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南来客的博客
  讲那过去的事情
我的名片
南来客
 
注册日期: 2016-06-27
访问总量: 581,12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你以为民主与自由是怎样的?
· 读帖有感12 美国是天堂吗?
· 【沁园春】布拉格 高邑
· 【橡园夜话】说“信”
· 【五绝】咏事 步高适《咏史》韵
· 吾谋适不用
· 国庆节后说祖国
友好链接
· 七分儿:七分儿
· 一草:逸草
· 安雅云:安雅云的博客
· 天宝:天宝的博客
· 山城兄弟:山城兄弟
分类目录
【散文】
 · 父亲节随想
 · 荔枝随想曲
 · 姜花
 · 海外淘宝
 · 偶遇
 · 月
 · 七六年九月中下旬断想
 · 南来客:京都游
 · 旧时的电影院
 · 西关
【诗词】
 · 【沁园春】布拉格 高邑
 · 【五绝】咏事 步高适《咏史》韵
 · 【七绝】口条
 · 【七绝】自嘲
 · 【五古】长虫
 · 【七绝】毛粉
 · 【五古】毛泽东诞辰有感 旧作
 · 【七律】军演 外一首
 · 【七律】朱自清
 · 【七绝】学府 和黄花岗
【杂文】
 · 你以为民主与自由是怎样的?
 · 读帖有感12 美国是天堂吗?
 · 【橡园夜话】说“信”
 · 国庆节后说祖国
 · 人蠢没药医
 · 没有文化的军队…
 · 谈谈逍遥派兼答何勇军
 · zt何勇军诗话集萃
 · 读帖有感11 以儆效尤?
 · 谁光着屁屁
【纪实】
 · 吾谋适不用
 · 霸王硬上弓
 · 咸猪手
 · 山水有相逢
 · 不是爱风尘
 · 海西子弟多才俊
 · 按摩师
 · 贵人
 · 法外开恩
 · 橡园夜话
存档目录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回国见闻 2017 重返上海 3
   


重返上海 3



城隍庙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就校园面积而言,上音可能还抵不上一个重点中学。可茱莉亚呢?连教室带宿舍就一栋大楼,柯蒂斯也是一栋楼。


校园变了,校园外围也变了。当年汾阳路上音一带,法国梧桐掩映着围墙,幽雅清净。抗不住汹涌而来的商业大潮,如今沿街冒出好几家乐器店,不仅开在街面上,还开在街面下,其中有家钢琴行颇具规模,除了卖琴,还设有琴室供教学用,各种设施,一应俱全。


“想去边到(哪儿)?” 南来客问儿子。


“边到都得 (哪都行)。” 儿子答。


那就上城隍庙吧。昨晚只顾吃顾不上游览。


截住一辆出租车。


司机是个小伙子,本地人,车开得飞快,在车流中穿插,还一边打手机。


转眼间又到了老饭店附近。


这回南来客领着儿子上了九曲桥。


九曲桥上熙熙攘攘,人头攒动。


看什么呐?


池边石上有只大白鹅。


不就是一只鹅嘛。既没有“曲颈向天歌”,也没在“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这也值得围观?


儿子饶有兴致地变换角度拍照。


接着又看见一只鱼鹰,同样引得不少人驻足观望。


九曲桥通豫园。桥上大多是来来去去的游客,只有个别人过桥入豫园。桥离对岸还有两曲时,南来客叫儿子往回走。难不成还真要将革命进行到底?


二人回到芙蓉街。


有家星巴克。


南来客让儿子进去买两杯咖啡 - 锻炼锻炼,以后自个儿来也能应付。南来客自己在外边等候,顺便观察人物。


不远有家城隍庙生煎包店。大师傅正在店门口用大盘煎包子。


三个白人男子出现在店门,其中一个跟师傅比划了几下,买了一份,小心翼翼地用牙签挑起一个,送到嘴里,轻轻咬了一口,闭上眼睛,摇摇头,“唔“声似乎都能听见,然后把纸袋递给另外两个人分享里面的包子,那二位各取一只,眨巴着眼睛将信将疑地送入口中…


南来客正看得入神,儿子端着咖啡出来了。


二人在城隍庙生煎包店内找了一个座。老子负责占座,儿子负责买券买食物。


左等右等,邻座晚来的都吃饱喝足离开了,还不见人影。刚要打手机,儿子回来了。原来正赶上师傅摆弄新一盘的生煎包,等是等了好一阵子,生煎包生煎制作过程从头到尾拍了下来。南来客看老外吃相,南二世看老中煎包,都乐在其中。


说是逛城隍庙,其实压根就没有进城隍庙。上海城隍庙第一任城隍爷是霍去病的同父异母弟弟霍光。上海城是清朝建的,汉朝人霍光跟上海有什么瓜葛居然被道家供奉为此地城隍?真是“道可道非常道”。南来客也没带儿子上古玩街 - 那里卖的多是假货,只在松月楼、宁波汤团店一带转悠,转悠得差不多了,南来客提议步行前往外滩。


据说要走二十来分钟。


儿子巴不得老爹安步当车,


远处有栋高楼。那就是地标。


出城隍庙,朝“地标”方向没走多远,进入一条小街。小街有点像广州往日的高第街,两边都是店铺,大多是裁缝店,保留着原有的风貌,闲杂人等千姿百态。可恶的是电单车横冲直撞(甚至逆行),街道、人行道,冷不丁就冒出来一辆,叫你防不胜防。


