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碧海蓝天的博客  
碧海蓝天的博客  
我的名片
碧海蓝天
 
注册日期: 2011-02-11
访问总量: 647,90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告别我的小菜地
· 匹兹堡中华文化节以及诗词大赛颁
· 没票怎么坐游轮(10)维多利亚印
· 没票怎么坐游轮(9)告别晚宴
· 没票怎么坐游轮(8)Tracy Arm F
· 没票怎么坐游轮(7)淘金之路和观
· 没票怎么坐游轮(6)访鲑鱼孵育场
友好链接
· 五彩:五彩生活
· 老冬儿:老冬儿的博客
· 北雁高飞:北雁高飞的博客
· 接龙:接龙游戏室
· 绿岛阳光:绿岛阳光的博客
· queen:开洋荤去
分类目录
【杂感四】
 · 告别我的小菜地
 · 匹兹堡中华文化节以及诗词大赛颁奖
 · 关于余秋雨看病记
 · 狼人杀圈八卦:饮料退圈及其他
【杂感三】
 · 李敖笔下的胡茵梦
 · 帮忙投票
 · 性骚扰和真爱情
 · 吃罚单种种
 · 我妈妈的隐性抑郁
 · 家家户户种菜忙
 · 丁香花又开
 · 搬新家一周年记
 · 东北人吃酸菜
 · 最美的女人
【杂感二】
 · 在北京住过的房子
 · 出国,不出国,以及之后
 · 彻骨春寒
 · 五十年的轮回
 · 原谅出轨
 · 第二次转学
 · 转学风波
 ·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 长姐如母:老姨的故事
 · 有一种爱情叫做奋不顾身
【杂感一】
 · 无人车 资本剩余价值 共产主义
 · 转发中国官网的文章:转基因的问题
 · 练字.闺蜜.小诗
 · 我做过转基因研究
 · 买房子,卖房子
 · 儿子的生日
 · 我的生日
 · 新家之春暖雁归来
 · 关老师和穆旦
 · 科学实验:牛奶里有种酶,抑制乳酸
【偶得(二)】
 · 红玉兰,曹老师赠浣溪沙
 · 逃
 · 总有一天的到来
 · 小弓
 · 记忆
 · 那年
 · 冬
【出门看山】
 · 没票怎么坐游轮(10)维多利亚印象
 · 没票怎么坐游轮(9)告别晚宴
 · 没票怎么坐游轮(8)Tracy Arm Fjo
 · 没票怎么坐游轮(7)淘金之路和观光
 · 没票怎么坐游轮(6)访鲑鱼孵育场,
 · 没票怎么坐游轮(5)碧水冰川绕朱诺
 · 没票怎么坐游轮(4)正装晚餐日
 · 没票怎么坐游轮(3)小舱小窗两张床
 · 没票怎么坐游轮(2)真的没买船票啊
 · 没票怎么坐游轮(1)飞向西雅图
【偶得(一)】
 · 第一场冬雪
 · 中秋的月亮
 · 月亮
 · 雪花
 · 我和雪花
 · 冬雪---不管我是否在等你
 · 也题红叶
 · 秋阳
 · 秋雨
 · 五月的风
【小蛇的诗】
 · 小蛇又得几句
 · 小蛇上瘾了
 · 冬儿《夜行》有感,小蛇
【桥牌心得】
 · 桥牌战例:准确估价牌型的价值
 · 逼上梁山,击落单张K
 · 将交叉将吃进行到底
 · 世界冠军的首攻
 · 最低点记录:4S
 · 不动声色地偷
 · 偷来的6方块
 · 桥牌水平的统计学意义
