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9,165,95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戊戌变法双甲子祭
· 胡乔木眼中的毛泽东,我们眼中的
· 春节为何年味变淡?请听业余和专
· 这个狗年不一般:又是一个戊戌年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
· “锐实力”之争对海外华人有什么
· 一位海外教授给学生开列的文革书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 民众对袁世凯的兴趣之大令我吃了一
 · 读到了几首痛悼追念刘晓波的诗
 · 为什么历史再怎么写都很难不是假的
 · 老友长信详细介绍家乡武汉一年巨变
【识】
 · 春节为何年味变淡?请听业余和专家
 · “锐实力”之争对海外华人有什么影
 · 60项改革承诺兑现,就接近威权社会
 · 欢迎软实力竞争,抵制锐实力威胁
 · 专制者+数位科技=万年铁桶江山?
 · 独立学者、窃国大盗和“公道自在人
 · 警惕法西斯:这应该列为人类永恒的
 · 非逻辑的逻辑课,反价值的价值观
 · 一个“红二代”讲述高层内幕正在发
 · 文革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却造成更
【史】
 · 戊戌变法双甲子祭
 · 这个狗年不一般:又是一个戊戌年
 · 毛泽东是否打算搞“家天下”?
 · 文革大规模暴行能怪到毛泽东头上吗
 · 文革的序幕是从历史学界拉开的
 · 中共修改历史教科书试图改变文革定
 · 全面探讨邓小平帝国的功罪得失
 · 只要当权者不犯大错,谁颠覆也没用
 · 您是多大年龄时走进文革的?
 · 国家崛起有可能变成独裁者冒险的本
【事】
 · 拥护可以反对的政权,反对只准拥护
 · 一封检举信使七千人大会从牛年开到
 · 蒋经国忌辰30年,如何评价其功过
 · 这对兄妹为何名列“德国十大伟人”
 · 推荐2017年我看过的一些图书和电影
 · 盘点美国2017年的十场文化激战
 · 人在什么情况下会对邻居大动杀机
 · 北京主政者乱折腾背后的逻辑更值得
 · 中国“后真相”时刻的“罗生门”
 · 旁观者清:外国人看中国言论审查制
【视】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 翻阅地球古老的地质史页(组图)
 · 造访一座名不见经传的首都(组图)
 · 克罗地亚更多美景不容错过(组图)
【拾】
 · 胡乔木眼中的毛泽东,我们眼中的胡
 · 一位海外教授给学生开列的文革书目
 · 从当今“阴题”说到八十年前的素质
 · 毛泽东与林彪的“太子之争”
 · 在思维方式上可千万别“返老还童”
 · 一位独立学者眼中的袁世凯一生
 · 不能把这世界让给你鄙视的人——二
 · 文革的序幕是从历史学界拉开的
 · 中国读懂世界很难,那就先来读基辛
 · 有的革命是逼出来,有的革命是造出
存档目录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独立学者、窃国大盗和“公道自在人心”
   

  不只是正方一方,而是正反正三方,都往袁世凯身上撂黑锅。一般来讲,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朋友的敌人,就是敌人。你见过连续三个互为你死我活对手的政府都异口同声说他不是好人吗?这三个政府是:清政府,国民政府,共和国政府

