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9,165,92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戊戌变法双甲子祭
· 胡乔木眼中的毛泽东,我们眼中的
· 春节为何年味变淡?请听业余和专
· 这个狗年不一般:又是一个戊戌年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
· “锐实力”之争对海外华人有什么
· 一位海外教授给学生开列的文革书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 民众对袁世凯的兴趣之大令我吃了一
 · 读到了几首痛悼追念刘晓波的诗
 · 为什么历史再怎么写都很难不是假的
 · 老友长信详细介绍家乡武汉一年巨变
【识】
 · 春节为何年味变淡?请听业余和专家
 · “锐实力”之争对海外华人有什么影
 · 60项改革承诺兑现,就接近威权社会
 · 欢迎软实力竞争,抵制锐实力威胁
 · 专制者+数位科技=万年铁桶江山?
 · 独立学者、窃国大盗和“公道自在人
 · 警惕法西斯:这应该列为人类永恒的
 · 非逻辑的逻辑课,反价值的价值观
 · 一个“红二代”讲述高层内幕正在发
 · 文革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却造成更
【史】
 · 戊戌变法双甲子祭
 · 这个狗年不一般:又是一个戊戌年
 · 毛泽东是否打算搞“家天下”?
 · 文革大规模暴行能怪到毛泽东头上吗
 · 文革的序幕是从历史学界拉开的
 · 中共修改历史教科书试图改变文革定
 · 全面探讨邓小平帝国的功罪得失
 · 只要当权者不犯大错,谁颠覆也没用
 · 您是多大年龄时走进文革的?
 · 国家崛起有可能变成独裁者冒险的本
【事】
 · 拥护可以反对的政权,反对只准拥护
 · 一封检举信使七千人大会从牛年开到
 · 蒋经国忌辰30年,如何评价其功过
 · 这对兄妹为何名列“德国十大伟人”
 · 推荐2017年我看过的一些图书和电影
 · 盘点美国2017年的十场文化激战
 · 人在什么情况下会对邻居大动杀机
 · 北京主政者乱折腾背后的逻辑更值得
 · 中国“后真相”时刻的“罗生门”
 · 旁观者清:外国人看中国言论审查制
【视】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 翻阅地球古老的地质史页(组图)
 · 造访一座名不见经传的首都(组图)
 · 克罗地亚更多美景不容错过(组图)
【拾】
 · 胡乔木眼中的毛泽东,我们眼中的胡
 · 一位海外教授给学生开列的文革书目
 · 从当今“阴题”说到八十年前的素质
 · 毛泽东与林彪的“太子之争”
 · 在思维方式上可千万别“返老还童”
 · 一位独立学者眼中的袁世凯一生
 · 不能把这世界让给你鄙视的人——二
 · 文革的序幕是从历史学界拉开的
 · 中国读懂世界很难,那就先来读基辛
 · 有的革命是逼出来,有的革命是造出
存档目录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非逻辑的逻辑课,反价值的价值观
   

  修改对于文革的认知,其背后的逻辑是相当一贯的,乃过去二十多年来逐渐弥漫的主流价值观。这种价值观在某种意义上讲,甚至是反价值的,因为它似乎强调:一切是非对错都是“平等”的,没有绝对的错误,有的只是绝对的生死胜负,活下来就对


