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9,872,30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改革开放再研讨:中国的新路、老
· 首届高考故事(2):遍地金黄进考
· 首届高考故事(1):末班车后加班
· 欲加之“日”何患无辞:看热闹不
· 人工智能对人类的终极致命威胁是
· 土改为什么非要大开杀戒?
· 延安时期知识分子的文化构成及深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 民众对袁世凯的兴趣之大令我吃了一
 · 读到了几首痛悼追念刘晓波的诗
【识】
 · “这个世界会好吗?”预期是个大问
 ·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从什么时候起步的
 · 中国私有经济,再次面临大劫?
 · 中国“经济50人论坛”反思改革开放
 · 反腐必然失败?第三次洗牌就在眼前
 · 什么叫“不择手段”?手段的底线在
 · “老大哥”和“美丽新世界”并存的
 · “清宫戏”,有完没完?!
 · 假新闻也是真历史的一部分
 · 权力阉割人们的历史记忆有很多种刀
【史】
 · 首届高考故事(2):遍地金黄进考场
 · 土改为什么非要大开杀戒?
 · 美国的黑奴,纳粹的犹太人,中国的
 · 谎言历史“纸牌屋”,垮了再建无休
 · 四十年前中共决定改革开放必有原因
 · 回望老冷战,直面新冷战
 · 毛泽东不断搞整人运动,源于缺乏安
 · “平型关大捷”两张照片的真实来历
 · 专家解读从档案中新发现的毛泽东讲
 · 对义和团的认识,还有非同小可的盲
【事】
 · 改革开放再研讨:中国的新路、老路
 · 首届高考故事(1):末班车后加班车
 · 人工智能对人类的终极致命威胁是什
 · 中国的“长臂”伸向西方学术出版界
 · 苏联俄国的政治笑话:中国的他山之
 · 中国“老大哥”就是通过微信在看着
 · 进入象牙塔,感觉很奇妙!
 · 美国大学开了一门课,课名中竟然用
 · 从鄂菜、楚菜之争说到武汉“过早”
 · 又一段揭示中国法律真相的对话
【视】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拾】
 · 欲加之“日”何患无辞:看热闹不嫌
 · 延安时期知识分子的文化构成及深远
 · 我们很难知道中国排异阵痛还要持续
 · 农民对人民公社忍无可忍才导致改革
 · 导致戊戌变法失败的罪魁没别人
 · 悠久深厚的文明土壤种不出一株自由
 · 国家安全与新闻自由,到底哪头重
 · 您根据什么决定信或不信一段历史叙
 · 一代人思想解放从47年前这天起步
 · 百年来中国思潮围绕什么东西缠斗
存档目录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没意思的社会,也还是有不平庸的故事
   

  我们生活在一个越来越平凡的世界。这个世界的节奏越来越快,越来越世俗,越来越单调。据说,这个世界将没有情感,没有诗歌。甚至连故事和谈资也没有。诗和远方,成了极少数人最疲惫时候的一种遐想。甚至故事,也要翻阅历史……


  老高按:清华社会学教授孙立平,日前写了一篇随笔,文章很短,题目很长:《一个有意思的社会,好坏都有故事;一个没意思的社会,好坏都很平庸》。他由杜月笙这个上海滩最大的黑帮帮主,兼现代实业家、社会名流、政治风云人物的许多故事,对照今天,发出感叹:
  我们生活在一个越来越平凡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节奏越来越快,一切都是直奔主题。
  这个世界越来越世俗,与功利无关的,皆被视为多余和累赘。
  这个世界越来越单调,标尺也只剩下了一个。