  老高按:前天推荐转发了独立学者冯学荣的一篇分量不大的短文《我看袁世凯这一生》,几乎在我刚贴出,就有网友批评:“请去掉标题中的‘独立’二字,否则有‘隔壁王二不曾偷’之嫌。”原来,他抨击冯学荣(当然还有我)发表了一系列他不能认同的观点,所以,“‘独立’就免了吧。去了‘独立’,反而更‘诚实’些”。老高“‘此地无银三百两’,蓄意给冯某加上一顶‘独立’的帽子,‘独立’了冯学荣,也就‘独立’了自己”。
  “独立学者”这个词我用错了吗?这个概念,本不是一个有精确定义的正式概念,只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说法而已。凡是学者,都会表现自己的观点和倾向;独立学者当然也不例外。有了观点和倾向,或者,发表了某些人不赞成的观点、表现出某些人不认同的倾向,就不是“独立”的、不能被称为“独立学者”了?
  我曾引用了百度百科上的“独立学者”词条来向他解释,这里再多说两句。
  肖伊绯在《北京晨报》上发表了《何谓“独立学者”》一文。好玩的是,该报介绍肖伊绯的头衔,就是“职业作家,独立学者”。文中这么一段,很生动,也很清楚地说明了什么叫“独立学者”——这是与“体制内学者”相对应的一个概念:
  有读者在微博上向我反问,你又能给出个什么“独立学者”的定义来?……
  体制内学者是在办公室吹公家空调,冬无严寒、夏无酷暑;你们用的是公家电脑,在公家网络上查资料、上微博、发电邮;你们可以在公家图书馆里无障碍坐拥巨量纸质或数据化文献资源,用公家油墨打印、复印文章资料,出版专著还有国家基金、项目资金支持,无须考虑销量与印量;你们定时定期参加各种学术交流活动,工作出行无论车船飞机、餐饮住宿,费用均可报销等等。更为重要的是,无论你们一天的工作是真有成果还是混混日子,各种公家福利及工资都是按时供给的。而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学者”,则全部是自掏腰包、自己花钱办理上述事务,且没有各种体制内既得的、无风险的、定时定量的便利、福利与工资。
  当然,这并不是说“独立学者”自己买单,就高人一等,就牛皮哄哄。恰恰相反,这正说明“独立学者”处境艰难,一举一动都需要成本核算,无论在公共文化圈,还是学术界,他们都是处于边缘化地位,处于“弱势”圈层的。


  以上只是顺便一提。所谓“独立学者”的头衔是否准确,也只是这位网友向我发难的侧攻而已,主攻矛头则是冯学荣(和我)的谬论。他挑出的谬论之一,是冯曾说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是中方主动:
  早在1937年8月7日最高国防会议上,国民党就决定在上海主动攻击虹口的日本水兵,换句话说,上海的战火并不是日方点燃的,恰恰相反,它是由国民党点燃的……
  这位网友对这一史实一无所知,对冯的“汉奸”说法大加挞伐:“‘独立’之立场,还真‘毒’得可以”。我只好拷贝了一大段台湾历史学家、东华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廖大伟的考证长文中的文字。该文有两个小标题就是:“既然战不可免,不如先发制敌”,“被动中的主动:‘八一三’事变的爆发”
  文中结尾两小段说得尤为明确:
  “八一三”淞沪开战,我们是被动的,也是主动的,确切地说是被动中的主动。从实际态势来看,诚如当时主管全国作战命令和计划的军委会第一部部长黄绍竑所言:“‘八一三’事变的发生, 是出乎日本意料的,也可以说日本是被动的,而我国是主动的”。
  “八一三”淞沪抗战是“七七”华北抗战的继续,是中国全面抗战的又一个主要标志。如果说“七七”华北抗战是被迫应战的话,那么“八一三”淞沪抗战则是主动开战,这是两者之间的一大区别。蒋介石不惜以精锐之师在最精华的上海先发制敌,乃是为了全局利益,争取全国战略之主动,同时推动中国问题进一步国际化。承认“八一三”淞沪开战我为主动,不仅丝毫无损于我国抗击外来侵略的正义性,相反更能证明和充分体现中华民族不畏强暴、宁可玉碎的伟大气慨。

  这是历史的真实过程,冯学荣的文章指出“上海的战火并不是日方点燃的,恰恰相反,它是由国民党点燃的”,又有什么错呢?
  这位网友还一口一个:“赞扬复辟帝制的袁世凯时,你的底气是不足的”、“窃国大盗袁世凯”、为窃国贼翻案,“老高倾注了多少心血,但应者寥寥,这就叫公道自在人心”……
  我很佩服他无知者无畏的勇气。但我还是要问他:您说这些话“底气”怎么就那么足?我赞扬袁世凯不假,我赞扬过“复辟帝制”吗?“窃国大盗”本来是陈伯达秉承毛的旨意扣在袁世凯头上批斗他的高帽子,当今史学界有谁认可?就是大众,信这一类胡话的人也越来越少。您不是说“应者寥寥,这就叫公道自在人心”吗?好,看看下列数据:
  腾讯《短史记》2016年6月“你如何评价袁世凯?”的网友调查,结果如下:
  正面为主:15079票,占53%
  负面为主:11170票,占47%

  “公道自在人心”!我倒真要说这句话!