 · TNNDQ 说要贴副牌来,3NT超级防守
 · 告别江湖,不做HCP的奴隶
【桥牌故事】
 · 和Abbot一起打桥牌:艾米莉的抱怨
 · Abbot桥牌系列:修道院里的故事:P
 · 弗兰克的经验:永不放弃
 · 没有进手问题
 · 很多的可能性:坐庄和防守
【一手牌】
 · 风吹草动
 · 灾难性争叫
 · 边缘低花满贯, 牌桌上隐藏较深的珠
 · 就是要叫满贯
 · 牌型的价值
 · 一手牌:价值观
 · 一手牌---用短将牌将吃
 · 一副牌---需要高庄
 · 一副牌:双刃剑
 · 一副牌:防守对话
【桥牌赛场】
 · 桥牌赛场:All American Regional
 · 2012费城NABC(5)--纽约一日游(多图
 · 2012费城NABC(4)――大师分歧视
 · 2012 费城NABC(3)--童子军
 · 2012费城NABC(2)―――金分
 · 2012 NABC 费城之旅(1)
【儿子的故事】
 · 初生的牛犊
 · 上医学院的策略
 · 非常优秀的中国女生
 · 儿子闯祸记
 · 儿子的鼻子过敏症和中国医生的医学
 · 七个半金分的传奇
 · 巧法学中文
 · 开学了,带上锅
 · 三个人搓麻将
 · 让孩子学钢琴吗---儿子的故事
【他们都老了么】
 · 俄语老师教英语
 · 雁儿的病
 · 自称‘流氓和恶少’的人
 · 林叔叔的悲剧
 · 俺的土豪同桌
 · 也有好牙医
 · 小华升职记
 · 周牙医离婚
【往事如烟】
 · 我认识的两个军队大院孩子
 · 顺玉
 · 丁香和我的诗
 · 母命不受----小海的故事
 · 小邓文迪------春妞的故事
 · 青涩的记忆----小海的故事
 · 爸爸的旧自行车
 · 旧日的歌
 · 生物课上我大哭了一场
【茶龙乡】
 · 鸢尾花
 · 美美的幸福生活
 · 表姐夫回国
 · 小真的表姐夫(续)
 · 小真的表姐夫
 · 小真表姐的才华
 · 天真小吃货的表姐
 · 关于茉莉花茶
【小李飞刀和小飞侠】
 · 几几行香子
 · 《思念》--- 耍赖一把,重贴一遍,
 · 樵夫的故事(18D) BY 小飞侠
 · 樵夫的故事 (18C)BY 小飞侠
 · 樵夫的故事(18B)By 小飞侠
 · 秃小的臭事12 BY 乱砍
【电影观后】
 · 纵有疾风起,人生不言弃
 · 我不是药神观后 悲世悯人,就是神
 · 蓝色的茉莉花
 · 爱尔兰人在《布鲁克林》
【世界杯足球】
 · 世界杯四分之一(1)法国晋级 巴西
 · 世界杯八分之一(4)瑞典队赢 英格
 · 世界杯 八分之一 (3)巴西完胜 日
 · 世界杯八分之一(2)铜墙铁壁 点球
 · 世界杯八分之一(1)告别梅西,送走
 · 足球盲看世界杯小组赛
【狼人杀】
 · 历史回放
 · 狼人杀:京城大师赛总决赛 精彩狼混
 · 狼人杀:京城大师赛 最经典狼格式
 · 狼人杀pandakill第四季第一期:精准
 · 一念之间:狼人杀Panda Kill 第四季
 · 狼人杀游戏:Panda Kill 第三季第一
 · 狼人杀游戏一撇
【诗抄】
 · 伊丽莎白.勃朗宁的十四行诗
 · 食指: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
