第686团在汾(阳)、离(石)公路之薛公岭、油房坪、王家池等地伏击日军,连战告捷,挫败了日军西犯黄河河防威胁陕甘宁边区的企图。

 

贯彻“巩固华北,发展华中”的战略方针,改称八路军苏鲁豫支队,挺进苏鲁豫皖边,巩固和扩大湖西、皖东北抗日根据地

根据中共中央“巩固华北,发展华中”的战争方针,为加强山东的抗日武装力量,巩固和发展山东抗日根据地,1938年9月,中央决定派第685团进入山东。10月,第685团由晋西至晋东南屯留县靠近八路军总部集譬待命。

12月7日,第18集团军总司令朱德、副参谋长左权亲临685团驻地看望全体指战员,并对干部和部队分别进行东进动员。为便于行动,第685团改称八路军苏鲁豫支队(开始称苏鲁支队),原团长彭明治任支队长,团政治委员吴文玉(即吴法宪)任政治委员,副团长梁兴初任副支队长,田维扬任参谋长,王凤鸣任政治部主任,原辖的第1、第2、第3营依次改为第1、第2、第3大队。苏鲁豫支队受第18集团军总部直接指挥。

12月10日,苏鲁豫支队从驻地出发,途经陵川、临淇、宜沟、濮阳、定陶、成武、单县,行程1000余公里,于12月27日到达苏鲁边的微山湖以西丰县、单县之间朱集、侯楼、刘元集、张庄地区,完成了战略进军任务。

此时,盘踞丰县北部地区的伪丰沛“剿共”司令王献臣(外号“王歪鼻子”)部,在日军的指使下,频繁袭击当地抗日武装,杀害干部和群众,为害甚烈。12月27日,王献臣率4个团1000余人,在日军配合下攻占了丰县北部的崔庄、韩庄、汪楼等村庄。为了稳定微山湖西局势,巩固和扩大湖西抗日根据地,八路军苏鲁豫支队支队长彭明治决心在当地抗日武装的配合下歼灭王献臣部。12月28日中午,苏鲁豫支队隐蔽地向崔庄方向开进。黄昏,在崔庄西北首羡集、小王庄地区集结。29日凌晨开始攻击。第3大队率先突破崔庄北围寨,第1大队在村东加入战斗。攻击部队猛打猛冲,伪军一部向南溃退,一部负隅顽抗。攻击部队将顽抗伪军严密包围并开展政治攻势,迫其缴械投降。11时,第3大队对南逃伪军实行截击,歼其大部。此时,驻丰县城的日伪军100余人乘汽车驰援,第3大队坚决阻击,予以杀伤。战至黄昏,迫其仓皇退回。此战,共毙伤日军60余人,歼灭伪军4个团800余人,缴获步枪1000余支,轻机枪30余挺。崔庄战斗,是苏鲁豫支队进入平原地区后打的第一个胜仗,使苏鲁豫支队在湖西地区声威大震,极大地鼓舞了湖西人民的抗战热情,群众奔走相告,颂扬苏鲁豫支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八路军。”此次战斗的胜利,奠定了开辟苏鲁豫边区的基础。

随后,苏鲁豫支队转向沛北,在安庄、二郎庙等地,歼灭金啸虎部主力1000余人,将其残部赶到沛县以南。对盘踞在沛县郝寨一带的籍兴科部造成“兵临城下”之势。1939年1月,根据第18集团军总部的命令,将地方党建立的陇海路北八路军山东纵队挺进支队8个大队编为苏鲁豫支队第4大队。2月,争取沛县籍兴科部2000余人反正,编为苏鲁豫支队独立大队。为了巩固和发展湖西的抗战大好形势,苏鲁豫支队第1大队进至丰县西南、砀山以北地区;直属队和第2大队进至沛县以南、徐州以北的敬安集一带;第3大队向单县以南、砀山以北、曹县以东的杨楼、黄岗集、青固镇一带活动;支队部率第4大队和苏鲁豫特委机关移至鱼台的罗屯、金乡的鲍楼一带。各大队在当地党组织配合下,将丰县、沛县、铜山、金乡、单县、砀山的伪军、维持会大部肃清,并扫除了部分反动地主武装和危害群众的土匪武装。至此,陇海路北部丰、沛、砀三县连成一片。3月,第3大队插入豫东,一举攻克虞城,全歼伪县长周子刚部500余人,抗战阵地进一步扩大。

