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维20周年征文的博客  
庆祝万维读者网创建20周年(1998年4月17日~2018年4月17日)  
        http://blog.creaders.net/u/1342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万维20周年征文
 
注册日期: 2017-11-29
访问总量: 601,24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出国大潮20年”征文获奖名单揭
· 江海:移民路上—收获爱,传递爱
· 海牛:海牛的出国梦--求色求财求
· 渔舟舟:留学·文化·都江堰
· 生命之轻:为了不开会而去国离家
· 洪瑶之:移民大潮里的老头老太
· 蒲公茵:快意人生,遇见更好的自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万维读者网20周年庆征文通告】
 · “出国大潮20年”征文获奖名单揭晓
 · 江海:移民路上—收获爱,传递爱
 · 海牛:海牛的出国梦--求色求财求自
 · 渔舟舟:留学·文化·都江堰
 · 生命之轻:为了不开会而去国离家远
 · 洪瑶之:移民大潮里的老头老太
 · 蒲公茵:快意人生,遇见更好的自己
 · 邓思杰:人在移民路:时有清欢,不
 · 解滨:他们才是出国大潮的弄潮儿
 · 三鲮:老骥伏枥——我的美国生活记
存档目录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晓潮:华人单身联谊会的故事
   


              万维读者网(Creadres.Net)20周年有奖征文稿件


  记得几年前在网上读过一篇文章<<北加州华人离婚热线>>。令人难忘的有一情节。当该文作者从电话里听到热线工作人员的声音时,不禁长叹,总算又找到组织了。当时读到此时不过莞尔。可当我从电话里听到华人单身联谊会会长老孙热情的邀请时,找到组织的感觉也竟然在心中冉冉升起。

  说起单身联谊会,还要先提起小敏。小敏家和我家在一个大院里。她哥哥和我从幼儿园就是死党。小时候她总剪一个男孩头,象跟屁虫似的跟着我们这帮小子到处乱疯和闯祸。以至于她奶奶见面就叫我“混世魔王”,怪我把她孙女带坏了。可是没想到,女大十八变,小丫头从高中一路清华到赴美留学。等我再见到她时,人家已经PHD到手并在大医药公司干了好几年了。唯一不同的是小丫头变成了单身母亲,身边多了一个跟她小时候及其相似的女儿。当她从她哥那儿得到我的电话,立刻风风火火地与我联系上。并坚持说他哥知道我又成了王老五,要她无论如何关心我一下。说到这点时她向我介绍了单身联谊会。这就有了与会长老孙通电话。在老孙的力邀和小敏的劝说下,我开始参加联谊会的活动。

  自从留学风潮在中国大地劲吹至今,十几年的功夫,大陆学人已在北美形成了一个不小的群体。有许多人已经完成学业,有了稳定和收入不错的工作。许多人置房买车,生儿育女。不管月亮哪儿的圆,先把自身混好了再说。然而在这些年里,也有不少的哥儿们或姐儿们象我一样倒霉,还在懵懵懂懂的时候,就被一纸离婚判决书又抛进了单身的行列。而这个单身的群体由于种种原因,在留美学人中还占有一定的比例。其实大家都知道,单身有些时候也并不一定不好。单身给予你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单身有很多的自由,但是单身最大的代价是孤独。因此这些年网上征婚方兴未艾,网下各种婚介方式也层出不穷。然而效果并不彰现。带着这些疑问,我开始认识了联谊会的朋友们。