  有网友早就规劝我:对这位头脑中塞满早年中共教育制度下被灌输的一堆被扭曲、被篡改的历史知识的网友,你根本没必要废话。但我不这么看。其实我也曾被灌输过同样的一堆被扭曲、被篡改的历史知识,我看他是我的“病友”之一,只不过我比他早一点知道自己病情、早一点开始接受诊治而已。我看他还并不是那种“不可能被叫醒的装睡者”。即便是,我也不后悔花这么多业余时间来打这种“笔墨官司”,我不只是写给他一人,而是写给更多的网友和读者。
  既然说起了袁世凯,这里索性再推荐一篇端木赐香所写的《袁世凯,有史以来,中国最大的背锅侠》。“背锅”者,背黑锅之谓也。我原来曾经介绍过这位笔锋犀利的女学者:本名李桂枝,笔名端木赐香,网名三糊涂。出版有《中国传统文化的陷阱》、《叩问传统:中国传统文化讲演录》、《糊涂读史:明清的帝国偏执与盛世张皇》、《那一次我们挨打了:中英第一次鸦片战争全景解读》《这一次,我们又挨打了:中英第二次鸦片战争始末》、《重读晚清六十年(1851-1911)、《有味的传统文化课Ⅰ》、《历史不是哈哈镜:真假袁世凯辨别》、《有味的传统文化课Ⅱ》等。
  这一篇,她也可以拟题为《我看袁世凯这一生》,或者《我看袁世凯背锅史》。是她的一家之言,供各位参考。


  袁世凯,有史以来,中国最大的背锅侠

  端木赐香,微博

  袁世凯,有史以来,中国最大的背锅侠。
  不只是正方一方,而是正反正三方,都往他身上撂锅。
  一般来讲,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朋友的敌人,就是敌人。你见过连续三个政府,都说他不是好人的没?
  这三个政府是:清政府,国民党政府,新中国。
  对清政府来讲,虽然你做得够厚道,但是劝说隆裕颁布退位诏书的,不就是你么?按传统的价值观,你是大清的臣子,却又亲手完结了清政府。这可是大奸臣的做法。那啥,我认识的一个大腕,就不提他名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跟我说他家是镶白的,那可是一提袁世凯就冒火的。我一听更冒火,我可是河南的,俺们河南帅哥袁世凯,对你们满清皇室够厚道了,历史上的第二个赵匡胤,对前朝孤儿寡母足够意思了;不厚道的是冯玉祥那样的二皮军阀好不?
  对国民党政府来讲,从孙黄等创始人开始,就跟袁哥飙上了。本来嘛,武昌起义后,上下左右,国际内外,非袁莫属呢。国民党那边不情不愿地让出了总统之位,但却很不厚道地给袁世凯掉包了,愣是把孙中山上位时要求的美式总统制,给抽换成了不健全的法式内阁制。众所周知,共和分三种:议会制、总统制、混合型的议会-总统制,最后这种你也可以叫半议会制,或者半总统制。
  议会制又称内阁制,是指政府(内阁)由拥有多数议席的政党组成,并在法律上对议会负责。当议会通过内阁的不信任案时,内阁须辞职,或提请国家元首解散议会进行改选以使新议会决定内阁的去留。
  总统制是指以总统为首的行政机关独立于立法机关之外,政府不对议会负责。独立选任的总统,不论是否得到议会支持,都在法定期限内任职。
  混合型,总统由全民投票产生,有法定任期。总统可任命和撤换总理,但需经过议会多数同意。既可以避免总统权力过分集中,也可避免议会频繁更换政府。
  看看吧,本来法式内阁制就够衰的。法国走向共和都没走好,第一共和(1792-1804)、第二共和(1848-1852)、第三共和(1870-1940)直到第四共和(1946-1958),净折腾了,直到第五共和(1958-今)戴高乐重新出山,由内阁制,转型为混合型的半总统制,才走稳了。
  悲催的袁帅哥,甭提后面的半总统制了,连前面的法式共和都没有完整的享受到。法式共和,好歹三权分立,也就是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制衡。但袁世凯到手的,只有国会否决他,没有他解散国会的份儿。国会一权独大,没一点三权分立的意思,这样的情况,袁世凯的行政如何搞?根本没法搞嘛。
  这是制度设计方面一个大坑。还有一个就是政党政治。孙黄革命党从来没想过配合袁世凯搞好共和,而是沦为为反对而反对,为目的不择一切手段。他们不懂政党精神,不知何为“女王陛下忠诚的反对党”,以跳天花板与触底线为能事。用袁哥的话,国民党除捣乱为别无其它能事。
  新中国呢,在继承清室与国民党政府的基调上,又加进了自己的革命话语体系,这下,袁哥可惨了,史上最大背锅侠由此产生。
  本来这个人人品很好,很厚道,为人慷慨仗义,视金钱如粪土。晚清是三个人的时代,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袁哥怎么也是前三甲的人物,却到今天都没得到公正评价。我这里给大家全面盘一下吧:

