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1阅人的博客  
Living in Canada,is in paradise on the earth  
我的名片
1阅人
 
注册日期: 2016-08-27
访问总量: 227,37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我移民了
最新发布
· 【原创】怎样才是“以正确方式洗
· 【原創】台灣不僅是台灣島,也是
· 【原创】与不列颠地主商榷
· 【原創】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
· 【原创】每逢大选显谍影
· 【视频、视评】江峰,璀璨的自媒
· 理屈词穷,香椿树1唯有拉黑以对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老事儿】
 · 【原創】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
【旅游】
 · 【原创】台湾之旅,费用几何?——
 · 【原创】一见钟情,爱上台湾——台
 · 【原创】台湾,心灵净化之旅(二十
 · 【原创】台湾,心灵净化之旅(二十
 · 【原创】台湾,心灵净化之旅(十九
 · 【原创】台湾,心灵净化之旅(十八
 · 【原創】台湾,心灵净化之旅(十七
 · 【原创】台湾,心灵净化之旅(十六
 · 【原创】台湾,心灵净化之旅(十五
 · 【原创】台湾,心灵净化之旅(十四
【仙境】
 · 【原创】最美丽的死亡描写
 · 【原创】多伦多·初冬湖边
 · 【原创】黄鹤仙踪有觅处
【心理研究】
 · 【原创】突然读懂了他们
 · 【原创】你可能见过这种人
【家庭教育】
 · 【原创】自杀女儿的回复邮件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十二)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十一)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十):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九):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八):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七):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六):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五):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四):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三):
【“为人民服务”在加拿大系列】
 · 【原创】“为人民服务”在加拿大系
 · 【原创】“为人民服务”在加拿大系
 · 【原创】“为人民服务”在加拿大系
 · 【原创】“为人民服务”在加拿大系
 · 【原创】“为人民服务”在加拿大系
 · 【原创】“为人民服务”在加拿大系
【猫儿猫女】
 · 【原创】靓妹的第六感
 · 【原创】我家靓妹
【谈女人】
 · 【原创】也谈清纯少女
 · 【原创】也谈女人味
【网友交流】
 · 【原创】与不列颠地主商榷
 · 理屈词穷,香椿树1唯有拉黑以对
 · 【原创】嗜血的狼克吐温
 · 【原创】留学,留学,谁在考虑留学
【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十三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十二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十一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十)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九)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八)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七)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六)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五)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四)
【保健】
 · 【原创】怎样才是“以正确方式洗手
 · 【原创】“卧如弓”是“落枕”的元
【爱国交响乐】
 · 【原创】爱国沉思曲
 · 【原创】爱国随想曲
【视频】
 · 【视频、视评】江峰,璀璨的自媒体
 · 【视频、视评】不堪回首那年代
 · 【视频】长歌当哭
【论政】
 · 【原創】台灣不僅是台灣島,也是中
 · 【原创】每逢大选显谍影
 · 【原创】“川粉”变“川教”,奴性
 · 【原创】十九大,中共对人民的红色
 · 【原创】中印不打仗,习近平面子里
 · 【原创】岂止刘晓波,习近平啥都不
 · 【原创】郭文贵打破 “三千伏兵”神
 · 【原创】打仗?就这支队伍?
 · 【原创】雷洋真的死了
 · 【原创】川乎?希乎?比烂的大选
【移民加拿大系列】
 · 【原创】加拿大移民政策即将改变
 · 【资料】安省大学已开始接受报名
 · 【原创】移民加拿大系列(八):为
 · 【原创】移民加拿大系列(七):天
 · 【原创】移民加拿大系列(六):挑
 · 【原创】移民加拿大系列(五):天
 · 【原创】移民加拿大系列(四): 民
 · 【原创】移民加拿大系列(三) : 空
 · 【原创】移民加拿大系列(二): 加
 · 【原创】移民加拿大系列(一): 人
存档目录
02/01/2020 - 02/29/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10/01/2017 - 10/31/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3/01/2017 - 03/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原创】台湾之旅,费用几何?——答读者问
   

台湾之旅,费用几何?

