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524,06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中国政坛纷争背后的那只手
· 除人名地名不同,许多历史事件一
· 中国读书人的面子毁了读书人?
· 中共对香港抗议者发起信息包围战
· 自由和民主两者间矛盾不可能彻底
· 农民是怎样当上“反革命集团首犯
· 冷战的历史是我们了解今天的钥匙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羊人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中国人也有一首心灵自由之歌
 · 清明节关于亡魂的意识流
 · 白桦回忆中国军人与文人的另一类嘴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 诗人、剧作家白桦不虚此生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识】
 · 自由和民主两者间矛盾不可能彻底消
 · 冷战的历史是我们了解今天的钥匙
 ·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英译者访谈
 · 如何看中国那些领袖人物的“卖国言
 · 张扣扣案的辩护词引发了舆论之争
 · 21世纪地缘政治的中心,其实是伊朗
 · “赵家人”对中美贸易战提出的战略
 · 如何看待历史悖论:古人说与做大相
 · 哪个朝代最让人郁闷得无法忍受?
 · 关于汉奸的糊涂账,再翻开还是糊涂
【史】
 · 中国政坛纷争背后的那只手
 · 除人名地名不同,许多历史事件一再
 · 中国读书人的面子毁了读书人?
 · 农民是怎样当上“反革命集团首犯”
 · 中日签“马关条约”怎样谈的?文本
 · 圣徒再跨一步,就成了令人胆寒的歹
 · 为革命而造谣和为民主而撒谎
 · 国共围绕毛泽东《沁园春》掀起的诗
 · 保存专制者历史罪行核心证据的数据
 · “阿芙乐尔号炮击冬宫”?谎言还在
【事】
 · 中共对香港抗议者发起信息包围战
 · 中国抗击艾滋血祸的英雄,是些什么
 · 两位中国独立人士的不平则鸣
 · 金正恩进口顶级豪车幕后的九曲十八
 · 彭德怀从成都被押回北京的一段公案
 · 一个非洲最血腥国家“麻雀变凤凰”
 · “这祸咋就躲不过哩?”
 · 在绝症死亡的阴影下,我体验温暖和
 · 横财降临穷国:民主不堪承受油桶之
 · 中国进入人类历史没有过的数字极权
【视】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行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拾】
 · 六四四君子之一提出拨正中国航向方
 · 谁当签约代表谁就得戴上“卖国贼”
 · 中国的“国关专家”怎样拼过“的哥
 · 李鹏去世之际重读《李鹏六四日记》
 · 金日成说大话:中共夺权我给了十万
 · 西方国家经济增长停滞之谜
 · 科技落后祸及当下,人文落后贻害长
 · 晚清时期的三国演义
 · 美国历史是否也应来一次颠覆性清理
 · 善变的民心,让中南海一点不敢大意
存档目录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清宫戏”,有完没完?!
   

  这样一个乏味的王朝,尤其是最乏味的清朝中前期历史,怎么这么招现代观众欢迎呢?恰是因为今天也十分乏味。如果这也算是文化的话,那么也是屁股上烙着一个“贱”字的文化。一个民族,得要有多贱,才会迷上这些东西,长久不衰?


