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维20周年征文的博客  
庆祝万维读者网创建20周年(1998年4月17日~2018年4月17日)  
        http://blog.creaders.net/u/1342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万维20周年征文
 
注册日期: 2017-11-29
访问总量: 600,11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出国大潮20年”征文获奖名单揭
· 江海:移民路上—收获爱,传递爱
· 海牛:海牛的出国梦--求色求财求
· 渔舟舟:留学·文化·都江堰
· 生命之轻:为了不开会而去国离家
· 洪瑶之:移民大潮里的老头老太
· 蒲公茵:快意人生,遇见更好的自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万维读者网20周年庆征文通告】
 · “出国大潮20年”征文获奖名单揭晓
 · 江海:移民路上—收获爱,传递爱
 · 海牛:海牛的出国梦--求色求财求自
 · 渔舟舟:留学·文化·都江堰
 · 生命之轻:为了不开会而去国离家远
 · 洪瑶之:移民大潮里的老头老太
 · 蒲公茵:快意人生,遇见更好的自己
 · 邓思杰:人在移民路:时有清欢,不
 · 解滨:他们才是出国大潮的弄潮儿
 · 三鲮:老骥伏枥——我的美国生活记
存档目录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杨开明:哦,加拿大!(小说)
   


   万维读者网(Creadres.Net)20周年有奖征文稿件


  康高剑和他的妻子康玛蕾是一对5年前(2001年)来自中国的中年夫妇。高剑是个有点固执、严格、重细节但又乐观、自信的人;相反,玛蕾好说话、轻细节、更有“绅士”风度但遇事往往不那么乐观。夫妻之间的这种区别,生活有时有点苦涩,但总的来讲倒也和谐。

  高剑在本地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大温哥华地区)一个中文网站读到一篇文章,标题为“外国人眼中的中国:人多,车多,骗子更多”,并以电子邮件将文章发给了一位在中国沿海某小城市的朋友。不久,该朋友也以电子邮件作复并无奈地讲述了一个他们在中国国内亲身经历的故事以印证那篇文章。“如果你真地仔细观察每天发生在你身边的事情,你会发现骗子无处不在。在这里,几乎就是没有欺骗,就没有日常生活。” —— 这位朋友最近买了一套新房,但去开发商那里拿钥匙时,被告知须交未来七十年的“垃圾处理费”及未来五年的“自来水费”;花了九万五千元买了一个车位,但还须交五十元“月费”……“你们多幸运,生活在温哥华那座美丽、洁净的人间天堂,无需经历这些可笑、丑陋的事情!”

  “幸运啊,我们总算可以避开这些烦恼了!”高剑感慨道。

  “可不是,这是加拿大!”玛蕾自豪地回道。


  2006年6月中旬的一个周六傍晚,玛蕾硬拽着高剑来到位于华人居多的列治文的家具连锁店“岩石”(The Stone)。他们的一位来自上海的朋友向玛蕾介绍了来自天津的雷安琪。安琪(当然是她的英文名字了)在“岩石”工作,有一天她向玛蕾推荐了店里的一些家具,玛蕾就动了心。来加拿大五年,除了两个从“睡城”买来的新席梦思床垫,他们没买过任何家具,所有正用着的破烂、摇晃的家具都是这儿那儿“捡来的”。最近他们用住房贷款在南本拿比“高空村”买了由博塔房地产建造的一套一居室住房,打算在六月下旬入住。玛蕾坚持要买新家具,要与新家“配套”,她在“岩石”看中的主要项目加起来大约要花3,000加元,倒也不算非常大的数目,因此高剑同意来看看。

  安琪大约三十五、六岁,看起来还算顺眼,但说不上漂亮,薄薄地施了脂粉的脸上似有几分沧桑(玛蕾听说安琪在来加拿大之前或之后与她的警察丈夫分手了)。短促、简单地握手和寒暄。因为正在接待别的顾客,安琪请他们夫妇先在偌大的店堂内转转,决定买什么后再叫她;如果别的营业员来帮他们,就说他们“正在等安琪”,他们“是安琪的客人”;她“一会儿就来”。

  玛蕾于是带着高剑去看她中意的家具:橡树实木双人床、五斗柜和两个床头柜,1,200加元;米色半革长沙发(前部表面真皮、其余部位仿皮),600加元;厚玻璃台面茶几,250加元;一张沙发床 —— 他们女儿在多伦多大学上学,马上就要回来过暑假,因此需要沙发床——300加元;餐桌和椅子,250加元…… 高剑实际上已经被玛蕾说服了。款式、颜色、价位基本可以。尽管付这笔钱一时可能有点难,但是,来加拿大五年一直连一张床都没有,玛蕾因此不断抱怨这哪像个家,这几乎就是个永久性的“临时”(高剑总是强调“临时的”)避难所,他决定这回听她的。

  高剑和玛蕾开始等安琪。安琪还在忙着接待别的顾客。一印巴肤色的男性营业员迎上来要帮他们, 他们婉谢了。他们在这个家具商场内慢慢绕了两圈。一位说普通话的来自中国的年轻女营业员走过来,问他们要不要帮忙,他们告诉她,他们在等安琪。安琪偶尔跑过来道个歉,马上又离开,只说“马上就来”。

  一会儿,安琪好像在她的同事或上司间产生了什么小纠纷。一位领班或经理模样的白人在对她大声地说着什么,她试图辩解或解释,但随即接连地服从道“是,是,是!”。高剑觉得好奇,想过去看个究竟,但玛蕾把他拉走了。玛蕾更容易理解人。好几次,高剑不想再等了,想随便找个营业员就下单子,但玛蕾说“不”。玛蕾坚持要从安琪手里买。安琪是朋友介绍的,她相信安琪。不管买多买少,她要把机会给安琪。在加拿大,一个新移民,想有一份像样的工作,太难了。高剑,同样的新移民,拥有一口结巴的英语,比任何人都理解这一点。营业员的工资多半是与其销售业绩相连的,所以她要买安琪的。当然,她也希望有个好折扣,安琪许诺了的。

  他们等一会儿又走一会儿,走一会儿又等一会儿,大约有一个小时。高剑看看表对他的妻子说道:“你去叫她。如果她还是腾不出空来,我们就随便找个营业员买了,或者下次再来。”

  安琪来了,一个劲道歉。总算轮到他们了。

  “这沙发很抢手。前一阵卖到999加元,现在搞促销,绝对的优惠价,599加元。”安琪说道。

  玛蕾看得出来很高兴。他们运气好,她一定这么认为。早买几个月,他们就得多花400加元。400加元哪!真是来得早,不如来的巧!