儿子在小街中如鱼得水。建筑、店铺、商品、人物,都成了他镜头捕捉的对象。有个小店举办促销活动,他也举着相机上去凑热闹,不料马上引起主办方警觉,被大声喝止。


走了近二十分钟,眼前出现一条大马路:人民路。过了人民路,再往前走,就到了外滩中山东2路地段。




外滩


远远望见海关大楼和沙逊大厦。


小时候读过一本《旧上海的故事》(红书),穹顶的海关大楼和尖绿顶的沙逊大厦曾给南来客留下深刻的印象。沙逊大厦后来成了和平饭店。记得一位前辈说他50年代中期刚从海外归国时曾到和平饭店顶层用餐,其间取出相机拍照,马上就有人上来阻止,还盘问了半天。


那会儿这种大楼的顶层属于军事管制地带之类的,禁止拍照。


昔日俯瞰荒凉浦东的大楼,如今仰望对岸的摩天大楼,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外滩堤岸有如城墙,城墙外是黄浦江,城头是观景台,城墙内下面是人行道。


南来客父子走上观景台,沿江北行,一路观赏江景及两岸风光。


是日风和日丽,游人也不多。黄浦江似乎成了苏州河,隔江看浦东,浦东的大楼一栋栋仿佛就在眼前。


江岸很整洁,隔一段距离就有些餐厅或小卖铺。小卖铺有可乐等饮料供应,不过冰块欠奉。


也是的,大冬天的,吃什么冰?


洗手间设在人行道的边上。


父子俩浏览沿岸风景,拍拍照,不觉来到南京东路。


乘兴而来,兴尽而返。四点半,该回去了。


在和平饭店叫了出租车,出租车七转八转上了延安路高架桥,不一会就到了国际贵都酒店。

办理好入住手续,取出寄存的行李,回房间喘息未定,萱兴冲冲地回来了。




黄鱼面及其他


萱回来换衣服。晚上要去听音乐会。


“晚饭我已经跟同学一道吃过了,” 萱一边打开行李箱,“知道吃的什么吗?黄鱼面,还有炒鳝丝。一家面馆,就在希尔顿酒店对面。真的不错。你们晚上上那儿去吃好了。“


临出门前,萱又交代说,


“记得买些水果回来。”


黄鱼面还是在看电视剧《蜗居》时知道的。黄鱼做松鼠鱼好吃,煎烹炸或葱姜蒸也尝过,还能做面食?还这么好吃?当时觉得难以置信。


几年前到上海时跟妹妹说起,妹妹特意带南来客去见识。


“阿娘面馆,这儿的黄鱼面很有名。”


一大碗面端上来,清汤中有几块雪白的鱼片和一坨面条,香气扑鼻。汤鲜而不腥,面软而有筋道。南来客一边品尝,一边无端想到看《蜗居》印象最深的一句话:钱能解决的都不是问题。

当然,得有那钱才行。


难道没听说过一文钱逼死英雄汉?


萱讲地点往往废话多多而关键处语焉不详,提供的信息要大打折扣 (must be taken with a big grain of salt),否则很容易被误导。希尔顿位于华山路上,紧挨着贵都的后门。南来客父子按萱提供的信息过马路,举目四望,哪里有什么面馆。往左走,几步就到延安西路,可谓一眼睇晒;要有面馆只能在右边。二人边走边打听,走了半站路,眼看着快到淮海路了,才有位路人指着前面一家面馆说,“就在这里。”


这是希尔顿对面吗?斜对面都说不上。


不过面馆确实有的。黄鱼面、炒鳝丝等端上来,一碗热面条下肚,什么火气都消啦。


肚子吃饱了,儿子开始消遣老爹,


“就咁call it a day (今天就这么打发啦)?”


“谁说的,” 南来客赶紧摆手否认 - 省得那小子得寸进尺,“你说上哪就上哪。”


二人过天桥来到静安寺商业圈里的玖光百货商场。


这次是三进宫了。


父子俩一前一后上了扶手电梯 - 怎么有种被押送的感觉?


这家伙玩的什么把戏?他向来不爱逛商店。


只见南二世跟服务员嘀咕了几句,服务员拿来一件高档外套,请南来客试装。


上海人衣帽光鲜。相形之下,老爹那身旧皮衣确实有点寒碜。


尽管南来客口头严词拒绝,套句老话 - 一股暖流流过身上。


二人更上一层楼,一直到八九楼顶层。


原来上面有多家餐厅。中外美食,日本餐、韩国餐、印度餐,披萨、牛排、汉堡包,粤菜、潮州菜,琳琅满目。


怎么就去吃了黄鱼面呢?


眼大肚小,只能作罢。


又乘电梯下到负一楼。下面有个超市。到上海的第一个晚上冒雨来过,还没来得及买点什么就关门打烊了。


“妈咪说要买水果。”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早餐自助餐就有多种水果…怎么,这一盒柚子80块人民币?(比灵山梵宫小卖部的还贵出几倍)。


“这是泰国柚子,剥好的。”


这不是废话吗?装在透明塑料盒中,谁还看不见?


“买不买?” 儿子也知道价钱有点离谱,“妈咪会说买贵了。”


“买。” 半边天吩咐下来的,能不照办?


买好水果,父子俩打道回府。


回到酒店,约莫半个多钟头,萱回来了,


“有冇买水果?” 


儿子把那盒柚子递上去。


“咁贵?” 有的吃还有意见。


知妻莫若夫。


“那你说该不该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