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9,634,76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从鄂菜、楚菜之争说到武汉“过早
· 天朝的铁幕是怎样被撬开的
· 见识一位满口英语的毛泽东
· “文明就在几分钟”
· 中国真正的国运危机迎面而来?
· 中共建国前30年与后30年确实不能
· 昨天谈到袁隆平,今天立即被打脸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 民众对袁世凯的兴趣之大令我吃了一
 · 读到了几首痛悼追念刘晓波的诗
【识】
 · “文明就在几分钟”
 · 中共建国前30年与后30年确实不能对
 · 从美国的精神内战反思中国人的左右
 · 极权国家七种有效洗脑驭民术
 · 一位口述史专家细谈甘苦
 · 奇文共欣赏:“梁家河大学问”课题
 · 中国式社会焦虑如此严重,如何化解
 · “爱国”与“卖国”的恶性循环
 · 言论自由所面临的异化危险
 · 世上事情分三类:黑的,白的,灰的
【史】
 · 见识一位满口英语的毛泽东
 · 知青运动五十年,明天将开研讨会
 · 八一回顾:悼念惨烈朝鲜战争中的亡
 · 中外资深学者合力解答:文革是什么
 · 《机密档案中新发现的毛泽东讲话》
 · 机密档案中新发现的毛泽东讲话
 · 从与上一代的代沟,转到与下一代的
 · 史学界关于毛泽东研究的“潘杨之争
 · 于光远前妻被红军烈士军长的女儿迫
 · 余英时教授论戊戌政变失败的真正原
【事】
 · 从鄂菜、楚菜之争说到武汉“过早”
 · 又一段揭示中国法律真相的对话
 · 量化调研:网络管制最大受害者是管
 · 在红色国家做到“不要告密”有多难
 · 改变这个世界的往往是边缘人
 · 达赖喇嘛点评几代中共领袖
 · 一个幸运者来美国看病得救的经历
 · 他的目标:让人们能识别出胡说八道
 · “钱能通藤”“有钱能登象牙塔”?
 · 升级版文革已经开场,还有谁怀疑吗
【视】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拾】
 · 天朝的铁幕是怎样被撬开的
 · 中国真正的国运危机迎面而来?
 · 昨天谈到袁隆平,今天立即被打脸
 · 中国夏粮大减产?虚惊之后的探究
 · 都知道说真话难,但难的症结何在?
 · 一位经济专家探讨多变环境中的不变
 · 从贸易战到真正的战争有多远?
 · 王希哲批评阎淮《进出中组部》分量
 · 中国式合纵连横的传统战略思维此路
 · 杨奎松:《毛泽东传》作者自辩很不
存档目录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一个“红二代”讲述高层内幕正在发酵
   

  读《进出中组部》,不能只热衷于官场秘闻,看大佬密室策划,高层勾心斗角,而要看到作者的深意。书名隐含的意思是进入和离开原有的体制,进入是被动的,离开是主动的。连阎淮这样根正苗红的人都要离开,说明此体制运转出了问题


