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维20周年征文的博客  
庆祝万维读者网创建20周年(1998年4月17日~2018年4月17日)  
        http://blog.creaders.net/u/1342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万维20周年征文
 
注册日期: 2017-11-29
访问总量: 611,76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出国大潮20年”征文获奖名单揭
· 江海:移民路上—收获爱,传递爱
· 海牛:海牛的出国梦--求色求财求
· 渔舟舟:留学·文化·都江堰
· 生命之轻:为了不开会而去国离家
· 洪瑶之:移民大潮里的老头老太
· 蒲公茵:快意人生,遇见更好的自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万维读者网20周年庆征文通告】
 · “出国大潮20年”征文获奖名单揭晓
 · 江海:移民路上—收获爱,传递爱
 · 海牛:海牛的出国梦--求色求财求自
 · 渔舟舟:留学·文化·都江堰
 · 生命之轻:为了不开会而去国离家远
 · 洪瑶之:移民大潮里的老头老太
 · 蒲公茵:快意人生,遇见更好的自己
 · 邓思杰:人在移民路:时有清欢,不
 · 解滨:他们才是出国大潮的弄潮儿
 · 三鲮:老骥伏枥——我的美国生活记
存档目录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曾是弄潮儿:大器晚成,五十岁在美国做住院医生
   

万维读者网(Creadres.Net)20周年有奖征文稿件


  退休后,常独自到海边公园锻炼。倚栏望海,云淡风清,我自惬意!常有感慨:往事如歌,红尘如梦。我说一说我过了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到了五十而知天命的年岁,却在美国开始做住院医生的故事。

  先说一下我的学历背景:

  我自幼勉励自己: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一定要做个出类拔萃的人。然而出生在黑七类的家庭,从来低人一等,受尽歧视。文革中,连加入红卫兵的资格都没有。在批斗医学院教务长时,要他供出走后门入学的名单中,我駭然听到我在那十人名单之中。名单中,人人都有显赫家庭背景。唯独我是黑七类还有海外关系,因高分被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录取,但政审不及格被淘汰!政审很费时,完成时各校基本已取满人,我面临落榜。因我考分超高,省高考招生委员会指定医学院(我的第二志愿)必须录取我,所以列入走后门入学的名单。这也解开了我心中的一个大迷团,看来我从医的生涯乃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毕业分配,我的出身注定了被分到一个大山沟,到一个只有六个医务人员的公社卫生院。天生我才必有用。我在那绿水青山的大山沟待了八个月,就派到县医院进修外科。我有一米七六的个子,在学校整天打球,练双杠,单杠,举重。肌肉发达,而且手脚灵活。手术上手快,干活不怕累。很快县医院就把我留下做外科医生。文革后恢复研究生招考。我被录取为器官移植专业研究生。毕业后,我获得SANDOZ Fellowship到美国继续研究器官移植。

  在移植实验室工作了几年,我工作勤劳,靠着超群的显微外科技艺,我能用大白鼠做肝移植和肾移植的动物模型。为老板完成了多个研究项目。贡献了几十篇论文。老板把我从J1签证申请转成H1,然后成功的申请了绿卡。

  拿到了绿卡,我开始认真考虑我的处境和前途。我当时的年薪是四万,触到在实验室工作的天花板了。美国临床医生年薪起码十几万以上,社会地位就更没得比了。以前没绿卡想都不能想。如今绿卡在手,考医生执照就是一条脱贫致富的康庄大道。而且我的二老板跟我关系很铁,他支持我去考。他是意大利人,两年后他就要回意大利自己当大老板。他说两年之内,他会尽量安排多些时间给我复习。

  我开始每晚夜读,没有weekend是最低限度了。人要成功,需要贵人相助,二老板就是我的贵人,他安排我每天都有一两个小时可以关门在我的小房间里复习。他诚恳地对我说,这几年我给予他的事业极大的帮助,他把我安顿一个好的前程后,他离开也心安理得读得起我了。很有一点江湖义气啊!

  我的医学基础真可怜:先说说大学经历,才入学不久,就下乡搞四清四个月,当兵锻炼三个月,然后就遇到史无前例的文革。停课闹革命,大串联。突然半夜广播最新最高指示:知识青年要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弟妹们下乡当知青,我们被发放下乡改造了半年。回校让我们学了几个月的前期课,就到医院实习。我真的很感谢上天让我在医学院最后一年,能在医院各科轮回实习。这一年的见识让我以后自学容易理解容易记忆多了。在毕业成绩单上,各科都是及格没分数,因为我们一个试都没考过啊!

  说白了,我就是一个基本上自学成才的美国执业医师。在书店和网上买了一大堆参考书,靠着一本厚厚的中英医学字典,在我四十八到五十岁的两年,我逐字逐句地把美国四年制医学院的各科都修完。靠得就是我儿时开始的执着励志: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个中艰辛,局外人确实难以理解!

  大约二十年前,来美已经八年。经过大约两年的复习准备,我考过了Step1,Step2,和英文考试,终于有资格申请住院医师了。我向全美所有外科、麻醉科的住院医师计划都寄出了申请,结果外科的申请全打水漂了,麻醉科我得到四个面试的机会。终于录取住院医师的MatchProgram放榜了:我在USNews报纸上看到自己被录取!人生喜不过金榜题名时!我当时喜极而泣!其实我不知道我正在迈入人生的一个最大的鬼门关:四年住院医师训练。

  都看过特种兵训练的电影了吧。美国的麻醉科住院医训练就是魔鬼训练,可以和特种兵训练相比,入了这地狱门,你就别把自己当个人了!据说病理,康复医学,等专业没那么惨。美国医学院刚毕业的小伙子,年轻、英文好、专业知识强,他们都难顶,我年过五十,英文不好,更是苦海无边!

