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梦中不知身是客
  本人拥有本博客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未经本人书面许可不得转载。谢谢合作!
我的名片
枫苑梦客
 
注册日期: 2009-05-01
访问总量: 4,263,86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版权声明
最新发布
· 彭建邦躺枪 选民不上当
· 穆斯林女孩报假案,谭耕先生机会
· 王沪宁:从御用化妆师到意识形态
· 我的2017:寻根之年
· 习特“海湖会晤”意义深远
· M-103动议通过,警钟长鸣,加拿大
· 加拿大保守党党魁选举,我为什么
友好链接
· 沁霈:沁霈的博客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高伐林:老高的博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牛北村:洛山夜话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落基山人:落基山人的博客
· 刘以栋:刘以栋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凡平:凡平的博客
· 百草园:百草园
· 虔谦:虔谦:天涯咫尺
· 椰子:椰风阵阵,思绪如河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昭君:昭君的博客
· pumbaa:【PUMBAA 说故事】
分类目录
【2009年中国之行】
 · 故乡行(之三)
 · 故乡行(之二)
 · 故乡行(之一)
 · 北京奥林匹克主题公园一日游
 · 北京游
 · “桑间濮上”话濮阳
 · 安阳殷墟之游
 · 回国旅行日记 Day Seven
 · 回国旅行日记 Day Six
 · 回国旅行日记 Day Five
【杂谈】
 · 穆斯林女孩报假案,谭耕先生机会来
 · 王沪宁:从御用化妆师到意识形态沙
 · 卡斯特罗去世,古巴向何处去?
 · 江曾倒习政变流产记
 · 叙利亚难民问题:困境与出路(三)
 · 叙利亚难民问题:困境与出路 (二)
 · 叙利亚难民问题:困境与出路 (一)
 · 毛偶像建得再高又有何用?
 · 追踪圣诞老的童心
 · 庞贝城的覆灭
【婚姻家庭】
 · 我的2017:寻根之年
 · 放飞小卫星!
 · 同性婚姻合法化之我见
 · 这年头我们怎样做父亲?
 · 中国弃婴,寻找真爱
 · “食色性也”、婚姻、换偶及其他
 · 网婚与当代中国婚恋观的畸变
 · 女性的第二次解放:女人回家去
 · 女士们,你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中国
【政论】
 · 彭建邦躺枪 选民不上当
 · 习特“海湖会晤”意义深远
 · 加拿大保守党党魁选举,我为什么要
 · 川普就职,一个新孤立主义时代开始
 · 卡斯特罗去世,古巴向何处去?
 · 川普上台与美国进步主义的终结
 · 美国大选、全球化与西方文明的终结
 · 《行尸走肉》、川普现象与美国后现
 · 川普有没有资格当总统?
 · 李克强能否咸鱼翻身?
【人生感悟】
 · 父亲节说父亲的责任
 ·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读梭罗
 · 北大32楼,我们永远的记忆
 · 鸟儿母爱也深沉
 · 人生多选择,如何避免“布里丹选择
 · 人生钟形曲线,你在哪一段?
 · 家园何处?
 ·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春天的追忆
 · 新年祈愿
 · 加拿大秋日即景
【信仰探讨】
 · 平安夜,圣善夜!愿平安常住你心中
