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9,118,70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川普要干什么?
· “我们就是公民”
· 桌子有多高?
· 阿尔巴尼亚
· 藏汉通婚
· 特朗普反对什么样的多元主义?
· ZT:笑话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协
分类目录
【小说】
 · 面子
 · 哭的孩子有奶吃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四)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三)
【随感杂谈】
 · 川普要干什么?
 · 桌子有多高?
 · 我的直觉
 · 侃点儿民族问题
 · 我怎么感觉像打群架?
 · 不知如何评说
 · 这两位是什么人?
 · 对这种论调的质疑
 · 美国人如何认识?
 · “网控”
【摘编文章】
 · “我们就是公民”
 · 阿尔巴尼亚
 · 藏汉通婚
 · 特朗普反对什么样的多元主义?
 · 苏武的异国婚姻
 · 邓小平南巡讲话
 · 中国首艘核潜艇研制
 · 看“戏”
 · 美国华人欧洲游记
 · 康有为逸事
【旅游】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 黑河之旅(二十)
 · 黑河之旅(十九)
【纪实】
 · 进了急诊室
 · 欺诈之都(下)
 · 欺诈之都(上)
 · 是诸葛亮也没用
 · Liz是个小狮子狗
 · 罗将军
 · 农场轶事
 ·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变迁
 · 母亲在“文革”之初
 · 针对华人的盗贼
【散文】
 · 渐渐远去
 · 多想相聚在梦中
 · 我不懂养狗之道
 · 我是个普通人
 · 老北京有特色的景儿
 · 自斟自酌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 过年包饺子
 · 这酒我喝了
【转贴文章】
 · ZT:笑话
 · ZT: 五个段子
 · ZT: 谁偷走了中国人的信任感
 · ZT: 爱尔兰船长
 · ZT: 薛毅因反对干部终身制被定为人
 · ZT:美式信任
 · ZT: 中国的实体经济究竟是被谁打垮
 · ZT: 中美俄三国杀:
 · ZT:毛泽东的1971 和习近平的 2018
 · ZT:从巴木之死说到“厉害国”的差
【随手一拍】
 · 等待
 · 向着太阳唱起歌
 · 小海湾里的鲱鱼群
 · “丑小鸭”
 · 珊瑚虫和海葵
 · 海湾边的白鹭
 · 野果子
 · 梦幻
 · 山茱萸
 · 雾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被遗忘的孩子
   

被遗忘的孩子

贾宏图

 

  在黑龙江省黑河市附近的一个农场里有个一直想他妈妈的人。他的“知青”妈妈早已回到了上海。当年“上山下乡”高潮时,很多上海知青来到当时称为生产建设兵团的黑龙江畔。其中有个上海女知青在养猪班干活。她是个老实姑娘,不怕苦,不怕脏,平时话语不多。那一年,她回上海探了一次家,回来话就更少了;她怀孕了。关于谁是这孩子的父亲,连里有很多说法。她说是她上海男朋友的。她想把孩子生下来,但不想要这个孩子。

  连里专门开了一个会,研究这位上海姑娘的孩子怎么办。好几家争着要这孩子。领导商量,要选一家条件最好的。当时,养猪班干活的还有本地人老李;他也想要这个孩子。他只有一个姑娘,已经十多岁了。他老伴儿也非常同意。他家人口少,他又会杀猪的手艺,在连里老职工中,他家的生活条件就算最好的了。连里最后决定,这孩子生下来,给他家。那怀孕的上海姑娘也非常同意,她知道,老李一家人心眼好。

  那一天是中秋节,那上海姑娘临产了,上午9点多钟把她接到老李家,晚上6点20分,生了个大胖小子。把老李和老伴乐坏了!老李当时给孩子起了个小名叫“满意”,女知青也同意。老李全家一起给她伺候月子,顿顿红糖、鸡蛋、小米粥。老李买了几斤猪肉,炸成丸子,天天给她喝丸子汤。一个月,老李和老伴儿没让她下地,她和孩子都挺胖乎。

  孩子满月以后,女“知青”要回上海探家,老李给她拿了120元钱,当时老李每月挣49元。还给她拿了200斤全国粮票、10斤白糖、2斤木耳和3斤白瓜子。这些东西当时都很金贵。她一走,只好给孩子喂牛奶,这下子把老李和老伴折腾苦了。不几天,老李这个胖子就变成了瘦子。这孩子从两个半月到九个月,住了6次医院,老李全家昼夜看护,连邻居都来帮忙。孩子高烧39摄氏度不退,老李的老伴儿吓得直哭。后来还是上海医疗队治好了孩子的病。

  医生说孩子要多吃鱼肝油和营养品,当时老李的那点儿工资已养不起孩子了。为了多挣点儿钱,大冬天,老李早上三点钟起床,到河套割条子,干了一冬天,割了三车条子,卖了几十块钱。后来他老伴和女儿上山采木耳,又挣些钱。这些年就是靠搞副业挣的钱把满意养大,又让他上了学。

  这孩子很懂事,从小就知道帮家里干活,初中毕业就要参加工作。老李不愿意他在农场吃苦,听说地方铁路招工,他通过朋友找人,又去送礼,好不容易让养子当上了工人,全家非常高兴,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可是过不久又让人家裁下来了。后来老李又借了些钱,在场部办了一个小饭店,一心想让养子学一个能养家糊口的手艺。现在这个小店办得不错。