  “瞧,垫子是皮的,扶手、后背也都是皮的。只有这儿和这儿是仿皮的。”安琪比划道。

  “什么皮?”高剑问。

  “牛皮。”

  他坐下,试了试弹性。

  “如果你想要百分之百皮的,你就买这个,一千出个头。”安琪又说道。

  高剑和玛蕾看了看那张标价1,249.99加元的黑色皮沙发,交换了一下意见,还是决定要那张“半皮”的。

  然后他们来到卧室区域。

  “这床卖得特别火爆。橡木,实木的。我还可以给你减掉一个税。”

  高剑转身看到五斗柜上有一个招牌写着“橡木双人床组合”。

  “哪儿生产的?”高剑问。

  “邻居省生产的。”安琪答道。

  “阿尔伯塔。”高剑说道。

  安琪点点头。

  已经看了好多遍了。实木五斗柜和床头柜,实木条状高低床头,栗子色,有一点光亮,但不时髦,有点简朴,适合他们这个年龄。床上是两张席梦思床垫,盖以浅色床上用品。他甚至连床底都察看了。床底有足够多的十字横梁支撑着床垫。应该是什么问题都没有。

  “这个沙发床,”玛蕾说道,“这个沙发床我们也想要,但不知客厅里能不能放得下。我们想先买下;如果放不下,可不可以退?”

  “可以退,但必须是在一个星期以内。我们会安排人去取回你们的退货,不收费。”

  高剑问送货收不收费,安琪说要收费,但她可以跟经理商量能否免收。

  安琪去找经理,大约五分钟左右回来了。她将他们带到她的办公桌前,开始准备文件。

  “我跟我经理商量了,送货费我们一般收70加元,但我们只收你一半,35加元。”

  玛蕾立即点头同意。只收一半,玛蕾当然高兴。35加元是可以接受的。高剑同意。

  最后商量送货日期。高剑他们打算6月24日搬入新居,因此想要“岩石”同一天或次日送货。安琪看着她的电脑。“沙发——餐桌——6月26可以送货,但是床要等到7月4日……我们可以先送沙发和餐桌。”高剑和玛蕾商量了一下,要求“岩石”一次性送货,他们可以等到7月4日,一个星期还是可以等的。安琪答应尽她的最大努力去做安排。

  驱车回家路上,高剑好长时间不说话。快到家了,他突然冒出一句话来:“我觉得这个女人在骗我们。”

  “为什么?”玛蕾问。

  “‘亚克’送货上门收38加元,”去“岩石”之前他们先去了著名家具店‘亚克’。“38加元应当是目前的市场价。安琪的‘70加元理论’多半是个烟幕。她给你‘百分之五十折扣’,让你高高兴兴地接受她的‘半价’。这个‘半价’ 只比亚克的全价低了3加元,哪来的‘百分之五十’!”

  “不要把人想得这么坏。要相信人!这是加拿大!”

  高剑不再吭气。


  2006年6月23日,星期五,下午,高剑比平时略早一点下班回了家。下午5点45分,房产中介朱丽娅开车来到位于温哥华东7街夹飞沙街的高剑夫妇租住的家,接他们去见所买新房的原户主的房产中介约丹——多半是个“意大利加拿大人”,这一片的高层公寓据说都是由博塔房地产公司(老板是意大利移民)建的 —— 拿钥匙。从卖方角度看,约丹无疑是一个最好的代理。当时高剑准备下单竞逐这个一居室单元,朱丽娅给约丹打电话询问有关情况,约丹说他已经收到好几个offer了,逼得高剑在卖主喊价23万加元基础上另加了3,000加元。无人知道约丹内中是否有诈,只因高剑和玛蕾感觉房子是新的,还可以,加上来来回回看房子实在太折磨人,要上当,也就上了吧——就这么定了下来。很可惜他们没能在一、两年前就动买房脑筋,不然的话,同样的房子,只需15万加元——市场好像就是这样,不是骗子,就是个疯子!

  今天是合同的“交易日”,双方律师已经办完所有手续,就剩下钥匙移交了。交钥匙时间定在下午6点到6点半之间。6点10分,他们正在路上,约丹给朱丽娅打来电话,催他们快点去,他已经等在那里了,有点等不及的样子。6点15分,他们到达。约丹的小车停在这座崭新高层公寓的门前,4个应急灯一个劲地闪着,约丹站在车旁,皱着眉头,很是着急。

  约丹急促地与朱丽娅说话,然后与高剑和玛蕾握手:“非常抱歉,我必须走了;我另有一个重要的约会。我把钥匙及其他所有一切交给朱丽娅,她会带你们看。真是万分抱歉,康先生,康太太!以后见!再见,朱丽娅!”

  高剑和玛蕾客气的与他道别。他们对约丹的离去都不怎么介意。对朱丽娅他们是放心的。她有17年的代理经验。但是,他们似乎又都觉得这个交钥匙“仪式”太“简单了一点”。

  “车位是几号?我没有地下车库停车位号码!”朱丽娅试图叫停约丹。

  “号码我不记得了。几星期前我把号码传真给你了,你有车位号码!对不起,我真得走了!”约丹关上车门,一踩油门,就飞也似地消失了。

  “车位号码是359,储藏室号码是285。”高剑从兜里掏出一张小纸片。“这号码是我从一份你给我的资料中抄下来的,但我不记得是什么资料了。”

  “他在撒谎。他发给我的传真都在这里,没有一份写着车位号码。我会跟他澄清的。”朱丽娅又一次在她的文件夹中搜寻标有车位号码的传真,但是没找到。

  朱丽娅带着高剑和玛蕾来到公寓的大门口,用阀步(fob, 一种装有电脑芯片的感应装置形如钥匙饰)开门。她发现只有一个阀步。“他有没有给你们另一个阀步?”她问高剑和玛蕾。他们摇头。“我认为他把所有东西都给了你。”高剑道。

  “没有。我只有这些钥匙和这个阀步。唯一的阀步。”朱丽娅问高剑是否带了大楼经理的电话号码,他再次拿出那张小纸片,告诉了号码——为了搬家入住预约,他几天前得到了这个号码。朱丽娅就手拨通了电话,该经理说每个公寓单元都有两个阀步。

  朱丽娅拨打约丹,约丹不接,她只得给他留言索要另一个阀步。

  “如果我们只有一个阀步,不是我妻子,就是我,有可能进不了家门。另外……”

  “不用担心,我会让他把另一个阀步给你们送来。”

  他们进了大门。朱丽娅手拿所有钥匙带他们查看一楼的公用设施——健身房,会客厅,邮箱等等,崭新、漂亮和舒适。他们接着来到位于二楼的家——高剑喜欢二楼。全新的楼,全新的家。原房主买了楼花纯粹为了投资赚钱,在公寓获得有关当局的入住许可证后,就转手卖给了姓康的一家——该赚的都赚了,该享受的就得享受。客厅、卧室都面南、朝阳,明亮,也算宽敞;浅奶油色地毯和墙壁温柔相衬;深色、宽大的大理石吧台,带一点古色古香的韵味,伫立在靠墙厨具柜台和客厅之间;吧台上面,一个令人回味自然的藤条小筐,装满了博塔房地产恭贺新屋主乔迁之喜的礼品,其中的两个玻璃大啤酒杯是高剑最喜欢的——他可以每天坐在吧台前享受人生了!这时,朱丽娅来了个锦上添花。她拿出并打开一个床上用品包装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喜欢,但是我还是把它带来了,一是向你们祝贺,二是表示感谢……” 高剑微笑着;玛蕾抿不拢嘴:“太好了,我非常喜欢,谢谢,谢谢!”

