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维20周年征文的博客  
庆祝万维读者网创建20周年(1998年4月17日~2018年4月17日)  
        http://blog.creaders.net/u/1342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万维20周年征文
 
注册日期: 2017-11-29
访问总量: 556,62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渔舟舟:留学·文化·都江堰
· 生命之轻:为了不开会而去国离家
· 洪瑶之:移民大潮里的老头老太
· 蒲公茵:快意人生,遇见更好的自
· 邓思杰:人在移民路:时有清欢,
· 解滨:他们才是出国大潮的弄潮儿
· 三鲮:老骥伏枥——我的美国生活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万维读者网20周年庆征文通告】
 · 渔舟舟:留学·文化·都江堰
 · 生命之轻:为了不开会而去国离家远
 · 洪瑶之:移民大潮里的老头老太
 · 蒲公茵:快意人生,遇见更好的自己
 · 邓思杰:人在移民路:时有清欢,不
 · 解滨:他们才是出国大潮的弄潮儿
 · 三鲮:老骥伏枥——我的美国生活记
 · 许立群:一年前的今天——北美监狱
 · Y自然流露Y:过去二十多年,回国如
 · 王珞珈:在国外生活,从被人辱骂后想
存档目录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雪城小玲:魂去归处
   

  

     万维读者网(Creadres.Net)20周年有奖征文稿件


  尹安楚坐在屋子中央,月光从天窗幽幽地伸进来,越过他,照在他摆弄的手枪上。他抬眼望天空,黑漆漆,见不到一颗星星,却感受到一股挤压的力在胸前涌动,这股力越挤越细,越来越尖,尖得像根针直往他心里头钻。他坐不住了,走到桌前抓起黑面罩、黑皮手套,疾步跨出房门,一甩手,门关上了。

  昏暗的路灯,将他长长的身影投射在空荡的街道上;一辆汽车咻地驰过他身边,划破了夜的宁静;车轮辗过路边的积水,水花溅洒到了他的黑衣上。瞪着车子扬长而去,他懊丧,恼怒,气愤,端出枪,瞄准了车身…他痛恨被轻视。就在他扣动扳机的一刹那,小车顺着十字路口拐进了大路。他收起枪,又四下里一张望,空空无人。反正今晚不会空手归去的,前面的十字路口就有一个目标——福州人开的“大中华餐馆”,是他早窥探好了的。这家餐馆,白天客人来堂吃,夜晚则大多外卖,现钞少说也有千八百的。到手的钱便是明天的赌资。谅他们不敢去报警,里面雇的全是偷渡客,他捏到了这帮人的软肋。

  他做事一向有计划,聪明人嘛。然而,聪明人多半是痛苦的。懂得多,想的多,雄心壮志就更比常人强百倍。

  他在老家渔港城蛮可以过上小康日子的,祖上留下两间砖瓦房,凭他高中毕业和一手漂亮的木匠活,到哪儿都饿不着的。他不甘心。他的包工头,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家伙,由城里到城外,从这个工程包到那个工程,只几年的工夫,住起豪宅开起了名车;进了娱乐城,咧开了嘴吆五喝六的,两腿一叉沙发上坐下,年轻美女左拥右抱,XO洋酒一杯接一杯往肚里灌,还撑起猪肝色的脸来发号施令。他的眼睛快冒血了,却必须笑脸迎合。他固然不服气,但也有自知之明。他缺的是第一桶金,而最致命的,是他放不开手段,亏才吃大的。亲戚间有出国混得不错的,回来便盖七、八层的楼。似乎谁的腰包都比他鼓。既然国内混不出名堂,出国去试试。于是变卖了所有的家当,又靠了亲戚相帮,他凑齐六万美金来到美国。