  孙立平说与八九十年前的岁月相比,今天是个“没意思的社会,好坏都很平庸”,我也有类似的感受,我相信,许多中国人也会有同感!中国大陆学者余世存写过《非常道》,相当畅销,辑录了近代以来许多名人逸话,但也多是前朝旧事,所举今人的言行并不多。
  为什么大家会普遍产生这种当今“好坏都很平庸”的感受?我同意孙教授所说的“节奏越来越快,一切都是直奔主题”(主题当然就是钱)、“越来越世俗”、“越来越平凡”、“标尺也只剩下了一个”(这一个标尺当然也就是“钱”)……这些造成了、加速了人的精神世界的单一化、狭窄化、扁平化、浅薄化,许多人甚至已经丧失了对复杂内心、对鲜明个性的关注和欣赏能力,要么,只会以政治态度来划分敌友;要么,只会看经济地位来确定羡憎……
  对孙立平所说的这个问题,我也尝试考虑更多的层面:
  例如,网红和影视明星的众多粉丝,大概是不会同意孙立平所说的当代人“连故事和谈资也没有”的——他们天天聊故事,时时有谈资:谁谁分手,谁谁复合,谁谁少老畸恋,谁谁珠胎暗结……乐此不疲。哪个明星没有大把大把的轶事佳话?只不过,这些当然入不了孙教授的法眼,就算这些是故事,他说了:“好坏都很平庸”。可不是!我太赞成他的说法了。少男少女何以那么乐此不疲,如数家珍?想想我们年轻时那成万上亿的人追捧毛泽东、周恩来,也就可以理解了。
  不过,我思考,另有哪些因素,使得如此“盛世”如此“新时代”,竟让孙教授发出这样的疑问:“我们这代人,会给后代留下一些很有意思的故事吗?会留下一些可以经久流传的话或者语录吗?即使不从精神财富的角度,就算是从娱乐后人的角度说,我们能给他们留下一些什么样的素材?”
  我觉得,有一个原因,可能是人们没有想到的:这就是个人权利意识的复活——包括隐私权、名誉权等等意识。当年许多名人的轶事佳话经媒体和知情人而传诵一时,到今天很可能就引起法律诉讼。我前天就收到一位我很尊敬的老人的声明,他的一位朋友写他的文章(尽管多是赞颂)披露了他的个人信息,经他明确表示反对却仍然散布于网络,他就不得不要求媒体不要刊出。就拿我自己来讲,也得将公共事务和私人事务明确分清。我得知不少符合孙立平所说那种类型的鲜活事例,但因为是从私人交谈而来,要尊重对方的权利,要顾及我与对方的情谊,同时也避免触犯法律和社会规范,我就绝不会公布出来。由于某些原因必须要公布,也得斟酌再三,截取其中最必要的部分文字。对我来说,这是做人的起码守则。用电脑术语来说,这是“缺省值”(默认值),即预设的数值——并不是你要求我不写我才不写,而是你没要求我写我一般就不会写。
  还有一个原因,这就是当今社会多元化了,传媒多元化了,不像当年信息来源相对单一、集中。许多轶事佳话,就寓含于孙教授可能无暇涉猎的许多人的回忆录中。例如我刚刚读到一本《清华园里的人生咏叹调》(上海三联书店出版),作者是比我低一年级的武大中文系校友李昕,他刚刚从三联书店总编辑的职位上退休。他在这本书里写到很多颇有嚼头、也很可能会流传后世的轶事佳话。另一位从湖南一家报社副总编岗位退休的校友,前不久送我一本他的父亲、94岁高龄的文化老人朱健的口述回忆录《人生不满百》(文汇出版社出版),里面的许多故事也让人会心微笑,或者掩卷沉思。
  甚至有可能,在某些新闻报导中,白纸黑字也留下了这个时代“娱乐后人的“素材”。随手可举出一个足够精彩的事例:2009年2月2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英国剑桥大学发表演讲,德籍研究生马丁·杨克竟然朝之扔去一只鞋!幸未击中温家宝,但全场哗然。温很镇定,半分钟后重新开讲,他一板一眼地说:“老师们,同学们,这种卑鄙的伎俩,阻挡不了中英两国人民的友谊!”
  

  一个有意思的社会,好坏都有故事;一个没意思的社会,好坏都很平庸

  孙立平,孙立平社会观察


  在微博上看到一篇网文《杜月笙:当年流氓真君子,今日君子真流氓》,觉得有点意思,转发的同时,顺手加了一句话:一个有意思的社会,好坏都有故事;一个没意思的社会,好坏都很平庸。
  过后想想,这个话题很有意思,不妨多说两句。
  这里要说的话题,其实与好坏无关,与对人物的褒贬臧否无关。我不是做历史研究的,对于杜月笙这样一个复杂多面的历史人物,我也没有能力其实也勿需我出什么历史评价。我只是感慨当中一些很有意思的细节。
  为了使一些年轻的朋友看起来方便,还是先摘引度娘上引述的一些权威人物的评价:
  沈醉:杜月笙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传奇性的人物。他从一个小瘪三混进十里洋场,成为上海最大的黑帮帮主,成为了现代实业家、社会名流与地方领袖,成为当时活跃的政治风云人物。
  范绍增:杜月笙有过人的投机钻营本领与玩弄权术的狡诈,对前清遗老、军阀政客、党国高层、社会名流,乃至金融工商巨子,无不执礼甚恭,倾力结交。而蒋氏高层如孔祥熙、宋子文、戴笠等,无不结为杜氏豪门密友。杜月笙心里一直对文化向往和敬畏,发迹后与文化界甚密,能在知识界、文化界也周旋得游刃有余。
  朱小平:杜月笙也曾做过一些有利于人民的事,如救助灾民、热衷慈善,特别是他积极支持抗战。杜月笙是旧中国上海青帮的大头目。蒋介石在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夺取政权,杜月笙在政变中起了关键的作用,雇用流氓为上海总工会送锦旗放烟雾、诱骗杀害总工会委员长、中共党员汪寿华等,致使上海总工会80万会员群龙无首,数千工人被蒋介石杀害。
  顾文豪:杜月笙有经营头脑,会做生意。杜月笙未必真有多少金融大才,一生皆为半文盲,不过杜月笙很早就意识到,单单在刀口上讨生活,并非长久之计。“钱财用得光,交情用不光”,杜月笙的生意经从来不是一进一出的数字账,而是吃好“人面、场面、情面”这三碗面的大算盘。从“水果月生”,鱼跃龙门,身兼数十家公司董事长,成为上海工商界呼风唤雨的人物,其自言是“曲鳝修成了龙”。杜月笙既有青帮背景的威吓力,更要紧的还是海量人脉,以及对于时机的精准把握。
  杜月笙最脍炙人口的故事是:病入膏肓处置遗产时,身边仅有11万美元。遗产分配如下:每个太太拿1万美元,儿子拿1万美元,没出嫁的女儿拿6000美元,出嫁的拿4000美元。然后他让大女儿杜美如打开家里的保险箱,保险箱里装着满满的借条。最少的一张是5000美元,最多的一张是500根金条。杜月笙一张一张全部撕掉,子女们非常不解:“为什么要撕了?”杜月笙说:“我不希望我死后你们到处要债。”沉默了一会,他又说道:“借出的,表面是钱,实际是人情。感恩的,永远会记得我们杜家的好。不感恩的,你去要账,可能换来牢狱之灾。”
  从这里,可以看出杜月笙的练达和精明。当然,他还有许多诸如此类的故事,也有很多传说中的语录,如:头等人,有本事,没脾气;二等人,有本事,有脾气;末等人,没本事,大脾气。等等。
  这些都不细说了,总而言之,他给人们留下了很多故事,给人们留下了很多谈资,也给人们留下了很多可以重复的语录。顺着这些,人们也编出了很多故事和语录,安在他的名下。比如,人们经常引用一句话:一个人连烟都能戒,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的呢?然后说是杜月笙说的。我估计这是烟民们自己编出来的。查了一些资料,杜的看法好像是正好相反。