  联谊会的主体是由大陆留美学人组成,香港和台湾留学生有少量的人参加。尤其香港同胞由于语言上的问题,与讲国语为主的大陆和台湾同胞就有交流的困难。联谊会男女比例大约60/40。男生大都来美有些年头了,许多人都有做搬运工的经历。所谓搬运工者,指的是当年过五关斩六将,把托福和鸡阿姨考得浑天黑地。唬过了单位领导,蒙过了美领馆的大胡子领事们。来美后又读学位又打工。在抵御了资本主义灯红酒绿的诱惑下,搅尽脑汁把太座搬到美国来。由于学业、生活、工作等各种原因,或没有满足太座的要求,或变化的环境促成思想的改变,太太祭出感情不和的旗帜,跳巢成了另一位同胞的妻子,或干脆投入洋人的怀抱。这位仁兄就铁定当一回搬运工,把东西搬来交给了别人。至于回国相亲,成为某些女性实现花旗梦的跳板的哥儿们,则是高级搬运工了。女生们则是新老革命兼而有之。联谊会的女生们个个巾帼不让须眉,与男生一样在这北美大地上奋战,读学位,找工作,改行COMPUTER。其中各人都有自己精神上和感情上的经历。但令人敬佩的是,离婚的女生大都把孩子带在身边。在这块异邦的土地上,比起男生来,她们又多了一份责任和辛苦。

  饮食男女们之所以来联谊会,最初无非是想给自己创造一点机会。尽管当初离婚时,人人都有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然而,寂寞毕竟不是生活,大多数人的内心还是渴望重新再来一次。记得有一次活动是在会长老孙家,男男女女有二三十人。在聚会开始前,大家边玩牌边相互寒喧。陌生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接着,在副会长米雪的组织下,每一个人简单而正式的介绍自己。女生有优先权对男生提三个问题。当一位远道来赴会的叫雷恩的男生刚介绍完自己,人群里站起一位象叶塞尼娅似的女生,一开口就是一串好听的京片子。“请你用简洁的语言描述一下你对上一次婚姻的看法”。雷恩迟疑了一下便很快进入了角色。“好,那我就用一首歌词来表达我的看法。”

  我当初离开的时候

  只是负气的走

  而如今最怕听你说

  负心的是我

  你当初绝望的时候

  为何不听我说

  而如今最怕再提起

  到底谁的错

  谁能为世间的是非

  恩怨的分分明明

  谁能面对伤痕以后

  完美的做个决定

  太多的悲剧

  都是我们自己负自己

  何必再说负心是我还是你。

  “好”,人群中又站起一位身材骄小的女生,旁边的人告诉我,她叫梅平,是联谊会有名的女才子,是来自南国的佳丽。只听她说:“你现在对将来又有什么期盼吗”?雷恩好象是会者不难,稍缓一下,又读出一段歌词。

  我的眼里有漫天风沙,

  我的心不为谁融化,

  我的泪撒遍沙漠不开花,

  不愿为你牵挂。

  给爱流浪的人一个家,

  给孤独的人真心话,

  经过这些年你还想我吗,

  其实也不必回答。

  大家都被他们的问答吸引住了。只见副会长米雪拿过话筒,笑吟吟的说,接你的歌词,我也赠一段歌词给大家。

  花的心藏在芯中,

  空把花期都错过,

  你的心忘了季节,

  从不轻易让人懂。

  为何不牵我的手,

  共听明月唱首歌,

  黑夜又白昼,黑夜又白昼,

  人生为欢有几何。

  春去春会来,花谢花会再开,

  只要你愿意,只要你愿意,

  让梦划向你心海。

  大家被米雪的歌词感动了,周围响起了一阵掌声。会长老孙站起来说:“我这有一个问题,请大家讨论。在坐的诸位都来美有些年头了。完成了学业,有了稳定的工作。过去的婚姻失败了,给每个人都带来痛苦和蹉跎了一些岁月。现在我们聚集在此的目的就是让春再来,花儿再开。但为什么有些人来了很长时间,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呢?”

