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8,837,54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十九大开幕之际略谈共青团派的兴
· 自由民主人士对习近平这次该死心
· 探寻河南大饥荒“死绝村”之旅
· 两个腐败高官刘青山张子善被杀也
· 迟到的正义,到底算不算正义?
· 誰能跨进中国顶级名校?北大档案
· 数码文化崛起,改写文化和学术殿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 民众对袁世凯的兴趣之大令我吃了一
 · 读到了几首痛悼追念刘晓波的诗
 · 为什么历史再怎么写都很难不是假的
 · 老友长信详细介绍家乡武汉一年巨变
 · 元旦女儿来电话让我深感开年见喜
 ·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10分钟一挥而就的
 · 重读赵朴初《某公三哭》:该谁哭到
 · 愤怒出诗人:抗议打压《炎黄春秋》
 · 如果一位国家领袖的文艺情结太浓…
【识】
 · 自由民主人士对习近平这次该死心了
 · 数码文化崛起,改写文化和学术殿堂
 · 美国战略思想家有个“奶头乐”理论
 · 你我都要为他人干的缺德事买单
 · 一谈“正义”肯定就避不开的话题
 · 诚实是诚实者的解聘令
 · 从娃娃抓起的美国公民教育
 · 中国社会真的那么脆弱不稳吗?
 · 当今之世,人性成了最后的希望
 · 车轮正不由分说向独立思想者碾压而
【史】
 · 两个腐败高官刘青山张子善被杀也是
 · 一位九旬老人披露土改暴行的遗作
 · 中共的“群众运动”有很多奥秘
 · 人才不错,体系太烂:一位伯乐的反
 · 从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下台说到《软
 · 民国国旗为何从十八星旗变成五色旗
 · 官方广西文革绝密档案中披露的性暴
 · 了解真相后您还想回到毛泽东时代?
 · 汪精卫有一个判断比蒋介石高明
 · 当今追求宪政比百年前袁世凯时代更
【事】
 · 十九大开幕之际略谈共青团派的兴衰
 · 誰能跨进中国顶级名校?北大档案解
 · 恢复高考40年,武汉大学77级返校大
 · 十九大前夕重新审思中共官员提拔制
 · 不能让他们再次惨死:我的五分钟发
 · 拆除南方邦联纪念物的浪潮撕裂美国
 · 毛泽东思想之外,中国有了另一指导
 · 中国知识分子人格是怎么丧失的
 · 三千言诀别辞,掀开党史军史血腥一
 · 中共党内有良知人士的结局只能是悲
【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 翻阅地球古老的地质史页(组图)
 · 造访一座名不见经传的首都(组图)
 · 克罗地亚更多美景不容错过(组图)
 · “升级版文革”的危险更逼近了
 · 种卷心菜的罗马皇帝的宫殿废墟(组
【拾】
 · 探寻河南大饥荒“死绝村”之旅
 · 迟到的正义,到底算不算正义?
 · 从中朝关系史的角度重新审视萨德
 · 冷战期间苏联与美国惟一一次激烈交
 · 抗日战争的导火索是怎样点燃的
 · 张春桥生命尽头做了一个梦
 · 毛泽东对邓小平、华国锋、张春桥的
 · 抹去张春桥作为历史人物的妖魔化油
 · 为何台湾出了个蒋经国而大陆出不了
 · 肯定能获2017网上最蠢文章奖的大作
存档目录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为何台湾出了个蒋经国而大陆出不了?
   

  政治学的基本假设是统治者永远都想要保持政治权力。面对社会要求改革的压力,他会考虑镇压成本与容忍成本何者较为巨大。一旦民间压力让其无法忽视,一旦镇压将会付出巨大成本时,威权统治者会考虑实行某种改革,来维持政治权力的延续