  在读上面说的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们这代人,会给后代留下一些很有意思的故事吗?会留下一些可以经久流传的话或者语录吗?即使不从精神财富的角度,就算是从娱乐后人的角度说,我们能给他们留下一些什么样的素材?
  想到这,我突然想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这些年我们打老虎反腐败,打出了不少大老虎。按说,这都是大奸大恶之人吧?就算是恶人,这些也都算是其中的佼佼者吧?很遗憾,他们聚敛了那么多的财富,除了很平庸很恶俗的贪婪之外,连点故事都没有给我们留下。他们蝇营狗苟地往上爬,再单调无聊地聚敛财富,然后猥猥琐琐地进去,最后是对着镜头说着千篇一律忏悔的话。如果将来还有人能记得起他们的话,除了贪腐财富的巨额数字之外,一点亮点都没有。
  最让人跌眼镜的是,那么多的贪官,那么多的打老虎,几乎各个都有情人。按说,男女之情是最容易出故事的。而且,这种最原始自然的情感,几乎与人的好坏无关。好人的爱情千古传颂,坏蛋的爱情有时候也可以让人荡气回肠。可这些贪官和老虎,把这个本来最容易出故事的东西,也弄得异常平庸和干瘪。就是权和钱,用权收服女人,用钱来换取服务。一到事发之际,检举揭发,一拍两散。唯一能见到的是一个忘记了名字的贪官,在法庭上大包大揽,将罪责全部揽到自己的名下,以求将情妇解脱。这可以说是在黯淡的黑白世界上唯一的颜色。
  反观杜月笙和孟小冬的故事,无疑是在另一个层面。
  文章写道:孟小冬,京剧伶人,上海滩最大的美人,人称“冬皇”。杜月笙一直喜欢孟小冬,如果他愿意用强。全上海滩的没有他得不到的女人。杜月笙整整爱慕了孟小冬十年。
  1927年,孟小冬嫁给梅兰芳,四年后与梅兰芳离婚。杜月笙不但没有用强,而且放低身位。用真诚打动了孟小冬,孟小冬从北京到上海跟了他。1950年,杜月笙打算全家移民美国。他数着全家需要办27张护照。孟小冬在旁边轻轻说了一句:“我跟着去,算丫头还是算女朋友呀?”其他人没听懂,杜月笙却听懂了:“办护照的事情暂停,赶快把我跟阿冬的婚事办了。”由于和孟小冬办婚事,全家错过了移民的机会。
  我想起路遥先生的那部小说《平凡的世界》,但也就仅仅是小说的书名而已。
  是的,我们生活在一个越来越平凡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节奏越来越快,一切都是直奔主题。
  这个世界越来越世俗,与功利无关的,皆被视为多余和累赘。
  这个世界越来越单调,标尺也只剩下了一个。
  这个世界将没有情感,没有诗歌。
  甚至连故事和谈资也没有。
  诗和远方,成了极少数人最疲惫时候的一种遐想。
  甚至故事,也要翻阅历史。


  高看(每日一图,与文无关。十二月图片主题:嘉树)

2Highpoint2.JPG

  新泽西北部山峰上这棵脱落所有树叶的树,吸引我的注意。一位摄影高手对我偏好秋冬脱落树叶的树曾大加赞许,他也觉得这样的树更能脱略装饰,显露本色,展现一种气质。

  近期文章:

  在海外教文革历史课不是件容易事  
  
对民国历史,我们还应该好好补课  
  
红歌,在中共夺权掌权大业中起什么作用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驱赶之后,如何解决城市化中新移民问题  
  历史这一团乱麻,是否真能理出线头?  
  
比起人工智能,人在逻辑上确实甘拜下风  
  
十月革命:理论家的鸡汤,阴谋家的鸡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