  朱丽娅打开放在吧台上面的《房主手册》,她想看看有无地下车库车位号码,但没找到。“他撒谎。”她重复道。她拿出手机拨打约丹,对方还是不接,她只得再次留言,催要那个阀步。然后,她带他们验看屋子并向他们演示如何使用这些器具——取暖器,火炉,洗衣机,烘干机,洗碗机……样样齐全,可以立即入住。

  最后一项工作是去看车库,他们必须知道明天他们的车可以停在哪里。上次看房时,他们忘了看车位,约丹也没有主动带他们去看。但他们知道他们的车位和储藏室都在地下一层。比起地下三层四层来,一层当然是足够好了。他们不担心。车位、储藏室等等虽然不是私人财产,但好位置同样很重要,它们会使你的房子升值。

  359号停车位与地下一层电梯靠得比较紧,储藏室285号在地下一层一个角上、离他们的车位也不远——就进出公寓的角度来讲,车位和储藏室都比较方便。 但是,他们觉得车位似乎有点问题:宽度也许还行,与其他车位相比并不那么窄。但不同的是,他们的车位一边有一个巨型的柱子,这个柱子长度占了整个车位长度的大约三分之一;另一边是整个的水泥墙。“应该没有问题,”高剑说。他不相信加拿大的开发商会设计开发不可用的产品。玛蕾也这么想,虽然没有高剑那样自信。

  他们高高兴兴地离开了。朱丽娅驾车把他们送回旧地。在路上,约丹回朱丽娅的电话留言。他说他正在与人晚餐中,有关那个阀步他会联系原房主。

  “晚餐!晚餐是天下最重要的事了!”朱丽娅无奈的摇摇头,打了一把方向盘 —— “看见了吧?这是加拿大!”


  搬家当然不容易。搬家恐怕算得上是人生当中最麻烦的一件事了吧。好的方面是,高剑和玛蕾把所有破破烂烂的家具都留给了也是从中国来的下一任房客——刚来的新移民(除了两张购自“睡城”的席梦思双人床垫,以及高剑的电脑桌——这电脑桌还比较像样,高剑坚持带走),所以就减少了要搬的东西;不好的方面是,“岩石”家具店不能按他们原来预想的那样在搬家当天或次日送家具,他们无法布置、安放搬过来的物品,在主要家具到来之前,他们甚至连书柜也不敢买,因为不能肯定有没有足够的空间(他们当时从中国通过海运带来了几乎所有的书),因此,所有的东西都只能乱七八糟地堆放着,昨天整洁、明亮的新家今天成了真真的“避难所”。

  下午晚些时候,高剑将这一派混乱局面留给玛蕾,自己去Metrotown 的“T & G 大房子”买些日常用品。因为搬家,玛蕾不能做饭,因此还必须买点食品。但是,高剑最急着要买的是一个电热水壶。在同一商店买的、已经用了五年的日本出的电热水壶,由于出水有一些问题(但还能用),玛蕾一定不愿带走,坚持买新的。电热水壶是个必需品。高剑白天在工作单位喝咖啡,晚上在家要喝点绿茶,天天如此;玛蕾更是天天不能断水喝。他们都不喝自来水,尽管加拿大的自来水是可以喝的。

  在这店里,林林总总,电热水壶不下二三十种,都是各种新的款式和型号,高剑他们用了五年的日本出的产品已经没有了。乍一看,高剑不知道该挑哪一种好。他不得不聚焦他的主要目标:100加元以下;看起来还可以;有烧开、保温的基本功能。很快,他发现了一个:SuperTown, 一台湾品牌,有以下特点:“水烧干保护”,“简易触点出水”——他们原来的水壶必须持续地手压壶顶才能出水,“最佳质量”,并且只需79.99加元! 高剑毫不犹豫地抓住这个“战利品”,急冲冲又拿了一些别的物品,结帐、付款,奔回家。

  玛蕾还在忙着整理、清洗,她一天滴水未进。他们忘了事先买好一些瓶装水了。

  “我买来了我们的丰盛的晚餐,还有一个‘质量最好’的电热水壶,玛蕾!你看到茶叶和茶壶了吗?”

  “在这儿哪!”

  “谢谢我的笨老婆——但这次一点也不笨!”高剑开始安装热水壶,对玛蕾的抗议不予理会。他从包装盒中取出水壶,再取出手册,再……电源线呢?他找不到电源线。

  “怎么了?”玛蕾问。

  “我做了件傻事——我买的时候没检查包装,这里面根本就没有电源线!”

  “哈哈哈哈……这就是你所强调的做事方法,我们那一贯注重细节的聪明人!”

  高剑急忙往商店赶。一小时以后,他与玛蕾坐在吧台前,欣赏他们的绿茶,玛蕾则是一个劲地乐不可支。

  不过,甚至连玛蕾也承认,这个新水壶要比旧水壶好得多,如果论出水的话。而且,高剑确实在做各种努力让她感到快活。


  “高剑,这个房子你买错了!那个停车位不能用!”

  高剑在卑诗省的一家沿海林业产品公司工作,他在公司的温哥华销售总部做出口销售后援,每天坐Skytrain上下班。他下班回来刚打开家门,玛蕾就亢奋地向他抱怨。

  “怎么啦,玛蕾?”高剑问道。

  “这个车位不能用!今天早上我陷在那里足有半小时!我出门回来,一次又一次想开进去,但不知为什么总是擦我的车子的边——右边的墙角顶到车子的右边——我就是不知道怎样才能避开它!”

  “你磕碰了车子的右边?”

  “我……”

  “我告诉你如果你泊不进去,你就先停在来访者车位,再打电话……”

  “车子沾到墙后我就再也不能把它弄出来,”玛蕾几乎要哭了,“我动不了它。我只能站在车旁,看着这么多韩国人进进出出但没有一个人停下来帮我。我等啊等啊,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总算有一个推着自行车的白人过来帮我把车退了出来……”

  “现在车在哪儿?”

