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10,274,22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德国人为何拥戴了希特勒
· 沙拉的故事
· 纽约街头流浪者
· 他手中的照相机
· 郭永怀的女儿
· 香港这事儿……(4)
· 朱元璋时代是人间炼狱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协
分类目录
【小说】
 · 面子
 · 哭的孩子有奶吃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四)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三)
【随感杂谈】
 · 纽约街头流浪者
 · 香港这事儿……(4)
 · 请接受现实
 · 川普该被弹劾下台吗?
 · 推销员
 · 下届美国总统大选
 · 北京的穷人小吃
 · “反送中”让中共得益
 · 川普和习近平的目标
 · 川普这个“完人”
【摘编文章】
 · 德国人为何拥戴了希特勒
 · 沙拉的故事
 · 他手中的照相机
 · 郭永怀的女儿
 · 朱元璋时代是人间炼狱
 · 流沙河走了
 · 有关人类寿命
 · 美国的移民问题
 · 束缚思想是人类的死敌
 · 失落的阶级
【旅游】
 · 糟糕天气的旅游
 · 马蹄湾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纪实】
 · 进了急诊室
 · 欺诈之都(下)
 · 欺诈之都(上)
 · 是诸葛亮也没用
 · Liz是个小狮子狗
 · 罗将军
 · 农场轶事
 ·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变迁
 · 母亲在“文革”之初
 · 针对华人的盗贼
【散文】
 · “两害相权取其轻”
 · 最后的告别
 · 渐渐远去
 · 多想相聚在梦中
 · 我不懂养狗之道
 · 我是个普通人
 · 老北京有特色的景儿
 · 自斟自酌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转贴文章】
 · ZT: 在反右的日子里
 · ZT: 为什么共产党统治能在中国成功
 · ZT: 对话唐德刚
 · ZT: 有关弹劾调查:在Lev Parnas和
 · ZT:川普与中国的空洞协议
 · ZT: 与朱利安尼有联系的两名男子因
 · ZT:麦康奈尔重申,他“别无选择”
 · ZT: 聂元梓印象
 · ZT:张爱玲之死
 · ZT:如果我死(外一篇)
【随手一拍】
 · 下羚羊谷
 · 等待
 · 向着太阳唱起歌
 · 小海湾里的鲱鱼群
 · “丑小鸭”
 · 珊瑚虫和海葵
 · 海湾边的白鹭
 · 野果子
 · 梦幻
 · 山茱萸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欺诈之都(下)
   

欺诈之都(下)

 

  在12月初的某天,我正在颐和园外边很清静的街道上散步兼散心,忽然一辆四轮驱动的武警军车停在我身旁。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小战士摇下车窗朝我直喊“大爷,大爷”。我还以为他们是迷路了,要我给指个道,过去一问才知道是想和我做买卖。

  坐副驾驶座的小战士应该是北方口音(不是东北口音),他开门见山,说他们是北京的武警战士,今年该复员退伍了。但他们还想再当两年兵,趁还能在北京这段时间找找路子,在北京找个能挣钱的活;那时候再退伍。要不然现在退伍就得回老家,除了出来当农民工,也就是在家里的乡镇企业干点活,或者干脆种地。如果想要留在武警部队超期就得给当官的送点礼。他们来自农村当然是没有什么钱。现在偷偷的把军营里的一些军皮鞋拿出来,就是想找个北京人帮忙换些钱,然后买些高级香烟。

  说着他从脚下拿出个盒子,从里面掏出双高腰皮鞋。鞋子黑色,我还真不知道武警战士冬天穿的皮鞋是什么颜色。那鞋子里衬着皮毛,大概是狗毛或羊毛的吧?小战士说,估计这样的皮鞋的市价也该在两百块。他们现在有几十双,都在后箱盖里。“我们就想要点高级香烟,卖了鞋的钱送些烟也差不多。大爷,您帮帮我们吧。”

  我当时心说了这种事情咱不能管。有关部队腐败,干什么事情都得送礼,各种军阶的职务“明码标价”这些事情我早就知道的。我的一位朋友的儿子在东北部队里,是正营级。如果想升到副团级,那就得送30万人民币“拜门烧香”。副团级到正团级那就得50万人民币。我敢说,部队的腐败比地方上更甚。甭管这武警战士到底是不是伪装的,我相信他们说的肯定是实情。但是,眼前这两个小战士我不能帮他们卖鞋。首先我没这能力,出国小30年,我哪儿找各种“关系”兜售他们的鞋子?第二,我也没勇气揽这种事儿。这被抓住是要上军事法庭的。第三,我仍然不能断定他们是不是欺诈者。我转过去现看了看车牌子。WJ31—XXXXX,还真是北京武警部队的车牌,四轮驱动越野车子也是武警部队车的颜色。但我仍不能断定他们是否是真的武警士兵。

