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醉茶说天下  
东西南北,斧钺钩叉,中外古今,煎炒烹炸  
        http://blog.creaders.net/u/855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渔阳山人
 
注册日期: 2014-05-22
访问总量: 297,70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蕃茄酱事件
· “我的国”原来没那么“厉害”?
· 为什么要纪念“六四”?
· 你,您,您们 (北京记事之九)
· 没有习近平,地球还会转吗?
· 老娘包子铺
· 饽饽阵(北京记事之八)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梦里乾坤】
 · 蕃茄酱事件
 · 没有习近平,地球还会转吗?
 · 老娘包子铺
 · 请习近平读《邹忌讽齐王纳谏》
 · 送别晓波
 · 司马南为何被解聘?
 · 路遇“反华势力”
 · 衷心感谢为川普助选的华人朋友
 · 皇上竞选美国总统
【轻歌曼舞】
 · 吹毛求疵说《芳华》
 · 我的CD情结(之七):革命第二步
 · 我的CD情结(之六):CD与音响
 · 我的CD情结(之五):Big Five
 · 我的CD情结(之四):大盒CD
 · 我的CD情结(之三):到哪儿买CD?
 · 我的CD情结(之二)
 · 我的CD情结(之一)
 · 伦尼与赫尔伯特
 · 看郎朗弹琴
【如是我闻】
 · “我的国”原来没那么“厉害”?
 · 为什么要纪念“六四”?
 · 你,您,您们 (北京记事之九)
 · 饽饽阵(北京记事之八)
 · 谈谈伪造的中共文件
 · 批斗侯宝林(北京记事之七)
 · 京都鬼话(北京记事之六)
 · 那些“角儿”们(北京记事之五)
 · 冰棍儿败火(北京记事之四)
 · 讽刺与幽默(北京记事之三)
【齿颊留香】
 · “共产主义”这道菜
 · 说说包子
 · 美酒飘香
 · 毛主席说:这家的豆皮好吃
 · 烧茄子
 · 炸酱面的故事
 · 江水煮江鱼
 · 曼哈顿的川菜馆
【走走看看】
 · 纽约地铁里的动物
 · 纽约第一好去处
 · 孩子的圣诞树
 · 雨夜,醉鬼来了
 · 美国食堂里的中国学人
 · 美国最高的公路
 · 高山遇险
 · 革命书店
 · 我在纽约学雷锋
 · 巧遇乔布斯
【杂谈】
 · 屠呦呦是不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 穹顶之下的愚民
 · 一间厨房,半个锅盖
 · 也谈习近平“反腐”
 · 马航事件与人道情怀
 · 花钱买“欢迎”
 · 观众
 · 从徐才厚倒台看中央政治局委员犯罪
 · “包子”成了敏感词
 · 狗
存档目录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没有习近平,地球还会转吗?
   

鲁迅的《立论》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一家人家生了一个男孩,合家高兴透顶了。满月的时候,抱出来给客人看,——大概自然是想得一点好兆头。

“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发财的。’他于是得到一番感谢。

“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做官的。’他于是收回几句恭维。

“一个说:‘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他于是得到一顿大家合力的痛打。”

“说要死的必然,说富贵的许谎。但说谎的得好报,说必然的遭打……”

鲁迅真是洞悉中国人心理的大师。看看官方对习进平先生的造神疯狂和拥戴者的谄媚之词,就可以知道我们这个民族百年来有多大长进。

“人生自古谁无死”,习近平先生将来也是要死的。如果他死了,中国怎么办?

很多人不管墙上挂的是灶王爷还是猪八戒,总觉得拜一拜心里才踏实。如果拜得神佛欢喜,给自己添福加禄岂不是好?人们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根本靠不住的“明君”和虚无缥缈的梦想上,最后总是要失望的。例如对习近平先生取消任期限制的丑恶行为就有一种一厢情愿的期待,以为他会健康长寿永远英明,为民谋利,为国造福,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这些人大概忘了习先生是怎样上台的。他是第三、第四代中共寡头商定的“接班人”,说得难听点就是“太后钦定”,既非民选甚至也算不上党选,他凭什么要代表民众的利益呀?再说,他会永远健康长寿么?他会永远只干好事不干坏事么?