  老高按:“清宫戏”又来了,一来就是两部长篇巨制:《延禧攻略》,吴谨言、秦岚等主演,70集;《如懿传》,周迅,霍建华等主演,87集!
  中国大陆家庭里电视荧屏上第一代清宫戏,大概要从港台作品《戏说乾隆》算起(更早的,是香港导演李翰祥执导、刘晓庆主演的《垂帘听政》《火烧圆明园》两部只能在电影院观看的影片)。而后《还珠格格》、《康熙微服私访记》,这些都还不脱“戏说”窠臼,然后“正说”来临,《雍正王朝》、《康熙王朝》、《乾隆王朝》,一浪高一浪,再往后“戏说”夹“正说”,亦戏亦正,非戏非正,《宫心计》、《美人心计》、《步步惊心》……到2011年《甄嬛传》,可说达到民众狂欢的顶峰。
  百度上“清宫戏”的词条,不知是谁撰稿,看来写的人也是很不满意,忍无可忍,对这种现象连讥带讽、嬉笑怒骂,写得够生动:
  回顾近年来的荧屏,数十部“清宫戏”轮番上演,……一部部相继火爆荧屏,屡攀收视高峰,令相关制作机构、电视台和广告商们喜出望外。利益趋(驱)使下,更多粗制滥造的“清宫戏”也草草上马推出……在镜头前,原来雍正、乾隆等人可以这样英明神武、忧国忧民;生卒年月根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竟可以同朝为臣;大贪官可以与所谓忠臣像小孩过家家一样若无其事地斗着小心眼儿;皇上可以不理朝政,天天干的都是下班以后的事情;冷酷森严的皇宫竟可以长驱直入、温暖如春。荧屏上,皇上、格格、太监、皇后们走马灯般轮番登场,各领风骚一两年,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清宫戏”一开始就注定像一个失控的马群,个个张牙舞爪、左奔右突,无所顾忌地纵蹄狂跑。有的在盛开着民间野史传说野花的小路上摇头晃脑、一路过来;有的则借用作家编剧们龙飞凤舞、天马行空的翅膀,将毫无准备的观众肆意引导;有的虽表现出一副历史正剧的面孔,实际上却对耳熟能详的人物和历史事件进行了最为大胆、最为骇人听闻的篡改。在一些电视剧中,清史成了一个可以任意涂抹的小姑娘,时而花枝招展、时而嘴歪眼斜,结果是其面目日益模糊,观众们被搞得一头雾水、无所适从。

  现在又来了《延禧攻略》、《如懿传》,有完没完?!
  这实在是辛亥革命推翻帝制一百年之后令人瞠目结舌的荒诞现象:大清帝制王朝在荧屏上复辟了!有清一朝,既然这么多姿多彩、这么有情有义,那么一代一代志士仁人,难道都是吃饱了撑的,从谭嗣同、秋瑾到孙中山、黄兴,干嘛不依不饶、没黑没夜地要造反、颠覆、非搞垮它不可?!
  说到这里,可能有很多观众不以为然:本来是娱乐么,叫“篡改”太沉重!根本没必要追究什么历史真实、讲求什么政治正确!
  对,但正如有个网上帖子所列举的对比:
  美国影视主旋律:科技、未来、自由、个性、文明、勇敢、责任、信仰、环境……
  中国影视主旋律:太监、奴才、后妃、内斗、卧底、心计、八路、婆媳、小三……

  话说的有点尖刻,但归纳的并不离谱。我们民族的精神时空,就这样日复一日地越来越狭窄化、浮泛化、浅薄化。
  我曾读到一位“清宫戏”的出品人答记者问:为什么要拍“清宫戏”?市场欢迎呀!观众就是上帝嘛,有这个需求,我们就要设法满足(大意,非原话)。
  我也曾问过大洋彼岸和身边的几位“清宫戏”迷:为什么这么着迷“清宫戏”?他们说:我们自己没法变出电视剧来,还不是拍什么我们就看什么呀!
  鸡生蛋还是蛋生鸡?这个互为因果、恶性循环的链条,该不该延续下去?现在还有多少“清宫戏”即将杀青推出、或者还在紧张制作、或者还在某人头脑中孵化?


  清宫戏为何这样火?