  我趴在副驾驶座上很恳切地说自己不能帮忙的理由。虽然是这样,我还是绝对地同情他们这两位小战士。我知道部队腐败的事情不会比两位小战士少;知道部队里想办屁大的事都得送礼。可我真的帮不了忙。我请他们再去找找肯帮忙的北京市民。

  这两小战士就是不肯放我走,他们苦苦哀求。他们说可以把所有的鞋子都放在我住的地方。然后他们带着我去商场买中华烟。中华烟?高级的要1千人民币一条,好的得5百。我盘算着,就算他们有30双鞋,每双卖1百块,也仅仅买6条一般的中华牌香烟。“你们想要买几条中华烟?”我试探着问。“我俩一人各两条。我们知道,两千多块大爷您肯定拿得出来。那些鞋子绝对比这几条烟卖的钱多。”小战士答。

  看来他们还真是仔细盘算过的。“不行,我实在帮不了你们的忙。”我十分坚定的说,并从身上摸出50元人民币。“这算我捐给你俩的一点钱。一点心意吧。”

  “大爷,大爷!我们不能要你的钱。求你帮帮我们。”

  我把钱硬塞到坐副驾驶座的小战士手里,头也不回的就走。走出好远,看见那辆武警车启动开走了。事后我在微信里和北京的好友谈及此事。他也说不能断定这两个小伙子到底是武警战士还是欺诈者。“但甭管这两人是不是欺诈者,这事情本身说明了中国大陆令人沮丧的严酷现实。”朋友无奈地写道。

  事情刚刚过去一个星期。大概在12月中吧,我又遇上两名“武警战士”倒卖“军皮鞋”的。我仍是在颐和园附近的清静街道上散步是越到的,又是“大爷,大爷”。这回当然是另外两个穿武警制服的小伙子,东北口音,开的辽宁牌子的车,显然不是军车。我一看就怀疑他们是欺诈者。很冷淡地摆摆手。他们也就开车走了。我回到家出于好奇在网上查找有关资料,现摘录如下:

 

 

  哈报网讯:近日,安和街派出所的副所长李培杰在和片内居民聊天时听见件新鲜事:有三个“武警”每天在附近街上处理军鞋。“武警”在街上卖鞋?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很快冒充武警出售劣质鞋的几个辽宁人就落入了法网。

  以崔某为首的3个辽宁人注意到,很多哈市消费者都认为军用产品的质量过硬,对军警人员也普遍有信任感,于是几人一合计决定“着装卖军鞋”。他们在老家设法弄到了武警制服,又在小厂批发了一批军鞋款式的夹鞋。几人来到哈市后雇了一台松花江微型车,开始身着武警制服自称“武警某部战士,给部队处理剩余物资”,每天在安字片和学府路等繁华地段“忽悠”不知情的消费者。由于鞋子质量不过硬,穿两三天就会开胶,更怕被人识破身份,3人总是打一枪换个地方,可是还是只卖了4天就被安和街派出所的民警当场拿下。

  --稿件来自《新晚报》

 

警惕!三原街头开辽宁牌照车辆穿军装卖军鞋的骗子

 

  网友爆料:“一辆长城哈佛H6,车牌辽K9528F,几个穿迷彩服的假军人在大庆路卖鞋。”到了下午5:30左右,另一网友再次爆料:“三原的朋友们注意啦!本人早上在城隍庙发名片时,遇到三个穿迷彩服的外地小伙,开一辆黑色的车牌为辽K9528F的长城汽车,卖皮鞋,专找老年人,希望大家提高警惕,尤其老年人!避免上当受骗!”两位网友还附上了当时偷拍的照片。

  据网友说,车上下来的一名穿迷彩服的30多岁的男子,见了路过的老人就介绍说自己是军人,跟两个战友从部队内部带出一批军用皮鞋,质量绝对没问题,想便宜处理掉。男子还说部队的军用皮鞋质量优良,标价要上千元一双,由于是自己弄出来的,一双只要200块钱。

  根据国家《军服管理条例》的规定,买卖现役军服军鞋等军用品,是非法行为。而且类似这样的骗局,早就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全国各地都有这些骗子的踪迹,车牌大多数都是辽宁的。据相关报道称,这类号称军用品的物品成本极低,骗子贩卖可轻松获取暴利。

 