  老高按:1987年,胡耀邦被逼下台之后,赵紫阳接任总书记,之所以能够争取到邓、陈“双峰政治”几个政治集团的共识,在秋天举行的中共十三大上,推出中共体制重大改革的方案,有一个重要促成因素,是那一年早些时候的7月15日,蒋经国下令台湾地区解除戒严令,于是党禁报禁随之都解除了,使台湾发生划时代转变。
  蒋经国在辞世之前的惊人一举,一直为热衷于中国宪政转型的人士关注,视之为伟人、典范,不少人希望中共从邓小平、江泽民到胡锦涛、习近平等历届掌门人,拿出远见、迸发胆魄,见贤思齐。
  对于蒋经国为什么能够作出惊人一举?分析解读的文字已经汗牛充栋。不过昨晚读到台湾媒体人、专栏作家张铁志《再论蒋经国为何选择自由化》一文,强调“只有仔细考察七十年代蒋经国刚掌权时所尝试的改革措施,我们才更能理解他在1987年做出的巨大决定”,我感觉能认同他这个看法(此前已有不少文章提出类似观点),这个思路推动我们从更广的层面来思考,是否能作为大陆前景的借鉴。推荐于此供大家分享。
  45岁的张铁志,原籍河南、生于台北,曾担任《旺报》文化副刊主任、《新新闻》副总编辑,曾给台湾、香港和大陆的众多报刊如《中国时报》、《信报》、《南方都市报》、《南都周刊》及《东方早报》等大众传媒担任专栏撰写者。
  张铁志这篇文章叫“再论”,并介绍台湾的薛化元教授此前写了篇《台湾为什么在三十年前选择走向自由化》。有机会我也应该找到薛教授的文章。