如果哪天习近平“驾崩”了,现在拥戴他的那些“人民”将如何反应?据我看,抢天呼地如丧考妣甚至追随而去的少,立马拥戴“新君”、把屎盔子尿盆子都扣到习头上的多。没有独立人格、只顾眼前利益的“顺民”历来是专制独裁的社会基础,今天也不例外。

说一个刚满月的孩子将会死是残酷的,但对一个已经65岁的老人习先生来说,就不失为一个善意的提醒。中国的老人忌讳“死”字,很多人终生不立遗嘱,结果死后儿女为遗产打得跟血瓢似的,有什么好啊?官方和皇民辩解说,取消任期限制并不等于终身制,然而取消任期限制毕竟为终身制扫清了障碍。从现在开始,如果哪天习先生殁于任上,那就是事实上的终身制,千古骂名还逃得掉么?

除了不能永生,习先生也不可能“永远健康”,而是有病倒或者疯掉的可能。当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来华访问,习先生因为“腰疾”而不能会客,人们记忆犹新。记得有人写过一本叫做《病夫治国》的书,专讲历史上病态和失心疯领导人治国的灾难。如果在习近平时代的中国也发生这样的灾难,请问有什么办法禳解?

再退一步,即使习先生不病也不疯,以他那“二”的个性,哪天犯起浑来,命令解放军对维权民众“格杀勿论”,谁能阻止他?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军中从去年就已开始所谓“三个一切”的宣传工作:“一切重大事项由习主席决定、一切工作对习主席负责、一切行动听习主席指挥”,还有什么“三个凡是”:“凡是习主席提倡的坚决响应,凡是习主席决定的坚决执行,凡是习主席禁止的坚决不做”!在愚民的欢呼声中,习主席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在瞄准了,你怎么知道他只打别人而不打你呀?

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人身上,把一切权力集中到这个人手中,对中国实在是巨大的现实危险。一个“明君”可能在一个时期内做点好事,给您碗里添一块肉;然而他也可能变成“暴君”,让您家里少一口人。多一块肉好,还是少一口人好?这个不难判定吧?一个国家和民族要想长治久安,就不能奢望“明君”做好事,而是要在体制上防止“暴君”做坏事。对民选的总统尚且要像防贼一样去监督,何况是强奸民意的“人民领袖”?皇帝尚且有谏官,现在有什么?铺天盖地的“顺天时报”!毛主席晚年个人独裁统治带来的巨大灾难,中国人这么快就忘记了?当习先生黄袍加身,登上权力的最高峰时,中国对他却没有任何监督、制衡和纠错的机制,这不是作死么?

在总结终身制和个人独裁历史教训的基础上将国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写进1982年宪法,代表着中国的进步,也符合世界潮流。尽管囿于历史条件,对党的总书记和军委主席未能明确规定任期限制,但这两者实际上也比照国家主席任期的规定每两届一换,从而保证了过去20年党政军最高权力的两次和平交接。如果保持这种进步的趋势,在党章和宪法中明确规定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的任期本是水到渠成的事,如今却被习近平为私利而破坏。所谓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是为了保证总书记、军委主席、国家主席“三位一体”领导体制的稳定的说法,不过是为习先生开历史倒车的苍白诡辩。其实给总书记和军委主席加上与国家主席相同的任期限制,同样可以保证三者任期一致,更符合中共“在宪法范围内活动”的宣示,还可避免终身制和个人独裁的危险。为什么不往前走,非要倒退?

毛泽东在1966年说过,当年搞一线二线、让刘少奇当国家主席,是为了在他去“见马克思”时,不致在全国引起太大的震动。他想到了死,也作了应变的安排,虽然后来放翻了刘先生,但毕竟显得英明而有远见。我们还知道,袁世凯称帝前,面对参政院的“总推戴书”谦让道:“尚望国民代表大会总代表等熟筹审虑,另行推戴,以固国基。” 无独有偶,当年刘备登基接受玉玺前,也曾对群臣谦让道:“备无才德,请择有才德者受之”。毛、袁、刘都是枭雄,表面的谦让反映了他们的自信。习先生既非枭雄也无自信,所以不但不谦让,还要投自己一票,这“吃相”也未免太难看了点儿。

然而习先生还是“智者千虑,终有一失”。宪法里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缺位的时候,由副主席继任主席的职位”。在取消任期限制之后,这一条就为副主席接替主席提供了不是五年十年而是终生的机会。虽然刚刚“选”出的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先生比习近平主席年长五岁,但谁又能保证王先生一定要在习先生之前驾鹤西去呢?习先生要独裁,必得大权独揽而不许分权,他的那些“小组长”头衔就说明了这一点。只是如此一来,习先生不得不事必躬亲,日理万机,还要时时提防觊觎大位的“两面人”,每天都累得半死,岂能久乎?假如哪一天习先生不幸崩殂,连中央委员都不是的王先生继登大宝,不仅“三位一体”立即崩塌,习先生的“宏图大业”也顿成泡影,成了“为他人作嫁衣裳”,空落得千古骂名。

