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吴言的博客
  无言的呐喊、彷徨与朝花午拾,暂无南腔北调与准风月谈,仅此而已。
我的名片
吴言
来自: Australia
注册日期: 2012-10-04
访问总量: 734,58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刘晓波千古!
无言声明
谢谢光临,欢迎留言!
最新发布
· 中共是民企的天敌
· 华为与中国政府究竟是什么关系
· 八一随感
· “平凡而伟大”的母亲
· 为何一定要抓李源潮?
· 雷洋能否成为孙志刚第二?
· 重返万维叹兼怀寡言
友好链接
· 昭君:昭君的博客
· 思考为了未来:思考为了未来
· 徽人:徽人的博客
· 比较政策:比较政策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芹泥:芹泥
· 半江红:半江红的博客
· 谢盛友文集:德国谢盛友的博客
· 蜉蝣之暮:蜉蝣之暮的博客
· 高伐林:老高的博客
· 令狐冲:拔剑四顾心茫然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0+1:0+1
· 秦川:秦川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老几:老几的博客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章立凡:章立凡的博客
分类目录
【青春如烟】
 · 五四青年节话学潮
 · 六四往事(四)
 · 六四往事(三)
 · 我所经历的86学潮
 · 六四往事(二)
 · 回忆我最早接触的国外电视广告
 · 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八十年代青
 · 人生的路呵,怎么越走越窄--八十年
 · 八十年代中日关系的记忆
 · 六四往事(一)
【微博无言】
 · 重返万维叹兼怀寡言
 · 官谣与民谣(微博)
 · 坦克下的承诺,岂能久乎?(微博)
 · 毛泽东为什么不杀邓小平(微博)
 · 人间再无四月天(微博)
 · 改革,就得从自己开刀(微博)
 · 逃离中国梦(微博)
 · 你更钦佩谁?(微博)
 · 打倒江青,李先念有大功吗?(微博
 · 六四忌日北京暴雨漆黑(微博)
【人生感悟】
 · “平凡而伟大”的母亲
 · 重返万维叹兼怀寡言
 · 回忆母亲--写在母亲的五周年忌日
 · 回忆母亲--四周年祭
 · 哀悼寡言博友
 · 回忆母亲--三周年祭
 · 我曾经的自杀妄想
 · 我印象中的老几
 · 给侄女的信
 · 免于恐惧 其言始真
【IT职场】
 · 华为与中国政府究竟是什么关系
 · 微软的陨落与鲍尔默的无奈
 · 改革,就得从自己开刀(微博)
 · 从中美网络暗战回想往事
 · 和国内IT精英闲聊国事
 · 他差点儿做了思科的老大
 · 跨国公司的工作操守与良知
 · 钱伯斯的预言
【读书札记】
 · 改革的权力--我读《如焉》(三)
 · 破心中贼难--我读《如焉》(二)
 · 恐惧、恐惧--我读《如焉》(一)
 · 严复与唐德刚的历史三峡论
 · 中美建交竟然是这样决定的
 · 邓小平东瀛求『仙草』
 · 邓小平如何利用民意获掌大权
 · 恢复高考--邓小平复出后的最大德政
 · 真实的华国锋--读傅高义的《邓小平
 · 卓有成效的整顿与有所保留的检讨--
【时事杂评】
 · 中共是民企的天敌
 · 八一随感
 · 为何一定要抓李源潮?
 · 雷洋能否成为孙志刚第二?
 · 再听老干部评习近平
 · 江泽民的最大败笔
 · 仇和被抓 李源潮危矣
 · 『国人皆曰可杀』的江泽民
 · 国内街头的宣传画(多图)
 · 听老干部评习近平
【文史天地】
 · 严复与唐德刚的历史三峡论
 · 国人毋须羞愧
 · 从《蒋介石日记》看历史人物的局限
 · 《蒋介石日记》中的『礼义廉耻』
 · 中国是一个没有自杀传统的国家吗?
 · 许良英先生走了!
 · 纪念蔡元培先生
 · 为许良英先生祈祷
 · 领土从来就不是神圣的—访谈非著名
 · 雁荡山观音洞名之谜
【朝华午拾】
 · 回忆母亲--写在母亲的五周年忌日
 · 回忆母亲--四周年祭
 · 回忆母亲--三周年祭
 · 在毛主席诗词中学知识
 · 童年的样板戏
 · 你家还有祖宗牌位吗?
 · 童年的游戏
 · 无缘无故的爱
 · 我的第一篇作文
 · 被愚弄的时代(一)
存档目录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08/01/2018 - 08/31/2018
11/01/2016 - 11/30/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11/01/2015 - 11/30/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11/01/2013 - 11/30/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八一随感
   

八一随感

 

吴言

 

好久未到万维发文章了,并非不想,而是觉得可说的话不多了,说多了也无意。于是潜水,偶尔上来翻阅老朋友们的大作。

 

今天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军节,从小被教育的是因蒋介石发动反革命大屠杀,中共被迫拿起武器反抗,并在南昌打响了武装斗争的第一枪。而中共也毫不隐讳武装斗争是革命胜利的三大法宝之一。于是我想,那些整天在网络媒体上骂中共的右派分子,该用什么手段来终结其暴政呢?

 

前些时在推特上看到胡平先生等与另一些反共人士的争论:“到底该使用暴力还是暴力来对抗中共。我个人是赞成非暴力的,但我也不反对那些宣传暴力推翻中共统治的人士,对于那些身体力行者更是佩服不已,比如已故的彭明先生。但我也理解“使用暴力推翻中共会导致另一个暴力集团的出现这种担忧。从当年天安门广场大部分民运分子的行径看,我是觉得他们上台不一定比共党好,而且还要出现“天安门血流成河从而唤醒中国民众的场景,这个成本也太高了!所以,当年“广场四君子的行为是保护了无辜的生命被屠杀,他们会被历史长久的铭记与赞礼;而那些拿着港支联的钞票四处逃匿的所谓学生领袖们,如今有几位能站出来忏悔呢? 他们只是对任何质疑他们当时表现的媒体人进行群殴,比如对卡玛的纪录片《天安门》。

 

当然,什么事情也不做,中共也不可能自行改善。我在想,用非暴力的手段,是否可以引用一些行为艺术的方式?当年南昌起义时的贺龙叶挺的部队手臂上系着白毛巾就是表示起义官兵,而一九七六年清明节时大家去天安门广场时都别着一朵小白花,当然,这是民众自然的行为。而前些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的那一天很多人将自己的微博头像换成一把空椅子,这就是一种非暴力的行为艺术,但又可以给中共造成一些心理压力。

 

如果未来有一个组织,每月甚至每周发起一次行为艺术活动,比如某天上午九点钟大家都一起在街头吃包子,又或某天白天所有人都穿蓝色的上装……通过微信、手机短信、电邮等方式提前一星期在墙内呼吁、通知,让那些有所心思、意有所动的人参照此法行动,如此对当局者的压力不会小。而他们如果知道此方式后也会很难堪。比如在那天下令北京全市都不要卖包子? 或者提前一天呼吁“广大不明真相的群众”明天外出时不要穿蓝色的上衣?这岂不是变相告诉那些真的不知情的群众知道明天有隐形的抗议活动?……如此折腾,中共当局可能左右为难,进退失据。

 

总之,如果整天嚷着要暴力革命推翻中共的,可以如彭明烈士那样身先士卒、身体力行;赞成“非暴力”革命的同仁们,除了在网络上鼓与呼外,能否也组织一些行为艺术的活动,让中共真正地体会到“路人以目”的滋味?

 

好久没报到,暴动纪念日说点闲话罢。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