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醉茶说天下  
东西南北,斧钺钩叉,中外古今,煎炒烹炸  
        http://blog.creaders.net/u/855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渔阳山人
 
注册日期: 2014-05-22
访问总量: 306,56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京油子(北京记事之十)
· 蕃茄酱事件
· “我的国”原来没那么“厉害”?
· 为什么要纪念“六四”?
· 你,您,您们 (北京记事之九)
· 没有习近平,地球还会转吗?
· 老娘包子铺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梦里乾坤】
 · 蕃茄酱事件
 · 没有习近平,地球还会转吗?
 · 老娘包子铺
 · 请习近平读《邹忌讽齐王纳谏》
 · 送别晓波
 · 司马南为何被解聘?
 · 路遇“反华势力”
 · 衷心感谢为川普助选的华人朋友
 · 皇上竞选美国总统
【轻歌曼舞】
 · 吹毛求疵说《芳华》
 · 我的CD情结(之七):革命第二步
 · 我的CD情结(之六):CD与音响
 · 我的CD情结(之五):Big Five
 · 我的CD情结(之四):大盒CD
 · 我的CD情结(之三):到哪儿买CD?
 · 我的CD情结(之二)
 · 我的CD情结(之一)
 · 伦尼与赫尔伯特
 · 看郎朗弹琴
【如是我闻】
 · 京油子(北京记事之十)
 · “我的国”原来没那么“厉害”?
 · 为什么要纪念“六四”?
 · 你,您,您们 (北京记事之九)
 · 饽饽阵(北京记事之八)
 · 谈谈伪造的中共文件
 · 批斗侯宝林(北京记事之七)
 · 京都鬼话(北京记事之六)
 · 那些“角儿”们(北京记事之五)
 · 冰棍儿败火(北京记事之四)
【齿颊留香】
 · “共产主义”这道菜
 · 说说包子
 · 美酒飘香
 · 毛主席说:这家的豆皮好吃
 · 烧茄子
 · 炸酱面的故事
 · 江水煮江鱼
 · 曼哈顿的川菜馆
【走走看看】
 · 纽约地铁里的动物
 · 纽约第一好去处
 · 孩子的圣诞树
 · 雨夜,醉鬼来了
 · 美国食堂里的中国学人
 · 美国最高的公路
 · 高山遇险
 · 革命书店
 · 我在纽约学雷锋
 · 巧遇乔布斯
【杂谈】
 · 屠呦呦是不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 穹顶之下的愚民
 · 一间厨房,半个锅盖
 · 也谈习近平“反腐”
 · 马航事件与人道情怀
 · 花钱买“欢迎”
 · 观众
 · 从徐才厚倒台看中央政治局委员犯罪
 · “包子”成了敏感词
 · 狗
存档目录
09/01/2018 - 09/30/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老娘包子铺
   

路东的包子铺出了点儿新闻。

包子铺每天7-23点营业,虽然菜单上永远只有包子和炒肝两样儿,但毕竟连干带稀,一日三餐都可对付,当夜宵也成。加上地点适中,价格并不那么宰人,于是便有了回头客。

店主是个胖胖的中年女士,看年纪在30-80岁之间。她姓“娘”,据说是东周时代传下的陇西古姓。于是她自称“老娘”,食客也喊她“老娘”。久而久之,大家都说“老娘包子铺”,原来的店名却没人提起了。

老娘很会做营销。五年前刚开张时,她在店门口插了两面红旗。左边的旗上有三个金字“包子梦”,右边则是“炒肝梦”。路过的人见了吃一惊,便走进来看看包子炒肝怎样做梦。老娘笑盈盈地告诉客人:买半斤包子,店里便敬一碗炒肝。说罢指指窗台之下蹲着的一排吸溜吸溜喝炒肝的汉子。客人于是食指大动,纷纷去掏钱包。

路东原先还有五家饭馆,其中三家卖包子,两家卖炒肝。老娘不但敬炒肝,包子也做得比别家的大,慢慢就把别家的顾客拉了来。后来那几家纷纷关门大吉,据说是有人告发他们用了病猪肉。老娘说,丑行若不揭露,必然包将不包,肝将不肝。伙计说,幸亏有老娘,挽救了包子挽救了肝。老娘面有德色,倚着柜台哈,哈,哈。