1939年4月初,八路军苏鲁豫支队根据中央的指示除留新发展之游击大队坚持路北外,主力南跨陇海铁路,开辟萧、宿边抗日根据地。4月中旬,挺进津浦路东,以突然动作攻克萧宿灵(壁)边重镇时村,歼灭伪军金耀三部。4月28日,在萧县桂山(村)击退日军进攻,毙伤敌80余人。5月13日,在陇海路南活动的义勇队第2总队2000余人改编为苏鲁豫支队游击第7大队。

1939年5月21日,中共中央书记处致电朱德、彭德怀:“八路军今后发展,主要发展方向是华中”,徐州东南“似有我军发展机会,望令苏鲁豫支队(685团)侦察情形,如可能时,酌派一部分兵力并地方工作干部去徐州东南宿县、灵壁一带地区活动,侦察苏皖边区情况,并建立当地工作,以便南与周骏鸣、西与雪枫取得联系。”苏鲁豫支队遵照中央上述指示精神,主力进至津浦路东的张山集、椿树房、冯山、柏山一带活动,一部伸到宿迁北部的骆马湖、渔沟、双沟一带。徐州、宿县、灵壁的日伪军受到震惊,6月1日,日军从徐州等地出动1700余人,分为7路,每路二三百人不等,附汽车50余辆,炮20余门,坦克4辆,合击苏鲁豫支队于津浦路东之张山集一带。当时,苏鲁豫支队第2、第3大队和独立大队夜行一宿,刚到宿营地,敌已分路袭来,指战员粒米未进,当即占领张山集、前杨庄、贡山、柏山附近山地,依托有利地形,顽强抗击进犯日军,经一日激战,歼敌300余名。苏鲁豫支队亡49人,伤81人。战后,苏鲁豫支队主力转移至津浦路西之鲜沟一带山地。6月4日晨6时,驻淮北萧县等地日军800余人,分乘汽车15辆,附大炮5门,坦克2辆,向刚移驻宿县鲜沟的八路军苏鲁豫支队进犯,10时许,日军增至2000余人,汽车20多辆,大炮9门,向苏鲁豫支队阵地轮番进攻,激战至次日,毙伤日军300余人,击毁汽车3辆。苏鲁豫支队亡15人,伤24人。6月5日,苏鲁豫支队乘日军回撤之机进行反击。该支队第3大队一部在萧县以南小时村又毙伤敌百余名。苏鲁豫支队经5天连续作战,共歼敌700余名,粉碎了敌人的“扫荡”计划。

1939年6月,苏鲁豫支队粉碎敌七路围攻后,各部队相继转移到津浦路西僖山(河南永城属)、黄里(江苏萧县属)一带休整,对所属部队进行了整编,支队扩编为旅的形式,大队扩编为团的形式。以路北游击第3大队与第1大队合编为第1大队;以原第2大队主力与第4大队合编为第4大队;以第3大队、游击第7大队与独立大队合编为第7大队;以原第2大队一部与路南一部分地方武装合编为支队警卫营。整编后,全支队共8869人。

为贯彻落实中央书记处5月21日的指示,苏鲁豫支队重新研究了向徐州东南地区出动的路线和时机。鉴于支队整体运动目标较大,易被敌人发觉,确定第4大队回师陇海路北,在湖西地区坚持斗争;第1大队随中共苏皖边省委书记张爱萍跨越津浦铁路,进入灵壁、泗县一带活动;支队主力留在津浦路西、陇海路南的苏皖边地区,消灭边境地带各据点的伪军和维持会,打开豫皖边的局面,以沟通与新四军彭雪枫支队的联系。