大致算算,有武汉至桃园机场来回机票:¥2000多点(去时直飞,回时须在上海转机);所有民宿预定都是用的加币,17天共$383多点,按实时汇率15.2约为¥2000不到;在台湾换币共花费约¥7200。全部花费共¥11200,换算成加元约$2155

旅游费用中,住宿一般是占大头的,我这里却是最小的一部分,完全是因为我住的民宿,而且是提前两个月规划预定,至少省下一千加元。机票也是这样,提前两个月规划预定省下了数以千记人民币,但也不是越早越便宜,要有耐心慢慢找。“说走就走”的任性是要用大钱支撑的,不是吗。至于在台湾换币的花费,是吃、行以及其它杂项,不必考虑省钱,想吃啥吃啥,要赶时间就打的。台湾的景点门票很便宜,比“合理”还便宜,不足挂齿。购物花销因人而异,我只为自己和家人买了一点小礼物,大约4000台币吧。

台湾购物有何窍门?

最大的窍门就是:台北什么东西都比别处贵,我估计3040%吧(记得在台北见过乌鱼籽,一片850台币,而我在鹿港买的两片600——见“台湾”系列八:《小城故事多》,虽说台北的大些,但估计也要贵出一倍),能在别处买就不要在台北买。如果不是为买奢侈品就不用去免税店,那里的东西都贵。若想在出境时申请退税,必须是在挂有“免税”标志的店消费,而且单项消费额不低于两千台币,凭发票和所购商品在机场的退税柜台办理——和大陆一样,太麻烦,我连“挂有免税标志的店”长什么样都没注意过,小店小摊上买的东西肯定比退过税的还便宜。

台湾的茶叶,风味独树一帜,那“高山乌龙”、“金萱”从品种到制法都和大陆有根本性的不同。我是比了三家货,最后是第三家的最便宜但是没买(见“台湾”系列四:《秋慧文库》、六:《指南宫、淡水》、二十:《山海观》),再买就太多了。

台湾的治安如何?

就我的经历而言,那是“好极了”。我在台湾从没见过任何与“犯罪”沾边的事,连“追和跑”、“可疑电话”这类疑似犯罪都没见过,甚至没见过街头争吵。警察行动只见过“指挥交通”、“街边临检”,还有一次是在台南,几个警察围着一个乞丐在问什么并写在纸上。唯一一次勉强说“与犯罪沾边”的事,是在调和市场(见“台湾”系列十九:《山海观社区》),一位小摊主提醒我“提防小偷”,因为“前些天我的三明治早餐被人偷了。就放在你这个桌上,包得好好的没吃过。”

我曾经有过几次“路不拾遗”的经历,如把摄像机什么的忘在厕所里、把雨伞忘在商店门口的伞架上,再回去拿时还在那里。

台湾人那么好,比加拿大人还好吗?

对于这个问题,我还真是费了一点思量的。刚到加拿大那会儿,加拿大人的友善、热情、助人为乐确实让我感觉美好,但也确实有某类人在污染这种美好,当时美丽的加拿大、友善的加拿大人淹没了各种令人不快的污染源,所以我没把它们当回事。有一类加拿大的污染源对“又穷又土又不会粤语”的大陆人有一种天然的“一见生嫌”,以欺负他们为荣。我感觉这类人把说普通话的大陆人都给贴上了“共产党”的标签,所以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另一类污染源是所有华人都知道的,他们分不清亚洲各国人长相,见到所有亚洲人都当成华人想欺负一把(详细观点可见我在博文《王珞珈:在国外生活,从被人辱骂后想到……》后面的跟帖)

现在想想,台湾没有那些污染源,台湾人真的比加拿大人还好:从没有人把我当了共产党的替身来仇恨,从没有人尝试想欺负一下我这个落单的外乡人,甚至连一个带敌意的、一个动了歹念的眼神都没见过(别怀疑,我能看出人在动歹念时的眼神)。还要特别强调:在台湾每次和人聊天,开始我都是说“从大陆来的”,只有热络到了一定程度,我才详细说明“我是加拿大人,先到大陆省亲,然后来到台湾旅游”。

在台湾有人谈到独立吗?

