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9,770,86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当今中国的“老大哥”,就是微信
· 进入象牙塔,感觉很奇妙!
· 您根据什么决定信或不信一段历史
· 四十年前中共决定改革开放必有原
· 中国“经济50人论坛”反思改革开
· 反腐必然失败?第三次洗牌就在眼
· 一代人思想解放从47年前这天起步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 民众对袁世凯的兴趣之大令我吃了一
 · 读到了几首痛悼追念刘晓波的诗
【识】
 · 中国“经济50人论坛”反思改革开放
 · 反腐必然失败?第三次洗牌就在眼前
 · 什么叫“不择手段”?手段的底线在
 · “老大哥”和“美丽新世界”并存的
 · “清宫戏”,有完没完?!
 · 假新闻也是真历史的一部分
 · 权力阉割人们的历史记忆有很多种刀
 · 半个世纪发生了什么让美国梦破碎一
 · “文明就在几分钟”
 · 中共建国前30年与后30年确实不能对
【史】
 · 四十年前中共决定改革开放必有原因
 · 回望老冷战,直面新冷战
 · 毛泽东不断搞整人运动,源于缺乏安
 · “平型关大捷”两张照片的真实来历
 · 专家解读从档案中新发现的毛泽东讲
 · 对义和团的认识,还有非同小可的盲
 · 见识一位满口英语的毛泽东
 · 知青运动五十年,明天将开研讨会
 · 八一回顾:悼念惨烈朝鲜战争中的亡
 · 中外资深学者合力解答:文革是什么
【事】
 · 当今中国的“老大哥”,就是微信嘛
 · 进入象牙塔,感觉很奇妙!
 · 美国大学开了一门课,课名中竟然用
 · 从鄂菜、楚菜之争说到武汉“过早”
 · 又一段揭示中国法律真相的对话
 · 量化调研:网络管制最大受害者是管
 · 在红色国家做到“不要告密”有多难
 · 改变这个世界的往往是边缘人
 · 达赖喇嘛点评几代中共领袖
 · 一个幸运者来美国看病得救的经历
【视】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拾】
 · 您根据什么决定信或不信一段历史叙
 · 一代人思想解放从47年前这天起步
 · 百年来中国思潮围绕什么东西缠斗
 · 只见规律不见人,那叫什么“历史学
 · 14年前的一次文革研讨会讨论了些什
 · 义和团和文革群众造反:相同点实在
 · 文革的荒诞性、野蛮性从何而来
 · 中国土地制度的核心是保障安全
 · 天朝的铁幕是怎样被撬开的
 · 中国真正的国运危机迎面而来?
存档目录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别躲躲闪闪,说出来,大声说:不!
   

  即使一切无可改变,语言仍有力量。说出的语言比想法有力量。公开的语言比私语有力量。明确的反对比隐喻有力量。如果你也认为这是危急的时刻,不要放弃使用语言的权利。不要等到无法使用语言的一天。他们能剥夺,就必将继续剥夺

  老高按:今天在微信上读到朋友发来几篇中国公民对中共修宪建议表达看法的文章,但都是用图片格式,甚至是头脚颠倒的倒置,弄得我要将手机歪着,我的头也得歪着看。不明白为何要让读者这么折腾?看过之后,我对文章作者却衷心的敬佩。为了在这里推荐,我在网上另外找到了文字格式的这几篇文章,也就顺带明白了在微信上流传时为何图片倒置的原因。这里我转发两篇:赵小莉和余文生的文章,至于中国青年报社《冰点》前主编李大同和北京你女企业家王瑛两位的意见,网上流传太多,我就不在此转载了。
  不知道赵小莉何许人也,我只知道,她(他?)是一位中国公民,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公民,一位令人崇敬的公民!赵小莉比那些全国人大代表,更有代表性!虽然我已经不是中国公民,但她也完全能代表我。