6月下旬,苏鲁豫支队第1大队在大队长胡炳云、政治委员王东保的率领下,绕道宿县以南,跨越津浦铁路,进入皖东北之灵壁、泗县。该区城市皆为敌占,乡村在地主恶霸的统治下,正日益伪化,群众尚未发动,党的基础较薄弱。第1大队进至灵壁县之曹集子,由于新区,四无依靠,遭敌暗算。日军500余以突然动作将第1大队包围,大队部已被袭人。在这异常险恶的情况下,全体指战员沉着应战,奋勇抗击。随第1大队行动的张爱萍将军也手持步枪与指战员站在一起,坚持战斗。日军攻击整日,伤亡百余,毫无收获。当日夜,第1大队胜利突围,继续进军。

8月2日,苏鲁豫支队第1大队转移至睢宁西南的桃园、魏洼、邱集一带休整。日军1个快速中队90余人,分乘3辆汽车,突袭l营营部驻地魏洼。当日军逼近寨门时,隐蔽在青纱帐中的红1连、红2连,突然从两侧出击,痛快淋漓,日军除3名乘车逃脱外,全部被击毙,并缴获5挺轻机枪、3具掷弹筒。第2天,徐州日军出动千余人赶至魏洼,企图报复。第1大队早已安然撤离,日军只好拉着几十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悻悻离去。

10月,第1大队奇袭灵壁、泗县以北的日伪重要据点冯庙,采取里应外合、包围与反包围的战法,经激烈战斗,击毙日伪军近400名,烧毁汽车20余辆,又给当地的日伪军一次沉重打击。

由于我党统一战线的开展和抗日力量的加强,国民党安徽省第6行政区专员盛子瑾与活动于皖东北的八路军、新四军建立了友好关系,使该地的抗日斗争有了较大发展。国民党安徽省主席李品仙怀疑盛子瑾已被“赤化”,免去了盛的一切职务,另派马馨亭、黎纯一分别接任专员和县长。鉴于盛子瑾与他们对立,中共苏皖区委和部队领导研究确定,采取“援盛赶马”方针,帮助盛子瑾摆脱困境,打跑了黎纯一,逼着马馨亭带着1000余人马窜进了泗县东北的大柏圩。大柏圩有3个圩子组成,四周有2米多高的围墙和深宽各丈余的两道水壕。每个小圩子修筑有三四个炮楼,易守难攻。为了捣毁这个窝子,巩固皖东北抗日根据地。上级决定由张爱萍统一指挥苏鲁豫支队第1大队、孙象涵大队、赵汇川大队和新四军第6支队第4总队一部攻击大柏圩。1940年2月5日发起攻击。苏鲁豫支队第1大队担任主攻,由西往东进行攻击,指战员冒着凛冽的寒风,涉过刺骨的冰水,勇猛冲杀,给马部以沉重的打击,歼其大部。李品仙以马代盛扩大反共阵地的图谋未能得逞。

魏洼、冯庙、大柏圩三次战斗胜利,在苏皖边产生了极大的反响,日军领教了八路军的厉害,受到了震慑,再也不敢贸然出动百十号人的队伍出来为非作歹了,那些伪军,一见到胡炳云大队来了,老远地放几枪就跑。日、伪军无奈地哀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来了胡老大!”

5月中旬,苏北国民党顽固派韩德勤,乘日军突袭洪泽湖西岸新四军第6支队第4总队驻地之机,趁火打劫,调集6个团和泗县常备队进占朱湖、新行圩子、金锁镇、界头集等地。5月13日,中共中央中原局书记刘少奇和新四军第6支队第4总队总队长张爱萍统一指挥八路军苏鲁豫支队第1大队、八路军苏皖纵队陇海南进支队和新四军第6支队第4总队一部,对顽军进行自卫还击。经13天激战,歼顽军1000余人,收复了金锁镇、界头集等地,并把顽军赶回泗阳、宿迁县境。

苏鲁豫支队第1大队进入皖东北,同陇海南进支队、第6支队第4总队等部一起,积极打击日伪,消灭伪军雷杰三部和数百名日军,打击了顽军马馨亭部,粉碎了顽军王光夏的进攻,开创了皖东北抗日斗争新局面,为八路军南下建立了前进阵地。该大队也由不足2000人,发展到3500人。