…………………………………………………………

  网上还有很多有关诈骗者冒充武警卖军鞋的事情;这里就不挨个说了。反正全国各地都有这种情况,而且大部分是辽宁某地出来的。

  又过了两天,咱又遇上“武警战士倒卖军鞋”。他们东北口音,开的辽宁牌子的车,朝我低声吆喝,我摇了摇头:“你们是不是该换种方式‘挣钱’呀?现在网上有关冒充‘武警’的人倒卖军皮鞋的新闻很多条呀。”那二位相视一笑,又朝我摆摆手,开车扬长而去。

  叫我没想到的是,过了几天我再次遇到几乎一模一样的“武警”倒卖“军皮鞋”,并且开着辽宁牌子的车,当然,是不同的人。这回我都笑起来,当时说“真没想到,我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遇到四次‘武警’卖军皮鞋”。望着这开着辽宁牌子的车的“武警”远去,我叹口气。看来辽宁某地想欺诈的人还真不少,全国各地流窜;我居然碰上至少三次(第一次遇到的真不忍心认定他们就是诈骗者)。事情已经达到了轰动的效应了,这些诈骗者居然还明目张胆在京城里转。这说明什么呢?首先,确实有人上当;第二,各地,特别是北京公安部门对这种事情视而不见,起码是抓捕消极。

  是呀,你在中国大陆只要不反共,几乎干什么都可以(当然,少不得贿赂政府各级有关部门的官员)。诈骗这活儿,中共上上下下的官员们应该是天天都干。说起街头辽宁来的冒充“武警”的欺诈者,他们仅仅是小巫,中共的各种诈骗行为与之相比是大巫。中共大大小小的官员在台上侃侃而谈的时候,他们心里其实知道自己谎话连篇;他们也知道作为听众的老百姓知道他们在说谎;可是,他们还是在大言不惭的骗人。在中共官员们冠冕堂皇不着边际的唱高调的背后是什么呢?就是各种各样的罪恶。在贪腐像污染空气一样让你无法摆脱的环境中,太多太多的人麻木不仁,甚至认为自己“没本事”成为一个鱼肉乡里的小官吏。难道这些官员不是诈骗犯吗?至少客观上他们实实在在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欺诈。由于中共官员们“理所当然”的欺诈,百姓们中的一些人们也觉得自己在可行的条件下应该去欺诈。想到此,心中怎能不沮丧?

  那天我路遇一外地口音妇女(50岁左右),说是饿坏了,希望我能给两块钱,想买个馒头吃。她的衣着臃肿,一脸的可怜相。我说“你跟着我,不远地方有个小超市,我去给你买馒头”。可她不跟着我,继续向来往的人乞讨。我不远处站着叹口气,又走回去给了她两块钱。“你现在就可以去买个馒头了。你跟我去买馒头吧。”我说道。而她则低头不语。我心里能不明白吗?她就是乞讨要钱,尽可能的多要钱。并非真的“饿坏了”。

  在我每天去买菜的路口,那里是颐东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大门附近。有段时间总有个年轻人在收购名贵中药(特别是补品)和各种好酒。我有时路过和他攀谈几句。其实我是知道他是倒卖倒卖的;也就是将很多人家(特别是干部家庭)中政府机关送的,或下级官员“孝敬”上级的中药和好酒低价收购,然后再到外地高价售出。我问他是否知道,这些中药和好酒很多都是假货?他笑而不答。我再多问几句,他就心照不宣地朝我挤挤眼。我不但在北京街头别的地方看到专门收购名贵中药和好酒的人,甚至还看见些临街的门脸儿上贴着“专门收购名贵中药和好酒”的招牌。

  我岳母家新安装了一个固定电话座机。她年纪大了,打手机经常出错,还是打固定电话吧。可是,自从安装上固话后,我几乎每天都收到欺诈电话,有时一天接好几个。很多内容都是这样的意思:你的固定电话将在X小时内停止通话,请拨打XX电话咨询。朋友们说这就是欺诈电话。至于怎么个欺诈法我还真不清楚。但我想,不是为了诈骗,对方是不会没完没了拨打的。

  我在北京买了新手机,那上面有支付宝功能。我因为有银行卡,就联在了手机上。我在手机上马上就可以用支付宝了。还没等我高兴,北京的好友知道后千叮咛万嘱咐:支付宝使用起来方便至极。但利用支付宝进行欺诈的人也多得像苍蝇一样。“你不知道福建一个地区的人们都靠网上欺诈发财吗?你要用支付宝先得我给你看着点儿。你这样从美国回来傻头傻脑的家伙太容易被欺诈!”

  MD,在北京生活怎么总是战战兢兢的感觉呀?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