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8,983,15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北京主政者乱折腾背后的逻辑更值
· 西方学者怎么看中国大饥荒?
· 耶路撒冷,何其有幸,又何其不幸
· 朝鲜怎样将中美日韩玩弄于股掌之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
· 红歌,在中共夺权掌权大业中起什
· 中共媒体自揭:1934年被捕变节率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 民众对袁世凯的兴趣之大令我吃了一
 · 读到了几首痛悼追念刘晓波的诗
 · 为什么历史再怎么写都很难不是假的
 · 老友长信详细介绍家乡武汉一年巨变
 · 元旦女儿来电话让我深感开年见喜
 ·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10分钟一挥而就的
【识】
 · 朝鲜怎样将中美日韩玩弄于股掌之中
 · 真相不重要,怎么表演真相才重要
 · 2017年初冬的事件,内涵比我想的更
 · 安全不能托付给人性善,而要防止人
 · 世界两大巨头,横论历史文化
 · 比起人工智能,人在逻辑上确实甘拜
 · 这样的川普,习近平求之不得!
 · 十月革命:理论家的鸡汤,阴谋家的
 · 共青团会存在下去,但共青团派画了
 · 自由民主人士对习近平这次该死心了
【史】
 · 陈云下令“要特别警惕”的人士出了
 · 历史这一团乱麻,是否真能理出线头
 · 苏联插手打断了中国历史正常进程
 · 被害者人数惊人,杀人者人数更惊人
 · 塑造“新人”:红色帝国的梦呓和结
 · 好一位“全党拥护、人民爱戴的领袖
 · 听一位令人敬重的“红二代”一席谈
 · 十月革命百年祭来临,中国人理应关
 · 两个腐败高官刘青山张子善被杀也是
 · 一位九旬老人披露土改暴行的遗作
【事】
 · 北京主政者乱折腾背后的逻辑更值得
 · 中国“后真相”时刻的“罗生门”
 · 旁观者清:外国人看中国言论审查制
 · 我一向不相信领导表态,我只相信行
 · 本届政治局常委会与工农兵学员
 · 中共怎会无缘无故冒着风险对付郭文
 · 中共政坛上的共青团派已经进入残局
 · 十九大开幕之际略谈共青团派的兴衰
 · 誰能跨进中国顶级名校?北大档案解
 · 恢复高考40年,武汉大学77级返校大
【视】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 翻阅地球古老的地质史页(组图)
 · 造访一座名不见经传的首都(组图)
 · 克罗地亚更多美景不容错过(组图)
 · “升级版文革”的危险更逼近了
【拾】
 · 西方学者怎么看中国大饥荒?
 · 耶路撒冷,何其有幸,又何其不幸!
 · 红歌,在中共夺权掌权大业中起什么
 · 中共媒体自揭:1934年被捕变节率达
 · 驱赶之后,如何解决城市化中新移民
 · 将底层民众逼上绝路,全社会都没安
 · 中国人反美心态的历史根源
 · 四桩几乎未遂的“学术诈骗案”展現
 · 十月革命成功之道:敢于打破底线
 · 纽约时报警告:末日来临该做什么准
存档目录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从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下台说到《软埋》
   

  何雪飞说:以前川东有“点天灯”,但共产党来后“彻底消灭了这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方方《软埋》描写土改中无数地主家族的灭门、点天灯等惨剧,完全是恶意的编造。”谭松说:我不善争论,只想讲一个被“点天灯”的年轻姑娘的真实故事


  老高按:昨天收到一位非常熟悉中国出版界的多年老友的微信,告诉我一条消息: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管士光下台了!罪名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方方的《软埋》。
  这条消息让我倒抽一口冷气。
  微信(以及所有自媒体)传播的信息,因为缺少审核程序,是否真实,必须自行寻找其它消息来源来验证,而不能率尔相信。我马上核查,今年2月17日官方报道:全国政协委员臧永清出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人民文学出版社前社长管士光退休。查管士光1956年出生,到今年过了60岁,到点退休,也算是符合程序。臧永清比他小9岁,现年52岁。
  管士光是否确实因为去年出版了《软埋》而获罪?是否有打抱不平者演绎、过度联想而误判?暂时存疑,待查。
  但是《软埋》遭到、不断遭到打压,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对《软埋》的批判,还在继续。对这些批判的反驳,也在继续。在国内的官方媒体上发不了,就“鱼有鱼路、虾有虾路”,各自设法顽强地要表明自己的看法。四川长期调查研究土改的学者谭松的一篇文章,我早就读过(这篇文章不是近日写的,而是6月份写的),今天受到这个“管士光因《软埋》获罪”的未证实消息而触发,让我决定将谭松的文章转发于此。读来,您不感到惊心动魄吗?