  他的志向大是大,可干他的老本行赚钱并不多,还背着那笔带利息的债,日子实在不好过。还好他年轻,身体够好,等得起,只要仔细收好每一文钱,他早晚会出头的。

  舍不得租一个房间,他只租床铺睡个觉,算来算去,想还清欠债,怎么都要三年五载。没有医疗保险的打工族,是只有时间死,而没有时间生病的。怪只怪他运气不好,越怕有事就越来事。那天爬高,他叮嘱自己千万小心,却从高处摔下跌坏了右腿,右手不巧撑在一块带钉子的板块上,血留了满地。也不敢到医院去,买了一副手杖支撑日常的生活。一个月,他是没法做工了,这一出一进的钱就给他捅出了大窟窿。他生闷气,恨老天不公。也跟着同屋的人买起了彩票,十块二十块地扔出去听不见任何响声。他干脆来大的了,跟着他们去大西洋赌场。可惜,血汗换来的钱全打了水漂。旧账没还上,新账又欠了一大堆,便想到铤而走险这一步。借了枪的威力,加上筹划心思慎密,他连连得手。

  夜色里,他乌黑的眼珠盯紧了“大中华”的一举一动。他要趁打烊前的片刻戴上黑面罩冲进去。这时,老板通常已经把大笔的钱揣在身上了。透过大玻璃门,他见最后的客人总算走了,有人过来抹桌子,扫地,大师傅松动着筋骨,替换着厨房制服。他锁定了他的猎物,餐馆老板,一个瘦小的人。里面总共三个人,以他的身量,完全能控制局面。他沉着地戴上面罩,握枪的手藏于左胸口,一闪,便进到里面。三个人都没回过神来,他的枪已经出其不意地瞄准了老板:“不许动,把钱交出来。”

  三个人神色惊慌,面面相觑。瘦小的老板赶紧解释说:“钱还在柜子里,不许动,我怎么拿给你。”

  他用枪点了点老板的头,重新发号施令道:“你,过去,你们不许动。”

  瘦小的老板移到银柜前,左手掏出钥匙,眼帘下垂,慢慢地开启收银机下的小柜子。只听“咔嗒”一声,锁开了。

  他翘首以待老板乖乖地递上大把的钱,万没想到,等待的竟也是一把枪,枪口对准了他的胸膛。天呢!他绝望了,扣动扳机的手发抖,腿也打颤了。他端的是一把玩具枪,吓唬人的。而对方就绝对是真枪,打死他是正当防卫。真是百密一疏。他求饶的话还来不及说,便倒在了血泊里。心里直喊冤啊!

  总算还能醒过来。却躺在一张豪华巨大的秀床上。

  他摸了摸胸口,又拍了拍左右脸颊,正常人一般。他放心了。头一转,见床前站了个头戴礼帽西装革履的大胖子,他笑容可掬地说:“你好,尹先生,我叫罗修,这儿的管家。你的伤不碍事了,从今往后有什么需要,就尽管跟我说。”

  他张口想问抢钱的事。罗修却抢先说:“噢,放心吧,你那件事已经妥善处理了。尹先生,容我带你各处看看罢?”

  转眼引他到客厅。厅里是汉白玉廊柱,大理石护墙,花岗岩铺地,大水晶灯垂吊。这儿精致的摆设装饰,都是他从前渴望而不可及的。他疑惑。这是什么地方啊?罗修又先他一步说:“这是你的别墅,先喝一杯压压惊。诺,那儿全是你喜欢的XO酒。”说着,到吧台前倒了一杯递给他。

  他欣喜的一饮而尽。初到美国时,他曾经跑去酒庄拎过行情,那个包工头喝的XO酒并不很贵。一打听,原来相同品牌的酒也是分等次的。而他现在喝的,才是极品的酒王呢。

  罗修看他兴致极好,又给他斟上一杯。

  吧台上有几百瓶美酒,见过的和没见识过的,独自品尝岂不单调。他想。

  罗修又笑容满面地问:“是不是想要美女陪啊,我早就给你准备了。”也不等他假惺惺地推辞,罗修打开房门,立刻过来四位香气袭人的绝色美女,她们前呼后拥团团围住他,推推搡搡地带他到卧室,嬉闹翻滚在秀床上。罗修诡异地笑着顺手带上门,隐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清醒后见满床横七竖八的美女,觉着有些无聊。罗修出现了,响指一打,精美的早餐送到他房间,便笑问:“尹先生,吃完了想不想去赌个痛快呢?”好像知道他需要钱,立刻把几摞钱塞到他的口袋里。

  他喝了几口牛奶,抓了几样早点,等不及要出门。罗修替他打开大门。外面黑洞洞的,一辆劳斯莱斯开了过来停在门口,开车的人走出来说:“尹先生,我是司机小林,请上车。”

  他简直不敢相信。他想什么便来什么,莫非到了天堂?