 · 余光中:永远,我等/乡愁/等你,在
 · 席慕容:为什么
【闲来听歌】
 · Memory
 · 田震的歌:野花
【糊涂人】
 · 关于李天一案,俺的一点点看法
 · 俺不相信
 · 一句赠言
 · 跟风,我也盘点2011
【照片】
 · 拍日蚀
 · 我的月亮
 · 彩霞满天
【节日快乐】
 · 感恩节,芝加哥游行一瞥(3)
 · 感恩节,芝加哥夜色(2)
 · 感恩节,芝加哥重游:吃货本色(1)
 · 著名的芝加哥Pizza:Giordano’s
 · 芝加哥感恩节大游行
 · 去年的圣诞节---飞机晚点,行李失踪
【家事】
 · 小时候住平房
 · 大舅
 · 咱家的小明星---大表姐的女儿冬云
 · 父亲给我起的名字
 · 大表哥的死因
 · 我的公公和婆婆
 · 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 大表姐的故事
【生死之间】
 · 英年早逝的人
 · 中年男人头顶的阴云
 · 清明节,忆父亲
【回国的收获】
 · 老照片
 · 北京,太匆匆
 · 种树的灾难
 · 芝加哥呀芝加哥
【吃吃喝喝】
 · 健康美食:玉米面黑豆发糕
 · 在美国吃中餐
 · 无糖无油,健康好吃的酸奶面包
 · 简单美味的<水煮鱼>
 · 俩东北银的晚饭,暴食篇
 · 儿子回家了,做点好吃的
【同事之间】
 · 性骚扰案刚过,再战日本人
 · 我遇到的职场性骚扰事件
 · 聪明的小印
 · 美国也很肮脏
 · 将小印打翻在地
【怪人怪事】
 · 左转弯被撞,谁的错
 · 进趟急诊室4000块
 · 我的印度同事和他的教授导师
 · 刘俐俐的智慧
 · 最新流行趋势:英雄双行体
 · 印度盗版时代来了吗?
 · 美国的高跷
 · 桥牌俱乐部里的男男女女
 · 美女陪衬人
 · 在纽约坐BUS的遭遇
【青春的困惑】
 · 存档1985年小诗一首
 · 小时候写的朦胧诗:赠- 二十岁生日
 · 贴旧诗,为了自己存底
 · 逝去的情感,诗一首
 · 小诗一首: 雨夜
 · 试一首,青春岁月的小诗:
【暂时】
 · 没有发表的结果
 · 听懂了鸟儿唱的歌
 · 也遇见了黑熊
 · .花千骨.新语丝.转载.
 · 唐诗小组, 是什么东西?
 · 天,马黑被黑了!
 · 小三不止是‘猪坚强’
 · 中国人来了
 · 求助,如果查出白蚁,我能退出买房
 · 认知的极限使我们迷失
【随心】
 ·  胡兰成的下作 作者:
 · 童年的鞭炮和烟花
 · 傻姑爷逆反(一)
 · 问一问医学院学生的父母们
 · 贾平凹,写活了多少人的生活
 · 这是谁?
 · 读《傲慢与偏见》看爱情与人格
 · “幸福”的定性和半定量讨论,不能
 · 上万维,晒幸福
 · 情人节,买花事件
存档目录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7/01/2016 - 07/31/2016
03/01/2016 - 03/31/2016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在北京住过的房子
   