坚持湖西斗争的苏鲁豫支队第4大队(在解放战争时期发展为第38军第112师第335团),于1939年12月,由苏鲁豫支队副支队长兼第4大队大队长梁兴初率领,从湖西横跨南阳湖,越过津浦路,进至郯城、马头一带活动,后归第1 15师直接指挥(调离苏鲁豫支队建制)。支队随即以支队警卫营(欠1连)苏鲁豫边区区党委警卫营和鱼台地方武装湖西大队合编为湖西大队。支队仍辖3个大队,每个大队全部扩编为3个营,每营4个步兵连,1个机枪连。全支队9000余人。

 

奉命南下增援新四军,编为八路军第5纵队第1支队,东进淮海,打通华北与华中的战略联系,与北上新四军于白驹镇胜利会师

 

国民党顽固派在第一次反共高潮失败后,将磨擦中心由华北转向华中。1940年春,国民党顽固派在华中频繁调动军队,准备大举进攻新四军。顾祝同、韩德勤,李品仙等在蒋介石的密令下,企图截断华北、华中的联系,分割包围歼灭新四军,严重威胁着新四军的生存和发展。根据这一形势,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一面令新四军对顽军的进攻坚决予以还击;一面令八路军抽调足够力量南下华中,增援新四军,创建新的抗日根据地。3月21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出关于援助新四军创立皖东、淮北、苏北抗日根据地的指示。八路军总部决定由黄克诚率第344旅,彭明治、朱涤新率苏鲁豫支队南下增援新四军。

4月5日,中央发出关于发展和巩固华中根据地的部署及策略的指示,指出:蒋介石有停止军事冲突同我进行谈判的意向,企图把八路军和新四军统统纳入黄河以北,划定黄河以北为我两军防区。但我军不入华中不能生存,在可能的全国性突变时,我军决不能限死在黄河以北而不人中原,“华中为我最重要的生命线。”因此,应乘这次反击韩德勤、李品仙等部进攻之机,派必要部队南下。黄克诚率344旅开入淮河以北,按刘少奇的意见部署兵力,布置工作,苏鲁豫支队向苏北出动,先占盐城、宝应以北各县。 “三四四旅与彭吴支队南下的口号,仍是救援新四军与配合友军抗日”。

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对苏鲁豫支队南进十分关怀,对部队提出了严格要求,5月13日致电陈光、罗荣桓: “彭吴支队南进时,应特别注意:(一)部队纪律;(二)与地方党政民之亲密关系;(三)对新四军帮助,发扬新四军、八路军之兄弟团结友爱,反对过去某些不团结现象;(四)防止部队自大骄傲。”

6月,八路军苏鲁豫支队支队长彭明治、政治委员朱涤新遵照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的指示,率第3大队、湖西大队从苏鲁豫边境单县、丰县之间的朱集出发。6月23日,在萧、宿、永边之杜集一带,全歼日军1个小队和增援的伪军一部。7月初在津浦路东之大董圩又击退敌500余的分路合击,于7月中旬进入皖东北泗县地区,与活动于该地区的本支队第1大队胡炳云部会合。随后,继续东进,7月中旬进入淮海地区,消灭了盘踞在淮海区的王光夏部,击退了大伊山、新安镇日伪军的进攻,杀伤其300余名。在地方党组织的配合下发动群众,建立了沭阳、涟水、淮阴、灌云等县的抗日政权,建立了淮海专署,培训了大批青年抗日骨干,积极做好东进盐(城)阜(宁)区的战备工作。

8月20日,中共中央中原局根据中共中央军委的指示,决定把淮河以北、津浦路以东所有党领导的抗日武装统一整编,成立八路军第5纵队,由黄克诚任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下辖第1、第2、第3支队。八路军苏鲁豫支队编为第1支队,支队司令员彭明治,政治委员朱涤新,下辖第1团(原第1大队)、第2团(原第3大队)、第3团(原湖西大队)。全支队9000余人。