  这时周围一片寂静。突然小敏站起来,高声说道,这里的男生都不敢追女生。大家笑了,有人嘀咕着,那也要有值得追的才敢追呀。这时男生吉米站起来,看看四周慢吞吞地开口。在美国要找一个合适的真难。单身好几年,要在心里或生活里再接受一个人,还真不容易。有时难得认识一个,又因这北美的社会环境和压力,使男女之间颇难交流和妥协。好多女生要的是钱和绿卡。一见面就问你做那一行。做电脑或DOUBLEE还可以,因为这些专业好找工作而且薪资高。如不在热门行业,工资低于她了就根本没戏。如果真正讲男女平等,为什么非要男的比女的高。再不然就是看你有没有身份。是公民的比拿绿卡的强,没身份的就说话腰不硬。好些人就等着靠嫁人办身份。拿到身份后还不知道会怎样呢。听到这番说法,有不少的男生点头表示赞同。象叶塞尼娅的北京女生站起来反驳说,你的说法不完全对。我才不在乎你干什么,挣多少。但关键要有CHEMISTRY,能赢了我的心去。有些男人有老婆,可一见到漂亮妞,就跟傻子似的,眼睛都不会转了。这样的男人谁敢要。接着他(她)们的话题,大家议论开了。女的说中国男人没有气魄,一听女方有小孩就退避三舍,而美国男人就会爱我连我的一切都爱。男的反驳说,你们同样势利,看看那些网上征婚的,有孩子的一律免谈。联谊会里就有特出色的男子,只是因为带着孩子或要负担前次婚姻的孩子,就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有男生说,现在的华人女性,尤其是大陆来到女性真是不可爱。讲权力时,要求男女完全平等。可讲责任和义务时,就不要平等,而要求男人多多地承担。女的马上反驳说,我们比你们干的少吗?也有男的说,漂亮女孩谁都乐意看,看看并不代表有邪念。做太太就要有气度,不要成天无事瞎闹腾,把事情全搅坏了。女生们不乐意了,说天下的男人一样坏。

  联谊会不是世外桃源,北美中国学人中存在的问题和想法,在这里都得到反映。平心而论,有很多想法也有它产生的基础。就拿男女平等来说吧。从大陆来的女性很多都认为大陆的妇女解放比美国都强。美国妇女至今还在争同工同酬。而大陆早就实施了。然而大陆的妇女解放不是随经济发展而产生的,而是在马克思主义的狂热下以执政党的强制执行而发展的。尤其在文革当中,妇女的发展以抹杀妇女的特点而被提至不适当的地位。正因为妇女解放的基础不牢固,许多妇女并没有真正理解男女平等作为现代化的过程及其意义。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大陆,有伴随改革开放,政策和制度松懈而出现的大规模“黄色娘子军”。

  在海外,则有某些妇女不能平衡权力和义务。为了个人利益不惜做出某些缺乏道德的事情。与男性的关系就显得很紧张。而男人也由于世道已变,无力回天。为了免除这种压力,对他们认为不好或带有目的来交往的女人就躲着。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女人抱怨,好男人都上那儿去了。当然女人普遍性的对金钱和身份的看重,自有其缘由,他人没有理由说三道四。但是在面临男女关系题目下,这种看重多多少少使男人对女人的看法变了一些颜色。

  说到此又想到小敏。我看见她从满脸雀斑的小丫头到美国大制药公司的Seniorscientist。她的人品,能力和心地是没得说的。但她现在带着女儿过着单调紧张的生活。几次邂逅均不得成。连她自己都厌烦了这种,按她的话说非把自己卖出去的事。但我知道在她内心还是真诚地渴望一份感情。原因何在呢?象小敏这样的女孩,一生颇为顺利,国内名牌大学毕业,来美后又没走什么弯路。除了婚姻受点挫折,她认为生活本该如此。因此很多男人跟她一谈,就被她那名校PHD,FORTUNE500公司工作,年薪不低于多少的要求给吓回去了。其时大家伙在北美混事儿都不容易。想当年这帮哥儿们在国内也不算太差。来到美国,经过这些年的摔打,谁也差不到那儿去。但大妹子们别老把那物质条件当金箍咒,还没怎么地,就想给套在头上。其实不用你们逼,你们只要给这帮傻哥儿那么一丁点儿温柔,一点耐心,这哥儿几个拼掉老命,也得让你们和孩子过上幸福生活呀。这世道是变了,男人既不可以抽烟,也别喝酒。可男人的责任和承担还没有变呀。男儿还得有泪不轻流,男儿还得养家糊口。本来已经够累了,再天天看一张铁娘子脸,能活得舒坦吗?

