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9,485,66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为什么这么多穆斯林如此憎恨西方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毛泽东并未授意炮制“第一张大字
· 余英时教授论戊戌政变失败的真正
· “爱国”与“卖国”的恶性循环
· 聂元梓新回忆录删去的中共高干特
· 20世纪东亚演义,在21世纪如何续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 民众对袁世凯的兴趣之大令我吃了一
 · 读到了几首痛悼追念刘晓波的诗
【识】
 · “爱国”与“卖国”的恶性循环
 · 言论自由所面临的异化危险
 · 世上事情分三类:黑的,白的,灰的
 · 专家解剖党代会:权力的剧场
 · 从汉语中的外来词,看中外文化交流
 · 五四在台湾没声音,在大陆则要辨真
 · 世界新闻自由日,让我们来谈谈删帖
 · 全球化为什么在中国和西方都加剧不
 · 世界读书日反省:哪些因素冲击阅读
 · 鸿茅药酒有毒不算啥,酱茅特供才真
【史】
 · 余英时教授论戊戌政变失败的真正原
 · 20世纪东亚演义,在21世纪如何续写
 · 当年的功劳簿,历史的黑名单
 · 敢有歌吟动地哀,于无声处听惊雷
 · 悼念一位刚刚去世的彪炳青史的英雄
 · 西方博物馆中的中国瑰宝都是赃物吗
 · 乌托邦不要紧,千万别不择手段去实
 · 毛泽东搞文革的动机,这个问题很重
 · 介绍一套面对年轻人的通俗民国史
 · 瞿秋白的启示:中共领袖为何被打成
【事】
 · 改变这个世界的往往是边缘人
 · 达赖喇嘛点评几代中共领袖
 · 一个幸运者来美国看病得救的经历
 · 他的目标:让人们能识别出胡说八道
 · “钱能通藤”“有钱能登象牙塔”?
 · 升级版文革已经开场,还有谁怀疑吗
 · 川普要见金正恩,抢了习近平的风头
 · 习近平修宪,为何人大代表“掌声雷
 · 秦晖教授少年时“盲流奇遇”让我忆
 · 拥护可以反对的政权,反对只准拥护
【视】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拾】
 · 为什么这么多穆斯林如此憎恨西方?
 · 毛泽东并未授意炮制“第一张大字报
 · 聂元梓新回忆录删去的中共高干特务
 · “中国故事”怎样才能讲得好?
 · 当代俄国历史教科书对这一百年怎么
 · 从英法联军的眼睛来看圆明园劫难
 · “文革再来一次”气氛日浓意味着什
 · “遇到红灯绕着走”,到底对不对?
 · 国际法庭审判红色高棉刽子手旁听记
 · 叙利亚为何蠢到用毒气招来美国攻击
存档目录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高层是一种倒退,底层是另一种倒退
   

  社会心态的暴力化,与法治的缺失密切相关。没有法律作为稳定的社会行为规则,人们的行为就缺乏长远稳定的预期,造成强者掠夺弱者、弱者用暴力反抗强者,两者形成恶性循环,进一步加剧了社会的暴力化和无序化。中国人变狠,也成为必然


  老高按:中国近代史从1840年的鸦片战争开篇,到今天,近代史上第三个戊戌年,果然非同等闲。从中共最权威的喉舌新华社传出了爆炸性的消息:中共“建议”修改宪法,删去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两届的限制。消息的爆炸力如此惊人,连万维上某位特别能理解毛泽东及其思想精义的博客都被震得不敢置信,到处质问人家消息来源为何、讥讽人家是道听途说,更在自己的园子里“辟谣”——此公竟忘了此刻最该到何处去求证、核实!
  像我这享有愚蠢盛名的“高老头”,都能看出这就是历史倒退的一大步,网上、社群媒体上明眼人众多,铺天盖地是各种抗议和反对的声音。著名人士写公开信和发声明,护宪、护法声浪甚嚣尘上,就不必我来说了;单说民间草根们的聪明才智,暴露得淋漓尽致。慑于网管鹰眼无远弗届、无微不至,这些嘲讽的声音花样百出又一针见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让我叹为观止:声称正在买假辫子的,播放“封禅大典主题曲”的,还有人在微信群中刊出彭丽媛及其先生正饶有兴趣地观看刺绣的图片,图片说明却是“龙袍赶制中”!
  今天有朋友发来一组唱和诗,水平很不错,值得在此推荐给大家:
  1、梁某《有感》:
  自由民主漫天催,耳热心烦试作为。门外声高挑鼻眼,岂知现法是家规。
  2、周某《和梁公有感》:
  信有春花不住催,惊看胡作又非为。遮天风雪能迷眼?难逆民心是定规。
  3、某B《有感·和梁公周师》:
  戊戌轮回天道违,紧锣密鼓意何为?移山心力终开眼,欲盖弥彰用两规。
  4、某D《和梁公周兄之“有感”》:
  戊戌三临任鬼催,丙辰更见命冥为,时人笑问几朝事,谁惧民谣蹈世规!