  “在来访者那儿。那个人问我是否需要帮助,我说是,他问我想把车停在哪儿,我说来访者哪儿……”

  高剑往楼下走。来访者泊车区就在地下一层居民停车区域的入口处。他一眼看见了他们2003年车型的丰田花冠车。从右侧后门,到车的右后侧,有一些深深的刮痕。要修,至少得花800加元。

  有关如何在他们的泊车位泊车,高剑已经给玛蕾反复演示过了。她应当掌握的要点是:进“库”前方向盘不要右打打得太早;右打方向盘稍作前移后,需要往车道上后退少许,然后慢慢地沿着左侧大柱子向前移动;在确认可以从左侧大柱子边上通过后,一面往前挪,一面慢慢向左回盘,以使车头左侧既沿着左侧柱子又不碰触该柱子缓缓向前移动——感觉上最好有个20公分的间距;当左侧镜子超出柱子大约也是20公分时,再右打方向盘,直到把车拉直为止。玛蕾的主要问题是,入“库”时右打方向盘打得太早,不懂得后退,进入车库时不知道慢慢向左回盘,因此封杀了右边的空间,导致车子右侧擦碰右侧墙角。

  “我掌握不了你说的这些鬼名堂。我只能凭我的感觉做。告诉他们,我们不能要这个车位。我们花这么多钱买一套房子,却是这样一个车位,太不公平了!”

  “我劝你冷静一些。想换车位,没那么容易。我看了这些车位。像我们这样的车位,每层都有一些,虽然不算很多。它们肯定都是属于套一房住户的;比它们好一点的车位,多半是套二或套三房居民的。这个房子原来的房东买这个楼花时,他可能并不打算居住,所以不在乎泊车情况,可能也像我们那样,觉得比起地下二层、三层来,地下一层当然是最好的,他当然想象不到新公寓的停车位会停不了车!所以,关于车位,我们可能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想办法去适应它。”

  玛蕾一想起来就叹气,就觉得窝囊。这不,车碰伤了,在任何丰田维修中心修理都得至少花800加元,在杂牌车行修理当然要便宜得多,但又怕上当。他们当然可以要求保险公司付维修费,但明年的保险费就得按倒退“六步”上涨,每涨一步就是5%:他们现在享受20%保险费折扣,如果让保险公司付修理费,明年续保险时,20%折扣没有了,还得加价10% ;后年再续时,依然没有折扣,还得加价5%;大后年,没折扣,但总算不加价了;再往后,每年才给5%折扣。若要回到原来享受的20%折扣的状态,得花六年时间(叫做“六步”),还必须是年年无过失事故。六年时间加把起来,需要为此多付出至少6000加元,你还会让保险公司付修理费吗?!这个省营保险公司就是这样做生意的,鬼着哪——尽管他们每年要交2000多加元的保险费,但是拿不到分文好处, 却又不能不买保险。

  那个晚上,高剑拿出博塔房地产的《房主手册》,在里边仔细寻找有关地下停车位的介绍,但他很失望,他找不到任何有关信息。

  于是,他拿出附在《房主手册》里、由博塔房地产提供的《请求服务》格式,在印刷了的句子“关于我们的房子,我/我们有以下问题。我/我们要求你们考量我们的问题并告知何时、如何它们能被解决:” 下面一股脑列出了一大些问题“以壮声势”,然后才转到停车位的问题:

  1、 卧室里唯一的装在天花板的灯,不亮了(我们6月24日搬来,才几天),不知如何才能打开灯盖以检查灯泡。

  2、 我们不知道如何用遥控器打开壁炉,找不到型号、序列号(《房主手册》说如果跟厂家打电话必须报上型号、序列号)。

  3、 我们无法按照《房主手册》所说在壁橱里找到冷、热水主阀,哪个壁橱里都看不见。

  4、 有线电视宽带接口在壁炉一侧(位于壁炉与卧室门之间),那里只能放一个电视柜,没有放电脑桌的位子,电脑桌子只能放到客厅的另一侧,但那一侧又没有宽带出口,电脑因此就不能上网。客厅向南一侧墙脚有长条取暖器,这个取暖器使得从墙脚走线失去可能。

  5、 地下一层停车位359号,太窄、无法正常停车。一辆丰田花冠小型车,头进泊车后乘客下不了车,尾进泊车后司机又下不了车。这完全有悖于博塔房地产的“房地产行业的优秀传承”和“建筑物所有方面的上乘质量”(《高空村的拉卡西塔——房主手册》)

  高剑和玛蕾的独生女儿,凯薇,18岁,即将成为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已经从多伦多大学回家了。她回来后在UBC大学选了两门可以往多伦多大学转学分的课程,还在温哥华市中心做着一份钟点工。她支持父母亲根据他们的实际能力购买这个一居室房子,愿意没有自己的房间,睡客厅,睡在他们家的两张床垫的其中一张上。

  由于“岩石”仍然无法送货,这个家里的物品摆放秩序就可想而知了。这么多的纸箱仍然在房间里没有打开,电视只能放在地上,书,许多小件物品,散乱在各处,挡着道……一开始玛蕾还能耐心的等待,但几天、几周过去后,她不耐烦了。她不时长声地叹气,自言自语,甚至后悔从“岩石”买了这些送不来的家具。但她始终认为安琪决不会骗她。

  7月12日,星期三,傍晚,高剑给安琪打电话,安琪那天上晚班。高剑就“岩石”迟迟不能送货一事狠狠发了一通牢骚,并告诉她,如果“岩石”迟至7月18日(那是他们订货后第32天)仍不能送货,他们将取消所有的货品。安琪深表理解,表示愿做各种努力在18日前送货,送不到就取消订货。高剑随后又给“岩石”客户服务部打了电话,重复了他的上述要求。

  7月15日,星期六,晚上,安琪给高剑打来电话说所有家具都已到店,可以在18日按时送货。这个消息让一家人极其振奋。星期天,高剑和玛蕾再次前往位于列治文的“亚克”家具连锁店,查看书架、电视柜及其它没在“岩石”购买的东西。他们打算在“岩石”送货后立即去买这些东西。

  7月18日,星期二,下午6点左右,高剑回到家,玛蕾正在锅台兴高采烈地忙着。

  “我们有新家具了?!”高剑关上大门,看见放在客厅的浅奶油色长沙发。

  “可不是嘛,新家具到啦!”玛蕾答道。

  高剑走进房间。房间的家具都已到位。 一张床,两个床头柜,一个五斗柜。发亮的栗子色,厚实的木头床头,天然韵味的床头柜和五斗柜上的面板,在这个崭新的房间里,产生了一种极为愉悦的氛围——简单,质朴,优雅,这种感受只有五年没睡过床的人才能体味到。这就是为什么玛蕾执意要买新家具。

  “没沙发床?”高剑大声问。

  “沙发床和餐桌以后再送。其它的都在这里,在地上,需要我们自己安装。”

  “为什么没有沙发床和餐桌?不是说了货全到齐了吗?!”

  “可能有了什么变化了吧。”

  “他们不可以这么做生意。”他查看客厅地面上的东西。

  “餐桌在这里。你怎么说没有餐桌?”