  联谊会的成员由于忙,聚会时候还是有限。但大家都有话要说。好在有INTERNET,因此网上讨论也是成员常做的功课之一。南国才女梅平就经常协调这种讨论。最近讨论的题目是我们这些过来人,重新走到一快儿,还会有“FEELLOVEATFIRSTSIGHT”吗?有人认为FIRSTSIGHT不可能使你真正了解一个人,过去的经验还不够吸取吗?我们需要SECONDSIGHT,THIRDSIGHTANDSOON。但有些人却认为,我们之所以鼓起勇气再做冯妇,就是想得到真爱,如FIRSTSIGHT就无好感,何来SECOND和THIRDSIGHT。梅平尤其强调“FEELLOVEATFRISTSIGHT”是一种成熟的表现,是一个人能认识自己,能调控自己的感情,从而追求自己真正幸福的一种能力。至于能否真正的了解对方,以我们的阅历和年龄,总可以有办法控制的。从私下来说,我是同意梅平的见解的。经过一次可以使你痛苦一生的失败,想再走进一次感情,对我们这些人也不容易。如一开始就不喜欢,好象很难再发展。但人们在对事物的认识上,尤其对感情问题的认识,会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影响,简单的FIRSTSIGHT不足以认识一个人,日久才见人心嘛。但无论如何要再来一次,一定要以感情为主,是参加讨论者的共识。

  一转眼参加联谊会已好几个月了。从中我发现,参加这种活动,不仅是给自己和他人创造一种机会。同时也是增强一种社团参与意识和加强在美华人团结的好机会。而一个联谊会要办的好,最重要的是有好的组织者和一群乐于献身的工作班子。我们的联谊会就是由会长老孙发起的。老孙来自上海,毕业于中国著名的大学。来美后几经风雨,现在已成为其工作领域中的专家。当初创办联谊会就是因应了这样的事实,大陆留美学人在新大陆的读书创业过程中,由于各种原因在各地形成的隐形单身群体。本来华人新移民就生活在社会文化的边缘。有家庭的感觉尚好。而如大海的沙砾般分布的单身或单亲华人,就特别感到孤独。平时上班还好。到了周末或节假日,日子就越发难熬。特别某些女士们,由于自我设限,社交甚少。坐在家中守株待兔,让年华似水流逝。这种状况既不利于单身者本人,也不利于新华侨的整体面貌。况且这花旗国又乃自由之邦,绝不会有组织上为关心大龄青年和单身者而操劳之事儿。因此散布北美的华人单身者,为什么不方便就近,自行结社,聚集起来。通过自助和互助的方式,为自己创造一个广泛接触,自我改善,充分选择的机会,来争取和创造幸福的生活呢?联谊会就是为了替相邻地区的单身华人创造交往机会,改善我们的生活而建立。从一开始,老孙和工作班子就定下联谊会为一非赢利的组织。目的是让单身华人能自由在这里相识,结交朋友。而不象其它在美华人经营的以赢利为目地的婚介机构。

  联谊会要活动,关键的是活动场所。老孙拿出自己的住处做为活动的主要场所。要知道,拿出你的住处做一次活动,大多数人都可以接受。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几十次的活动。每次参加者几十人,又吃又喝。你搭上水电不说,完事别人一拍屁股走人,你还得紧跟着收拾。这没点奉献精神你还真不容易做到。

  在美的华人中,买了房子就舍不得煮舍不得炒的还不在少数呢!在老孙带头下,联谊会的成员都不吝在自己住处举办活动。除了老孙的努力,联谊会还有一个小的工作班子。副会长米雪一直热心的配合老孙。每次活动,她都负责把通知及时送到每一个会员的信箱里。而在活动中,她总是负责组织和协调。其它的成员也都积极的参与和贡献。比如布鲁斯,最初他认为联谊会是一帮离婚找不到对象的人瞎凑合。朋友邀请几次,他都不乐意参加。有一次被朋友硬拖来,参加一次后,他感到这里就象单身者的家。到这儿来感觉真不错,参与者都不斤斤计较,有交流也有机会。从此他成为中坚,组织了联谊会有史来最有成功的露营。