  再论蒋经国为何选择自由化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张铁志

  关于蒋经国在台湾民主化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不论是早期国际上的学术研究,或者在台湾,乃至在大陆与华人世界,都有着极大争议。有人认为,蒋经国是一个良善的改革者,尤其在八十年代后期,他做出了和邓小平截然不同的决定:政治自由化,让两岸在九十年代走向完全不同的政治旅程。这个看法意涵着,要是当年小平像小蒋一样就好了。但也有人认为,这个看法(或主观期待)是忽视了当年蒋经国面对的社会力量是不得不在各种压力下,与其问当年中国为何没有蒋经国,更重要的是看社会力量与政权之间的权力平衡,以及政权内部的权力问题。
  台湾的薛化元教授日前撰写了一篇《台湾为什么在三十年前选择走向自由化》,精彩地分析了蒋经国在1987年面对的国内外压力(以及台湾民主化的未竟之业)。本文希望做出一点补充,进一步往前看七十年代他刚掌权时所尝试的改革措施,以更理解他在1987年做出的巨大决定。
  政治学的基本假设是统治者永远都想要保持政治权力。面对社会要求改革的压力,他会考虑镇压成本与容忍成本何者较为巨大。一旦民间压力让其无法忽视,一旦镇压将会付出巨大成本时,威权统治者会考虑实行某种改革,来维持政治权力的延续。
  在台湾,战后二十多年的半极权统治之后,到了1970年代初期,国民党政权面临来自内外的重大压力,威权体制出现裂缝。在台湾内部,国民党内出现人才老化问题,因而从六零年代后期他们开始思考人才甄补的议题,包括中央民意代表增补选以及结合新一代的知识分子力量。此外,1970年的岛内“保钓运动”代表新生代对政府不满,并且转向要求言论自由、政治改革,国会全面改选的议题也被提出。
  对外,先是1971年尼克松访问中国,该年下半年台湾被迫退出联合国,台湾失去国际支持,并与美国关系面临重大转变。国民党政府深知“反攻大陆”无望,必须向岛内寻求更多的正当性,才能巩固政权。
  蒋经国于1972年接班,担任行政院长。但在1970年4月26日,当他以行政院副院长身份访美时,在纽约遭到两位台湾博士生黄文雄、郑自财开枪刺杀,虽然刺杀失败,但对蒋经国带来极大震撼。只是,很难知道这对他两年之后的改革起了什么作用。
  面对当时国民党内外的危机,他在担任行政院长之后,标举“革新保台”,在内阁中大举任用台籍人士,如政务委员李登辉等。国民党的中常委之中,本省籍比例从六零年代的百分之十左右,到1972年增加为14%,1976年增加到22%,1979年33%。可以说,蒋经国试图改变国民党的性质,推动“党国体制的本土化”,来强化政权正当性。
  但与此同时,一方面是台湾的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了反对力量的新社会基础,另一方面是1972年开始的定期选举打开了潘多拉之盒,党外民主运动开始逐渐成形。虽然政治打压不断,但他们开始逐步以组织化方式参与选举、创办杂志,例如成立以“党外”之名的全国性网络。1977年的选举,“党外”在全岛串连,赢得4席县市长、21席省议员、8席台北市议员、146席县市议员、21席乡镇市长。这场胜利让他们逐渐成为一个非正式的政团,但也让蒋经国和国民党意识到,不可如此继续下去。因为他们的有限改革,只是为了修补威权统治正当性的危机,而不愿意看到政治权力被挑战。
  因此,国民党政府开始采取压制行动。1979年1月,警备总部在1月21日以“涉嫌参与匪谍吴泰安叛乱”的莫须有罪名逮捕当时的高雄县长余登发父子。翌日许信良、张俊宏等人齐集高雄桥头乡,发动示威游行要求释放余登发。事后,余登发被判处八年徒刑,桃园县长许信良被停职两年。
  1979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党外运动在高雄举办一场示威游行,事后对党外主要人士展开大逮捕,八名党外领导者在军事法庭上被以叛乱罪判刑,其余三十三人亦被判刑二到六年不等,是为“美丽岛大审”。
  很明显,面对越来越组织化的党外民主运动,主政的蒋经国决心要彻底镇压当时反对运动的主要领导精英。但是统治者没有料到的是,当时的镇压造成的恐怖气氛并没有吓退反对的力量。当八零年代的布幕拉起,更多的社会力量和异议声音开始吶喊,且在1980年底举行的中央民意代表增额选举,党外势力取得良好战果,整体得票率比七零年代更高。尤其,几位“美丽岛”受刑人的家属出来参选,“讨公道”,都高票当选。次年,“美丽岛大审”的律师辩护团多人参选市议员也都高票当选。新一代民主运动者让国民党无法忽视。
  此后,七零年代点燃的本土意识到八零年代出现更强的“自决”理念,各种社会力的觉醒和新社会运动如环境、劳工和学生,以及来自美国的压力,都让执政党面对新的困境,一如薛文所描述。
  相比来看,这是类似的刺激与反应:面对1972年之前的国内外危机,刚接班的蒋经国采取了有限的政治改革,希望强化政权正当性,但不愿看到政权受到挑战。到了1987年,挑战已然成形,面对的危机更为巨大,他如果要镇压,可能会付出更大的成本,所以采取了局部的自由化改革(但离民主化甚远,言论自由没开放,国会也没有要全面改选),并且换一套管治架构(如新设置国安法),他们接纳了挑战,但仍希望主导整个政治局面。事实证明,在八十年代后期到九十年代的民主转型过程中,国民党确实藉由各种资源优势和制度设定,成为可以赢得选举的执政党,直到2000年的内部分裂,才让民进党有机会政党轮替。
  当然,没有人知道,如果是蒋经国1988年没有过世,国民党会不会在解严之后继续改革,又能否持续赢得选举,而台湾的民主会前进或者停滞。


  高看(每日一图,与文无关。九月图片主题:古镇)

1505405535175855.jpg

  滨临亚得里亚海的克罗地亚的斯普利特(Split),是座历史悠久的名城。攀上戴克里先宫废墟旁边教堂的高塔,俯瞰深红浅红、鳞次栉比。

  近期图文:

  车轮正不由分说向独立思想者碾压而来  
  
“呸,你也配长成这样?”  
  
人才不错,体系太烂:一位伯乐的反思  
  
民国国旗为何从十八星旗变成五色旗  
  
了解真相后您还想回到毛泽东时代?  
  
官方广西文革绝密档案中披露的性暴力  
  
不能让他们再次惨死:我的五分钟发言稿  
  
中共为什么超乎寻常坚持“党的领导”  
  
国家该向哪边走?举世有谁不茫然?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