  1.袁世凯小时候长得很漂亮:大眼睛,圆脸盘,唇红齿白。当然,长大后依然很帅。很多人看男人,当面首看,不是看脸,就是看发。其实,男人真正的力道,在眼睛。看男人,一定要首先看眼睛。《绝版袁世凯》的作者张社生如此描写袁世凯那双眼睛:“大双眼皮,属于重叠式太和殿风格的那一种,两个黑乌乌的眸子占掉整个眼帘的百分之八十。如果有人印刷袁世凯标准像,油墨老师必须选择纯黑的那种,一点儿杂质都不许有”。“看着这对黑眸子我就纳闷了,袁世凯大半辈子待在降雨量低于600毫米的北方干旱地区,怎么就养就他这么对一泓秋水”?当然,光秋水也不行,那成了女人了,太辱没我们袁哥了,最后张社生给袁哥那双眼睛的力量估价为“抵得上日本的一个师团”。
  2.袁世凯小的时候,胆子很大。当时闹捻匪。其父袁保中大修袁寨以防御捻军骚扰,捻匪一来,“群儿骇走。公方五龄,家人负之登陴,纵观万众沸腾,略无惧色”。自古英雄出童年哈。
  3.袁世凯小的时候不喜读书,问题是,有几个孩子喜欢读书哈。有主流史家,把科举不成功的袁世凯骂作“不学无术的大草包”,你邻家孩子高考失败,你会这样骂人家不?袁世凯自己不适合读书,但他热爱读书人,年轻时曾建两个微信群,每天就是给各路文青发红包。徐世昌参加乡试,缺少盘缠,袁世凯一下子给他一百两。徐世昌被这笔银子催得青云直上,最后成了博士后——翰林院编修。有主流历史学家骂袁世凯“附庸风雅”、“沽名钓誉”、“博慷慨好施之美名”。真是酸白菜,现在还有人赞助高考学生,你还酸不?
  4.诗言志,看袁世凯少年时写的诗,就可以看出小伙子志向不凡。
  5.看袁世凯青少年时期的家书,会发现这孩子仁心纯孝。那时候袁家家风特别好。也就是这样的家,才能培养出这么好的娃。
  6.袁世凯科考失败,认为 “大丈夫当效命疆场,安内攘外,乌能龌龊久困笔砚间,自误光阴耶”!遂投笔从戎,奔赴干爹吴长庆营幕。唐德刚由此把他称为小班超。
  7.1882和1884,朝鲜两次发生政变,袁世凯跟着吴长庆入朝,小伙又能干又聪明,让干爹刮目相看,政治新星由此起步。连李鸿章都发现他是个人才了,那啥,以后朝鲜由你来监国吧——“驻扎朝鲜总理交涉通商事宜”,人称袁总理。可惜,他与李鸿章的搭配,人称虎头蛇尾,也就是说小袁总理在前线虎虎生风,老李大臣在后面缩头缩尾,导致大清丢失了朝鲜,不但丢失了朝鲜,还泥菩萨过河,自身不保,引出了甲午中日战争。
  8.甲午战争之后,大清最牛逼的现代化军队,北洋新军,由袁世凯在天津小站开练。练的水平,参见外电评价:“将军精力充沛,极富智慧,受过良好的教育。他还是个彻头彻尾的爱国者,绝对忠于朝廷。他为祖国的前途深表忧虑,认为除非朝廷采取某些措施自保,否则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其土崩瓦解”。“如果所有的中国将领都像袁世凯那样,他们的军队及财政管理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袁世凯将军把军费全花在士兵身上。他亲自监督给士兵发饷,发放食物和衣服”。“这是我在中国看到的唯一一支完全合乎西方标准的真正的军队”。
  9.甲午战争之后,中国的有识之士,都成了改革派,分歧就是改革的节奏与速率,方式与方法。袁世凯是稳健派,康有为是赌博派。而半亲政的光绪,是弱智派。结果,光绪成了康赌师的孤注,袁世凯成了康赌师的筹码,但老太后是老赌手,没让康有为吃自己的老千,倒反手把康有为吃了。可惜的是光绪与袁世凯。光绪从此背了谋杀太后的锅,袁世凯从此背了背叛维新的锅。
  10.义和团运动,袁哥又背上了屠杀人民的刽子手之锅。这锅背的,作为山东巡抚,一省之长,保境安民,乃是他的天职。放你会一有人造反,就跟着同去么?
  11.日俄战争之后,袁世凯又是妥妥的君主立宪派。可惜,革命战胜了改良。在中国这种有着深厚传销情结的国度,不管是经济传销,还是政治传销,反正,受众从来都是跟着最漂亮的口号走,于是革命就赢了。问题是,革命并不意味着结束,而是意味着动乱的开始。