  除了这些时间和精力上的奉献,联谊会的目的还在于自我改善。不容赘言,人们在寻觅SOULMATE时,都会有不同的目标和看法。而有些也是造成失败的原因。由于老孙的坚持,联谊会在每次活动时,都会拿出一点时间讨论一个问题。问题的范围很广泛,目的旨在交流看法,让不同的人了解别人的想法。这对交友和改善自己的想法都没坏处。联谊会还让过去的成员,通过联谊会的活动或自己觅缘而结秦晋之好后,回来现身说法。鼓励大家跨出步子,去追求幸福。

  副会长米雪就在联谊会活动中认识了她先生,现在正准备做母亲呢。米雪和她先生一同回来现身说法。讲诉她们是如何交流。因为她们俩人讲中文是鸡同鸭讲,相互听不懂。米雪的先生是香港人,只会广东话,听不懂国语。咱们米雪可是地道的北京姑娘,广东话对她比英语还难。俩人国语英语广东话混合的交流方法,比候宝林老先生的相声都不差,听的大伙捧腹大笑。令人感动的另一件事是,联谊会为每一个会员组织生日祝贺活动。在异国他乡过生日,是每一个有单身经历的中国人感受最深的事。在家时,好歹父母都会给煮碗面什么的。而在美国有时不得不自嚼孤独。甚至干脆不过生日。我有一年的生日就是在联谊会朋友们的祝福中度过的。试想一下,在这北美大地,有人能记起你的生日,并为你准备蛋糕和点亮蜡烛,那种温暖能不使你感动吗?

  最近联谊会组织一次露营。地点在靠近纽约州的一个STATEPARK。第一个活动是RUBBERCRAFTING,也就是乘橡皮筏顺着WHITEWATER向下漂流。其惊险当然与漂黄河不能相比。但对我们大多数人也是第一次经验。我们穿上救生衣,拿着木制短浆,分乘四只皮筏出发。初秋的河水已略有凉意,但洒在身上仍感觉十分受用。河水不算太急,但在拐弯处或较窄的河道处,皮筏也常卡住。大伙一陈乱忙,在女士们的尖叫和乱笑中,也就过去了。布鲁斯率领他那艘船向其它船发动攻击,用浆叶击水洒向其它船,其余的人也不甘示弱,撩浆回击,打开了水仗。当顺流漂到停泊处时,人人几乎都湿透了。

  下得船来,只见前方一片平坦的草地,映衬着沿岸的树林,真有一种“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州”的感觉。这时不知谁发起,男生们竟然玩起了我们小时玩过的斗鸡。就是那种把一只腿盘起来,单腿蹦跳着去撞击对方。女生们也要求加入战斗。那就干脆打马仗吧。一个男生背一个女生,搅在一块儿,互相推拉。有的连战皆胜,有的摔下马了仍不松手,索性把另一对也拖到在地。大家叫啊,笑啊,欢乐声在蓝天白云间回荡。大家又象回到了少年的岁月,每一个人似乎都忘记了岁月的沧桑。躺在软和的草地上,任凭微风拂面,青草的香味馨入脾肺。感悟到生命是那么值得留恋和珍惜。

  夜色在不知不觉中悄悄的降下来。在露营区,男生们点起了篝火,女生们张罗着把准备好的食物铺陈开来。让人鼓舞的是还有冰冻啤酒。不知谁打开了音响,悠悠的歌声飘洒在岭头树梢,----“遥远的夜空,有一个弯弯的月亮----唔,故乡的月亮,你那弯弯的忧伤,穿透了我的胸膛”。