 · 送别李天恩老弟兄
 · 胡石根如何 “颠覆国家政权”?
 · 圣诞节礼物你收到没有?
 · 我看远志明“致教会弟兄姐妹的信”
 · 永恒的答问:从姚贝娜之死说起
 · 基督教与罗马帝国的兴亡(四)
 · 基督教与罗马帝国的兴亡(三)
 · 基督教与罗马帝国的兴亡(二)
 · 基督教与罗马帝国的兴亡(一)
【吹枫】
 · 彭建邦躺枪 选民不上当
 · M-103动议通过,警钟长鸣,加拿大基
 · 加拿大保守党党魁选举,我为什么要
 · 加东海洋三省游记
 · 今年庭院种植盘点
 · 小土豆国会施暴,接下来会是什么?
 · 加拿大原住民的困境与出路
 · 叙利亚难民问题:困境与出路(三)
 · 叙利亚难民问题:困境与出路 (二)
 · 盘点2015,展望2016
【教育】
 · 加拿大原住民的困境与出路
 · 悲剧!中国留学生持刀伤人
 · 美国人说不说Out of question?
 · 周其凤校长,您走好!
 · 与其撒钱办孔子学院,不如设立中国
 · 普林斯顿素描
 · 美国大学生如何看中国?
 · 中国留学生造假谁笑了?
 · 中国留学生正在冲击美国大学校园
 · 堕落的北大,我为你叹息
【健康】
 · 道一声珍重啊,老班长!
 · Zt: 北京:厚德载雾,自强不吸
 · 不要相信癌症自愈的神话
 · 惜别抗癌美女赵若伊:兼谈癌症自愈
 · 湖滨消夏,归回安息
 · 中国的性解放运动将走向何方?
 · 孙爱武与数学天才约翰纳什
 · 如何预防H1N1-来自医生的忠告
 · 认识西班牙流感(病毒类型H1N1)
 · 从海归博士自杀谈接纳
【诗歌】
 · 海韵:二十年前的思绪翻飞
 · 恩师退休寄言三韻
【2017年中国之行】
 · 回国:莫谈政治,可能吗?
 · 当官不为民做主:从一桩命案看中国
 · 回老家过年:爆竹、雾霾和红包
【游记】
 · 去华盛顿赏樱花
 · 湖畔小憩
 · 东加勒比畅意游
【翻译作品】
 · 神州怨:一个海外毛粉的心路历程(
 · 神州怨:一个海外毛粉的心路历程(
 · 神州怨:一个海外毛粉的心路历程(
 · 神州怨:一个海外毛粉的心路历程(
 · 神州怨:一个海外毛粉的心路历程(
 · 神州怨:一个海外毛粉的心路历程(
 · 神州怨:一位海外毛粉的心路历程(
 · 神州怨:一位海外毛粉的心路历程(
【2013年中国之行】
 · 追忆独克宗古城
 · 壮哉,虎跳峡!
 · 云南行:大理游记
 · 云南游记:丽江印象
 · 我的中国之行:为父亲祝寿,并感受
【历史研究】
 · 看一张日军军用地图
 · 香港新界“六日战争”揭秘
 · 高岗:毛刘权斗的牺牲品
 · 毛泽东的乌托邦试验为什么失败?(
 · 马可波罗到过中国吗?
 · 日本人的华夷之辨及其对中国的影响
 · 蒙古帝国的征服战争(二)
 · 蒙古帝国的征服战争(一)
 · 最后的蒙古女王
 · 开封犹太人为什么被同化?
【好文转贴】
 · ZT:二战中的一个圣诞夜
 · zt: 加国大选:这张选票投给谁?
 · 仇和倒台,剑指李源潮?
 · 转贴:我的伊斯兰--这是怎么了?
 · zt: 吴祚来在习大大文艺座谈会上的
 · zt: 这个故事,太狡猾了?
 · 好文推荐:中国与中国教会访谈录
 · zt: 朱自清《春》两会版:有中国特色
 · 燕京大学和校长陆志韦的命运沉浮
 · 周末一笑:看咱们的汉字有多么牛!
存档目录
01/01/2018 - 01/31/2018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10/01/2009 - 10/31/2009
09/01/2009 - 09/30/2009
08/01/2009 - 08/31/2009
07/01/2009 - 07/31/2009
06/01/2009 - 06/30/2009
05/01/2009 - 05/31/2009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王沪宁:从御用化妆师到意识形态沙皇?
   