  “是吗?我以为没有餐桌。”

  高剑知道他无法从他的糊涂老婆那里问到多少东西。

  他开始拆餐桌的包装。餐桌的桌面放在包装的最上面。他小心翼翼地拿掉盖在桌面上的纸,发现桌面的正面有许多腐朽的黑节,有些黑节的三分之一或一半已经脱落了。“玛蕾,快来看,这和我们在‘岩石’看到的样品完全不一样。”

  玛蕾想笑但笑不出来,一派迷惑的样子:“噢,这真是不那么好……但是——它们要紧吗?”

  “这些节坏死了。他们会很快脱落,用不了几个月,留下一个个眼眼,或坑。”

  “那怎么办?”

  “退货。”

  “他们让退吗?”

  “凭什么不让?这个,道理都不用讲的!”

  “如果我们要求他们换呢?”

  “换一个恐怕也难免同样的问题。这个,你看,是在马来西亚生产和包装的,这种包装,拆开了就很难复原,因此我们不可能拆一个换一个,再换一个拆一个。这个桌面是一种木条指缝交叉拼接胶合的,厂家在拼接胶合时,完全可以将残次木条甩出来 —— 一、二、三,一共三根残次——但是他们没有甩出来,所以就成了这个样子 —— 次品,多可惜!可气的是,‘岩石’不向你展示这样的产品,相反,他们从中挑一个没有瑕疵的展示出来,诱惑你去买,但交给你一个有残次的产品。”

  “那末,如果我们在亚克买的话,就不会有同样的问题?”玛蕾问。

  “据我所知,亚克不一样。亚克的产品来自欧洲,他们有稳定的、标准化的产品检验体系,不象在发展中国家。如果我们在亚克买,我们肯定会收到与我们看到的样品差不多的东西。”

  高剑想了想,先给“岩石”客户服务部打电话,询问有关沙发床没送到的事。

  一女士接电话说电脑显示沙发床在运输途中碰坏了,因此没送成;该沙发床要到9月上旬才能再到货。那女士说话平静,没有一丝歉意。但这消息打懵了玛蕾。这太说不过去了,因为凯薇,他们的女儿,8月底就离家去多伦多,9月份谁还要你的沙发床呀!高剑没提他对“岩石”的怀疑。上周六安琪来电确认所有家具都到了,在家具未到之前“岩石”不会与顾客定下确切送货日期,所以,最有可能的故事是,安琪知道他们有可能退掉沙发床(如果发现没地方放的话),因此将沙发床拨给了更确定想要的顾客。对安琪来讲,解释这事太容易了。她可以说她不知道他们具体怎么送的货,或者干脆就在电脑中打上“运输出了问题”字样。

  “我们得取消这沙发床吧?”高剑问道。玛蕾默默地点点头。

  但卧室里的家具还确实不错,玛蕾和高剑都认同。

  玛蕾开始铺床。由于两张床垫都铺到了新床上(“岩石”的送货人给安装的床,装得与“岩石”店里的样品一模一样),沙发床没送来,玛蕾拿出足够被褥,在客厅的地面上为他们的女儿铺床,床靠近南窗,用高剑从中国城买来的木头格子屏风将客厅一隔为二。

  凯薇谢过母亲并道了晚安。

  玛蕾在新床上缠住高剑:“我真高兴我们终于有床了。这是我们来加拿大五年第一个晚上睡在床上!”

  “你觉得好就好。房间的这些你选得不错。”高剑回应到,放松着,睡着了。今夜无“作业” —— 新移民,就像学校里的学生,总是有那么多的事要做、要学,高剑把所有的这些有关或无关的趣事戏称为“作业”。


  这是第一封回自博塔房地产的信:

  2006年7月7日

  康高剑先生

  不列颠哥伦比亚,本拿比

  金街7600 号206户

  V5E 1A1

  亲爱的康先生、康太太:

  事由:有关住房保修

  谢谢你们提交的 服务要求。

  我们的服务代表会尽早与你们连系一个你们方便的时间,前往察看并解决有关问题。

  如果你有问题,请给我打电话。谢谢允许我们为你们服务。

  你们真诚的

  博塔房地产有限公司

  麦尔帕恩  埃尔夫

  客户服务部经理


  高剑发了第二份《请求服务》的传真:

  致:博塔房地产客户服务部

  麦尔帕恩  埃尔夫先生敬启

  2006年7月9日

  亲爱的麦尔帕恩 埃尔夫先生:

  谢谢你2006年7月7日就我们的《请求服务》所写的回信。你们的服务代表提库埃基先生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服务。他做了所有他能做的,除了那个他无能为力的地下停车位(359号)。提库 埃基先生也亲眼目睹了这个有严重问题的车位:这个车位的主要问题是太窄、无法正常停车。一辆丰田花冠小型车,头进泊车后乘客下不了车,尾进泊车后司机又下不了车。这是个有重大缺陷的车位。博塔房地产建造这样的不可用的房地产产品,完全有悖于博塔房地产的“房地产行业的优秀传承”和“建筑物所有方面的上乘质量”(《高空村的拉卡西塔——房主手册》)。因此,我们希望博塔房地产客户服务部尽快解决这一问题。

  你的真诚的

  康高剑


  下面是高剑三天后发给博塔房地产的第一封电子邮件:

  发自:gaojian_kang@hotmail.com

  发送到:Alf Malpine

  发送时间:2006年7月12日晚上9时31分

  标题:有关我们在金街7600号拉卡西塔无法使用的车位的问题

  亲爱的麦尔帕恩 埃尔夫先生:

  我们于2006年6月23日花了23万加元买了金街7600号206户这套全新的一居室单元,但万万没想到停车位(359号)不能正常使用。

  诚如我们已经向你报告的那样,这个车位因为太窄、无法正常停车。一辆丰田花冠小型车,头进泊车后乘客下不了车,尾进泊车后司机又下不了车。这是个有重大缺陷的车位。在我们搬来短短二十天内,我妻子——她是我们这辆车的主要驾驶人——已经多次磕碰了车头和车身,不是碰在右边的水泥墙角上,就是碰在左边的大柱子上。经向丰田维修中心咨询,维修费将超过1000加元(详见所附照片)。

  在收到我们的传真报告后,你们部的麦琪说如果我们愿意的话可以将车位换到地下四层。我妻子去看了一下,发现一没有电梯到地下四层,二没有任何人在那里停车,一派“荒凉”、不安全的感觉,尤其是从地下三层到地下四层必须走地下人梯,而且基本上没有人在实际使用这个人梯,这对一个妇女来说不妥当,因此她不可能去地下四层。

  从所附照片可以清楚看出,359号车位是个有严重缺陷的车位。的的确确,它有悖于博塔房地产的“房地产行业的优秀传承”和“建筑物所有方面的上乘质量”(《高空村的拉卡西塔——房主手册》)。

  同时附上一篇发表在最近的《温哥华星报》、赞颂博塔房地产的报道。该报道说“博塔是个发明家”—— 请问,拥有这样的无法使用的、灾难性的停车位,你真地认为博塔是一个发明家,发明这样的缺陷产品?