在苏鲁豫支队东进淮海的同时,陈毅、粟裕率领新四军一部渡过长江北上,于7月29日进驻黄桥。国民党顽固派韩德勤自恃兵多势众,妄图将陈、粟部队一举歼灭。10月2日,向黄桥地区大举进攻,陈毅急电黄克诚率部增援。中央的方针是:“韩不攻陈(毅),黄(克诚)不攻韩,韩若攻陈,黄必攻韩。”并指出解决苏北问题主要依靠陈、粟部队和南下八路军的密切的战略配合。10月4日,八路军第5纵队第1支队和第2支队第687团在黄克诚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率领下,由淮海区出发兼程南下,从顽军北线展开攻击。第1支队分为左右两路南进:支队司令员彭明治、政治委员朱涤新率支队部、第2、第3团为左路,在涟水以北渡过盐河封锁线。第2团攻歼驻佃湖顽保8旅千余人,占领白沙后,直下阜宁,10月10日攻占盐城、伍佑。第3团向东坎、八滩攻击,歼顽军800余人,然后向盐城前进。第1团为右路,在该团团长胡炳云、政治委员田维扬率领下,在涟水以南渡过盐河,向旧黄河防线的顽保10旅攻击,歼其I500余人。尔后日夜兼程沿益林、东沟、建阳、湖垛、秦南仑、大冈、大邹庄南下。黄克诚率第2支队也进到苏家咀、凤谷村。八路军第5纵队主力奋力南进,突破顽军盐城、旧黄河防线,切断韩顽之归路,动摇其侧背,威胁其大本营兴化,在战略上对顽军造成南北两面作战之势。10月6日黄桥战役结束,歼国民党顽固派韩德勤部1.1万余人。

10月10日,八路军第5纵队第1支队第1团与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所属第2纵队先头部队,在盐城、东台间的刘庄白驹镇狮子口胜利会师,完成了中央军委赋予的打通华北、华中战略联系的任务,粉碎了国民党妄图把我军限制在黄河以北的阴谋,为八路军、新四军共同发展苏北根据地奠定了基础。

10月15日,陈毅乘小汽艇抵冈门慰问南下八路军第5纵队第1支队指战员,第1支队司令员彭明治将团以上干部向陈毅一一介绍。在支队所在地举行欢迎会,陈毅在欢迎会上发表讲话,讲述国内外形势。陈毅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曾任红4军军委书记、前委书记、军政治部主任。1930年2月调离红4军,到红6军(后改称红3军)任政治委员。这次“与八路军南下部队会师,同志中有10年不见者。”战友相见,分外亲热,即兴赋诗: “十年征战几人回,又见同侪并马归。江淮河汉今谁属?红旗十月满天飞。”

10月,第115师将所属部队整编为6个教导旅。八路军第5纵队第1支队编为八路军第115师教导第1旅(中央军委规定,该旅建制上属八路军第115师,指挥上属黄克诚)。11月29日,参加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部组织的曹甸战役,苦战18天,歼韩德勤部8000余人。

 

皖南事变后编入新四军,改称新四军第3师第7旅,担任军部的机动作战任务,转战于苏北、淮北、淮南地区

 

1941年1月,蒋介石发动皖南事变,下令取消新四军番号。中共中央军委决定,在华中的新四军、八路军统一改编为新四军,重建新四军军部,全军编为7个师和1个独立旅。2月20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叶剑英致电彭德怀、刘少奇、陈毅: “为了巩固华北、发展华中,使苏北与皖北的斗争能够成为一方面屏障山东,一方面给苏北以更加宽广的回旋,因此决以一一五师教导一旅(即彭朱支队)改编为新四军三师七旅,以加强该师力量。”遵照中央的指示,八路军第115师教导第1旅编入新四军,改称新四军第3师第7旅,旅长彭明治,政治委员朱涤新,副旅长田维扬,参谋长黄炜华,政治部主任郭成柱。原辖的第1、第2、第3团依次改为第19、第20、第21团。全旅7966人。担任新四军军部的机动作战任务,转战于苏北、淮北、淮南地区。

7~8月,第7旅与第8旅和第1师等部协同,粉碎了日伪军1.7万余人对以盐城为中心的大“扫荡”,歼日伪军一部,保卫了军部的安全。10月,第7旅第19团奉命进入淮海,参加由陈毅代军长亲自指挥的程道口战役,担任对敌中心据点主攻任务,该团以勇猛顽强的攻势,率先突破顽军的深沟高垒,攻克程道口,粉碎国民党顽军东西对进、分割苏北抗日根据地的企图。该团团长胡炳云、政治委员刘锦平受到军首长的嘉奖。