等到路东只剩老娘这一家时,包子便越来越小,炒肝便越来越稀,不仅不敬了,价钱也翻了番。有客人嫌贵,饭桌上便有了些许抱怨。可是也有客人说,老娘涨价是为了扩大再生产,等到包子炒肝多得吃不了时,一定会降价的,理解万岁吧。

老娘听到了议论,并不着急。她在柜上贴出一张大红纸,上面写着《约法三章》:

第一,为了保鲜,本店包子最多上屉二次(蒸制、加热各一次),其后必须下架。

第二,为了保质,本店每个包子都有二十个褶(比狗不理多二个)。

第三,为了保量,本店每碗炒肝含上等猪肝大肠各50克,保证没心没肺。

《约法三章》贴出后,多数客人认为老娘有诚意、守规矩,适当涨价是可以接受的。然而总有鸡蛋里挑骨头、成心找茬的主儿。那天中午,五号桌上突然发声喊,一个眼镜男手拿包子冲到柜上。

“十九个褶!”眼镜男叫道:“比规定的少一个!退钱!”

老娘接过包子后并不去数褶儿。她慢悠悠地说:“有句俗话您一定听说过,叫做‘包子有肉不在褶上’。您瞧—”她把包子掰开,指着馅里那块切不烂、剁不碎的滚刀肉,“这么大一块肉,足有二两多,您赚大发啦。”

眼镜男顿时语塞。

第二天,老娘请了六个保安,说是为了保障顾客有个安宁祥和的就餐环境。保安们头戴钢盔,手持警棍,四角各有一个固定哨,还有两个在店堂里巡逻。每到饭口,客人坐着,保安站着,客人吃着,保安看着。只要听见客人抱怨,保安就紧握警棍过来“请教”。如果说不出个道理,客人就会被拖到门外“包子梦”的红旗下,脖子上挂着“妄议”的牌子撅着示众。这样一来,店里的秩序就有了保证。

一年以后,炒肝的价格终于没有降下来,包子的价格倒涨了三次。老娘说,如今猪都改吃新式固体饲料了,猪肉和下水的质量也从一级提高到特供级。多花一点钱吃到更高级的东西,正是生活质量提高的表现。更重要的原因老娘没说,那就是雇保安的“维稳”经费必须从客人身上出,正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不涨价是万万不能的。

就算能吃上特供猪肉,每顿多花五块钱毕竟不是让人高兴的事。于是有客人变了黄鹤,一去不复返了。终于有一天中午,店里的客人还没有保安多,老娘望着空桌椅,第一次发起了愁。

忽然,一个黑胖子带着一伙黑衣人“噌、噌、噌”地蹿进店来。保安们正要上前“请教”,却被黑衣人干净利落缴了械,押到门外“炒肝梦”的红旗下撅着去了。躲进厨房的老娘掀开布帘往外看了一眼就呆住了,那黑胖子不是电视里天天见的皇上吗?

老娘赶紧理理头发,然后盛一盘新出锅的包子,一阵风似的端到黑胖子的桌上,口称“皇上万寿无疆!” 黑胖子冷笑一声不置可否,先一口一个吃光了包子,然后又叫了两碗炒肝喝了。黑衣人会了账,老娘又捧出一张菜单请皇上赐字。黑胖子瞪了她一眼,接过笔来在菜单上写下“包子妙肝”四个歪歪扭扭的大字,便打着饱嗝扬长而去。

老娘心说:时来运转啦。她从地摊上请来一张圣像,高悬店堂之上,又把黑胖子题了字的菜单镶进镜框,挂在圣像之下。如此一来,黑胖子便和皇上挂了钩,他是真龙天子还是山大王也就无关紧要了。

唯一的问题是“妙肝”二字不好解释。老娘先是疑心黑胖子把“炒”字误写成了“妙”,心想这皇上的文化也低了点儿。后来转念一想,也许是上人见喜,夸奖炒肝味道奇妙,所以赐名“妙肝”也未可知。于是老娘宣布,从此店中一律改称炒肝为“妙肝”,菜单要改,账面要改,门口那面“炒肝梦”旗也要改。正好有个蓬头垢面背把破吉他的流浪歌手从门口走过,老娘便“喂喂喂”地把他唤进来,用两碗炒肝的代价,要他写了一首颂歌:

不知该怎么称呼你
你前呼后拥来到包子铺
不知该怎么称呼你
你风里雨里走进我店里
掀锅盖,看面缸,
一套包子妙肝连着我和你

你玉体丰腴
你满腹珠玑
你爱我们包子铺
我们包子铺深深地爱你
不知该怎么称呼你
你把我家包子握在手心里
不知该怎么称呼你
你把我的妙肝装进你肚里
......