  老高按:人在短途旅行之中,编稿写稿难免有所不便。但我还是注意到,在我的博客上,最近颇有一些读者诲人不倦,乐意给我补逻辑课。
  有位朋友非常热情地说:“你作为一个‘文科生’补习点‘逻辑学’好不好?”
  当然好!我听到这样的劝告总是很高兴:自己有了受教的机会么。但是往往随后就是失望:诲人不倦者的逻辑就一定能及格吗?未必。例如这位朋友,愤怒抨击我对文革的否定,指斥我“在事实面前胡说八道,还有羞耻吗”:
  5.16通知明确指出:文革就是整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解决走资派和广大群众的矛盾)。可是文革一开始全国大抓“反动学生”,接着八旗子弟“红恐队”抄家,鼓吹“血统论”,矛头指向“黑五类子女”,挑动武斗,接着整知识分子,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五类分子)”,所有这些都是“反文革”的现象,所有这些都有高层的“政治背景”(陈楚三谈话)。现在所说的“文革后遗症”,实际上就是这些“反文革”现象的后遗症。中国有没有走资派?看看现在的中国,封建、官僚、权贵资本主义全面复辟,整个一个盗国集团控制的国家。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全面世袭的封建王朝,比皇帝还皇帝吧!
  这段话的逻辑,让我糊涂。
  这位读者举了很多例子来说明文革中的坏事,是反文革的人干的;当今则是“权贵资本主义全面复辟”“封建王朝,比皇帝还皇帝”,说明中国真有走资派。这些事实和观点就算正确,能不能将之作为论据,从逻辑上推论毛泽东当年的路线就是正确、发动文革就是好呢?如果此人真的学过逻辑,就知道,不能。
  因为,仅从逻辑上看,就完全有可能是下面这种情况:
  毛泽东和文革派也干了坏事——干了另外的坏事,甚至是更多更大的坏事;他们的统治同样也是封建王朝,甚至是更专制、更落后的封建王朝。
  恰恰这种可能,就是半个世纪之前的史实。
  有人对毛泽东犯下的罪行,要么一概斥之为抹黑、妖魔化,甚至坚决认为饿死数千万人的饥荒是造谣,粮食不足是世界性现象,“大家都有节制吃个七分饱是最有利于健康的”,甚至还说“中国对毛时代的反思,是否要多总结一下部分民众的无节制”;要么千方百计地证明,罪行都是毛的战友干的、部下干的、政敌干的,毛则独善其身,他对这些罪行一无所知。
  有网友说文科生不如理科生有逻辑。这个说法是有道理的,但是看他们的观点,我只能同意这样的见解:逻辑分为两种,一种是世界通行的逻辑,一种是“中国逻辑”。
  下面我推荐的一篇文章,也正好谈了逻辑。
  

