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013,76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中美掉进“修昔底德陷阱”是否不
·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神话和史实
· 时代周刊年度人物:捍卫真相的新
· 纪念人类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 “中国有救了”还是“中国没救了
· 美国如何看中国远远重于中国如何
· 西方真正的挑战,是应对中国衰落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 民众对袁世凯的兴趣之大令我吃了一
 · 读到了几首痛悼追念刘晓波的诗
【识】
 · 时代周刊年度人物:捍卫真相的新闻
 · 美国如何看中国远远重于中国如何看
 · 历史学教授姚大力为何被人抨击痛骂
 · 《纽约时报》已是《人民日报》美国
 · 习近平和川普的“天真”为什么很危
 · 我们在同一条船上,我们不在同一辆
 · 中国人到底懂不懂科学?
 · 政治两极化,美国怎么可能长治久安
 · “这个世界会好吗?”预期是个大问
 ·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从什么时候起步的
【史】
 ·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神话和史实
 · 纪念人类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
 · “中国有救了”还是“中国没救了”
 · 日本做对了什么?中国做错了什么?
 · 美国争取言论自由从283年前曾格案件
 · 专访大饥荒调研者依娃的开场白和结
 · 德皇五千万金马克与俄国的十月革命
 · 一战与中国的关系,并不那么简单
 · 百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启中国现代
 · 三千抗战英烈死后的遭遇更惨烈
【事】
 · 川普总统对习主席发动“珍珠港突袭
 · 倾听一个人走向死亡的记录
 · 战争将人推回到兽——尤其是“抗美
 · 改革开放再研讨:中国的新路、老路
 · 首届高考故事(1):末班车后加班车
 · 人工智能对人类的终极致命威胁是什
 · 中国的“长臂”伸向西方学术出版界
 · 苏联俄国的政治笑话:中国的他山之
 · 中国“老大哥”就是通过微信在看着
 · 进入象牙塔,感觉很奇妙!
【视】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拾】
 · 中美掉进“修昔底德陷阱”是否不可
 · 西方真正的挑战,是应对中国衰落?
 · 血之殇,谁之罪?今天不能不谈艾滋
 · 人的历史真将终结?福山谈基因编辑
 · 为何对缠足痛加抨击,对隆乳听之任
 · 义和团思维害了中国一次,还嫌不够
 · 如今闹事大爷大妈们的文革青春生涯
 · 欲加之“日”何患无辞:看热闹不嫌
 · 延安时期知识分子的文化构成及深远
 · 我们很难知道中国排异阵痛还要持续
存档目录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这个狗年不一般:又是一个戊戌年
   

  今年这个狗年不是一般的狗年,而是六十年循环轮回的戊戌年。回望之前最近两个戊戌年: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了,中国走了大弯路;1958年,大跃进,又失败了,中国再次走了大弯路。这一个戊戌年,中国是不是能有“狗屎运”否极泰来?


  昨天我说:迎狗年,想在拜年时从中国传统文化里找到一些有关狗的吉祥话,没想到这竟然是个“不可能的任务”,心里默想半晌,竟然一句也无。中国传统文化对狗实在太不公平了,竟然没有留下一句好词!最后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史记》中记载的农民起义领袖陈涉(陈胜)所说的:“苟富贵,无相忘!”
  我在我的推特上发了如此这般的一通感慨,收到不少推友的转推、点赞和评论。有两条应该在这里介绍:
  一位EN @xjz17写道:
  还有一个更厉害的: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
  太好了!怎么忘了这句话!此话出自《礼记·大学》引用的《盘铭》。好,我就用这句话来做狗年自我勉励的座右铭:
  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
  另一位推友,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洁‏ @Fd80Ku写道:
  说明从中国人的骨子里是不喜欢代表忠诚但奴颜媚骨的品行,大家还有希望!
  也很有见地!
  我联想到前天习近平主席在春节团拜会上发表讲话,大赞了一通狗,以“金犬”、“玉犬”、“瑞犬”、“义犬”形容。法广在报道中指出,他的重点,还是在讲忠诚,向全党再次发出了警告。

