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9,345,52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是邓小平在“南海边画圈”提出建
· 总书记夫人详议毛泽东的两任妻子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鸿茅药酒有毒不算啥,酱茅特供才
· 叙利亚为何蠢到用毒气招来美国攻
· “南泥湾大生产种鸦片”的传言与
· 从金庸小说学几招如何驯化众生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 民众对袁世凯的兴趣之大令我吃了一
 · 读到了几首痛悼追念刘晓波的诗
 · 为什么历史再怎么写都很难不是假的
【识】
 · 鸿茅药酒有毒不算啥,酱茅特供才真
 · 反思我们从小受到的历史教育
 · 生命最后的平等,正被人工智能打破
 · 纳粹不是反人类,而是“太人类”了
 · 为什么人们没读懂习近平
 · 霍金给人类留下的重要遗嘱
 · 科学家研究:为何谎言比真相跑得快
 · 从修改历史教科书到修改宪法
 · 打造纯度高达99.8%的恐怖世界
 · 这是最应列入北京“两会”的议案
【史】
 · 是邓小平在“南海边画圈”提出建特
 · 总书记夫人详议毛泽东的两任妻子
 · “南泥湾大生产种鸦片”的传言与真
 · 文革造就许多徒具躯壳的人影
 · 中朝关系为何再多鲜血也没凝成友谊
 · 从金正恩访华想到他爷爷和他爹访华
 · 1982年宪法规定任期限制原因何在?
 · 李维汉与邓小平秘密谈话就像是针对
 · 戊戌变法双甲子祭
 · 这个狗年不一般:又是一个戊戌年
【事】
 · “钱能通藤”“有钱能登象牙塔”?
 · 升级版文革已经开场,还有谁怀疑吗
 · 川普要见金正恩,抢了习近平的风头
 · 习近平修宪,为何人大代表“掌声雷
 · 秦晖教授少年时“盲流奇遇”让我忆
 · 拥护可以反对的政权,反对只准拥护
 · 一封检举信使七千人大会从牛年开到
 · 蒋经国忌辰30年,如何评价其功过
 · 这对兄妹为何名列“德国十大伟人”
 · 推荐2017年我看过的一些图书和电影
【视】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 翻阅地球古老的地质史页(组图)
【拾】
 · 叙利亚为何蠢到用毒气招来美国攻击
 · 从金庸小说学几招如何驯化众生
 · 谁才有资格天天盼着开战打仗?
 · 当年追究文革施害者责任的历史局限
 · 一周夭折的帝制復辟,不能只当个“
 · 一百年前,中国那场复辟帝制的政变
 · 文明与野蛮:不要模糊了这最基本的
 · 八路军平型关大捷究竟歼敌多少人?
 · 中国电影持续“冲奥”为何不能金榜
 · 在毫无希望的世界里“做好人”有意
存档目录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对文革那段历史,您的个人记忆如何?
   

  基于人的本性的放纵构成文革那场灾难的基础,在放纵中获得的快感成为人们参与文革的动力。看不到这一点,对文革那段历史的认识就是肤浅的,对其可能重演就会缺乏警惕。文明是什么?就是基于理性压制那种原始的野蛮和恶的冲动

  老高按:“终于发现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12月25日和12月26日的矛盾!”朋友发来这句话,真是“一句顶一万句”的典范。
  胡锦涛“不折腾”,被许多人批评为“不作为”;习近平上任后,有不少人预言:中国将从“不折腾”转到“乱折腾”。习总的第一个五年任期,还不太明显,算是转变期、过渡期吧;十九大开过,习总第二个任期开始,首都北京几乎是脚跟脚爆发三大“乱折腾”标志性事件:“赶人赶一半,停了!禁煤禁一半,停了!招牌拆一半,停了!”
  半个月前我说,“事不过三”,没想到马上就来了“四”:抵制洋节!
  会不会还有“五”“六”“七”“八”……?有网友戏谑归纳为“新时代管理模式”:
  一拍脑袋——有了!
  一拍胸脯——干了!
  一拍大腿——坏了!
  一拍屁股——算了!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主政者相继拍了脑袋、胸脯、大腿和屁股之后,照样岿然不动。是否还会有新一轮的拍脑袋到拍屁股,谁也说不定。”——这是半个月前我写的;但经过“12月25日和12月26日的矛盾”,我不得不相信,不是“谁也说不定”,而是可以断定必然还会不断折腾,必然将持续上演各种花样翻新的荒诞剧。
  昨天我推荐了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的短文《芳华,那就说两句吧》,看来读者不太感兴趣,浏览者不多。但我觉得他从社会心理学角度指出的问题,是值得大家一读的;不仅适用于剖析几十年前人们心理,而且可以进而理解当前许多人包括被人讽为“毛左”的内心。时代这么复杂,社会生活这么复杂,人的内心世界这么复杂,哪能动不动就说某某作品“美化那个被彻底否定的时代”“为文革翻案”!
  今天又读到孙立平教授紧接下来写的一篇短文,对我也很有启发!转载于此。理解了孙教授这篇文章,我们对当前挑起、参与“12月25日和12月26日的矛盾”的成千上万的人,也就有了更丰富的理解。