  读了《从〈软埋〉历史原型看方方的反共反革命历史观》之后

  谭松,《风滚草三》

  昨天,6月18日,在百度上读到一篇文章:《从〈软埋〉历史原型看方方的反共反革命历史观》。作者:何雪飞。
  还没读文章,这个标题就让我梦回当年,因为这种标题我太熟习了,我就是在读这类标题中长大的,那是十年文革期间。
  接下来读大作,里面的一些语言我也很熟习,如“看方方的险恶用心”、“反共反革命历史观的典型代表”、“造谣污蔑”、“替地主翻案”等等。我熟习这类语言,是因为我就是在这种语言环境中长大的,那也是在十年文革期间。
  在何雪飞的正文中,他首先抬出了几个批评方方的大人物:前中组部部长张全景、前国防大学政委赵可铭上将、中宣部研究室原主任刘祖禹等中共高官。紧接着他引用《共产党宣言》中“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有文字记载的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的经典名言,再接着是恩格斯的语录……
  我一向怕官,何雪飞一登台就亮出几个天兵天将真把我震住了;另外,我马列水平很低,高手们论战中一挥舞马恩列斯的经典我就自惭形秽,不战而退。
  况且我根本没有想“要战”。原因很简单,除了自己水平低,不是他们对手外,更重要的是我知道何雪飞等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们背后有雷霆万钧的力量,他们对此力量十分清楚,因此,他们的文字火力“十分有力量”。
  我接着往下读。
  “要判断方方《软埋》的基本政治性质,最首要的问题就是,方方《软埋》中所描述的川东地区的土改历史,跟真实的土改历史相吻合吗? ”
  读到何文的这一段话,我突然有了点精神和自信,因为我从2003年3月起开始调查川东土改,到现在已经14年了,这些年,我走访了川东十余个县,采访了百多名土改亲历者,其中有当年的土改工作队员(近20名)土改民兵(十余名),以及川东土改的目睹者、受难者等等。我觉得,我是有资格对何雪飞的这个提问加以评判的。
  可是,我还来不及多想,何雪飞已经下结论了:“方方完全是恶意的编造,其目的就是要妖魔化中国共产党。”
  我不知道何雪飞是凭什么判定方方“完全是恶意的编造”?
  他到民间第一线去走访过吗?
  但是,我还是不想同他论理,因为我知道(他本人更知道)他背后的力量非常强大,我不是对手。更何况这些日子已经给我打了招呼:要老老实实,不要“惹事”。
  不幸的是,接下来我又读到:“据另一位污蔑土改、替川东地主翻案的学者谭松(重庆师范大学的副教授)在《川东土改调查》中的“学术”研究……”
  我要不要说几句呢?
  但如果又因言获罪,被封号、被喝茶、被……我太了解何文背后的力量。
  不幸,“点天灯”几个字触动了我心中尘封的痛。
  何雪飞在《从〈软埋〉历史原型看方方的反共反革命历史观》一节中有这么一段话:“在新中国成立前的民国,川湘一带还存在‘点天灯’的酷刑,这种点天灯不同于古代的点天灯,是当地土匪采用的酷刑,在所谓的人犯的脑袋上钻个小洞,倒入灯油并点燃,让人犯在极度痛苦中被烧死。他们称此为‘点天灯’。解放初期,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剿匪,才彻底消灭了这种惨无人道的酷刑。而方方们为了彻底污蔑共产党和土改,竟然把川湘一带一切野蛮、恐怖、残忍的行为都扣在共产党和土改干部头上。”
  这段话意思很明确:以前川东有“点天灯”,但共产党、解放军来了后“才彻底消灭了这种惨无人道的酷刑。”因此,说土改时“点天灯”是“彻底污蔑共产党和土改。”
  由此,何雪飞下结论:“方方《软埋》描写的土改中无数地主家族的灭门、点天灯等惨剧,完全是恶意的编造,其目的就是要妖魔化中国共产党。”
  我不想也不善于争论,我只想讲一个被“点天灯”的年轻姑娘的真实故事。