  且说,今年这个狗年不是一般的十二年轮到一次的狗年,按中国传统的天干地支的算法,是六十年循环轮回的戊戌年。回望之前最近的两个戊戌年:1898年,大事是戊戌变法,结果失败了,中国走了大弯路;1958年,大事是大跃进,又失败了,导致大饥荒,中国再次走了大弯路,还为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文革埋下了引线。
  这一个戊戌年,中国又将遭遇什么?切盼中国朝野能够痛定思痛,開新局,转鸿运!或者,用我的一位杰出校友的玩笑话说:希望能有“狗屎运”,哪怕一点点呢!
  但是对比一百二十年前后的情况,我感到并不乐观。
  一百二十年前那个戊戌年,清王朝来了一次重大的政治社会改革,在光绪皇帝及康有为、梁启超等推动下,政令连篇而下,引入大量现代化新政。但是政治实验来得急走得快,百日维新被以慈禧太后为首的势力推翻,光绪从此软禁,康梁流亡海外,谭嗣同等六君子被杀。体制内改革就此宣告此路不通,此后不管什么党、要实现什么政治主张,都只想搞翻天覆地的革命,再到后来,更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写上自己的旗帜。
  百年过后,一场场暴烈革命带来的不是更开放,更尊重个人尊严与权利的政府,而是一个个独裁政权。难怪《苹果日报》一篇文章写道:“不客气的说,现时的情况连康梁‘戊戌维新’的目标还未达到,甚至相距越来越远。”
  这篇署名为卢峰的文章比较说:
  康梁的维新至少想走向君主立宪体制,希望以宪法约制君主的权力;至少想开放报禁,让仕子、民众退可以自由接触吸收各种思想,进可以议论时政大事,算是比较接近现代国民的待遇。一百二十年后另一个戊戌年,中国走向的却是把宪法变成“君主”工具之路,却是不断收紧思想、言论空间与自由之路,中共还想把这样一套倒退、强控制的管治模式推向香港、海外以至世界。
  卢峰说:
  前不久中共在十九届一中全会通过修正宪法草案,把习近平思想写进中国宪法内……要知道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把习近平思想写进去不但令他个人的权位有宪法的认同,也令他的一思一言有形同法律的地位。
  可习近平思想究竟是什么其实谁也说不清,只有习近平个人说了算,只有他个人的解释才算数。这跟前清时代,封建王权时代朕即天下、朕即法律是同一路货色。一百二十年前的“戊戌变法”至少想推动君主立宪,一百二十年后中国却来个“修宪立君王”,把习近平变成凌驾宪法、法律的“皇帝”,中国的倒退可真是没有底线。

  不仅如此。对于我们这些以文字为业的人来说,关注的重点更是思想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出版自由,绝不希望回到“朕即法律”“朕即真理”的年代!
  一百二十年前那次变法的重点之一,是设立京师大学堂,改革教育,开放报禁,试图让精英和庶民都有解放思想,解除禁区的机会和空间,以跟全世界接轨。但五年多以来,我们看到的是一系列钳制教育、言论与思想的规定和举措:加强党委对大学的控制,删减乃至禁绝涉及普世价值的教材与内容,继续歪曲窜改历史真相;有独立见解的教授、教师,陆续被解聘,相对独立的书店、知识分子组合不是被封锁就是被监视控制;文网绵密更是史无前例,从硬件到软件无孔不入。中国大陆的网络、移动媒体的基建,早就在当局掌控之中,原来人们以为有一点讨论空间的虚拟世界,在中共网络警察全天候监控下已经成了文字狱陷阱。再加上严堵国外网络、媒体的防火墙,不断加高加厚,稍有独立异见的网民会立即被查问甚至被拘捕,迫令上镜认“罪”……卢峰的文章说:若果康梁及戊戌六君子生于当世,只怕早已像高瑜、桂民海那样“被认罪”了!
  我身处中国之外的言论自由环境,已经习惯了百无禁忌,怎么想就怎么说,怎么想就怎么写,可我的无数朋友和亲人还在中国。虽然我“严于律己”,提醒自己与他们的联络讨论中要“谨言慎行”,绝不要因自己的所谓“出格言论”给他们带来任何麻烦,也确实没有发生这样的情况,但看到他们战战兢兢、吞吞吐吐、“足将进而趑趄,口将言而嗫嚅”,实在让我悲从中来!
  要认清2018年这个戊戌狗年,先要认清1898那个戊戌狗年。下面我转载一篇由先知书店整理的文字《又是一个戊戌年:维新变法120周年祭》,给大家提供一组了解1898戊戌年的线索。文中提到的许多学者,多有关于研究戊戌年的专著,他们的看法百花齐放,并不一致。
  2018年,是戊戌变法120周年,是大跃进导致大饥荒60周年,还是知青上山下乡运动50周年(从1968年12月毛泽东发布“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指示算起),改革开放40周年(从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算起),其中有个别的日子,是当局要大张旗鼓庆祝、纪念的,更多的是当局讳莫如深,只能由民间包括海外来讨论、反思的。我本人和我主持的《历史明镜》电视节目,都将之作为重点来探讨,敬请各位关注!