  老高按:去年夏秋之交当责任编辑,编了一本《进出中组部》(作者阎淮,明镜出版社),出版之后,各方面传来的消息都表明,此书很受重视。
  书还没发行,我对阎淮多次访谈的视频就在网络上流传。对他的访谈记不得具体多少次,印象中至少有七八次:谈他考察湖南班子;谈李锐为何信任却没重用他,最后给他这本书写序;谈他老爸和他两代人与江泽民家的交往;谈元老如何授意中组部清查三种人、放过红二代;谈如何具体考察北京、东北、山西等省第三梯队,考察对象中许多人后来成了正国级领导人;谈王震薄一波在胡耀邦下台之后召集几个“红二代”开会……每个话题他都端出了真材实料,也都闪烁着真知灼见。
  书出版发行之后,引起了更多的识者关注。像徐友渔等学者或上电视或写文章来评论推介此书;法国广播电台、《亚洲周刊》等海外媒体相继做了深度报导;我接连不断地读到对此书的评论和读后感——老天作证,出版社和我都没有任何运作,我们实在是没有精力,完全是读者和媒体的“自选动作”;更不知是谁,将此书全文制作成电子版,在微信上流传,这当然是非法、违法行为,不仅是违中国的法,也违美国的法,我就收到过至少三次,但我又能怎么办?有人读到后还特地告诉我:你是责任编辑?书里还有若干错别字!但细看其内容,并不是最后明镜的定稿发行版,所以有若干错别字并非我的责任(不过我后来在出版的书中发现漏改了一个错字:前中组部长陳野苹,有几处錯成了陳野“萍”,让我惭愧!)。我向作者阎淮“兴师问罪”:是不是你给朋友的征求意见版扩散出去啦?他断然否认,称也不知情。据我们考察追踪,至少在几个大群体中,传开了这个阎淮回忆录:清华校友,社会科学院,新华社……而且扩散到海外,辐射到哪些网友,就难以计数了!
  近20年前,在哥伦比亚大学举行的一次研讨会上,何频拉我去认识了阎淮。虽然他在美西,我在美东,但多年来有过多次交往,听他讲过许多亲自经历的轶事,例如他告诉我,他代表中组部考察北京后备干部时,为了避嫌,压低了好友薄熙成的任职方案,建议北京市委安排其当旅游局副局长;时任北京市委书记段君毅过后却告诉他:已经问了薄老(薄一波)了,薄老说熙成可以当正局长!北京市委当然听薄老的,不会听他的;阎淮在研讨会上讲述过当时他到河北正定县破格考察习近平的经过;我在担任《新史记》双月刊的总编时,还发表了阎淮回忆他文革中在清华经历的三万字长文……
  当阎淮去年夏天将回忆录书稿交给明镜出版社时,老板何频和我心知肚明,这本书注定是“赚不了钱赚吆喝”。在眼下海外中文图书市场塌方崩溃的情况之下,何频没看书稿就拍板出版(估计至今他也没时间看全书),第一是基于多年与作者相交的朋友情谊,第二是基于多年听作者聊天、对他知悉中共体制内情的信任。这么有价值的书,亏本也要出!
  书出版之后的情况,印证了我们的估计:引起的反响正在一波波地扩散,居然还被称作了“阎淮现象”!下面发表一篇张比的文章《试论“阎淮现象”》以证吾言非虚。
  推出一本书,居然成了“现象”,我作为责任编辑,自然感到高兴。但我很明白,这不是我本人有多少本事,而是因为海内外人士都关注中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盼望了解决策内幕。阎淮的书,不煽情,不夸张,不发挥,实实在在地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实在难得!
  阎淮虽然七十有三,但脑袋瓜极好使,肚子里的“猛料”太多。我曾对阎淮说过:我还要对你至少访谈十次。两周前,我对他重提去年答应过我的一个选题,希望他讲讲“太子党”当高官秘书的情况和你的分析。对这个话题,他书中并未涉及,但他几乎不用准备就可以如数家珍(中组部出来的么!),这是一个大面积的现象,像习近平当过耿飚的秘书,阎淮本人当过煤炭部副部长的秘书,孔丹当过国务委员、国家经委主任张劲夫的秘书,陈云的几任秘书是许永跃(国防科工委纪委书记许鸣真的儿子,后来自己当上国安部长)、朱佳木(他是中共元老、差点杀了刘志丹、习仲勋的那个朱理治的儿子)……不过阎淮因为马上要回国,行前来不及做节目,告诉我说,等他回到美国了,一定和我好好讲讲包括这个话题在内的所有我关心的话题!
  我等着。也敬告各位感兴趣的网友,等着。


  试论“阎淮现象”

  张比,《华夏文摘》

https://botanwang.com/sites/default/files/styles/632_n/public/field/image/xjiansdg_0.jpg?itok=RIdGimWc


  阎淮著《进出中组部——一个红二代理想主义者的另类人生》(明镜出版社)的出版,使许多读者耳目一新,并引起了热议。
  阎淮出身于革命干部家庭,早年先后毕业于北京101中学和清华大学,文革中参加过保守派红卫兵,毕业后当过工厂副厂长,煤炭部副部长秘书,中组部青干局干部,康华公司高管,1989年政治风波后出走,短期参加民运后,成为政治学者。一个根正苗红的“红二代”,不去接革命的班,也不去经商发财,却深刻反思了中共建政的得失和自己几十年的人生曲折,除发表了大量政论文章和学术论著外,又推出了这部“另类”的人生回忆,实在是一种少有的特殊现象。笔者作为阎淮的中学和大学校友,多年来一直关注着他的行走轨迹和思想变化,阅读他的近作后,将他近年来的表现和在海内外的影响,称作“阎淮现象”,并对此略加评论。

  一、什么是“阎淮现象”