  我本不想这么说,但这一切实在叫我弄不明白……

  我们希望看到你们解决这个问题的诚意,同时也想知道你们能不能支付由此引起的修车费。

  谢谢,

  康高剑


  这是博塔房地产第二天所作的回复:

  发自:Alf Malpine

  发送到:gaojian_kang@hotmail.com

  发送日期:2006年7月13日,星期四,下午1点41分

  标题:回复:有关我们在金街7600号拉卡西塔无法使用的车位的问题

  高剑先生:

  谢谢你有关拉卡西塔泊车位的电子邮件。

  我们必须根据一个公寓的住户数量提供相应数量的车位。如果每个车位的宽度各增加一英尺(举例来说),我们就没法满足住户的数量要求。

  我们理解你们的情况并愿意将你们换到任一未予分配的位置。目前,唯一现成、可换的车位在地下四层。不辛的是你的夫人对去地下四层泊车觉得不舒服。如果你那边有了改变,可以接受了的话,请给星 麦奇打电话、拨604-300-7553,以安排变换。

  至于你要求支付你的汽车修理费,我们不得不予以拒绝。

  我已经告诉麦琪把你们的事放在心上,一旦由于什么原因有别的楼层的车位空出来的话,就考虑你们。

  麦尔帕恩  埃尔夫

  客户服务部经理


  高剑的反馈:

  发自:gaojian_kang@hotmail.com

  发送到:Alf Malpine

  发送日期:2006年7月14日,星期五,早晨1点08分

  标题:回复:有关我们在金街7600号拉卡西塔无法使用的车位的问题

  亲爱的先生:

  谢谢你的回复。

  1. 博塔不可以仅仅因为“必须根据一个公寓的住户数量提供相应数量的车位”而提供失去功能的产品。相反,博塔理当提供与其在“房地产行业的优秀传承”和“建筑物所有方面的上乘质量”(《高空村的拉卡西塔——房主手册》)相匹配的产品。如果你仔细研看我们发给你的那些照片包括那个车位,你一定会同意我们的要求。

  2. 博塔不可以在没有任何合理解释的情况下拒绝支付因其产品缺陷而造成损害的费用。如果博塔可以这样做生意,那么我们没有任何意义再与博塔客户服务部联系。

  我们会用一段时间注视你客户服务部如何处理这件事,然后再决定做什么。

  致敬!

  康高剑


  博塔房地产的答复:

  发自:Alf Malpine

  发送到:gaojian_kang@hotmail.com

  发送日期:2006年7月17日,星期一,上午10点34分

  标题:回复:有关我们在金街7600号拉卡西塔无法使用的车位的问题

  高剑先生

  上星期五我去看了拉卡西塔的停车场,评估了你的359号车位,并察看了去地下四层的停车场的电梯路径。

  我发现,359号停车位与在该停车场的其他车位没什么不一致。你的车位的宽度是8英尺,一辆典型的小型车的宽度是5英尺半,所以有足够空间泊一辆小型车。这个车位处于可接受的行业标准和要求之内,没有与质保有关的缺陷。

  你在早些的电子邮件中说没有通往地下四层停车场的电梯。我已经证实,那里有路径通往电梯,只是你必须上行一组楼梯。所有在上部一点区域的、处于层与层之间的停车位,均须上行一组楼梯才能够着电梯。

  如前所说,由于上部层面的车位都已派发完毕,我们无法为你换一个在这些层面的车位。我们知道你想换一个宽一点的车位,因此乐意将你现在的位置换到地下四层以满足你的要求。由于有通达电梯的路径,这个层面的车位也许在宽度上更适合你的需要。

  鉴于359号泊车位没有与质保有关的缺陷,我们没有发现任何依据我们需要支付你的车辆损伤的修理费。

  麦尔帕恩  埃尔夫

  客户服务部经理


  高剑经过反复思考做了“最后的抗争”:

  发自:gaojian_kang@hotmail.com

  发送到:Alf Malpine

  发送日期:2006年7月17日,星期一,晚上10点09分

  标题:回复:有关我们在金街7600号拉卡西塔无法使用的车位的问题

  亲爱的先生:

  谢谢你的回复。我们必须说,你们现在已经有了进步,至少是在实地察看并在思考这个问题了。只是,这里有一些关键问题你们仍然在忽视着:

  1. 我们相信,8英尺宽的车位标准在加拿大肯定是最低可接受标准之一种。它不是中档标准的,当然更与任何高档的标准没有丝毫缘分。因此,它本质上有悖于博塔房地产的“房地产行业的优秀传承”和“建筑物所有方面的上乘质量”(《高空村的拉卡西塔——房主手册》)。我们希望你们不要无视这一点——这是争议的关键点之一。

  2. 博塔在359号车位的一侧放置了一个巨大的柱子(这个柱子占据了车位长度的大约三分之一),而在另一侧你有整个的水泥墙。这样,不像那些无柱子无墙的车位(那里车辆在泊位时可从邻居车位借用界线的空间),一辆丰田花冠小型车,头进泊车后乘客下不了车,尾进泊车后司机又下不了车。你有没有听说过,在加拿大,“在可接受的行业标准和要求之内”,有任何停车位在车辆停泊后要么不让乘客下车、要不就不让司机下车?我们非常遗憾地看到你在这里的解释——你不是在真正地努力理解和关呼你的客户,你是在可笑地用你所谓的“可接受的行业标准和要求”、用非常不公平的手法保护你自身的利益。如果你是客户,你的车位在你停车后不让你或你的乘客下车,我们,客户服务部,说这车位没什么不好,是在“可接受的行业标准和要求之内”,你能接受吗?

  3. 关于这个车位,在过去短短的23天内,已经有一个很长的故事了。你想听吗?有一次我妻子慌乱中陷在车位的半途,不知道该怎么办,停车场的车辆进进出出,没人在乎或帮助她,她在那里喘气挣扎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总算有个人出来帮了她。你仍然相信这个车位是在“可接受的行业标准和要求之内”吗?

  4. 我妻子说博塔的欢迎新居入住礼品给了我们很好的印象——真的,我们必须在这里提到这一点——但博塔的停车位几近要“杀”了她。现在你在颂扬地下四层停车场。好像地下四层除了电梯什么都好,而且也有电梯路径,但你不愿承认电梯只到地下三层,根本不到地下四层。地下四层这么好,但没有一个人在那里停车。在地下四层停车,一个妇女必须往上爬行一段长长的、孤独的、极不安全的楼梯通道来到地下三层电梯……这当然是在你们的“可接受的行业标准和要求这内”,无疑。

  不管怎么样,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把这一切给你搞清楚。

  致敬!