  又是一个戊戌年:维新变法120周年祭

  策划:先知书店,文丨编:千字君、加西亚

  又是一个戊戌年。发生在120年前的那场“戊戌变法”,再次引发热议。
  中国人将天干地支的一个轮回(60年)视为一个周期。然而,戊戌年于中国人,似有着更特殊的含义。
  上一个戊戌年,中国处在政治运动的巅峰时刻。再上一个戊戌年的维新变法,又何尝不是晚清国运大衰败的开端?
  甲午惨败于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已经昭示了无可辩驳的事实:单靠中国固有的文化制度,根本无法实现长治久安;要想实现国家转型,必须要依靠自由、民主、法治等全人类的大传统,摒弃那些已被证伪的精神糟粕,必须通过立宪,解决权力的合法性并制约权力。
  戊戌变法是腐朽没落的清王朝自上而下的自改革,也不同于变法前三十年开始的那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洋务运动,但令人痛心的是,它失败了。
  传统中国继续顽固地抗拒先进文明,契约精神废置,社会始终无法确立最低的共同底线;体制和思想的壁垒依旧,国民长期处于贫穷、麻木的泥淖。
  120年来,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为此付出了多少惨烈的代价!战争不断,积成累累白骨。人伦、道德、公理和生态环境,遭受到前所未有大破坏……
  “不学历史的人会重蹈覆辙,学历史的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不学历史的人重蹈覆辙。”那么,120年前的戊戌年究竟发生了什么?那场变法的前因后果,究竟有哪些亟待正本清源的史实?这场君主立宪的自改革,又有何启示意义?
  为此,千字君花了近三个月的时间,拜读了唐德刚、袁伟时、孙隆基、马立诚、张鸣、雷颐、解玺璋等几位名家的作品,我们终于可以在这些名家的肩上思考上面这些问题。因水平所限,千字君未能尽显各位老师的思想精髓,各位朋友尽量阅读原著,深度了解。

  戊戌变法缘起
  雷颐:读书人带头反思国运


  任何政权遭受甲午战争的结果,统治者恐怕都会反思、改革。然而大清帝国中最先痛定思痛、探索变革之道以救国的,却是一群没有任何权力和政治经验的读书人。
  百余年前的戊戌维新,是近代以来,中国首次有意识进行制度变革、因应现代化挑战的尝试。但这次措施并不“过激”的改革,却以流血的悲剧收场结束,使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严重受挫,给中国的发展,最终也给清王朝统治者本身带来巨大的损失,这次堪称悲壮的变法运动,值得后人长久地深刻反思。
  ——雷颐《从甲午到辛亥》

  戊戌变法失败之因
  张鸣:康有为的政治幼稚葬送了变法


  康有为的声势浩大,因此很多人都误以为戊戌变法就是他主导和实践的,这其实是一种误解。康党的声势主要是靠着梁启超的一支巨笔。康有为的“托古改制”颇受好评,但我认为恰恰主要是他葬送了变法。
  康试图重塑孔教的国教地位,然而学术水平和地位都很堪忧,彻底否定了前辈学人的考据积淀,不会有人支持他。而在变法时期,强学会不止排斥“女人干政”的慈禧,还对李鸿章这样举足轻重的实权人物敬而远之。其实李鸿章后来救了很多维新人士。
  变法听起来似乎是渐进的改良,其实还是急功近利的。人们急于学习“最先进”的文明,而当时的日本就是由弱转强的典型,又是东方国家,于是人们都主张效法日本。而日本效法的是俄国的彼得,因此康有为假想出一个完美的彼得大帝,要光绪效仿。
  这样的变法,其结局就可想而知了。
  ——张鸣《重说中国近代史》

  戊戌变法之殇
  解玺璋:激进基因毁改良


  1902年2月8日(农历大年初一),流亡日本的梁启超在横滨创办《新民丛报》,开始连载《新民说》,系统阐释多年来他对中国转型的思考。
  梁启超认为,中国国民缺少个人权利和自治意识,无论读书人、商人还是寻常百姓,都习惯于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和幸福安康寄托在“明君贤相”身上,由此导致人人自辱、处处推诿,社会公德缺失。
  梁启超没有盲目追求纯粹的中国文化血统,而是主张以开放的心态,兼容并蓄地吸收中西文化的自由成分。“善调和者,斯为伟大国民”。
  这种“不彻底”的改良主张,自然遭到宋教仁、陈天华、章炳麟等革命派的激烈抨击。康有为理论功底远不如梁启超,仍然参与了论战,他认为大清国“公理未明、旧俗俱在”,不宜革命。随后,章炳麟发表针锋相对的《驳康有为论革命书》:“公理未明,则以革命明之,旧俗俱在,则以革命去之。
  ——解玺璋《君主立宪之殇》