  赌场里灯火透亮,金碧辉煌。他全然不顾烟雾缭绕红男绿女你来过往嬉笑怒骂,他口袋里有充足的赌资,没有放过任何游戏。没办法,他运气就是好啊。赌轮盘转,他赢钱;赌掷骰子,他赢钱;赌二十一点,他又赢钱。他赌什么赢什么,大把的钱请了赌场侍从帮他兜着。当然啦,他最喜欢的还是老虎机,过去输钱栽跟头就在这上头,便不服输地坐上去。哐当哐当拉了两下子,钱玎玲咚咙一堆一堆吐了满地,中奖的铃声叫得山响,是百万头奖。他欣喜若狂地跳呀,笑的,蹲下身子去捡钱,生怕漏掉一文。

  回到住处,他大方地掏出钱赏给他的美女们,以为她们见了钱会跟他一样兴奋。然而,她们没有,只是机械般地微笑着。他正觉得扫兴,罗修进来问:“尹先生,今天中了头奖开心吗?怎么样,我们喝点酒庆贺庆贺?明天叫她们陪你去,玩得再高兴点。”

  他回头望着他的美女们,再扫一眼赢回来的百万钞票,身处豪华奢侈的别墅里,杯中物似乎更醇更香了。明天他当然要去玩的,要尽情彻底地去享受。这种神仙般的日子,是永远也不会厌倦的。

  于是,一天又一天的无尽黑夜,他住豪宅里,进出名车,美女围绕,吃喝玩乐……

  周而复始天天如此,欲望渐渐地离他而去。从前他多喜欢女人啊,特别是前突后翘的女人。走路撞上,买东西碰上,明知得不到,眼睛直追出去,偷看一眼她们丰满的曲线,轻快的举步,微扬的裙摆,温婉的微笑,他便怦然心动,忍不住大胆地掉一回头,再盯上一眼,便蜜在心头。现在,他的美女换去一拨又来一拨,随叫随到,却感应不到一丝女人温柔的空气;赌场里除了赢钱,还是赢钱,吃角子老虎机随便拉两下,总是百万头奖,钱丢了一地,都懒得弯腰去捡;美酒佳肴也食不知味,吃,变了义务,根本毫无饥渴感。便索性赖床上,木呆呆地望天花。

  罗修好像摸透了他的心思,看他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便提醒说:“这不是你要的生活么,是你拚了性命想要过的好日子,你不喜欢了么?”

  他想说他可不可以换一种活法,他已经腻透了千篇一律的日子。假如能改变现在的活法,哪怕让他死一回,他都是愿意的。

  罗修还不容他说话,就已经封住了他的口:“你想用死来换一种活法,那可就是你的不幸了,你死不了了,来到这儿的人永远都死不掉的。你永远要过这样的日子!”

  他疑惑了。人怎么可能不死,难道这儿真是天堂?

  罗修狡黠地笑道:“我从来没对你说过这儿是天堂,你没发现这儿没有白天而只有黑夜么?老实告诉你,这儿其实是地狱。”

  地狱?地狱?!他诧异,恐惧,气恼,愤怒……凭什么他会堕入地狱?不会的,不可能,一定是老天捉弄他。他疯狂地冲出大门,撒开两腿狂奔怒跑,奋力扑向迎面而来的车,车轮碾过他的身子飞驰般扬长而去。片刻,他便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的魂又一次活过来,在无尽的黑夜里飘荡……


(Creaders.net专稿,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

更多精彩有奖征文请点击:http://www.creaders.net/events/zhengwen2018/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