  艰辛探索的价值观

  梁文道,《苹果日报》

  最近几年,很多朋友一直争论文革是不是真的要回朝了。终于,这个争论总算可以告一段落了,因为文革十年已经干脆被改了名字,最新的叫法叫做“艰辛探索的十年”。这两天网上便有人拿“艰辛探索”这四个字做文章开玩笑,算是苦中作乐。但说到底,笑完之后,难免还是要面对沉重的现实。现实的一种,就是现今意识形态所营造的环境底下,年轻人的价值观。
  教育部组织编写的最新八年级中国历史教科书(简称“部编本”),不止把老版本的“文化大革命的十年”那一章的章节名称,改成了“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它的内容也有不少删减和变化。(香港)有线电视的中国新闻组为此街访了几个广州的中学生。其中一个女孩子笑对镜头:“我觉得挺好的呀,因为你看,它即使是错误的一个发动,最终我们中国不也是走向一个好的道路吗?”“如果不去强调他是个错误的话,就可以让历史更完美一些吧”;“没有说绝对的错误吧,反正老师支持我们说,毛主席是带领我们新中国发展一个很大的工程”。
  另外一个男孩子则比较严肃,他认为:“在当时的做法来看可能是正确的,但是当我们现代人看过去时,可能是一个不太正确的做法”;“但是我觉得,这个事实,既然经过了就必然有它经过的意义”、“所以历史书改版的话,我们新的八年级同学就按照新的历史书学就好了”。
  这种逻辑当然是荒谬的,大家立刻就可以据此做出很多违反今天中国“主流价值观”的推理。比如说:“美国当年的黑奴体系看来可能是正确的,但是我们现代人看过去时,就觉得那不是一个太正确的做法。但这到底是个事实,既然经过了,就必然有它经过的意义”。“如果不去强调南京大屠杀是有错误的话,就可以让历史更完美一些吧”。“纳粹的种族灭绝即使是一个错误的发动,最终德国不也是走向一个好的道路吗”。我们甚至还可以拉近点讲,习近平立志打击的广泛贪腐,和薄熙来他们的“反党集团”岂不也是历史事实的一部分;既然经过了,肯定也有一定意义,大可以全都当成是种艰辛探索的内容。
  不过我们也都晓得,用这样的方法来指出这些推理的荒谬,其实是没有太大意义的。不是有人这样说过吗?世界的逻辑有两种,一种是其他人的逻辑,另一种是中国式的逻辑。在谈到自己历史上的污点和问题的时候,我们不妨遮丑,把它们叫做“艰辛探索”;但是其他人历史上的错误,尤其是对中国人犯下的错误,就绝对不能够被修改成更完美的历史。如果只是讽刺,那也就罢了。但是我觉得千万别把这种所谓的“中国式逻辑”当真,那两个年轻人,乃至于绝大部分的中国人都不是笨蛋。他们不会看不到这么鲜明的矛盾。如果有一天,不知道为了什么和历史相关的争论,又需要一批年轻人出来上街示威,抵制日货,罢看韩剧,或者抗议你所能想像的任何国家,我是不会意外又在镜头里看见那两位年轻人的。这不是自相矛盾,也不是他们不懂逻辑,更不是头脑被灌了浆糊;不,这只是为了最简单最基本的需要。
  一个大陆中学生,对着香港来的媒体,要发表自己对于中国教育部所干事情的意见,而且那还是个有点敏感的事情,你认为他应该怎么说呢?是要他批评政府修改历史吗?是期望他能够更直接坦白地说出自己的不满吗(如果有任何不满的话)?如果他真的给了让我们外面观众满意的答案,之后回到学校,会不会有什么后果呢?地方上又会不会有些“有关部门”去他们家里面做工作,替他们家人惹上麻烦呢?相反的,给出最符合“主流价值观”的答案,顶多就是一直遭到部分人的讪笑而已,不会出什么大问题。更何况这两个学生都还非常精明地在自己的答案里抬出了一些权威来当挡箭牌。女生用的是老师,她说“反正老师支持我们说,毛主席是带领我们新中国发展一个很大的工程”;男生则祭出了教科书:“所以历史书改版的话,我们新的八年级同学就按照新的历史书学就好了”。反正是老师说的,反正教科书就是这样改的了,我们还有什么好补充的呢?
  在我看来,这才是广被引述的这个采访里面最值得注意的问题。那就是认命,是对现实的完全肯定乃至于投降,是对权力以及赢家的绝对服从。假如那两位年轻人所说的每一句都是真心话,那么他们所接受的教育就可以说得上是十分完整了,与这次被修改的历史教科书里面所传达的价值观完全一致。请看最新部编本教科书,里面对于文革的总结是:“人世间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业,世界历史总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过程中前进的”,再接下去,就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取得了巨大成就云云。于是文革就变成后来发展的前提,正好应了“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的主张。换句话说,凡是存在,必皆合理。凡是历史上出现过的错误,都可以用日后的成就去回头肯定。
  这种想法,其实我们香港人一点都不陌生,过去这么多年,每次遇到和“六四”有关的争议,不也有很多人告诉我们,要不是当年政府果断,今天的中国又怎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呢?每当有人批评中国共产党几十年前犯下的种种大错,不也总是有人反驳,说今天的中国是全靠共产党才能变得这么有钱吗?现在修改对于文革的认知,其背后的逻辑和上述这些说法是相当一贯的,乃过去二十多年来逐渐弥漫的主流价值观。这种价值观在某个意义上讲,甚至是反价值的,因为它似乎要强调:一切的是非对错,都是平等的,根本没有绝对的错误,有的只是绝对的生死胜负,活下来就是对的,胜出了就是对的。两个中学生能够如此灵活运用这种“价值观”,恰好说明这次教科书的修改,在整个教育之中只不过是水到渠成而已。
  反过来想,假如那两个学生口是心非,说的并不是真话,其实一样也还是证明了现在这套“价值观”的威力。因为它还是一种意识形态,得到制度环境的强力支撑。我能同情地想像,在它的笼罩底下,你心里面怎么想,这并不是问题,重要的是让别人看到的你是怎么想的。因为生存,以及生存得好,要比任何其他事情重要。所以即便你再讨厌教科书修改历史,为了生存,你也不能够公开异议(更别说是对着境外媒体公开)。就好比有些人,口里爱国爱得比谁都猛烈,偏偏又要搬离自己认为全世界最好的这个国家,移民到那些亡我之心不死、总是带着偏见来歧视我们中国的西方世界。再说一次,这并不是言行矛盾;却是基于生存考虑的一致逻辑,乃“主流价值观”的另一种体现。他们移民当然是为了生存,他们过去曾在公开场合表达自己的爱国,同样也是为了生存。比起一本教科书上的一个章节,这种环境才是学生们的真正老师;比起不断背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条目,这才是真正的德育教室。


  高看(每日一图,与文无关。2018年元月图片主题:阅读)

06Boston.JPG

  一年一度的美国亚洲学会年会,同时也就是出版有关亚洲选题的全球出版机构共同举办的书展。各家出版社八仙过海,各擅胜场,吸引专家学者们的眼球。


  近期文章:

  文革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却造成更大问题  
  
中共修改历史教科书试图改变文革定性  
  
今天对文革的认知还有哪些重大误区  
  
您是多大年龄时走进文革的?  
  
对文革那段历史,您的个人记忆如何?  
  
人在什么情况下会对邻居大动杀机  
  
大众是否真能做到自主掌控选择信息  
  
上海女学者对文革动因提出独创新说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