我研究生毕业之后在北京的公司里面混,住的是自己花钱租的民宅(见《出国,不出国,以及之后》)。我怀孕回家待产之前,退了房子,因为老公已经开始在高能所工作,他要求所里分他单身宿舍。高能所的单身宿舍,我们很熟。老公的同学都住那里。我们之前经常在那里玩。房产科的人故意分配给老公的宿舍是和他的同学一间。老公的同学也已经结婚,妻子是北京的人,宿舍是不住的。但是,他们两个人分住一间宿舍之后,他的同学就天天住宿舍了。

我生完孩子三个月回到北京,老公跟别人借了一间宿舍住。单身宿舍楼里面有些是没有人住的,老公的一个麻将友家就是所里的,他的室友也不住,房间就是空着的。我们一家三口住了没几天,就被房产科知道了,我们被迫住回和他同学合住的那一间。为此,两个同学撕破了脸,他的同学的妻子也坚决住在宿舍,不回家住了。房产科的做法就是故意为难我们这些外地人。他们的单身宿舍不少都分给了北京人,北京有家的人拿到宿舍也不住,一空就是几年,直到所里给正式分房子。

后来房产科来解决矛盾,给我们一家三口分了一间单身宿舍以外的房子。这间房子在所大门口,门卫连着的那趟平房。我们的一个门口三间房子,住三家,第一家从来没见过,占了不住的,第二家也是一家三口,男同志是个做生意的,女同志是所里面的绿化队的,那些人应该属于临时工,我们家的待遇和临时工相同。我们的感觉还好,至少不用和同学打架了。这间房子真的不大,放下一张床,一个方桌,一个衣柜一个冰箱,一个洗衣机,一个儿子的小床。满满的了。走廊是厨房,一个简易的煤气灶,用煤气罐的那种,一个桌子放菜板和做饭用的其他东西。

这个房子环境很不好,我们有一个小窗户,没有阳光进来,因为窗户外面是临街的饭店的背后。饭店到了周末的晚上,经常会有人吃高兴了唱歌,听卡拉OK是多残忍的惩罚,他们还经常唱过半夜十二点。我们又不能不让人家唱,人家做的是生意。还有就是我们和饭店做邻居,饭店养得老鼠乱跑。我老公买了老鼠夹子,放在走廊的水池边上,他睡觉少,我和儿子睡了的时候,他坐在屋里看书,听到走廊里有声音,他就出去把打到的老鼠摘下来,再把夹子支起来。然后他在日历上画正字,一晚上打几个十几个都是正常数字。

我们家有一个书架,读书人总有几本闲书,我看点文学的,老公看点棋牌和历史类的。忽然有一天我们发现,书架上有蟑螂。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恶心,我们把书从架子上取下来,把蟑螂摔到地上,追着它们踩死。书被它们糟蹋得不成样子。还好家里其他地方没有发现蟑螂,看来蟑螂还是有文化的,只是喜欢读书。

记得是我儿子一岁多一点的那个夏天,我父母带着我哥哥的孩子来北京,他们是打算从北京去烟台,因为我的哥哥嫂子已经在烟台开始工作了,可是他们买火车票遇到了困难,所以在我们家住了一段时间。当时是七八月的天气,外面热,我们家的小屋子更热。屋子小人多,还要做饭,我们只有一个电扇,根本就没有作用。有一天我在大门口遇见老公大学时候的班主任的夫人,班主任当时是另外一个室的主任,夫人进了我们家看了看,和我说,要去所里面要房子啊,这么多人,不行啊。这件事我不想做,毕竟是老公的单位,他不做,我就忍着。我父母不是长期住在我家,困难克服一下就过去了。我去了,他该怪我影响他的英雄形象了,他就是那样一个爱咬人的人。

不记得是哪一天,房产科通知我老公,给他分一间房子,位置在所大院西边的一趟平房。虽然这里也是一间,但是比东大门的那一间大了一些,里面套了个小间,一半是厕所,一半有个水池,我们在那里洗脸刷牙,也在那里洗菜。洗衣机塞进了厕所,房间长了一些,买了个沙发。我买了一张地板革,把整间屋子都铺上了,至少房间里面干净了。一进门有一个小间是后搭建的,家家都有,我们在那里放了煤气灶,当做了厨房。我们一直住西平房直到出国离开。西平房一带住的都是所里的非科研人员,像车队的,库房的,都是没有学历没有职称的人。

我老公调进所里之后,很快就成为了他们室的骨干。业务上如此,行政上也是非常重用,大有担当室领导的气势。单单他的住房问题没有人出面帮他解决,因为他有野心,住房的事情只能忍下来,不方便去所里面闹。吃的苦,都是因为有追求么。房产科之所以为难他,不过是因为他不是毕业直接分配进来的,而是调动进来的吧。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