在台湾我不会主动谈到政治,只有一次,一位老先生和我聊到了政治。

这位老先生祖上是福建移民,他的政治观点是“浅蓝”,但是倾向独立。他很惋惜:当年美国为联共抗苏出卖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席位时,老蒋拒绝了美国的“中华民国以独立国家的地位继续留在联合国”补偿建议。“要是当年老蒋接受了美国的建议,就不会有今天的麻烦了”,他这么说。

台湾人就没有不好的地方吗?

当然有。一次是在安平老街,转了几圈后我忘记我的自行车放哪里了,就问一位女摊主“去停车场该怎么走?”,她显得怒气冲冲地说:“不知道!”。我并不认为她是对我发怒,没理由嘛。后来是一位发小传单的姑娘给我指的路。

还有一次也是在安平。循着香气我找到了一个生意兴隆的臭豆腐摊,女摊主只顾忙她的,没有期待中的“请坐,等我先忙完这边”,连半点招呼我的意思都没有。等了一会儿,女摊主冲着里面的门吼叫:“这么忙也不出来,养了个小姐……(大意)”,一个女儿模样的姑娘懒洋洋地开门晃出来:“知道了——”,然后又晃回去了!?我看这里气氛不好就离开了。

最为经典的一次是观点不一但争执愉快。那是在火车上与同坐大学生模样的姑娘聊天,我不知怎么谈到英语词汇繁琐:“同一个东西稍一变化就得用完全不同的新词,比方说‘牛’,普通是ox,‘公牛’和‘母牛’却变成了bullcow,要是用male-ox, female-ox多简单。这还没完,等吃牛肉时它又成了beef,要说‘野牛’就更多了”。

这位姑娘轻柔地问我:“中文里‘爸爸的爸爸’叫什么?”“爷爷。”“那,‘妈妈的爸爸’呢?”“外公或者姥爷。”“在英文里呢?”“都叫grandpa。你是想说中英文各有简与繁是吗?”“是呀。”

在这样一个小女生和气融融的反驳下,你说我还可以和她继续争论“正是这个不该简的grandpa把本该表达清楚的意思给弄模糊了”吗?

可以想象,要是我的争论对象是某些戾气凛冽的万维玩主,他们的回应会不会是“你连这都不懂,还跟我卖弄英语!@#¥%……”,“胡说!@#¥%……”,“傻逼,@#¥%……,脑残!”?

要论我对台湾最为不满的地方,要数那些深海珊瑚交易。就我所了解,将深海珊瑚炒作成“珠宝”,台湾的珠宝商们当属首恶,如果他们成功了,这个生长超慢、极为稀少的新发现物种将会很快面临灭顶之灾。欲知其详,请见“台湾”系列十九:《山海观社区》。我在这里呼吁所有有钱人抵制“珠宝珊瑚”没有买卖便没有伤害。去玩其它珠宝吧,如钻石玉石什么的。深海珊瑚只是千年的深海动物古尸骨,既不美丽也不吉利更不高雅。

台湾旅游,厕所方便吗?

方便,只要是旅游景点,都有很方便的公共厕所,连阿里山上都是,从来没见过排队,但是厕纸还是自备比较保险。另外,台湾的各种便利店,像7-11、全家等等,密度很高,都可以借用厕所的,而且还可以灌开水。

在台湾,要是看见“化妆间”的指示牌,那指的就是厕所,换了一个名而已。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