从此每到饭口,颂歌便在包子铺庄严响起。老娘在柜上唱,厨子在灶旁唱,伙计和保安在店堂上唱,蜂拥而至要沾“圣恩”的客人也跟着唱。人们左手举包子,右手端炒肝,在圣像下恭恭敬敬排成三排,哽哽咽咽地唱、声嘶力竭地唱,真比出大殡还热闹。至于歌中“玉体丰腴”、“满腹珠玑”的话究竟是称颂皇上还是夸奖包子,就没人说得清了。

唱了三个月,包子铺的生意越来越好,营业额直追路西的“啃得鸡”。“啃得鸡”不幸没有黑胖子临幸,所以超过它而成为本市快餐业的龙头老大,只是时间问题。到那个时候,规矩当然就要由老娘来定了。

然而老娘却迫不及待了。因为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说,“啃得鸡”搞“本土化”,要在菜单中加上包子和炒肝。老娘气得跳脚,透过玻璃窗瞪着马路对面“啃得鸡”招牌上的糟老头子发狠:你一个洋鬼子,啃你的鸡就行了,还要抢我包子妙肝的生意,这不是反华吗?!老娘大怒之后,立即在店中宣布“修馅”。

客人面面相觑,纷纷表示不知何为“修馅”。老娘解释说:“修馅”就是修改包子的馅料,以创新的口味吸引客人,增加市场竞争力。例如本店传统的猪肉大葱馅,就可以修成“宫保”馅,既好听又好吃。

“什么是‘宫保’?”七号桌上一个中学生怯怯地发问。

“袁项城,袁宫保!”三号桌上的白眉毛老头笑道:“以名人为号召,修馅一定会吸引顾客,高!”

东南角站岗的保安也叫好:“要得!做个宫保鸡丁馅,越辣越安逸!”

厨子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说:“只许它‘啃得鸡’做鸡,老娘就不能做鸡?和尚动得,我动不得?!”

“对!” 众人嗷应道:“修馅!修馅!”

老娘修馅的第一步,就是改《约法三章》。修改后的《约法三章》如下:

第一,为了保鲜,本店包子的上屉次数根据本店营业时间决定。

第二,为了保质,本店每个包子都有若干个褶。

第三,为了保量,本店每碗妙肝含上等猪肝大肠各若干克。

新的《约法三章》一贴出来,客人大哗。反对的多,支持的少。反对者说:不规定包子褶数厨子就可能偷懒;炒肝原料不定量给缺斤短两提供了可乘之机;然而最可气的还是取消了包子的“两屉”规则。卖不出去的包子一热再热就是不下架,卖一天也是它,卖七天也是它,摆臭了也卖,岂不是拿客人的健康不当事?支持者说:活人不能让尿憋死,根据市场行情灵活掌握包子褶数和“妙肝”原料量,才是有生意头脑;更重要的是,不同批次的包子口味总会有区别,而取消“两屉”规则有助于保证包子口味的稳定性,从而维护了客人的长远利益。

还有第三种意见:店是老娘开,规矩是老娘定,你一个顾客有包子“妙肝”吃就不错了,瞎叫唤什么?反对者反驳道:不平则鸣!有反对声音,正说明有骨气的客人还没有死绝,如此才能警告店方不得胡作非为伤害顾客利益。如其不然,明天她在《约法》里写上“本店包子含有少量砒霜以改善口味”,你也逆来顺受吃下去么?

客人义愤填膺,越吵越凶;老娘左支右绌,理屈词穷。保安们提着警棍“腾腾腾”地满堂乱跑,却再也压不住抗议的浪潮。终于有人开始和保安切磋武艺,店堂里乒乒乓乓乱成一团。最后有人打了110,来了两队警察,才勉强结束了混乱局面。再看店堂里,桌翻椅倒,满地碎瓷。圣像落在地上,被实实在在地踩上了几个黑脚印;镶着黑胖子题字的镜框也碎了,还被淋了一勺酱油。店堂外边,“包子梦”和“妙肝梦”两面红旗倒在门前,被某种可疑的液体弄湿了一大片。

老娘一屁股坐在门槛上,双手拍着大腿嚎起来:

“我—的—天—耶!”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