  戊戌变法之实
  唐德刚:不是变法,而是帝后之争

  康有为时常吹嘘自己面见光绪的事迹,直到流亡海外,仍以帝师自居。但事实是,他和皇帝只见过一面,两人语言不通,基本是鸡同鸭讲。其实在接见康有为之前,光绪就已经决意变法。
  光绪试图以四品小臣的四位“章京”,把位高一品的各位军机大臣架空。但他们却忘了一个先决条件——搞架空的主使人,一定要是像汉武帝、明太祖、雍正皇帝那样有“最后决定权”的大独裁者。一个见着老娘就发抖的儿皇帝,则千万做不得。不幸的是这位主持变法改制的光绪,正是一位“儿皇帝”。
  戊戌年的那一百天,既没有维新,也没有变法。究其原因,我们的国家机器已全部锈烂,无法修复。我们的社会已至癌症末期;病入膏肓,医药罔效。
  所以在许多激烈的志士们看来,其彻底解决之道,那就是人死病断根,怜悯杀人,枪毙了事——其后接踵而来,相信“一次革命论”的国共两党,都是主张“不破不立”的枪毙专家。
  ——唐德刚《从晚清到民国》

  戊戌变法之思
  袁伟时:制度是成败的根源


  慈禧的摇摆不定,自然与她个人的权力私欲密不可分。然而这个帝国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制度。
  当时的传统文化已经形成僵硬的体系。知识内容固定化、信条化,自我更新机制非常薄弱,且缺乏与异文化平等交流的传统。而这一套知识又是士大夫荣辱沉浮的基本凭借,令他们更不敢越雷池半步。于是整个国家出现了制度性的愚昧。了解和吸收外来先进文明通常都是少数人的冒险行为。对外来文化的深闭固拒,甚至动用义和团式的暴力去对抗,都是这个制度的产物。
  ——袁伟时《晚清大变局》

  戊戌变法之殃
  孙隆基:维新变法是中国种族主义的开端


  康有为1898年4月成立保国会,第一次提出了“保国、保种、保教”的口号。他认为,“西人最严种族,仇视非类”,并以越南和印度为例,痛斥英法的殖民主义。种族主义情绪的兴起,为义和团运动埋下了祸根。
  从英国归国的严复在1895年就已经发出了“亡国灭种”的警钟,1898年6月发表《有如三保》《保教余义》,反对“保教”,但强调“保种”,极力推崇达尔文主义。
  其实,种族主义当时在世界范围内都非常流行。日本思想界主张“大亚洲主义”,在梁启超逃亡日本前一年,孙中山就已经获得日本大亚洲主义者的支持。这也为日后孙中山的“反基督”,以及日本在亚洲的扩张埋下了伏笔。
  ——孙隆基《历史学家的经线》

  戊戌变法之鉴
  马立诚:妥协是伟大的智慧

  中国历史上有个谜团,十几次改朝换代获得了成功,而十几次大的改革却大都失败了,以至于有人说:“国人可以向暴力屈服,却拙于制度创新。”真的是这样吗?
  中国历史上可见的都是鲜血和权谋,一直到今天我们的文学作品和银幕上还都是在歌颂着这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那些真正推动历史进步的制度改革却从来无人问津,这不能不说是我们的悲哀。
  戊戌变法虽然失败,其震撼和影响却日久弥新,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中国人。正如戊戌变法百年纪念碑碑文所说:“戊戌变法实开中国近代改革之先河,冲击专制桎梏,刷新风气,启示后人,功不可没”。
  ——马立诚《历史的拐点》


  高看(每日一图,与文无关。2018年2月图片主题:庆典)

IMG_2177.jpg

  中国人的新年庆典,年饭可算是最重要的节目。


  近期文章: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欢迎软实力竞争,抵制锐实力威胁  
  
“锐实力”之争对海外华人有什么影响?  
  
60项改革承诺兑现,就接近威权社会了  
  
文革大规模暴行能怪到毛泽东头上吗?  
  
从当今“阴题”说到八十年前的素质教育  
  
在思维方式上可千万别“返老还童”  
  
文革的序幕是从历史学界拉开的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