1943年3月17日,第7旅参加了淮北山子头战役,会同第4师第9、第1 1旅,第2师第5旅,经一夜激战,全歼侵入淮北抗日根据地中心区金锁镇、界头集、山子头一带国民党军韩德勤部1000余人,击毙保安第3纵队司令王光夏、独立第6旅旅长李仲寰等数百人,韩德勤被活捉(后释放)。

3月16日,在江苏省北部淮海区进行“扫荡”的日伪军1000余人,分11路合围驻六塘河北岸的淮海区党政领导机关。第7旅第19团一部,为掩护淮海区党政机关安全转移,奋勇阻击各路敌人。17日,日伪军进行第二次合击,第19团一部在淮阴北老张集、朱杜庄一带,激战半日,于黄昏后突围,转移至老张集西北的刘老庄地区。18日晨,日伪军第三次合击,第19团4连于刘老庄陷入重围。该连指战员在连长白思才、政治指导员李云鹏的指挥下,激故竟日,反复肉搏,在毙敌170余名后,参战的82名指战员全部壮烈牺牲。八路军朱德总司令高度评价刘老庄战斗:“全连八十二人全部殉国的淮北刘老庄战斗……无一不是我军指战员的英雄主义的最高表现。”新四军陈毅代军长在《新四军在华中》一文中写道:“烈士们殉国牺牲之忠勇精神,固可以垂式范而励来兹”。四连的敢打敢拼的顽强战斗作风和为抗日英勇献身精神,深深感动了当地的人民群众,他们将这82人称颂为“刘老庄82烈士”,为烈士举行了公葬,建造了82烈士纪念碑。淮海区专员李一氓写了挽联:“由陕西到苏北敌后英名传八路;从拂晓达黄昏全连苦战殉刘庄。”同时,从淮阴地方武装抽调82人补入第19团4连,全连指战员继承烈士遗志,继续为打败日本侵略军而英勇战斗。

1944年春,第7旅参加华中局部反攻作战。2月7日,第7旅一部攻占涟水东北之大顺集。3月上旬,配合新四军第1师进攻车桥。4月,会同第10旅攻克涟水县西北的高沟、杨口,共歼伪军1个旅又1个大队共2000余人,毙伤出援日军140余人,收复六塘河两岸地区,使淮海、盐阜两块根据地基本连成一片。6月下旬,进攻射阳县城东南大兴集附近之合顺昌公司,歼灭伪军陈浩天部。

1944年8月,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和部署,决定第4师主力西进恢复豫皖苏边区抗日根据地,第7旅奉命调赴淮北,配合新四军第4师西进作战,奋战4个月,打垮国民党顽军段海洲、王毓文等部,基本恢复原豫皖苏边区抗日根据地,荣获新四军首长的嘉奖。1945年3月,桂顽多次进犯新四军第7师所在的皖江抗日根据地。4月中旬,第7旅又奉命调淮南路西,配合新四军第7师和第2师一部对桂顽进行反击。此次反击战役由谭震林任指挥,第7旅旅长彭明治任副指挥。采取围城打援的战法,各部队密切配合,连续战斗6昼夜,攻克王子城、黄疃庙、八斗岭等据点13处,歼顽军3600余名,沉重打击了桂顽,粉碎了顽军夹击第7师的图谋,打通了第2、第7师的联系。第7旅再次受到军部的嘉奖。

1945年八月,日本宣布投降后,第7旅根据中央关于力争控制和夺取大城市的指示,向淮南重要城市蚌埠推进,并包围该城。8月22日,中央改变了上述方针,指示着重夺取中小城市和广大乡村,扩大与巩固解放区。9月初,第7旅由淮南回师苏北。9月下旬参加淮安战役,与第8旅并肩攻克淮安城,歼守军5000余人。

在艰苦卓越的八年抗战中,这支从井冈山下来的老红军部队,继承和发扬了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雄善战的优良传统,由八路军到新四军,由华北到华中,浴血苦战,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歼日、伪、顽军近3万人,其中毙俘日军4266人。在作战中,自身阵亡2067人,伤4181人,新四军军长陈毅称赞7旅是一支“党叫到哪里就到哪里,党指到哪里就打到哪里的钢铁部队。”

来源:黎连荣

原作者:军事史林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