有人说:中共的宪法本是一纸空文,他们“赵家”“修宪”,你们激动什么?让习近平折腾去,早点把中共折腾垮了,岂不更好?说这话的人真是糊涂到家了。须知习近平这次“修宪”可不是把宪法当成废纸,而是要把宪法打造成维护“朕即是党”、“朕即是国”的恶法,来全面取缔人们的批评和反抗。“党领导一切”入宪,而习先生是党的领袖、国家主席,批评习就会被提升到反对国家和宪法的吓人高度。过去喊声“习包子”判两年,“修宪”以后弄不好就得来十年。面对这种让独裁者罗织罪名践踏公民权利的恶法,不反对行吗?

还有人说,如果习近平不是精明强干之人,如何能在短短五年内打败党内各派系而牢牢掌控最高权力,而达到比肩毛、邓的地位?这倒是个有趣的问题。据说习先生是个少有大志,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狠主儿,当年曾八次申请入团,十次申请入党,不达从政目的决不罢休。习先生从一个县委书记步步上升直至荣登大宝,除了家族荫庇之外,恐怕也和他会玩权术有关。

然而擅权者并不一定是治国之才,这从习先生的过往政绩便可看出。习先生任正定县委书记时,最大的成绩是计划生育,曾被《纽约时报》批评;官方则宣传说习“提高了民众收入”。问题是在改革开放初期,全国两千多个县,“提高民众收入”的少说也得一千多,习先生究竟突出在哪里?后来习进平在福建任职十七年、在浙江任职五年,除了在浙江任上获得清华大学法学博士的个人成就外,政绩则平平。在习先生做“老大”的五年里,除了大张旗鼓选择性“反腐”的“政绩”之外,在其他方面也是乏善可陈。奇怪的是,习先生未当一把手前,在中枢与贪腐“大老虎”共事有年,为什么那时不拍案而起与其斗争,而是任凭腐败泛滥?这怎么也不能说是对党和国家负责任的态度吧?现在习先生“修宪”的丑剧给出了答案:先“韬晦”装傻子混上大位,然后通过选择性的“反腐”消灭政敌,为自己称孤道寡扫清道路。

从这几年习先生的言论、政绩、学识、修养和处事方式看,他缺乏文明国家正常领导的资质,倒是具备“坏皇帝”的所有特征。让如此志大才疏而刚愎自用的“国家掌舵者”来强行推行他虚妄的“顶层设计”,实在是中国的悲哀。另外,习先生的心理状态也值得我们注意。少年习近平是享受特权的高干子弟,只是由于父辈失势才落魄民间。适逢文革时期,他作为“黑崽子”而倍受歧视和虐待,其情也惨。如果他因此而落下心理疾患,不能从个人遭遇中去反思专制体制对国家和民族的戕害,而是力争出头后用文革那些残酷手段去对待别人,报复社会,那将是所有国人的灾难。

习近平如愿以偿黄袍加身,除了他的血统和权术,更重要的是因为中共已经孱弱不堪。几十年的一党专制造成政治上的绝对腐败,逆淘汰机制导致这个党后继乏人,只好一代代衰败下去。有能力的正直人士横遭排斥,媚上欺下的无学之辈升官晋爵。各级领导多是李鸿忠式的谗佞之徒,却再无彭德怀那样“为民鼓与呼”的铮铮男儿。长久以往,必然出现“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局面,为才德平庸的权术者提供了机会。

多年前毛泽东讲过一段话, 好像就是为今天妄自尊大的习先生量身定做的警告:“不要总是认为自己行,别人什么都不好,好像世界上没有了自己,地球就不转了,党就没有了。死了张屠夫,就吃带毛猪?什么人死了也不怕,什么人死了就有很大的损失?”北京人也有句俗话:“离了你这鸡蛋就做不成槽子糕(蛋糕)了?”这和毛主席的话是一个意思。我就不信,九千万党员、十几亿人民,就出不了真正德才兼备、胜过习先生十倍百倍的治国安邦之士?难道离了“习皇帝”这个臭鸡蛋,中国就不能进步了?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