  “阎淮现象”,表面上看,是一位红二代,前“吏部主事”,披露了中共考察、选拔、任命干部的内幕,顺便涉及了中共高层如陈云、薄一波、江泽民等以及他们子女的不为人知的诸多轶事,引起了读者的广泛兴趣。而他的中学、大学校友们,又看到了他与多数红二代不同的“另类”表现,以为是一种特殊现象。
  但是,这都只是看到了表层。要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需要看他与众多红二代的不同的表现,分析他的思想与行为特质。
  老一代革命者的子女,除少数出生于上个世纪20、30年代外,多数出生在40、50年代。他们的表现,也多数从文革开始,活跃于文革后。就其职业和最终追求来看,可大致分类如下:
  专心科研型:如彭士禄(彭湃之子)、聂力(聂荣臻之女)、杨为民(北航教授、杨秀峰之子)、顾逸东(中科院士、顾准之子)
  文学艺术型:如谢飞(电影导演,谢觉哉之子)、张郎郎(画家,张仃之子)、贺捷生(贺龙之女)
  从军接班型:如贺鹏飞(贺龙之子)、粟戎生(粟裕之子)、许延滨(许光达之子)
  出国谋生型:如宋彬彬(宋任穷之女)、林梅梅(林枫之女)
  经商致富型(体制内):如孔丹(孔原之子)、王军(王震之子)
  从政接班(安全型):如俞正声(黄敬之子)、李铁映(李维汉之子)、刘延东(刘瑞龙之女)
  从政接班(野心或贪腐型):如薄熙来(薄一波之子)、郑光迪(周恩来秘书杨刚之女)
  受牵连失意型:如林彪女儿、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子女
  民主自由派:如胡德平、胡德华(胡耀邦之子)、陆德(陆定一之子)
  由于未做大数据统计,无法得出以上各种类型占的比例。但显然,最后一种类型所占比例是很低的。
  阎淮自然可归入此种类型,但他又与里面的多数人不同,一是他曾经在文革中与孔丹一流表现类似,都是保守派红卫兵,而文革后十几年又从政且比较顺利,用江核心的话来说,就是党对得起他。如果他不离开中组部,应该还有上升的空间;如果他在康华公司不走的话,也可进入经商致富型。
  但是他却在政治风波后愤然出走,又在此后成为海外政治学者,对中国的革命历史和现行体制进行了多方位的观察和深刻的反思,发表了有影响力的论著,可见,他的特征是幡然觉悟,彻底反思。
  由此,可以说:“阎淮现象”,就是一种被原有体制培养并在原有体制下受益的“红二代”,脱离原有体制并进行深刻反思,而向人类普世价值回归的思想文化现象。

  二、为什么会出现“阎淮现象”

  “阎淮现象”是一个小概率事件,虽有一定偶然性,但也有其必然性。试从内因和外因两方面分析。
  先看内因。
  阎淮虽然出生在干部家庭,但其父母均为知识分子出身的业务干部,并非没有文化的大老粗。在这样的家庭里,他从小就爱学习,爱读书。他天性善良,同情弱小。在中学里,他并未与干部子弟拉帮结伙,而是接近知识分子家庭和其他“出身不好”的同学。如他的同班同学徐朔经,父亲为主张建立中国劳动党的清华教授徐璋本,在受到歧视不允许上大学,到房产队工作后,阎十分同情,并去看望他。这在101中学是很少见的。记得阎淮上了大学后,还在星期天回中学去掏粪,打扫厕所,虽然是在“学雷锋”,但其热爱劳动、接近平民的精神也可见一斑。文革中,他保工作组,但并未狠整反工作组的同学;清华红卫兵掌权期间,他参加抄家,但又暗中保护了中学同学郭某的家人。工宣队进校后,他刚直敢言,不阿谀奉承,所以被分配到西北环境艰苦地区。在煤炭部和中组部工作期间,他也是善于独立思考,敢于顶撞领导的“刺头”。此外,他在文革后期及出国以后,读了大量古今名著和现代政治理论书籍,形成现代知识分子的知识结构。所以,从人性特质和知识储备来看,他在晚年大胆披露内幕,反思体制,就具有了内在的动力和能力。
  再谈外因。
  阎淮就读的中学,虽然曾经是一所干部子弟学校,但在他读书期间,已经有大量清华、北大等高校和科学院的知识分子子女及附近的平民子女入学,在和他们的接触中,阎淮的平民意识在进一步增强。101中学的校长老师,也不是那种“突出政治”,不学无术的党棍,而多是知识渊博,性情温和的教育工作者。这种环境无疑对度过高中生活的阎淮有正面的影响。在清华大学,虽然老清华的传统已经保留不多,但学习理工科的阎淮,也逐步形成以逻辑思维为特征的科学思维方式。文革后期,由狂热归于冷静,阎淮开始初步的反思。
  步入政坛以后,虽然背后有陈云通过陈元对他一定程度的遥控,但胡赵时期的相对开明的政治,李锐等“两头真”的老一代革命知识分子的真诚与睿智,无疑也感染和影响了阎淮。
  促使阎淮毅然出走的直接原因还是1989年的那场政治风波。他身在现场,亲眼见到的血淋淋的现实,使得他惊讶,愤怒,绝望,失去了对原有体制的幻想。
  出国以后,由于各种机遇,他进入美国、新加坡等地的政治研究机构,得以阅读更多的资料,接触到严家褀、刘宾雁等流亡人士和杜维明、余英时、胡志强、马英九等海外学人,方得以打通中西界限,融合最新研究成果,开阔国际眼界,并彻底放弃原有被灌输的革命与专政理念,回归普世价值。
  阎淮曾对笔者说,60年来,前30年是“吸毒”,后30年是“排毒”。从他的经历看,如果没有外部条件的改变,排出原有毒素,吸入新鲜营养,就很难做到。但是,没有本身的自觉,吸毒成瘾,病入膏肓,也不可能有脱胎换骨的自我改造。这就是“阎淮现象”出现的内部和外部原因。