旧上海本来是一个商业大都会,以西化的十里洋场驰名中外。可是自从中共在那里建立共产国际支部,上海越来越政治化,在中国政治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中共建政以后,上海成为直辖市,政治地位更加显著。上海市委领导人可以直接进入中央当头头脑脑,号令全国,从毛泽东时代的张春桥、姚文元,到邓小平时代的江泽民、朱熔基、黄菊等,再到今天的王沪宁等人,莫不如此。

上海整体的政治倾向是左的,保守的。中国的改革开放,上海总是慢半拍。在深圳经济特区成立十一年后,上海才在1990年开始开发浦东;而浦东新区之于上海的作用与深圳特区之于深圳的作用无法相比。上海的政治改革总是远远落后于全国。

今天,上海人政治观念的保守可以以“三代帝师”、红墙“第一智囊”王沪宁为代表。

王沪宁被称为中南海御用化妆师, 从“三个代表”思想, 到“科学发展观”, 再到“新时期习近平理论”,王沪宁贡献颇多。

王沪宁著作等身,包括《比较政治分析》、《反腐败:中国的试验》、《美国反对美国》、《国家主权》、《行政生态分析》、《当代中国家庭村落文化》、《腐败与反腐败》等。学以致用,他做学问是为政治服务的,具体说,是为当政者服务的。

王沪宁信奉新权威主义。早在改革之初的1986, 他就发表文章, 提出在改革中必须有中央权力的必要集中, 要依靠政府的力量来推进经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这篇文章引起很大反响, 上海知识界开始讨论在国家现代化进程中政府集权的作用;开始介绍亚洲四小龙经济的腾飞;开始介绍因“文明冲突”观点而闻名的美国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 其有关发展中国家政治现代化的理论等。这被认为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 在学术界、思想界风靡一时的新权威主义的理论萌芽。这种新权威主义思想贯穿了王沪宁的学术和从政之路。

1988, 王沪宁赴美国爱荷华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做访问学者。在此期间, 他访问过大大小小三十几座城市和近二十所大学, 在数十个政府和私人部门做过调查, 与许多人讨论问题, 并将每天讨论、访问和观察到的记录下来, 写成了《美国反对美国》一书。虽然我们不能说他是戴着有色眼镜看美国,但是他是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上来观察美国的,他的既定政治观点非但没有因为访问美国而有丝毫改变,反而更加强了。

在该书中,他说,“美国社会本身,它有它的肯定性力量,也有它的否定性力量,凡是在能发现肯定性力量的地方,都能发现否定性力量。”为此,作者试图揭示美国社会中什么因素分别构成这两种相对的力量。但是,经过多角度的比较研究之后,他得出的结论竟然是:我们很难用一句话来说美国是什么, 如果一定要给它一个明确的话语,那只能是:美国反对美国。只能说,他对美国的所谓考察是走马观花,目的只是为他的政治观点寻找素材,他没有接触到美国人丰富的灵性生活,无法理解美国人深沉的爱国主义精神。

王沪宁考察了美国的民主制度,观看了美国的选举,认为: “任何政治体制, 最为根本的问题之一是如何进行权力交替。这个问题不解决, 社会就难以有一个持续的稳定的政治秩序;政治规矩和政治传统之所以有作用, 在于它们能保护统治阶级内部不同团体之间的权力关系……” “政治规矩”这个词组近些年用得挺多,可见王沪宁的发明在当权者心中占有多大的分量。“不守政治规矩”,甚至“野心家”这些久违的词汇都用上了,作为政治清洗的堂皇借口。江泽民时代只整倒了一个陈希同,胡锦涛时代只整倒了一个陈良宇,算一算习近平的新时代以所谓的“腐败”、“不守政治规矩”、“野心家”罪名,黑箱操作,整倒了多少文武官员?这是中国政治文明的大倒退,王沪宁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关于美国民主,王沪宁说,“美国社会上存在的各种机制,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均是这个社会历史——社会——文化条件的产物,只有在这个环境中它们才存在,不能简单地将它们套用到其他社会中去。在这方面,不同国家之间不可能简单模仿。” 他对美国考察的结论是,国情不同,中国不能搞民主。因此,1989年,当学生争取民主的运动爆发后,他不支持学生。当上海一些大学的学生举行遊行和绝食,参加抗议的年轻教职工找王沪宁在请愿信上签名,被他拒绝。相反,他却在一份反对抗议的文件上签了名。当时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召集上海学者开会,讨论对《世界经济导报》的整肃。大多数与会者发声反对打压导报,但是王沪宁却选择公开支持。这引起了曾庆红的注意。据说会后曾庆红把王沪宁留下,并把他介绍给江泽民。