  麻醉科住院第一年是临床科,我选了外科。我们三天值一次24小时班。周末和假日值班没有补回的。每天五点半就得起床,六点出门,开车七点到医院。马上给病人伤口换药,问病情。七点跟住院总查房,七点半跟主治医查房。然后到手术室当助手拉钩。病房里收集整理各种报告,按主治的医嘱开药,申请检验。每天每份病历都要写病情记录。忙碌一天,到傍晚住院总查房完毕已是八点多,九点半能回到家中就不错了。洗澡、吃饭就赶快睡觉因为明天又要早起!吃完饭就睡觉,令我胃酸倒流经常有烧心窝的感觉。严重的睡眠不足令我经常眼睛刺痛发红,滴眼药水都不管用。

  每周五,全科住院医师上大课,讲台下灯光暗,我和周围90%以上的人都在偷睡,课完了跟大家一起鼓掌就行了。好在我体质基础好,熬了四年还能保住小命,没有落下什么大毛病。高我两届的一个印度住院医就没那样幸运了。一天,他值完24小时班回家洗澡,就中风栽倒在洗澡间。他才三十出头。半身不遂住院。科里发起募捐,我捐了五十块(对我那时是个大数目了)。住院医师过劳死在美国早就有电视专题报道,但是根本没用。按法律我们不能工作超过每天12小时,80小时一周。劳工部来调查,即使作假报,还是超过这个数字,也就不了了之。我以前怎么也没有想到,在美国这样文明民主的国家,我当了足足四年的奴工!每天度日如年。我数了365 X 4 =1460天。真的:我每天都在数剩下的天数啊!

  在特种兵训练的电影里。可以看到教官肆无忌惮地辱骂菜鸟兵的镜头。有些带教的主治医对住院医更是有过之无不及!有一次,一个犹太主治医因一点小事对我撒泼,我当时默不作声紧握双拳,眼睛直盯住他的鼻梁,但是我内心的声音在告诫自己:这一拳出去,我几年的努力就全完了,只能忍忍作罢!有一晚上值班,急诊病人做了X线检查。我打电话到放射科要口头报告结果。一个印度主治医接电话。大家都知道印度人的大舌头英文口音。重复了一次我还听不清。他就骂人:听不懂英文就滚回家去。我气不过来。下半夜很忙不能睡。我每隔一小时,分别在三,五,六楼的走廊分机,Call他的Beeper机。让他也别睡好,出一口鸟气。

  苦有边,难有头,这四年的地狱煎熬完成了!苦尽甘来!毕业前一个月我就找到工作。年薪十五万。可以想象,我接到第一张双周几千元的Big Paycheck,何等兴奋,激动和幸福!以前受的一切苦难都是值得的了!我把这张Big Check揣着怀里,时不时拿出来看一下。毕业后有一两年,我都感觉腾云驾雾一般,有如生活在梦中。

  毕业后还有一道值得一提的难关就是麻醉科的Board Certificate--麻醉科专业认证证书。住院医师毕业,我们获得的是医师执业执照,法律上可以当医生。美国医学各科都有专业认证委员会,来审核该科医师的专业水平。拿下认证证书,年薪加一万,你要几年都拿不下来,科里就对你另眼相看了。各科都举行Board Exam考试。一般各科都要笔试。麻醉科、外科等几个科则更甚,还要求进行口试!笔试不用谈了,我是久战沙场,必然过关斩将!可是难在口试啊!两个主考官坐在你面前,利用他们丰富的想象力,构造出种种奇难的临床处境,你需要马上答出最佳处理方案。同样的答案,你说话的语调表情不同,得分也会不同!第一场口试我就惨败。回来马上花了几千块钱上补习班。补习老师给每个人回放了自己模拟口试的录像。我才明白,自己的形象是如此无能!而且明白了我脑瓜里的知识必须系统化,回答才能迅速有条理。回家后,我就按老师给出的各种奇难临床情景,对着镜子,对着录像,反复苦练。纠正自己的发音和语调。终于练就了一副自信的眼神、坚定的语调,加上得体的穿着和肢体语言。有了自信,我重新披挂赴口试战场。再战而胜!这是我人生最后的一场攻坚硬仗了。

  我现在是Board Certified Anesthesiologist,有专业认证的麻醉师。有了强大的专业背景,那几年麻醉师的就业市场奇佳,工资年年上涨。我跳槽了4间医院,每跳一次年薪就涨三到五万。同事们戏称:现在不是Boss来Interview我们,而是我们在Interview Boss了!如今我的PayCheck早都是我毕业时拿拿的那张BigCheck的加倍有多了。

  我退休前工作的医院,给了我一个Chief Anesthesiologist的衔头,管理门诊手术室。不用值夜班。没有大手术,压力不大。我就留下干到退休。在门诊手术室当个小头目,管几个洋医生洋妞的故事就不在这里提了。

  我已到了古稀之年。经常沉浸在往事回忆。人在世间,一生有几次得意?一生又有几次失意?往事如歌,红尘如梦!儿时,爱躺在天台仰望夏日南方暴雨洗刷后的蓝天和白云。望著那一片随风飘向远方的白云,我心里想它会飘到何方?如今我在海边放眼遥望,在那海空之间的一片白云,它应该就是我在儿时看到的那片故乡的云!它随风而飘,由东向西,飘越了辽阔的太平洋,经历了无数场严酷残忍的风暴,到达彼岸,如今安然地飘浮在那海天之间,我爱你,故乡的云!


(Creaders.net专稿,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

更多精彩有奖征文请点击:http://www.creaders.net/events/zhengwen2018/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