  12.1901年李鸿章去世,袁世凯乃当然的老李接班人。做了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晚清新政搞得特别好,天津都成了模范县。1907年发生丁未政潮,太后免去其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职务,调任外务部尚书兼军机大臣。1908年年末光绪与太后先后死去。1909年年初袁世凯就被撵回老家抱孩子去了。
  13.抱孩子的当口,武昌起义爆发。啧,和平时期用庸臣,乱世用能臣呗,袁世凯下山。局势再次成了非袁莫属。共和第一总统。
  14.革命党的目标,走向共和。袁世凯依了他们,结果就跌进了他们挖的大坑里。正往坑外爬的时候,日本又给扔来一个“二十一条”。袁世凯不想服呀,可是不服,中国立成焦土,咱打不过呀。于是走以夷制夷的旧招,和舆论煽动的新招,将二十一条偷偷泄出,乘国际舆论哗然的压力,只签了“十二条”。最严重的第五号七条,根本没谈,其它有全删、有删一条的,有“留待日后磋商”,或者加了限制条件的。总之,骂“卖国条约”请慎言。袁世凯尽了最大的内政与外交努力。他问段祺瑞能抵抗多长时间,段说三日亡国;袁含泪签的约,并要求大家勿忘国耻,卧薪尝胆,埋头十年,或可再与日本抬头相见!如不好好干,恐十年之后,中国之危险会甚于今日,不幸言中啥。
  15.很多学者以讹传讹,说 “袁世凯为了换取日本对他称帝的支持,签的二十一条”。啧,人家日本对袁世凯说的明明是,只要你签了二十一条,俺们帮你对付孙中山革命党。而且,日本更倾向于中国走日式君主立宪制好不?
  16.一是孙中山等革命党的倒逼,二是走向共和实践的碰壁,导致袁世凯开始考虑日、英、德式的君主立宪制。史称洪宪。没想到这一招,完全被革命党与舆论曲解了。百姓更是,不知国体与政体之别,国体是权力属于谁,政体是权力的运作形式。就国体言,两种,一是主权在君的君主国,如俄国、中国;一是主权在民的民主国,如美国、法国。就政体言,两种,即专制与立宪。专制政体在权力运用上是权力者对于政权的全部垄断,立宪则是打破垄断,把政权分解为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并且俱受宪法制约。总之,国体无所谓,关键看政体。袁的洪宪,在国民党的误导下,被大家有意或者无意理解为中国传统的皇帝。坏菜,袁终于背锅不支,于1916年6月6日去世。
  17.后袁世凯时代,军阀混战加北洋政府走马灯的,你方唱罢我登场,真正吃亏的,是民国百姓。
  18.中国人目前对于经济大跃进导致的悲剧已经具有共识了,却依然没有人注意政治大跃进的悲剧。我的意思是,走向共和乃是一次政治大跃进。总之,全面评价袁世凯,于私于公,都是一个巨大的课题。袁个人背锅不怕,怕的是,历史厘不清,悲剧会回头!
  【端木赐香系头条问答签约作者】


  高看(每日一图,与文无关。2018年元月图片主题:阅读)

1517250734381954.jpg

  北京图书大厦门口。


  近期文章:

  一位独立学者眼中的袁世凯一生  
  
不能把这世界让给你鄙视的人——二大爷说的  
  
文革的序幕是从历史学界拉开的  
  
中国读懂世界很难,那就先来读基辛格吧  
  
有的革命是逼出来,有的革命是造出来  
  
一封检举信使七千人大会从牛年开到虎年  
  
一个“红二代”讲述高层内幕正在发酵  
  
文革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却造成更大问题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