1994年底王沪宁出版了《政治的人生》书, 从中可以窥见他对国家、政治体制改革等问题的看法。

王沪宁对马克思主义深信不疑,他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我还是觉得马克思作为哲学家提出的理想是崇高的,没有人能够超越。马克思最早看到了资本主义的发展,在产生了巨大的生产力的同时,也产生了越来越脱离人的异己的力量,把人越来越置于这种力量的统治之下。实际上,民主政治从现代以来的异变,与资本主义日益发达的物质力量有密切的关係。今天许多西方思想家对西方民主政治与强大的科学技术交织而导致的民主的困境,与马克思在将近一百五十年前看到的历史发展趋势还是非常逼近的。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导致了人们对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怀疑,随后这些问题逐渐地发展到社会、文化和政治领域,人们对资本主义的政治型态——民主政治本身产生了怀疑,因为它已经不能应付这个社会日益溢生出来的强大力量。对于经济力量和政治统治方式之间的关系是非常深刻的,也是马克思看问题的真正逻辑。”“民主的困境”误导了无数国人,更误导了当权者。

对待历史人物,他写道:“凌晨读《斯大林时代的谜案》,从反面来批判斯大林,几乎把斯大林说得一无是处,这就是一个伟人身后最容易发生的事情。一是继续维护他的威信,用来达到某种目的,另一种倾向就是否定他的功绩,来达到另一种目的。社会或者说历史往往就是在这两者之间选择。但是无论如何选择,总是摆脱不了伟大人物。没有了伟大人物也就没有了历史。”在他眼中,毛泽东当然也是这样的“伟人”。

他也记录了对尼采和斯大林的看法:“尼采的学说很值得研究,因为他是在一个世界秩序需要变化的时代提出他的政治思想的,他的目的是建立一种新的秩序,最后寄托于”超人“。大凡在历史发生这样的需要的时候,即需要建立新的秩序的时候,总会有这样的思想出现,主张用强力和通过强人来确立新的秩序。”如今,王沪宁正在辅佐这样的“强人”,但他们要确立什么样的新秩序?要把中国引向何方呢?

王沪宁已经从御用化妆师转而成为中共意识形态掌门人。据说在他的推动下,中国官方媒体最近接连发文批"文牍主义",指出不能靠"笔杆子"出政绩,"空心笔杆子"问题应当引起警惕。万维博主阿妞不牛发文说《王沪宁脑子进水了》。其实不然,这很符合王沪宁的性格,喜欢简约, 讨厌繁琐。他曾因为厌烦表格复杂而放弃去日本做访问学者。在1994112日的日记中, 王沪宁称, 他曾写过一篇文章叫“反对表格主义”。他在日记还提到一件事:“上次要去神户大学做访问教授, 一定要问我初中是哪天毕业, 高中是什么时候毕业, 哪一个月?哪一天?真是荒唐, 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和我做一名访问学者有什么关系?最后下决心不去, 受不了这个。”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曾和王沪宁为师生关系,他对王沪宁的评价很中肯:饱读西方社科著作,却依然迷失于马克思主义的偏门;游学美国半年,却始终没有克服对美国的不理解和排斥心;逆反“西方中心论”,自以为西方最终衰败、东方必然崛起(先是日本、后是中国)。夏明一针见血地点出王沪宁逻辑思维的自相矛盾:迷信“马克思主义绝对真理”,却又相信“政治生态学的相对主义”;用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定理,去否定西方的普世价值,为“中国发展道路”制造所谓东方“合理性”。

中国政治注定要打上新权威主义御用学者王沪宁的烙印了,是福是祸,天知道。中南海水深流急,且浑浊,希望王沪宁好自为之,呛两口水恐怕难免,但要小心,脑子不要进水。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