  张鸣,博客

  这些年,清宫戏已经火了好几轮了,堪称荧屏常青藤。编剧导演热衷清宫戏,部分地也说明,观众对这个留辫子的王朝,兴趣多多。
  其实,中国古代这么多朝代,比较起来,清朝如果不是最乏味的,也是最乏味之列的一个王朝。明朝提倡理学,不过是说说而已,但清朝皇帝却当了真,社会生活因此而变得相当有道学气。士大夫和官员,不许嫖娼,害得中国的娼妓文化一蹶不振,到清末,才出现若干个所谓的名妓,还是男人硬捧出来的。比起明末的柳如是和李香君,晚清的赛金花小凤仙什么都不是。而清朝中叶之前,连赛金花这样的名妓都没有一个。
  清朝的文人精气神不济,还不仅仅因为没有了红袖添香,歌妓对吟,还由于皇帝的文化禁锢政策。历史上的文字狱,数清朝最为严厉,兴狱的规模也最大,整人整得也最狠。一场大狱,上百的人头落地。修齐治平,一向是儒生的志向,但是到了清朝,这事儿不能干了。乾隆皇帝发话,治国平天下,干你们这些臣子什么事?想都别想,谁要还想替皇帝操心国家大事,仔细自己的脑袋!
  所以,清朝的士大夫,有文化的,就去玩考据,所以所谓的乾嘉朴学成为清代文化的标志。没文化的,就去做清官。因为只要做清官,才有可能出人头地,扬名天下。对清朝皇帝来说,官员士大夫,不能有个性,不能有天下苍生之想,他需要的,就是能具体做事的人。从顺治到西太后,清朝统治者对汉人臣子最高的评价,就是能干事。别的,就别多想了。
  满人的臣子,对皇帝自称奴才,汉人也跟着学,到了乾隆时,却被制止了。不是乾隆高看汉臣一眼,而是因为如果汉人也跟着自称奴才,那么满汉就没分别了。汉臣的地位,大家都明白比满人低。如果满人是奴才,汉人就是奴才的奴才。历史上没有一个朝代,君臣关系被简化成奴才和主子的关系的,只有清朝。
  清朝是一个非常乏味的王朝,没有名臣,没有像样的文人骚客,没有大侠,也没有奇奇怪怪的三教九流。像清朝中晚期最后一个才子龚自珍说的那样:左无才相,右无才史,阃无才将,庠序无才士,陇无才民,廛无才工,衢无才商,抑巷无才偷,市无才驵,薮泽无才盗,则非但尟君子也,抑小人甚尟。
  只有他龚自珍个别一点,差点就丢了脑袋。
  到了晚清,洋人进来了,朝廷不得不依靠汉人士大夫续命,政治高压和文化禁锢,才算松了一点,历史和历史人物,才算有了点意思。
  这样一个乏味的王朝,而且尤其是最乏味的清朝中前期历史,所谓的康雍乾盛世,怎么这么招现在人的待见呢?清宫辫子戏,压倒性地盖过了中国历史上所有的朝代。这到底是为什么?
  在我看来,恰是因为,今天也十分乏味。今天热清朝的,都是清宫戏,即使此前的热过的所谓雍正王朝,康熙大帝,也不过是清宫戏的扩版。编者,导者,观者,热衷的都是宫廷阴谋。皮里阳秋,借刀杀人,尔虞我诈,借着大清的背景,大清的皇宫来演,好像特别的对景。
  这种下作,龌龊的把戏,演得越是情节跌宕,曲折回绕,就越是能契合没有价值,没有文化的观众的心。编的人嗨,导的人嗨,演的人嗨,看的人也嗨。再加上,一边是众多的臣妾,一边是至高无上的皇上,臣妾娇滴滴的配着皇上,这个世界,看上去要多和谐,有多和谐。
  如果这也算是文化的话,那么也是一种屁股上烙着一个“贱”字的文化。一个民族,得要有多贱,才会迷上这些东西,长久不衰?


  近期图文:

  义和团和文革群众造反:相同点实在太多  
  
文革的荒诞性、野蛮性从何而来  
  
“老大哥”和“美丽新世界”并存的中国  
  
假新闻也是真历史的一部分  
  
“文明就在几分钟”  
  
中外资深学者合力解答:文革是什么?  
  
从与上一代的代沟,转到与下一代的代沟  
  
专家解读从档案中新发现的毛泽东讲话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