  联想前几天,习主席在春节团拜会上发表讲话,盛赞了一番金犬、瑞犬、忠犬、义犬,到昨天,大家才若有所悟其真意何在了吧!
  以上所说都算闲话,我这篇博客主要想说的,其实还不是高层,而是社会底层。前几年曾有一句话,对现实中国状况表示悲观:“高层还是西太后,下面仍为义和团。”这句话,在狗年来临之际再次得到印证:上面急着要为无限期连任甚至终身掌权扫除障碍,隐隐约约让我们依稀看到复辟帝制的影子;下面则对政府管治缺乏信心,于是呼唤“自力救济”:政府对于匡扶正义不作为,我们就自己来,影影绰绰让我们嗅到暴民政治的血腥——令人最惊悚的,就是对于大年三十“张扣扣复仇杀人案”的网上狂欢。这实际上也是一种倒退!倒退的罪责根源何在可能见仁见智(我认为管治当局难辞其咎),但是这是一种倒退,毫无疑问。上下都在倒退,都在破坏法制,互为因果,愈破愈狠,愈演愈烈,真不知伊于胡底!当然,也有遏止的理性声音,但是否拦得住正往下滚的石头?我真不敢抱有期望。这里转发中国大陆学者于建嵘的文章,以见一斑。

  写到这里,有两条信息录以存照。一条是:删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消息公布后,中国搜索引擎百度上搜寻“移民”暴增十倍;另一条是:中国股市上,名称沾皇带帝的股票,什么“煌上煌”“科帝”“威帝”等等都暴涨,有的甚至涨停板!


  对为复仇杀人喝彩的忧虑

  于建嵘,建嵘新浪微博

  于建嵘,男,1962年9月生于湖南衡阳,1979年考入湖南师范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至2003年底。2001年7月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获法学博士学位。现任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主要著述有《中国工人阶级状况:安源实录》《抗争性政治:中国政治社会学基本问题》《岳村政治--转型期中国乡村政治结构的变迁》《中国当代农民的维权抗争:湖南衡阳考察》等。

  大年三十的一起“复仇杀人”案,给节日的中国蒙上了阴影,却也在互联网上出现了一阵狂欢。许多人将杀人者称之为好汉、崇之为英雄。这让我感到忧虑。
  为复仇杀人案喝彩的逻辑很简单:既然国家司法不能给你公平公正,你就应该血刃仇家,用暴力了结恩怨。
  应该说,这种逻辑有很传统的伦理基础。问题在于,其一,谁来评判和如何评判“公平公正”?每一个当事人,都可以从自己有利的角度来看侍某一纠纷,都会找出对自己有利的各种证据。这才需要一个超越争议双方的司法机关按照法律规定来处理。但是否接受司法机关的裁判,则又成了一个问题。这与司法机关的权威有关,也与当事人对事实的认定和法律的理解有关。
  就本案来说,许多为复仇者喝彩的人就认为,被杀者很有权势,20多年前杀人母亲而没有被判死刑,一定是司法机关枉法有失公平。对于杀母案的具体案情,有关部门还没有公告天下,我们不得而知。但杀母者父母也是当地的农民,其兄仅是一个乡镇工作人员,应该是属实的。
  最关键是,杀母者犯罪时未满十八岁,根据法律规定不适应死刑。当然,这不符合“杀人偿命”这一传统“法则”,但又是现行法律明确规定的。
  其二,复仇如何终结?20多年前,母亲被杀,今天复仇者杀三人复仇,成了“好汉”。那么,被复仇的后人又将如何?按照同样的逻辑和伦理,是不是也应该手刃仇人及仇人的血亲?不然就不是英雄好汉。如此这般,这个社会也就重回了丛林社会,与现代文明社会相去甚远。这肯定不是我们所希望的。在这种意义上,为此类复仇行为喝彩,实际上是在与现代文明为敌。
  在我看来,为复仇者喝彩这类因个别极端事件表现出来的社会舆情,反映了“变狠”的社会心态。也就是说,虽然这些个体暴力事件的具体原因各有不同,但是其背后深层次的心理背景大体是一样的。表面上看,个体暴力反抗的极端行为是因为一次具体的矛盾冲突引发的,但是实际上,导致这种极端行为的心态是日积月累造成的,是多年来压抑的怨愤得不到有效的纾解而逐渐产生的。
  这种极端化的心态日益将整个社会割裂为强者与弱者对立的两极,并心理预设强者一定是恃强凌弱为富不仁的,而弱者一定是饱受摧残求告无门的,直观的表现形式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仇官、仇富”。这种在内心深处潜藏着对整个社会的仇恨情绪,认为自己一直是社会中的弱者的认识,往往使暴力者获得所谓的心理上的快感。
  毫无疑问,社会心态的暴力化,与法治的缺失密切相关。没有法律作为稳定的社会行为规则,人们的行为就缺乏长远稳定的预期。这其中最可怕的是公权力的非法暴力。我曾多次说,政府强拆或偷拆民众的合法住房,城管街头暴力执法,政法机关执法犯法,要对各种黑社会势力在基层的沉渣泛起承担一定的责任。基本的权利既然得不到有效的保障,富可敌国也不能保证明天就不会被洗劫一空。在这样的现实之下,无论是占有很多资源的强势群体还是一贫如洗的社会弱势群体,在面对社会规则的不确定性时心中都充满了恐惧。
  为了克服这种恐惧,让自己的未来更具确定性,很多人拼命追求权力和财富,力争成为制定规则、利用规则的强者;而做不到这一点的人则只能陷入悲观失望的心理,无法克服恐惧的绝望者则会成为潜在的社会的破坏者。而对待恐惧的这两种方式,又会造成强者掠夺弱者、弱者用暴力反抗强者,两者形成恶性循环,进一步加剧了社会的暴力化和无序化。中国人变狠,也成为必然。



  近期文章:

  戊戌变法双甲子祭  
  
春节为何年味变淡?请听业余和专业分析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这个狗年不一般:又是一个戊戌年    
  
中共修宪建议后为何封杀这篇“劝进”文  
  
欢迎软实力竞争,抵制锐实力威胁  
  
文革大规模暴行能怪到毛泽东头上吗?  
  
从当今“阴题”说到八十年前的素质教育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