  布鲁斯站起来,大声说道,今晚每一个人得出一个节目,讲一段自己经历过的有最纯真感情的事情。让老孙先来好不好。大家一齐鼓掌。老孙笑着说,我们那个年代,真实的感情都是不能公开表达的。任何事都要以革命的名义。记得那是在大学下乡搞血吸虫调查,公社派来协助我们的是防疫站的一个姑娘。在文革前,女孩都兴梳大辫子。那位姑娘梳一根粗粗的大辫子,配上被太阳晒成的健康肤色,带着我们,跨沟越涧。那根大辫子飘得我们这帮大学生眼都花了。当时觉得她就代表了美。时间已过去这么多年了,可我永远忘不了那根大辫子。老孙话还没落,大家都笑倒了。说想不到老孙还有大辫子情节。

  这时梅平走出来开口说道,我也来凑凑热闹。那是一个黄昏,天极冷,我急急地朝岳麓山爱晚亭走去。约我的是我中学同学。我们考上不同的大学,虽在一个城市,平时忙见面不多。这次他约我是谈一块儿回家度寒假。我现在知道他当时想与我发展。我和那时的许多傻女孩一样,被日本电影中的冷面情人高仓健迷的晕头转向。匀不出更多的心情来体会别人的想法,但在心目中,他还是很亲近的朋友。当我赶到爱晚亭时,天开始飘下小雪。他急忙跑过来,痛惜地拉过我的被冻红的双手,包在他热乎乎的手里。见我还冷的打哆嗦,他拉开大衣把我整个包起来。在寂静落雪的黄昏里,我静静地靠在他胸口,只听见他的心跳。在那一刻我感到好像在恋爱了。恋爱中的女孩真是可爱,给一口水,就能把她们幸福的井灌满了。当恋爱的女孩走进婚姻,当她不再需要被他的大手温暖,不需要他在某个地方苦苦等待的时候,幸福反而变的生疏起来。

  人群寂静着,被梅平的故事吸引了。雷恩站起来说,我来给大家读一首诗,它也许能反映一点我的感情吧。

  假如能够回到从前,

  是否我还深情不变?

  假如能够旧事重演,

  是否我还如此眷恋?

  总在这难眠的夜晚,

  勾起我对你的思念,

  虽然早已时过境迁,

  你依然在梦中翩翩。

  从东到西的选择里,

  轻信使一切都改变,

  蹉跎了的如梦年华,

  可曾带来一丝体验。

  漂泊中流逝的岁月,

  珍藏却能保持永远,

  在这多雨的季节里,

  悄悄的你又再浮现,

  像那雨点落在眼前。

  哗,鼓掌声响起一片。发言一个接着一个。布鲁斯谈到他迄今坚持不懈的洗冷水澡,就是缘于大三时,钟情于一个外文系的女孩,为了每天邂逅早起晨读的她,故天天早起跑步,回来后洗个冷水澡以壮精神,结果成为挥之不去的习惯。莎莉告诉大家,她与大学同学因考研而天南海北,两年的时间里,两人靠鱼雁传书近二百封。等她分配去北京,两人在火车月台上忘情的拥抱。

  是啊,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故事,我们都曾年轻过,有过奋斗,有过欢乐,也有过痛苦。对生活我们也许懂得还不够多,然而对幸福的憧憬都是一样的。这些年漂泊海外,时间和地域把很多事情都改变。我们知道在这片异国的土地上垦荒,我们应付出的代价。我们都经得起失败,可是我们经不起沮丧。

  夜深了,朋友们三五成团地还在谈论着什么。整个山谷都沉睡了。月光透过红松和云杉的枝杈洒在草地上,像在草叶上镀了一层银色。篝火还在或明或暗的燃烧着,不远处传来李丽芬的歌《爱江山更爱美人》

  ----

  人生短短几个秋,

  不醉不罢休,

  东边我的美人哪,

  西边黄河流,

  来呀来个酒啊,

  不醉不罢休,

  愁情烦事别放心头

  -----

  (注:此文写于十几年前。也许有些时过境迁。但反映了出国大潮中,在美华人的故事。此文依据真实的事件。但人物和情节经过了加工。请读者诸君不要对号入座。如有错误,全由作者负责。如有不同意见,欢迎讨论。)


(Creaders.net专稿,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

更多精彩有奖征文请点击:http://www.creaders.net/events/zhengwen2018/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