  荒诞的时代同时也可能是一个放纵的舞台

  孙立平,孙立平社会观察

  在《芳华,那就说两句吧》一文发出之后,我在微博上又写了下面这段话,以使人们在读这篇文章的时候能够省点劲:
  那篇文章讲的就是这几个意思:1、文革对当时未成年人的影响是独特的。2、他们在当时的感受更有懵懵懂懂的玫瑰色。3、其间很多矛盾的东西可能交织在一起。4、没过着瘾可能形成一种内心的召唤。5、这种召唤可能理智都不见得意识到。6,但这种召唤是顽强的,有力的。7、要对这种内心不自觉的召唤保持警惕。
  有人说,电影你都没看过,怎么就能写影评呢?还有人劝我,孙老师,还是看看吧。其实,我写的不是影评,看不看电影关系不大。
  那我想写的是什么呢?想写的是冯小刚的心路历程,也不仅仅是他,而是相当一部分人的心路历程,以及这种心路历程所具有的含义。有人说,那不看电影你怎么知道他的内心世界?其实那个内心世界人们都知道,只不过因为太复杂,人们一直不知道怎么去概括它,怎么去解释它。
  我一直在想象的是,冯小刚在拍摄这部电影的时候,他的内心感受是什么样的?也许用四个字就可以概括:五味杂陈。如果再加四个字就是:倒海翻江。实际上,这也许是许多过来人对那段历史的复杂感受。
  这与那种场景的特点有关,尤其是与人们对那种场景的感受,特别是当时的少年儿童对那种场景特有的感受有关。更重要的是,这种感受深植于人的本性之中(说明一点,我这里说的人的本性与我这几年常讲的人性的概念不同,“人性”是指与动物不同的方面)。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解释它的力量和顽强,它的吸引与征服的能力。
  举个例子。
  在那样一个年代,阶级斗争是一个重要的内容:把一部分人专门划出来,作为另类,作为阶级敌人,而且要不时批斗羞辱。在今天,在正常人看来,这无疑是荒唐的,是一场悲剧,是那场灾难的一部分。如果我们用一种概括性的语言来讲述这种场景,任何正直善良的人们都会对这种做法嗤之以鼻。
  但在当时的具体场合中,在参与其中的具体的人当中,会完全是这样的一种感觉吗?在对别人的羞辱中获得快乐,在将别人划为另类中获得自己相对的优越感,你能否认这个拿不到台面上来说的重要因素吗?
  刚才我说到人的本性。你想想幼儿园时代,中小学时代的情景就明白了。在那个时候,哪个班级里没有一两个这样的“阶级敌人”:或是学习不好,或是家境贫寒,或是形象不佳,甚至穿着破烂,有时还流着鼻涕。他们是人们贬损、欺负的对象,人们在贬损、欺负他们当中,获得快乐和优越感。这与成人世界中的阶级斗争有什么本质的不同?这两者在人的本性当中难道没有共同的基础?阶级斗争的召唤,为什么在今天还能引起远非个别的回应,与此没有关系?
  这就是我今天要说的,荒诞的时代同时可能也是一个放纵的舞台,而且那是一种基于人的本性的放纵。这种基于人的本性的放纵构成那场灾难的基础,在放纵中获得的快感成为人们参与其中的动力。看不到这一点,对那一段历史的认识就是肤浅的,对其可能的浮现就会缺乏警惕。文明是什么?就是基于理性对那种原始的野蛮和恶的冲动压制。

  话说的有点沉重了,用轻松一点的方式说。
  人们都知道《阳光灿烂的日子》。说的是一群孩子在那段时间里的生活:闹事、打架、拍婆子。在宏观的背景之下,这无疑是荒唐的,甚至是一场悲剧,有的人就是因为这段历史,毁了自己的一生。
  但在孩子的眼中,甚至在几十年之后的记忆中,就是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文革中取消高考是荒谬的吧,但不少人回忆起当时作为一个高中生听到取消高考的消息时,是如何的兴奋。一种摆脱压力,获得自由、任性、“解放”的兴奋。
  其实,无论是打砸抢、破四旧、大串联,你都能从中看到这个放纵的因素。背景是沉重的,结果是悲剧的,其中包含着另一部分人的苦难和折磨,但对于参与其中的很多人,就是放纵的快乐。
  说到这,我想到一个问题:假设是一个少年儿童,自己的家庭也是这场荒诞的受害者,他们的感受会如何?换句话说,人们经常讲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个词,这样的一种逻辑,具体到少年儿童的身上,会不会有什么特点?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各的不幸。有的可能刻骨铭心,有的可能浑然不觉,有的可能是痛苦和快乐混合在一起。这种混合就造成一种可能性:他们从苦难中走来,但记住的是快乐:苦点算什么,但那时候快乐。
  昨天晚上吃饭,著名评论家肖锋谈到我写《芳华》那篇文章时说了一个词:源代码。这个词让我想了很久。


  高看(每日一图,与文无关。十二月图片主题:嘉树)

1514396241407187.jpg

  摄于哈佛大学校园。


  近期文章:

  您是多大年龄时走进文革的?  
  
人在什么情况下会对邻居大动杀机  
  
大众是否真能做到自主掌控选择信息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看  
  
“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哪年的事?  
  
在海外教文革历史课不是件容易事  
  
北京主政者乱折腾背后的逻辑更值得追问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