  这些年,这孩子和老李一家感情很深,他最爱的是他的养母,他12岁时就用自行车送她到场部医院看病,要走很远的山路,那孩子一点儿也不叫苦。连里的知青都喜欢他,谁回去探家都给他带好吃的,他都留给他养母吃。前几年老李的老伴儿去世,临死前嘱托老李,一定要把满意抚养成人,不能对不起他上海的妈妈。

 

  当年满意的亲妈妈在上海住了一段时间又回来了,给孩子带回许多吃的用的。每天一下工,她就到老李家来看孩子。开始孩子有点儿眼生,不理她,后来孩子和她一起总是一个劲儿地笑,真是骨血亲呐!那时知青开始返城了,连里的知青越来越少了。老李看她每天都在叹气,看出她想走,但又舍不得孩子!老李说“你要想走就走吧,以后你要想孩子,我给你送去”。她哭着点了头。老李到团里帮她办好了手续,又到师部给她批下来。

  她是1976年年底走的,那天正下着大雪,天阴沉沉的。她收拾好行李,又到了老李家。孩子还不懂事,对她妈笑。老李和老伴儿忍不住哭了。老李对这上海女知青说:“这孩子永远都是你的,你什么时候想要,来个信儿,我给你送到上海。”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哭着走了。老李一直把她送到去嫩江的汽车上。车一开,她号啕大哭……

  这以后,那位上海女知青从没有回来探望过她的儿子,也没来过信。满意长大后当然渐渐知道了他的身世,但他和养父家人从来不说。他心思重,也懂事。有人问“如果有一天,满意的母亲来认他,你让他走吗”。老李回答:“我听孩子的。他愿意走,我高高兴兴地送他。他不愿意走,我为他成家。我已经给他盖起了60平方米的房子,还给他准备了两万元钱。过几年就让他结婚,因为现在我是他父亲。”老李心真好。老李一家人行善是不需要回报的,却不该被忘记。

 

  后来满意长大成人并结婚生子。他已经长成了壮实的汉子,浓眉大眼的,只是眼神还有几分忧郁。他媳妇很漂亮,长得白白净净的。身上扎着围裙,精明干练的样子。前几年,老李看满意有点不安心饭店的工作,就让他到姐姐家所在的四平学修汽车的技术。这时,一个海伦县初中毕业的姑娘王丽巍到锦河的姨家串门,有时也到老李家的“美味香”打工当服务员。这时在四平学了半年艺的满意也回来了,一看美丽勤快的丽巍也有些心动,四平也不去了,恋上了饭店也恋上了丽巍。经亲友们一说合,好事就成了。

  1997年老李为他们操办了婚事,婚礼办得很体面,摆了15桌招待亲戚朋友。两年后虎头虎脑的大孙子出生了,那天正是大年三十,老李放了好几挂鞭炮,他太满意了!马上请人给孙子起个有学问的大号“李谊轩”。现在李满意的儿子已经读小学二年级了。

 

  那满意的生母的情况呢?她是1976年底走的。“这是我最大的心病了。”老李道,“满意越来越大了,他的身世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这些年常有知青回来,每一次满意都很在意。他不说,我心里也明白,他是多么想让亲爱的妈妈能回来看一看他,那毕竟是自己的生母呀!”满意每一年都盼,每一天都盼,知青来了一帮又一帮,就是没有自己的妈妈。别看孩子每天忙忙活活,他心里很苦。

  2000年7月,老李在到江苏老家探亲时到了上海,他找到了满意他亲妈当年留给他的家庭地址,可是老房子早就动迁了。他又找到了和她一起下乡的战友朱彩玲和徐顺娣,还好在街道办事处当主任的小徐通过公安局户籍部门,查到了48个玉珍(满意母亲的名字),在上海某某路383号住的只有一个玉珍,那肯定就是满意的妈妈。

  冒着酷暑,老李跟着徐顺娣和朱彩玲换了两次地铁,终于在附近的一个县城找到了玉珍住的那栋楼。来得太唐突了。老李在楼下等她们俩先去通报。别看老李像个粗人,可心细得很。他心急如焚,满脸汗水地等了一个多小时,她们俩下楼了,可不见玉珍的身影。她们不好意思地说:玉珍不想见你,更不想见孩子。她说,返城后她38岁才结婚,爱人和婆婆不知道她过去生过孩子。他们对她都很好,后来她也没有给他们生过孩子,已经很对不起他们了。如果现在跟他们说她有过孩子,他们接受不了,这个家就完了。

  老李心情沉重地回到了锦河,他觉得无法面对儿子和媳妇,从他们失望的眼神里,他知道他们的期盼。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现在你妈妈身体不太好,家里又不方便,这次我没见着她,以后她肯定来看你们”。老李看到满意当时眼圈就红了……

  丽巍说,从这以后,满意变得更沉闷了,有时睡到半夜就哭醒了,他对妻子说,我妈肯定病得很重,我要到上海看她,要不把她接到咱们锦河,咱们给她养老!丽巍还领着满意去找过姚富忠场长,他对这两个伤心的孩子说:“你妈妈能不想你们吗?她现在不能见你们,一定有她的难处,你们好好过日子吧!总有一天她会来看你们,能不来吗?还有一个这么好的孙子!”从此,满意再不提这件事了,可一闲下来,就坐在门前,对着通向山外的公路发呆。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