  多说两句。写完上面的按语并发布出去之后,感到还有些话想说,另开一帖似不必要,就写在这里吧。
  今天,2月28日,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闭幕,发布了公报。公报说,通过了向全国人大和政协推荐的领导人选名单云云,都是例行公事非走不可的过场,毋须多言;而只字未提中共建议修改宪法,不免令人有点奇怪。但最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公报称: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和《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
  我们记得,2013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曾经通过了一个“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足有六十条之多,当时我也与许多朋友一样,感到非常振奋。但四年三个月下来,这六十条,实现了几条?现在习近平领导的执政党再次打出了“改革”旗号,这不管怎么样,掌权者对改革重新表现出了兴趣,是不是我们也该高兴呢?
  公报并没有公布“改革决定”和“改革方案”的任何具体内容,究竟打算怎么改,要过几天才能揭晓。但我们不妨根据公报的如下措辞所强调的内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全会提出,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首要任务是,完善坚持党的全面领导的制度,加强党对各领域各方面工作领导,确保党的领导全覆盖,确保党的领导更加坚强有力。要建立健全党对重大工作的领导体制机制,强化党的组织在同级组织中的领导地位,更好发挥党的职能部门作用,统筹设置党政机构,推进党的纪律检查体制和国家监察体制改革。
  全会提出,统筹党政军群机构改革,是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实现机构职能优化协同高效的必然要求……

  有海外媒体注意到:公报讲了七次“统一”。当然其它内容讲了很多,什么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四个力”(党的领导力,政府执行力,群团社会组织活力,军队战斗力),“三个性”(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云云,不一一赘述,但最核心的,就是上面那段话。
  根据这段话,我的判断是:这次习近平推出的“改革”,完全不是四十年来人们所说的“改革开放”那个意义上的改革,完全不是党要逐步有序地让出社会空间,还政于民,而是要空前加强党的权威,党的权力要“全覆盖”——无所不包、无远弗届、无微不至。正如有位国内学者(未得允许,姑隐其名)在微信的朋友圈中所说的:习的改革,其出发点和落脚点,就是“党的万能”,“这和改革开放所奉行的党政分开、政企分开的方向完全相反”!
  这到底叫“改革”还是叫“倒退”,您看呢?
  再过最多半个月,习近平的改革蓝图就会揭晓,我这番臆测是否准确,有待裁决。我迫切地盼望:届时非常愉快地接受事实和众人狠狠扇我大嘴巴,打得我眼冒金星!

  明确的反对比隐喻有力量

  赵小莉,《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编者按:2月25日,新华社发布中共中央建议修改宪法、取消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的消息之后,赵小莉、王瑛、李大同、杨鹏等人以中国公民的名义发表了公开的反对和抗议。他们的反对和抗议意见以图片形式(有些倒置或横卧,均为了避开关键词审查)在社交媒体上传播。以下文字由中国数字时代编辑经图片转换而来,并分别加上标题。
  同时附上人权律师余文生2018年1月18公开发布的修宪建议书。1月19日,余文生被抓。据余文生妻子许艳1月25日发布的声明,余文生于1月20日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1月27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至今不让辩护律师会见余文生。

  2月25日的晚上,我陷于极大的痛苦。
  2月25日的晚上,我读到许多隐喻性的内容。袁世凯,华盛顿,某篇法学论文,还有淘宝出售假发辫的价格。
  以前我也会是转发这些内容的人之一。因为二十多年来,我深知在发表意见的时候需要如何保护自己。我深知面对能够压制一切、掩盖一切、改写一切、粉碎一切的权力的危险。
  然而躲藏在隐喻的后面,躲藏在隐晦的话语体系中,躲藏在道路以目的沉默中,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力量,带来空间。沉默换来的是统治者一次又一次对人民权力的践踏。沉默换来的是独裁者对权力永无止境的欲望。沉默换来的是修改宪法第七十九条的建议。沉默换来的是《一九八四》里踩在我们脸上的那只鞋。
  2月25日的晚上,我并不是为了将要有这样的未来而痛苦,而是为了在这样的未来中我仍然将要沉默而痛苦。
  我恐惧。如果我发声,我恐惧我将付出的代价。但如果我不发声,我恐惧我的余生将永远在这样的痛苦和耻辱中度过。
  因为这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那个极限。
  所以此刻我将不沉默、不讽刺、不牢骚、不隐喻。我将明确表达我的观点。我将行使我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权利,公开表达对《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的反对。
  我反对将宪法第七十九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修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
  我反对取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连任期限的限制。因为这一修改将是独裁者攫取权力的工具。是我国政治制度的倒退。是对百年革命理想的背叛。是对社会契约与公民权利的践踏。
  这是我一个人的观点。我知道有很多人观点和我一样。然而我们已分散太久,弱小太久,隐喻太久。
  此时此刻,我仍然满怀恐惧。然而我此时恐惧,是为了不永远陷于恐惧。我此时准备迎接痛苦,是为了不永远陷于痛苦。我此时发表言论,是为了不永远陷于无言。
  即使一切无可改变,语言仍有力量。说出的语言比想法有力量。公开的语言比私语有力量。明确的反对比隐喻有力量。
  如果你也认为这是危急的时刻,不要放弃使用语言的权利。不要等到无法使用语言的一天。他们能剥夺,就必将继续剥夺。
  赵小莉 2018年2月26日