170.jpg

  冯光珍遗像

  她叫冯光珍,土改时家住川东忠县城西长江边上的一个山村九蟒村。她父亲叫冯国祺,是忠县的工商业兼地主(有30多石租)。土改时冯国祺被捆绑吊打,然后被枪毙,死时49岁。同一天被枪毙的还有(苏达三、曹新煌等人)。冯光珍母亲叫何顺贤,冯国祺死后,她也被整死,死时47岁。(另外,冯国祺的大儿冯光和,大儿媳陈德珍和他们的女儿,全部死于土改。)
  冯国祺被枪毙时,他18岁的女儿冯光珍还在省立万县师范学校读书,差一年毕业。以前每月她都要收到家里寄去的生活费,现在忽然没有了,她听说土改搞得很厉害,担心家里出事,就从万县赶回来。有人劝她不要回去,否则要遭殃,但她放心不下父母,还是回来了。
  她一回来竟然被评成地主分子。
  土改民兵们要她交出金银,对她使尽了各种酷刑,在夏天最炎热的时候把她大绑起来和她母亲一起暴晒,一晒就是半天,绳子勒进肉里很深,她才18岁,皮肉很娇嫩。
  川东地区“点天灯”一是用黄泥巴在地主头顶上围一圈,中间倒上油,点“天灯”。二是把双手横着捆在墙上(或木板上),手心朝上,在两边手心里倒上桐油点灯,等到烧干了又再添油。
  冯光珍遭受的是第二种。
  冯光珍的弟弟冯光林说:“我记得姐姐的双手先是感染,后来慢慢化脓溃烂,蛆从里面往外滚,老远都闻得到臭,那时我们已经被洗劫一空,没有钱给姐姐治伤,眼睁睁的看着姐姐的双手一天天烂掉,先是皮肉掉尽,露出白森森的骨节,然后骨节一节节地脱掉,最后,姐姐的左手完全没有了,只剩下手腕,右手手掌烂掉了大半,只剩下半个手心。她能活出来全靠一个乡间的土医生,他同情姐姐,做好事给她医治,算是把命保住了。但是,姐姐永远失去了双手,成了一个残废人。”
  冯光林还说:“父亲死了,母亲死了,大哥大嫂都死了,我们被赶出来住在一个破烂的草棚里,最要命的是没有吃的。我才6岁,姐姐成了家中最大的人。她带着我们几个弟妹去四处讨饭,双手伤口一直溃烂。她流着泪去乞讨,要来了饭,我们就一口一口的喂给她吃,她没有手啊,自己怎么吃?那个场面,有许多好心人看了都偷偷流泪。”

172.jpg     1998年,手残了48年后的冯光珍领到了一个残疾证。

  冯光林还说:“姐姐从18岁失去双手,她的青春也就毁了。由于她是地主,虽然已经严重残疾,仍然要继续接受永无休止的斗争,每逢政治运动来了,她就要受苦。平常每月一次的训话会她是非到场不可的。她注定一生不可能有婚姻了,因此她从没想过要结婚。……”
  除冯光林外,讲述冯光珍受点天灯酷刑的几位人士是:

173.jpg

  1,周炳昌,85岁,忠县居民,住忠县新华支路4号,讲述时间:2006年5月5日;

174.jpg
  2,郭亚卿,86岁,忠县居民,住忠县乐天路19 号,讲述时间:2008年1月17日。

  另外,在采访中,大量老人提到土改时点天灯酷刑。仅在忠县,亲眼目睹点天灯的老人就不少,如80多岁的陈懋蘅(忠县东溪镇永华村人,讲述时间2005年12月27日)。

175.jpg
  陈懋蘅

  讲述者中,也有“体制内”的人,如:忠县土改工作队员江书城(讲述时间:2006年5月6日)

176.jpg

  江书城

  又如:土改民兵连长李朝庚(讲述时间:2006年9月22日)。

177.jpg

  李朝庚讲述土改中他亲眼目睹的酷刑--“点天灯”
  “另一种刑罚就活不出来了,那叫‘点天灯’--用黄泥巴在地主头顶上围一圈,中间倒上油,点‘天灯’。我看见就这样把人整死的。”--李朝庚
  当年采访时,我就知道一定会有人出来说我是“恶意的编造”,是“彻底污蔑共产党和土改。”因此,我的采访绝大部分都录了像,我不知道何雪飞先生是不是有兴趣来看一下?或者,你暂时放下引用马列、《共产党宣言》上的东西,也不要老是看一些别人的资料,而是亲自到川东民间去走访调查一下,虽然现在晚了一点,大多当事人都已经去世,但总还会了解到一些真实和真相--当然,前提是你还有起码的“学术”道德和做人良知。

179.jpg

  谭松采访土改时受尽各种酷刑而致残的老地主,地点:(湖北省利川市柏杨坝镇水井乡水井村(原奉节县横石村洋沱坝)时间2016年8月)
  谭松,2017年6月19日




  高看(每日一图,与文无关。九月图片主题:古镇)

1504801242883925.jpg

  美国弗吉尼亚州的詹姆斯顿(Jamestown)尽量保持殖民地时代小镇的原汁原味,招徕游客的意图十分明显,但确实能让人们“发思古之幽情”。

  近期图文:

  民国国旗为何从十八星旗变成五色旗  
  
了解真相后您还想回到毛泽东时代?  
  
官方广西文革绝密档案中披露的性暴力  
  
不能让他们再次惨死:我的五分钟发言稿  
  
在“政治正确”背后:为什么取舍这么难  
  
文武集团两方对案回忆武汉“七二○”  
  
自由自由,多少诡辩和悖论假汝以行  
  
最标榜革命的人,其实最害怕革命  
  
广西十万干部五年调查文革血腥真相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