  三、“阎淮现象”的启示

  1,读《进出中组部》,不能只热衷于官场秘闻,看大佬的密室策划,高层的勾心斗角,而要看到作者的深意。进出中组部的书名,隐含的意思是进入和离开原有的体制,进入是被动的,离开是主动的。连阎淮这样根正苗红的人都要离开,说明此体制的运转已经出了问题,越来越多的人对前景失去信心。所以,才有了罗宇的告别总参和阎淮的脱离中组部。当然,还有许多人不愿离开,要继续在里面捞好处,逞英雄,但总有明智和有良知的人会与之决裂。因此,对体制内的人,对红二代不能同等视之,一概认为是维护既得利益的顽固派。相信会有更多的人觉醒,更多的阎淮出现。
  2,“阎淮”现象已经在海内外,在他的中学、大学校友中产生了影响。但是,和他曾经关系密切的一些中学校友并不认同他。他的大学校友中,情况各有不同。原清华大学红卫兵,曾经在1966年“红八月”中大显身手的“将军”好汉们,有的顽固坚持原有观点,有的虽有一些反思但沉默不语。而原造反派(分裂为两派)中的一些知名人物,少数仍然沉迷在文革“大民主”的美好回忆中,对领袖和“旗手”情意缠绵。还有的校友派性未消,以“一贯正确”自居,把很大精力用于揭露对方的残暴,而对自己一方的错误和自己思想上的失误缺乏反思。作为原保守派红卫兵干将的阎淮,尚且能够解剖自己,深刻反思和忏悔,给我们做出了很好的榜样,为何我们不能呢?上帝都允许年轻人犯错误。犯了错误没有什么可怕,关键是要承认和改正,而不是继续“试错”。经历了文革的清华校友们,应当向阎淮学习,消除派性,增进团结,共同为总结文革的教训,走出专制主义思想的阴影,继续做出努力。
  3,“阎淮现象”的出现,阎淮思考和阐述的新的政治理念,无疑会给我们带来许多启发。他认真学习和思考,反思旧体制之弊病,展望新时代的到来,显示了一位自由知识分子的责任和担当。当然,他的阐述,也只是一家之言,可以讨论。但他对祖国对民族的拳拳之心跃然纸上,令人感动。目前,清华校友和众多的海内外朋友们,关心中华民族命运的正直的知识分子们,要沉下心来,广泛吸收人类文明的宝贵财富,加强团结合作,继续探讨政治体制改革之路。我们的努力和付出,不会是白费的。


  高看(每日一图,与文无关。2018年元月图片主题:阅读)

01DC1.JPG

  在位于首都华盛顿的美国国会图书馆中,许多读者包括小读者,在其中的杰斐逊捐书展厅看得入迷。

  近期及相关文章:

  蒋经国忌辰30年,如何评价其功过  
  
文革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却造成更大问题  
  
今天对文革的认知还有哪些重大误区  
  
盘点美国2017年的十场文化激战  
  
您是多大年龄时走进文革的?  
  对文革那段历史,您的个人记忆如何?  
  
十九大前夕重新审思中共官员提拔制度  
  
人才不错,体系太烂:一位伯乐的反思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