  关于修宪的公民建议——余文生致中共十九大二中全会公开信

中共中央委员会及各位委员:
  由于中共2018年1月18、19日酝酿修宪,余文生作为从事法律工作近20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前律师,提出以下修宪意见,供中共执政当局参考。
  一、建议删除“宪法序言”。“宪法序言”在宪法及法律上不具有实际约束力和实际宪法意义,在实际应用上会产生争议和歧义,建议将“宪法序言”的相关有用内容“条文化”或纳入“宪法解释”,其他内容予以删除。
  二、建议国家主席差额选举产生。国家主席作为国家元首,等额选举类似于任命,没有任何选举意义,对国家、对公民社会、对世界各国都不具有公信力。
  三、建议取消军委主席,其部分职权并入国家主席职权范围;建议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由国家主席提名,全国人大通过产生。由于国家主席、军委主席、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院检察长都是全国人大选举产生,其产生方式,影响了国家主席作为国家元首的权威性,不利于国家主席对内对外代表国家。国家主席应该自动具备军队最高指挥权,取消军委主席职位,并入国家主席职权范围,可以加强军事执行力及军事合法性。
  建议取消军事委员会,其职权并入国防部,并受国务院领导。军队是国家的军队,军队不能凌驾于国家之上,国务院作为国家最高行政机关,理应代表国家领导军队。
  四、建议宪法设专章规定“政党管理制度”。任何政党都应在国家行政机关(司法部或民政部)登记,任何政党都必须接受国家行政机关管理,任何政党都不能凌驾于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之上。
  五、建议撤销没有宪法依据的政治协商会议。
  建议人:余文生
  2018年1月18日于北京


回答“马甲”:

有位网名“马甲”的读者,昨天在我转发赵小莉和余文生的文章之后立即问我:“老高对何频的观点是什么看法,是赞同还是怀疑还是不赞同?有没有和他讨论过?”

这让我一头雾水。我推荐赵、余二文,何频对此二文发表过什么看法吗?我一无所知。若说是别的问题的看法,何频每天都在“点点今天事”,纵论古今,发表了很多看法。“马甲”横空一问,我从何答起?在跟帖中作答,想问问“马甲”问的是什么,电脑上却跳出窗口告诉我“网络故障,请稍后再试”,遂作罢。

刚才发了今天的网络日志,再看昨天博文跟帖,才知道“马甲”总算是有了进一步说明:“高伐林极其虚伪!何频第一时间就用高伐林一致为之铺陈翻案的袁世凯的例子支持修宪,但是他自己却妆模作样地好像反对修宪”。

我曾说我是享有“愚蠢”盛名的“高老头”,此公说得我更糊涂,反复看了多遍,这番话的大意算明白了。

我的态度从25日当天以来说的有什么让人犯疑的吗?这几天我在按语中说得更多。好吧,我愿更简明扼要地说:

习近平删除宪法中关于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文字,这是历史倒退的一大步,我反对。

何频和其他人对这个问题怎么看,观点是否如“马甲”所转述的?我不全了解,也许此后会进一步了解。但我的上述对删除任期限制的态度,“马甲”是真看不明白?还是明知故问?

鉴于试了多次仍然发不了跟帖,只好在此答覆“马甲”,希望他能看到。(3月1日下午3点30)




  近期文章:

  中共修宪建议后为何封杀这篇“劝进”文  
  
高层是一种倒退,底层是另一种倒退  
  
秦晖教授少年时“盲流奇遇”让我忆当年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这个狗年不一般:又是一个戊戌年  
  
戊戌变法双甲子祭  
  
60项改革承诺兑现,就接近威权社会了  
  
欢迎软实力竞争,抵制锐实力威胁  
  
“锐实力”之争对海外华人有什么影响?  
  
从当今“阴题”说到八十年前的素质教育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