  康高剑


  高剑给“岩石”发了一份传真信:

  康高剑

  不列颠哥伦比亚,本纳比

  金街7600号206户

  V5E 1A1

  2006年7月19日

  岩石,客户服务部

  不列颠哥伦比亚,列治文

  爱丽尔街3000号

  事由:发票号061662U1051001

  亲爱的先生或女士:

  我们在2006年7月18日收到了沙发床以外的所有家具(我们在2006年6月16日订的货),谢谢。

  1、 鉴于我们无法再等那张沙发床,我们请求取消订货,并要求将其金额从你们的发票额中减去、再贷记到我方申请的岩石信用卡中。

  2、 “5件套”餐桌因餐桌表面有许多腐朽的节,这与我们订货时看到的样品完全不一样,因此我们决定退货,请安排将货取回,并如我们订货时所被告知,不收取任何费用。

  3、 由于我方未收到任何有关“6件套床头组合”和长沙发的用户手册或使用说明书,请寄给我方用户手册或使用说明书为盼。

  致敬

  康高剑

  又及:请确认贵方收到了这份传真并同意予以处理。


  这是在加拿大五年来第一张床的第二个晚上。

  凯薇(高剑和玛蕾的女儿)抱怨前一天晚上睡在地板上,睡得骨头痛。骨头痛不是什么要紧事,但高剑忽然意识到,地毯下面的地面一定是水泥的,水泥地面有潮气、冷,会伤着这孩子,弄不好还会带来终身病痛。如果是木头地板地,那就没事了。玛蕾同意了他的意见,他们从新床上取下了其中的一个席梦思床垫,凯薇的床垫于是又回到了她的地方。他们都松了口气。

  玛蕾先高剑一步上了床,她躺着,微笑着,很甜蜜。高剑坐到床沿上,上床。他听到床下一声脆而轻的什么声音,但没在意。“啊,新床真舒服,感觉真好,宝贝,”玛蕾缠住高剑,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着,又有点像呻吟。高剑回应着,但忽然有一种欲望向他袭来。他们愉快地做了一回简短的作业——人生的作业。玛蕾开始时并不是这个意思,但她也不回绝。大约在早晨5点钟,高剑摇摇晃晃地从床上起来。他觉得他听到了床底下什么东西清脆地响了一下。可能不是什么好事,但他想不出来会是什么,他继续往厕所走——他要撒尿。但玛蕾下意识地警醒了,她一下掀掉了被子。“快,这床一定出了什么问题!高剑,帮我把床垫移开……”

  高剑还没走进洗手间,不太情愿地又折回来,帮玛蕾移走了床垫。这时,他彻底醒了。

  原来,在床垫底下、支撑着床垫的只是三根横向的2厘米厚、9厘米宽(北美统称为“2 X 4” )的木片胶合、又指缝交叉连接的(根本不是实木的)条子。中间的那根条子已经断为三节,全断在指缝交叉连接处。另外两根胶木条子各自不成比例地远离中间的那一根(大约有65厘米的间隔,但他们各自离床头只有大约35厘米),完好无恙。

  “哦,天哪;哦,天啊!”玛蕾慌成一团。

  “真是奇了大怪了。这么根细薄条子——实际上就这么一根——怎么支撑了这床垫整整两个晚上!”高剑百思不得其解。

  “我们的床垫好……”玛蕾喃喃道。

  现在,他什么办法也想不出来。他去了厕所。小便后,他回到房间,仍然不知道该做什么。

  玛蕾在床边地上铺上被褥,安顿高剑躺下。“天还早,你再睡一会儿,将就一下。白天再跟他们交涉。”她自己则挤到厅里凯薇的床上作一小睡。

  高剑平静地躺了一会儿,体会着不舒服的水泥地面。他睡不着。6点钟,他悄悄地起来后,开始给“岩石”写信。


  康高剑

  不列颠哥伦比亚,本拿比

  金街7600号206户

  V5E 1A1

  2006年7月20日

  岩石,客户服务部

  不列颠哥伦比亚,列治文

  爱丽尔街3000号

  事由:发票号061662U1051001

  亲爱的先生或女士:

  昨天晚上,我们给你们传真了一封信(发了两次),但一晚上事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支撑床垫的中间那个“横梁”断了。

  经检查,我们发现:

  1、 总共三根“横梁”是不够的,至少需要五根,并且必须是你店里的样品的那种十字架支撑。

  2、 三根“横梁”中的两根各自太靠近床头,不成比例地远离中间的那一根,中间的那根因此不可能不断。

  3、 “横梁”不是实木,而是木片胶合的,且到处都是指缝交叉连接的。

  4、 “横梁”本身薄而窄。

  5、 纵向两侧形成床架的厚板也不是实木的,也是胶合的。

  由于我们购买“岩石”家具,买得非常不愉快,等了这么长的时间,又有这么多的问题,还由于这张床是我们所买家具的中心内容,这床我们不想要了,因此,我们要求退回所有贵方交送的家具。

  请迅速安排取货为盼。

  谢谢!

  康高剑


  高剑写完信时,天已大亮。玛蕾和凯薇也睡眼惺忪地起来了。他与玛蕾谈了一下他写的信,随后将信传真给了“岩石”。接下来将这张断了“梁”的床照了一些照片,把床架拆开,靠墙收了起来。他准备去上班。

  但他觉得有点累,精神的,也是肉体的。玛蕾和凯薇又在抱怨那个电热水壶的事了。这是他的又一个苦涩的故事。两周前,一对夫妇——他们的朋友——来看他们的新居。那媳妇发现康家用的是与他们一样牌子、型号的电热水壶并且壶内“也有一圈锈斑”。谁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像锈斑,又不像锈斑。他们以前并没有注意到。高剑于是将水壶拿到商店 —— “T & G 大房子”。由于买了已经超过一周,根据“T & G” 的规则,水壶不能退,也不能换别的品牌或型号,只能送供应商修理。高剑只得“入乡随俗”,将水壶送修,于是人人都没有水喝了。晚上高剑会给自己用炒菜锅烧一点水喝,但玛蕾和凯薇则不屑去烧水,宁愿选择不喝水。这样,高剑不可避免地成了她们的抱怨目标。臭手,玛蕾说。不管买什么,你总是惹麻烦。太固执,玛蕾抱怨道。“要我说,这水壶根本就不用修,哪有什么毒不毒的。你好,你偏要修,弄得人人日子不太平。”凯薇也在细声抱怨 —— 我的嘴唇都干了,爸爸,没有水喝……终于受不了她们的抱怨了,一天晚上,他给”T & G” 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又将那封已发送邮件打印出来并传真给了“T & G”。玛蕾笑称他真是个“伟大的信使”,但他不管这些,他喜欢凡事都按部就班、“一步一步”去做。但现在,他突然怀疑他的这些信呀,传真呀,是不是真起作用。为什么”T & G” 不给答复呢?他哪一天发的伊妹儿和传真?他从放在桌上的“申诉卷宗”(他从来没想到在他的新家不到一个月就不得不有一个专门的“申诉卷宗”来存放这些文件)中找到了那份已发送并且被传真了的邮件:


  亲爱的先生或女士:

  事由:请不要再销售劣质产品

  上个月我们在你们的Metrotown分店买了一个”SuperTown”牌子的电热水壶。后来,我们的一个朋友发现我们的水壶在内胆上“也有一圈锈斑”,因为他们也买了同样的水壶并有同样的问题。之前我们并没有注意到此问题。本月上旬我们将这个壶拿到你们的商店,丹尼让我们一周后去取。一周后我们去时,丹尼拿出壶来,丹尼和我们都以为修好了,实际上啥也没动。内胆上的那一圈东西还在那里,也没有任何文字性说明。丹尼只好送回去,让我们再等一周。一周后我们再去见丹尼,丹尼说水壶还没修好,还没送回来,并承诺要与供应商联系,把水壶修好,让我们再等一周。一周又一周,我们从此没了水喝。

  厂家在包装上说这是“最佳质量”(Best in Quality)产品,但我们的理解是,这是“最差质量”产品。五年前我们在同一家店买了一个日本产的电热水壶,用了五年没有问题,你这个“最佳质量”产品怎么用了才一个礼拜多一点就出洋相了呢?我们的那位朋友买了同样的水壶也在享受同样的“最佳质量”产品(他们还没有把壶拿到你们商店去呢)。因此,我们要请问:为什么你的质量这么差,你的包装上却标榜“最佳质量”?你的行业道德哪里去了?

  我们相信,内胆上“锈迹”来自有问题的原料或设计,因此,你不可能通过“修理”来坚决,除非你换上不同原料制造的内胆,或者采用有害健康的化学物质。

  我们已经几个星期没有水喝了。我们是中国人,东方人,我们不能长期没有水喝。为什么你的“最佳质量”产品逼得我们过如此质量的生活,连一口热水也喝不上呢?

  我们已经告诉丹尼了:一周后我们再去店里,如果水壶还没有“修”好,我们就要买一个别的牌子的水壶,同时要求全额退回那个破水壶的款,如果你们拒绝,那么我们就去媒体和法庭。

  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理由很简单:“T & G” 不能一面标榜“最佳质量”,一面销售劣质产品;“T & G”不可以这样欺骗和误导消费者。

  希望你们从速做出反应。

  致敬!

  康高剑


  如果你,一个商店,敢于无视这样的信,你就不会再有顾客,你就该关门了。可是,三天过去了,高剑没有收到任何回音。玛蕾和凯薇还是持续不停的抱怨他。又来了。她们又开始抱怨了。一瞬间,高剑觉得有点糊涂了。在处理这些丑陋、污秽的事情上,他是不是真地做错了什么。他没有错呀,可是……在脑子一片空白中,他似乎想起来要做什么,但又不知道要做什么。突然,他觉得他的头在打转。

  “玛蕾,我觉得不舒服……我可能不能去上班了。”

  “快坐下,亲爱的,你觉得哪儿不舒服?你脸色不好。”

  “那水壶——”他坐到沙发上,一只手扶着额头。

  “忘了那水壶。我们只是说着玩儿。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我在煮黑豆稀饭,早饭马上就好。”

  “爸爸,这是你的报纸。你好点了吗?”凯薇开门拿进来今天的报纸。

  高剑点点头。休息了几分钟后,他睁开了眼睛。可能没问题了吧,他想。他差一点忘看今天的报纸了。他每天早晨都要看英文报纸《温哥华星报》。今天的报纸,他拿起来。忽然,头版的一个标题抓住了他:“访问调查发现诚实不是销售的策略——在一项对9国销售人员的访问调查中加拿大名列第二‘忽悠’国” —— “诚实也许是最好的策略,但弄虚作假在加拿大销售人员中更具普遍性。”文章这样开的头。“在一项9国调研中,加拿大成为排在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骗子国。一半以上(53.2%)的加拿大职业销售人员显示显著的隐瞒事实的倾向。”

  哦,加拿大 / 我们的广袤沃土,我们的家!——您怎么也会让人糟踏成这个样! 高剑的嘴张得大大的,他的双眼发直。他读过那么多有关在加拿大身份证、信用卡和银行卡被窃的报道,但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的文章——半数以上的加拿大销售人员竟然倾向于隐瞒真相,职业销售人员竟成了职业“忽悠”人士!难怪他们每次买东西都这么遭罪,真是买一次东西就得遭一次罪,几乎就没有不受骗的时候!可是,停顿了一会儿,他想,这些“职业人士”坑骗一下他也就罢了,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也不是个“好人”,但他们真的不应该欺骗像他妻子和女儿那样普通而诚实的人……

  也许把这世道说成这样也有点太夸张了吧?但是,“如果你真地仔细观察每天发生在你身边的事情,你会发现骗子无处不在。在这里,几乎就是没有欺骗,就没有日常生活。”这是谁说的?他大张着嘴,两眼发直。

  “可这是加拿大呀!”他喊道,“哦,加拿大!”


  这是这个故事的结尾:

  1. “岩石”作了自我更正:康家买的那套卧室家具不是生产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邻居省份”,而是出产于中国,出产于康高剑老家的“邻居省”。

  2. 岩石”同意全部退货。

  3. 后来康家又从亚克买了些家具,发现有些家具有同样的问题:收到的家具与他们在店里看到的样品不一样(当然是不如样品那样质量好喽)。高剑自然少不了受到夫人的奚落。

  4. “T & G 大房子”同意康家换了一个别的牌子的电热水壶。

  5. 博塔房地产坚持声称该公寓的所有停车位均在行业标准之内,并称他们眼下也没有更宽一点的车位可供康家更换。但是,三个月后高剑终于从本拿比市政府搞到了一份有关车位标准的城市地方法规(本拿比城市地方法规800号)。该法规明确规定:地下停车场居民停车位,小型车车位宽度必须满足最低要求8英尺(约2.4米),这一点359号停车位勉强达到了;但是,当车位的一侧或两侧有高度超过300毫米的栅栏或建筑时,那一侧或两侧须(各)增加300毫米(0.98英尺)宽度,也就是说,359号车位的合格宽度应当是2.4米 + 0.3米x 2 = 3 米,也即9.84英尺(每英尺等于0.3048米),而不是8英尺(2.4米)。

  6. 康高剑从此与房地产行业结下了梁子并因此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Creaders.net专稿,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

更多精彩有奖征文请点击:http://www.creaders.net/events/zhengwen2018/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